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神经病不会好转 第四十四张处方单 秦珊

第四十四张处方单

吃完午饭,江医生要去趟派出所,他没有带我一起过去,而是先送我回了家。
他好像非常不喜欢我和他一起去正面接触这些负面事件,更倾向于把我拉到后头,用他宽阔的背脊牢牢挡着,我什么都看不见。为你遮风挡雨的,往往都温柔到使你不见天日。
现下也有这样的感觉。
望着江医生的车绝尘而去,我有些无趣,顺手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买了根冰棍。
拆掉包装袋,往家里走的路上,我再一次掏出手机,打开微博,仔仔细细浏览了那条关乎省人医医暴时间的新闻:
“据江苏卫计委通报,12日上午,江苏省人民医院发生一起严重暴力伤害事件。事发地点为省人医神经内科科室,嫌疑人张某,年已78岁,身藏水果刀挟持医护人员。神内知名副主任医师,江承淮医生抵达现场后,临危不惧,一边试图和暴徒沟通缓其情绪,一边将同科人员往办公室另一道小门转移,不料此举惹怒张某,当即持刀上前,彼时江主任前妻也在现场,前妻不做思索为其挡下,后肩负伤。目前,前妻伤情稳定。
据悉,犯罪嫌疑人张某,其老伴前不久曾因突发脑干出血,于神内科室不治身亡。经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
关乎医暴的讯息还处于“南京身边事”公共博推送的第一个,这种地方博不比搞笑段子手,人气算不上多高,但也不至于过差。尤其近年来,医患关系成了一个非常敏感尖锐的话题。每回有极端事件在在公共社交软件上出现,总会无法避免地被刷屏。
所以这条微博下边,已经有一千出头的转发,四百多的评论。
转发的效率基本归功于省人医、本地报社、以及新浪江苏几个官博,几乎是秒转,而评论大部分来源于网友,点开寥寥几眼,无非是:
——这种事太恶心了!果然坏人都老了!
——听说75周岁以上的老人哪怕杀了人也不能判死刑的吧,是不是就钻这个法律空子才去医院乱砍人?
——以后坚决不能让孩子学医,太可怕了。
……
有不少医学系的少男少女在感慨和自嘲:
——平常人根本不会理解,医者是怎样行走在刀尖上的。
——我们岂止是在刀尖上如履薄冰,我们还要战战兢兢地握紧手术刀,还要忍受有些患者的嘴炮和眼刀,朋友,你还要学医吗,你还要当医生吗??
……
纯傻逼的“公知”自然也不在少数:
——省人医那种三甲公立医院,每天那么忙,医生态度那么差,你花钱看病,他们真关心你治好了吗?对患者那样不耐烦和冷暴力,没医患纠纷就奇了。老头也怪可怜的,投诉无门,还要一把老身老骨的去犯罪。被当今社会和政府逼成这样,不好好反思下吗?
——就该如此,拿刀架在这群吃国家饭整天*上天的医生脖子上,他们才知道怎么开药,而不是怎么骗红包。
——每年被黑心医生治死的人可比被砍的医生多的去了,新闻怎么不报那些被治死的人啊?
……
当然,更不乏夸赞前妻英雄壮举的评价:
——那个前妻也是蛮拼的,还好只是伤了肩膀,要真被捅死了,那个医生目测要懊悔一辈子。
——能为你挡刀的恐怕也只有糟糠前妻了,平日里打情骂俏的小护士替你挡刀了吗?
——这么好这么不要命的女人都成了前妻,难怪说男医生大多私生活混乱,跟他们结婚普遍婚姻不幸福呢。前妻也够贱的,要我就干站着看,让那医生被砍两刀醒醒脑子。
……
我是真正开始佩服网友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寥寥几句新闻直接能牵扯到国仇家恨,当场编纂出一场洋洋洒洒狗血大戏都不在话下,恨不能以身垂范以血为誓。最可怕的是,这些评论居然被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点赞,大胆恣意地漂浮在热门里,以最无耻的姿态膈应着每一个真正知晓事实的人,很想知道这些跟风者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尤其阅读到那些通过南冉冉的挡刀举措,进而自大地分析和攻击江医生人格的评价,我的四肢百骸都要焦灼地烧起来了,一直引燃到头顶,随时都能爆炸成滚烫的蘑菇云。
我尝试去回复其中一个人,在评论框里噼噼啪啪地按下“你跟新闻中的男女主人公很熟哦?你怎么知道前妻就一定是好人,那个医生就一定是坏的……”但很快,我又放弃输入,一个字一个字地将它们删光,不留痕迹,说这些有意义吗?单单这两句就能把这群所谓的“正义之士”彻底洗脑了吗?摆明不可能啊。
我的拇指停在屏幕上,疲乏地牵了牵嘴角,莫名觉得有些好笑,不知道在笑谁,是那些愚钝无知的跟风网民吗?还是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办法为江医生做的,既无能为力、又可悲自艾的我自己呢?
