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 第九四章 秦珊

第九四章

  秦瑞言开车到霞公府门口的时候,刚好瞧见了一辆黄绿色计程车停在门卫边。
  因为是高档小区的关系,计程车或者外来车辆进小区的话,都要在保安那进行车牌号和房屋栋数登记。
  玩摄影的人都有一副细致沉稳有耐心的好性子。秦瑞言放缓车速,拉手刹,好整以暇地在那辆出租车后头等着。
  他侧头去理了理副驾驶座上的饸饹面,顺带掀开塑料袋看了几眼,还好,面条不至于糊得那么快,口感不会有太大影响。
  他可不希望在食物方面有完美主义的小女儿一回家就批判他买的什么面渣渣回来了。
  这么开心地脑补着,秦瑞言拢好一次性食盒,抬眼去看那计程车进去没有。
  结果前头那辆计程车根本没有直接驶入小区,而是在原地把人放下来了。后座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条大长腿从里面迈出,长腿的主人很快一整个人暴露在天光下。
  他顶着一头不比太阳光泽弱几度的鲜亮金发,侧脸英俊而挺拔。他正在往黑衬衣外面套大衣,像是一位正在给奢侈品牌拍广告的欧美男模。
  熟悉的面孔,秦瑞言恐怕一辈子都没法忘记这张脸了,等同于杀父之仇的存在啊。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家伙曾经跟他说过的——“我想你可能是卖萌,我特别找你们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让你们反对,更不是为了讨论和商量,而是在宣布结果,你们的小女儿即将留在船上。”
  从此他就和自己的宝贝姑娘天各一方,长达两年再未见过一面。因为女儿在他手上可能被当做人质的关系,他和李筠也不敢报警,完全是忍气吞声地等着秦珊偶尔一次两次地去主动联系他们,结果这偶尔一次两次带来的消息更让人不爽,小珊竟然已经跟这丫的结婚了!
  ——接下来的发生很快证实了秦父的愤懑想法,计程车旁俊如雕刻的“欧美男模”理好衣领后,微微蹙眉,显然对空气很不适应的样子,厌弃地抽了抽鼻子,方才屈身从车后牵出一个女孩。
  女孩儿的扮相很清爽,黑发揪成高高的丸子头。她穿着一身白色大衣,细心人一下子就能看出这件衣服跟男人的是情侣款。
  她从低矮的车门框下方钻出来,刚一出来,就忙不迭扒着金发男人拉扯她的那条手臂凑上前去,停在他面前,笑眯眯地将脸颊贴在他胸膛口连蹭两下,吃豆腐。豆腐吃完不忘仰起头来,用亮晶晶的眼神去看他,像是某种求宠爱的毛绒绒小动物。
  而男人也似乎也被少女这一系列举动给取悦了,一手揽过她肩膀把她上身掐在怀里,一手体贴地带上车门,跟那司机用英语道了声再见。
  秦瑞言没来由的一阵光火,这种铺天盖地的怒火赤焰也很快被中年男人发泄出来,他连按了五下方向盘上的喇叭。
  嘀——嘀——嘀——嘀——嘀——
  急躁又刺耳。
  前方五米处的那对“野生小鸳鸯”中“小母雏”果然被惊了一下,随即侧目朝着鸣笛声的方向看来,而秦瑞言同志,也刚好在这一刻,和自家的小女儿的视线隔空撞上了。
  电光石火。
  秦珊立刻像根被无形手操纵着的,弹簧非常灵活的圆珠笔那样,从男人的怀抱中弹到一米开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爸怎么刚好在后面啊啊啊啊SB作者你到底是什么恶趣味啊安排这样一幕场景还刚好被我爸当场捉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珊心头呼啸过一万只草泥马,目光艰涩的同自己老爸对视两眼后,就赶紧垂下乌压压的睫毛,虚心地不敢看她。
  俨然是个做错事的小朋友嘛。
  从下车后就眉头微锁,神情一直不大舒愉的奥兰多也紧跟着秦珊看了过去,在认出前车窗后那张还算熟悉的面孔的时候,奥兰多也不由地微微一愣。
  秦瑞言不再看自己的女儿,而是跟奥兰多对望了两眼后,随即熄火,开前门,从驾驶座走了出去。
  阅历丰富的老男人很快压下那些展现在脸上的火气,摆出和蔼亲切的笑容,朝着自己的女儿走过去……
  对,朝着秦珊走过去……
  目不斜视,步伐稳重,只看着她……
  放佛眼睛里就只看得到秦珊一个人,旁边那个英俊不凡的高大个只是个纯透明冰雕,毫无存在感的空气人像……
  他叫秦珊的小名,中文,实打实的中文:“小珊,你回来了也不跟老爸说一声,老爸好去接你啊。”
  “你”,不是“你们”。
  秦珊清了下嗓子,露出一丝女儿对父亲特有的娇惯甜笑:“这不是怕老爸工作忙嘛!”
