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九二章 秦珊

第九二章

  短暂的飞行,奥兰多的私人飞机停在了圣彼得堡港附近的一个广场空地上。
  不同于莫斯科的雪涌风起,圣彼得堡却晴空一片。国家风骨的影响和濡染,饶是在最温暖明媚的阳光里,涅瓦湖都透着一股来自古俄的,独特的忧郁和巍然。
  比较特别的是,今天港口的船只很少,像是被什么人特别阻止过船舶的流通一样,除去11月~4月惯常存在的破冰船,仅有一搜全白的船舰漂浮在翻涌着冰块的湛蓝湖面,如同一只展翅欲飞的白鹤。
  而这一带也似乎刚刚发生过什么激战,烟火四起,有不知名的机械碎物浮在水上,它们已经破败不堪。
  飞艇和潜艇都派上用场了,有条不紊地负责打捞。
  奥兰多停在码头,眺望,完全不掩饰他的惋惜情绪:“没赶上战斗。”
  狄安娜停在他身畔,双手插兜:“你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战斗了,”她侧头去看身边的男人:“不过,还是感谢,特维尔这一带的黑手党锐气被挫得很厉害,恐怕一时半会都不敢再和政府、FSB作对了。”
  阳光点在她绿色的眼睛里,一些喜悦闪闪烁烁。
  秦珊扒着一条横杆,眯着眼扫视他俩:“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她还一副在状况外的样子,完全是个局外人。
  狄安娜揽过她的肩膀,摆出一副好朋友勾肩搭背的姿势:“姐姐来跟你解释解释吧,几个小时上飞机前,我以BOSS的名义给组织发讯息,要求他们全力追踪我们几位。一开始委员会并不相信我们的实力,认为搞死奥兰多等同于捏死一只蝼蚁。但宗秀一和其下属的惨死让他们感受到深刻的危机感,便特别搜寻到我们私人飞机的航线,准备提前到圣彼得堡港埋伏,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先别用这种猪队友一样的眼神看我,这只是个请君入瓮之计而已。实际情况是,“潘多拉”号一早就蛰伏在这里,他们一过来,就被一网打尽——至于我们现在看见的硝烟四起,就是刚才这场战役的余韵了。”
  “潘多拉号?”秦珊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奥兰多抬手擦了擦眉毛,慢条斯理解答:“我的船,也是唯一一艘没有用我自己名字命名的船。”
  狄安娜不慌不忙补充:“这艘船大概你老公最为得意的宝贝儿了吧,她亲自设计的,花天价用最名贵坚硬的航空钢材组装,船上的软硬件设备和军事武器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速度也比闻名全球为人熟知的最快生态船“Earthrace”还快上许多。无懈可击的军事船啊,果然帮我们打了一场漂亮仗。”
  “噢,”秦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提出一个新问题:“奇怪,这明明是你们俄罗斯政府和联邦安全局要做的事,为什么要利用我们的船来开战和打压呢?”
  “国家不想自己出面,因为这必然会是一场影响力比较大的战争,”狄安娜望着湖水的目光变得渺然:“借用奥兰多的私人军事武装船,只是为了给民众造成一种只是海盗和黑道之间的恶斗而已。明天封港的消息就会见报,在网络上疯传,人们也会众口相议这场黑吃黑的较量。”
  秦珊明白过来这个意思了:“所以说我们担任了冤大头和替罪羊的角色?”
  “不,并没有,”狄安娜抬起一根手指左右摆摆,刚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她裤兜里的手机震得惊天动地。
  女人不得不掏出来接听。
  秦珊盯着狄安娜,只能看见她微笑着对那头说:“嗯,嗯,我们已经到这儿了,你们可以出来迎接英雄了。”
  她边说着,边将视线从栏杆游移到“潘多拉号”的方位。
  秦珊也跟着看过去。
  外形优雅清逸的船舰里,舱门被人从内部打开,十多个身穿军服的高大男性从那里一个一个走出,雪松一般腰杆笔直地站立到甲板上。而带领他们的,为首的那一位,则是一名身穿军绿色制服,佩戴着许多勋章的中年男人,他的额头宽阔,五官坚硬而硬朗,他神情严肃,一看就是那种平常不苟言笑的人。但当他走到船首,朝着秦珊她们这边挥手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一看就是很厉害的人物,连笑容都带着那种独特的风度和力度。
  秦珊被男人的气质打动,忍不住问:“这个帅大叔是谁啊?”
