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七二章 秦珊

第七二章

威利斯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常年租用一块私人停机坪,奥兰多一行人到达莫斯科的时候,就把飞机停在这里。

“千万别把我的小千千宝贝儿弄坏了。”来俄罗斯之前,大光头特地在道别通话中这样嘱咐了三遍——lineage 1000是他的飞机型号,“小千千”爱称由此得来。

而此次航行的飞行驾驶员由奥兰多亲自担任,一开始秦珊怕爆了,安全带扣得结结实实还把降落伞包牢牢架在背后,一路上的神经都处在高度警惕状态,连两旁唯美的碧空白云都完全无视,一遭遇气流颠簸就紧张地大叫。连锁反应,秦珊一嗷嗷叫,大黑狼也跟在自己的小主子后面嗷嗷叫……需要多大的耐性,我们的金发机长才没有把他们俩一手抓一个,扔下去。

等飞机再一次回归大地,秦珊才松懈一口气,卸□上快把自己勒成麻花卷的设备,跟上奥兰多下飞机的稳健步伐,难以置信地感慨:

“奥兰多,真没想到你连飞机都会开。”

“在我们圈子里,这是基本技能。”奥兰多套上黑色大衣,理了理衣领:“私人驾驶执照人手一张。”

这会是十月,莫斯科的最高气温不过8℃。所以秦珊也裹了件薄薄的小棉袄,带毛边兜帽的那种,衬得她脸小又可爱。

这高大上的技能点让学渣珊深深震惊了:“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到吗?”

往人行通道直行的两条大长腿顿停,似是在等待身后的女孩跟上:“有。”

“什么?”

“盯着你的脸看长达一分钟。”

秦珊无语了十秒,冲上前往他后背钉了一拳:“少讽刺,你以后还要看一辈子呢。”

“英国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6.29岁,中国女性的平均寿命是74.82岁,假设你我均活到平均寿命,我目前28岁,你16岁,我还剩48.29年可以生活,而你还拥有58.82年的人生时光——也就是说,我可以提早十年摆脱你这张dork face(二笔脸),”奥兰多摸了摸下巴,冥思:“你我未来即将共同度过的近五十年光阴里,我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审视你。”

话音刚落,奥兰多快速瞥上秦珊一眼,又快速收回视线。以一种打商量地正经口气问:“你觉得怎么样?”

秦珊穿过他抄在大衣上兜里的那只手臂,把自己的左手放进同一个口袋里,躲在里面,用力在男人右手背肉皮上狠掐一下:“奥兰多,你还可以再恶劣一点吗?”

秦珊明明掐得很疼,奥兰多却不为所动,湛蓝的双眸正视前方,淡淡陈述:“我不认为我恶劣。跟你在一起这件事就足以证明我随遇而安,知足常乐,坚忍不拔,能屈能伸,拥有这世上许多人都不曾用过的良好品质和高贵德行。”

秦珊投降,把自己的手交到男人微微蜷曲在衣兜的掌心里,得出结论:“你果然还可以再恶劣一点。”

机场大厅里,迎面走过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擦肩而过的瞬间,他们所能瞧见的:只不过是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少女,正挽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白人男性在慢慢行走而已……

作为伴侣,他们的感情似乎不是那么和谐,因为东方少女特紧实黏糊地扒着那个男人的手臂,甚至还有几分厚脸皮地把自己的手强塞进对方衣袋里……而男人面庞上却分明写着兴致寥寥,清冷,外加一点嫌弃。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在女孩把手贴近男人掌下的时候,他的五根长指也顺势收拢,就那么自然地,把女孩微冷的手背紧紧裹在里面。男人手心导输而来的温热,一点点的,透过她的肌理,筋骨和血液,能把她的心融化……

而这一切的完成,都隐藏在纯黑的呢绒大衣兜里。

身体里升腾起的那股子浓情蜜意,让秦珊只能抿唇偷偷乐。她担心自己笑得太过豪放,会被奥兰多更加嫌弃。

秦珊看过好多好多甜宠的言情小说,但“毒”宠的,全世界恐怕就只有她这一家。

****

从宠物专属通道接到沃夫,秦珊就赶紧把大黑狗颈子里的牵引带给解开了。奥兰多在一旁翻看手机简讯,列昂刚刚把他儿子的相关信息传送过来。

老头子给的地址一点都不详尽,他离开俄罗斯有一年多了。其间从未和那小子联系过一次,以防被黑手党的人监控,查探到他儿子当前的藏身住址,施加报复。

此外就是,那个孩子非常聪慧,目前已经改名换姓,用一个新身份,在罗蒙诺索夫国立大学念书。

奥兰多回复简讯:「有相片吗?」

列昂:「图片」——像素略低的红发碧眼正太图。

奥兰多:「……这是几岁照的?」

列昂:「十五岁」

奥兰多:「您真是一位好父亲」

列昂:「……」

好歹知道了“儿子”的大部分时间活动范围和面貌的基本特征(虽然太过含蓄年代久远了点),奥兰多不想浪费时间。在机场茶餐厅作简短休息后,就驱车带着秦珊和沃夫向国立大学进发。

路上,果不其然,堵车了……

莫斯科是全球“第一堵城”,连我大中华帝都都要甘拜下风。

“作为全球唯一一个转型期国家,俄罗斯居然没有先把他们的交通转转型,”耐心向来不好的金发男人,长指搭在方向盘上,高频率地点着:“应该直接把商务机开到国立大学的大草坪,这样我们会快很多。”

比起他来,北京人秦珊格外淡定和适应,还笑眯眯打趣:“快很多被警察带走?”

