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小子 第28章 他又撒娇 陆遥

第28章 他又撒娇
  艺术班的晚自习没有老师督班,至少现在是没有老师督班的。
  也正因为没有老师督班, 所以创一班的学生一时半会儿, 也没想好怎么进去。
  如果有督班老师在, 督班老师大可以开门带他们进去, 但如果没有老师,学生和学生之间, 谁也不比谁高贵, 大家都不服管教, 更何况好学生和坏学生之间, 还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艺术楼的两个班一直被学校里的学生传的神乎其乎,校园论坛上一天扒一扒这个女生, 一天扒一扒那个男生。
  更有谣传者,说传媒班的男生都用‘共享女友’,意思就是:班里其中一个女生,最少和班里五个男生交往过。
  对于高中生来说,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混乱之事,有辱斯文, 不像个学生。
  而传媒班的学生也瞧不上创一班的, 认为创一班:全都是不修边幅只知道学习的书呆子。
  这两个班级就像被政教处乱点鸳鸯谱,愣是拉扯到一起的对家。而原先本来还抱有一丝期待, 来传媒班看妹子的男同学,此时见了传媒班的样子, 也没有多少胆子敢进去了。
  传媒班的学生凳子椅子勉强整齐的排列在一起, 桌上化妆品和小镜子堆在一块儿, 桌边还放着叠在一起的白色储物箱,上头放了一两件校服外套。
  放眼望去,班里穿校服的学生少得可怜。
  顾小飞受不了这么尴尬的气氛,扯了扯杜宇轩的衣角,“诶,班长,要不咱们打道回府?”
  杜宇轩苦笑,“现在打道回府,回头怎么对老师交代?”
  顾小飞嘟囔,“我去,这气氛能补个屁的课啊,我就怕我自己进去就被打死了!”
  “人传媒班又不是妖怪。”杜宇轩回道,“再说了,哪儿有长这么好看的女妖怪啊。”
  顾小飞嘀咕,“废话,哪个女妖怪长得不好看的,我就怕我是唐僧!”
  “放心,你还没这个机会当高僧的。”杜宇轩乘乱揪了一把他毛茸茸的头发。
  “班长,那我们要不要进去啊?”这回发问的是苏晓。
  “进啊,怎么不进。”杜宇轩回答。
  “那你带头进去,你进去先和他们说,就说我们来补课了。”苏晓怂恿他。
  “你怎么不去啊。”杜宇轩无奈了。
  “你是班长嘛……”苏晓笑了笑。
  他们在外头左右为难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明珠。
  李明珠的存在感很低,她常常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得很低,有时候是为了保护自己,有时候是为了避免麻烦。
  但是麻烦该是她的时候,她怎么降低存在感都没用。
  杜宇轩和其他人的目光,立刻落到了队伍末尾的李明珠身上。
  “李明,你和陆遥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嘛,你先进去嘛。”顾小飞眼睛一亮。
  李明珠被几十双眼睛看着,就是铁石心肠也无奈了。
  她率先走到前门,敲了敲门板。
  教室里的目光也落到了她的身上。
  陆遥装模作样了十分钟,终于等到李明珠走进门,她站在门口的时候,陆遥身子动了动,眼睛却没睁开,塞着耳机——手机里放了什么狗屁情啊爱啊的,他一句都没听进去,隔着华语歌星深情的唱腔,愣是突破万难的听到了李明珠讲的话。
  李明珠讲了就几句,公事公办,官方发言,简单的说了下晚上补课。
  她模样俊俏,往讲台上一站,颠覆了传媒班对书呆子的印象。
  李明珠说完了,推了下眼睛,校服拉链拉在了最上面,腰细腿长,活脱脱一个禁欲系的学长。
  传媒班当即有女生大胆的喊,“学长,那你给谁补课啊!”
  “学长,你给我补课吗,你给我补课我就学!”
