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七六章 秦珊

第七六章

  秦珊,奥兰多和沃夫找了家酒店住下。
  客房分配方式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沃夫一间,奥兰多和秦珊一间。
  酒店不允许携带宠物入住,为了能够顺利开房。奥兰多勉为其难把自己的大衣借给沃夫,让大黑狼事先去附近公厕幻化成人形后,用以遮羞。
  ……于是,从公厕到酒店的一路,沿路的女孩们不是看着沃夫掩嘴嗤嗤怪笑,就是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因为黑发青年……浑身上下就裹了这么件衣服。
  像是那种时刻会窜到幼|齿小萝莉面前唰一下敞开大衣宣泄露阴|癖的怪蜀黍。
  沃夫觉得心很累。
  奥兰多觉得自己的恶趣味得到了比较高的满足。
  自打秦珊变成他的马子后,他已经在尽量控制自己对她的直接粗暴程度了——口齿上的,并非身体上的。过度自持往往伴随着欲壑难填,奥兰多只好转移目标,把剩余的那些“吐槽之快乐”施加发泄在旁人身上,比如沃夫,比如更多……
  嗯,此事暂且不提。
  当晚,秦珊沐浴完毕,就钻进了被窝,在奥兰多的冲澡哗哗声里,例行每日睡前上会网。
  奥兰多的笔记本电脑摆在床头。
  ——来酒店前新买的一台。
  秦珊放平蜷着的双腿,白色的被褥拱出的小雪山一下子被夷为平地。秦珊按亮电脑,屏幕的光投射出来,瞬间把女孩的脸映得雪片般亮白。
  桌面上摆放着列昂女儿个人资料的文档。
  秦珊起了点兴趣,按开。
  这时,奥兰多也走了出来,他用浴巾擦着头,走到秦珊所处的床那边,问:“看什么?”
  秦珊没吭声,手握鼠标撑在床头柜面,一点点往下转动中轴。她浏览文字的时候,一直都有小声念出来的习惯:“狄安娜,二十岁,戏剧专业……”
  在看到某一行时,女孩眼睛一亮,发现新大陆:“这姑娘好厉害,居然在莫斯科大马戏院兼职。”
  “她不仅在大马戏院有兼职,”奥兰多倾低上身,掌心覆到女孩手背上,骨节分明的食指,自然而然地,挤入她的指缝,一下子占据住鼠标滚轮的主权。
  这个动作和姿势,让秦珊脸颊微微浮躁和熏热开来。
  奥兰多面不改色,往下拉档案:“继续往后看,你会发现这女人还在科特维尔大街的一家猫舍和咖啡馆打零工;不止如此,阿尔巴特街有一家她私人专营的小店,专门出售自己的绘画作品和亲手烧纸的玻璃器皿——以上几点,足以看出她是一个艺术细胞浓郁的猫奴,不折不扣的拜金份子,乐在其中的打工狂魔,安于现状的演技派。”
  “简直不要太棒,人又长得那么漂亮,”秦珊视线飘忽到档案一角狄安娜的照片上,有点小嫉妒:“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拍得这么好看的证件照。”
  两寸大头照里,鲜艳的红发短发被女人别在耳后,不露齿的笑容让她看上去闪闪放光。
  奥兰多随便瞄了一眼,啪一下阖上显示屏,挪开笔电,让自己一整个高大的躯体,取而代之,覆盖到女孩身上。
  “做|爱么?”他非常直接地问,就隔着一层被子,压着她。
  秦珊贴紧身后的床头,把自己往被褥里藏得更深,躲开男人呼吸的热度和撩拨:“今天长途奔波,太困了,早点休息吧。”
  她每次一害羞,耳廓和耳垂都会浮出一种几近通透的红,非常诱人。
  奥兰多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松开女孩,两条大长腿回到柔软的地毯。
  秦珊小小地叹了声,似是松一口气,又像是在失落惋惜。
