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求娶千金 第三十八章 林依然

第三十八章
  医生没有长假放, 五月过得飞快, 六月也是如此,一不留神就到了六月底。
  林依然负责的那个乳腺癌的年轻女患者一直精神不佳,拆线时连着哭了好几天,化疗更是难熬, 手术后身体本来就虚弱, 上药后她整个人都非常痛苦, 第二轮化疗就开始掉头发,每天去查房都看到她更萎靡的样子,就像看一朵花缓慢地丧失生机, 她还如此年轻,饶是见惯了生老病死,林依然心里也不好受。
  这天从病房出来,林依然忍不住发了条微信给典恪。
  木衣然:阿恪,你要注意身体。
  朕想大婚:媳妇儿放心,我都已经快练出一身腱子肉了……
  笨蛋, 谁说健身的事了。林依然哭笑不得。
  上了台手术, 林依然下楼取来轩辕酒店送来的餐盒, 护士姐姐们例行调侃林医生男朋友贴心,林依然谢过,刚准备吃饭,就看到外面保镖小陈跟着保安室的一个大哥步履匆匆地往病房跑。
  “出什么事了?”林依然有种心慌的预感, 立刻出了科室对着小陈的背影问, 手里还捏着筷子。
  小陈边跑边回答:“有个病人上了楼顶, 不知道有没有事,我们上去看看,电梯都占了,只能跑上去。”
  林依然心里一紧,跟着他们往上跑。
  也还不确定病人是想呼吸新鲜空气还是真想轻生,小陈快速而轻松地跑着上楼梯,见林依然跟得也不算吃力,还惊奇道:“林医生你运动可以嘛。”
  “嗯,隔几天会晨跑。”林依然简单回答。
  作为刑警的女儿,林依然运动当然可以,不说林正义从小教育她锻炼身体,就说为了承受外科医生长时间站立手术的体能,从立志当医生到现在,林依然都坚持健身,即使现在工作繁忙,每周她还是会抽出一两天跟着林正义早起跑步。
  跑到楼顶天台,林依然发现自己的预感成了真。
  果然是她。
  小陈是个保镖,毕竟没有面对轻生者的经验,站在一边观察情况不添乱。
  保安大哥按下了腰间的通讯器,同时跟姑娘套近乎,温言劝说:“小姑娘,有什么坎过不去的,下来说,上面危险,快下来吧。”
  姑娘坐在天台的围墙上,一直哭,边哭边摇头,喊着“不要过来”,苍白的脸被午后的阳光照着都没什么血色,头上戴着个帽子遮掩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保安大哥劝了劝,姑娘却哭得更想,也没辙了,只得等着下面救援布置。
  “你现在抵抗力很差,不要着凉了,下来吧。”林依然不知不觉走到了离姑娘十步远的地方,加入了劝说。
  因为林依然术前术后都安慰过她,姑娘虽然也警告她不要再靠近,却还是愿意跟她说两句,“医生,我不想活了,我已经是个怪物了,没有人愿意要我的。”
  “怪物?你是头上长了角,还是身后有尾巴?谁说你是怪物了?”林依然难得放软了声音劝说。
  姑娘摇摇头,哭道:“我的**切掉了!哪个男人会看上我?没有人要我了!”
  林依然试着跟她分析:“切除你的**是为了救你的命,多少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手术都没得做。想想你父母,好不容易活下来了,还要自己选择去死吗?父母怎么办?”
  姑娘听着她的话,一面心里确实放不下父母,一面又觉得林依然是回避问题,两相作用下便有些歇斯底里地哭喊道:“那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为什么要跟男朋友分手!我现在成了这个鬼样子,我能怎么办!医生你活得好好的,还是个完整的人,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见姑娘情绪激动,小陈都有点想把老板娘捂着嘴带走了,这不是刺激人呢嘛。
  “是。我当然是站着说话。”
  林依然这句话一出口,不仅保安大哥和小陈愣了,姑娘也愣了。
  哪有人面对要跳楼的人说这话的?
