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求娶千金 第四十三章 林依然

第四十三章
  典恪与剧组展开了尽可能的密集宣传, 外籍剧组毕竟是收到一定的限制, 即使有朱迪这个大女星和原著号召力打底,能得到的曝光还是不多。
  十二月,电影上映,开局不利。
  上座率倒还不错,可惜排片实在太少。本来说好的一家院线反悔,宁可按照合同赔偿他们损失,也要换上看上去更卖座的搞笑商业片。
  莱拉和朱迪当机立断,不再继续盲目撒宣传费, 只维持线上宣传活动,其他的, 还是等待观众的口碑发酵,再进行下一步动作。
  所以, 典恪这一趟回国的时候, 可以说是铩羽而归。
  有句话, 叫做“出来混, 总是要还的”。
  他自己都可以想象得到, 这样一个低谷,他会收到多少幸灾乐祸的攻击和诋毁。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而尽管很多人并没有参与,在围观这一场网络骂战时,他们也不约而同地用了这句话来表达看戏吃瓜的乐趣。谁让你仗着有实力有钱怼天怼地?现在遭到报应了吧?
  先前转发典恪粉丝团怒怼营销号编料的“复仇者联盟”再次出现, 只是这一次, 她们转发的是典恪海外电影首周扑街的消息, 甚至不需要多打几个字, 一个狗头,一个笑脸,都可以表达内心的喜悦,和终于找到机会报复回去的快|感。
  最让典恪粉丝愤怒的,是无数诋毁这部电影质量的谣言,低劣P图、语法不通的所谓外国网友差评传遍了营销号,甚至还有“剧组崇|洋媚|外活该被票房打脸”“抵制媚外电影在国内上映”的带节奏言论被大量转发,这背后说没有别有用心的人或公司推动,根本是不可能的。
  林依然推开门,特地打开了院子里的装饰灯,迎接爱人归来。
  典恪刚进门就将行李箱和行李袋扔到一边,抱紧了她。
  于是林依然也用力地回抱这个一时不如意的男人,想要温暖他,想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支持和爱。
  “媳妇儿,我不高兴。”
  典恪郁闷的声音令林依然不由得抚摸安抚他的脊背,像是在给一只大型猫科动物顺毛,为了安慰丈夫,她难得说了一段长话。
  “那就不高兴,没什么的,我们都有对自己不满意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就不要勉强自己高兴。没有一个外科医生能够保证自己的手术不会失败,我想,世界上也没有一个演员敢保证自己的电影一定会成功。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了,能够从中获得经验教训,也没什么不好。”
  “媳妇儿”,典恪亲亲她的肩膀,“有你真好。”
  林依然红了耳朵,在他肩颈蹭了蹭。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他们分享着这一刻,就像他们以后的每一个日子里一样,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高峰低谷。
  因为他们是爱人,是夫妻。
  断网休息,在家当了两天“家庭妇男”,典恪才打开微博,看了一圈各色言论,思考了很多,然后才发了一篇微博。
  @朕姓典名恪
  12月13日 08:16 来自即将大婚的水果机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它出自港岛经典警匪电影《无间道》,一部太过优秀,使得好莱坞的翻拍之作都显得有些黯然失色的好电影。即使翻拍作《无间行者》揽获了数项奥奖。
  《无间行者》在保留大致情节的前提下,使用了更为符合西方观众喜好的诠释,我不敢轻易说孰优孰略,但对于国内观众,很明显的一点是,它完全抛开了华人普遍能找到共鸣的也是原作最感动我们的“江湖义气”,而这种特有的江湖情怀,如果导演真的保留,可能《无间行者》就不会这么成功。
  这就是东西方交流的困难之处,也是客观上落后于好莱坞的我们,想要打进西方市场要面临的,最首要的问题——如何让我们的文化被接受、被理解。
  这个问题,不能靠夜|郎自|大、闭门造车来解决,只能靠不断尝试、不断交流来解决。
  在尝试和交流的过程中,失败是必然经历,甚至,是必要经历。
  我说这些话,究竟是不是在为电影票房失利找借口,明眼人应该都有自己的判断。
  如果这部电影是我一个人的作品,这个时候被大家冷嘲暗讽,我不会出来说半个字,佛家说因果报应,口业也是会有报应的,我喷过多少不敬业、不专业的圈中人事,我一点都不后悔,但如果这有报应,我也坦然接受。
  然而,这部电影,是一个剧组的心血之作,也是一次勇敢的尝试。只要我们还想走出去,打开西方电影市场,不论之前之后,这样的尝试都不会少,失败也不会少。
  我并不要求特殊待遇,电影最终将交给观众检验,我只希望大家还是能以电影本身来评价,而不是在电影还没有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就因为我而牵连了名声。
  想说的话,还有很多,但就写到这里,不再多言。
  因为爷要准备结婚,懒得怼,放有些人一马[二哈]
  热门转发:
  @洪荒娱乐:为太子疯狂打call
  @轩辕少典:不丢人
  @偶尔接广告的**影评人:为我的良心转发
  @轩辕皇家太子护卫队:陛下从来是一个认真的演员、出品人,拿得出手的作品不要太多。一次失利就让有些人乐成那样,也是怪可怜的,我们听陛下的,就不怼回去了[捂嘴]再次恭贺陛下大婚!期待婚礼!
