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经病不会好转 第十一张处方单 秦珊

第十一张处方单

江医生的办公桌上搁着一张张白纸黑字的化验单,排列得很齐整,在等待审阅他们的人宣判实情。
我进去后,就站在桌前,感觉着江医生走得离我越来越近,最后停在我的左前方,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这些化验单。
他的手指真的很好看,细长,白净,分明的骨节区分出男性的味道,他的指甲也修剪得一丝不苟,这样的手,看上去就很想让人扣紧,或者轻轻握住其中一根心满意足地摇晃,拍张图片放微博上的话,必然也能收到许多“怒舔”的留评。
江医生在生活中一定也很细致,许多男人在结婚前都特糙,婚后反倒会被自己的夫人收拾得干净精致,也不知道江医生属于哪一种。
他将化验单叠成整齐的一小沓,搁到了右上角的一堆竖列着的蓝色文件夹上,办公桌面一下子多出一大块空地。
我的心也跟手里搭着的饭盒一样,轻松起来,仿佛终于拥有容身之地。
“放这?”我指了指那片空处。
“对。”
我赶紧托着饭盒,小心地把放上去。
江医生背身离开原地,去替我搬来了一张空椅子,放在了临墙的位置,靠里面,他自己的那一张反而被迫挤到了外面。
“我坐外面那张椅子就行了。”我注意到那张那被迫赶出家门的原住民椅,有半个角漏在我视野里,怪可怜的。
“不用,”江医生调整好两张椅子,这中间没制造出任何椅子脚拖地擦出的刺耳噪音,再浮躁的物件在他手里都变得稳重:“你就坐在里面,外面挨着桌角,腿脚都不好放。”
他让开桌边的空隙,让我进去,语气也不容置喙。
“那你不是也要挤在桌子角了……”我小声嘀咕。
“小姑娘诶,你不用管他的,他关照人关照惯了的,”在格子那边往公文包里收东西,似乎要下班的男同事看过来:“我一个大老爷们跟他出门拿趟东西,他都习惯性让我靠路里边走。”
江医生勾唇笑了一下,没否认,只是抬眼看着我:“听到了吧。”
听到了就老老实实坐里边去吧。我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的衍生意,听话地走进去,坐下,很自觉地挺胸直背,嗯,不能给男神留下颓懒的形象。
江医生这才在我身边坐下来,我悄悄垂眼过去看了看,真烦医院里小不拉几的办公桌,让咱们挺拔的江主任只能卡边角。
腹诽归腹诽,我依旧默默接受了这个设定,伸手去拧保温的盖子。餐厅的服务员盛完菜之后也盖得也太紧了,我勉力扭了好几下,都纹丝不动。
刚打算站起来贴着肚子借力去开盖,江医生已经把饭盒提过去,就坐那,敛眼专注地使了一下劲,状似很轻松地就开下来了。
浓郁的菜香满出来。
多好啊,男人都爱红袖添香,碧纱待月;女人嘛,也不过就想身边有个随时能给自己拧盖子的人,老干妈,汽水瓶,罐头边,不至于在力不从心的时候,还那么孤独无依。
“我果然很弱啊,拧个饭盒盖子都拧不开。”我一边把里面的食屉一个接一个拿出来放好,一边小幅度偏眼去看他,哪怕坐得很近,我都不敢光明正大地看江医生,很怕对视后自己又火辣辣到手足无措。喜欢在好多时候都是畏缩。
江医生替我找了个非常可爱的借口:“你年纪还小么。”
“那也成年了啊,”我把保温盒推到菜碟和饭碗后方,菌菇汤躲在保温盒最下面内胆里,像井底的温泉汩出热气:“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走个路都要大人扶着,总要自己面对一些困难的吧。”
视野里,江医生的睫毛微顿,似乎短促地恍了恍神,但他很快就打点好神色:“这很正常,等大人年老了走不动路,也需要长大的小孩来搀扶了。”
“也是。”我故作心无旁骛地点头,心思却在翻腾不止,刚才那一秒内,江医生想到了什么?是自己的孩子吗?他的小孩应该也差不多两、三岁左右吧?跟了妈妈,他一个人估计也不愉快吧?
怎么破,突然好想给江医生生孩子啊。
真佩服自己的思维跳跃度,还没搞清楚问题本身,都擅自得出结论了。
饭菜全部布置好,难题又来了,饭只有一碗,筷子只有一双,勺子也只有一根。
怎么吃?
你吃一口?我吃一口?还是我像狗一样趴跪在江医生脚边摇着大尾巴等喂食?
但怎么可能,这是现实又不是在做春梦。
很遗憾的是,几秒钟后,我的所谓难题和心存侥幸就被江医生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他握起筷子,目不转睛地将一样小炒挨着碗缘推到一边,留下半边地方,接着就把把另一样炒菜推进了空余的那边。然后是饭的分配,原来那只装菜的空碗碟随即成为其中一半米饭的新居所……
他抬着那半碗干净的白米饭,问我:“这些你够吃吗?”
