假小子 第26章 一中醋王 陆遥

第26章 一中醋王
  徐程说起来和李明珠还有点儿关系。
  李明珠现在住的房子, 就是徐程的房子:徐程是房东的小儿子。
  李明珠以前:偶尔上学的时候楼下遇到,会和徐程打个照面, 二人算是点头之交。
  初中之后,两人同时考上了省一中,李明珠以优异的成绩进了学费全免的创一班, 徐程则稍微差一点,进了创新二班。
  省一中一共有四种班级,创新一班每个年级只有一个, 学生约在三十多人左右,几乎囊括了全省所有中学的尖子生。创新二班每个年级有四个, 仅次于创一班, 每年创二班成绩前三的人, 有机会进入创一班。
  剩下的两个班级就是平行班和艺术班,平行班一共九个,艺术班两个, 整个年级的学生有一千三百人。
  徐程是在得知李明珠考上了省一中的创新班时, 才和她有了走动。
  平时他妈做点儿什么, 徐程会端一点到五楼,和李明珠分享。对于李明珠家里的情况, 徐程也了解了大半。
  他越是了解李明珠, 对李明珠的人格就越是钦佩,认为她在如此艰难复杂的环境中还能成长的这么优秀, 将来一定是栋梁之才。
  李明珠对房东的儿子:还算客气。尽管冷淡, 但却也没有拒绝徐程的接近。
  毕竟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李明珠深刻的明白这道理。
  徐程往天在学校里很少找她,今天中午的时候,却拿着一套卷子愁眉苦脸的找到了李明珠。
  徐程提议去楼上的图书阅览室聊,李明珠暂时放下了饭盒,她心里想着快点儿解决这件事,好下来吃饭,结果没想到,这一耽误,竟然耽误了半个小时。
  徐程坐在她身边,认真的整理李明珠给他的思路,他尝试着用李明珠的方法多试了两遍,果然比他自己平时解题的步骤简单轻松不少。
  “李明,我真佩服你!”徐程惊喜道。
  “嗯。”李明珠宠辱不惊,她从书架上随意拿了一本书下来,徐程埋头解题时,她就在窗边安静的看书。
  徐程盯着她的脸,竟然盯的愣神了片刻,李明珠感受到他的目光,眼神放在书上,淡然的开口,“还有事?”
  徐程回过神,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没,没事!”
  他想:李明的皮肤未免太好了,这是男生该有的皮肤吗!
  徐程又转念一想:可见李明是个天生当明星的人才。
  徐程的脑回路去九重天上跑了一圈,又回到了地上,提起了另一件事,“对了,你去查了期中考成绩没,今天下午应该就全部出来了。”
  李明珠翻了一页,“晚上去看。”
  ‘晚上去看’实际上就是等通知了。
  每年的期中考后这几天,班主任几乎都会占用整个晚自习来分析考试结果和平均分。
  但凡是有点儿野心的学生,特别是创新班的学生,都十分在乎自己的成绩,往往下午才能出来的成绩,学生们上午就心神不宁,三番两次的往办公室跑。
  “我们班有人上午就问到成绩了。”徐程开口,“你们班出来了吗?”
  “我们的成绩是分开算的。”李明珠诧异道。
  她微微挑眉,那架势就像是在诧异徐程,好似徐程不知道一中历年来都是把创新班和普通班的成绩分开算。
  省一中的算法和普通高中又有些不同,一部的创一班和二部的创一班进行排名,创二和创二排名,普通班和普通班,艺术班和艺术班。
  也就是说,李明珠的成绩只算在创一班里面,该关心她成绩的应当是他们班的学生和二部创一班的学生,万万轮不到创二的人来关心。
  徐程一下就听出来了,笑道,“我就是好奇,我也想考创一班。”
  李明珠点点头,“期末加油。”
  创二班要进创一班,单独有一套分数计算公式,拿大头的就是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的成绩。
  徐程一看自己把话聊死了,正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李明珠却是动了动,问道,“下午就能问成绩?”
  徐程连忙补充,“其实上午就能问,创一的应该是最早批出来的。”
  李明珠停了一会儿,才开口,“艺术班呢?”
  “什么?”徐程以为自己听错了。
  “艺术班。”李明珠还在翻页,但明显心思已经不在上面了。
  徐程纳闷:艺术班的关她什么事?
  “这我还真不知道,艺术班的成绩……考了跟没考差不多吧……”
  徐程笑道,“惨不忍睹。”
  李明珠合上书,“艺术班的分数校园网能查吗?”
