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十一章 仙贝

第十一章
  此时此刻,楼上的仙贝,正惊艳新奇地东看西看。
  她在外生活有两年了,第一次租到这样赏心悦目的地方……
  整间屋子,好似样板房,白色极简的风格。
  比如她的房间,有只刻意做旧的纯白木质大衣橱,上方摆放着三只外形各异的鸟雀水彩画框。床很大,是原木构架,软蓬蓬的枕头和被褥如同塞进了云。
  房里窗户不大,却足够透光。临着窗,有一张灰蓝的铁艺茶几和两条折叠椅。
  一盆品相极好的多肉植物被摆在上面,可在这里小憩品茶。
  仙贝拉了道纱帘避光,把行李一一收拾妥当,已是下午三点多。
  仙贝以手扇风,打开房门,外头空无一人。
  初来乍到,她还不敢……四处乱跑。尽管陈灼走之前,告诉她可以随意参观。
  关上门,仙贝做回书桌前,打开数位板,准备工作。
  可,怎么也静不下心,只得作罢。
  往耳朵里塞上耳机,仙贝躺回床上,轻绻音乐里,她慢慢闭上眼睛。
  ……
  ——
  临近傍晚,陈灼才上了楼。
  店里很忙,他却不时有些心不在焉,想象着楼上的小姑娘在干什么。
  回到二楼,客厅里一片黑,并没有开灯。
  陈灼并不意外,伸手开了灯,下一刻就望向某个方向——
  给仙贝安排的卧室,门板紧闭,透不出一丝光。
  陈灼瞄了眼腕表,快六点了。
  他走到女孩房门口,抬手,尔后一顿。
  在距离门板几厘米的地方滞停片刻,终究叩了上去。
  咚咚两下。
  没动静。
  陈灼挑眉,加重力道,又敲了几下。
  这时,门内才传来嘭咚一声响,接着是拖鞋急促擦地的声音。
  慢点。
  陈灼在心里说,唇角已勾了笑。
  那鞋底蹭地板的“嚓嚓”,在愈来愈近的地方终止住。
  接着,门被拉开一条缝。
  似曾相识,昨日重现。
  陈灼视线,虚虚停到门缝那:“肚子饿吗,晚上想吃什么?”
  门内无动静片刻,浮出女孩微小的气声:“不饿……”
  停了停:“我自己会叫外卖……”
  “外卖干净吗?”陈灼下意识回,一秒后,自觉这个形容过于地图炮,遂补上一句:“中意很干净。”
  女孩子不再吱声。
  “在画画?”陈灼又问。
  仙贝“嗯”了声,再无下文。
  陈灼不再勉强她同自己交谈。他一早就清楚,这姑娘有些自闭,过于内向。
  但他花两天时间看完了她的漫画,且不说狂放的画风远超他预估,女孩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缤纷奇幻的世界观,曲折跌宕的剧情,都令他惊叹折服。
  许多孤独的创作者,都排斥社交,疏于启齿,但笔下有宇宙。
  这类人内心的广度,或许比他这种,能言善道的社会人,都要宽阔宏大。
  所以,男人只留下一句,“那你忙,我只是来问一句”,就掉头离去。
  ——
  仙贝带上门,只是还揪着把手,迟迟不回原位。
  男人刚刚那句话,她怎么依稀嗅到了一丝不悦的气息?
  仙贝总觉得在哪里看过这个梗,索性掏出手机,百度“那你忙吧”有什么深意?
  等解答一条条跳出来,仙贝翻看着,以头轻轻撞门板好多下。
  果然,惹她的新房东不高兴了吧。
  仙贝在房里转圈。她一旦陷入焦虑情绪,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印证了一句话——
  “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仙贝在想,要不要发条短信和他说,我不忙……
  或者直接冲出房间,说一句我不忙啊,最好摆出笑脸什么的。
  寄人篱下,她可不想第一天就引出不快。可是,好难啊,怎么这么难呢。
  纠结许久,门又被敲了两下。
  仙贝一惊,望向那里。
  男人的声线紧随其后:“给你煮了碗面条,放门口。”
  他停顿一秒:“还有杯奶茶,你第一天来,我也没准备,奶茶就当赔罪。”
  接着,就是他脚步远去的声音……
  TAT……
  他人好好啊,自己却这么不争气。
  该赔罪的是她好不好啦……
  仙贝努嘴,慢吞吞挪到门口。
  迟疑一会,她鼓足勇气,拉开房门。
  房里只开了一盏小台灯,客厅却是极亮的。
  光和香一齐涌入,光是客厅光,香是奶茶香,甜到丝丝沁鼻。仙贝微微眯起眼,小幅度低头,看到了地板上摆着的木质托盘。
  马克杯里,一杯醇厚的奶茶,泛着袅袅奶白雾气。
  旁边粗陶烧制的碗,筷子与汤匙搁在一边纸巾上。
  一碗面条,色香味俱佳,食材整齐地码在表面,翠绿青菜,红泽软嫩叉烧肉,剔透荷包蛋里蛋黄似能轻晃。汤底约莫是某种高汤,闻起来就很鲜美。
  仙贝咽了咽口水,咕噜,肚子在叫嚣。
  有种体验叫秒饿,美食当前,胃总能不堪一击的投降。
  仙贝咬了咬手指,起身将那只托盘端起来。
  她怯怯掀眼,很快找到了陈灼。
  男人背身站在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前,大概在专心下自己的那一碗,并未留意这边。
  仙贝没有把吃的喝的端回卧室,而是迈开小步子,走到餐桌前,坐上去。
  餐桌的设计,很像吧台。
  高脚椅,仙贝撑高下身,才费劲坐上去,小腿悬空。
  仙贝抿了口奶茶,瞬间在心里热泪滚滚。
