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经病不会好转 第十七张处方单 秦珊

第十七张处方单

离开省人医的路上,我给江医生信誓旦旦地回了条“我拿到你的一百块了,明天一定会来还你的。”——白娘子蓬船借伞,就是为了让许仙上门来还,那江医生借钱应该也算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吧。以防他看完这条平述的无趣信息后就收起手机,我又忙不迭添了个足以引起下文的疑问句,“要算利息吗?”
江医生肯定没这么小气,但我也只是为了能和他继续交谈而已。
短信发送出去后,我跨出医院大门,攥着手机在街道边走边数数,大概过去三十来步,江医生还是没给我答复,可能忙工作去了吧,巡查病房的时候也该到了,真是羡慕那些住院的人,每天睁开眼都能被江医生惊为天人一下,醒来也像在梦里。
我没直接回家,更没去买早点,这张一百块我一辈子都不想化开了。我去了康乔家,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步行,脚板底都踩踮得疼,我才摁到她家的门铃。
康乔爸妈都去上班了,她一个人在家睡觉睡到自然醒,大概在猫眼里看见是我,也不管不顾形象地就开门了,
“才九点诶,你至于嘛,一大早杵我家门口当丧门星!”她蹲着身打开玄关的鞋柜,给我找拖鞋,满头长发乱得像杀马特原始人。
我:“你别拿拖鞋了,先站起来。”
她慢吞吞地,疑惑地直起身子,看我的眼神,像是很不明白传闻中的丧门星为什么长成一副没气势的小鬼样。
我立刻冲上去两步,吃劲地拥抱了她!我故作平静地憋上一个钟头了!太需要一个人来帮忙承担我的喜悦和得意!把我怦动的心移植给她三分之一,不然肯定要被这持续了几个时辰的超频心律杀死!我反反复复发泄着一样的句子:“我亲了江医生!我亲了他!你一定不敢相信吧!我居然亲了他!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我就是亲了他啊!我太开心了!开心得要死了!要疯了!”
“我也要被你吵死了,吵疯了,”康乔推开我,还用小指嫌弃地挖了下耳朵,仿佛要把我那些傻乐呵像耳屎一样弹出去,她淡然得若老僧入定:“你是说……你和江医生接吻了?”
我急促地呵着气:“是啊,不过是我强行接吻他的。”为了突出接吻二字,我一个中文系生甘愿说出病句。
“受不了,大清早的就要看逗比即兴表演狼来了,”康乔用手指梳理着干燥的发梢,背身回屋内:“下次你再说放弃我就啐你一脸口水……”她的声线变得空旷,是从封闭的小间盥洗室传出来的:“江医生什么反应啊?”
“不知道,我亲了一下就溜了。喔,对了,我亲完还给他发了短信。”我蹭掉靴子,趿上拖鞋,边走向洗手间,边掏出手机把那条丧心病狂的告白朗诵出来给康乔听:“我又跟他表白了,第几回了?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丢脸,他就值得这么多次,喜欢他让我骄傲。”
“呵呵呵……”她在一嘴牙膏白沫里笑得格外讽刺,她呼噜噜漱完口,高声问:“你亲完就不能别跑吗?你就不能把舌头牙齿唾沫啊什么的都往他嘴里招呼吗?还纯纯地碰一下就溜,估计江医生想硬都来不及酝酿感情。”
“我怕时间一长他就有机会推开我了,”我倚在卫生间门板,低着眼细细回味框子里的短信:“然后,我就在楼下等他回复啊,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托人送了一百块钱下楼给我,让我吃早饭,赶快回家睡觉。我好开心啊,”我开心得完全词穷,只会用“开心”这个形容了:“我以为我发完神经之后,他永远都不会理我了。但是没有,他还回了我信息,还关心我饿不饿困不困,他是挂心我的。”
“他本来就是老好人啊,”康乔对着镜子狂揉洗面奶,像是要搓掉一层皮:“难道不是么,我估计他用一百块打发你走之后,就没再回你信息了吧……是不是?”
还真是,康乔的预言真神准,江医生的确没再回我短信了。
“被我说中了?”康乔以一种裹自己耳光的方式拍打着化妆水,猖獗地笑着:“哈哈,我真棒。”
而就在此刻,我把在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我匆忙解锁,看来件人名字:“康乔!他回我信息了!”这下轮到我猖獗了。
康乔回过头看我:“什么?”
