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274章节 (一天五更,放心跳坑哦) 叶非墨

274章节 (一天五更,放心跳坑哦)

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274(一天五更,放心跳坑哦)

陈雪如打电话过来,笑问道:“你在XX广场啊?”

“你怎么知道?”

“照片那么明显,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小心一会儿真有一堆人跑过去围堵你。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陈雪如打趣道,她想了想,“对了,我今天要去试婚纱,你要是没事的话,过来陪我吧。”

“舒文哥哥没陪你吗?”试婚纱是两人一起吧,怎么就一人去试。

陈雪如淡淡道:“他忙。”

温暖蹙眉,真可恶,都是元旦了,谁不知道他要结婚了,这时候有什么可忙碌的,早就放假了,忙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陈雪如这门婚事,说实话,她是很担忧的。

暴风婚纱摄影楼,温暖第一次见到小念,小家伙可爱得不得了,本来叫姑姑的,温暖觉得老了,硬是让小念叫姐姐。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小念也乖巧的孩子,一口一个姐姐喊得温暖心花怒放。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她抱着他亲了好几口。

温岚和唐曼冬摇头,唐曼冬说道:“小念,叫我姑姑,叫她姐姐,辈分全乱了,不成,叫姑姑,温姑姑,温阿姨也成。”

温暖朝唐曼冬抛去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那得意劲别提了。

这么漂亮的老婆,这么可爱的孩子,舒文哥哥真是好命,竟然还不知道珍惜。

温岚见有唐曼冬和温暖陪着陈雪如,她本来和唐四就要去会朋友的,于是打了招呼就先走了,温暖和唐曼冬留在影楼里。

“曼冬,你哥和雪如姐怎么样了?”

“老样子。”

“没进展啊?”

“看不懂。”唐曼冬嘀咕,小念跑去里面看妈妈,唐曼冬说道,“感情的事,谁说得准,我也不知道我哥到底什么心思,不过雪如姐对我哥好像一点心思都没有,两人在家里,我爸妈在的话,兴许还说一两句话,我爸妈要是不在,能闪多远就闪多远。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那舒文哥哥和赵雨凝没联系吧?”

“烦死人了,赵雨凝身体本来就不好,听到我哥哥结婚的时候又闹了一次,圣诞节那天,听说为了等我哥在外面冻了一夜,又病倒了,生命垂危,赵家那边找我爸妈兴致问罪,闹得我们全家都不开心,晦气。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唐曼冬蹙眉,有些不满地说道,“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呸,什么东西嘛。”

“成了,消消气。”温暖说道,两人说得小声,不想让陈雪如听到,温暖心烦至极,怎么每个人的感情都走得这么不顺心呢。

唐曼冬说道:“我妈啊,怕夜长梦多,昨天就让我哥和嫂子去登记了,本来是想办了婚礼再去登记了,现在索性就登记了在说,在法律上呢,他们算是结婚了,赵雨凝再闹也白闹。”

“舒文哥哥还是喜欢赵雨凝吧。”

“可能是吧,一听她住院心疼得不得了,急匆匆就去看她了,这不……试婚纱都没陪嫂子来,哥这一次做得过分了,不过也情有可原,那赵雨凝也太阴损了,怎么动不动就往医院跑,林黛玉都没她娇弱,气死我了。”唐曼冬愤愤不平,哪有人几天进一次医院的,分明是胡闹。

“这样的婚姻,能幸福吗?”温暖淡淡说道,一想起叶非墨那天也说结婚,幸好她没脑热就答应了,若是答应了,她还真的怕自己会后悔。

叶非墨和韩碧都分手好几年,当年是韩碧背叛了他,如今叶非墨还念念不忘,心存怜惜,唐舒文和赵雨凝都谈婚论嫁,感情正浓,唐舒文怎么可能放得下赵雨凝呢。

这样的婚姻,岌岌可危。

“我妈说,顺其自然,反正就算不是雪如姐,我爸妈也不会让赵雨凝进家门的,我们家和赵家那边早就有点矛盾,我哥想娶赵雨凝过分还要过我爸妈这一关呢,这要是换了是其他女子,不是赵雨凝,就算雪如姐有孩子,我爸妈也不会逼他们结婚的,可偏偏是赵雨凝,我爸妈也是有私心的,他们想哥哥结婚后,收收心,别再和赵家那边有牵扯,我爸不喜欢。”

温暖点点头,唐曼冬又问,“你刚刚一个人在微博感慨什么呢?大冬天的你跑去那里做干什么?”

