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七七章 秦珊

第七七章

  阿尔巴特街每家店铺的橱窗里,都摆满形形j□j的漂亮工艺品,像是一颗颗色彩缤纷的糖果,喧嚣着俄罗斯的古典与甜美。
  狄安娜的店内的落地大玻璃,同样被油画和玻璃雕像充斥遮挡,只要不进来店里,外面游人根本不太能看得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头巾少女的枪还摆的很低。
  清亮的萨克斯曲子自不远方飘来,凯丽金的《回家》。
  听到奥兰多那句话之后,狄安娜并没有把枪放下,反倒还”嘎哒”一下扳开了保险栓,望着金发男人,“说说看,怎么猜出我是假扮的。”
  “很简单,”奥兰多停下击打着柜台的指背,看向提枪的女孩子:“羊毛风衣外套的左肩和手臂内侧沾了不少动物毛发,你的某一项日常工作,一定和动物打交道得比较多,并且经常要去抱它们。
  手指骨节分明得比一般人厉害得多,想必长期从事的活动和训练,需要在手指上缠绕绷带,用以保护指关节。
  手背的皮肤很细嫩,但掌心却有不少薄茧,看上去很粗糙,这大概是经常涂抹镁粉给肤质带来的、不可避免的腐蚀和伤害。
  由此可以看出,你不是体操运动员,就是舞台杂技员。
  而我获取的资料刚好显示,狄安娜在猫舍和莫斯科大马戏院都有兼职,那你应该是杂技员了。”
  奥兰多的视线来到柜台的书页上,他“啪”一下盖上扉页:
  “凯瑟琳·乔治的《戏剧节奏》,平时兼职太多,只能在工作之中抽空摄取和填充专业知识。
  不错的装扮技巧和表演才华,都和与你的戏子学科挂钩,应用到生活。
  扎起头巾,眼眸灰色,抹黑肤色,点缀雀斑都是为了使自己朴素黯淡,降低存在感。”
  金发男人环顾四下:“我刚刚在店里转了一圈,一个摄像头都没有。知名旅游景点店铺的商家,都会把摄像头放在显眼的位置,为了对偷盗之徒起到心理威慑。
  你热衷赚钱,是聪明人,一定不会傻到不装摄像头,让自己吃亏。那么,你一定是把摄像头隐藏在什么地方。
  除了套娃,这里的许多画作都能成为摄像头的潜藏点。
  至于这个套娃,漂亮精致,只要来到柜台前,目光都会不由被她吸引。她的存在,一方面可以帮你分担注意力,另一方面,她能够记录下每一个来店里的人的清晰面貌,以供你研究分析,防止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盯上了。
  狄安娜,你非常害怕被发现。无论是讲话,还是看书,双肩都一直绷着,随便进来个人都能激起你最敏感的警惕。
  故作惊讶,你的导师没告诉过你,惊讶的表情超过一秒就很有可能是假惊讶么?
  回答问题,生硬地重复相同的话,典型的撒谎表现。”
  奥兰多修长的指腹摩挲过那只套娃的底盘,“雇佣工和老板的关系大多不是特别好。
  假设,你只是个看店的小姑娘,一名年轻男人来找狄安娜,你的正常猜测不是男友,就是男性朋友。而你刚刚的表现,却好奇得过分,第二句就迫切问,「先生,你是她什么人?」——因为你从未见过我,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来找你,这让你极度紧张。
  除此之外,一个看店的,一直在字里行间强调这个套娃多么受欢迎多么贵重,老板不在旁边,犯得着如此恭维?
  这大概只能表示,你是让它来到世上的人,你对自己的作品,充满自信,甚至自负。”
  “看来你作为演员的自我修养还不太足,”金发男人双手抄回兜里,取出一张纸,三两下打开,幽蓝的眼眸轻轻眯起:“果然,上学期还挂了一门学科……”
  “劝你一句,少兼职,多上课。”
  奥兰多语气冷冽,又特别贱地讲完这一切,双手揣进大衣兜里,面无表情地望着狄安娜:“以上。”
  秦珊震惊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她张嘴皱眉了好一会,抬眼:“以后应该叫你奥兰多·福尔摩斯。”
  奥兰多垂下两片睫毛,看她:“是奥兰多·福尔摩斯·莱特曼·赫伯特。”
  秦珊:“……真是完全不谦虚啊老公大大。”
  奥兰多:“有资本的谦虚就是过分骄傲。”
  沃夫以腹语吐槽:“枪子儿还对着你们呢,就这样调起情来真的大丈夫?”