大黑狼咧开尖尖嘴:“哈哈哈哈我喜欢你的吐槽。”

秦珊拍拍它柔软的大脑袋:“谢谢,反正我们家hubby也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了。”

奥兰多:“闭嘴。”

秦珊伸了个懒腰:“奥兰多,别焦虑嘛,我们来聊聊天。”她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这辆阿斯顿马丁哪来的?我看只贴了个临时牌照。”

奥兰多:“上飞机前现订的,让工作人员开来了机场附近。”

秦珊:“……”

奥兰多:“列昂报销。”

秦珊不懂土豪的世界:“他干嘛不给自己以前在俄罗斯的旧车给你用?”

奥兰多:“如果你想让黑道最快注意到我们的话,你也可以去动用一个「已死之人」的私家轿车。”

莫斯科的交通真是不敢恭维,一开始车流挪动的速度就堪比蜗牛,到这会直接一动不动了。奥兰多索性熄火,从衣兜里取出手机,按开列昂给他的那张照片,仔细端详。

秦珊垂低脖子,把脸靠近手机,称赞:“渣画质也抵挡不住这位俄国少年美丽的五官啊。”

“少年?”奥兰多抬起另一只手,用两指操纵,将那张图在屏幕里放大:“这是个女人。”

“女的……”秦珊捏了捏下唇,后知后觉:“女的?!他发了一张假照片给你?”

“不,不是假照片,她和列昂长得八分相似,所以会她的五官会比较男性化,但是,”奥兰多把图片拉到多处,讲解:“还是有区别的,相对男性而言,女性的头盖骨更小,女性的额部较直而平滑,男性却有更多明显的额窦,所以大多数男人双眼上方的眉骨会更加结实,但是相片里的人眉眼就偏柔化。她下颌很尖,而男性都偏方偏宽……”

“列昂告诉我这张照片是十五岁拍摄的,发育正好的时期,但这位「少年」的甲状软骨却肉眼难辨,颈部外形也较为圆润,很明显的女性特征。”

秦珊提出自己的意见:“也有特殊情况的吧。”

“只要她不是外星人,就不会有特殊情况,”奥兰多将照片定格在红发“红发”少年的嘴唇和下巴:“人类的遗传生理学无法改变——就嘴唇结构而言,男人会更加坚硬,女人的线条却趋于流线。男的颧骨高,下巴方,是因为自古以来,雄性都会从事战斗方面的活动,这种骨架更容易保护自己。如果男人也尖细柔软,一拳上去准折。男人的吻部更加突出,雄性撕咬,嘴巴不突出怎么行。雌性一般不斗殴,公主为何手指纤细柔弱,因为她从不做粗活。女人下巴尖尖,各种攻击性的部位都软化了,各种保护性的地方都弱化了。如胸腔宽度,颧骨高度,都是因为女人很少打架,所以退化了。”

“懂了么?”奥兰多按黑手机,收回大衣内兜:“你会不自觉地用英俊来形容我,却用美丽来形容她,这就是你区别以待的缘由。”

在交警的努力下,路上的大长龙终于疏通,奥兰多发动跑车,飞一样行驶出这条便秘路段。

秦珊还在回味刚才的骨骼分析,感慨:“这样看来……女人果然很弱啊。”

“不弱,她们的力量全部放在了舌头上,话多得堪比国际大嘴巴,”奥兰多毫不留情地回她:“不得不说,父系社会的存在真是地球史上的一大幸事。”

秦珊转移重点:“可是列昂为什么要骗我们是儿子?”

“两点可能,一,不够信任我;二,试验我的能力。”

秦珊歪脸,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男人英挺的侧脸:“奥兰多,你好厉害啊。”

“不必你再强调。”

这时,一个毛绒绒的大黑脑袋一下插|进两人中间,它圆溜溜的大鼻头动了动:“麻烦你们不要秀恩爱啦,”大狗金色的圆圆眼瞄向左边的后视镜:“有一辆黑色的宾利跟踪我们好久了。”

“我也注意到了,”奥兰多掉转方向盘,线条流畅的纯黑车头,朝着一边的巷口猛一转向,男人低敛的提醒和轮胎在路面摩擦的声音一同响起:“系好安全带,我们陪他玩玩。”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查俄罗斯资料查了一下午,没来得及写弗瑞小剧场,等明天吧。

啊啊啊啊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把文里的地方都玩一下,看莫斯科地铁的图片不要太棒!

67章已经被锁了,70章过两天也会被锁,所以我提前让一个读者妹子把内容发在67和70章下方的评论里面了,手机党可以去被锁章节的评论里翻。当然,你们也可以直接点击下面的俩按钮穿越去看去回味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