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六九章 秦珊

第六九章

两人一狗叙了会旧,就结伴从更衣间离开。

他们要去见大光头威利斯。

蓝湖景区除去泡温泉外,还有不少其他隐藏的附带设施,比如如桑拿浴室,又比如蒸汽房,还有可以用来做水力按摩的人工瀑布。

大光头就在其中一间私人vip蒸汽房内,这间套房常年都是威利斯拿来招待客户的,很少对外开放。

秦珊跟着奥兰多往里间走,大黑狗打后,蓬松的大尾巴连甩,成为最柔软的后盾。

停在走廊最深处的小房间门口,奥兰多检验完指纹,按下几个密码,门才从里边打开了。

隐藏在原始火山石里面的高科技房间。

房间里的桌椅都是漆黑的火山岩雕刻出来的,威利斯翘着二郎腿,坐在其中一个长椅上,椅子上垫着不知名的白色野兽皮毛,目测应该是狐狸毛。

他先看了眼奥兰多,又瞥了眼秦珊,随即牵出一个了然的笑,法令纹里盛满成熟的男人味。

因为这个笑,秦珊心里有点局促。

威利斯没再看他们了,而是侧头去跟身边的人讲话:“就是他了。”

“他”应该是指奥兰多。

秦珊这才注意到大光头身边还有一个年迈的老头儿,他发际线很高,却还把纯白的发丝一丝不够固定在额头。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深红色浴袍,单手微弯搭在膝盖上,食指和中指间夹有一根棕色的雪茄,却没有点燃。

他鼻翼很宽,而且大,长相有点偏东欧人。

老者把雪茄换了只手夹着,回复威利斯:“后面两个是?”

奥兰多一一介绍:“我的妻子,以及,她养的狗。”

秦珊暗爽,沃夫暗哭。

“你可以权当空气无视他们,”金发男人上前两步,对那位老者伸出右手,边说:“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秦珊完全听不懂,她的世界里,只有中文,英文,和少量的韩文。

老者站起身,同他交握:“привет,”松手后,他惊讶地回过头看威利斯,瞳孔里烁着惊喜:“你可没告诉我他还会讲俄语。”

威利斯双眼弯了弯:“他可不止会说俄语。”

“奥兰多。”金发男人作自我介绍。

“列昂,”交换过名字,老者靠回兽皮椅,把玩起指缝的雪茄,而后把它递给奥兰多:“你抽吗?”

“不。”

“呃,不是个爷们,”他强塞给奥兰多:“拿着。”

奥兰多不再拒绝,接过来夹在手里,他虽然坚称自己不抽雪茄,但这种极具土豪气质和男人味的烟草制品,配起他来毫无违和感。

“纯属浪费。”奥兰多眯起眼,晃了晃烟卷。

叫列昂的老人抿唇一笑,从浴袍兜里取出一个纯黑的小长盒,“年轻人,如果我能点到你手里的雪茄,你就必须抽,一口也行。”

说完,他抽出一根红头长支火柴。

奥兰多挑眉:“没问题。”

嚓一下!老者就着火柴盒用力下磨,红色的圆头瞬间被跳跃的火苗吞噬!而后朝着奥兰多手中的雪茄飞速燃去!

因为年迈的关系,列昂手背皱褶如干涸之地,手指跟颓败的枯枝并无区别。但此刻,这些枯朽的肢体被他生动的动作,重新赋予了生命力,夹带着火焰,龙一样呼啸而去——而年轻纤长的手指,马上巧妙地避开火龙!

步步紧逼!