  狄安娜:“我的顶头上司,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现任局长,巴尔特尼科夫·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大将。”
  紧跟着这群高大英俊制服男青年出来的,是奥兰多的船员们,他们普遍穿着一般的休闲服,完全比不上前面那帮人的正经高端大气,动作也略显随意。不过令人讶异的是,在他们走出来后,军装队伍非常谦逊地主动劈开开一条道,让他们置身于船中央的。
  ——这是只有知情者才会明白的,客人对主人的和让,受助者对英雄们的致敬。
  这群吊儿郎当的海盗都拥有惊人的战斗力。
  船员们眼尖,大老远地就看见了不远处码头上的奥兰多,纷纷活蹦乱跳地招手呼唤自家船长大大!
  胖达越来越胖了,像个滚动的球。明显是上司不在,自己的克制力越来越差,吃得也越来越多了。
  一年不见,他们仍旧是他最忠诚的下属,守护着他的领地。秦珊突然间能懂得日本少年为什么会做出分分钟切腹这般极端的举动了——带着崇拜,敬畏或者爱慕之情的忠心,这样一种难能可贵的赤诚之心,是永远都不会被时间磨灭和改变。她现在对奥兰多的感情也一样,带着对于领袖的仰慕,信任,甚至是完全服从。很多时候,男女之间不单单是伴侣关系。在一些原则性问题和重大事项上,男人常常也要担负起引导职责,做出最果敢冷静的决断。尤其是奥兰多这种大男子主义如影随形的男人,如果真的打算和他共度余生,就必须做好度过今后几十年的光阴里都无法翻身做主人的悲催准备了。
  至于奥兰多,他依旧是个最……刻薄的领导者:
  他的刻薄很快得到体现,因为他走下高地来到甲板的第一反应就短促地冷呵了声,只用自个儿的眼旮旯跟船员们打招呼:“杂碎们。”
  “想死我啦,船长!”胖达赶紧挤了挤热泪,调整出“QAQ”的面部表情,眼看就要扑上来。
  但他这个扑上来的动作很快被大将大人阻挠,他第一个上前,人高马大地矗立在大胖熊猫跟前,一把拥抱住奥兰多,用英语激动地说“感谢”。
  秦珊:“……”
  狄安娜:“……”
  沃夫:“……”
  众船员&众FSB组织将士:“……”
  两个男人间的拥抱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让人想入非非地无语呢。
  大将很快松开金发男人,拍拍他肩膀,用一种咱俩很熟长辈对后背的姿态鼓励道:“小奥,干得不错。”
  小奥?干,得不错?秦珊神思不由飞向极其腐烂的地方。
  奥兰多拨开他手掌,跟中年男人拉开距离,神情冷漠:“整场战役我都没动一根手指,你的夸赞还真是廉价啊大将。”
  棕发中年男人抿唇一笑:“不廉价,你所应得。”
  像猫一样好奇心极重的狄安娜实在忍不住凑上前来:“老大,你们认识?”
  “嗯,”大将看向她,威严冷峻地颔首:“我是曼妮女士的忠诚追求者之一。”
  狄安娜:“曼妮是谁?”