  跟亲人说话总是能很快找到那种熟稔的感觉,哪怕隔得位置再远,时间再长,再次见面总能很快接得上话,很少会有冷场的情况发生。
  “天塌下来也比不上接闺女要紧,来,”秦瑞言帮秦珊取下背在肩上的包,笑了笑:“老爸帮你拿包,一路坐船就够辛苦的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还苦着你你妈肯定得怪我。”
  “哈哈,”秦珊连连摆手:“没事儿。”
  那么,让我们走进科学,探索一下船长大人此时此刻所目睹的一切,以及他的心理活动又是怎样呢?
  船长视角on:
  秦父:“小珊,你%*&*()¥#@爸说一%(@#,爸%¥&*@你ah。”
  秦珊:“¥%不是怕#¥爸¥%&工作&#@!”
  秦父:“天¥%*)@女¥%&*),爸¥#%&帮%*@%¥你#¥*包,路&船¥%&*辛苦%&(,¥#%&不容易回家一%#@,+*&¥#你你妈肯定%*&¥我。”
  秦珊:Ha-ha,&*()¥%*。”
  船长内心on:
  真是让人格外烦躁的中文啊,但绝壁难不倒本大爷就是了。将依稀知道的几个中文名词、动词,副词、形容词排列组合一下,再联系秦珊和她爸爸之前的动作神情,大概可以猜出刚才的对话内容应该是——
  秦珊的父亲觉得她在自己船上工作一定很忙很辛苦,赶紧帮自己女儿提包,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你你妈肯定……我?
  为什么要出现两次“你”?!
  难怪……是把他也算进去了?
  那他要不要和秦珊的父亲打个招呼?
  这么想着,奥兰多握拳到唇边,在心里默念出一个词,“秦叔叔”,不是uncle Qin,而是Qin shushu噢~
  ——这是他昨晚等秦珊睡着后,偷偷用手机上网开着翻译软件搜索,【面见中国家长的注意事项】当中就有一个着重点是称呼,问题下方给出的回答是:
  “①阿姨,叔叔,(比自己爸妈小)
  ②伯父,伯母,(比自己爸妈大)”
  秦叔叔!什么狗屎称呼,都没有亲属血缘称呼,就要叔叔阿姨地叫?毫无伦理道德可言地乱认亲戚,真是可怕的中国人。
  奥兰多腹诽着,又在心里高速念了两边秦叔叔,他发现自己实在叫不出口这种诡异的称呼。
  于是,我们船长大人的思绪又转向昨晚搜到的第三条回答:
  “③如果你跟女朋友的关系已经到达一定程度,并且认为自己足够优秀,对自己充满信心、而且对方家长也很看好接纳你的话,你可以直接叫爸、妈,二老应该会更高兴。”
  对,就是这个答案了,和他现在的情况完全吻合。
  于是,三秒后,还想要帮女儿拎包,边微笑着跟她寒暄几句的秦父,清晰地听见脑仁上方传来一声低沉且富有磁性的,
  爸。
  不是dad,是bà,字正腔圆,第四声的发音都没有一丝一毫地偏差。
  秦瑞言:…………………………
  秦珊:…………………………
  天空有不知名的鸟儿振翅飞过:啊,啊,啊。
  石化状态的父女俩中的女儿首先反应过来,她哭笑不得地锤了奥兰多一下,用英文质问他:“你干嘛,突然冷不丁这么叫。”
  奥兰多勾唇,语气笃定:“因为你父亲会喜欢这个称呼。”
  狂妄自大的小子,秦瑞言不动声色抽了抽嘴角,继续表现出视若无睹状,成功夺下女儿的背包后,他直接拉着秦珊的肩膀,把她往自己的揽胜车那领:“回家了,车老挡着大门也不好。”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过奥兰多一眼。
  某位刚不分青红皂白认爹的英国佬感受到来自“bà”的很强大很明显的故作无视和冷暴力,他很识趣地没有再跟过来,只是双手插兜,站在原地,淡淡地望着秦珊被她爸爸拉着往车子边走。
  秦珊回头看了金发男人一眼,做了个口型:“过来。”
  奥兰多没动,日光给他优美的肩线和眉眼都披上一层金箔,他湛蓝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但秦珊就是莫名小心疼,觉得他有点小可怜和小委屈。
  死傲娇!懂不懂曲线救国至贱无敌厚脸皮拯救世界啊!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秦珊不再被她爸爸带着走,停下脚步,微微低头暗搓搓地跟秦瑞言轻声说:“爸,你就带上奥兰多吧,他第一次来中国,人生地不熟的,别把他一个人落在哪儿,好不好。”
  她态度诚恳得就差拱手作揖了。
  秦父铁了心要教训教训这小子叫他长长记性,眼光微凛,透出一分家主的威严和寒意:“我不想见到他,也不希望他踏进我们家门一步。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跟他在一起,就别跟爸爸回家。”
  滴一声,秦瑞言按开车钥匙上的发动解锁纽。
  秦珊拉住打开前门正要往车里走的老爸,拉长嗓门,急匆匆解释:“爸——你们之间的误会有点太大。我们把奥兰多带回去,正好妈妈哥哥都在家,以前那些私人恩怨,我们坐下来慢慢谈慢慢化解,该惩罚的惩罚,该洗白的洗白,好不好嘛。老爸最善良啦,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对暴徒不需要善良。”秦瑞言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用英文放大嗓音,并且还调节出凌厉地目光斜扫了奥兰多一眼,打算示点小威风的。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更来气,这丫压根没往这边瞅,而是站在花圃边上百无聊赖淡定不已地玩手机了。
  示威失败的秦父深吸一口气,努力压着暴怒,劈头盖脸对秦珊说道:“误会?三番五次对你的家人开枪是误会?把我们关在密室里动不动就注射安眠药剂是误会?让我们一家人被迫分裂在地球两端是误会?让你两年没法上学跟着他出生入死是误会?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说到这,秦父激动得眼眶都红了一圈,他实在是忍不住:“小珊,你才多大,懂真爱吗?还有,你说你喜欢谁不好啊,好男孩遍地都是,结果你呢,喜欢上一个三观不正干尽恶事的强盗!这小子哪儿好?你给爸爸说说。”
  秦珊抿唇片刻,弱弱给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答案:“……脸好……?”
