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经病不会好转 第一张处方单 秦珊

第一张处方单

我目送老弟钻进了办公室。
此行的目的很明确,让他帮我跟办公室里面的一位重要人士要电话号码。
没有亲自要,而是让我弟上阵。原因很简单,我怂,怂包一个,不敢和心仪的男神对象面对面,我怕一跟他视线碰撞就电光石火电闪雷鸣直接石化僵死在原地,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更何况这间办公室可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他的同事,万一我被看笑话了呢。说到底我还是个面皮儿比较薄的人,有的姑娘天生洒脱跨出人生一大步拍肩就能问心悦之人“你能不能从了我”,而我只能跨出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交给我弟弟来办。
这“四分之三步”交换的代价是“三张Q币充值卡”,我弟就是个玩物丧志的东西,人家山书山有路勤为径一步一个脚印,他网游无涯乐作舟一步一张充值卡。
我并不想当个帮凶还又给他添一把桨,可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我呆呆站在办公室门两米开外,和门板面面相觑,相看两厌。
一分钟。
两分钟……
两分半……
我弟的办事效率还真是对不住我买来的一寸光阴一寸金,他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我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办公室旁边的病房服务台护士看我的目光都有了几分询究和异样。
自动过滤掉这些袒露无遗的视线绞杀,我依旧屏息凝神盯着半掩的办公室门。
过了一会,门开了。
我弟探头探脑放出自己的大脑门,确定我这个后盾还坚强地矗立在原地后,才接着放出自己的上身,腿,然后一整个人朝我小跑过来。
他停在我跟前,面露难色:“姐,没要到。”
我垂眸看向他毛刺刺的头顶:“吴忧同学,你对得起自己呕心泣血好不容易商讨来的三张充值卡吗?”
他:“没办法,你以为我不想要充值卡吗,我早就想买那把永久枪了。”
“你的重点快歪到孟加拉去了,”我瞪他一眼,压低声音:“你怎么跟江医生说的?”
他:“我非常礼貌地问他要电话,然后他看了我一眼,问我多大,我说十五,他就笑了笑,问谁让你要的,我说我姐。”
我捏了他腮帮子一下:“你这卖姐的速度简直堪比光速啊。”
我弟:“你先别急着下重手,我还有话要补充呢,”他揉了揉脸,掀起眼皮子委屈吧唧地看我:“江医生说了,让你姐姐自己来要。”
我的大脑当即死机了一秒。
让、你、姐、姐、自、己、来、要!这一句话,这八个字真是五雷轰顶振聋发聩,我本欲抱着侥幸心理拐弯抹角走个独木桥小捷径什么的摘取胜利的果实,到头来现实还是要逼着我踏上阳关大道直面眼前的高树和大川。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放下了面子拿得住郎。我深吸一口气:“行,我去,你回病房等我。”
我弟点了点头,脚底抹油窜回走廊,球鞋底子蹭得瓷砖地吱吱响,溜得比谁都快。
原因无他,急着回去打神庙逃亡2。
我又在门外纠结了一会,提了提胸,推门走入。
老医院的陈年老门了,一下带出轻飘飘的吱嘎声,右边角落立刻有三个聚集在一起闲聊的医生朝我看过来。
像被人莫名拧开了一个体内的开关,脸颊两畔的气流一下子咕嘟嘟地,被煮得滚热起来。
江医生的办公桌正对门口,他没有注意到这边,正低头专注地写字。我只能看见他在格子间后方露出的半个头顶,那块儿的头发并不长,黑漆漆的,整洁又利落。
走得越近,眼底就越能吸纳到他更多的五官,他饱满干净的额头,英挺的眉骨和鼻梁,无框眼镜和偏白的肤色给他平添一分斯文、甚至可以说是文弱的书生气,但这种弱质的气场很快就被他写字时不刻意为之,却又完全不塌不驼的腰杆与肩线给中和了。
他有一种沉淀的男人味,不突出尖锐,却也足够于细微处见性感。
我停在格子间前,隔板像个防止僵尸入侵吃脑子的小栅栏一样,阻隔住我走得离他更近。我盯着他握在钢笔上的手指,修长漂亮,骨节分明,而他握笔的姿势就跟他的坐姿一般标志,滋着一股子沉稳的英气。
光是看见这个手就足够让人欲罢不能的了。
原谅我的没节操,如果此刻我的视线也有动作,那江医生的手恐怕早已经被舔得湿嗒嗒的了。
我将无所适从的目光停留在他一片修剪得当的指甲盖上:“江医生。”
“嗯。”他没抬头,还握着钢笔在奋笔疾书抄写什么东西,用一个字赋予我存在感。
“我就是刚才来要电话的那个小男生的……姐姐……”完了,又来了,怂包又附体了,我的语气在粗劣的自我介绍里越变越微弱,像是被罩上玻璃罩的酒精灯,闪啊闪的,就快缺氧熄灭了。
“我知道你,六号病房吴先生的孙女,”他搁下笔的同时,直入主题,这样问:“为什么要我电话,你爷爷让你来的?”