  “学长,坐我边上嘛,你是理科班的,你给我补数学好不好呀!”
  一个两个,娇憨活泼,大着胆子抛出了自己的橄榄枝。
  结果这根橄榄枝没抛到李明珠的手里,被陆遥一脚踢断了。
  陆遥这人天生不会用手推桌子,做什么都用脚踢,破坏力十足,把王淼的空桌子踢出了半米远,铁和瓷砖地板摩擦,发出难听刺耳的尖叫声,以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班级里面立刻安静了。
  陆遥翘着二郎腿,看着李明珠。
  他那架势,让李明珠猛地回忆起她和陆遥初见的时候。
  陆遥初中的时候还没张开,脸蛋稚气十足,但这股嚣张的气势已经有了现在的模样。他坐在二楼的书房,把一双大长腿翘在书桌上叠着,耳朵里塞着耳机,桃花眼一挑,用余光打量着李明珠。
  就和他现在这样,像了十分。
  李明珠心想:事实证明,哪怕年纪增长了,陆遥的智商也不会增长的。
  她冷着脸,直接在第一排坐下。
  陆遥翘着腿猛地放下,差点儿没收回来,众目睽睽的险些就要滚到椅子下。
  王淼正挪回自己的书桌,一看李明珠竟然在前排坐下了,诧异道,“陆哥,他怎么不来教你?”
  陆遥:我他妈也在想这个问题!
  在他眼里,李明珠合该是围着他打转的,没有他在这里,李明珠可以去和别人凑一块儿的道理。
  结果李明珠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还真有这个道理。
  她挑了个近的位置就坐下了,边上的是个扎着单马尾的女生,单马尾女生见李明珠坐过来,喜笑颜开:谁不喜欢边上坐个赏心悦目的美人呢!
  特别是单马尾女生看了一眼创一班来的人,就属李明珠最好看。
  陆遥沉着脸坐在最后,没人敢去教他。
  李明珠耐心的讲了一会儿题,只不过十分钟之后,李明珠就发现不对劲了。
  她无论讲什么东西,单马尾女生都撑着下巴,眨着眼睛甜甜的点头,但是目光绝不肯落在习题本上,一个劲儿的盯着她的脸看。
  李明珠淡淡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单马尾女生被李明珠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声音撩的浑身都软,趴在桌上问,“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李明珠淡定的在本子上画了一条线,“你这道题上有没有算参数。”
  单马尾女生的数学卷子干净的可怕,除了李明珠给她画的几条线,就只剩下打印的痕迹。
  单马尾女生歪着头,又问了一遍,“学长,你好冷淡哦。”
  李明珠圆珠笔在试卷上敲了敲,“做题吗。”她道,“不做的话换别人来。”
  单马尾听到这句话,嘟着嘴十分不满,便更加不肯听李明珠讲课了,而是从包包里翻出自己的化妆品,对着小镜子涂起了口红。
  陆遥借此空隙,在教室后面猛地咳嗽了一阵。
  李明珠熟视无睹。
  陆遥于是咳得更加用力了一些,咳到最后,还真把自己呛到了,换上了一段真实的咳嗽。
  李明珠听出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陆遥咳得眼角通红,看样子不是装的:是作的。
  显然,李明珠压根没想到这一点,她见陆遥的眼尾发红,还真以为他感冒,这天气本来就容易感冒,陆遥还是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小少爷。
  想到这里,李明珠坐不住了。
  陆遥咳去了半条命,灌了两口冷水,暂时失去了持续骚扰李明珠的身体机能,消停了一会儿,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陆遥一抬头,就看见李明珠站在他面前。
  李明珠走过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看见了,班上有幸灾乐祸的男生,和陆遥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比起陆遥,似乎更讨厌没有见过面的,端着好学生样子的李明珠。
