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七五章 秦珊

第七五章

  甩掉黑色的跟屁虫,奥兰多驱车到达目的地——莫斯科国立蒙曼诺索夫大学。
  这座闻名全球的高等学府位于莫斯科河南岸的麻雀山,是俄罗斯知名的“七姐妹”之一,而且是当中的大姐大。透过车窗,秦珊老远就能看到鲜绿草坪深处的大学主楼,异常雄伟。
  莫大的主楼是典型的斯大林式建筑,和这个国家的天气、人种一样,冷峻而高大。庞大的底座稳稳扎基在地面,缀有红星的黑色尖顶直直刺入苍穹,流露出极为鲜明的中央集权意图。
  整栋大楼傲然独立,蓝天碧树只能拿来当陪衬,虽说这里挨着市区,但这个偌大的建筑物却显得格外肃静,人才辈出的好地方,风度非凡到不可估量。
  奥兰多把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就带着秦珊和沃夫往校园里走。
  洛蒙诺索夫的雕像立在教学楼的前面,俯瞰着两百多年来不息的游人和学子。
  两人一狗在雕像前停下。
  厚重的石砖长道,和浓郁的书卷氛围,让离开校园生活足有一年多的秦珊同学感慨万分:“果然还是学校更有归属感啊。”
  奥兰多低着头,从衣兜里取出一只黑色的移动硬盘,在指间上下掂着,顺带抛给秦珊一个看似随性的问题:“你平时数学成绩怎么样?”
  沃夫:“很棒。”
  奥兰多:“没人问你。”
  提起这门学科,就如同揭开秦珊内心深处的一道伤疤,她心痛不已,拨了拨食指:“呃……一般般。”
  其实一直处于班级下游,拖总分后腿。
  剔蓝的眼眸微抬,奥兰多快速扫描着穿行的人群,从鼻子里,冷哼:“莫大最好的专业是数学系,要说归属感,应该是我更有归属感。”
  秦珊假装没听见,凑过去问他:“奥兰多,你在找什么?”
  奥兰多扬了扬下巴,淡淡命令:“你去把那个四眼男手里的笔记本借过来,五分钟就行。”
  秦珊循着他视线望去,大道上,一个穿蓝色羽绒服的男生正拎着电脑包,快步朝图书馆的方向行走。他身量略矮,戴着厚实的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很学霸。
  而且,他是个亚洲人。
  秦珊不明所以:“为什么?”
  奥兰多把硬盘角轻轻磕在手边的石柱上:“我这会需要电脑,很需要,但我又不想低声下气地去求人。”
  沃夫甩尾巴:“我去!”
  奥兰多:“这里不是牛津大学,你也仅只是一条狗。”
  沃夫:“……”
  秦珊提出建议:“奥兰多,你可以去电子阅览室什么的啊,图书馆就在附近。”
  “你有莫大的学生证?”
  “……没有。”
  “虽然你的五官和学生卡差不多平,但你也无法通过刷脸成功进入教学楼和图书馆。”
  “……不要说了!!!我马上去借!!!!!!!!”
  三分钟后,一个分外英俊,人高马大的金发男人,正单臂托着一只macbook在主楼阶梯最上方的石柱间晃悠。
  颀长的黑色身形,从一根漫步到另一根,盯紧屏幕,目不斜视。
  此情此景,让陆续进楼的莫大学子们,纷纷侧目。
  秦珊耷着脑袋跟在后头:“奥兰多,你在干嘛?”
  奥兰多仅用一个单词就阐明了所有意图:“wifi。”
  “……”
  终于找到无线信号的最强点,奥兰多把笔电交到秦珊手里,让她两只臂弯形成纯天然的人肉支架。奥兰多接上移动硬盘,干净修长的食指在触控板上来回滑动,另一只手则是在,反复敲动键盘。
  秦珊伸长脖子,垂眼,去看背朝她的屏幕:“这是什么?”
  “你面前这座大楼的内部布局。”
  “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黑客入侵软件吧?”
  “嗯。”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来自列昂,”奥兰多用一种极其童话梦幻、却又切实无比的形容补充:“每一位特工都等同于一只多啦a梦。”
  “这个教学楼的房间也太多了吧,”秦珊注意到黑幕上密密麻麻的彩色亮线分格,每个方格里还分别标记着,宿舍,礼堂,教室……
  “39层楼,33千米的走廊,将近6000个房间,”奥兰多点出中间一处,那里倏地闪起红光,一晃一晃:“只有这里,是我们需要的地方,心脏。”
  秦珊瞥了眼那上头的英文标注:“档案馆?”