“多了多了,”我立即抗拒:“你再多给自己一点吧,我过会回去还能吃一些呢,你值夜班,很容易饿啊。”
“我也可以下楼买东西。”江医生的手指还斜扣着碗底,筷子也还扎根在米饭里。
“真不用了,你再给一些给自己啊,”我搜肠刮肚找理由,难受得都快抓耳挠腮了:“我要减肥的,每逢佳节胖十斤,过完年凭空多出了好多肉。”
“过度节食也很容易导致偏头痛。”大概是看我真的很纠结,江医生总算放低手势了,但话头还在指向我的假意借口。
我也跟着那只碗放下心:“没事,回去真的还会吃的。”
我保证得格外信誓旦旦,虔诚到上苍指不定都会相信。
江医生也不计较了,把没动过一下的汤匙和完全干净的那碗饭推到我面前,才重新执起他搁在碗沿的筷子,带点打趣性质地发问:“大人用筷子,小朋友用勺子,这个分配满意吗?”
不由得在心里竖起一根大拇指点赞,可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地想得寸进尺:“超级满意,就是……勺子夹菜有点不方便,筷子喝汤有点不方便,”我觑着菜碟子里一颗鹤立鸡群的鳕鱼粒:“比方说那个圆圆的,就很容易不当心掉桌上……”
请宽恕我的花样作死,我只是为了更亲密的接触。
“你想吃什么我会给你夹,”江医生随即就把那颗鳕鱼粒送进了我眼皮底下的碗里,行云流水、稳稳当当:“想要这个?”
“我就说说而已……”声调在我垂头的动作里,矫情地渐弱下去。我就安安静静地,细嚼慢咽着这个得陇望蜀贪来的战利品。宫保鳕鱼粒大概是糖放多了,吃起来真的很甜很甜。
在我和江医生吃饭途中,那名同事也拎着公文包走了,路过时仍不忘调侃了一句“江主任你要给田螺姑娘好好夹菜啊,喂饱了下次还有劲接着来送”。
我悄悄去斜睇江医生,他只是淡淡一笑,没表什么态。
一顿饭下来,我和江医生,谁都没有主动喝汤……我是不好意思第一个去玷污,至于江医生,我对不起江医生,他大概是没有助力工具,我更羞于去提出要用自个儿的勺子喂他,感觉医生大多有洁癖,没用公筷就很不容易了,怎么能让他还用我喝过的。
可怜的汤,无人问津的汤,白让你冒着蒸汽和鲜香。
除去开头的那一次,我也没再主动要求江医生给我夹过菜,怕影响他进餐的连贯度和流畅度,倒是江医生,估计是见我一个劲哼哧哼哧扒白饭,时不时会放一大筷子菜到我碗里。
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最恰当,只能连续不止说“谢谢”“你不要给我夹了”“你自己吃啊不用管我的”之类的话,继续埋头猛吃。
这感觉很奇妙,就好像这些好吃的饭菜啊,都是咽进了心里,心比胃还满足。
##
饭毕,江医生站起来,有条不紊地收拾着残局,叠碗收筷子,顺便还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包封闭的湿纸巾给我。
里面有两张,我扯开一张,递给他,自己用另外一张,动作很小地擦嘴。
他也接过去了,我在心里不厚道地意淫,这样真像刚刚一起吃过饭的小两口啊,一点默契的小互动都别提有多鼓舞人心。
“汤都浪费了。”我还在关心那一钵儿汤。现实太不公道,它如果有思想的话,一定会羡慕饭菜同伴,希望自己也能被江医生这么好的人品尝一点儿,一口也行。
江医生暂且没讲话,站在已经被他拼凑回原状的“食物变形金刚”前,展开了那张湿巾,慢条斯理地擦手。他是内科医生,却硬是将擦手这个动作,做出了外科大夫下手术台后的成竹气势。
他一手将湿巾扔进纸篓,一手动了动自己那只椅子的椅背,调整方位。接着,整个人坐下来,面向刚好是我。
完了,他又摆出这种老师要教育学生,促膝长谈的气态了。
还是留堂那种,因为办公室里就我和他两个人。
我的预感惊人准。果然,江医生坐定后,一只手就放上桌面,指端在饭盒边轻点了一下:“吴含,只此一次,以后不要再花钱给我买晚饭了,好吗。”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脑子里随即浮出这个四字词的释义,我只通融这一次,下次绝不可以再这样做了。
他真的很体贴,还用了“不要再花钱”和“好吗”作点缀,像是给坚不可摧冷若冰霜的石头裱上了一圈精美的奶油花朵,来缓和自己决然的态度,也给了我更多的面子,让我更容易去接受。
我反复回忆着吃饭的全部发生和经过,好吧,对,是这样,从一开始,江医生就一直在浅白地和我拉开距离,他是大人,我是小孩,大人和小孩怎么能在一起?
“那我以后送自己做的行吗?”我装没听懂,快速回着。态度也放得很诚恳,诚恳到几乎流露出了哀求的意味:“我自己也会一点家常菜的,我家里人都说挺好吃的。”
江医生看着我,把这份回绝都委婉到了一种极其鲜明的程度:“我平常很少值夜班,今天也是同事临时有事,才嘱托我过来代班的。”
那就不送晚饭,午饭也可以啊,早饭也可以啊,早中饭,下午茶,你如果突然想吃甜点了我也可以随叫随到,绝对比外卖小妹还要按时按点还要风驰电掣……很多话很多话,像关不掉的弹幕一样,在脑海里飘涌出来。
可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像陡然间就哑巴了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