  秦珊沉默了片刻:“……奥兰多他妈。”
  大将爽朗地笑了笑:“哈哈,我十多年前在伦敦社交季见过曼妮小姐一面,惊为天人,晚宴后私底下约她来阳台幽会,结果还没讲两句话,就被一个躲在墙角的金发小男孩儿用吹箭射伤手背。我刚打算跑过去想教训教训这熊孩子,就被曼妮一把拉住,她笑眯眯告诉我,那是她的小儿子,奥兰多·赫伯特。”
  “哈哈哈,”秦珊也跟在后面笑了:“奥兰多你小时候要不要这么萌啊,你明明很在乎你妈干嘛还老一副死傲娇很讨厌她的样子。”
  奥兰多语气不咸不淡:“陈年旧事,我只是在警告她别对婚外情有所向往。”
  秦珊作清嗓子状咳了声,总觉得有点一语双关的意味呢。
  在一旁认真倾听地狄安娜貌似找到了真相,她磨了磨牙,视线在大将和奥兰多之间来回游动:“也就是说,你们俩一早就串通好了,奥兰多早就知道我是特工?”
  大将偏头来看她,面容和顺,有些迟疑:“嗯……这个……他来俄罗斯后确实私下跟我通过电话。”
  “所以我到底在干嘛?在你们的相爱相杀新仇旧恨里跑龙套?”演员专业的红发女人终于不能忍了,一个数学系毕业的居然比她这个专科生的演技还精湛。
  正印证了一句话,男人的话信得过母猪会上树。
  秦珊也不能忍啦,怒问奥兰多:“所以你明明知道一切,还允许自己受伤?死去活来的?”
  金发男人目不斜视,很平淡地回应她:“最后的疯狂。”
  长相严峻脾气却意外温和的大将先生当和事老,打断他们:“好了,小姐,不要对小奥生气。他这次也赚到不少福利,比如五十万欧元的奖励……”
  奥兰多漂亮的眼角微动,淡淡陈述:“都打在你生日密码的那张黑卡账户里了。”
  秦珊:“……”咦,怎么回事,突然怒气顿失!一点抱怨不满的情绪都没有了!
  “除此之外,还有……”大将匆忙对身后排列整齐的下属们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位捧着纯黑锦盒的青年赶忙上前两步。
  大将啪一下打开盒盖,里面横躺着三颗精致大气金属勋章,徽章由多层金质和珐琅的组成,盾牌中央的初升的太阳和前方为宝剑、金色镰刀锤、红色绶带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是政府所授予的终生成就荣誉勋章,这是给所有出生入死的英雄们的褒奖。
  ****
  奥兰多极其不委婉地拒绝了勋章,他声称不需要这种东西来进行自我洗白和表彰,他已经足够优秀。
  夫唱妇随,秦珊只好念念不舍地将那枚徽章摸了又摸,抚了又抚,才放回黑丝绒锦盒里。尽管她身体里的所有细胞都在叫嚣着,麻痹啊啊啊啊如此带感的东西我真的好想要啊啊啊啊奥兰多你为什么不要啊啊啊这么碉堡了的东西啊啊啊啊。
  于是她目光还黏在那勋章上,弱弱问:“奥兰多,我觉得吧,我们来一趟俄罗斯,起码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回去吧?”
  奥兰多扫了一眼她无辜莹润的眼光,风轻云淡道:“哼,套娃没有纪念意义,”金发男人拎了拎病号服有干血渍的那块:“枪伤没有纪念意义,你卡里的五十万也没有纪念意义。”
  秦珊举手投降:“好,我不要,我不要!”