  “我是医生,我知道你在经历什么痛苦,但我再了解,也没办法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所以,是的,我是医生也是个旁观者”,林依然真诚地看向姑娘,诚实地说,“我也宣誓过希波拉底誓言,不应该对病患说谎,所以,如果我现在对你说,你经历这一场痛苦,对以后的人生毫无影响,那是在骗人,我不能这么哄骗你。”
  “但即使没办法感同身受,即使我只能给你治疗身体,没办法缓解你精神上的痛苦,我也绝对没有漠视你的痛苦,我不赞同你的想法,但我并不觉得你的痛苦是无所谓的,没有人能够轻松接受身体的缺失,何况你还在经历艰难的痛苦的治疗,你有一万个正当理由说出你的痛苦。”
  “也许,也的确会有人因为你身体的伤口而错过你这个好姑娘。但也有关心你的人,在担心你,因为你的痛苦而痛苦,这难道不值得你活下去吗?只有活着,你才有可能遇见那个爱你而不只是爱你的身体的男人,如果你现在跳下去,你的父母会伤心一辈子,你也再也遇不到那个人,什么都没了,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下来吧”,林依然在身后保安大哥的悄声指示下,试探着接近听呆了的姑娘,“我们回病房。”
  姑娘迟疑着,刚想点头,被小陈一个飞拽掀进了天台内,摔了个大马趴。
  天台上一片寂静。
  姑娘保持着大马趴的姿势,似乎僵住了。
  小陈涨红了脸,试图解释,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姑娘先笑了出来,越笑越大声,甚至笑出了眼泪。
  “医生姐姐,扶我一把。”她伸手对林依然说。
  朕想大婚:我听说有人今天当了英雄哦
  木衣然:=W=
  朕想大婚:很高兴啊媳妇儿
  木衣然:嗯
  木衣然:阿恪,我很开心
  木衣然:我们每天都面对死亡,有人选择勇敢活下来,我很高兴
  木衣然:阿恪,你要注意身体
  典恪终于明白,为什么林依然最近常给自己发这句话,原来是因为看到了太过年轻的患者。
  朕想大婚:放心,媳妇儿
  朕想大婚:咱们一定都健健康康的
  “Nick!快来,要开始了!”
  典恪吻了下手机,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跟着莱拉和朱迪走到了幕布后,准备上场。
  托莱拉导演的上一部作品获奖和朱迪的福,有脱口秀邀请他们上节目。
  脱口秀是国外收视热门的节目形式,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作为剧组想主打的亚洲门面,典恪作为买二送一的附赠品跟着上场。
  一开始,主持人就开了个“这位是谁?后台工作人员跟着出来了吗”的玩笑,典恪反应迅速地接了梗,用流利的英文回应说“是啊,我在后台检查铁路,不知道怎么就跟着一起出来了。”
  检查铁路时男二角色出场时的工作,由于原电影非常著名,大家全都理解了这个梗,主持人和观众都笑了起来,见典恪开得起玩笑,主持人就继续给他抛话题:“铁路?我主持了这场秀快十年了,都不知道我们后台还有铁路?”
  “Wow,那你真的忽视了很多明显的信息Steve,你应该多注意细节,有时候,细节可能会带你踏上未知归途”,典恪对移近的镜头露出一个Jame Dean式的标志性坏笑,引起一阵惊呼,故作神秘地结合电影玩梗,把电影名和经典台词给抛了出来。
  主持人高兴地拍着典恪的肩膀对大家说:“印象深刻!新版《未知归途》剧组,各位观众,我们今晚的嘉宾就是他们,导演莱拉,我们可爱的朱迪,还有这位可爱的Nick!不要走开,广告后我们将深入了解这三位有趣迷人的剧组成员。”
  这一场脱口秀,典恪的表现可圈可点,差点都抢了朱迪的风头。
  “好样的。”莱拉表扬他,“以前没在这白混。”
  典恪挑挑眉:“嫂子,我那叫追求梦想,不叫白混。”
  莱拉立刻改口:“梦想梦想,没白梦。”
  典恪弱弱地给导演提意见:“嫂子你的中文还是调皮了那么一点点……”
  朕想大婚:媳妇儿,我上脱口秀了,下周记得看哦,我的粉丝站肯定会发视频
  木衣然:Ok
  木衣然:拍摄时间变紧了吗?
