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八九章 秦珊

第八九章

  狄安娜的越野车上有非常多种类的常备医药用品,奥兰多简单而熟练地替自己上了些笑颜药,用绷带扎紧,止血。
  沃夫在一旁揽抱着秦珊,前后左右查探她的伤势。
  秦珊的意识已经差不多回来了,她慢吞吞睁开眼,看见了一个清秀尖细的下巴颌。
  “沃夫……”
  金色的瞳眸转了转,人形大黑狼对上秦珊的双眼,欣喜之色溢于言表,如果这会他所呈现的是狼态的话,一定是大尾巴连摇的。
  “奥兰多呢?”横躺在沃夫腿上的秦珊微微向上抬了抬眼,去找自己的心上人,她大脑里停留着的画面始终不是自己受到胁迫,被掖紧咽喉险些丧命的场景,而是男人病号服上的大块暗红色血斑,视线立刻就撞上了正在平静凝视她的湛蓝色瞳孔。
  那里面正映照着自己的小小影子。
  秦珊泛白的双唇动了动,微弱艰难地像一条搁浅的金鱼:“奥兰多你伤口怎么样了?”
  “没问题。”金发男人收回目光,偏头看向窗外。
  秦珊的这句问话让他所有疼痛都无影无踪。
  越野车已经上了沥青高速,身边呼啸过去的大多是那种又长又高的大型货车,他们承载着一身重负和担当,在冬季淡漠的日光里朝着目的地驱行不止。
  车窗后的驾驶座上,司机都掌握着方向盘,以为这条畅行无阻大道上的所有车辆都与自己无异,没人会发现这辆无视限速照相略显嚣张的飞速越野车,竟是一匹由亡命之徒所驾驶的逃亡之骏。
  然而,一切又那么相近,这是每一个生命所必须经历的道路,这是每一种人生都无法逃离的责任。
  所有的人,都在为生存而奔波和繁碌。
  秦珊的皮外伤虽然不少,但体内却没什么大碍,她很快被奥兰多带着一边胳膊坐直身体。
  黑发女孩鬼灵精怪地眨了眨眼,顺势靠在了男人肩膀上。就像一对在坐公交车的小情侣。
  奥兰多右侧的肩膀一动不动,整个人都意外放松,且好整以暇被她依附着。
  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狄安娜瞥了眼内后视镜,注意到后座那两位依偎在一块儿的小情人,忍不住煞风景提醒道:“我们的战争还没结束噢。”
  听到她的声音就来气,秦珊唰一下正坐,吐槽:“狄安娜,我真的真的很困惑一件事,你既然是BOSS,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像赶死一样逃命?你也是。”
  狄安娜没有回头,“很难理解?因为这个区的家族并不知道BOSS就是狄安娜。”
  “什么意思?”秦珊看向女人后脑勺修剪利落的短发,红得发亮。
  “我是狄安娜,也是族长。但是家族内的所有成员,都不知道这位BOSS就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在他们心中,‘BOSS’的存在等同于一个无形的领导者和指挥者,而所有的族员,都从未见过BOSS的实体。包括他们现在自以为在追击的对象,也仅仅只是叛党卧底列昂的女儿,而非他们的首领。”
  秦珊蹙了蹙眉,消化着这巨大的信息量,过了一会才喃喃问:“那你怎么混上这么高大上的职位的?”
  “我父亲先前在这一带当卧底的时候,把玩人心的手段就异常高超,我就是在那时候被他暗中培养提拔上来的,前一任BOSS被我父亲暗杀后,家族长老大换血,委员会在他的私人贿赂笼络之下,很快把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也就是我提拔为新成员,而且我也没有名字,只是个代号,пламя,俄语里是火焰的意思。没过多久,我父亲身份泄露制造诈死,墙倒众人推,所有的委员会长老都极快地撇清关系,不敢表明曾经收到过老头子的权财利诱,也不敢擅自将我撤职吸引到教皇的注意和深入调查。此外就是,我处理族内事物的手腕确实颇得人心,也就顺理成章继续任职——用黑手党教父伊奇的话来说,一个神秘而残酷的领袖远比一个以礼待人以德服人的领袖更让下属信服,有安全感。”
  奥兰多抱臂,慵懒地靠向椅背:“最后一句我很认同。”
  嘚瑟!秦珊掐了把他上臂的肌肉:“所以呢,你们两位领袖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我刚才模模糊糊听到你跟狄安娜说能实现她的目的。”
  奥兰多冷哼一声:“她想把这一带的势力引到圣彼得堡港附近的海域,借用我船上的军火把那帮人一网打尽。”
  秦珊把视线重新游移回狄安娜身上:“这是为了什么?”
