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小子 第100章 番外二:怀孕 陆遥

第100章 番外二:怀孕
丁成功和她吃完一顿饭之后, 魂牵梦绕的,满脑子都是李明珠那张漂亮的脸蛋。

晚上抱着自己的小秘书时,食之无味。

丁老板心心念念了许久, 实在是想的很紧, 看了眼李明珠的名片,明知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多半是工作电话,自己打过去也接不上。

但他思来想去, 还是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哪知道,对面竟然接通了!

丁成功大喜过望:“李……”

话未落, 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就是丁成功?”

气势汹汹,语气糟糕, 来者不善。

丁成功没想明白, 李明珠的手机里怎么会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下意识接话:“对……你……”

“你有毛病吗?大晚上打电话给我老婆干什么?”

丁成功石化。

那边的男人喋喋不休, 一顿狂骂, “几点了还打过来, 找死啊你!”

丁成功被连名带姓骂了一长串, 骂的他在这头懵逼了。

电话另一头终于传来了李明珠的声音,颇为无奈:“……陆遥,你把手机还给我。”

陆遥还没跟她兴师问罪呢, 一看李明珠躲了他一个礼拜, 没和他吃饭也就算了,居然先和这个什么岭南的丁老板吃饭?!

更过分的是, 这丁老板十一二点了还给李明珠打电话, 在陆遥的眼里……简直司马昭之心!厚颜无耻!其心可诛!

李明珠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知道陆遥要闹一通脾气, 她腰刚好没几天,一看他这架势,心里一乐:最好闹一场,然后自己顺理成章的去客厅里睡觉。

显然,陆遥脾气要闹脾气,人也要睡,很不讲道理。

陆遥气鼓鼓的,眉头拧在一起:“他就是对你图谋不轨,我看他是活腻了。”

李明珠解释:“这是工作号码。”

陆遥哼了一声,“最好是工作号码,他工作号码都敢打过来?没人教他自己的名字怎么写的吗?”

陆遥无理取闹,李明珠只能点头,“好好好,把电话放下。”

夫妻吵架,丁成功却没挂电话。

原因是李明珠现在的声音,委实软哝,委实动人。

中午吃饭那会儿,李明珠说话虽然也如沐春风,但总有一股疏离的感觉,骨子里冷冰冰的,把所有人都拒于千里之外。

她那模样,好似怎么都捂不热一样,丁老板表现上听她和风沐雨,心里却没感受到半点亲近。

可现在电话里的李明珠,那声音却和中午大有不同,就算是隔着几千米的无线电波,传送过来的声音都有些失真,也难掩她声音中的温柔。

丁成功明知道现在应该挂电话,可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

那头与其说是吵架,倒不如说是陆遥单方面的吃醋——尽管李明珠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醋好吃的!

他恐怕还是在发泄自己一个礼拜没回家的事情。

这事儿李明珠自己理亏,因此陆遥如何撒泼耍赖,她都一并受着。

丁老板这厢听着那头的闹剧:

陆遥不依不挠,委屈上了,手机估计还拿在他手上,没有挂机,但声音却是离的远了一些。丁老板耳朵放在手机边上,克制不住自己去听李明珠的声音。陆遥闹完之后,很懂分寸的没说话,就等着李明珠趁这个时候哄两句。

她哄人的时候,离得陆遥就近,同理,离手机也近。

压低了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丁老板心里跟过电似的酥麻,手无法克制的一抖,不小心挂了电话。

他反应过来,懊悔万分,再打过去,却也是不可能的了。

这厢挂了电话,那头的事情还在继续。

手机被陆遥扔到了沙发上,‘嘟’的一声,没了动静。

陆遥这个人有个本事,私底下面对李明珠的时候运用的很是熟练,就是光红眼眶,不掉眼泪。

李明珠一开始的时候还会被他骗到,后来发现陆遥这货只打雷不下雨,再想骗她就难了。

陆遥见这一招失效,装都懒得装一下,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往卧室走。

李明珠乍一悬空,惊呼了一声,愠怒道:“你干什么!”

