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七一章 秦珊

第七一章

没过两天,奥兰多收到了威利斯的邮件,嘱咐他们下周一就动身去莫斯科——乘坐他的私人飞机。

秦珊凑到奥兰多身后看笔电屏幕,啧啧感慨,“威利斯真是大土豪,”她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下巴,问金发男人,“奥兰多,你和威利斯比起来,谁更有钱,”

奥兰多不答,只说,“你知道威利斯为什么会光头吗,”

“嗯,”

“花太多心思在赚钱上的结果。”

“……”秦珊主动坐到奥兰多大腿上,正对他的脸,摸了摸自己头顶:“我这会特庆幸你没那么早找到我,因为我之前因为颅部手术,也被剃成光头过。”

奥兰多靠向椅背,慵懒优雅得像一只瞌睡的雄狮,“你现在的金针菇头也好不到哪去。”

秦珊翻白眼,手掌游移到他小腹,不再往下,意思到了就行:“你的金针菇也好不到哪去。”

奥兰多托着她胳膊,把她拉倒在自己胸口,眯了眯眼:“金针菇?”

“呃……加粗加长加硬豪华版金针菇,”感受到危险的气息,秦珊赶紧摆正身体,圆话,顺便转移话题:“说起蘑菇,给你讲个笑话吧。”

“你的存在就是个笑话,不需要特别讲出来。”

“你还爱上了笑话呢。”

金发男人神态自若:“我的人生乐趣寥寥,不管是爱上了笑话,还是爱、上笑话,都可以得到原谅。”

秦珊耳根微红。

“不跟你乱扯,我要开始讲了,”她清了下嗓子:“从前有个叫奥兰多的男人,住在山里……”

奥兰多:“山里的别墅?”

“不是啦,”被打断让秦珊故意不高兴地撇嘴,才接着讲:“有天中午,他躺在草丛里裸睡晒太阳……”

奥兰多:“我不可能裸睡,更不可能躺在肮脏的草丛里裸睡。”

秦珊不管他了,只讲自己的:“后来,山里来了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叫秦珊。”

“小姑娘的iq大概只有15,完全不懂就地取材。她直接把自己的头割下来就可以了,还大费周折地上山。”

“奥兰多,你烦不烦!”秦珊拍了一下男人手臂以示抗议:“让我讲完!”

奥兰多用指背抵开她掌心:“笑话虽具备讽刺性、夸张性和娱乐性,但大多都源于生活事件,需要讲究科学依据,不该信口开河。”

秦珊无视他:“小姑娘一边采蘑菇一边唱,采蘑菇呀采蘑菇,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五只,五只,五只……”

“嗯,你知错即改的态度值得夸赞。小姑娘的脑残举止——数数这点,非常属实。”

秦珊咬牙,深深吸气:“然后小姑娘就回去了,男人感觉不错,第二天继续躺那了。这时,小姑娘又来了,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五只,五只,六只,七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珊自顾自讲完了,爆发出一阵大笑。

女孩前俯后仰的样子映在奥兰多眼底——这种无聊老套的黄段子,他本来不觉得好玩,但此刻似乎来了点兴趣。男人坐直身体,皱了皱眉,抛出一个问题:“平时采到的那些蘑菇,小姑娘是怎么处理的?”

秦珊压根没想到奥兰多会问这种问题,口吻和神情还特严肃。大脑登时有点当机,下意识答:“吃?”

“哦……”奥兰多意味深长应着,他这会离她特别近,温热的呼吸喷薄在秦珊耳后,撩得她痒痒的。而后,她的手就被奥兰多的手带到某个特殊部位,按在那,黑色长裤的下方,明显能感触到变化。

男人询问,低沉的嗓音震颤耳膜:“采回去食用?”