有一瞬间,时间交错,眼前的一切既视感是那样强烈,我就像是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谈话的差生,只等着对方发布指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心头那几丁零星小火还在顽抗挣扎着:“不,不是,不是我爷爷,那个,是我自己想问的,您……”我恨透了自己的慌张和无措,它们让我的措辞技巧一下子倒退回人类水平线以下,比便秘还便秘:“……有没有女朋友……”
憋完这句话,我松了一口气,背脊上汗都快出来了。
江医生掀起眼睑看了我一下,突然笑了,还是有声版,轻轻的短促的两下。他的眼睛真好看啊,剔亮分明,一点没有长年佩戴框架的晦暗;他也笑得好好听啊,清沉悦耳,虽然意味不明,却也足够像是一枝藤蔓顺着我全身攀爬而上,最后停在我心头,叭一下开满了花。
他完全抬起头来,鼻梁高的人就是天生优势,每次抬头连框架都不用扶一下。
他就这么看着我,清淡的笑容也保持在那不褪色,紧接着,对我说出了一句话。
##
“怎么样!?”我一回病房,我弟弟就放下手里的手机,大声问。抛开手机游戏关心起姐姐的终身大事,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什么怎么样?”我爷爷坐病床上,从报纸后方抬起头来。
我打谎:“最近便秘,刚才出去拉屎了,他问我拉屎拉的顺不顺利。”
老人家真是婴孩一般纯真易骗,奶奶把削好的苹果交给爷爷:“病房里不是有厕所么。”
“不是要吃苹果嘛,怕熏着你们。”我挨着床沿坐到我弟弟身边,他又在埋头猛打神庙逃亡,我哀婉着口吻:“失败了。”
“多吃点香蕉吧。”姜老辣,我奶奶身处状况外还能就着我们的不明对话神插入进来。
吴忧暂停游戏:“为什么?”
我:“把手机给我。”
吴忧老老实实把手机递到我掌心,我摊开壳子,调出短信框一个接一个打字:他结婚了,有老婆了,孩子都有了,我希望破灭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继续打游戏吧,你再过几年也要面对残酷世界了,好男人都被提前拱了。
打字是不想让我爷爷奶奶听见这件挫比事。
吴忧轻声轻气说:“他怎么跟你说的,看你打字的方式都透出一股心如死灰的悲壮了。”
“你这么会用成语怎么语文成绩还那么差?”我更加轻声轻气:“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连孩子都有了。”
哈哈哈,我弟弟第一反应居然是嘲笑,他十五年来堆砌的人性都被狗啃了,白给他暗地里充值游戏点卡刷好感度了。
他笑个屁,我都快哭了。
他说:“长得帅当然抢手,我以后肯定也跟江医生一样,是被提前拱的帅哥之一。”
“嗯,你提前被CF里面的枪口拱了菊花。”我目不斜视回道。
“神经病,你才被拱菊花,”吴忧晃晃头,故作老气横秋的深沉:“放弃吧老姐,江医生根本不属于你。”
是的,他不属于我,从一周前我爷爷因为轻微中风住院而特别指派我过来陪护接着对江医生一见钟情至今,我也差不多清楚透彻了这一事实。
他真的不属于我。
爷爷入院第三天,江医生下午有班,我四点半就提前小跑到电梯口,琢磨着能不能拦下他要个联系方式,结果到五点十分他都没出现,我回住院区走廊一看,他正换上便服从办公室出来。天呐天呐,我心跳如雷,又一路狂奔回电梯口理好门帘正襟危坐等着,十分钟又过去了,江医生还是没有出现,我只能丧气地拖着蹲麻的大小腿回到病房,沿路顺便偷窥了一下大敞的办公室,他的白大褂搁衣架上,人已经不见了。
我突然意识到,他应该是从那边的安全通道楼梯,下去了。
对,走下去了,步行。这可是十八楼!!