陆遥笑道:“显然不是‘我’。”

李明珠:……

她被压在床上,双手抵在陆遥胸前:“说话就说话,坐起来说话。”

“我不,我就要和你躺着聊天。”

“可以,躺到边上去,别躺我身上。”

陆遥道:“我最近吃的很少,很轻的。”

他压根没把身体压在她上面,双手撑在她耳侧,笑嘻嘻的。

“现在我要开始审问你。”

李明珠:……

陆遥:“不许用省略号敷衍我!”

李明珠:“……问什么。”

“你为什么躲我。”

一上来,就是这个问题。

李明珠脸一红,冷酷的笑了一声,“你怎么不去问问神奇海螺?”

她难得讲一次冷笑话,陆遥没get到。

“神奇海螺是什么?”

李明珠开口:“换一个问。”

她为什么躲着陆遥?那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这小兔崽子精力旺盛,白天训练一天之后晚上还能生龙活虎的折腾她,李明珠一个成天坐办公室的文职,哪儿有那么多力气陪她胡闹。

关键是陆遥这人床下说的话还有那么点儿可信度,床上说的话全都是废话,说一套做一套,李明珠看穿了他的思想活动,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李明珠这一躲,就一个礼拜,躲的自己的腰终于没那么酸了,现下又被陆遥带到了床上。

李明珠头疼。

“陆遥,我们得商量一下。”

陆遥挨着她,声音低哑的问道。

“商量什么?”

李明珠别开脸,“你还年轻,你得……节制。”

陆遥道:“我不。”

李明珠:!!

“怎么说不听呢!”她立刻拿出了一副古板的老头子说教模样,“我这么说都是为了你好,我难道会害你吗?”

陆遥知道和她不能硬来,只能软着来。

陆遥立刻可怜兮兮的卖惨,“当初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五年,五年一共是一千八百二十五天,你欠了我一千多个晚上,我们按正常水平来算,你再乘个四……”

他越说越不像话,李明珠脸皮尚且没能和他一样厚,连忙喊停:“你什么强盗逻辑!”

陆遥一本正经的反驳:“是老公逻辑。”

他的手比声音快,李明珠还震惊在陆遥日渐厚实的脸皮上时,她的衬衫扣子已经被对方解了大半。

又是一夜未眠。

李明珠早上起来时,险些下不了床。

在外头风光无限的李总,此时活像一条咸鱼,白皙细腻的背部曲线一直延绵进了被子里,里面也风光无限。

陆遥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心情大好,别扭也不闹了,责任也不追究了,起了个一大早,在厨房里面折腾早饭。

他的厨艺李明珠不敢恭维,今天煎两个鸡蛋没有煎糊,已然是他史诗级的进步。

陆遥把她从被窝里挖出来,李明珠恍惚间产生了幻听,仿佛自己听到了自己腰杆折断的声音。

陆遥把她连人带被子,团团裹好,抱在自己怀里。

另一只手很不老实的探进被子里。

大冬天的,陆遥的手冰凉,直接摸到李明珠小腹上面,冻得她一哆嗦。

她扭了一下身体,喊道:“拿出去!”

陆遥很有想法的开口:“捂一会儿就不冷了。”

她除了裹一条被子,身上未着寸缕,青天白日的,叫她脸皮一热。

“起开,我穿衣服。”

陆遥就在这时候,哀怨的叹了口气。

李明珠的思想也古板,听着陆遥叹气就不舒服,“年纪轻轻的不要总是叹气。”

陆遥道:“为什么还没有动静啊?”

“……什么?”李明珠没反应过来。

陆遥哀怨:“不应该啊,我有这么不行吗?”