“哦……没什么,我这不是寻思着要给雪如姐准备什么结婚礼物么,没想出来就一个人在广场上发呆了,正在努力想呢。”温暖心思动得快,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瞒过去了。

唐曼冬斜睨着她,“我们什么都不缺,你买什么礼物,送红包就成,礼物就省了。”

“闪,这是心意好不好。”

“那你和叶二少一起出来,他帮忙也能出个主意,自己能想到什么东西。”

“他忙。”温暖淡淡说道,唐曼冬正要问,小念已经拍手走过来,“姑姑,妈咪好漂亮,好漂亮……”

陈雪如走了出来,唐曼冬和温暖站起来,发出一声惊叹,真的好美,好美,当初陈雪如和唐舒文为了上报匆匆忙忙地拍了一组婚纱照,唐家自然不会委屈了陈雪如,赶做婚纱来不及了,温岚想米兰最大牌的一位婚纱设计师要了这套非卖品。

这是一年前轰动米兰秀界的婚纱巅峰之作,一直在出现在T台上,放在婚纱店里展览,某国王子结婚的时候也想买下这套婚纱,主人却不同意。

这套婚纱把陈雪如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更凹凸有致,白纱很透,裙摆很长,白色的花朵开满了白纱上,很飘逸地铺在背后,腰左侧开着一朵漂亮的百合花,层层叠叠,而下,给人一种华丽又高贵的美,最下端点缀着一些小碎钻,这套婚纱极适合陈雪如,她穿出了婚纱的华美和高贵。

“陈小姐好漂亮。”影楼里的小姐纷纷赞美,温暖和唐曼冬拿手机拍下来,温暖双眸冒爱心,“雪如姐,你嫁给我吧。”

各种羡慕妒忌啊。

275 (一天五更哦,跳坑吧,hoho)

总裁的替身前妻

陈雪如看着穿婚纱的自己,笑了笑,曾经,她也幻想着有一天穿上婚纱,携着顾睿一起走向婚姻,可如今,她却为另外一个人穿上婚纱。

心情复杂。

然而,美丽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穿着这样的婚纱,任何人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好,很好……

“小念,妈咪漂不漂亮?”唐曼冬问。

小念用英语奶声奶气地说了声,好漂亮,妈咪是仙女,温暖和唐曼冬都笑了。

婚纱除了腰要那里要稍微修改,其余地方都没有什么问题,其实不修改都可以,陈雪如也很喜欢这套婚纱,摄影师拍了一组照片备用后,陈雪如才进去换了自己的衣服。

温暖有些羡慕,她也想穿婚纱了。

然而,这种冲动,只是一种冲动而已,结婚对她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一想到叶非墨,温暖心头一沉,他和韩碧到底什么时候能划清界限呢。

陈雪如在换婚纱的时候,影楼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赵雨凝。

她一脸病态,神色憔悴,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模样,她穿了打底裙,米白色长风衣,下面是黑色的靴裤和长靴子。仪态保持得很完美,有着世家小姐的高贵,风度。

赵雨凝的目光落在小念身上,那目光看得小念有些害怕,唐曼冬弯腰抱起侄子,冷漠地看向她,“赵小姐,有何贵干?”

这人不是在医院么?

来影楼做什么?

她又怎么知道嫂子在影楼。

“我想见见陈雪如。”赵雨凝说道,声音柔柔弱弱的,分外惹人怜惜,陈雪如正好换了衣服出来,粉色的针织衫,外面套着白色的针织外套,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她见了赵雨凝,有些许抱歉和愧疚,目光看向温暖和唐曼冬,有些尴尬。

小念叫了声妈咪,陈雪如走过来,很礼貌地和赵雨凝打招呼,“赵小姐好。”

“原来你知道我。”

陈雪如点头,赵雨凝微微一笑,“陈小姐,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么?”

