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五章 仙贝

第五章
  五分钟后。
  仙贝趿着拖鞋走回房间,而后扑通一下,瘫回椅子。
  望向已经待机黑屏的显示器,仙贝拧紧了眉心,有些难过,也有些懊悔。
  她刚才的举动,是不是太过分了?
  脸烫到极点的瞬间,她下意识拼命把门板往回推,就那么……
  关、关上了……
  哐一下,速度之快,能叫人感受到空气里一阵风。
  仙贝耷下眼皮,摊开手掌,绝望脸。
  :-(……
  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
  更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生气……
  反正在她不假思索关上门之后,外面丁点动静都没有了。
  许久,等到颊边燥热退却,她才贴近猫眼,偷偷摸摸朝外看。
  楼道里,空空如也,仿佛未曾有人来过。
  思及此,仙贝抓了抓头毛。
  没办法,完全没办法,她好害怕这类问题。
  一旦给出认可,等于递给了旁人通行牌,也意味着即将耗费自己往后的期待。
  就像……
  就像要建立一段关系,这段关系背后,一定有着庞大的,复杂的,麻烦的,细密的,许许多多,都需要她应付的东西。
  一脚踏入未知的森林,前路是繁花还是沼地?
  完全不敢细想。
  可是,先提的人明明是她吧。
  所以,她为什么要问出口啊。
  她的反应,前后完全不搭呀。
  那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精分?
  怎么办?
  仙贝急得眼圈泛红,心像丢进了柠檬水,酸酸的。
  她前思后想,只能找到一个人求助。
  仙贝划亮屏幕,拉下扣扣,找到编辑圆圆。
  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打字可比面对面说话要容易得多。
  仙贝:圆圆,在吗……
  圆圆:讲。
  仙贝:我好像做错事了……
  圆圆:是不是肝了一天阴阳师没修一幅稿?
  仙贝:……不是……
  圆圆:那是?我暂时想不出更严重的错误。
  于是,仙贝整理了接近十分钟的措辞,删删改改。
  才一五一十的,把中午的事,和圆圆说了个清楚。
  最后以一句“我接下来要怎么做帮帮忙TAT”收尾。
  圆圆:我他摸都快等睡着了。
  圆圆:你等等,我看看。
  仙贝:好。
  仙贝这时才松一口气,左手不自觉捏拳,抵了抵右手掌心。
  湿濡濡的,全是汗。
  仙贝一惊,伸手抽张纸巾,使劲搓干,再去摸鼠标。
  ……鼠标上也滑漉漉的,肯定是沾了手心汗……
  脸又莫名一热,仙贝再抽出一张,轻轻擦拭着鼠标……
  屏幕上。
  圆圆已经回了一条消息,她的重点偏出银河系——
  “送奶茶的长得帅吗?”
  仙贝:……
  仙贝:为什么要这样问?
  圆圆:这决定了我后面如何回答你。
  仙贝思忖片刻:很有气质,很温柔吧,和普通人不一样。
  圆圆:你能直接说帅或不帅吗?
  仙贝一指禅,慢悠悠叩字:帅的吧……
  发出去后,她飞快地左看看,右瞄瞄,好像当事人就站在她身边,这个回答也能被他瞅见一般,微妙而羞耻。
  圆圆:那我直说了啊,你是过分了。
  圆圆:人家送你免费的饮料,让你测评,你画了拟人反馈,这边都没问题。
  圆圆:但你后来问人家以后是不是都是他送,有点那种……
  “对他表达好感的意思,能懂吗?”
  “以后都是你送吗=好希望以后都是你送。”
  这句话如平地惊雷,炸得仙贝有点恍惚。
  圆圆的消息还在汩汩不断往外冒。
  “如果根本不想对方送,你连问都不愿意问。”
  “你只会在心里不耐烦地吐槽,以后不会都是他送吧。”
  原来如此吗?