  下一秒,金发男人把她从被子里捞抱出来,抱着她走了几步,停在书桌前,伸手一扫,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装饰品和本子画册全被刮到地面。
  秦珊被抱坐上去,两条小腿悬在外边。
  “换个地方要你。”男人贴近她耳朵,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她的耳膜和心墙一道轻颤。
  秦珊脸涨得通红,乱挥着手臂,挣扎:“我觉得还是在被子里比较好……这里太冷了,容易着凉……”
  “冰冷可以激发人神智清醒,”奥兰多一手把她强按在书桌上,一手握起旁边的中央空调遥控器调高两度:“你刚刚说你太困了。”
  秦珊这才察觉到,隔着睡裤一层衣料,屁股下方的木质桌触感,冷冰冰的。
  “醒了吗?”不等秦珊作答,奥兰多就甩开指间的遥控器,捏起秦珊的下巴,俯身深深地亲她。
  他的手伸进她睡衣,摩挲游移在最敏感的肌肤带,揉按过她胸脯。秦珊的呼吸,因为这样的触摸,渐渐不稳起来。
  秦珊喘着息,捏着拳头,锤他:“奥兰多你色不色啊。”
  “正常的生理需求而已,”奥兰多利落地扯掉她底裤,指腹轻轻刮抚过那一道缝隙,而后把亮晶晶的湿润带出来,给她看,低笑:“呵……你也好不到哪去。”
  秦珊羞恼个透,脸蛋上的红颜料滚滚而下,侵占脖子和锁骨。
  男人注意着她的反应,贴紧,以腰肢抵开她两条腿,拉开裤褡裢,取出因情|欲胀大的生|殖器。他沿着齿缘,慢条斯理地撕开安全套包装袋,递到她面前,问:“你来?”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秦珊扭脸到一边,假装视而不见。
  ……这种事,对于十六岁的小姑娘来说,还是太过刺激了吧……
  奥兰多微微挑眉,自己搞定。
  他扳正女孩脸心,让她的神情尽收眼底,也让她能够完全正视自己的双眼,就这样,当着她的面,把那根东西缓缓推进。
  奥兰多的双手来到秦珊大腿根下方,把她一整个人抬高,让她两条腿悬空,同时能让自己更加深入。
  推动的过程中,秦珊不由扭紧眉毛,轻轻发出哀吟,她揪紧男人手臂外的衣料,指节一阵阵发白。
  一如既往的疼,每一次奥兰多进来都要痛上一会,才能适应他的身体。
  奥兰多垂头去含她的耳垂,含在嘴里,时轻时重地吮。那种半透明的红晕就没褪去过,美得像一颗上好的绝世玛瑙石。
  与此同时,男人的身体就在她那里反复厮磨,不急不缓地加速,摩得越来越热,让她不由自主地蜷起,紧缩,挺起腰去附和。
  鱼水之欢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能让人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喧嚣着“想要”。
  j□j把女孩蛊惑得神志不清,她两条手臂都不知该往哪摆了,只能晕乎乎地,被奥兰多带着环到他颈后。
  让人脸红的交合声有节奏高频率地响着,坚硬拍打在j□j,动作带出的某种液体,在深棕色的桌面,溅留下水迹。
  秦珊眼眶都晕红了,像奶猫一样浅浅弱弱地叫着。她被男人架高在腰侧的腿,轻飘飘的,一点知觉都没了。
  神思也轻飘飘的,像是要飞到天上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奥兰多把自己留在她体内释放了,两个人一同喘着气。
  金发男人松开秦珊的大腿,让她坐回书桌。
  臀部的凉意沁涌而上,秦珊一下清醒过来,她整个人突然往后缩上几寸,让奥兰多的叽叽瞬间脱离开她温暖紧密的包裹。
  被打断回味的某男人:“?”