  奥兰多举目,目光重新游移到还举着枪的少女身上,这个动作带出的下巴线条鲜明而倨傲:“你可以把枪放下了,”他把手机取出来,调出列昂的通话号码:“我是你父亲派来接你的人,你可以先跟他通个电话。”
  说完,他把黑色直板递了出去。
  狄安娜愣了愣,伸出没有举枪的那只手,将信将疑地要去接手机,但很快,她的手蹲在半空中,说:“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奥兰多冷哼:“他前两天还跟我说你是个儿子呢。”
  狄安娜神情变得有点落寞:“我确实是个「儿子」,老头子身份特殊,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从出生起,他就对外界宣称是个男孩儿。伊奇那帮人没发现我,一是因为我改了名字换了身份,二是因为他们一直在找一位青年,而不是姑娘。”
  叮铃铃——挂在门口的大铃铛突然响了。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白人女推门走进来,她穿着明绿色的冲锋衣,身形纤瘦,身前挎着一只很大的蓝色旅行包,一看就是观光客。
  大概是注意到收银柜处扎堆站着好几个人,显得挤挤的,女人往这边瞄了几眼。狄安娜在她视线交触前一秒,把银色手枪别到了身后。白人女孩朝她笑了笑,牙齿整齐洁白。她用不熟练的俄语向店家问好,狄安娜也扬唇,回了一个空气的笑,让她随意看看,最近有打折优惠活动。
  一直僵凝的气氛,随即被两这个你来我往的微笑给融化开了。
  奥兰多敲了敲柜面,引回狄安娜的注意力:“你尽快收拾收拾,最好今晚就动身离开俄罗斯。在这里待得越久,我们就越容易暴露。”
  狄安娜耷下眼皮,她似乎不想离开这里。这里是俄罗斯,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故乡,连空气的味道和温度都深入骨髓。
  “嗯,你父亲很想你,也很担心你。”秦珊附和奥兰多,替他加强点感情冲击和气势:“你在莫斯科很危险,我知道你舍不得这儿,但接你离开不过是曲线救国政策罢了。人得保证活下去才有希望,有一天才会重归故土,继续赚钱。死了的话,只能等别人烧冥币给你。”
  最后一句话戳中了狄安娜的心扉,她有点想点头。
  秦珊劝导的过程中,奥兰多一直往柜台后面的墙面上,那上面钉着几个精巧的木支架,全店最好看的玻璃器皿和塑像都被放在上面,其中有个魔镜形态的玻璃工艺品,感觉到,镜面里,似乎有一点明绿在不停轻晃,奥兰多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
  他看到刚才进来的那个女观光客,边在货架走道穿行,边看似随意地拉开了自己旅行包外侧口袋的拉链,她从那里面似乎取出一样什么东西,因为不在镜子反射范围内,奥兰多也不清楚她到底拿出了什么。但是下一刻,女人略微屈身,组装东西的姿态让他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恐怕我们一时半会走不掉了。”金发男人两瓣淡红的嘴唇微微开启……
  下一刻,奥兰多侧身一扑,将秦珊裹进大衣,覆压着她的耳朵,把女孩一整个人强行拉低,蹲在地上!
  奥兰多放大声音,命令:“沃夫,把狄安娜压到柜台下面去!”
  黑色的大狗立刻反应过来,一个飞身朝柜台里侧跳去,直接把女人身处的椅子推倒,让她顺势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嗒嗒嗒嗒嗒的机关枪扫射声贯穿过耳畔,白耀的火光闪烁不止!玻璃制品像是碎冰那样纷纷炸开!短短几秒钟,挂在墙面的油画被子弹烧出一个个密密麻麻的黑色小洞!接二连三的炸裂和破碎,响动震天动地,火药味浓郁得能让人呛出声!
  用枪的人心狠手辣,连续不断扫射着,每一次开枪都带着置人于死地的疯狂。子弹的数量更是永无止境,耗损的弹夹一串串敲打在地面,滚落成一道金河。
  见柜台的几个人都躲了下去,马尾辫女人移动枪口,朝着奥兰多和秦珊的方向逼近。
  子弹在身后的响起,玻璃柜上细纹蔓延,而后完全崩裂,四溅的玻璃碎片砸到奥兰多的背部和头发……他带着秦珊侧打了几个滚,躲避着寸寸紧逼的子弹。
  几秒后,两人躲到了离他们最近的金属货架后,子弹一时半会还无法穿透这里,只能咚咚咚地被反弹回去。
  奥兰多靠到墙边,把怀里的女孩放出来,终于能稍微喘口气。
  满地的玻璃渣,已经把他的手割出不少伤口,鲜血汩汩往外冒着。
  隔着柜台,狄安娜在沃夫毛绒绒的大爪子下面疯狂扭动身体:“操他妈的!我的画!我的玻璃!快开我!我要去跟那个碧池拼了!”
