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六章 仙贝

第六章
  还还还还、还想见她?
  仙贝心跳猛然加剧,轰咚轰咚的,震得耳膜颤动。
  脑袋发懵,仙贝急促眨着眼,把这三条短消息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毕业后,龟缩在屋子里这么久,从没有过人主动说过要来见她,想来见她。
  因为和她沟通太费劲了,半天敲不出一个字,出了声也是微如蚊音。
  用圆圆的话说,迫于工作需要,上门签一次合同,跟渡劫无多大差异。
  所以……
  好难……
  她要怎么回复他?
  他说了对不起,她要说没关系吗?
  他说了想见她,她要说我也是吗?
  同意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他每天都会过来?
  如果,如果他对写字沟通的方式不排斥的话,她还有可以……
  和他好好讲话……
  可月底就要退房……
  也不知道会换哪里住,还喝不喝得上中意的奶茶……
  突然有一天,她又不订了,消失得无隐无踪。
  还是真的搬家……
  对方第一次来找自己,就是因为半个月没订的关系……
  他再来这里,岂不是要失望扑空,还会觉得……受到了……欺骗?
  而且自己不再喝他们家奶茶的话……
  就不是比较重要的客人了吧……
  对他而言,她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似乎没有了诶。
  ……
  仙贝思虑万千,心慌慌,一团乱。
  一点如何回短信的头绪都没有。
  怎么会有这么多无法预料的情况?
  好揪心啊……
  要不……完全切断后续发展吧。
  想到这里,仙贝握紧手机,切出去,找到圆圆的联系方式。
  敲字:明天不要……
  删光。
  “我明天不喝奶茶,你不用帮我订……”
  仙贝耷下脖子,怎么也发不出去。
  这样好像在逃避问题,拿别人当挡箭牌。
  好累。
  仙贝关掉和编辑的聊天框,回到短信栏。
  她觉得有必要告诉对面真实情况。
  “我可能,”
  白到几乎发透的手指,顿了顿:
  “不会订很久的奶茶,因为一些原因。”
  眯紧眼,一手半掩着脸,不敢看的,按下发送。
  发出去了!
  发出去了天啊啊!!
  仙贝飞快蹬了下桌角,让万向轮转椅载上自己,骨碌碌窜到书桌八丈开外。
  也是为了远离,桌上的手机……
  可,眨眼功夫,仙贝看见那屏幕闪了。
  她微微讶然,他回好快。
  迟疑片刻,后脚跟着地发力。
  仙贝一点一点把自己携同椅子,往回挪,归位。
  重新捧起手机,在她以为男人会问具体原因的时候——
  他只发来一句:
  “明天还订吗?”
  仙贝愣了愣,回:“订的。”
  圆圆说给她订一周的。
  “那明天见,早点休息。”
  仙贝撑头,对他出乎意料的反应还有点儿发晕,慢慢敲了个“好……”回过去。
  打字的同时,她也在心里,小心细气地应了一声。
  ——
  陈灼这么问不是没原因的。
  比起简单直接咄咄逼人地质问“为什么不订”,这种拐弯抹角的试探方式,能更有效地套出他想要的答案。
  在明确表示过明天仍想见面的意图后,小姑娘依然允许他过去送奶茶。
  那么,那些无法再长期下单的难言之隐里,想来一定不包括自己。
  如此一来,陈灼放下了心。
  吹干头发的男人,垫高靠枕,倚回床头。
  拿起身畔书,心不在焉翻阅几页。
  陈灼重新把手机拿起来,找到通讯录里的“仙女士”,点开详细资料。
  思忖少晌,他删掉了原来的备注。
  光标闪动几秒,三个迥异的新名字占据这里:
  小扇贝。
  喜欢关着门的,小扇贝。
  ——
  翌日。
  熬夜狂魔·贝,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很听话地在十一点前就入睡,所以起得挺早。
  拥有上午,意味着可以多出时间做许多事情。
  她索性把家里收拾了一番,足足整理出三袋没用的东西……
  真能堆……
  仓鼠过冬么……
  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仙贝把它们一一挪到门口。
  慢悠悠走到窗帘后面,仙贝揭开一条缝,往外觑了眼。
  天不好,仿佛罩了层蒙灰的纱窗。
  啊,是阴天。
  赞美阴天,歌颂雨季,为黑夜写诗。
  仙贝心情愉快地走回玄关,换好鞋,感觉到手机在震。
  点开看,是圆圆的信息:公司组织春游,急事电联。
  可能是给……负责的画手群发?