  秦珊正经兮兮地嘟囔着,说明原因:“之前每次做完,都是你先拔无情,我也想要松哔走人一次,不然心里不平衡。”
  奥兰多失笑,他是真的被这蠢货、这句话给逗乐了。
  餍足过后,男人的情绪一般都很好。
  金发男人笑得次数不算少,但每次都是冷笑勾唇,鲜有这般的真心实意,瞳仁里仿佛兜满蜜色日光和愉快微风撩过的海水。就这么个笑,让秦珊一下子心神荡漾,不免失神。
  片刻后,奥兰多收敛起笑意,把远离他几分的秦珊重新拢到自己身前,用那种大提琴低音似的诱哄气息音,问:“再松哔走人一次?”
  “不要了……不要了!”
  ***
  第二天,奥兰多一行人退房,前往阿尔巴特步行街。
  这条街道紧靠莫斯科河,久负盛名。两面大多都是经营本土工艺品的商店,除此之外,就是酒吧,餐馆和画摊。
  脚下的道路由规则的砖石堆砌而成,街灯也是最典雅古朴的玻璃灯罩款式。
  画家和艺人聚集于此,吉他、歌喉、碳素、粉墨,交织在一块,自成一道优美的风光。
  漫步下来,整条老街传统,悠闲,而宁静,缱绻着最为浓郁地道的俄国风情。
  秦珊一路行走,一边频频对着店铺里色调艳丽做工精湛的套娃流连。
  它们被店家从大到小紧密排列在橱窗后,颜料、漆彩和图案无一相同,足以显示手艺人的独具匠心。
  奥兰多见她貌似特别喜欢,随口一问:“要买么?”
  女孩子看见美好的事物,双眼都会止不住地闪光,秦珊瞳仁也被绚丽的艺术氛围染得剔亮亮的:“不用了,我就看一看;这里真的很像我们北京的西单和王府井呢。”
  “嗯……真不要?”
  她推搡奥兰多后背,让他继续朝前动:“真不要,走啦走啦!办正事要紧。”
  奥兰多:“从昨晚开始到现在,你就一直没从口是心非的矫情状态调整回来。”
  秦珊:“……真的不要!!!!!”
  奥兰多微妙地颔首,不再多言。
  按照调查到的讯息,他们很快找到狄安娜店铺的地址。
  不过,目标人并不在店里,正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小姑娘在打理。
  大概因为不卖特色产品的关系,店铺不比别家那个热闹,相较起来,甚至还有几分冷清。
  小姑娘包着头巾,浓密的棕发掩映在头巾下方,她相貌很朴素,瞳孔泛灰,脸心的雀斑格外明显。
  客源不多的关系,她无聊到坐在柜台后翻书。
  奥兰多把沃夫的牵引绳交到秦珊手里,带着一人一狗在店里逡巡了一整圈。
  店铺出售的商品果真如资料所给的如出一辙,货架上摆满彩色玻璃烧纸的动植物雕像,小巧的,大型的,都有,且栩栩如生。墙面上挂了许多不同画工的作品。
  然后才走回柜台,叩了叩玻璃柜面,操着一口娴熟的俄语,直接表明来意:“我找狄安娜。”
  小姑娘讶异地抬头瞅了金发男人几眼,说:“老板去别的地方打工了。”
  “我知道了。”奥兰多垂眸看了看柜台上的套娃,跟看店的妹子很像,是个包着头巾的旧日少女,脸蛋上带着两坨温柔的腮红,小小的嘴唇在微笑。套娃下半部分绘制着一个金色的圆,像是个椭圆的相框,里面装载着一幅浓缩的克林姆宫,宫殿的线条和色彩都非常精细,图样也极具地域代表性。
  那个负责看店的小姑娘,像是好奇问:“先生,你是她什么人?”
  奥兰多凑近,和那个套娃对视几眼,才冷着声回答:“她父亲的朋友。”
  看店的少女平淡地“哦”了声,完全事不关己。
  奥兰多握起那只套娃,上下翻看着:“这个套娃卖吗?”
