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八章 仙贝

第八章
  一周后,仙贝收拾行囊,搬去了圆圆那里。
  一时半刻房源难寻,编辑担心她在横尸马路,暂时把她接来了自己的二室居。
  之前几天,有奶茶加持,仙贝顺利修好了周远山的剧情,起死回生,将他从一个苟延残喘将领便当的局面中拯救出来,为他加了条新线。
  圆圆大为满意,来接仙贝那天,还振振有词:“你不改我就不让你住我那了知道吗?”
  女孩子拖着拉杆箱,背着双肩包,头戴鸭舌帽,一声不吭走在她旁边。
  心里默默感谢和嘀咕,以后催稿你可就方便了……
  等把大包小包提到圆圆家,仙贝大吃一惊。
  不是因为初来乍到,相反,这是她第二次借住。
  一年多之前,刚到宁市,圆圆作为她的责编,也收留过仙贝一趟。
  圆圆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从那时起,她就深谙仙贝异于常人的个性,因此工作生活上也对她多加照顾了几分。
  此次仙贝讶异的原因,是看到玄关处站了个年轻男人。
  个子高挑,面庞秀气。
  她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青年对她分外客气,热情地为她们拿拖鞋:
  “请进,请进。”
  视线一对上,仙贝就超快低头,把双眼藏回帽檐的阴影里。
  突然多出来的一个生人……
  让她大气都不敢出。
  “我男朋友,”圆圆介绍,一面把她往门内推:“现在跟我住一起。”
  仙贝在帽檐下:“……………………”她都不知道。
  “这是仙贝。”圆圆在她肩上轻拍一把。
  “仙贝太太,你好,我是您的粉丝!”年轻男人故意点头哈腰笑嘻嘻:“我在追奇邪哦。”
  往地毯上蹭后跟,要脱鞋的仙贝顿住:完蛋,要怎么回应?
  谢、谢?
  女孩子唇瓣动了两下,她说了,但没人听见。
  圆圆男友没留意,也不打算住口:“原来仙贝太太是萌妹子啊……”
  他挠挠脸颊,实在无法将她和那粗狂的画风联系起来:“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男画手哈哈哈哈哈。”
  仙贝眉间一紧,莫不是她的长相……让读者失望了?
  “行了吧你。”视野中,圆圆趿上自己那双拖鞋。
  她似乎给了她男友一拳:“少在这浪兮兮,给你太太切水果去。”
  男友一惊一乍跳了下:“你要吃水果啊?”
  圆圆:“我是说你仙贝太太。”
  男友:“别瞎说啊我的太太只有圆女士一位。”
  圆圆笑出声:“嗤,还不快去!”
  ……
  见话茬远离自己,仙贝身上一轻。偷偷听着他俩逗趣打闹,她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随即闷闷羡慕,她什么时候才能这样跟别人毫无障碍地沟通互动呀……
  ——
  在这住了几天,仙贝找房的愿望更加迫切。
  三个人,一对妙语连珠的小情人,一只闷不吱声的单身狗,还是女孩子,到底不方便。
  尤其圆圆这男友……
  他比圆圆小四岁,还是在校生。
  性格过于开朗,且有些小痞子的坏气。
  平素行事,也不拘小节。
  仙贝保持往日作风,通常都一个人待自己卧室,关上门,完全封闭,涂涂画画。
  偶尔出来,也只是去卫生间或者去厨房倒水。
  几次,都刚巧撞见从洗手间出来的圆圆男友,他光着上身,还笑着同她打招呼……
  或者看到俩人坐沙发上,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地接吻亲热……
  仙贝脸蛋爆热,掉头就走。
  回到房间,橘色小灯下。
  仙贝想要尽快搬走的念头,与日俱增。
  她打开找房软件,继续搜罗那些出租信息。
  不是没努力,只是打电话和人沟通相当困难。
  有时她支支吾吾好半天都没说到重点,对面已经骂了一句“神经病啊”就挂断电话。
  仙贝很是苦恼。
  完全不知该怎么应付群居生活(?)会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
  可她又不可能一辈子都不迈出房门一步……
  思及此,仙贝抬起双手,拍拍两边脸颊。
  打起精神来啊仙贝!
