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章节268 叶非墨

章节268

唐四好奇地问,“雪如,温暖,你们平时自己在自己官网和微博没弄个小马甲掐架什么的么?”

唐舒文指着陈雪如,“她和人掐架?被人掐还差不多,微博上说话就是一片知性风,骂什么的都不动气,官网更别提了,十天半月也不上一次。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陈雪如偏头看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温岚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不是很讨厌雪如吗?怎么可能会去逛雪如的微博和官网,还说得这么清楚的,莫非早就逛过了?

还真熟悉的。

陈雪如也疑惑地瞅着他,唐舒文摸摸鼻子,不说话,他喝酒。

叶非墨也瞅着自家温暖说道,“她也不掐架的,上一次清莲剧组她被人掐了,自己为了找平衡感去看人家掐卓冰冰了。”

温暖,“……”

叶可岚笑道:“雪如婶,二婶,以后你们不用亲自出马,掐架什么的,让二叔和舒文叔上就成,他们多能掐啊,叫我们也成啊,我们组队去掐。”

温暖,“……”

陈雪如,“……”

唐曼冬姗姗来迟,一来就扑过来和甜品,她今天和朋友去赛车了,没去看首映,一会儿就奔这里来了,“你们说什么呢说这么开心,对了,哥,你和嫂子的日子定下来没有,我要当伴娘。”

“我要当,我要当……”叶可岚兴奋地举手,唐曼冬蹙眉看她的小身材,“可岚美女,你这小身板撑不起晚礼服的。”

“那我塞两包子都比你好了。”

叶宁远欣慰地抚着叶可岚的头,许诺丢死人了,怎么调教出这闺女了。

唐曼冬也不是省油的灯,“还包子呢,我怕你中途从里面拿出来吃了,我要当伴娘,拦路者死。”

叶可岚拍桌而起,“不行,我要当伴娘,不服打架,谁赢谁说了算。”

“打就打!”

一个是萝莉御姐,一个是标准御姐,眼看就要打起来,程安雅道,“没人告诉你伴娘不止一个吗?”

叶可岚挑眉,一脸我好委屈的表情看程安雅,“哎呦,奶奶,你也不早点说,你看,宝贝儿拍桌子的手都红了,太伤感情了。”

唐舒文更无语了。

分明在问他日子有没有定下来,结果他一句话没说,两人都要打起来了。

“日子选好了,1月1号,吉利。”温岚说道。

程安雅瞪圆了眼睛,“今天24,1号结婚,一个礼拜的时间,温岚,唐四,你是怕儿媳妇跑了吗?办这么着急干什么呀。”

唐四不插嘴,温岚道:“哎,别提了,儿子不争气,再不办还真要跑了。”

唐曼冬竖起拇指,唐舒文咳了几声,老妈你好歹给点面子吧。

陈雪如低头,并不说话。

她没了家人很多年,只有小念一个人,孤身一人带着小念长大真的很不容易,这么和乐的气氛,她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大家族,真的好温暖。

她想,小念会得到很多,很多的爱。

这个年,他也会有很多很多红包,很多很多人疼,不再是和她相依为命过年。

这就足够了。

程安雅也看向温暖和叶非墨,认真思考,她这儿子好像也不争气,是不是也该办一办,不然真跑了怎么办?

“雪如姐,我也要当伴娘。”温暖说道。

陈雪如从自己的世界中醒来,下意识笑着点头,叶非墨蹙眉,当什么伴娘,难不成他要当伴郎吗?

唐舒文见她心不在焉,心中略有不快。

“这么说来,我要留到舒文结婚后再走了。”叶宁远说道,挑眉,看向许诺,优雅一笑,“诺诺,你可别趁人之危啊。”

最近反恐组织和恐怖组织杠上了,直接在中东开战,许诺缴了叶宁远一批病毒武器,当然,叶宁远也擒了她十几名探员,没一个逃得掉。

最近斗得非常狠。

这是没情面可讲的事情。

“谁趁人之危了?恶人先告状。”

叶天宇静默了一个晚上,总算开口了,“爹地,只有你趁人之危的吧,妈咪作风可正派了,不像你,老是耍阴的。”