唐曼冬笑道,“嫂子,附近有家咖啡厅,我们去坐坐吧,小念也饿了,去吃点东西。赵小姐,不介意的话,一起吧。”

这一声嫂子让赵雨凝微微色变,咬了咬牙,原本,她才该是唐曼冬的嫂子。

“陈小姐,我想和你单独谈谈。”赵雨凝坚持说道,陈雪如并不太想和她单独谈,不是她应付不来,而是她不想应付。

唐舒文毕竟是为了他们母子负了赵雨凝,见了面,总是自己理亏,她不知道该和赵雨凝说什么,而唐曼冬却说道:“赵小姐,嫂子没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听的,你要么,跟着一起来,喝杯咖啡,要么请回。”

咖啡厅。

几人点了咖啡,温暖一贯喝拿铁,唐曼冬和陈雪如要了卡布奇诺,赵雨凝要了一杯摩卡,小念要了一份黑森林蛋糕吃。

赵雨凝和温暖坐在一边,唐曼冬和陈雪如在一边,小念做在姑姑和妈妈之间吃蛋糕,赵雨凝目光落在小念身上,唐曼冬很不喜欢,沉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看着我小念做什么?我想赵小姐身体不太好,话说完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你这么娇弱的身子骨,别吹了风,我们担待不起。”

赵雨凝脸色变了变,直直地看向陈雪如,那意思非要和陈雪如单独谈谈,陈雪如抿唇,淡淡说道:“赵小姐,我的事没什么好瞒着曼冬和温暖,你有话,但说无妨。”

“陈小姐,你抢了别人的男人,却连一句话都不敢和我单独讲么?”赵雨凝尖锐地提问。

唐曼冬猛然一拍桌子,“请尊称一声唐少夫人。”

赵雨凝的脸色顿时刷白,不敢置信地看向唐曼冬,复而冷冷地笑,“他们还没结婚,一切尚有可能,这声唐少夫人,我怕叫早了。”

唐曼冬冷冷一笑,这女人还在做梦呢。

陈雪如说道:“赵小姐,叫什么都无所谓,你到底有什么事?”

“你会不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离开舒文,陈小姐,大家都是女人,你怎么能如此狠心,你和舒文的婚姻会害得我们三个人都不幸福,包括你的儿子,也会受到伤害,你不能为了嫁给他就不顾我们所有人的幸福,陈小姐,让一切回到正轨吧。”赵雨凝说道,“你现在或许没感觉,可你迟早会后悔的,本就不属于你的男人,不属于你的婚姻,你硬是霸占了,怎么会幸福?”

唐曼冬说话,陈雪如摇摇头,她才忍了脾气,陈雪如微笑说道,“赵小姐,你说的话,我也和唐舒文说过,是他执意要结婚,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也很明白你的处境。可你找错人了,我帮不了你,你该去找唐舒文,若他放弃了这门婚事,我无怨言。”

甚至会很开心,只要唐舒文肯放弃,不抢小念,他想娶谁,她不关心。

赵雨凝冷冷一笑,“你说得这么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陈雪如,你跟过我表哥,在娱乐圈打滚那么多年,你又跟过多少人,好不容易可以利用孩子绑住舒文,你又怎么放弃?这是你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所以你不顾我们所有人的心情,利用无辜的孩子来破坏我们,你毁了我们所有人,你知不知道。”

陈雪如眯起眼睛,“赵雨凝,说事就说事,别捏造一些莫须有的事情扣在我身上,我是跟过顾睿,那又怎么样?难道谈过一次恋爱就不允许嫁人了。我跟过多少人,无需和你报告,我是不是利用孩子,也无需你知道,我是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我自己知道,毁了所有人的不是我,你真的找错人了。”

陈雪如也动了怒,对赵雨凝,她是心存愧疚的,毕竟是她和小念的出现,害得她和唐舒文不能在一起,她怨恨自己是应该的。

276

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可怨恨归怨恨,辱骂归辱骂,平白无故接受她的辱骂,她不能做到无动于衷。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和舒文也不会分开。”赵雨凝眼泪凝聚在眸中,“你也是女子,你就如此狠心,要把你的**建立在别人的苦痛上吗?”