火舌也一点点往杆底延生……

金色的火星悬浮飞舞,火焰宛若水墨狼毫,在空气里恣意划出一闪而逝的画作……列昂的手腕拧转,旋翻,柔中带硬,婉约中不乏刚强,灵活程度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令人惊讶的是,奥兰多对付这些招式,闪避几率都是100%。虽说一直都只守不攻,说难听点,一直在逃跑——但金发男人能保证,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压抑和架控。

火苗都触碰不到他的肌肤,更别提能点上烟了。

远不止如此,从角逐开始到现在,这两人就隔着一只小桌。双方除了一只手在交战,身形都稳重无比,衣服没多出一丝其余的皱褶。

穿、插、劈、撩、横、撞、扣;翻、托、推、盖、搬、截、拿——两个人的手法,都是典型的中国功夫……

秦珊看着,不由屏住呼吸。

火苗快沾上老人的指腹,列昂立刻收势,将快燃尽的火柴碾进水晶烟灰缸。

他吹去缝隙的黑灰,看向威利斯:“就他了。”

奥兰多把雪茄放回桌子,漫不经心劝告:“多抽点这种东西,你的动作还可以更迟钝。”

列昂诧异地瞪回来。

威利斯赶紧打圆场:“他一直这样。”

列昂善解人意地笑,慈祥的好像刚刚制造出杀意火龙的人根本不是他:“这没什么,我确实年纪大了,后生可畏。”

奥兰多站起身,用俄语道别:“спасибо.”

列昂又是一愣,才缓缓开口:“ досвидания.”

****

从小房间出来后,秦珊的脑袋都被疑问灌满了,但她也没急着去问奥兰多。

沃夫晃着大黑脑袋,评价:“奥兰多伯爵一如既往的吊啊。”

秦珊:“嗯?你是说两个人打得那套掌势?”

沃夫:“不,还有他态度的变化。交手之前,他是用俄语中的敬语在跟那老人说你好,人家老头子用的是平辈的称谓。但在告别的时候,船长就很随意了,说的是口语化的再见,那老人却换上了尊称。”

牛津学霸多少也通宵点俄语。

秦珊抠鼻:“这叫吊?我觉得这叫没礼貌。人家老头子比他谦逊大气多了。”

“他一直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沃夫吐舌头。

秦珊:“这真不知道。”

“噢,对不起,我忘了你正处在失忆状态,”大黑狗补刀:“嗷嗷,我以为你记起我就等于记起全部了呢。”

接二连三的吐槽,走在他们身侧的金发男人明显是不能忍了,他把秦珊拉到自己手边:“你失忆了,正是重塑三观和智力的好机会。尽量不要和沃夫多待,不然你的智商情商还会回到之前的低等动物水准。”

有点内伤,秦珊决定转移话题:“刚才那老头子为什么要见你?”

“想要我去当他儿子的保镖。”

秦珊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晃,有点理解不能:“等等……他是什么人?”

“俄罗斯富商。年轻时候是克格勃特工,退休后从商,勾结黑手党。实际身份是政府安插在黑手党之中的眼线和卧底,负责提供情报;去年身份暴露,黑手党现任领导人伊奇对其下达追捕令。九月份,他在fsb的帮助下制造了一起假死逃到国外,才幸免于难。但他的儿子还藏在国内,希望我可以去接到那家伙,送往日本,”奥兰多单手抄裤兜:“他跟威利斯关系不错,这几天刚好来冰岛度假,就托大光头去找个合适的对象,保护他儿子。”

秦珊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是那个合适的对象?”

奥兰多不可置否。

秦珊愣了愣,更加困惑了:“咦,奇怪啊,黑手党不是黑道吗?你也是黑道,他干嘛要一个黑道去对抗黑道啊?”

奥兰多挪开视线:“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黑道,那只是你的臆断。”

秦珊捶他手臂一下:“靠,上次我说黑道你明明承认了的,”她质问他:“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奥兰多抬手掰了掰她的下巴,目光透进她眼底,咬字清晰:“你的男人。”

秦珊第n次脸红着支吾:“那,那你干嘛要答应威利斯?这摆明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吧。”

奥兰多轻描淡写:“因为有让我满意的条件来交换。”

“什么条件?”