叶可岚是爹地的贴心棉袄,搂着叶宁远说道:“哥哥偏心,妈咪哪儿正派了,这放出去人家都会说爹地正派,妈咪阴险的。”

叶非墨说道:“大嫂,我支持你干掉他。”

“她倒是想啊,可惜干不掉,上一次送你那批当是你的生日礼物,又不是天天生日,下次再想就别提了,你十几条小猪还被我关着,我不高兴就宰两只玩玩。”叶宁远风轻云淡地说道。

唐舒文笑道:“哥哥嫂子怎么玩都好,不要玩到我们的地盘就好,小弟怕不好对付啊。”

“一路货色。”许诺冷艳喝果汁。

几个男人大笑,陈雪如和温暖低头不知道嘀咕什么,说得也挺开心的。

叶三和唐四是退出江湖的人,两耳不闻江湖事,也不过问这些事,这些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唐曼冬喝甜品的时候突然抬头说道:“温暖,你知道期末考是什么时候吗?”

温暖摇头,十分茫然,一月多?

唐曼冬唇角扯了扯,“下个月14开始期末考了,你们表演系叫苦连天啊,今年都闭卷考,监考老师很变态,题目也很难,别挂科啊,挂科要上报纸的,你这个学期都没上几节课。”

温暖,“……”

她泪了,今年拍戏太多了,好像真的没上几节课。

温暖拍拍她的肩膀,风轻云淡地说,“没事,叶三以前考试都是59分的,挂科不怕,到时候让非墨帮你篡改成绩就好。”

温暖,“……”

这是鼓励挂科咩?

“挂科啊,真羡慕,我和哥哥都没上过学,文盲不懂挂科一说。”叶可岚嘟着嘴巴说着,温暖和陈雪如相视一眼,没上过学?

文盲?

269

要是他们这样的也算文盲,世上所有人都宁愿自己是文盲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半途,唐舒文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走出包厢,“雨凝,什么事?”

对赵雨凝,他很抱歉。

不能和她在一起,也是唐舒文的遗憾。

“舒文,今天是平安夜。”赵雨凝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光听声音就知道,那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

唐文嗯了一声,“平安夜快乐!”

赵雨凝静了一会儿,声音小了些许,带着几分委屈,“每年的平安夜,你都会来找我,我们都是一起过的,舒文,今年你不来找我了吗?”

唐舒文蹙眉,是啊,尽管他们不在一起,那几年的圣诞节,他都会去找她,每年都精心为她准备惊喜,礼物……

“叶唐两家聚会,抱歉。”唐舒文硬着心肠说道,本来,他是打算去找她的,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然而,一想到自己和陈雪如的婚姻,想到自己做出的承诺。

他准备好的礼物也扔进了垃圾箱。

赵雨凝哭泣的声音传了过来,唐舒文心头闷疼,“雨凝,忘了我吧,再见。”

他挂了电话,赵雨凝那句,我在老地方等你,他没听见。

两家人热热闹闹吃夜宵到凌晨才散。

出了椰江后,叶非墨和温暖在附近的广场走一走,不急着回家,今晚很热闹,街上到处都有节日的气氛,两人手牵手在广场上逛了好一会儿,欣赏远处升腾而起的烟花。

十分美丽。

“圣诞礼物呢?”叶非墨问她。

温暖摩擦着手,天气挺冷的,叶非墨见状,拉过她的手放到他的口袋里,温暖笑着说暖和,他又问礼物,温暖道:“最近忙得忘记了,而且……我都没有过圣诞的习惯。”

“你是不是地球人?”

“地球至少有一半人是不过圣诞节的。”温暖理直气壮地说道,转而笑吟吟道:“乖,到了春节,我送你礼物哈。”

也没几天了。

叶非墨哭笑不得,温暖也蹙眉,“那我的圣诞节礼物呢?”

“没了。”

温暖失笑,“原来准备了礼物啊,男人怎么能这么小气呢,赶紧说,礼物呢?”

“没了。”

“太小气了。”温暖笑着,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方盒,塞给他,眉目带着温润的笑意,叶非墨扬眉,心情顿时舒畅起来。

“这是什么?”

