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十章 仙贝

第十章
  仙贝当然没有睡觉。
  这种情况……怎么睡得着……
  就闷着脑袋,不自然地来回拨弄着双肩包上的choochoocat挂件。
  陈灼也没说话,一言不发开车。
  红灯时,他偏过头,瞄了仙贝一眼。小姑娘不听话啊,也不休息,约莫在想东想西。
  饱满的苹果肌上边,眼皮微微垂着。
  她睫毛不算浓密,却非常长,让人想到某样植物……含羞草有几分蜷曲的青嫩叶片……
  也不知道她多大。
  不会……还是未成年吧?
  指端在方向盘边缘叩了两下,陈灼问:“你多大了?”
  仙贝按着猫咪挂件的手停住。
  静了几秒,女孩探出左手,一个V,应该是“二”的意思。
  紧跟着,无名指钻出来,竖起来,续上一个“三”。
  “二十三?”陈灼问。
  仙贝颔首。
  “刚大学毕业?”
  还是点头。
  “全职画手?”
  仙贝愣上少刻,继续慢吞吞点头。
  但仙贝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
  他果然看过她漫画啊啊啊啊!!
  三次元被扒马什么的,最羞耻了!!&gt&lt
  车重新上路,陈灼不再往下问。
  仙贝才有了小小喘口气的机会,不自知绞着手指,发了不知多久的呆,她才听到身畔男人提醒:“到了。”
  车也随之缓缓刹住。
  仙贝眯眼望向窗外游过的建筑和风景,惊讶地眨了几下眼,这不是……
  以前小区附近的中山广场?
  以后住在这么?
  正这般猜测着,男人再度开口道:“下车了。”
  接着就打开驾驶座的门,下去。
  仙贝不明所以然,摸了摸额角。还是乖顺地扯上双肩包,跟着下了车。
  陈灼去车后取下她东西,一只大的拉杆箱,一只稍小一圈的行李袋,也没搁回地上,一手提一个,看起来毫不费力。
  仙贝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搭好肩头的包带子,就快步追过去,伸出一只手,示意可以自己拿。
  陈灼自是不允,他人高马大,这点重量是小意思,只问:“东西带齐了?”
  本来东西也不多……仙贝眼光冲四面八方胡乱逡巡几次,装出检查的样子,才点头确认。
  “走吧。”陈灼抬腿就走。
  尽管疑惑要把仙贝脑袋撑炸,但她还是咬咬下唇,克制着,一言不发,任由他带路。
  男人似乎刻意放慢步伐,始终行在她身侧。
  仙贝则半垂着眼……偷盯着他鞋尖,节奏一致地,走啊走。
  拐过一面墙,余光之中,左侧那道颀长的身影突然伫足。
  紧接着,身后的背包带子,突然被他用力扯住。
  仙贝吓得赶紧止步。
  男人在笑:“你抬头看看。”
  嗯?仙贝小幅度扬眼……
  ……
  …………
  ………………
  瞬间被丢进热水壶,仙贝轰得一头热。
  啊啊啊为什么她面前会竖着一杆信箱……
  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差点闷头撞上。
  陈灼问:“你平常都这样走路?”
  仙贝:“……”
  也不是……她会……抬头看看路的_(:з」∠)_
  不小心和人对视后,才会跟中枪一般,嗖得低头闪避,害怕更多的致命攻击。
  只是,走在陈灼旁边时,她会凭空产生更多的紧张羞怯感,万分不敢抬头。生怕下一秒,男人忽然回头看向她,要与她展开一场她毫无准备的对话。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陈灼自行理解。
  仙贝正要摇头辩解,却瞥见男人放下了之前一直挽叠到肘部的衬衣袖口,也不扣上袖扣,松在那,径直递到她跟前。
  “拉着吧。”男人说。
  嗳?
  什么?
  拉什么?拉他手??
  不会吧……
  仙贝心哐哐直跳。那急促的程度,她完全受不住。
  不、不、不用……连心里话都变得吞吞吐吐。
  陈灼似乎能看透她一切所想,只淡淡说:“就拉袖子,不用拉我手。”
  眼下,那只属于男性的手,还是好整以暇。
  仙贝面如火烧,她怎么敢拉啊……可是拒绝了,他会不会不高兴?
  陷入万难,各种示好的互动上,都会让给她纠结到精疲力尽,只想以头抢地。
  深悉她的犹豫不决,手不再强求地,收回去。
  陈灼问:“不用?”
  仙贝迟疑两秒,点头。
  被拒绝了,但陈灼的语气并无不快,仍是带着笑,挟卷着三分调侃,七分无奈:“那我怎么给你导盲?”
  一句话,愣是让仙贝阵阵脸热,脑壳也搅得七荤八素。她实在憋不住,小声回:“没事的……”
  又是更弱气地添上一句:“我可以……”
  “好。”陈灼认真听,也听见了。
  “嗯……”仙贝应着。
  又走了一段。
  陈卓敛眼审查她:“还不抬头?”
  仙贝皱了皱眉,下定决心。
  帽檐慢慢上扬,女孩终究看向前方,尽数涌入的光,让她产生些许不适应。
  但很快,更具冲击力的画面,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近在眼前的。
  是一面糙旧粗质的米白色砖墙,上面有个古朴的LOGO,
  中意。
  中意?!
  这面墙,不就是外卖app上中意封面那张墙?
  连字体也和包装袋上一模一样?
  真是那家好喝到无可比拟的奶茶店?她心目中的精神来源灵魂圣地?
  若有若无的奶甜茶香,已经萦在鼻端,证实了她的猜想。
  与此同时,身侧的男人,不假思索说了一句,在她听来不可思议的话:
  “你以后就住这了。”
  ——
  尽管陈灼已经不想闹大地走了小门,但还是撞见刚好出来丢垃圾袋的周副店长。
  第一次见老板带女人……呃,女孩回来,周青树眼睛都快看直,追着问:“这谁啊?”
  陈灼没答话,只是带着陡然绷起身子的仙贝进门上楼。
  安顿好小女孩,陈灼便下了楼,留她一人在二楼参观起居,收拾行李。
  他不在,她一个人应该会更舒服自在,能更快地熟悉环境。
  果然,仅仅半个小时。
  热衷搞事的副店长,已经把这个信息量巨大的“巧遇”弄得人尽皆知。
  几个店员屁颠颠兴冲冲跑来,围剿他:
  “老板老板听说你带了女孩子回来?”
  “长得漂亮吗?”
  “厉害了以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结果一出现就同居?”
  “不带下来给我们认识下?”
  ……
  周青树此人,把“事后诸葛亮”,“贼喊捉贼”等词诠释得淋漓尽致:“行了都散了吧,要知道你们都这么八卦,我才不说一个字。”
  “去去去去都工作去!别在这吵了,吵的人头疼,小心老板扣你们工资。真是的……一个个看不出来吗?多明显啊,能随便给你们看吗,我们陈老板在金屋藏娇呢。”
  说罢,他瞥了眼立于一旁给自己倒水的陈灼。
  男人面上,不辨喜怒,只淡定抿了口水,依旧不透露一个字。
  放下杯子,想到什么,陈灼眉头略展,笑意浮动。
  这么不想说话,是不是代表默认了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