  呜呜呜就是这个味道……这个口感……
  恰到好处的丝滑,魂牵梦萦的浓郁……
  她的原味三分甜,她的老情人,老朋友。
  此时,陈灼回过身,看到餐桌多出来的人,他目光一怔,旋即莞尔。
  小东西,走路也悄无声息,他一刻未察觉到。
  不过,看来他的……奶酪,不,奶茶陷阱,初次试验,还是起了点效果的,起码把怯生生缩在洞里的小仓鼠给引诱出来,冒头了。
  仙贝一边小声吸着嘤嘤好吃的面,一边沉醉于久违的奶茶。
  人间天堂,不过如此吧。
  直至,对面罩来一道长长身影,仙贝才回过神,不自觉朝前看。
  触上男人笑眼后,又跟炸到静电般,急颠颠收回,敛目死盯着碗里的汤。
  “好吃吗?”面前人坐下。
  埋在面碗里,点头。
  “够吗?”陈灼继续问。
  女孩继续点头。
  陈灼又看她一眼,去吃自己的。
  不再影响小姑娘,吃饭分神容易消化不良。
  这厢,碎碎蓬松的刘海作掩,仙贝又悄咪咪掀起眼皮,偷看对面的男人。
  他垂着眼,睫毛浓密笔直,鼻梁那样高,两颊瘦削,也在吃一碗和自己差不多的面条。
  见男人有发觉意向,仙贝以迅雷之势低头,一厘一厘嘬着嘴里那根面条。
  咽掉嘴里食物,仙贝抑制不住地扬起嘴角。
  偷偷乐。
  怎么使劲抿唇啊,都停不了。
  在笑什么啊,她也不知道。
  一顿饭,默不作声吃完。
  仙贝用纸巾抹抹嘴,站起身想要收拾。
  陈灼瞥向她:“放那吧,我来。”
  仙贝双手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弱弱道:“……我不忙……”
  天知道,她为了说出这句话,这三个字,耗费了多大的心力。
  只是在害怕他不快。
  不忙?陈灼皱眉,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下一秒,他恍然明白,失笑,故意打趣回去:“你要帮我洗碗啊?”
  比蚊子还低的回答:“……也可以的……”
  “不用了,”陈灼愈发忍俊不禁,末了他正色:“你这会不忙,过会忙吗?”
  过会要赶稿,仙贝下意识点头,警醒过来,又可劲儿摇摇摇,刘海都颤不成样。
  陈灼被她反应逗笑,只说:“看来是忙了,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但现在要下楼一趟,你等我几分钟?”
  仙贝超乖地,颔首。
  ——
  杯盘被陈灼收去厨房。
  仙贝坐在原处,发呆等候。
  几分钟,果然只有几分钟。
  没一会,陈灼上来,把一样东西搁在她面前。
  仙贝定睛一看,诶?是一杯饮品?
  黄澄澄的,散出甜腻芒果香,洁白奶盖依然绵软厚实,超实在。
  对面的男人开始介绍:“之前草莓那款卖的很好,这是新品,芝士很芒,里面是鲜榨芒果汁混了绿茶,茶味很淡。”
  他抬抬下巴:“喝喝看,怎么样?”
  又是要她来测评啊……
  仙贝不禁受宠若惊,顿感压力山大。刚吃了人家饭,一定要做好啊。
  重任当前,仙贝低着头下意识找吸管,却见面前就一杯简单饮料,并无多余饮用道具。
  陈灼注意她动作,问:“找什么?”
  仙贝伸出两根食指,在空气里,比划出一个长长的东西。
  “吸管?”
  仙贝认同。
  陈灼靠回椅背,歪了歪头,有些不解:“你都用吸管喝奶盖?”
  不是吗?仙贝眨巴眨巴眼。
  男人倾身朝前,两手搁回桌上,他随意握起杯身,揭开上边一个小盖子:“喝奶盖类型的茶饮,最好直接喝。”
  他手腕微拧:“像这样,杯子倾斜,入口就是顺滑奶盖,然后果肉,最后茶香盈满口。”
  陈灼重新把杯子放回去:“吸管刚开始能吸到奶盖的机会不大,达不到最佳口感。”
  如雷贯耳。
  原来她一直喝错了?这才是喝茶的正确姿势?
  那上次那本草莓奶盖……她的测评岂不是水分很大……
  有种当场被拆穿批评的羞恼,仙贝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急急忙忙道:“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陈灼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你平时奶茶喝得多,不明白奶盖怎么喝,很正常。”
  陈灼微微笑:“世上无绝对,你怎么喜欢,怎么喝。”
  仙贝还是心慌,不敢贸然去捏那杯芒果奶盖。
  陈灼注视着她,片晌问:“要我示范吗?”
  有其他期许感染,仙贝反应迟钝,示范?什么示范?
  未作答话,就见陈灼重新端起她面前那一杯:“我先喝一口?然后你来?”
  又是那种狎昵带笑的腔调。
  仙贝的脸,很容易就能被这种语气浇烫。不只脸,还有耳朵,脑袋,都热乎乎:
  ……意思是不是……要跟她喝同一杯?这样……会不会太亲密了啊……
  数秒,她听到男人低笑一声,也看到他再次搁下饮品,她感觉他站起了身,似要离席。
  但下一秒,仙贝背脊都绷直,再难动弹。
  因为自己的脑门、头发,被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搓了两下。
  手的主人,在笑,气息低沉:“逗你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