“你想如何?”陈雪如问。

“离开舒文,我知道孩子是你们之间的牵绊,唐伯父和唐伯母也很喜欢孩子,他若留下来,我会善待他的,不会让他受委屈的。”赵雨凝以为事情有转机,目光露出期盼。

温暖摇摇头,她可不相信,赵雨凝会善待小念。

一定是白雪公主的坏母后。

“赵雨凝,你白天做什么梦呢?”唐曼冬受不了,沉声道:“你以为没有嫂子和小念,你就能顺利和我哥结婚吗?真是痴人说梦,你们赵家和我们唐家早就有过节,我妈是不可能接受你们的,我妈不接受,我爸肯定也不同意,你想嫁进来,做梦。”

“我……”

“别发梦了,回家洗洗睡吧,绝了对我哥的念头吧,我爸妈认定的媳妇,就是我嫂子,你没戏唱,是,你是很可怜,本来和我哥两情相悦突然被拆散,我知道你很不满,可是,赵小姐,当年你自己离开我哥的,回来也没复合多久,怎么就爱得要死要活了。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既然这么喜欢,当初干嘛分手,要是你们一直在一起,也没有我嫂子和小念,对哦,这么说来,你们分手太明智了,说真的,我也不太喜欢你,你要是嫁过来,一定有很多婆媳问题,姑嫂问题,我哥迟早烦死。”唐曼冬是个狠姑娘,说话也非常直,赵雨凝被她说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温暖在旁边看着都担心这赵小姐会不会立刻就昏死过去。

陈雪如摇摇头,示意曼冬别逼人太甚了,赵雨凝的确也是受害者。

她似乎看见了几年前的自己,也曾这么无助过,也曾这么绝望过,也曾这么痛苦过。

可她从不曾这么低声下气去求韩碧,求她离开顾睿。

她爱的时候,爱得干干净净,不爱的时候,也断得干干净净,不怨任何人,也不会让曾经这份爱变得卑微,可怜。

赵雨凝含泪看着陈雪如,“你真的不会离开舒文?真的能心安理得地和他在一起?”

饶是谁,都无法拒绝她的眼泪。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总有一种要保护她的冲动。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弱女子总是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赵小姐,很抱歉。”

“世上那么多男人,为什么你去抢,偏偏要抢了舒文。”

“赵小姐,这不算是抢吧?再说,谁抢谁还说不准呢。”温暖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出声说,若是身份对换,陈雪如被人抢了男朋友,她二话不说上去可以给小三两巴掌。

然而,人都是护短的。

赵雨凝是可怜,可雪如姐也不见得幸福。

“你说什么?”

温暖微微一笑,“赵小姐,舒文哥哥没告诉你吗?他们已经登记结婚了,在法律上,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你说雪如姐抢了你的男人也不妥,男未婚,女未嫁,一切都是自我选择,你非舒文哥哥的老婆,怎么说是雪如姐抢了你的男人呢?”

“登记……”赵雨凝似乎没听到温暖的话,所有的心思都被登记二字震住了,泫泫欲泣,喃喃自语,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倒在她们面前。

陈雪如蹙眉,赵雨凝倏地抬起头来,浑身颤抖地看着陈雪如,“她说的是真的?你们已经登记了?”

陈雪如点头,“是的,赵小姐。”

赵雨凝如受了重大打击,不停地说着,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那模样挺吓人的,小念忍不住问,“妈咪,阿姨怎么了?”

陈雪如摸摸儿子的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小念不懂大人间的气氛,抿唇不语,专心吃蛋糕。

赵雨凝泪如雨下,目光凄然地看向陈雪如,有怨恨,也有责备,更有愤怒和委屈,目光掠过小念时,如淬了毒的蛇。

陈雪如蹙眉,心有不安,复而生怒,“赵小姐,我和你没什么好说了,请回吧,你该找的人是唐舒文,不是我们。”

赵雨凝看向小念的目光让她很不安。

或许她认为是小念的出现,才抢走了她所有的一切。

赵雨凝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冷冷一笑,“陈雪如,你不会幸福的,你夺走我的幸福,你也别想得到幸福。”

她突然端起那杯滚烫的摩卡,泼向小念。

陈雪如在她端起咖啡的时候就以身子挡住了小念,赵雨凝冷冷一笑,快步离开,唐曼冬气死了,可也顾不上她,幸好是冬天,穿了外套,只有少许咖啡溅在脖子上有些疼痛,并无大碍,小念哇一声地哭起来,陈雪如慌忙安慰儿子。