  至于狄安娜,作为一名优秀的FSB特工,她当然不会拒绝来自国家的荣誉,她的顶头上司亲自为她佩戴上徽章。
  与此同时,她也辞去组织的工作,成为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退休的最年轻特工。
  她即将告别故乡,去日本和她的父亲汇合,从此生老病死,平风无浪,成为一个跟普通人无异的女孩儿。
  但她作为头领蛰伏在特维尔区黑手党家族韬光养晦运筹帷幄好几年、并成攻剿灭这个大毒瘤的英伟壮举,却为国家安全局与反动势力作斗争的历史中,书写下非常光辉的一页。
  谁都无法忘记这个曾经共事过的火焰般的女人了。
  不管是前辈,还是后来人。
  ****
  组织真是服务周到,一早就替狄安娜提前订好下午去日本的特等船票,告别的时光随之而来。
  秦珊准备了一顿大餐,俄罗斯距离东北很近,她也就就地取材,做出一堆东北家常菜,地三鲜、蚂蚁上树、可乐鸡翅、酱焖排骨、猪肉白菜炖粉条、香辣拌豆皮、尖椒肥肠、锅包肉、宫保豆腐、溜肉段……
  因为负伤在身不能吃油腻菜只能喝寡淡清粥的船长大人,用一种很不爽很嫌弃的语气向自己的船员们宣布了秦珊的新身份。
  ——船长夫人。
  出乎意料的是,大家就稍微愣了愣,都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但下一秒后,众人又立刻反应过来,双眼里充满对(美食)的欣喜向往,对着秦珊拍马屁:噢噢噢噢船长夫人千秋万代船长夫人一统江湖船长夫人每天做好吃的。
  奥兰多:“我以为你们都会为我点蜡。”
  胖达困惑脸:“您和秦小姐很相配啊,点赞还差不多。”
  奥兰多:“滚。”
  胖达:“噢。”
  奥兰多:“还有个新消息,我们下一站地点是中国。”
  大家依旧没反应,胖达依旧狗腿子:“船长是要去提亲吗?”
  奥兰多:“不,去北京旅游而已,顺便送秦珊回去,再勉为其难见一见她的家人。”
  秦珊:→_→找重点狂魔你今天的重点君还好吗?
  午餐的目的很明确,一方面是为了犒劳一下所有船员;另一方面也算是狄安娜的离别宴。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就合上个一千年,也少不得有个分开日子。秦珊曾在一本言情小说上看过一句话,“人类都说朝夕相对、白头偕老,其实文字美化了生活,白日男耕女织,夜里各赴酣梦。人类,即使欲白头偕老,也总是聚少离多。”
  ****
  登上去日本的邮轮的前半个小时,狄安娜特别跑到厨房,唤了声正趴着头哼哧哼哧啃肉丸子的沃夫,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岸堤上散散步。
  大黑狼从狗盆里抬起沾满肉渣的尖尖鼻,点了点头。
  这是他第一次没吃光肉丸子就分心去做别的事了。
  二十分钟,大狼甩着一身鲜亮漆黑的皮毛屁颠颠地窜回了厨房。
  刚由厨师长一跃而起升职成船长夫人的某人类正在喜滋滋地刷盘子刷碗,她见沃夫单独一狼回来了,好奇问:“狄安娜呢?”
  大狗头也不抬:“登船了,”他顿了顿,语气有点怅然:“走了。”
  “啊?”秦珊撒开一只沾满泡沫的瓷盘:“走了?我都没去送他。”
  沃夫抬起金色的眸子看她:“不用去了,她不喜欢别人送她。”
  “不行,”秦珊撕掉两只手的橡皮手套,围裙也没来得及解,只粗粗将双手在那上头揩了两下,便急匆匆朝外走。
  大黑狼小跑过去,一口咬住她的后衣角:“真的不用去。”
  秦珊回过头,问他:“她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大黑狼咂了咂嘴,舔去鼻尖的肉渣子:“问我要不要和她走。”
  秦珊微微一怔,随即睁大眼认真地询问:“所以呢,你怎么回答的?”
  ——丰坦卡河上,有一架俊美的大桥横跨其间。
  在河畔散步的时候,狄安娜就远远看着那座三洞构成结构方正的桥梁,问沃夫:“你知道那座桥叫什么名字么?”