  沃夫龇着锐利的尖牙,凑近女人画满雀斑的脸心,用凶狠的神情吓唬她。
  狄安娜推着大黑狼的尖嘴巴:“让开!我讨厌狗!!!!!!!!”
  “别动!”金色的眸子倒竖,大狼咬着牙,哼哧哼哧:“再动直接咬破你的动脉。”
  狄安娜猛然停止挣扎,用一种奇异地眼神打量近在咫尺的黑色狗脸:“……”
  她,刚才,是不是,听见这条大狼狗,讲话了?
  激烈的枪击,让这一带街道的游客全部躲得远远的。
  警车的鸣笛声愈发逼近。
  扎着马尾辫的女士听见了这种声音,即刻收起机关枪,短短几十秒内,就拆整零件放回旅行包,她竖起冲锋衣的领子,“撤退。”
  那里正夹着一颗小巧的隐形对讲机。
  女人拉高拉链,瞬间遮住小半张脸,她利落地甩上背包,半低着头走出门。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重型机车呼啸过围观人群,顿停在店口,车主马上递了个偷窥给她。女人跨上后座,快速戴好盔帽,风驰电掣般,飚出了这条步行街。
  两辆警车停在了店铺门口,晃动的红色罩灯里,身穿制服的警官鱼贯而出,对着对讲机高呼,长吹警笛。
  一车人有条不紊地封锁现场,还有一队,负责到店内查探。
  几名穿着防弹衣的特警提高冲锋枪,一步一步,慢慢靠进店铺,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
  这么紧张兮兮地沿着货架,巡查了一圈,他们发现……
  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了。
  这群特警一定不会想到,经历过刚才这场重大枪击的参与者们,就在他们下方的地道里,沿着阴暗狭窄的地道穿行。
  狄安娜在最前面用手机电筒软件打光,她已经扯掉了头巾,假毛和网套,露出服帖的红短发,及耳,看上去很利落潇洒。
  沃夫打后,奥兰多把秦珊揽在自己胸前,慢慢跟随着。
  一行人都在缓和,没有人讲话。
  秦珊的心就没停止过,疯跳的程度不比刚才那个女杀手打枪的频率低。这个地道很黑,气味也不好闻,脚板底时不时会踩到小水塘,有冰凉的液体渗进鞋袜里。
  她去摸索奥兰多的手,却触碰到一手湿黏黏的液体。
  男人轻轻撕了一声,像是很疼。
  “你流血了?”秦珊把指尖凑到鼻子下面问了问:“真的是血,你中弹了?!”
  “我怎么可能中弹,”黑暗里,奥兰多的嗓音低沉而冷清:“碎玻璃的刮伤而已。”
  汹涌的心疼,秦珊鼻子一下子酸巴巴的:“疼不疼啊?我们快找个地方止血。”
  她讲话都不由哽咽。
  奥兰多发现这女人的哭点真是低得令人发指,他难以置信地问:“你又哭了?”
  秦珊抽了抽鼻子,调整回正常的本音:“没有。”
  奥兰多突然想起一件差点忘掉的事情,抬起一边伤口较轻的手,揣进衣兜,从里面拿出一个葫芦状的玩意儿交给秦珊:“送你。”
  “什么啊?”
  “套娃。”
  秦珊低头一看,是刚刚柜台上那个摄像头套娃。灰霾霾的冷光灯里,这小家伙正挺着漂亮的“克林姆宫”大肚子,用漆黑的双眸与她对望。
  狄安娜:“喂喂,我可没说要把她给你们。”
  奥兰多冷嘲:“救你一条命,只换你一个纪念品。这种买卖,你当一辈子奸商都享受不到。”
  狄安娜:“……”
  秦珊眼眶又红了,她又感动又心酸:“奥兰多你干嘛啊都血流成河失血过多了还特别带个什么套娃出来啊。”
  “顺手,你不是很想要吗,”奥兰多淡淡陈述,敛眉去看少女:“上帝啊,你怎么又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我是存稿箱,作者大人出去有事了,我替她把文章吐出来,希望大家多多用留言来好好疼爱我,我才能吐出更多的新章节噢~
  哦对了,作者大大说上章的小红花下章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