咖啡厅大乱,经理过来处理,唐曼冬不想事情闹大,陈雪如和温暖都是公众人物,已有不少人认出她们,早走为妙。

温暖也气得脸色发青,赵雨凝实在太过分了。

大冬天的,咖啡又是刚上来,温度很高,她要泼陈雪如还只能说她失去理智,一般正室对小三都这样,可她却泼小念。

小孩子细皮嫩肉的,万一被泼到皮肤,后果不堪设想,她还是泼向小念的脸。

小念被吓着了,哭了好久,陈雪如好不容易才哄住了,几人回到唐家,唐四和温岚回来了,唐舒文也回来了,眉间都是倦色。

唐曼冬怒不可遏,上前就要打唐舒文,“哥,都是你做的好事,你干嘛要去见赵雨凝?害得小念差点被烫伤。”

“我又怎么了?”唐舒文茫然,温岚见小念眼睛红红的,赶紧抱过来,陈雪如去拉唐曼冬,急着摇头,这事别说了。

唐四蹙眉,“曼冬,怎么回事?”nbsp;-

277 五更了哟。

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总裁的替身前妻

温暖坐下来看戏,舒文哥哥太过分了,是该给点教训,这家人只有唐叔叔一个人能教训她。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请使用访问本站。

唐舒文目光掠向陈雪如,眼睛眯起,唐曼冬把事情说了一遍,冷冷地看着唐舒文,“你的赵小姐不是温柔善良吗?善良屁啊,善良到会把一杯滚烫的咖啡泼向小念的脸?要不是嫂子反应快,我们这会儿要在医院看小念了。你都做了什么混账事?还在和她藕断丝连,不然人家怎么以为你还要娶她,还跑上门和嫂子呛声,就差没开一张支票丢嫂子脸上了,她是谁啊她。”

温暖囧,曼冬你还真的能添油加醋啊,竟然说得这么狗血,果然是导演系的,很有导狗血剧的天赋。

台词也很给力。

唐舒文脸色一变,见小念没事,看向陈雪如,“你被烫伤了?”

温岚哄着受惊的孙子,唐四脸色如霜,“舒文,跟我上书房来!”

他说罢,已上楼,温岚瞪了唐舒文一眼,“我不早叫你和她保持距离吗?下一次她真死了你也别给我去见她,闹什么闹这么难看,这么点事情也处理不好。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妈……”唐舒文喊了声,一个头两个大,如今这家他是越发没了地位,全向着陈雪如和儿子了,唐舒文不好让唐四等太久,走了几步见陈雪如背上一片咖啡渍的痕迹,蹙眉,穿了外套,应该没烫伤了。

家里暖和,陈雪如脱掉脏了的外套,温岚忙问,“伤着没有?”

“妈,我没事。”

“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做出这种事,丢身份。”温岚叹息道,小念已经被哄得笑了,温岚也放心了,唐曼冬还在愤愤不平。

陈雪如坐下来,说道:“妈,你劝劝爸,不要生气了,其实,赵小姐也是一个可怜人,说到底,的确是我和小念的出现才造成她今天的不幸,她生气,怨恨是应该的。反正我和小念都没事,这事就算了,闹开了两家人脸上都不好看,而且,本来就是唐舒文对不起她,唐家理亏在前,赵小姐进了几次医院,外面都在传了,我不想你们被人说得更难听,这事就算了吧。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WwW.hweiSk.cOm 回味书库”

温岚心如明镜,雪如的确是个好媳妇,儿子对她又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心结无法打开,她是个懂事明理的孩子。

“这是他们父子的事,我们别管。”温岚说道,“雪如,你记住,你没有对不起她,就算没有你,赵雨凝也不可能进唐家门,除非舒文和我们脱离关系。”

“妈……”陈雪如以为温岚在安慰她,忍不住想说些什么,温岚抬手,示意她不要说,她淡淡说道:“这是事实,很多事,你和舒文不知道,我们也不便告诉你们,我只想说,舒文和赵雨凝再有缘也无份,成不了夫妻。当恋人玩玩也就算了,真要当我家的媳妇,她当不起。”

温岚对赵雨凝似乎颇有偏见,陈雪如也不好说什么,豪门媳妇不好当啊。

陈雪如上楼洗了个脸,把头发挽起来,脖子后一片深红,外套挡住了大部分的咖啡,有少许溅到脖子上了,不算是很严重的烫伤,只是她皮肤白皙,又细腻,比较明显。

去找药箱的话太小题大做了,又惹出风波不是她所愿,陈雪如拧了条冷毛巾敷着,感觉舒服了些,唐舒文进来就看见她在敷着颈后,他的神色甚是不好,似是被唐四训了一顿,陈雪如不想惹事,慌忙放下毛巾。

