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经病不会好转 第四十二张处方单 秦珊

第四十二张处方单

在医患矛盾日渐加剧的现在,我也曾忧心忡忡地考虑过江医生会不会经历医暴,很快我便在心里自嘲多此一举,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吗?他这样温和耐心的医者,应该是全天下最不容易遭受患者施暴的对象吧。
但曾经的这桩想法,俨然成了一个flag。
我都忘了自己是怎么气急败坏赶到医院的,出租车师傅被我催得像在开火箭,省人医竟如开在天涯海角一般远。
冲到神经内科的时候,病房走廊上挤满了围观的病患和家属,医护和保安也在努力疏散和安抚群众,大多人脸上都写着惊魂未定。神内办公室方圆几米的案发地带,已经被警戒线围堵得一丝不苟。大理石地面上有不少地方都涂着斑斑血迹,凌乱的鞋印,挣扎的轮廓,生动诉诸着刚刚的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恐怖。
我拼命寻找着江医生的身影,盲目必然带来无果。我就像个没带设备的潜水员一样穿梭在成千上万的陌生鱼群里,呼吸紧促如深海溺水。
“吴含——”
突然有人喊出我的名字,才将我拖上了岸。
我随即去找声音的来源——
在电梯口的角落,有个女警官正倚在墙边做笔录,而她的对面,正是看上去心有余悸的季弘。
叫我的人正是他。
回光返照,我赶紧小跑过去。
“江医生人呢?他受没受伤?”停在季弘面前,我的眼泪脱眶而出。
****
万幸,江医生并没有受一点伤,南冉冉帮他抵挡了所有怨气和刀刃。
她流了很多血,所幸没有危及性命,已经被送去急诊,江医生随行过去的,这会应该也在那。
陪我去急诊的路上,大概是为了宽慰我慌乱不安的情绪,季弘有一茬没一茬地找话题跟我聊天。
“吴含!你知道今天来砍人的那人多大吗?”他一惊一乍的,故作夸张。
“多大?”
“是个老头,都七十七了,”他用右手在我眼前比拟出连贯而快速的两个“7”,边说:“干瘦干瘦的,谁能想到他chua得就抽出一把水果刀,那汹汹气势,简直宝刀未老啊。”
“宝刀未老是这么用的啊?”我承认我被逗得轻松了一点:“为什么会来你们科室闹?你们是双手不沾鲜血最不容易出事的内科啊。”
“你知道为什么吗?”季弘叹了一口气:“那老头的老伴,也七八十了,之前在家中风晕厥被送到我们医院急诊抢救,稳定下来后,就转病房到我们科。结果,大概十天之前吧,夜里脑干出血,当场就死了,就在我们病房。她也不是江老师负责的病人啊,是李主任的。那老太家里人来带遗体回家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多悲伤。但因为是在我们科室突发意外死的啊,江老师体恤家属,自己出钱报销掉那老太在我们科那几天的住院费,还跟人家道歉,人家钱收了,没再说什么。真没想到啊,白眼狼,今天直接提刀砍回来了。”
季弘禁不住感慨:“医院的生老病死,真的太正常了,每天都有小孩哇哇哭着降临在产房,每天也有遗体被推进太平间,有人笑必定有人哭。人生就这回事,再长寿也不过百年,总要走完这辈子,接受死亡这件事,老太好歹是在梦里昏迷睡过去的,也没太多痛苦。搞不懂,这些家属,为什么就想不通呢?为什么呢?”
“毕竟是亲人啊,一起生活五六十年,一时间无法接受很正常,你能适应一个已经习以为常深入骨髓的身畔人突然间彻底消失在你生命里吗?总要有个缓冲的时间,”我表露着自己的观点,“但真不至于用这种偏激的手段来消化和发泄。”
大概是太过沉重,季弘漫长地呼出一口气释压。他转移话题,俨然摆成闺蜜的八卦架势:“对了,吴含,我看你知道江医生没被砍之后精神就好多了,你对南冉冉救了你男人这事就没什么心理压力吗?”
“能有什么心理压力?”我问。
“心真大。”
“不是我心大,都这样的情况了,我只求江医生别受伤就好,难道我第一时间要跑过去争风吃醋,质问他说为什么让那个女人替你挡刀,为什么不等我过来挡吗?这太作了,不是正常人应该的行为。”
“这倒是。”季弘捏着下巴点点头。
我瞥向走廊窗外,外面的天空一碧如洗:“你听没听过韩寒一句话。”
“什么?”