  回了个好,将手机揣回兜里,仙贝把松松垮垮的家居服兜帽罩到头顶。
  先在猫眼查探一番,再把门抵开一条缝,侧耳聆听,辨别楼道此刻一定不会有人经过。
  确认完毕,仙贝才把门敞大一些,走了出去。
  而后转过身,弯腰把今日目标任务——垃圾袋,一个接一个,往外转移。
  她的成名作,《丧失之城》的早期剧情当中,有几个分镜,和此刻的她如出一辙。
  被丧尸围城的男主人公,偶尔出趟门,采办生活物资,就是这个样子,全程高度戒备。
  只能说,艺术来源生活。
  把第三袋垃圾拖出来,仙贝长吁一口气,拍拍手,起身掏钥匙。
  钥匙串上,铃铛挂件清脆敲着。
  刚要锁门,仙贝突然听见有人叫她。
  清晰的,两个字。
  “仙贝。”
  谁?!
  如同一只冰手搭住后颈,仙贝瞬间身体僵硬。
  能嗅到那人的气息在接近。
  他身上有点香甜熟悉,是奶茶?
  长期浸淫在某个环境里,一定才能遗留这样的气味……
  果然,下一刻,男人再度开口,“你要出门?”
  他的嗓音,仙贝自然记得,嗳,怎么是他?
  他今天怎、怎么来这么早?
  仙贝钉在原地,在心里拍头。
  是因为圆圆要春游吗,所以她提早就订了……?
  仙贝快速蜷下脖子,佝起上身,摆出设防的姿态。
  废了好大功夫,仙贝才硬生生逼迫自己回过身,但目光确实不敢和来人有分毫接触。
  埋着脸,仙贝点了几下头。
  许是留意到地上的东西,男人问:“要下楼倒垃圾么?”
  仙贝继续点头。手不知往哪里摆,最后只能藏进衣兜里。
  男人笑意鲜明,在调侃:“今天订这么早,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早点见上面,还特地出来接我。”
  耳根好烫,脸一定也红透,仙贝把头坑得更深、更低。
  陈灼敛目,观察着女孩子恨不能把它凿进胸口的小脑袋。
  她肩膀都缩在一块,周身铸起无形的盾牌。
  陈灼望她许久,不知为何,那份笑,就褪不掉。
  他不禁问出口:“不是见面么,就让我看一个后脑勺?”
  他站得是近的,声线低沉,挟裹着那份浑然天成的笑意。
  听得仙贝头皮发麻,脚趾都要蜷起来。整个人也因此不知所措,攒簇得更紧。
  心脏猛撞着胸腔,躲在小小兜帽之下的两只黑眼珠,也四处乱窜,不知该去向何地。
  下一秒,仙贝视线一僵。
  因为,男人突然蹲低了身体!
  而后抬眼望向她,眉头锁起,认真打量过来。
  目光交汇几秒,他才勾起嘴角,眼尾也弯出了笑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懵的仙贝这才反应过来!
  被看到了!!!
  脸爆红,滚油锅。
  可他已经起身,风轻云淡,回归站姿。
  垂眸看向头顶只及自己胸口的小姑娘的……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动的后脑勺,仍是想笑。
  紧接着,仙贝听见他,居高临下,却分外正式的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叫陈灼,耳东陈,灼烧的灼。”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