  知识面向来丰富的大狼很快给出回答:“阿尼契科夫桥。”
  狄安娜低头瞄了脚边的大黑狗一眼:“桥边安放的“驯马师”雕像是彼得·克劳得特的最佳作品,扬名四海。四组塑像都描绘了青年驯服野马的不同时刻,表现力非常丰富,”红发女人哈出一口热气,飘散在冬天的风里:“其实我是个猫奴,喜欢猫,认为她们具备自然性而不会轻易为人所控,变得像狗那样愚忠。可是上帝总是爱开玩笑,我却爱上了一只犬科动物。沃夫,驯兽师也是我的职业之一,我驯服你了吗?你愿意跟我走吗?”
  大黑狼陷入沉默,这个沉默让他看起来完全像是一匹冷漠稳重的狼,而非欢脱的宠物狗。很多时候,可爱纯真皆是一种表态,那是因为他为自己找到一个定位,狗从来不是愚忠的动物,它只是单纯地愿意用自己的可爱天真来获取人类的笑容,这是一种无私的大爱。忠犬八公为何会等那么久,它明知道主人已经死了,他并非单纯地在等,只为了一种偿还,为了不违背自己的本心。
  而在狄安娜面前,沃夫的身份又变回一个人类,男人。再成熟的男人都会在所爱之人面前变得像个孩子,那是因为他爱她,而有的时候,男人也会变得严肃和漠视,不回短信,不接电话,对女人的请求毫不反应无声无息,这是在用冷暴力展现一种委婉的排斥和拒绝。
  所以他很干脆地拒绝了狄安娜。
  “我对她说,无法容忍她对我们的利用和不忠,我不会跟她走。”沃夫和秦珊对视,眸子安安静静的,不闪一点别的神思。
  秦珊:“……那你喜欢她吗?”
  “Nope。”
  “你作为一个男人,喜欢她这个女人吗?”
  大黑狼眨了眨眼,眼光里终于有了些波动:“……”
  他良久没有回答。
  秦珊蹲□,拨正大狗的脸颊:“沃夫,来,看着我。你,是个狼人,而不单单只是一条狼,你还是一个人类。我不希望你把这两种事物混淆,作为狼你可以要求自己的群体成员拥有绝对的忠诚,但我不希望因为这种事来阻碍和影响你作为一个人类去爱恋的能力。等狄安娜去了日本,她会换号码,会变身份,会陷入茫茫人海再也难觅踪迹。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去追她。”
  大狼的圆眼睛登时变得水润润的:“真的?”
  秦珊点了点头,幅度和力量大到让人觉得诚恳而坚定:“去吧,”她摸了摸沃夫毛绒绒的头顶:“狄安娜曾经私下里跟我学过肉丸子的做法,她做的并不比我差。”
  大黑狗不作迟疑,朝着船舱外撒丫子狂奔而去。
  那一天午后,去日本的那艘邮轮甲板上,许多游人都看到一只大黑狗扒拉着海水湿哒哒地爬上甲板。
  而他们其中一位漂亮的红发女乘客先是捂嘴难以置信地轻呼了一声,而后才小跑过去,将这只可怜的大家伙搂在怀里,她一双清澈的绿眸子里汩出滚滚热泪。
  ——“唉,惹人怜惜的落水狗。”
  ——“小姑娘,以后不要随便抛弃自家的宠物啦,这种现象不好的。”
  ——“这么漂亮的狗也不要,送我好了。”
  回船舱的路上,狄安娜对着身畔指指点点的乘客又是致歉,又是感谢。
  ****
  当晚,秦珊特地跟奥兰多借来笔记本,用skype联系到自己的家里。
  当她老妈的大头出现在视频里的时候,秦珊泪如泉涌,用很久都不曾说过,却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母语唤道:“妈……”
  祖国的语言,家乡的语言。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北京,被秦珊唤作妈妈的女人也捂嘴抽噎,沙哑着嗓门叫自己女儿的小名:“小珊……”
  秦珊:“妈,我就快回去了。”
  秦母:“呜呜,早点回来。”
  女儿的面容就在显示屏上,皮肤白白的,黑润润的杏仁眼。她看上去瘦了点,脸颊的婴儿肥略微褪去,却也更漂亮了。但下一秒,她的目光很快被自家女儿身后那个一闪而过的画面吸引过去,她温柔的抽咽声立马变得急躁,噼噼啪啪砸给秦珊一大堆问题:
  “刚才那是奥兰多吧?他为什么半裸着从你椅子后面走过去了?好像还在擦头发?刚洗完澡?你们住一个屋?”
