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三分甜 第十三章 仙贝

第十三章
  仙贝当然认出了这个声音。
  显而易见,是她的新房东……
  不过,他怎么会在这……
  所以……刚刚……是他抱的她?!
  仙贝不再扭头辨认,只是被他圈出的这方空间,好像变成了一间蒸汽房。
  仙贝只能目不转睛盯着地面,缓解着躁动的小心脏。
  地铁穿梭,车窗外是忽明忽暗、一闪而过的广告牌。
  怀间没了动静,陈灼敛目,映入眼帘的,刚巧是小女孩的耳朵。
  戴帽子的时候,她喜欢把头发拢到耳后。
  那小小耳垂,暴露无遗,如通透珠润的红玛瑙。
  陈灼喉结微动,别开视线。
  一站路停,仙贝手心攥出了汗,湿漉漉的。
  陈灼瞥了眼门上的线路图,问:“你还几站下?”
  仙贝耸起了肩,竖起四根手指。
  陈灼继续比照:“星月公园?”
  仙贝颔首。
  沉默片晌。
  陈灼又问:“为什么不让我送?”
  致命一题,仙贝周身一僵,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身后有人上车推挤,以至于……
  男人精实的躯体,好几次,都被迫紧密无隙地,贴上她背脊……
  堪比火山喷发,仙贝感觉自己脑袋和耳朵都在冒烟。
  等车重新启动,陈灼瞄了眼此刻,连颈侧都变粉的小姑娘。
  他起了一点戏弄之意,又将上身倾低了几分。
  微烫的气息拂过耳廓……
  后耳根……
  仙贝被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这气息停住,以更加烧人的温度,说话:“你喜欢被这么挤?”
  轰一下,血液奔流,仙贝脑袋要炸。
  真、真的……
  不行了……
  浑身泛软,仙贝下意识往前挪挪挪,想与他隔开距离。
  一边来回左右地猛烈摇头,否认,否认,拼命否认,全盘否认。
  陈灼见状,顺着往下说:“不喜欢以后就让我送,长得跟小孩一样,谁放心你单独出来?”
  仙贝被他的呼吸,烫到意识混沌不清,更别提仔细思忖他这句提议,只能……不断点头。
  陈灼得偿所愿,低笑一声,挺直上身。
  须臾,已一副无事人模样。
  ——
  当温和的女声播报出“星月公园站”时,男人也松了手。
  仙贝赶紧揣上促促跳的心,马不停蹄朝外逃。
  陈灼仗着人高腿长,好整以暇跟在后面。
  他瞥了眼小姑娘都快起旋的紧张小步子,不由勾唇。
  她也不抬头,像凭着直觉辨别方向,避让人群。
  陈灼看她走得还算轻车熟路,倒也新奇,只是拢眉不解——
  这些年,这只不合群的小东西,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到了原光社,圆圆已经在门口等仙贝。
  女孩正捏紧身侧的小包走来,目光触及她身后,圆圆不禁一顿,这位超有味道的大叔是谁啊……
  难不成……
  “中意老板?奶茶大叔?”
  两人会师时,圆圆轻声轻气问。
  仙贝舔舔下唇,点头承认。这一路上,她没来由的口干舌燥,想喝水……
  “我的妈……”圆圆继续感慨:“他护送你来的?哇,关系不一般哦?你这房客啊,做得跟小公主似的……”
  别胡说……仙贝面热,大气不敢出,只求她别再八卦。
  不敢冷落,圆圆走上前,落落大方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仙贝的责编,也是姜自豪的女朋友。”
  听见熟人名字,陈灼颔首,也与之问好。
  圆圆正打算领着他俩往写字楼里走。
  陈灼推辞:“不用了,我就在大厅等。”
  圆圆挑眉:“她可能要签到下午呢,你不如上去坐?”
  陈灼想了想,同意。
  圆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啧,有钱有闲就是不一样。
  一个鹤立鸡群的男人凭空出现在这间被“宅腐”气息充斥的编辑部,女编辑们纷纷侧目。
  圆圆给仙贝安排了一间安静清爽的办公室。
  此外,还多搬来一张椅子,供随行的陈老板入座。
  长桌上,两箱漫画书,五支马克笔。
  仙贝只觉心力交瘁,任重道远。
  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暗暗长呼一口气,仙贝坐下身,拧开笔盖,揭开封面,在扉页上,奋笔疾书……
  好在当初有先见之明……
  仙贝两个字,比划不算多……
  第一本签完,搁置一旁,就被身边的男人拿起来。
  嗳?!
  阻拦不及,伸手的瞬间,对方已经蹙眉,径自翻开。
  被……三次元的人,看到自己签名什么的,好羞耻……
  为了与作品保持一致,她的个人签名,在漫画社要求下,有着与惯常画风一致的潦草粗犷。
  仙贝不自觉掩面。
  陡地,下颌被一撮凉意擦过,触感清晰。
  仙贝拿开手,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捏着马克笔。
  愣了两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笔尖不小心画上去了?
  没有镜子确认,找不到具体部位。
  仙贝只能凭着残留记忆,不停用指腹、手掌,抹着疑似地方。
  陈灼留意到她动静,睨过来。
  放下才翻了两页的漫画书,男人问:“怎么了?”
  仙贝脸颊微红,缩回脖子,轻声:“没……没事……”
  男人并未因此轻易移开目光,反倒偏低了头,端察起她来。
  仙贝脑袋越坑越低,非常不自在,下巴都快退靠到肩膀。
  陈灼突然低低笑起来,“别动。”
  随意两个字,如在点穴,仙贝当真不再动弹。
  男人手伸过来,仙贝反射条件式后缩,但他修长的手指,却未因此退却,直接触到了她下颚,托住那里,也掌控了那里。
  有如感电,仙贝心猛得一颤。
  呼吸瞬间不稳定,仿佛身处高原。
  温热,且有点粗粝的拇指指腹,略带力道地,搓拭着。
  男人微微眯眼,神情专注,目不转睛。不见少女搁在那的手指,全部划拉着桌面,蜷缩了起来。
  脚趾也是,还好藏在帆布鞋里面,不会被人瞧见。
  试了几次,陈灼放弃,松了手:“擦不掉。”
  他随手拿起一支尚未开盖的马克笔,沉吟:“速干……难怪。”
  转而看向办公室外,可能发现新办法,他站起身,走出去,拐进附近的茶水间。
  坐那的仙贝早已全身石化,呆若木鸡。
  一秒,两秒,三秒,三十秒,一分钟……
  浑身没了知觉,唯独被男人触摸过的那部分皮肤,存在感极为强烈。
  再回来时,陈灼手上多了几张被打湿的纸巾。
  这一次,他没有坐回去,直接蹲在女孩面前,抬手在她相同的地方,抹擦。一如之前,聚精会神。
  湿凉的触感,让仙贝犯激灵。
  但下一秒,热量在她脸上,不能控制地生根蔓延。
  可她不敢……
  发出一丁点声息……
  睫毛轻轻颤动……
  只能放任那些羞怯、昏胀、以及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她面颊肆虐……
  直到完全处理干净,男人也没急着起身。
  仍旧蹲在那,注视着她,他眸光沉了沉,片刻后,回归清亮。
  他弯唇一笑:“别拿自己脸蛋练签名啊。”
  知他在调侃,仙贝还是想懊悔地搓搓额角。
  后知后觉,男人仍在看她,刚举至半空的手,又快速藏了回去。
  很快,一只宽厚干燥的手掌,突然送到自己眼下。
  并有轻沉嗓音伴之而来:“想练就给我签好了,我也是你粉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