  @没保留皇姓的护卫队:[典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jpg]前面很感动,最后一句才是本体,没毛病~
  典恪暂时放下了电影的事,用心准备婚礼,流程已定,他回来后,婚礼日期也已经定下,林依然拍得板,就在一月二十四日,是个好日子,而且离得近,两个人都不想再往后推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反复确定修改细节,典恪和策划师隔两三天就要吵一次。
  作为伴郎,以及特邀过来帮忙把关审美的柳云,指着他们教育来家里过周末的典点,告诉他要小心度过中二期,不然很可能留下隐患,影响终身。
  典点严肃地点了点头。
  典恪吵输了一次,蔫儿吧唧地走过来,一挥手,招呼道:“大儿子、小儿子,咱们去吃顿好的~”
  典点和柳云一人给了他一个白眼。
  林依然一上车,就接到了典点和柳云的告状,她已经习惯了典恪这种占死党和小孩便宜的行为,假装没听见,一脸茫然。
  柳云痛心疾首:“嫂子都被你带坏了!”
  典点也很痛心疾首:“林阿姨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林依然和典恪对视一眼,忍不住窃笑起来,像是一对成功欺负了小伙伴的幼儿园小朋友。
  你们开心就好,柳云和典点冷漠的脸上写满了这句话。
  他们顺路去取了写好的请帖。
  因为是特地拜托了大师书写,典恪停了车,和林依然一起上去,跟大师再三道了谢,才取了请帖,回到车上,被好奇的柳云接了过去。
  请帖是少见的缎面,上面用丝线绣了一对灵动的比翼鸟,内里是打印出的墨字邀请,注明了婚宴时间和宴请地点,客人名字是大师用端正的楷书写出的,与打印字一比不知漂亮了多少倍。
  “直接找到你俩的拿走,省得我跑一趟”,典恪嘱咐道。
  典点兴奋道:“我也有请帖?”
  林依然笑着答:“当然有。”
  见典点笑得眼睛都眯成缝了。柳云摸了摸典点的脑袋,两个人一起找到他们的请帖,还时不时点评有客人的名字很奇怪。
  他们两个在后座闹来闹去,等红灯时,林依然和典恪对上眼睛,忍不住又笑起来。
  真的是像养了俩儿子啊。
  请帖送得差不多了,典恪对着自己悄悄藏起来的一张请帖犯了难。
  林依然还不知道萧若兰的事情,典恪从老爹那里知道,这时候,还是去找了林正义商量。
  “我肯定是要跟依然商量的”,典恪对着岳父,忧心忡忡地说,“但是,我就怕让她心情不好,还是想先问问您,爸爸,您觉得这张请帖,要不要送?”
  林正义倒是洒脱得很,还调侃他:“你小子蔫儿坏啊,祸水东引呢这是?你还是回去问然然吧,让她决定。不过啊,萧若兰这个人我了解,你们就算送了,她也不会来的。”
  “这是为什么?”典恪十分不解。
  林正义给他解惑:“她一辈子虚荣要面子,你俩结婚那架势,让她去,比杀了她还难受,不信你试试。”
  典恪不太想相信:“不至于吧……亲女儿结婚诶?要这么说,我还是干脆不问了?”
  “问还是问吧,夫妻嘛,凡是商量着来”,林正义教育道。
  典恪乖乖应了:“是。”
  于是回去问林依然,林依然想了想,说:“送就送吧,不过,我觉得她不会来。”
  媳妇儿跟岳父一模一样的猜测让典恪哭笑不得,开车去了老爹给的地址,果然,看见一个馄饨摊。
  典恪想了想,找了个在巷子里玩的小朋友,给了他一颗糖,问:“小朋友,能不能帮叔叔把这个交给卖馄饨的阿姨?”
  小朋友讨价还价:“两块。”
  典恪又给了颗糖。
  小朋友给了一个鄙视的小眼神:“人|民币!”
  哦豁!
  见典恪一时没掏钱,小朋友补充了一句:“附近就我一个小孩,你找不到别的跑腿的。”
  典恪几乎有些敬畏地给这位很有市场头脑的小朋友两个钢镚。
  小朋友跑着去送了请帖,把请帖交给了萧若兰。
  萧若兰打开一看,立刻将请帖塞进了小车的抽屉里。
  也不知道究竟会不会来。
  随着观众好评的发酵,电影票房完成了一波小型逆袭,最重要的是,现有的院线都表达了加场的意愿,还有其他院线找到莱拉洽谈放映合同。
  莱拉紧紧抱住朵原,“我们做到了!”
  朵原好笑地拍着妻子的背:“别哭啦,朵卫小朋友都笑你了。”
  典恪接到他们打来的电话,精神一振,也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剧组再次踏上宣传之旅,这一次还是朱迪和莱拉挑大梁,典恪一心先办好人生大事,其他的,都推到婚礼后再说。
  在紧张的准备和期待中,那个重要日子终于要到来了。
  44.完结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