我把拇指压在屏幕上,像早年香港电影里那些很贱的老千一点点展示扑克牌面那样,一个笔画一个字地平移着,放出这条短信:
不,用,还,了
不用还了
“他说不用还了,”我丧气地复述着,像被雨淋湿的一只土堆,差点泥泞回地上:“不用还他钱了,真大方啊,一张毛爷爷白送我了。”
康乔往鼻尖上点面霜的食指顿了一下:“诶……还不如别回。”
##
在康乔那蹭了一顿粥回家,我把那张一百块放进了一只精致的小礼盒,还用天蓝的纸丝儿埋好,然后妥妥帖帖地抵在床头柜抽屉的最深处,像是在窝藏一件稀世传家宝。
我不会再狼来了,这是最后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轻言放弃了。
午饭跟往常一样,老爸老妈公司解决,家里就四个人,三菜一汤,我和我弟坐一边,爷爷奶奶坐一边。
老人家吃饭都爱聊起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我就闷头听着,直到他们讲到楼上对门的老太太前些日子打麻将时脑溢血,我才把准时机,夹了一筷子菜塞饭窝窝里,故作不经意插|进去,说:“爷爷,我觉得你也应该去复查下,也差不多一个月了,之前你那个主治医生也说让你一个月去复查一次的,是吧?楼上出得那事太吓人了。”
我要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暴露光我的小心思,暂且只能委屈他是“那个主治医生”。
“呵……”我弟一下子听出我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揶揄地冷笑了一下。
“对啊,小江主任是让我一个月去医院复查一次的,”爷爷太好了,留在我的话茬上向更深层次递进:“复诊的话还去挂他的号,他负责任,态度又好。”
掩在心里的名字一下子显形,我火急火燎,又万分小心地试探着爷爷奶奶的态度:“对哦,是上次你们说的,离了婚的那个江主任?
“对啊,就他。”
“我觉得他人看上去还蛮好的呢,不知道怎么就离了婚。”我慢悠悠陈述着,每一个字都颤颤巍巍踩在蜘蛛丝上。
看来我的词句把握得委实到位,奶奶没投来一次奇怪或怀疑的眼神:“他这个条件什么女的找不到,再婚也不是问题。”
对,奶奶你说的真对,心满意足得一塌糊涂,仿佛被夸赞的是我。我再度把话题扭回复查上来,提议:“爷爷,明天就去呗。”
“不行啊……”奶奶往自己碗里舀着鱼汤:“我明天要去鸡鸣寺敬香啊。”
真是天助我也,我比毛遂还毛遂:“我陪爷爷去啊。”
“不行,你搞不好,你爷爷那些病历和报告都在我这,摆得好好的,”老太太真是太龟毛了:“你毛手毛脚的,肯定要弄丢了丢乱了。后天去呗……”她去征求我爷爷意见。
“肯定不会的啊……”我急切地承诺,口气基本是在作揖:“我都这么大了,你还把我当小孩子看。”
我弟破天荒地助攻:“唉——你就让她跟爷爷去么,后天上午我要去体育馆练球,还要爷爷来接我呢,他去医院了都来不成。”话毕他就朝我扭过头,口型:充值卡充值卡!!!
就知道他自私自利假好心,不过我还是在桌肚里对他做了个ok的姿势。
“天天早上被窝都不叠,还不把你当小孩子看……”奶奶对我终年乱糟糟的床铺积怨已久:“就明天下午去吧,等我从寺里回来。”
她跟爷爷感情太好,凡事都要亲力亲为,信不过我们小辈。
“那我明天跟你们一起去,帮你们提包也好啊,我这几天在家都无聊死了。”我是宇宙一流找借口小能手。
“好诶,大了,知道孝顺了。”爷爷快活地瞪了瞪眼。
我不大好意思地低下头用筷子尖挑饭,唉,爷爷,对不起,虽然我别有意图,但我是为了能更加孝顺您啊。我保证,等我把江医生搞到手了,您天天都不用去医院挂号排队在家就能看病,想复查几次就复查几次,哪里不对劲就有专家给你解决哪里so easy,身体永远倍儿棒,寿比南山,长命百岁。
##
当晚,我在网上查了一些东西才睡下,还特地嘱托奶奶烧香的时候别忘了帮我求一只平安符,要开过光的,不用帮我祈愿,就空在那,等带回来我自己来;奶奶是佛信徒,很爽快就同意了。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下午一点多,奶奶在寺内吃完斋饭,怕时候赶不及,打了个的士就赶回小区里,捎上我和我爷爷去省人医。今天不是江医生的门诊,我就跟爷爷奶奶乘电梯上楼去他办公室找他。
我手里拎着一只布袋,布袋子里是爷爷的病历和报告单,这些都是我理直气壮的证明,第一次这么理直气壮地来见他,还有爷爷奶奶当后盾,他肯定不好意思再把我拒之门外了吧。
到十八楼,一点点接近江医生的领地,途中爷爷还特地问了下前台护士江主任在不在,护士说在的,我走神地倾听着有关江医生的一切讯息,心口如同被切开的一个橙子,滋满鲜甜的汁水和尽致的香气。
爷爷奶奶走在我面前,给我的不怀好意打上马赛克,掩护着我走进办公室。我悄悄举高脖子去看。护士妹子诚不欺我,江医生果然在,他一袭白大褂立在自己的办公桌侧面,一手捏着单子敛眼看,一手握住玻璃杯在喝。他就像他手里的水,岁月收起气焰,化为沉静止约的一杯。
“小江主任啊。”我爷爷叫他。
江医生微微偏头看过来,我赶紧缩回颈子,低眉顺眼地跟过去,我听到他温和的音色装点上笑意:“您好。”
“我今天找你复查下身体,”爷爷也在笑:“我孙女担心我的身体情况,动不动就催我来复查,这不,我今天就过来了。”
爷爷啊,您跟弟弟真是祖孙一家人,卖我的速度绝对有一拼。
“坐。”江医生语气不改,招呼着我爷爷,自己也坐到了桌后。
爷爷撑着大腿面在凳子上坐定,我一下子就脸红了,此刻我半个人就完全投射到江医生瞳孔里面了。爷爷拍了我胳膊一下:“去把病历和上次的化验单子拿给江主任看看。”
“噢……”我小声应答着,从袋子里翻出所有册子和纸张,放上桌心,头也不敢抬,根本不敢看他。
“出院回去后头昏过么?”江医生在说话,我盯着他正在摊看着那沓纸张的手,真是好看的手啊。
“没。”
“食欲怎么样?”