  秦珊:“……妈这件事我回去之后会跟您好好解释一下的。”
  秦母一秒变英文,放大声音:“我看你没戴耳机,肯定是在公放吧。奥兰多!奥兰多!你给我过来!”
  秦珊:“……”
  “奥兰多,你别躲着不出声!”
  一连串的呼喊,让本来已经不在画面里的金发男人很快又出现了,秦珊老妈所能看到的是,上身已经不再赤|裸穿上睡衣的奥兰多侧身倾到摄像头前,英俊逼人的脸蛋也被放大不可思议的程度,但是,这样偏离的角度和这样近的距离并没有让男人的五官因此变形,依旧完美到无可挑剔。
  秦母只能听见自家女儿在嗲声嗲气地推搡“奥兰多不要挡我摄像头。”
  完全是对,爱人的!嗲声嗲气!
  秦母额角青筋抽了抽:“你让开,我要和秦珊说话。”
  画面里的金发男人并没有因此离开镜头,蓝眸在眼眶里轻轻转了转,冷漠地往这边扫了一眼,方才启唇道:“过几日会去北京登门拜访,请做好为我接风洗尘的准备。我要和你的女儿休息了,晚安。”
  青筋又是一阵猛跳,秦珊老妈刚打算暴怒喊回这两个小幺蛾子,屏幕上的视频通话嘈杂地闪了闪,唰一下就被对方挂断了!
  秦母气呼呼撸睡衣袖子:“等这个嘎杂子玻璃球过来了,我非得把他炒翻了不可。”
  坐在床头看书的秦父拧暗阅读灯:“嗨!早点洗洗睡吧你!”
  作者有话要说:嘎杂子玻璃球:北京老土话,混蛋、小混混、的意思
  天朝副本开启!多哥你还在作死真的好吗!
  【小红花=3=】
  谢谢茱萸妹子的长评=3=
  下年第五季 、我是死宅啊混蛋、未央、小纹、翡翠、叶子、灵魂不起舞、一入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小果实、mimiyo、贺兰氏、东申、一只轩轩、bear、吃兔子的酸奶、翰墨丹青、嗄浓宝宝、盼桃君、爱笑的夏天、艾丽娅、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静达一、知世、caicai、果依儿、晨间白杨、煮饭宅、廢柴蝎子、芒果团子、sr我爱故我在、那美克星人桑、从此无心爱良夜、大白兔糖、音尘、严采诗、夕夕兮珏、seven、依稀、小山无水,嘿!、abcsmilly、米陌、屠苏酒、明明、我住北边你呢、jj4242、书蔺、墙角晒肚兜、浅浅、穿拖鞋的饭饭、尚夏瑞、时锦、周大福、shxfd3、茱萸、橙子菇、掠过、qingciki、yoyo、叶弈、breathesky2007、路过、小小的红豆妹、cryti、xza泠小米、fossette、多芒小丸子、9、大耳朵、rip、noc、狐宝宝、头顶小黄瓜、陌缓、茶茶、款冬薇薇、挽月大人、无谓秋冬、慢补书端、炉温。、亲爱的路人。anzhi、竹沥半夏、ws的好菇凉、熊宝最可爱、快乐的小心心心、黑森林、qing803.
  【土豪豪=3=
  茱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6 23:48:38
  1121833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02:05:13
  廢柴蝎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07:31:35
  四月十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11:04:57
  qing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16:59:48
  茱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21:23:55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03:50:56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03:57:16
  fossett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11:49:54
  breathesky200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21:45:1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