按照他这么胡天搞地不分日夜的乱来,在陆遥的理想世界里,儿子都该下地跑了。

李明珠登时听懂了她在说什么,眉头一皱,想训斥两句,结果又不知道训斥点儿什么好。

见陆遥小心翼翼的在她肚子上捏来捏去,捏到了腰上,碰到软肉,叫她笑了两声。

“别闹。”

她道:“你这么想要,可以自己去生,我没有意见。”

陆遥好似真的考虑了一下,“我要是能生,我一定给你生一堆。”

李明珠被他的坦诚和天马行空打败了。

她一看时间,已经九点。

昨晚上陆遥做过了,导致她今天直接翘班。

颇有些昏君不早朝的既视感。

李明珠一看上班也迟到了,再者和陆遥有一个礼拜没见,早上又让他抓着机会腻歪了一些,自己也有点儿舍不得,因此现下也不急着去公司。

她问道:“你很喜欢小孩儿?”

陆遥道:“我喜欢长得像你的小孩儿。”

这事儿归根结底还得说到前段时间,赶在他们之前结婚的那位季松,他和自家老婆估摸着是奉子成婚,孩子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刚结婚呢,一年不到,小孩儿就生下来了。

男人一到了一个年纪,就不得不服一些蜜汁生物规律。

特别是有了孩子的男人。

特别是孩子刚生下来,还在新鲜期的新晋爸爸。

无论他年轻的时候多么高冷酷哥,抽烟喝酒打架纹身,你爱我我爱你的……在爱情中撕心裂肺,开着机车上江边,大声呼喊单身万岁!并立下我是个不婚主义者、我不会被一个女人绑死、我不会结婚等等flag。

一旦结婚有了小孩儿,都会变成季松这个德行。

陆遥一刷朋友圈,就能看到昔日在朋友圈高呼‘独身主义’,发伤感说说,配图伤感抽烟表情的季大少爷,最近朋友圈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画风顷刻之间成了:

宝贝想起床,又想睡,开始耍赖了,爸爸爱你[十秒女儿小视频]

为了宝宝爸爸一定好好戒烟,宝宝今天要被爸爸宠上天[十秒女儿小视频]

早上好啊朋友圈[太阳][太阳][鲜花][鲜花] 记得我女儿一个月大的时候[省略一百多字][女儿图片九张]

宝贝出生了xx天啦,这眼睛和我长得贼像![十秒女儿小视频]

今天降温了,大家注意保暖啊[女儿裹成一团照片]

一直嗯啊呀啊的,和妈妈一样可爱呢[女儿照片]

……

诸如此类。

天知道一年前这货的画风还是:只喝烈酒,不谈过往、做不到所有人满意,也不怕全世界对我开枪、我就是这样,注定和你不一样,谢谢你的不欣赏,我的风格是限量版……

配图不是高冷的金属风就是个性的朋克风,谁知道这个男人一年之后配图竟然全成了风景照和宠物照!

还有,明明和女儿无关的事情,为什么也要配自己女儿的照片?请问祝陆遥新婚快乐配自己女儿图片到底是几个意思?

是挑衅吧,绝对是挑衅吧!

多么可怕!

陆遥每天一打开朋友圈就是季松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秀老婆女儿的图片,一边秀一边还要问‘羡慕我吗’‘嫉妒我吗’。

陆遥当然羡慕嫉妒!

但是他这么酷,他怎么可能说!

他连点赞都不给人家点。

陆遥思及此,很是郁闷。

季松家那个宝贝咿咿呀呀的模样确实戳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如果有个模样长得像李明珠的儿子或女儿,每天抱着自己的大腿喊爸爸,陆遥钉个钉子他都能在旁边高呼爸爸万岁!并且真情实感的认为爸爸是万能的,是世界上最牛逼的男人……

仅仅是脑补过这一个画面,陆遥就惦记上了。

李明珠看他期期艾艾的模样,十分可爱,心里一软,开口道:“这种事情,不能急。”

陆遥死鸭子嘴硬,不承认,“我没有急。”

……大哥,你现在看起来急的就好像恨不得自己去奈何桥抓个小鬼来亲自帮人家投胎了好吗!

李明珠笑了一会儿,心道:他这样怪有意思的。

这天早上聊过这事儿后,过去就过去了。

李明珠公司里照样忙,陆遥的比赛也照样打。

结果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李明珠在公司的独立餐厅吃完饭,直到下午一点,出现了一件怪事——她中午吃了什么,现在就全都吐了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