  秦父:“……他们欧美人都长得一个样儿!有什么脸好不好的!”
  秦珊:“爸~~~~~带他一起回去吧……求您了……”
  秦父:“不行。”
  中年男人斩钉截铁地说完这俩字,便上了车。她一寸寸挪开女儿死死杠在驾驶座门框上的手,嘭一下把车门带上了。
  他降下车窗,侧头去看车外一脸苦相的秦珊,缓和语气问:“跟不跟爸爸回家?跟爸爸回家就去那边上车。”
  对于秦珊来说,这一次的为难程度不亚于上次在船上做出选择的时刻。
  A,还是B。
  A是老爸,是家;B是奥兰多,她喜欢的爷们儿。
  身后已经有别的车要开进小区来,再焦躁地按着喇叭催促,秦珊不能再多做思考,她上次选了B,这一次,她选A。
  回家。
  比起极端地跟家里人作对导致父母子女决裂,她更倾向于虚与委蛇曲线救国的方针政策。
  “爸,我回家!我跟你回家!”她赶紧绕了个圈,跑到副驾驶边,绕路的过程中,她飞快地斜睇了奥兰多一眼,而金发男人也刚好在看她。她瘪着嘴对他露出一个苦恼的神色,随即做了个口型“wait me”,在收到对方微微的一个颔首后,秦珊才放心地开门,上车。
  秦父的心情秒爽,他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踩油门,从奥兰多身边绝尘而去。
  拐弯的时候,他特别从后视镜里偷窥了奥兰多几眼,尤其是看到金毛小子一个人可怜巴巴站在花圃边目送他离去,身影越来越小的模样,心情别提有多爽,简直快活得要抖腿啊!=w=
  作者有话要说:【好多好可爱漂亮的小红花啦=3=】
  迪恩、佛跳墙、慢补书端、一只轩轩(祝姑娘生日快乐![蛋糕])、一将当关、雁落云归、damili628、海烟、Bususu、阿攸、从此无心爱良夜、多芒小丸子、rip、会脸红的娇羞受、winwincai、sr我爱故我在、graceli、爱笑的夏天、阿鲶、无谓秋冬、绿茶、一入晋江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breathesky2007、路过、vv、小纹、Dora、安琪、小铭、echo、熊宝最可爱、晨间白杨、蜀黍山里人、茶茶、翰墨丹青、小果实、艾丽娅、大白兔糖、静达一、我是死宅啊混蛋、翡翠、doris、xza泠小米、abcsmilly、caicai、abcsmilly、灵魂不起舞、浅浅、墙角晒肚兜(嫖抖森)、大姨爸、Life++be+loved+alone、严采诗、芒果团子、aa、jj4242、屠苏酒、明明、岁月不是杀猪刀而是猪饲料、从此无心爱良夜、穿拖鞋的饭饭、东申、莲花灵香、果依儿、mimiyo、 傻不拉几的小萝、未央、叶子、蠢蠢、下年第五季、seven、我住北边你呢、茱萸、知世、夕夕兮珏、黑森林、ws的好菇凉、吃兔子的酸奶、贺兰氏、依稀、炉温。、yoyo、清幽瑟瑟、橙子菇、头顶小黄瓜、大耳朵、书蔺、尚夏瑞、亦优、耳东堂二姑娘、本攻不死你终究是受、傻不拉几的小萝、路过、纱窗、我爱兔子、妍言、yoyo、尚夏瑞、救赎、竹影、我住北边你呢、fossette、东申、无与伦比的情歌、日哥哥、以南、团子、光光光、君子不为、anniversory
  【还有好多好可爱漂亮的土豪!】
  qing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16:59:48
  茱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7 21:23:55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03:50:56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03:57:16
  fossett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11:49:54
  breathesky200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21:45:10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23:22:10
  一只轩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9 22:39:48
  多芒小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0 02:34:33
  佛跳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0 21:45:18
  1121833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1 06:34:4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