  其中一个道,“找死啊,敢去给陆遥补习。”
  “以为自己牛逼呗,傻叉。”另一个笑了一声。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二人所愿,李明珠走到陆遥面前。
  陆遥看着她,李明珠开口,“凳子。”
  王淼经过大半个学期的洗礼和震惊,早就知道这个李明珠是个什么身份,和班里其他跟陆遥不熟的男生不一样,王淼知道:这位创一班的好学生,总之不管是个什么身份,在陆遥眼里十分重要就对了,得罪不起,而且换作是个女的,很可能就成了嫂子的身份。
  王淼立刻给‘差点儿’成为嫂子的李明珠拿了一条凳子过来。
  李明珠道谢之后,坐下,翻开陆遥的书:一片空白。
  她道,“你笔记呢,做给狗吃了。”
  陆遥看见李明珠坐在他边上,他的心情就舒畅了不少。
  “我不做笔记。”
  “不做笔记还好意思说。”李明珠皱眉,“把卷子拿出来。”
  陆遥的卷子发下来的时候就叫他扔进了垃圾桶里,这时候上哪儿给李明珠变一张卷子出来。
  但李明珠前几天对他不冷不热,今天还和另一个什么对她有奇怪想法的男人走的这么近,叫陆遥产生了很大的危机感。
  他现在就算是没有卷子,也非得变一张卷子出来不可。
  陆遥咳嗽一声,暗示的看了一眼林军辉。
  林军辉福至心灵,立刻掏出自己的卷子给陆遥了。
  陆遥大大咧咧的把卷子往桌上一摊,“你讲……我操!”
  李明珠拿着本子就给他后背来了一下,陆遥没防备,被拍了个正着,叫出声。
  教室里补课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两个在角落的男生又开口了。
  “……我敬他是条汉子,来年清明我给他烧三炷香。”
  “服了,这人怕不是真的是个傻叉吧,给陆遥补课就够搞笑了,还真敢把自己当根葱了?”
  抽陆遥?这是整个省一中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李明珠不但想了,还付出了实际行动。
  她这一下纯粹是恨铁不成钢,手里没用多大的力气,就是书本砸出来的声音,听着有点儿唬人。
  周边的人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桌子挪开了一些,生怕陆遥一会儿揍人的时候,波及到自己。
  哪知道等了半天,没等到陆遥揍人,只看见陆遥反手揉了揉背,委屈道,“你干嘛动手啊?”
  前桌的罗曼文喷了一桌子水。
  班里的人一起石化。
  陆遥好似没觉得自己哪里奇怪,背上明明不痛,但就是作的很,哼哼唧唧的叫唤,“痛死了。”
  李明珠冷道,“少给我装。”
  “谁装了。”陆遥不服,“你让我打一下,你看看痛不痛?”
  李明珠瞥了他一眼,陆遥立刻改口,“算了,懒得动手。”
  众人:陆哥……你揍别人的时候可没有懒得动手一说啊!
  陆遥从开学逮住了李明珠,只有刚开始那会儿凶巴巴的,后来不知怎么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可能‘弯’了,并且千错万错都是李明珠的错。
  陆遥对李明珠抱有十足的好感,却也没尝过喜欢一个人的滋味,他这样好面子的人,当然不可能去找人去咨询。
  于是在搞不清楚自己感情的同时,陆遥模模糊糊的摸到了它的边界,一步一步的往中心走。
  李明珠拿起笔,解释道,“这题从……”
  众人就等着陆遥揍这个好学生一顿,好闹出一点事情来,叫学校政教处的再也不敢给他们安排什么补习课,结果陆遥非但没有揍她,甚至还,还软绵绵的撒起娇来!
  传媒班一干人风中凌乱。
  不过这个小插曲过了之后,班里终于有点儿上课辅导的样子了,就在补习进行到了一半时,教室外面来了四五个老师,其中领头的是一部校长:吴太后。
  吴太后进门,教务处的程主任开口,“都站起来,到教室后面去,检查手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