  “这个不能吧,好像只能查自己的。”徐程道。
  “我如果要查别人的呢。”李明珠问。
  “得要学生证号还有名字。”徐程老实回答。
  ‘学生证号?’李明珠在心里冷笑一声,想到:陆遥这兔崽子学生证恐怕都找不到在哪儿去了吧!
  徐程转移话题,显然,他对艺术班的‘妖魔鬼怪’一点都不感兴趣。
  “对了,李明,你晚上有空吗,我想去一躺购书中心买点儿资料。”徐程道,“我不知买什么,你帮我去参考一下。”
  李明珠话到嘴边:没时……
  “没空!”陆遥帮她说了。
  李明珠被他的声音吓得一愣,回头一看,陆遥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出来。
  “你起来。”陆遥命令徐程。
  徐程大约是个老老实实的学生,没见过陆遥这货蛮不讲理,凶神恶煞的模样,面对‘校霸’,他首先在心理上就怂了一截,愣着神,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等徐程站起来之后,陆遥气势汹汹,拖着他的凳子,滋啦滋啦刮着地板,发出尖锐的响声——陆遥把他的凳子拖到桌子尾巴——图书馆的桌子是一长条的,李明珠坐在桌头,徐程的凳子现在就在桌尾。
  二人之间立刻就隔了五六米。
  陆遥指挥道,“你坐那儿,别动!”
  徐程一脸懵逼。
  李明珠眉头一抽,“你脑子有病吗!陆遥!”
  陆遥还有理了,双手抱臂,原先徐程坐的那个位置,叫他坐上了,他兴师问罪。
  “我中午来找你吃饭,你怎么不在。”
  李明珠道,“我有事,当然不在。”
  “什么事?”陆遥咬牙切齿,“教这个阴险的四眼仔写作业吗?”
  ‘阴险的四眼仔’徐程:……
  李明珠放下书,“你专门来找茬的?”
  陆遥当然不是来找茬的,他是来找李明珠吃饭的。
  结果过来饭没吃成,先吃了一肚子火。
  特别是刚刚走到图书馆门口,一眼就从窗户外面看见李明珠和徐程两个人坐在一块儿,靠的那么近,简直没有王法了!
  陆遥哼哼两声,不肯好好说话。
  李明珠道,“你舌头打结了吗!”她补充,“没事就给我走开。”
  陆遥睁开一只眼睛,立刻从后面的书架上拿了本参考书下来,“那我也有问题。”
  “你有个屁问题!”李明珠拿着书就想抽他,“起来,别瞎捣乱!”
  陆遥不肯起来,翻开书认真道,“真的有问题,我的问题肯定比那个四眼仔问题严重,你得先解决我的。”
  李明珠:……
  陆遥这人完全不懂什么叫做先来后到,他这个‘后到’的人理所当然的霸占了‘先来’的人的位置。
  徐程在老远处回过神,这才有了些恼火。
  “那是我的书。”徐程指了指陆遥面前桌子前的资料。
  徐程原本想要提醒他,这是他的书,也是他的位置。好叫陆遥识趣一点,站起来把位置还给他。
  但陆遥想了会儿,“哦,你拿走吧。”
  他把书往旁边一推,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书放在桌上,□□裸的鸠占鹊巢。
  徐程……徐程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遥。
  陆遥龇牙,虎牙露出来,像只模样俊俏的小狼狗,“看什么看,找死啊?”
  李明珠开口,“徐程,你先回去……”
  陆遥听罢,心情舒畅了,天也蓝了,桃花眼弯成了两条小桥,“听见没,叫你滚了!”
  李明珠继续道,“等到家里,我把答案给你送过去。”
  徐程其实也没想麻烦李明珠,他道,“我直接上来吧,你晚上在楼梯口等我会儿,我顺便给你带给东西。”
  陆遥瞬间僵住了,他听了半天,听出了一点儿不对劲。
  “你和他住在一起?”陆遥脸色难看。
  李明珠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说话,收拾了桌面就准备下楼。被陆遥这么一搅和,不可能继续坐下去了。
  徐程不知怎么的,看陆遥吃瘪,心里竟然有点开心。
  他谈不上哪里开心,内心其实还有些纳闷:他俩看起来怎么像争风吃醋的男的?还是为了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当然,这个小小的念头很快就消失了,他现在看着陆遥吃瘪,他就很开心,开心的同时,还要补充道,“明天早上一起上学吧,李明,我到楼上找你。”
  陆遥一听,不得了:这阴险的四眼仔居然和李明珠还是楼上楼下的关系!而且明天还要一起结伴……结伴上学?!