“你受伤了?”唐舒文走过来,陈雪如摇头,他扳过她的身子,拉开她的长发,颈后有一片红,他蹙眉看了陈雪如一眼,似责似怒。

陈雪如淡淡说道:“没事,也不疼。”

她不习惯和他如此靠近,唐舒文出去了一会,片刻又进来,手里拿着一支药膏,他拉着陈雪如坐到床上,沾了一些白色透明的药膏涂抹在她的烫伤处,一片清凉,很舒服。

静默,无语。

陈雪如一叹,“唐舒文,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虽说临近婚期反悔,对她的名声伤害比较大,流言蜚语也会很多,可她宁愿如此。

唐舒文倏然站起来,脸色阴鸷地看着她,“你以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后,这一切还能回到原点?不可能了,我们只能将错就错一直错下去,这一次雨凝是有不对,你也不见得没错。我不管你们之间说了什么,你和小念出现破坏了我们是事实,如今我和你已经结婚,我会遵守我的承诺,但是……我也希望你,以后见了雨凝避开走,别在给我惹什么麻烦。”

陈雪如笑起来,唐舒文脸色不善,她笑什么?

“唐舒文,你不觉得好你很奇怪吗?我见了雨凝避开走,别给你惹麻烦,我已经足够避开她了,还避不开怎么办?其实你有权选择回到正轨,是你自己不选,不怪任何人,是,我是破坏你们,所以今天不管是我还是小念受伤都是咎由自取,你满意了吗?既然你说要遵守你的承诺,那我也请你,尽快处理好你和她之间的事,你也别给我添麻烦。”

唐舒文微怒,他的确错看了陈雪如,他怎么会以为这女子逆来顺受呢,如此能言善辩,她去当谈判家和外交官都亏了。

陈雪如道:“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唐舒文,小念是我的宝贝,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甚至是我的幸福。当年阴差阳错有了他,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你的错,总之不知道是谁的错,可他的出生从来不是一种错误。每一个孩子出生对父母来说,都是一种恩赐,绝不会是灾难,你若以为小念毁了你的一生,你大可以放我们走,眼不见为净,我想,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为你生的孩子,你也不会在乎。”

278

她顿了顿,又说道:“几年前的事情浮出水面,我没想过要破坏你们,也没想过要嫁给你,更没想过什么我不该想的事,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带小念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平静地过一生,我扰乱你的人生,你何尝不是扰乱了我的人生。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是你执意要娶我,所以才造成你我她三人的痛苦,你可以不要娶我,你爸妈也不一定逼着小念留下来。这是你的选择,他日错了,你别来怨我,如今发生这一切,你也别来怨我,我平白无故,不想承受你和赵雨凝的羞辱,弄得这一切好像我才是罪魁祸首,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终归究底,都是男人的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别来怨谁。”

“你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唐舒文惊愕之余,有点好笑地看着陈雪如。

他们三人之间的糊涂账,其实每个人都有责任,可全归于他,这也太不公平了。

“当然是你的错。”陈雪如沉声道:“说我没同情心也好,说我冷漠也好,既然事已至此,你又不肯放弃儿子,那么,请你就不要给别人一些缠绵美丽的误会。”

唐舒文并不动气,目光沉冷地看着陈雪如,“这件事,我会处理,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赵雨凝这一次处事,他也意外。

唐舒文冷冷哼了哼,“你在我爸妈面前怎么就没露出这一面?”

陈雪如淡淡一笑,“你也没你爸妈那么懂事。”

唐舒文气结。

陈雪如已经开门下楼。

温暖是傍晚的时候离开的。

一天了,叶非墨没有打电话给她,也没有发信息问她在哪儿,温暖面色微涩,方柳城倒是打电话约她吃饭,温暖拒绝了,他也没多说什么。

独自一人走在冷风中,温暖心情复杂,陈雪如和唐舒文感情不顺利,她和叶非墨也不顺利,她不免得沮丧。

和闷骚男谈恋爱真的伤心伤肺,他什么都不说,偏要她去猜测他的心意,一个猜不准,胡思乱想,一天也别想好过。

分手,舍不得。

可他未必舍不得。

温暖叹息,快到元旦了,街上都是热热闹闹的,就她一个伤心人在冷风中闲晃,戴着墨镜,帽檐压得低低的,害怕被人认出。

真是出息了。

轻轻呼出一口气,天气挺冷的,这天气吃火锅倒是很不错的选择,然而,一个人吃火锅也太奇怪了,算了,什么也不想了,回家了。

也不知道他吃饭了没有。

叶家。

除了叶宁远和许诺在厨房忙活,其余人都在看电视,叶非墨也在。

叶可岚瞅着叶非墨看了好一会儿了,无奈她家二叔是雷打不动的人,再怎么看也不会赏你一个眼神,叶三少和程安雅相视一眼,这家伙今天更闷骚了,回来一句话不说就在客厅坐着陪看电视剧,一下子转性还真让人不能接受。