“你看看喜不喜欢。”温暖笑道,虽然对叶非墨的品味不太清楚,不过她买的是同一个牌子的,自己的眼光还是信得过的。

他笑着打开,那是一支万宝龙蓝黑色的钢笔,款式是他最喜欢的款式,颜色也不错。

温暖见他喜欢,笑着说道:“你的钢笔不是摔坏了么,正好给你买了。”

“眼光不错。”

温暖哼哼道:“那当然,除了看男人,我的眼光都是很不错的。”

“死丫头!”叶非墨伸手去拧她,温暖笑着躲到他背后去,最后还是被他搂在怀里,温暖理直气壮地伸出手来,“我的圣诞礼物呢。”

叶非墨手张开,一枚宝石钻石打造的蝴蝶胸针亮得几乎晃花温暖的眼睛,仿佛天上的熠熠星光。

胸针打造得很漂亮,有粉钻,绿钻,黑钻,紫钻……还有七色宝石,她没见过这样的款式,这和普通的蝴蝶胸针有点差别。

“真漂亮。”温暖接过来,举高,光芒四射,甚是美丽,她唇角扬起,“叶非墨,你真是蝴蝶控啊。”

叶非墨拿过来,帮她戴上,并非他是蝴蝶控,而是温暖很适合蝴蝶饰品,戴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风情,这是他专门请顾晓晨设计的胸针,光是打造就费了不少时日,本来想等过年的时候送她,没想到圣诞节就好了,索性就送她当圣诞节礼物了。

叶非墨突然抱过她,低头吻住她的唇。

温暖在想,她现在开始相信,叶非墨会是一个好男人,他宠爱一个人,的确可以把人宠上天去,你可以对他予求予取,你也可以对他肆无忌惮,只要他爱你。

谁能当他的女人,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曾经的韩碧,很幸福。

如今的她,也感到了幸福的味道。

回程的路上,叶非墨突然问:“我们要不也把事情办一办?”

“什么事情?”

叶非墨面无表情,“结婚!”

温暖心头一震,侧头看向叶非墨,车子在公路上飞速行驶,时明时暗的灯光在他脸上掠过,完美的侧脸有一种难言的魅惑力。

他这是求婚么?温暖心口一动,心如鹿撞,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挠着似的,叶非墨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结婚是人生大事,他竟说得这么风轻云淡。

她是很喜欢叶非墨,但对于结婚一事,不知为何,温暖有些抗拒。

或许,她不够信任叶非墨,总觉得他们之间的问题还很多,有时候大家都故意忽略了彼此的不合适,彼此的隔阂,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她和他认识的时间也太短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闪婚也闪离。”温暖淡淡笑道:“我对闪婚兴趣不大。”

叶非墨蹙眉,看了她一眼,温暖偏头看沿路的风景,他沉默不语,温暖已拒绝了他,叶非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生出这种念头。

结婚是他一直很排斥的事情,即便和韩碧情投意合的时候也不曾想过要和她共度一生,被韩碧背叛后,更不曾想过要和哪个女子保持着长久的男女关系,可如今,他却想着和温暖一起度过每一个晨昏。

这是一种冲动,无原由的冲动。

270

270(2032字)

他不理解自己的心思,只知道,唐舒文和陈雪如结婚,他很羡慕,突然也想结婚,而新娘必须是温暖,被她拒绝后,叶非墨也心想,或许,他是太冲动了。

可温暖为何不愿意嫁给他?

以他的性格,这种事自然不会去问,只是心中有疑虑和不舒服。

温暖不够爱他么?

若是真爱一个人,不是想和他永远在一起么?

两人一路沉默回家。

这一天晚上,叶非墨格外的热情,温暖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强烈攻势,那种带着愤怒,或者是惩罚的占有让她有些不悦。

然而,她的身子却渴求着他,迎合着他。

这家伙在床上似乎总是这么不知餍足,温暖最后也随着他一起沉浮在**的海洋中,沉沉浮浮,一夜缠绵。

陈雪如洗漱后,上网,发了一张微博,那是吃饭的时候拍下来的甜品和冰激凌,评语写得很简单,我今天很开心,圣诞节快乐!大家晚安!

一贯的雪如风格,温柔大方。

她特意去温暖的微博看了下,没见她上来,陈雪如心想,她可能累了,早睡了。

唐舒文在书房,处理一些邮件,随意逛网页,很巧合就逛到陈雪如的微博去了,照片拍得很好看,微博主人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他能想象得出她在电脑前含着笑容发微薄的模样。

很开心么?