啊啊啊啊啊啊啊,秦珊的大脑爆炸了,蒸腾出热熏熏的蘑菇云,把她的脸蛋哄得通红透底。她匆匆抽回手,互相攥紧,埋低脸,支支吾吾:“才不要……大,大变态……”

肘关节撑回椅子扶手,奥兰多抬臂,以指腹摩挲着近在咫尺的女孩的下巴,若有所思:“每个人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不能轻诺寡信。笑话也一样。”

****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论得失。”

特约宁湖边,顾和光对秦珊说。

——午后的特约宁湖,宛若镶嵌在雷克雅未克中心的一颗巨大蓝宝石。金色的太阳,把自己像刨冰一样锉碎,生产出许多美丽的黄金粒,抖落在蓝宝石的表面,闪闪发光。白色的野生水禽飞上石堤,享受着游客和当地人的喂养。

经过一个多月的疗养,青年的身体已经痊愈,他气色看起来不错。

秦珊发挥女人专属大招——枕边风,总算征得奥兰多同意,来医院探望他。顾和光见女孩一切安好,放下心来。随后就邀请她来湖边散步,顺便谈谈心。

秦珊告诉他,她完全恢复记忆了。

顾和光对她的过去没表现出任何好奇和兴趣,只说那就好,接着才问:“你还回国吗?”

“我一定会回国的,但是暂时恐怕不行,”秦珊望着一只黑嘴天鹅跳下水,慢吞吞答,她继而把视线放回黑发年轻男人身上:“顾医生,你呢?”

“我当然要回去,地坛医院那边已经在催了,”顾和光微笑:“本来答应立刻回国任职的,结果拖了这么久。”

秦珊双手揣进开衫兜,羡慕:“果然优秀的人都不愁工作啊,我还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呢。”

“才十六岁就像个大四毕业生那样。”顾和光失笑。

湖面的波光把秦珊瞳孔映得粼粼:“可是暂时没法念书这件事确实让人不痛快。”

顾和光垂眸看秦珊:“我上学的时候,有你一半爱学习的话,这会大概已经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了。”

秦珊咂咂嘴:“其实我以前也讨厌上学,现在反而觉得,上学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人大概就是贱,失去什么,才会怀念什么。”

顾和光看着前方,问:“你很喜欢那个金头发的男人?”

秦珊愣了愣,点头:“嗯,我跟他认识的情况很特殊,但后来还是喜欢他了。一开始我总认为是我年纪太小没什么辨知能力,容易受诱惑。但后来,发生过很多事,事关生死的也不少,我发现这种感情根本不会减淡。为此我觉得很对不起父母和家人,因为他们都很讨厌他,而我却因为他和他们天各一方;我一时半会更没法回北京念完高中和大学;我也会常常质疑自己的三观,为什么偏要去喜欢那种人。可是一旦我面对他的时候,这些质疑和纠结又一下子被冲淡了,就是很纯粹地喜欢,喜欢眼前这个人,喜欢他让我感觉到愉快。”

顾和光笑了笑:“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论得失。”

他接下来的话听起来像是安慰:“父母不理解,就努力让他们理解;自己想不通,就不要多想;至于学业的事,就当作中学生活不适合你,你毅然退学,离开那个小圈子,去更大的范围内增益自我了。”

黑发青年摸了摸她的头:“我十六岁的时候,还埋头在书桌写作业。而你已经能和喜欢的人,周游世界了。”

秦珊抿唇想了会:“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也很不错,”她冲顾和光咧嘴一笑:“谢谢你,顾医生,跟你聊会天果然宽心多了。”

“大学期间我辅修过心理学,”顾和光放开搭在女孩柔软发丝上的手:“我明天回国。”

听到这个消息,秦珊有些怅然:“这么快?”

“嗯,”顾和光微微叹气:“提个小要求。”

“什么要求?尽管说。”

“不要来机场送我。”

“啊?为什么?”

“我记得你有两个哥哥,对吗?”

“对。”

“如果有一天,你嫁人了,你可以询问一下你哥哥那时的感受,”顾和光的语气似是在打趣:“你来机场送我的话,我的感受,应该就和那个差不多。”

秦珊肯首:“嗯,我知道了。”

与顾医生分道扬镳,秦珊独自一人回到医院。

她还没从怅惘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就被奥兰多拽到走廊长椅上,一屁股坐定,他亮起手机屏幕给她看秒表计时——

00:31:27

“这就是你所说的,半个小时内就回来?”金发男人讥嘲:“你不是数数小能手吗?”