“二叔,宝贝儿看你这么久了,好歹你也赏我一眼嘛。”叶可岚撒娇说道,叶非墨果断听话赏了她一眼,叶可岚圆满了。

叶天宇在一旁一边看电视,一边用侵入国情局查资料,一心二用。

一家和乐融融。

许诺端出一个水果拼盘,有葡萄,苹果,菠萝,猕猴桃,色泽鲜艳,程安雅招呼许诺坐下来,“让宁宁一个人忙活就成了,歇一会儿。”

许诺说道:“没事,我不累。”

说着又溜回厨房了。

叶可岚又撑着下巴问,“二叔,你刚刚去XX广场做什么了?”

“逛街!”叶非墨又赏了两个字。

程安雅挑眉,逛街?他懂得逛街两个字怎么写吗?今年的冬天冷得比较离谱,他怎么可能出去逛街,鬼知道他去那里做什么了。

“二叔,你确定你去逛街了?”叶可岚笑眯眯地问,未来二婶发了一条微博,好像人就在xx广场,语气听起来甚可怜的,求粉丝出来偶遇呢。

结果二叔屁颠屁颠去跑去了。

但人没了。

叶宁远笑眯眯地看着认真切菜的许诺,自家老婆拿刀的时候不是自卫就是杀人,切菜还是少见的,笨手笨脚的,他都怕她切到自己的手。

“你去客厅陪爹地妈咪看电视,一会儿就好了。”叶宁远笑道,顺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许诺扭头,厨房和客厅幸亏是偏了角度,看不清楚。

“电视听无聊的。”许诺说道,还不如看他做饭。

叶宁远侧头看着她认真的表情,他最爱她认真的摸样,不管她做什么事,总是那么的认真的,这是一种态度,他很喜欢。

结婚十几年,孩子都这么大了,每次看着她,仿佛还是回到当初感情最浓的时候。

“诺诺,有没有考虑回来定居。”叶宁远突然问道,他们一家定居美国,因为许诺工作在美国,他一般都是美国英国两边跑,这十几年回家的次数比较少。

第一恐怖组织在他的带领下,稳占全球第一恐怖势力的位置,坚不可摧,天宇如今也试着开始从基层接手第一恐怖组织的事。

如今全交给他,叶宁远肯定不放心,势必还要儿子再历练几年。

然而,如今的权力可以慢慢的放了,这么一个诺大的组织,管理不易,耗心耗力,且江山代有才人出,第一恐怖组织后代全是精英,虽然一叶天宇被选为下一代的领导,可若他如今退下来,接下来的几年卡卡来领导,他也是放心的。

楚离三十几岁的时候也退下来了,他也该退下来了,这位置坐得太久了。

第一恐怖组织不成文的规矩,领导者都是三十五左右退下的,前十几年都贡献给组织了,后半辈子要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

279

第一恐怖组织不成文的规矩,领导者都是三十五左右退下的,前十几年都贡献给组织了,后半辈子要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虽然黑暗实力全球最大,毕竟暗波汹涌,危机四伏,长久在这样的环境生活,他是倦的。

“随你啊。”许诺说道,她一点都不眷恋自己的权力。

能嫁给他,是她这辈子最成功,最骄傲的事情,其余的事情不过都是在帮他而已。

“石头,你说真要把这个位置放给自家人吗?”许诺说道,翻身倚着流理台,挑眉看着他,“如今黑白两道你都控得牢牢的,基本上没什么起伏,天宇又小,你给他打下这么一大片江山让他坐,一点挑战都没有。”

叶宁远一笑,这问题也想过,但反恐那边,势力肯定不能撤的,国际反恐的实力不容小觑啊,许诺这些年有意在他允许的范围内巩固反恐势力,也只是想给将来的天宇多一些挑战。

如今的反恐组织内部有一股可怕的力量都来自恐怖组织,叶宁远接受的挑战足够了,可若换一个人上位,恐怕……

太乏味了。

“你想如何?”