为什么开心?

她话很少,今天两家人见面,除非问她,否则她不会主动说话,大多和温暖在聊天,唐曼冬时而和她说几句,他看不出她开心,也看不出她不开心。

她避着他,眼神都不交流,仿佛待他是陌生人。

两人的新房在他的房间,为了讨一个吉利,温岚让人重新装修,两人又是准夫妻,今晚开始,他自然住在原本陈雪如的房间里。

迟迟不回房间,他也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思,讨厌她,又或许是憎恨她,唐舒文说不上来,一想到她,自然就想到楚楚可人的赵雨凝。

当赵雨凝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后,大受打击,立刻昏倒,赵家人大怒,骂他是负心汉,唐舒文无话可说,他答应了陈雪如,自然不会食言。

只是心疼赵雨凝。

这一切都怪罪在陈雪如身上,或许一切都是阴差阳错。

她今天很开心,可赵雨凝恐怕在哭泣。

唐舒文本想评论一两句,可转念一想,又退了出去,烦恼地捂着头,真的要结婚吗?

为了孩子结婚,他们会幸福吗?

他感觉的出来,陈雪如不喜欢他,他又喜欢赵雨凝,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

那日到底为什么要强制雪如嫁给他,他自己也闹不明白了。

他回房的时候,房间就亮着一盏昏暗的灯,陈雪如已经休息了,呼吸均匀,唐舒文一肚子怒火莫名地散了,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放轻。

他拿了睡衣去浴室梳洗,陈雪如轻轻地睁开眼睛,一想到两人要同床共枕,她紧张得一口气都不敢大喘,那天晚上可怕的噩梦浮上脑海,陈雪如很恐惧。

那是对一个人从心理上的排斥。

她多希望,唐舒文今晚不要回房。

听着浴室的水声,陈雪如辗转难眠,察觉到他要出来了,她又闭上眼睛装睡,她很累,很困,却睡不着,心中很害怕。

唐舒文上了床,陈雪如身子缩了缩,他蹙眉,她还没睡着?

他伸手熄了灯,房间陷入了黑暗中,陈雪如翻了一个身子,背对着他,眼睛晶亮,睡不着……

她一定会失眠的。

一定会失眠。

唐舒文也眯起眼睛,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和他睡在一起?要求他对她忠诚,却想和他相敬如宾过一辈子么?

唐舒文心中怒,刚一靠近陈雪如便觉得她身体僵硬如一块石头,他不敢再靠近,想到那一晚上,唐舒文懊恼极了。

是那晚上的阴影么?

他那天是气疯了吧。

所以才会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可若说道歉,他又说不出口来。

他突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陈雪如大惊失色,一时忘了自己在装睡,倏地从床上坐起来,躲得远远的,这激烈的反应让两人一时都陷入沉默和尴尬中。

唐舒文承认,他是故意的。

陈雪如却是潜意识反应,并没有想得太多。

她排斥他的碰触。

“你这是做什么?”唐舒文语气不善,黑暗中,彼此的表情都很模糊,轮廓全在阴影中,陈雪如低着头,沉默不语。

唐舒文益发怒了。

拳头捏得青筋浮跳。

她就那么排斥他么?

这个念头让唐舒文很不高兴,心情阴鸷。

“过来睡觉!”唐舒文沉怒道,她越是排斥他,他越是要睡在这里,看她能怎么办,陈雪如看向唐舒文,她感觉的出来,他在生气。

然而,最该生气的人,是她,不是他。

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陈雪如身子挪了过来,再过几日,他们就要结婚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会努力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唐舒文见她躺下,冷冷一哼。

装睡是装不下去了,陈雪如瞪大了眼睛,背对着唐舒文睡。

彼此讨厌的两个人要成为夫妻,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日后该怎么相处下去,这桩婚姻,他们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陈雪如心中一叹,都走到这地步了,再说后悔,于事无补了。

一想到小念可爱的笑脸,想到唐家的温暖,陈雪如的身子慢慢地放松下来,她无法忘记那一晚,却又想给小念一个温暖和睦的家。

唐舒文愤愤地转过身子去,也背对着她。

同床异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