  朕想大婚:是啊,为了配合特效组的档期,最近连轴拍
  朕想大婚:对不起啊媳妇,可能消息都不能及时回复了
  木衣然:没关系
  木衣然:加油,好好演
  木衣然:我会想你的
  日子在二人各自埋头工作中如流水般过去,到了七月中旬,普外科一个年轻的男医生提出了辞职,他不是本市人,年轻医生的薪水都不高,工作强度又大,没房没车,谈婚论嫁的女朋友跟他提了分手,心灰意冷之下,他决定辞职,回家乡去当医药代理,说是家里还有些关系。
  胡主任和庄副主任都很惋惜,但毕竟日子是自己过的,不能勉强人家,劝了几次,也只能放人。
  临别那天,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酒后哭得跟泪人一样,说是自己从小就梦想学医,结果学医苦啊,当医生更苦,半路当了逃兵,他心里难受,可是坚持理想,理想不能换房子住啊。
  一席话说得大家各有滋味在心头。
  他走后,大家科室里心情也都不太好。
  乳腺癌的年轻姑娘即将出院,父母从老家赶来照顾,有人在身边陪着,她心情好了很多,最近很爱每天给林依然送颗糖果,林依然收下她就怪高兴的,于是林依然不爱吃糖,每天也都拿着糖回科室,塞进师妹的嘴里。
  临出院前一天大早,林依然正查房,拿着本子询问年轻姑娘感觉如何,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孩子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姑娘眼神一喜,又冷下脸来,说:“你来做什么?”
  “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事!你不告诉我!还跟我分手!”男孩子还在喘气,生着气说。
  姑娘一下子就找回了谈恋爱时作天作地的小情调,怒道:“你还吼我!”
  男孩子跑进病房收到了不少注意,有家属和医生开始往病房门口聚集围观。
  男孩子一撸袖子,吼回去:“吼你怎么了?!”
  姑娘一梗脖子:“怎么!怎么!你还打算跟我动手是怎么的?”
  男孩子“哼”了一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戒指盒,对着姑娘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打算求婚的戒指!”
  姑娘眼圈刷的就红了,“那你求婚去,跑我这个要死的人的病房来耍什么威风?!”
  姑娘的爸爸抄起了病房里的扫帚,姑娘的妈妈也撸起了袖子。
  没注意到姑娘爸妈的反应,男孩子怒了:“你个猪脑子!我买了戒指想跟你求婚!你呢!你发个短信跟我分手!发短信跟我分手!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你是个猪!你是人吗你!”
  姑娘没想到会是这样,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哭得稀里哗啦,男孩子显然是习惯了,麻溜的拽了几张纸巾给她擦鼻涕眼泪,擦完了,又是“哼”一声,往地下单膝一跪,“咚”的一声重响,然后才收了做出的凶样,温柔地开口问:“老婆,嫁给我好不好?”
  “哇啊”,姑娘当时就又哭成了泪人,还伸手要去够戒指,搞得门外起哄的围观群众都哭笑不得,感叹这俩真是天生一对。
  姑娘的爸妈也抹了眼泪,互相掺着坐下。
  林依然好容易挤出了病房,发微信给男朋友。
  木衣然:阿恪,你不在,我都被人秀恩爱了。
  最近典恪拍戏越发的忙,她发送之后就把手机放回白大褂的兜里,没想到很快就听到了提示音。
  朕想大婚:那等我回来,我们一起秀回来。
  木衣然:=w=
  39.别人家的速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