  狄安娜的口吻变得笃定而坚毅:“为了复仇,父亲未完的事业,为了我的政府和国家。事实上,我和我家老头子一样,也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一员——这大概才是我恪守一生实现价值的真正身份,”
  “秦珊,很抱歉,利用了你们。”
  狄安娜从内后视镜里和秦珊对望一眼,她祖母绿宝石般的瞳孔里闪烁着愧疚的光亮,但更多的,是一种信仰。
  都到这种时候了,说对不起也没什么用,大家已经是一条船上出生入死的小伙伴。
  秦珊完全不曾料想到狄安娜还是一名女特工,在这么多身份间来回转换和精分,她能保持正常而独立的人格就已经令人惊叹。
  女孩挂在奥兰多手臂上的五指一寸寸攥紧。
  她突然明白一件事,使命,人从出生就背负着独特的使命,使命让我们活下去,这种强烈的、如影随形的、富有驱动力的情感,一直在激励着我们战斗,有血有肉,用双足站立在大地上。
  “没关系,”秦珊突然理解又释怀地原谅了,或者说是体谅了狄安娜:“我们一起活下去。”
  奥兰多用指尖揉了揉眼皮,他在疲惫无奈的时候都爱做这个小动作:“你还真是不折不扣的白衣圣母啊,南丁格尔·秦。”
  秦珊手掌滑到他手背,重重覆在上头捏了一下:“哎呀,反正都要跟我回国了,就当是老公大大赏赐给自己的最后的疯狂吧。半个地球都环游下来了,总该给自己的航海生涯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奥兰多:“我的人生已经很精彩了,尤其是最后居然能跟你这种丑到惨绝人寰的黄种人在一起,简直是精彩中的greatest!”
  秦珊偏头不看他,去斜视一旁的沃夫:“来,乖沃夫,拿把枪给我。”
  由于人形态比较羸弱,但是化为狼身后战斗力就会碉堡许多倍的沃夫崽崽此刻已经爆衫化为漆黑闪亮的大黑狼,他急忙跳到椅背后方的工具箱里,叼出一柄与自身毛发颜色无太多区别的黑色手枪,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刚打算讨好似的交给自己的小主人,顺便再在她手背蹭一下求宠溺求夸奖的时候!
  乓!
  一枚子弹击打在车后的钢化玻璃上,是冲力很大的机关枪打出来的,玻璃很快就如同蛛丝般崩裂开一大块缝隙纹路!
  沃夫嗖一下跳回长椅内侧,把椅子上的男女主子压得低下头去。
  果然是机关枪!
  嗒嗒嗒的疯狂扫射再一次侵袭了这辆越野车,狄安娜眉头紧拧,弯着腰加速!很快冲到身边的一辆大卡车前方后!她猛打方向盘,瞬间将整个车身平移漂行到卡车正前方!
  蓝色的卡车登时形成一道人为的盾牌和屏障,为正前方这辆疯狂的,险些追尾擦到它屁股的越野车遮挡住层层叠叠、乒乒乓乓的枪林弹雨!
  紧跟其后的那辆黑色的路虎并没有因此停止枪击,而是愈发猛烈地射击,装载着水产品的大卡车后箱门锁被打裂崩开!
  透明的巨大方形冰块和铺天盖地的银色海鱼从里面翻涌出来,稀里哗啦砸碎在地面!
  路虎碾压着满地的银鱼,左躲右闪避免开和冰块的碰撞,一边飙升速度想要超车过去拦截住狄安娜的越野车!
  与此同时,越野车内。
  狄安娜还试图靠着卡车的遮掩往前冲击,奥兰多微微侧头瞥了眼身后的动向,认为狄安娜这个法子不够变通,他翻了个身,直接移到前方的副驾驶座上,对狄安娜喊道:“我来开车。”
  红发女人和他对视一眼,同意了这个要求。
  两个战斗力足够抗衡的男女以最快的速度交换位置,奥兰度很快找准手刹位置,按照狄安娜刚才的方式继续平移……
  身后的路虎已经从卡车左侧超越过去。
  就在此刻!