  徐程说完,心情大好,好似报了陆遥一开始的拖凳子之仇,也没等李明珠回答,哼着歌就走了。
  陆遥捏着拳头,见人走远了——他原本想把人拖回来抽一顿。结果这边李明珠也要下楼了,他顾不得收拾徐程,先堵住了李明珠。
  “你和那四眼仔什么关系?”
  “和你无关。”李明珠绕开她。
  又是和他无关!
  陆遥气的咬牙,又堵着她,“你除了说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
  “很多,你要听吗。”李明珠薄凉的翻了个白眼。
  陆遥一哽,心里也知道,李明珠要说给他听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他心里不平衡极了,一时间委屈大发,非要拦着李明珠问清楚。
  陆遥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最好的都是他的,他活了十几年,头一回遇到李明珠这种油盐不进,对他冷淡的要死的人。
  陆遥初中的时候还不懂李明珠哪里让他上心了,后来又摸到了一点儿痕迹:其实很简单,问题不出在他身上,出在李明珠身上。
  李明珠如果是个热水瓶,对谁都温温柔柔,呕心沥血,陆遥绝不会对她多看一眼。
  关键李明珠这人是朵高岭之花,还是开在大片大片荆棘里的花朵,生在万丈悬崖之上,想靠近她还得遭受海拔七千米的暴风雪摧残。
  这样的花,虽然接近她就能要人命,但是过于惊艳,前仆后继想摘她,送死的人:死的都接不上趟。
  李明珠就是如此危险又致命的东西。
  陆遥无意识的被她吸引,而且他还是众多不怕死的人中,被天选中的幸运之人。他非但走到了李明珠身边,甚至李明珠难得的还能给他点好脸色看,这简直已经比登天还难了。
  陆遥便觉得,至少他是与众不同的,李明珠允许他在方圆五米之内打转,还会关心他的衣食住行,陆遥只要不是个白痴,总能感觉得出李明珠对他的特别之处。
  这就像得到了一件全世界的人都不能得到的危险品,该危险品在面对他的时候,收起了浑身的剧毒,露出柔软温情的一面。
  可今天陆遥上来看着,李明珠也不是只对他一个人好,她甚至还有个他从来不知道的什么狗屁‘同居’朋友!
  陆遥心里打翻了一桶味道怪异的‘水’,咬着牙问,“他怎么和你住在一起?”
  李明珠看陆遥这幅样子,不问个明白显然是不肯善了的,于是干脆把事情直接一说。
  陆遥迟疑道,“房东的儿子?”他恍然大悟,“你是租房住的啊。”
  李明珠想:不然呢,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
  ‘大少爷’陆遥接下来说了一句让李明珠吐血的话,“那你搬家。”
  李明珠眉头又狠狠的抽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再这么抽下去,都要抽筋了,她道,“你真是无理取闹。”
  陆遥心道:谁他妈无理取闹了!
  “那个四眼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看他看你的眼神奇奇怪怪的!”陆遥不舒服的开口,他之所以发这么大脾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徐程看李明珠的眼神: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具体哪里不对劲,他还说不上来,但是本能的产生了一股危机感,心里便断定: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奇怪,哪里奇怪。”李明珠板着脸,“我们都是男的,他难道对我还能做什么吗。”
  陆遥道,“你怎么……”他住嘴,结果住嘴没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固执的重复,“那你搬家。”
  “胡闹。”李明珠懒得理他。
  陆遥拉着她胳膊,“那你不搬家,我就搬到你住的地方!”
  李明珠道,“你还是五岁的吗?”
  陆遥开口,“不行,你离那个四眼仔远一点,他肯定对你有想法。”
  李明珠听完这话,神色古怪,“陆遥,我是男的。”
  她又提了一遍,好似和陆遥反复强调这件事情。
  陆遥哑然,很快回过神,“男的怎么了!你长得这么娘炮,万一……万一他把你当女人呢!”
  李明珠无语,“你懂事一点。”
  陆遥烦躁:懂事一点,又是懂事一点。
  李明珠看他,永远把他当小孩子看,叫他心里叠加了十层烦躁的情绪。
  “我不管,反正你离他远点。”陆遥威胁道,“不然我就揍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