  在心底小声叹气,存下几个房东联系方式。
  仙贝切回通讯录,瞄到了陈灼的名字。
  她那最后一杯奶茶,果然不是他来送的,丁点的小期待也瞬间落空。
  自打搬走后,仙贝不好意思再联系他。
  陈灼会给她发消息,她简单回两句,再无下文。
  仙贝打开外卖app,「中意」还排在最上面,4.4km,40分钟。
  也许再过几天,这个距离会加大,又或者,她再点进去,软件只会冰冷地提醒她一句,已超出配送范围……
  最容易改变人际关系的,除了时间,还有距离,更何况两人的世界还千差万别。
  再有交集也是很困难的事情了吧……
  以后还能再见到他么……
  仙贝按灭手机,看向窗外,深深长夜,一望无际。
  ——
  这种扫雷一般的不适处境,持续到第十天时。
  圆圆突然破门而入,冲进她房间,拽起床上仙贝,使劲摇醒她:
  “我男朋友给你找了个好住处!”
  仙贝揉揉眼:“啊……?”
  圆圆停下动作:“好地方,你绝对满意。”
  仙贝眨眨眼:“什么?”
  圆圆打了个响指:“他说是他朋友房子,本来没抱多大希望,因为这朋友本来不出租的,就试探性问了下,说了下你情况,他居然同意了。”
  仙贝:“??”
  圆圆掐着她肩,仿佛在为她开心:“就在你以前公寓附近!市中心!奶茶集中营!房租郊区标准!是不是天上掉馅饼,你说!”
  仙贝还是懵懵的。
  不等她慢慢消化了,圆圆放手:“你收拾下,明天就搬。”
  ——
  也没看房,更无沟通,就这么被转手出去了??
  仙贝打包好东西,搭膝坐在房里耐心等待。
  只是……仍旧云里雾里,昏头昏脑。
  ……算了,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安排好,推着朝前走了。
  因为是工作日,圆圆去漫画社上班。
  临近中午时,圆圆男友回来,一开门直奔仙贝房间,帮她提行李。
  仙贝赶紧摸到床头柜的鸭舌帽,戴上。
  唔,刘海好像长长了……
  被压下来之后,有点扎眼睛。
  仙贝稍微往上捋到了点,如往常垂着脑袋,手塞回衣兜,跟着圆圆男友下楼。
  男生在前面喋喋不休:“你放心,我朋友人很好,说你行李多,他就过来接了。圆圆把你的事交托给我,我绝壁要尽心尽职办好对吧……”
  一前一后,走出楼道,一辆路虎停在那里。
  日光刺目,仙贝缩缩下巴,尽可能让自己大半张脸都躲进帽檐里。
  嘭,是车门被带上的声音。
  圆圆男友把行李箱放到仙贝腿边,刚要去握拉杆——
  一只手已经快她一步,搭在那里。
  那只手骨掌分明,手背横亘的青筋充溢着男人味。
  男房东?!
  诧异的一瞬,她突然听到,他叫出她的名字:
  “仙贝。”
  久违而熟悉。
  诶?
  诶诶?!
  仙贝怔住,下意识掀眼。
  !
  极快的一眼,却已确定一切。
  这张脸,刻画般印在她思绪里。她曾落寞以为,今后再也见不得他。
  “你们认识啊?!啊?”这回轮到圆圆男友在一旁惊讶不已:“你本来就知道是她?!”
  脑袋上方,是男人极轻一声笑,似乎不可置否。
  天天天天天啊……
  仙贝鸡皮疙瘩集体起立。
  怎么办?
  是做梦?
  不对,为什么要说做梦啊,她在瞎想什么?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是他?
  仙贝手指头都蜷起来,无所适从地死掐着掌心肉。
  心跳太快,震耳欲聋。
  饶是如此,她还是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他用那低微而喑沉,仿佛刻意只让两人听见,并夹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在问她:
  “没忘掉我吧?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