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二章 仙贝

第二章
  半个小时后,仙贝磨磨蹭蹭回到家。
  在楼梯拐角瑟瑟缩缩打探许久,确认方圆五米没有任何人,她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关上门,仙贝长舒一口气,回了半条命。
  屋子里很暗,厚重窗帘不见一隙,像是养了只不见天日的小吸血鬼。
  仙贝没有开灯,双目对环境适应得很快。
  她停在桌前,掏出兜里叠了好几道的小购物清单,展开摊在桌面,一边从购物袋里挨个取东西,一条一条轻声细气念出来,对照查漏。
  ……啊,仙贝捶脑门,牙膏又忘了买……
  第二次了……
  仙贝趿拉着拖鞋,慢吞吞走回盥洗室。
  停在漱口池前,仙贝抽出水杯里的牙膏,拧开盖子,挤了挤,没有牙膏冒头。
  再用力,脸都涨红了,出口处还是不见一毫。
  索性把仅存的那一丁点往尾部挤,用剪刀咔嚓腰斩,牙刷进去蹭了圈,再举起来打量。
  剩下的用量,刷一次都紧张……
  看来今天还得再跑一趟超市……
  外面太阳好大,还是晚上出去吧……
  这般想着,仙贝回了卧室,坐到电脑桌前,刚摸到压感笔,QQ就有人抖她。
  点开来,是原光社的编辑圆圆。
  圆圆:今天主编来找我谈了奇邪的事。
  圆圆:你看评论了吗?这个月全是骂你的。
  圆圆:你剧情怎么回事啊?
  圆圆:你最近怎么了?
  仙贝敲字:我也……
  删除。
  仙贝:……对不起。
  圆圆:不是对不对起的问题,今天给我的稿子,为什么要把周远山画死?
  仙贝:要完结了……
  圆圆:这么快!
  仙贝:下月初要退房,暂时找不到地方住,不想停更拖稿。
  圆圆:不想停更你就烂尾?
  仙贝:周远山本来就会死掉,之前给你看过……大纲……
  圆圆:可他一出场人气就很高,你要给他多加戏啊。你还知道缴房租困难,就不能按照愿意为你买单的读者的喜好创作吗?多赚点打赏也是赚啊。
  仙贝:本来就是这样设定的……他太强了,会反噬。
  圆圆:可大家都喜欢这种人,强大自信,左右逢源,青云直上。既然画男性向少年漫,也知道男生都图个爽,突然让站那么高的角色,摔那么狠,读者能接受吗?
  仙贝:……对不起。
  圆圆:都连载一年了,曾经的榜首不该这么黯然收场。
  仙贝:我画不下去了,对不起……
  圆圆:你不能凭心情创作啊,这是你吃饭的家伙。你这个性格,除了在家画画,也没办法做的别的工作。
  仙贝:我脑子里没东西了。
  圆圆:怎么会这样?你忘了大家是怎么被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折服的吗?
  仙贝:不知道。
  圆圆:没嗑奶茶?
  仙贝:嗑不起了【哭】
  圆圆:你常喝的那家太贵了吧,一天就二十二,一个月660,丧失之城完结了你月结稿费也不过四五千,一日两餐又是三四十的外卖,还住市中心的单人公寓,打游戏又氪金……你也够拼的。
  仙贝:嗯。
  圆圆:换一家奶茶?
  仙贝:换过,都不好喝。
  圆圆:这样吧,我帮你叫一周,这周停更,你调整下,把周远山被杀死那段剧情改掉。
  仙贝:……不用……
  圆圆:别跟我客气,我现在就帮你叫,下周给我满意的稿子。
  ——
  下午,时隔半个月,“中意”再次接到了仙女士的单子。
  吧台后面,听说这个消息的员工,居然雀跃地鼓起了掌。
  惹得店里用下午茶的客人,侧目纷纷。
  周青树笑着猜测,仙女一定是出去旅游了一定是这样!