“你。”

“……”

“帮我得到你,”继续轻描淡写:“顺便解决你那位姓顾的养成爱好者伪君子兄长。”

秦珊脸颊瞬间转白,变得很激动,她担心地连扯奥兰多手臂的衬衣布料:“你们把他怎么样了?你搞清楚状况行不行,我跟顾医师不是你脑补的那种关系!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还照顾了我大半年!”

奥兰多眼神冷淡,仿佛她这些动作都是空气:“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的情敌。”

秦珊有点恼火:“那我们也不能恩将仇报。”

“我们”一词让奥兰多脸色稍霁,他淡淡开口:“不恩将仇报难道还以身相许?”

秦珊想顺势掐他一把,结果男人手臂上全是锻炼精实的肌肉,压根无从下手,只好作罢,从软处下手:“我一直把顾医生当兄长。你自己也说了,你是我男人,按道理也应该把他当兄长,有你这样对待兄长的吗?”

奥兰多掸开她的手,理平衬衣折痕,慢条斯理道:“我不承认这个兄长。而且,我并没有把他怎么样,他还在医院好好接受治疗。”

****

返程的路上,秦珊执意要求去探望顾和光,奥兰多都像是没听见,要么靠在椅背上闭目假寐,要么就说:“不要再聒噪了,犬类开车的危险指数本来就不低。”

——握着方向盘的沃夫耷人耳,心里默默垂泪。

再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奥兰多简单冲了个澡就回自己卧室休息了。

白天的失而复得,让他的身体和情绪一直崩在兴(&性)奋紧张状态,他这会有点累。

秦珊还在为顾和光的事窝火担心,她洗完澡之后也没心思上床睡觉,就替沃夫蒸了几颗大肉丸子,大黑狗吃饱喝足后很快窝沙发里睡着了。她抚摸着大狼黑亮的皮毛,想通过看国外综艺节目转移不安的情绪,但半天都没什么效果,只好把电视关了,趿拉着拖鞋来到奥兰多房间。

她想借他手机打个电话给顾和光,问问他的情况,好让自己心安。

她敲了敲门板,“睡觉了吗,奥兰多?”

无人应答。

她又叩了两下,“奥兰多。”

下一秒,秦珊不由一怔,即视感,强烈的即视感又冲进大脑……她不止一次这样敲过金发男人的房门。于是,她立刻以同样的方式,将那个浮现在脑海中的,曾经的行为,表现了出来。

……纯木质地的雕花门,鎏金的把手,没有尽头的大理石走廊和柔软地毯……

那个原来只有黑色大狗的庄园记忆里,渐渐加入一个拥有金发的颀长身影,他轰一下带上房门,他用低沉的嗓音让她滚出去,他的世界永远不允许她闯入……

你有多少次把我阻隔在门外?

秦珊的心腔剧烈跳动。

秦珊变得像个土匪,砰砰加重力道,两下,“奥兰多!”

再来两下,喊一声,“奥兰多!”

她两只手掌覆盖到门板上,又狂躁地连拍两下:“奥兰多!”

门立刻被人从里面打开,金发男人穿着一套宝蓝色长袖睡衣站在里面,他幽蓝的眼底透着一点朦胧的睡意。

“什么事?”眼神归于清亮,他盯着她问。

秦珊情绪激动,拍门的力气全部打在奥兰多身前,她如同一个癫狂的病患,不停重复着一句话,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开门?你为什么不开门?你干嘛要一次次把我关在外面?”

原来女人真使劲的话,也会让人感觉到疼,奥兰多任由她捶打,严肃地问她:“你想起什么了?”

秦珊滚出泪水,她都快一年没流泪了。再回到这个叫奥兰多的男人身边后,又开始不停哭,那些零星记忆中的痛苦,和此刻现实的甜蜜,对比成多么强大的反差,她的心被这种反差硬生生掐着,疼得她就想掉眼泪:“你就是不想见到我,你总让我滚,我来找你,你都懒得开门,敲上几次都不开,你怎么那么讨厌我,你不是说你是我的老公吗?你明明是我的老公你还那么讨厌我!”