“挺好的,基本不吃什么油腻的了。”
“睡眠呢?”
“老样子,半夜会解一次小便。”
“酒不喝了吧。”
“不喝。”
“那不错,”江医生将单子整理齐整,夹放进病历里:“今天做下血常规,血压,血脂和血糖的检查,其他的话,心电图,脑部CT,颈动脉彩超这三样就可以了,”他一边讲着,一边在桌侧的台式机上开起单子……静默了片刻,他一定是抬起头正视我爷爷了,并且在莞尔,话语里的清淡笑意是那样鲜明,他把印字机里的大单据抽出来,交给我奶奶:“放松心情,自我管理的好,基本上不会再出什么问题。”
“等结果下来了再拿过来给你看看是吧?”爷爷站起身子。
“对。”江医生也跟着站起来,这是尊重的态度,他真的好有礼数,甩许多冷漠拽比的医生十条街不止。
“小江主任啊,谢谢了。”爷爷道着谢,奶奶在我后背轻打了一下,督促我去收拾行囊,我赶紧上前两步,从江医生跟前拽回病历卡回袋子里。
爷爷奶奶一道走了出去,我也蜗牛挪地跟在他们后头,此行是有目的的,我得找个借口让自己留下来,两分钟就好。
“奶奶,我想去个厕所,你们先下去吧。”迈出办公室没几步,尿遁的点子在我心里亮了起来。
“噢,那你快点,我们先去二楼了。”奶奶丢下这句话,搀着爷爷膀子走了。
我不动声色后退两步,转身,撒腿小跑回办公室,到门口就紧急刹车,换上较轻较慢,甚至可以再夸张点用蹑手蹑脚来形容的步调,走到了江医生办公桌前。
他又在写东西,就跟我第一次向他要电话号码一样,既视感非常强烈。
“呃,江医生……”我停在他桌前,唤了一声。
他狭长的眉眼,跟着他整张清隽的脸一道,扬起来对着我:“有东西落这了?”他猜测着我折返回来的缘由,还边收回手臂到桌边,空开地方让我更方便找寻。
“不是……我是来还债的……”我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一样东西,攥在手里。
他略微展颜,经典的江氏微笑应运而生:“不是说不用还了么。”
“我以为就只是不用还钱,而且还钱什么的有点太俗了,”我把拳头轻轻搁放他面前的单子页,接着松懈五指,一个鲜红的小布包迥然出现在白纸上,里边装满了我所期望的、能带给江医生的平安喜乐:“我让我奶奶去鸡鸣寺求了个开过光的平安符,符子30,开光80,加起来110,多出来10块钱当利息好了,”我一定要为这个还贷物件冠上华丽的包装:“鸡鸣寺的符啊签啊很灵验,你一定会平平安安万事如意的,”
“这样算扯平了,行吗?”我收尾问。
江医生没有立刻回答,搁下手里的钢笔,笑还在脸上,瞳仁像是两枚温甜沉淡的茶糖。
我接着说话,声音放得很轻,旁人一定难以捕捉,但能确保这张桌子里的人一定听见:“我昨晚上网查了一下省人民医院的相关岗位应聘,又翻了翻历年的省卫生厅直属事业单位招聘事项和职务,打算三月份就报个名,好好看书,冲刺一把,考进省人医工作,争取能跟你一个单位。你之前不是说我和你的圈子截然不同吗,那我就想方设法进你的社交圈里好了,反正对我来说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家里长辈估计也很高兴我愿意考编制,女孩子有个稳定的工作本来就挺好的。”
你看见了吧,我的决心就是这么强,我愿意为了你,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克服一个接一个,你所顾虑的那些困难和阻碍。我一点都不怕,无所畏惧,什么都不是问题。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写的那样,我没法向别人诉说我的心事,没有人指点我、提醒我,我毫无阅历,毫无思想准备: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
“就这些啦,”我放松严肃的语气,放松肃然的氛围,挺直上身,摆出即将道别的姿态:“我先走了。”
“等会,”江医生叫住我,接着垂眸,将桌上的护身符取起来,继而看向我:“拿回去吧。”
该不会又要拒绝我了吧……四面的空气朝我倾塌下来,但很快,它们又全部被昂越地吊动了起来,只因为江医生又从容不迫地补上了一句,
“你应该比我更需要这个吧,”他稍微收起笑,有那么一点儿来自长辈的,刻意的正式和鼓励:“好好考吧,小朋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