  陈灼但笑不语,一切不出他所料。
  他的店,也许会缺原料少人手,但从不断的,就是回头客。
  但他没想到的是,同一天晚上,他又偶遇了那位小“仙女士”。
  就在在广场对面的沃尔玛。
  因为她的装束实在太另类了,透着一股恨不得把自己完全裹起来最好连眼睛都盖上的不安全感。
  她个子本来就不高,轻微的含胸站姿,让她更显娇小。
  她低着头,帽檐几乎盖住整张脸。
  小小的一只小姑娘,就站在货架前,对着一张纸条,小声嘀嘀咕咕,时不时觑一下货架。
  像偷偷念咒的小女巫,那些了无生气的商品,随时都能跳起来并肩群舞。
  陈灼不动声色打量她片刻,随便从货架上取了支牙膏丢进购物车。
  就推上车,朝她走了过去。
  “又见面了。”陈灼停在她身边,以最寻常的搭讪开场。
  女孩睫毛扑扇了两下,眼珠子左瞥瞥,右瞄瞄,确定这边除了她真的没别人,才飞快把纸条攥回手心,警戒地抬眼。
  ——
  刚一对上,仙贝忙收回视线,有些发懵。
  她大脑死机两秒。
  然后重启。
  系统更新……
  半丸子头……
  中午那个?
  他怎么又出现了?
  仙贝脑袋压得更低了,下巴快贴上锁骨。
  她拎起脚边的购物篮,嗯,拾取物资和装备,随时准备大逃亡。
  男人居高临下的目光,不曾移开一寸:“来买日用品?”
  掐着购物筐把手的指节开始发白,仙贝下意识缩起肩膀。
  为什么和我说话?
  别和我对话,我不知道怎么接。
  求你了求你了,快走吧。
  她不吱声,对方应该会觉得自讨没趣,就走了吧。
  但一秒,两秒……一分钟,男人还是没动,好整以暇。
  看不出是有足够耐心,还是饶有兴味,故意为之,为了逼出她反应。
  任何长久的注视无异于扼喉,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汹涌袭来。
  仙贝怎么也待不下去啦,唰得抓了只牙膏,丢篮子里,转身就跑。
  这边,对,是,应该往这边走,不过还要买什么,我牙膏拿了吗?拿了吧。
  可还没算好价格啊,只要买牙膏的对吧……
  要不要再买酸奶,收银台在哪?
  ……哎呀你别跟过来啊。
  为什么那个人!
  一直推着车,漫步在她一米开外?
  好吓人,为什么要跟着我?
  不要追我啊,太可怕了,求你了啊啊啊啊。
  怎么办?要求助保安?还是售货员?
  可是要怎么和他们开口啊……
  ……
  看女孩无头苍蝇一般,迈着极快的小碎步,接连绕了好几个货架走道。
  陈灼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恶趣味,要这样尾.行一个,“哑巴”小不点。
  嗯……沉思,不能说尾.行,尾.行是痴汉大叔才会做的事。他只是顺路,顺路而已。
  崩溃之际,仙贝决定,还是得靠自己。
  她倏地停身,果然,男人也跟着顿足。
  仙贝埋着头,咬咬牙,心一横:“你、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极低微的声音,几近于气声,还结结巴巴。
  陈灼真没听清,眉头微皱:“你说什么?”
  “别跟……”依然很弱气,很艰辛。仙贝不再说话,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狂,叩字:
  不要跟着我,
  删除。
  拜托让我一个人走,
  删除。
  ……
  陈灼高她许多,视力也不错,就见她小手握着个手机,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好半天,稍微抬高了一点点,颤颤巍巍竖起来给他看,头还是偏向一旁,半分不敢和他对视:
  屏幕上,光标前,
  “请不要跟着我了……【跪下】”
  仿佛都能听到那一声,绝望而恳切,膝盖扑通撞地的响动。
  陈灼失笑,克制了一下笑意,正经回:“仙小姐,抱歉。我在“中意”工作,我知道你,每天叫我们家奶茶的老客人。这阵子你没订,大家都担心你出什么意外,我才过去看看。今晚只是巧遇。”
  听见中意俩字,小女孩明显怔了一下。
  然后,帽子下边的脑袋,小幅度狂摇,又点了点。
  “你真的姓仙?”陈灼不由问,仙这个姓这个真的很少见。
  继续点头。
  “叫什么?”
  气声重出江湖:“仙贝……”
  “嗯?”
  “仙贝……”还是含含糊糊。
  头顶都是促销广播,陈灼上身前倾,很努力地辨别着她的回答。
  第二遍,他大概听出来了,“仙贝?贝壳的贝?”
  以点头应万变,小姑娘就是不说话,也不看他。
  趁着男人没再抛出下一个话茬的空档,仙贝把手机揣回兜里,头也不回开遛。
  陈灼没有再追,指端在推车扶手上,不自知地叩着。一个人站立良久,他才偏了头,自己也不懂地,挑唇笑了。
  也是此刻,他视线一顿,停在左边货架,那一排陈列齐整的仙贝礼包上。
  手臂一展,轻松够到两包,丢进车子里。
  有些情绪的到来是没缘由的,比方说,今天突然想吃仙贝。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