“有时候,「虚惊一彻这四个字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成语,比起什么兴高采烈,五彩缤纷,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你可懂什么叫失去。这些时间来,更觉如此。愿悲伤恐惧能够过去,事外之人更懂珍惜。”我回过头去看季弘:“我爷爷年初小中风昏倒在地,我吓得也快晕过去了,后来被送救护车送到你们科,医生告诉我没什么大问题,我才像重新活过来了一样。你在医院工作,对这句话的理解,应该比我们普通人更明白一些。”
季弘不发一语,约莫在深思。
急诊大楼近在眼前,我的心已经提前飞了进去,江医生,你知道吗,得知你还好好的,就特别好,是最好的那种好,比什么都好。
****
省人民医院的大厅里一如既往地人来人往,我再一次大海捞针般找寻着江医生,只是这次旁边多了只视界更高也更远的监测探头,季弘。
“应该在外科急诊,”季弘下推断,“你别急哦,我们去那找。”
“嗯,”我对上季弘的眼睛,希望他能看到我神情里的感激:“季弘,谢谢你。”
“唉……你也别谢了,咱俩谁跟谁啊,你现在也算我半个师娘了。”
……师娘,我额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感觉被叫老了。”
“谁让江老师已经徐爷半老了呢。”
“好吧。”
绕过一个走廊和公卫,我和季弘一齐抵达外科急诊室的门口,果不其然,江医生就在里面,他站得距离门框很近,白大褂已经被脱下,挂在一边手臂上。他穿着深蓝的衬衣,向内翻卷到胳膊肘的袖口上,有不容忽视的,被血迹沁成紫色的斑块。他正在和里面的医师沟通,徒给我一个背影。
我想叫他的名字,就突然的一瞬间,如鲠在喉,喊不出声,像陡然间失忆了,忘了他姓甚名谁,引起他的注意是全天下最难的事。只有堪堪眉头皱在那,努力镇压着一份欲泣的直觉。
“老师!”季弘替我投射出去这个对我来说很艰难的信号。
江医生闻声,很快回过头来,他的目光扫过我和季弘,最终滴落在我脸上,上锁的眉心顷刻间土崩瓦解。
“吴含,你怎么过来了?”他刚才明明在用严肃的拿腔和里面的医师说着话,但到我这里却刻意压缓了不少。
我这时才找回了一点说话的技巧:“那个,季弘说,你们科室出事了,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事……”
我讲得很慢很慢,怕哽噎得感觉又把我吞没,搞得我很丢脸,明明当事人都一派平静,我这个事外人反而哭出来,太怂了太不成熟了。
“没事,”江医生略微偏回头和里面的医生打了声招呼,让那医生进去,才朝我和季弘走过来,他没和我说话,先质问起季弘:“你告诉她啊?”
“对啊,我把师娘带过来安慰一下老师您一颗受惊的心啊。”季弘回得义正言辞。
“嘴真快。”江医生在季弘肩膀上按了一下。
“哎呦喂,疼。”季弘一边肩头放低,轻轻挑开江医生的手,问:“那个,南冉冉没事吧。”
江医生偏眼看了下里边:“刚动手术,麻药还没醒,很顺利,没什么大碍。”
季弘这才舒口气,几乎是同时,我也在心里和他做出一样的反应。
季弘干咳两声:“那就好,你们聊,你们聊,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哎,走噜。”
他说完就不作停留,头也不回窜回走廊,像只矫健又善意的猎犬。
“唉——这小孩,真是没长进。”江医生收回落在季弘身上的实现,平看向我来了,他眼睛温和得像暑假的夜晚,说话的语气是风拂过芦苇丛:“吓到了啊?”
我喉咙发紧:“没有……”
千万别哭,千万别哭,我在心里反反复复告诫自己,我也搞不懂啊,找不到江医生无助茫然到想哭就算了,为什么这个人都站到你触手可及的眼前了,反而更要泪崩。
我很久没有启齿,江医生也是,他大概也心知肚明,在等我整理好我那些复杂莫名的少女矫情。
“我怕你吓到,你没什么事就好。”泫然的意图总算被抑制回去。我一只手抓住另一只胳膊,医院的空气里,有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丝丝凉意,让人有点冷。
是我的姿态激起了江医生想要给我捂捂的*吗,他忽然扯住我垂落在那的那只手腕,顺势把我拉进他怀里,还说出一句毫不相关的话:“别怕,我没穿白大褂。”
“我怕什么白大褂啊。”我支吾着说,这一秒钟,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撤下所有隐忍,眼泪啊鼻涕啊,根本刹不住车,一颗接一颗地往外滚。我怕什么白大褂,我喜欢你还来不及。
“白大褂脏啊,全是医院的细菌,”江医生在我耳畔轻呵呵说:“没有男医生敢穿着白大褂抱自己家姑娘的。”
“那你袖子上还有血呢。”我摸索到他光裸的小臂,就着几根手指在上头刮了刮,潜意识地在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没别的伤口:“我真的好担心你啊,今天季弘和我说,你本来明明不在办公室的,非要赶回来蹚浑水,蹚浑水就算了,还当着歹徒的面把他们往另外一个门赶,你会不会应付突发状况啊,这时候就不应该动,老老实实等待警察来控制现场,实施救援。”我禁不住要埋怨起江医生来了。
“不会,”江医生竟面不改色,大言不惭地承认了:“职业生涯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只想着尽快让学生和同事离开这个小空间,反正我也在最后边挡着,”他单手在我后背轻忽忽地拍了两下:“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按照你说的办。”
“还是别有下次了吧。”我本来撑着他臂弯的手,着实忍不住掐了江医生一下。
他像没有痛感似的,一动不动。
“在医院这样抱着是不是不大好啊?”我不好意思问。
“没关系,我这会工作服没穿身上。”江医生答。
好吧,就让我沉醉吧,在不可思议的地点,春风沉醉的医院走廊,仅有几毫米的,近在咫尺的间隙,我能瞥见自己的睫毛就黏贴在江医生白净的脖颈上,他的衬衫领子还泛着曾经洗涤后的清洁香气。而我的脑子里,唯独只有一个念头,什么都不愿想,只那么一个念头,就是想要抱紧他。
好梦终归会醒的,诊室里的,那名方才在和江医生交谈的男医生走了过来。
“江主任,你老……”他适当地停顿一秒,但脱口而出的那个字眼,还是让我揣摩出他本打算的用词:“嗯,南冉冉醒了,她说想见见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