她的声音带着难听的哽咽和哭腔。

奥兰多倚着门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不出话来,有一种强大的情愫梗在他喉咙里,这种情绪让他鼻尖酸涩。

他怕自己一讲话,就会破音。

秦珊自顾自哭了打了他好一会,他就一动不动,任由她泄愤。到后来,她哭累了,就把脸埋到他胸口,把眼泪鼻涕全部揩在男人的睡衣料子上。

“以后,不要再把我,关在外面了。”抽泣让她的话断断续续。

奥兰多握住她垂在身侧的手,搭在自己掌心,捏了捏女孩的手背,一句话都没说。

秦珊能想起一点关于他的记忆,他还挺愉快的,虽然都是不太好的画面——当然,他以前也对她确实不怎么样。

但从今往后,她都不会再被关在外面了,因为他早已对她敞开心扉。

作者有话要说:慢慢回忆起来的感觉真棒……

上次前十名的妹子把客户号留一下啊……我要开始长达十天的转账历程了!

【身体棒棒的小红花=3=】

陈诗涵、茶叮、午夜飞行、少林小金刚、喵酱、闻笛同学、夏天娃娃、shxfd3、雁落云归、让晚风轻轻吹过、蘑菇希利斯、呆傻、凉月疏桐、你是我的人间口、leo123、anniversory、七华、高跷童歌、寒月殇秋、过儿、lilyja、甘木、懒人、西瓜沫、sydney710、尚夏瑞、蜡笔、灵魂不起舞、穿拖鞋的饭饭、小千、。、acho、我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字、清幽琴瑟、六个六、你以为你找得到我嘛么么哒、千寻酱、海蓝、白蛋白、悄悄溜走、桥上的花,谁与繁华、岁月是朵小白花、breathesky2007、傲娇萝莉女汉子、午夜飞行、百里、小册子、qingciki、夏天、东申、cc猫咪、纱窗、喵酱、甘木、大河向东流、傻不拉几的小萝、大白兔糖、红小小、浅浅、炉温。、绿松石、言非、茶叮、阿茉、我是死宅啊混蛋、大白兔糖、dora、音尘、心心草、耳东堂二姑娘、羊子酱、等等我、绿豆汤、地下城与勇士的法师、会脸红的娇羞受、小师、狐狸、下年第五季、竹沥半夏、六个六、echo、灵魂不起舞、炭烧女人、阳羡、1、叶子、翡翠、茱萸、seven、呜呜呜、呜啦啦、厘尔、艾丽娅、锦衣玉食、格林桐桐、xza泠小米、大耳朵、mario、帅帅、33、gena、f风、winwincai、墙角晒肚兜、夕夕兮珏、纳兰二三、sr我暗恋你好久了、小小的红豆妹、晨间白杨、兀单单、亦优、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高数快来跪舔大黄瓜用我一生换我高数合格、陈诗涵、夏文之、rip、nocnotm、小妖央央、阿攸、一枚大西瓜、救赎、小纹、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未央、依稀、小明wing、橙子菇、abcsmilly、亲爱的路人、bb、墨墨、丸子、linrin、嘛。、慢补书端、竹影、小手一抖、啊哈、阿攸、稀饭饭、椰子、吃兔子的酸奶、书蔺、一枚大西瓜、挽月大人、亲斤欢丨日爱、打右灯,向左转、ue、doris、doris、雁落云归、明明、牧牧、一入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路过、歌尽桃花、蘑菇、笔记本、倾染、我住北边你呢、我有个很长很长的名字、翰墨丹青、篱落见娉婷、屠苏酒、yoyo、cynthia、xza泠小米、茶茶、mimiyo、小纹

【永不生病的土豪榜=3=】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12:20:48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2:15:26

墙角晒肚兜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31 22:18:41

breathesky200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2:31:44

大耳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3:00:07

纱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3:15:45

拉布拉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3:17:09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1 02:07:45

十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1 03:38:36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1 23:10:07

微观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2 03:23:58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2 14:57:35

百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2 19:30:1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