按灭手机,我不愿再纠结,让一切随波逐流,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何必和也许一辈子都碰不上一面的人置气呢。
但我完全没料到的是,这次医暴事件衍生出的各个话题,竟变成来不及拧成小火的煮面锅,愈演愈烈。
连我,都未能幸免于难,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虚假的浮沫,从锅盖的缺口里,噗噗往外冒,最后淹没整个厨房。
当晚,我接到康乔电话,她问,“吴含,你在上网吗?”
“没有,怎么了。”我从客厅沙发上直起身体。
“你知道吗,现在微博铺天盖地的,南冉冉替你家老江挡那刀的消息,就在热门话题里,已经五十多万的阅读量了,还搞了投票,什么真爱无惧支持该医生和前妻复婚vs救人是个人选择不应该道德绑架别人的婚姻,我真是日了狗了,都是些什么鬼啊,都从找不到重点星球来的吧,不好好关注医暴本身,全在纠缠这种事情……”
康乔依旧在喋喋不休吐着槽,我去卧室开机,登上微博,没来由的警惕感和怒气,让我从血管末梢都不由得颤抖开来。
打开新浪微博,果不其然,在首页的正右方热门话题里,名为#舍命护你前妻是真爱#的短句占据高位,我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开那个话题。
话题主页里,讨论量最高的一条便是“#舍命护你前妻是真爱#你们也别折腾了,这个男医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目前正和一个比他小上十岁的年轻漂亮女大学生在一块呢,怎么可能和人老珠黄的前妻复婚。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都洗洗睡吧。”
下面的回复就更是叫人震撼,我真是小看了这群圣母编剧的水准,她们如同亲眼所见那样捏造出一个千夫所指的伦理剧,同时像抓到了真正的把柄那般正义凛然地抨击着。
“一看女大学生四个字我就知道奔着什么去的了,三甲的主任医师,有权有钱,每天红包钱就够去德基买个包,拿来养个年轻漂亮的小三妥妥够了。”
“真的不是因为这个女大学生离婚的么?po主知道那个医生的离婚真相吗?别说几句就闪啊,多八一点嘛。”
“我在网上扒到这医生资料了,看照片还挺帅,果然帅哥都不靠谱。”
“听在人民医院上班的朋友说,那主任是女孩倒追的。果然倒贴贱绿茶婊,这前妻484傻,她应该站那别动,看看真爱贱三儿会不会像火箭一样窜过来挡刀哈。”
“从我们患者身上赚的钱都拿去养小姑娘了,”
……
……
真是要炸了,生命大爆炸,宇宙大爆炸,我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和分子都在掀起海啸和强震,也就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也就闭上眼打了个盹的空隙,世界变成另外一个不分青红皂白颠倒是非的模样,而我根本来不及去阻挡。
“吴含!你看了吗?”康乔急促的叫喊把我从濒临世界末日的飓风气流中拽了出去。她也相当不悦,语气听起来并不比我好一丝一毫。
“我看了,”气到极致的感觉过去了,我浑身绵延出结冻一样的寒流,我成为一条万里冰封湖面下方的鲤鱼,游来游去都找不到一个能跃上龙门的突破口,迷茫又无助:“我真的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这么过分啊,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肆无忌惮地诋毁。康乔,你知道我现在特想干什么吗?我想像个泼妇一样一条条挨个骂回去,把她们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好像那样才能解恨。”
“别别,千万别,”康乔在我耳边压下升降杆,挡住我要超速乱撞的极端举止:“这些女人最会扒人*了,万一挖出来你就是她们口中的那个小三,你这样气急败坏地全部骂回去,她们肯定还要说你狗急跳墙心虚呢,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那我怎么办?站着被这些人往身上乱浇粪吗?”我的泪珠子渗了出来,我曾经的那些掏心掏肺,名正言顺,就因为网上随便几个字就被全盘否定,污蔑乃至侮辱成狗屎不如的成分:“我怎么办?”我忽然想起一件事,紧迫地追问:“我可以告话题第一的那个人,造谣转发过500不是要负刑事责任坐牢的吗?”
“但那个人并没有造谣啊,他那段话里每个字说的都事实,江医生确实和你,比他小十岁的女大学生在一起,他没有一个字提到你是小三,小三全是那些死逼网友脑补的呀。”
“那我挨个跟她们解释也不行吗?解释一夜,不睡觉都可以的。”
“没用的,”康乔的叹气像东方既白前被吹灭的星火:“那些人,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他们才不要什么真相,他们只要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内容就够了,从不管这是不是真相,只要能让他们跟着一起骂,骂出快感,他们就心满意足。可恨吧,这还不是当时医大的那个论坛,那还单纯一点,毕竟都是学生。但这次的不一样了,这是被键盘侠充斥着的可怕的网络现况,这是整个人类社会晦暗无耻面的浓缩。至于我们……”康乔顿了顿:“什么办法都没有。”
康乔的嗓音仿佛也哭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我第一次听到这样具体而明显的泣意,在刺猬一样顽强的她身上出现,这比网上那些刻薄的玷污全部加起来带给我的绝望都要多,但她依旧在安慰我:“我永远是你这边的,吴含,如果这样能让你稍微好过一些的话。”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