  “莫大所有学生的个人信息资料档案都在里面,包括图像采集。”奥兰多敲击触控板,点进去。
  不同人种,不同面孔的大头照和白底黑字的资料嵌在窗口内,一个接一个飞快弹出,很快把屏幕挤得满满当当。
  ctrl+c
  ctrl+V
  最基本的复制,粘贴。
  弹窗一片片,如雪花般,蹭蹭消失,钻进移动硬盘的一个新建文件夹内,奥兰多冠名为,“可悲的糖针”。
  秦珊困惑:“可悲的糖针?”
  “这座建筑物,也被称作,斯大林的婚礼蛋糕。”
  糖针是糕点的基本装饰品,秦珊基本能懂了。
  拷贝完毕,奥兰多利落地点开一个新软件,用来进行人脸识别。以列昂彩信发来的那张“儿子”相片为底图,将复制过来的所有图像采集样照导入数据库,再自动图层重叠,逐一进行比照和判定。
  这种识别技术还算先进靠谱,是通过人像面部的主要特征进行判断的。
  比如瞳孔焦距,鼻梁高度,双眼与嘴部比例以及距离,等等。
  只要有其中几项符合就可以判断出是否是同一个人了,识别效率极高,准确度少说也有90%。
  很快,奥兰多锁定目标。
  与此同时,可悲糖针之一,那个借电脑的四眼小男生,一小步一小步挪了过来。
  奥兰多加载完目标人的所有资料,一下扯掉数据线,就着移动硬盘绕上两道,揣回衣兜。
  四眼瞄了眼电脑屏幕,那里是自己原封不动的桌面背景,干净得如同从未被人使用过一样。一米六多的霓虹男性在一米九多的英国佬面前有些压力山大,只轻声轻气地用英语询问:“用好了吗?”
  典型的日本口语,一听就知道是来自何方。
  男孩的嗓音和他的相貌都非常稚嫩,完全不像个大学学子,更像是高中生。
  秦珊立刻绽开一个清甜的笑脸:“好了,谢谢你。”
  四眼眼睫垂底,耳根略略泛红:“没……没事……”
  奥兰多“啪”得阖上笔记本,一把塞回男孩怀里,力道大得让对方几要稳不住身形,朝后踉跄了半步。
  金发男人随即握住秦珊的手腕,扯着她走下阶梯。
  大狗赶紧晃着尾巴跟紧。
  秦珊一级一级跟在他后头踏步,抬起另一只手戳了戳他后背,故作神秘问:“奥兰多,你搞定了?”
  奥兰多沉沉应道:“嗯。”
  “是谁?”
  奥兰多向来不卖关子,“狄安娜·伊万诺夫娜·伊万诺娃,大三,艺术系戏剧专业。”
  ****
  台阶的最高处,石柱边,黑发少年目送奥兰多一行人慢慢离开,在视野中化成黑点后,才转身迈入主楼,回到自己的宿舍。
  高档单人间,莫大最昂贵的寝室。
  他打开笔记本,十根手指像是一位疯魔的钢琴家,飞一样在白色的键盘上敲打。
  很快,一个聊天程序在短短几十秒内完成。
  半透明的框架跳跃出来,光标在不停闪动,少年扶了扶眼镜,继续噼里啪啦按键,黑色背景里很快浮出一行鲜明的白字:
  宗秀一:老大,我来了
  QaQ:嗯
  宗秀一:为什么又用颜文字当ID?
  TaT:不喜欢?那换个
  宗秀一:算了……找我什么事?
  TaT:帮我查个人
  【视频文件传输中……】
  白皙斯文的少年习惯性扶眼镜,点开那个视频,纯黑的瞳孔逐渐幽深,是一种颇感兴趣的深沉。
  画面里,短短几秒的光景,那个金发男人,在水果铺前,仅用一个苹果,就踢爆了自己人一张大脸。
  感觉像是在看美国打斗片。
  镜片寒光一闪,宗秀一慢条斯理输入内容:
  宗秀一:是他啊……真是赶巧,我刚刚在楼下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上完我的宝贝(电脑)之后,居然查不出一点吻痕(痕迹)和淤青(破绽)。
  TaT:喔,有点意思
  宗秀一:可以不用颜文字当ID了吗?
  (/へ\*):偏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