爷爷入院第五天,我去开水房帮老人家打水,恰巧碰到一个白森森的修长身影站在阴暗处,但这个身影一点也没吓到我,我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他在短短几天内就刻进眼球深入骨髓化成灰送到田地当化肥我都能认出来。心跳陡然加速,我的手不免一抖,空荡荡的水瓶一下子变得沉重无比。我停下脚步,捏了捏瓶子把手好一会,才能稍微端平一点打在胸腔内壁的狂野力量,朝里面走了过去。
我拧开另一个水龙头,梗着脖子在心里计划着要不要打一声招呼,要不要甜甜美美地叫上那么一声,譬如“江医生你今晚值班啊”“江医生晚上好”“江医生你好辛苦”之类的话,而我最终还是没有喊出来,因为他压根不曾看我一眼,直到离开。
运筹帷幄之中,必败千里之外,注定孤独一生。
我站在阴影里,让开水呼噜噜灌满水瓶,心口却异常空落。我能预见到自己对江医生说出来的话,无论是字眼,还是口气,都必定充斥着挫败与迟钝。
——就像今早去问他电话号码这件事一样,愚蠢到惨,惨不忍睹。
##
“嗯,放弃了。”
我附应着我弟弟那句话,抬手揉了揉他刺猬一样的脑袋,人啊,放弃的时候就会觉得手里空空的,心也如同从高处下坠一样失重,很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我弟的头毛就是那根救命稻草,它们好歹不让我的掌心那么空旷,思绪那么无措,动作那么僵滞。
我都不记得江医生在宣布他有孩子之后,我是怎么离开他的办公室走回病房的了,那一段记忆像是被抹去了,我也完全不乐意回想。
反正也是无穷无尽的空旷啊,无措啊,僵滞啊,比现在还多。
视野一隅里,窗头阳光很好,爷爷奶奶正在分食一整个苹果,咬得嘎嘣嘎嘣的,老两口相依相偎这么多年,深情被时光打磨成平滑圆润的玉石,面对面也懒得磕碰纷争,就爱平平淡淡地聊聊天。
奶奶边嚼边说起一个熟悉的字眼:“我今天听隔壁病房的老太太讲了小江主任一件事。”
像灵敏的猫,活跃的狗,得瑟的兔子,我唯恐不及地提起耳朵。
女人啊,你到老了名字都叫八卦,我觉得我奶奶一定是以后的我。
爷爷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也意外感兴趣,他放下报纸:“什么事?”
奶奶:“小江主任结过婚。”
爷爷了然地哦了一声:“条件那么好一男孩子,不结婚也奇怪了。”
奶奶:“但是前年又离婚了哦,”她神秘兮兮地压着嗓门:“好像是被自己老婆戴了绿帽子。”
估计是八卦过于劲爆,我弟玩神庙逃亡也玩得心不在焉,偏要进来插一脚乱讲话:“估计是那方面不行。”
“说什么呢!”大逆不道侮辱我男神,我直接对着他后背钉了一拳,我爷爷奶奶从小惯他到大,这小渣渣向来在二老面前口不择言。
他摆丑脸吐舌头:“就说给你听的。”
“臭不要脸的小炮子。”我骂。
我奶奶没在意我俩的奇怪互动,否认:“怎么可能不行,他小孩子都两岁了啊,法院判给他前妻了,现在江主任孑然一身,也怪可怜的。”
“也不知道是谁的种。”我弟弟继续大放风凉话。
这回轮到我爷爷也怒了,江医生是他的主治医生,对他照应有加,我爷爷更是赞不绝口。他瞪吴忧,语气略冲:“别瞎说。”
“噢……”我弟歪了歪头,摊手摆出妥协样子:“不说就不说,不过我估计有人这会可高兴了。”
咦,这小子没拿正眼瞧我,也没拿余光扫我,我的心思怎么一下子就被他给凭空识穿了?
我侧头去看厕所门,那上面的方块玻璃刚好形成一个还算清晰的平面镜。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完全不加掩盖,兴奋劲儿就从那里边涌出来,汩汩不断,像拥有水风车一般的动能,用力把我往上拉了又拉,想撇都撇不下来。
嗯,是啊,我这会可高兴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