  电脑屏幕大概成了暖气片,仙贝整张脸暖烘烘的,一眨不眨盯着与编辑的对话框:
  “这是好事啊,你有想结交的人了。”
  圆圆还在发表长篇大论:
  “但你下一刻就关上了门??”
  “不过还有补救的机会,那就是主动道歉。”
  “他给你送外卖,你应该有联系方式的吧。发条短信,和他真诚地道歉。”
  “至于他为什么不直接回答,而是把问题推回来……”
  “我觉得他可能是害羞,不好意思说自己也想来。”
  “你看他对你多有耐心啊,谁愿意跟一个明明可以说话的人隔着门写字交流,很奇怪好吧,你当初中生上课传纸条?”
  “对了,他多大?”
  轮到她说话了么?
  仙贝慌慌张张摸到数字键:30多吧……
  想了想,添了三个字:看上去。
  回车。
  圆圆超诧异:
  “这么老!”
  “我还当是什么年轻貌美外卖小哥哥,原来是老大叔?”
  仙贝抿了抿唇,不吱声。
  “那绝对不是害羞。”
  仙贝心里小声问,那是什么。
  “故意调戏你啊!!!”圆圆接连用三个感叹号表达情绪。
  ——
  当晚,陈灼洗完澡,搓了会湿漉漉的头发,直接把浴巾搭在了头上。
  刚要打开门,走出盥洗室,男人手一停,敛目,扫了眼握着的门把。
  想起中午,他也这样抵过有些相似的把手。
  因为恶趣味作祟,以及一些,自己也无法完全明晰的冲动。
  跟那晚在超市一样。
  咣啷吃了个闭门羹,也是咎由自取吧。
  陈灼自哂,轻笑了一声。
  结束回忆,陈灼走回卧室。
  他捞起书桌的手机,按亮,看到一条短信提醒。
  点开来,陈灼稍稍一愣,发件人是“仙女士”。
  内容不长,三段式,一眼便可瞧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样关门的,非常抱歉【跪”
  忍俊不禁,陈灼把那条短信复看一遍,唇畔弧度越发上扬。
  他把脑袋上的浴巾一把扯了,垂手,暗自长叹一口气。
  陈灼啊陈灼,这才几天,你让你的小客人小上帝给你跪多少回了。
  男人随手把浴巾搭在原木椅背,停到了窗边。
  帘幕后,是广场灯火,流光溢彩。
  沉吟数秒,陈灼抬手,直接按开短信回复栏。
  ——
  同一时刻,仙贝双手夹着手机。
  焦灼不定地在房间打转,一圈,一圈,又一圈。
  她在竞赛,心脏是强有力的对手。
  看是它跳得快,还是她走得快。
  手抵到唇边,门牙磕着指关节,会有轻微痛意,似乎这样才能缓解紧张。
  不到二十字的短信,光动动拇指,摁下发送这个流程,都耗掉了仙贝半个钟头的心力。
  真是伟大的决定。
  很快,拜佛似的支着的手机,震了起来。
  是短消息提醒!
  仙贝如释重负般,趴回桌面。
  啊啊啊啊。
  蹭了会手臂发泄情绪,她才侧过头,屏息点开那条信息,一个字,一个字往下看:
  “对不起。”
  欸?
  仙贝怔住,睁大了眼。
  下意识掀眼皮瞥瞥右上角,说对不起的是她吧,难道不是应该回“没关系”么……
  不不,仙贝立刻否定自己,也不是一定要原谅她,不原谅也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
  手机突然又震了,惊得仙贝差点脱手。
  “吓到你了?”
  什么?
  是指白天发生的事情,还是他刚刚没来由的道歉?
  背后又得渗汗了,完全摸不懂啊,现在问圆圆还来得及吗?
  可她好像已经下班了吧。
  但下一刻,跟着跳出来的短信,学习了她致歉的口吻,也给了她明确的回答:
  “非常抱歉,我故意那么问,是因为明天还想见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