“就只超出一分二十七秒啊,你还计较,”秦珊凑近他,高频率眨眼:“哎呀呀,瞧你吃醋的这样子。奥兰多,我真没想到你居然爱我到这种程度啦,多离开一分钟都受不了。”

奥兰多呵呵冷笑一声:“我爱你?不,我是为了保护地球无私奉献,才会控制你的外出时间,让你时刻待在我身边。像你这种每天都会退化三次的恐龙,人类史上的最强废材……”

“哎呀,可悲的处男和处女,你们是来一起感谢我这个史上最英俊丘比特的吗?”一声慵柔的嗓音把秦珊从毒蛇喷发大招中及时解救。

秦珊抬眼,老远就瞧见大黑狗领着银发血族徐徐走来。

穿白大褂的男人挑起一缕水银般纯色的发尾,笑吟吟:“听说你们要离开冰岛了,我可是特意提早来医院道别的噢,我才不想要什么撮合谢礼啦,别这么客气……”

血族愈发靠近他们,眉头就蹙得愈紧,在距离秦珊和奥兰多身处的长椅还有大概二十公分的时候,他陡然顿步,抽了抽鼻子,随即露出一副被恶心到的神情:“喔!你们已经不是处男处女了?”弗瑞捂鼻子:“肮脏血液二人组,我们的友谊结束了,再见。”

说完一挥白大褂衣角,银发飘飘,潇洒地转身,绝尘而去。

秦珊&奥兰多:“……”蛇精病啊。

大黑狗小跑跟过去,叼住银发男人白大褂,把他一点点往回拖。

“小沃夫,别用你恶心的口水染指老子!”

“汪!”

……

第二天下午,顾和光就独自一人,登上了去往巴黎的飞机。

——使用的还是上次延期的机票,而属于秦珊的那一张,已经彻底作废。

周一,秦珊起了个大早,认真筹备食材,精心炖煮了一道牛腩番茄煲——

谨慎挑选的新鲜牛腹牛肋处肌肉,松软而醇绵,无需过长时间的烧煮,就能软烂鲜美得令人垂涎。适当八角的加入,除去能够去除肉质的腥膻味,还可以提味和增加食欲。秦珊特别利用了番茄炒软后提炼而出的浓郁汤汁来炖,这样可以使得牛腩的鲜香口感和番茄的微酸多甜结合得恰到好处,这道料理的风味,也会因此独特而浓郁。

金发男人穿好衬衣,打着领带往厨房走,还未系好的时候,秦珊就洗了洗手,在墙边毛巾上擦干净,一把夺过去:“我来。”

奥兰多好整以暇地让她动手。

秦珊抿着唇,扬起嘴角浅浅笑容,双手非常利索又有条不紊地,为男人打好领带,扶正领带结,压平衬衣领口。

“怎么样?”她得意地邀功:“是不是特有老婆范儿啊?”

奥兰多拉开椅子,在属于自己的碗勺跟前坐定,方才评价:“还不错。”

秦珊弯腰凑近他,双手搭在膝盖上:“奥兰多,你知道我为什么特地做牛肉吗?”

“嗯?”

“在中国古代,打仗出征前,大将都会杀牛来犒赏士兵,用来补充体力和鼓舞士气,”秦珊竖起一边拳头:“俄罗斯之行!加油!”

“呵……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任务也需要加油?”奥兰多一边冷冷回道,一边捏起金属汤匙,舀了一口汤送进嘴里。

——嗯,果然,很好喝。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最后一门考试结束了!底下日更无压力了!