  小姑娘摆上客套的微笑:“不好意思,先生,这是非卖品。”
  奥兰多把秦珊扯到自己跟前:“我的妻子很喜欢。”
  秦珊:“……虽然很好看但我不喜欢勉强来的东西啊喂。”
  奥兰多疑惑:“那你为什么还喜欢我?”
  秦珊捂面颊:脸好疼……
  小姑娘很顽固:“很抱歉,这的确非卖品,曾经有很多来我们店里的游客都想要买回去,其中不乏出价很高的,但老板都没同意过一次。”
  奥兰多蹙眉,若有所思问:“她当然舍不得卖,因为这玩意儿嘴唇后面的无线针孔摄像头价值连城。”
  男人话音刚落,裹着头巾的雀斑少女面色大变。下一刻,她就从一幅斜靠在墙面的油画作品后掏出一把银色手枪,隔空瞄准奥兰多。
  奥兰多把套娃稳稳当当搁回原处,洁白的长指在台子上点了点:“别激动,狄安娜。你一旦开出这一枪,从此就无法活着离开俄罗斯。我的建议是,你先把丑陋的头巾、假发、变色瞳片、以及你的劣质妆卸掉,然后,再和我们促膝长谈。”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回归日更的世界了,大家快赐我蓝色小药丸(评论)助我雄起粗长!!!!!
  大家千万,千万不要在这章说“肉”这个字眼了,把“肉”换成“菜”,不然我特么的又要被锁文了!坑爹言情!
  对手指,看在人家用生命在炒肉丝的份上,留个评嘛,好不好?不然按照这个直线递减的趋势下去,人家家恐怕会回到玩单机言情的苦兮兮状态……
  【小红花=3=】
  百里、echo、绿松石、篱落见娉婷、墙角晒肚兜 、蘑菇、丸子、陈诗涵、翰墨丹青、陌缓、竹沥半夏、阿茉、dora、炭烧女人、晨间白杨、止水思沸、xza泠小米、让晚风轻轻吹过、linrin、纳兰二三、sr我暗恋你好久了、亲爱的路人、三四天、小纹、懒人、悄悄溜走、vv、一只轩轩、屠苏酒、小小的红豆妹、亲斤欢丨日爱、clivia、breathesky2007、小二、9、高数快来跪舔大黄瓜、小果实、夕夕兮珏、都云痴、稀饭饭、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winwincai、路过、abcsmilly、yen、夜盏洛蓝 、caicai、未央、兀单单、安素之年、33、浅浅、多芒小丸子、书蔺、会脸红的娇羞受、锦衣玉食、雁落云归、蘑菇、玻璃蘑菇、果依儿、呆傻、cynthia、笔记本、miffyplum、茶茶、小师、羊子酱、沧海、阿攸、shxfd3、芒果团子、等等我、墨墨、小明wing、doris、雕花的瓶子、下年第五季、明明、一入言情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微双眼皮、大白兔糖、大耳朵、穆玥鸣、炉温。、一只轩轩、吃兔子的酸奶、桃子、啦啦啦、笔记本、知世、挽月大人、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六个六、。。、冰糖桔子酱、rena、夏文之、从前有座山、1、啦啦啦啦、qingciki、慢补书端、yoyo、我住北边你呢、浮云望着马甲飘远、清风如自来水、狐宝宝2、傻不拉几的小萝、a、兔子、茱萸、mimiyo、亦优、厘尔、橙子菇、wff、木宁木蒙、南柚、李彦宏、蜀黍山里人、ue、橘子小兔、小呀么小六郎、路人甲、8586592、冬钠、鲁米、小果实、桥上的花,谁与繁华、cryti、~(≧▽≦)/~ 、翡翠、官艳、aaa
  【土豪豪=3=】
  会脸红的娇羞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0 23:00:23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0 23:46:37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0 23:49:37
  雁落云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06:52:43
  无谓秋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11:13:18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1 21:04:48
  小呀么小六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2 00:49:58
  废柴蝎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2 10:01:13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2 10:48:5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