  奥兰多将整个车身平行线漂移到右侧位置,而后开倒车!一下退回到卡车后方!接着再以相同的方式平移!
  这一举动,让他们来到敌人的身后,掌握了主动地位。
  而前面已经超车过去的那辆路虎已经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看你的了。”奥兰多提示狄安娜。
  红发女人很快从椅侧提出一把重型机枪,打开车窗,直接架出床缘,瞄准前方的黑色路虎,啪啪啪就是一连串的射击!金色子弹在地面拍打出一片金属撞击的清脆声响!
  而路虎中副驾驶座上那位还在无头苍蝇式寻找他们去哪儿的人被一枪爆头,从窗子里坠落回地面,直接被水产品卡车一路碾压。
  还在开车的那个男人突然紧急调换车头,像是为了殊死一搏,朝着奥兰多他们的车直直冲撞过来!
  这种自杀式的攻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狄安娜再一次开枪,又是一枪正中眉心。
  血液喷溅在透明的车前窗上,驾驶员的前额瞬间脱力,重重砸在方向盘上。
  失去操控者的路虎如同一只被射瞎眼睛的猛兽,车头偏移,径直向一旁的水产车呼啸而去!
  眼看就要撞上!
  伴随而来的便是连锁的爆炸,疯狂的火焰一定会将他们的小越野也一并吞噬殆尽!
  奥兰多环顾两面,锁定了最近处的一个目标,他单手高速旋转方向盘,加速,朝着那个目标冲击过去!
  就在快要撞上的时候,他再一次转换方向,拉手刹,再猛一放下。
  高档越野车的控制力非常好,在如此急促的刹止中,也仅只是摩擦滑行了不到一米远!
  而整辆车,刚好就停在了一块正方体的大冰块后面,被这种冰冷的固态水完完全全遮挡住!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路虎撞上水产品车!
  爆炸!
  伴之而来的声音几乎让人耳鸣!
  滚烫的火舌乘着风,喧嚣向天际,朝着奥兰多他们的车辆蔓延蛇行过去!
  而这种不长眼睛的灼热之焰,恰好被一种偌大而坚硬的冰铸墙面阻拦在外面,透明融化成满地深色的水渍……跳动的火刚巧被中和,再也难以侵犯他们身后的黑色越野车。
  自古以来,五行相生相克,水克火,火克金。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昨天文下有妹子对纸质吹箭感兴趣,我放个视频,你们大概能明白这种道具的威力了。
  电影《red 2》里面就有一幕是韩国杀手伪装成客户穿越重重安检,最后在大BOSS面前用一张纸叠出了尖锥形猛击对方颈动脉窦完成暗杀的。
  这卷还有两章结束
  让儿子出来露个脸:
  留评!喵!
  【小红花=3=】
  艾丽娅、Dora、吃兔子的酸奶、陌景律、茶茶、小铭、棉花爱Damon、下年第五季、穿拖鞋的饭饭、的笃。木鱼、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七月流火、多芒小丸子、头顶小黄瓜、岁月不是杀猪刀而是猪饲料、墙角晒肚兜、linrin、翰墨丹青、东申、一只轩轩、丸子、未央、夏天、静达一、贺兰氏、我是死宅啊混蛋、小果实、叶子、ws的好菇凉、小明wing、winwincai、我住北边你呢、abcsmilly、大耳朵、芒果团子、bear、胖茶壶、从此无心爱良夜、炉温。、书蔺、小山无水,嘿!、yoyo、水煮胖头鱼、qingciki、caicai、倘若、亦优、严采诗、八月、Life++be+loved+alone、翡翠、神蠢、果依儿、橙子菇、小师、我住北边你呢、小纹、明明、知世、木宁木蒙、傻不拉几的小萝、音尘、会脸红的娇羞受、晨间白杨、shxfd3、茱萸、无谓秋冬
  【土豪豪=3=】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0 20:02:06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0 20:02:50
  亦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0 21:50:29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1 00:17:51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1 01:58:13
  吃兔子的酸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1 14:08:2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