明天进入新地图,俄罗斯。

俄罗斯+日本副本会放在一卷内完成,【第四道工序·炒】,这卷不多,顶多二十章。炒=旺火速成。枪战,飙车,间谍戏份之前透露过,男女主之间炒肉丝炒肉片的桥段也会多一些(我知道你们喜欢的哦呵呵)——所以嘛,剧情比较火热;而且会出现一对速成的新cp,所以这卷才叫炒。

其后就是最终卷,【第五道工序·烤】,取自北京(烤鸭),最后一个副本啦。珊妹子会回以前的高中念书高考上大学,船长会见丈母娘丈母爹。怎么说呢,剧情非常有爱啦哈哈哈,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上菜(……)》这篇文倾注了我好多心血,查过许多资料,本文的男主也是我写过的这么多篇小说里最喜欢的一个,所以我肯定会尽全力去写好它、完成它,这个月内肯定搞不定了,目测要到二月中旬差不多才可以完结。

完结后我才会开新坑。

新坑题材是春风一度+奉子成婚+先婚后爱,一直致力于写各种恋,目前“师生恋”、“姐弟恋”、“校园恋”、“帝相恋”、“师徒恋”、“异国恋”都写过了,就差个“婚恋”了。新文在专栏开放了一个文案,电脑党才能看见,感兴趣的可以先收藏一下。

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章已经解锁,估计5天后又要被锁定,没改任何内容,只隔开了3-4个敏感词。你们火速去看吧,那么素的肉都要和谐,我对**没什么想说的==凸

ps:上次前十的妹子还有“茶茶”没给客户号我,其他都已经转过了,你们注意查收下。

哼,反正评论越来越少了,我也不催你们留评了,哼,反正你们不爱我【扭脸

弗瑞的小剧场明天那章会有

【红花花=3=】

笑语纷飞、耳东堂二姑娘、一只轩轩、梦遗千年、星厌、羊子酱、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大白兔糖、mimiyo、、明明、羊羊、大河向东流、winwincai、、百里、竹沥半夏、吃兔子的酸奶、小果实、挽月大人、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熊宝最可爱、午夜飞行、齐大非偶、蝈蝈、丸子、夜盏洛蓝、锦衣玉食、我爱兔子、13664746、鲁米、一入晋江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小明wing、翡翠、rayman、13664746、晨间白杨、小纹、叶苏颜、篱落见娉婷、三四天、甘木、白苏、哩个哩个啷、小册子、ue、caicai、tutu、席艾楠、14193331、芒果团子、依稀、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9、椰子、陌景律、穆玥鸣、zoey~、echo、gena、我是死宅啊混蛋、55555555555555、桥上的花,谁与繁华、114、凤夜冥、doris、会脸红的娇羞受、夏文之、寿比南山、linrin、嘛。、亲斤欢丨日爱、sr我暗恋你好久了、稀饭饭、纳兰二三、呜呜呜、狐宝宝2、艾丽娅、蘑菇、bonnie、小小的红豆妹、浅浅、路人甲、dora、阿茉、炉温。、小铭、微双眼皮、绿松石、冰糖桔子酱、小手一抖、海烟、thia、忧伤的香菜钟钟钟、大帅比、f风、等等我、打右灯,向左转、傲娇萝莉女汉子、qing803、懒人、挽月大人、小二、音尘、笔记本、篱琴墨远、茱萸、李彦宏、沉案、清风如自来水、狐狸、慢补书端、最爱、无谓秋冬、木宁木蒙、牧牧、六个六、茶茶、miffyplum、….、….、xza泠小米、高数快来跪舔大黄瓜、雁落云归、陈诗涵、xza泠小米、vv、格林桐桐、大耳朵、墙角晒肚兜、阿攸、白蛋白、好妖不吃窝边草、悄悄溜走、黑森林、小师、简慕心安、abcsmilly、夕夕兮珏、未央、清幽琴瑟、婧、墨迹迹、翰墨丹青、我住北边你呢、九二沉淀、noc、mario、灵魂不起舞、亲爱的路人、屠苏酒、33来柿、yoyo、下年第五季、会脸红的娇羞受、兀单单、mimiyo、橙子菇、可爱的川川、亦优、路过、墨墨、书蔺、33、果依儿、王不留行、大白兔糖、

【土豪豪=3=】

好妖不吃窝边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422:49:09

xza泠小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422:58:13

篱琴墨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423:35:05

qing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423:51:04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00:03:56

小小的红豆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00:22:11

箬兮【毕妍、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10:04:50

arch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10:16:17

雁落云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12:53:40

夜盏洛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16:43:57

蜡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611:02:09

梦遗千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617:59:14

一只轩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618:44:01

小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621:36:2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