“其实,除了你选定的接任者,我还中意一人,不如总督察这位置让别人坐吧。”许诺说道。

“真要想给天宇挑战,撤了全部的力量最有效。”

“你舍得?”

“当然……不舍得。”叶宁远笑道,“天宇有乃父之风啊……”

“自恋!”

“那是,我们家的优良传统。”

许诺失笑,叶宁远却有了心思,自己的光芒太盛了,儿子再接任的确有压力,也会有想法,叶宁远抚下巴严肃地思考,“这就是天宇一直看我不顺眼的理由吗?他嫉妒自己老子?”

许诺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好意思说,是谁嫉妒谁啊。”

“他嫉妒我,肯定的。”叶宁远果断说道,许诺窘,这种颠倒是非的事也就他能干得出来,许诺为了常年在外奔波的儿子敬上一把同情泪。

“诺诺,我们再生一个吧。”叶宁远突然搂着许诺,暧昧地咬着她的耳垂,双手抚着她平坦的小腹间,声音低沉又暧昧,“再生一个漂亮女儿。”

“滚,像叶可岚这样的,一个就够了。”

“是,可岚一个就够了,咱们再生一个调教成乖巧可怜的小公主。”叶宁远开始憧憬了,其实他和许诺再生是没问题的。

“喂,当年是谁说把该生的全生好,一男一女,以后过自己二人世界的。”许诺鄙视他了,正因为他这话,所以他们两人才会二十一岁就当父母的,许诺严肃怀疑这人只是借着孩子名义行色-欲的。

后来生了儿子,叶宁远很嫌弃,偏要生儿子,说是叶家阳火太盛,一定要生宝贝女儿,且他说生一男一女就不生了,早早把该生的生好了,以后就轻松了。

于是两人没多久又生了一个宝贝女儿,还真应了他的心愿。

“年轻不懂事嘛,两个太少了,真的,儿子我就不要了,生出来要打架,咱们要女儿,要是不避孕,说不定我都有十来个女儿了。”叶宁远感慨起来,以他耕耘的努力和勤奋,十个绝对没有问题的。

“越说越离谱了。”许诺笑道,叶宁远故意用小腹从背后顶她,许诺大恼,“石头,你找死是不是,做饭。”

“我要女儿。”

“高龄,生不出来了。”

“三十五哪儿高龄了,四十五都有人生呢。”叶宁远笑道,哄着许诺要女儿。

“年纪太大了,生出来的有缺陷,不要。”

“胡说八道,就你我这智商只要不变异都是天才好吧,看天宇和可岚。”叶宁远对这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就是年纪大了,所以才担心变异啊。”

“诺诺,我要女儿。”

许诺笑道:“万一生儿子呢?又不是你决定的。”

“生男生女当然是我决定的,不要违反了生物定律。”

许诺,“……”

这就是鸡同鸭讲。

两人说了一会儿胡话,叶宁远说:“明年我们就回来定居吧,我们一家都在外国,非墨又是闷葫芦,我们回来陪爹地妈咪住。”

“好!”

“三十五岁就退休等死,真是悲剧。”

“你再胡说我就出去看电视不陪你了。”

……

“爹地妈咪,你们做饭怎么抱在一起了。”叶可岚的声音贼贼地传来,叶宁远扭头笑道:“爹地在教你妈咪怎么切萝卜。”

“胡说。”

“你不看电视跑这做什么?”许诺问。

叶可岚贼兮兮地说,“爹地,妈咪,二叔好像失恋了,一句话都不说。”

“二叔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他是打不死的小强,失恋习惯了。”叶宁远笑道,叶可岚大呼爹地没良心,她又跑回电视机前。

程安雅见叶非墨一天都不说话,抿唇说道:“非墨,你到底怎么了?”

叶非墨摇头,“没事。”

“没事才奇怪呢。”

叶三少斜睨了二儿子一眼,“失恋了。”

叶非墨沉默着,程安雅囧了,失恋,没这么严重吧。

吵架还差不多。

“没事!”叶非墨再一次重复,叶可岚回来,坐在沙发上笑道:“二叔,要不叫未来二婶回家吃饭,爹地准备了火锅了,吃热腾腾的火锅最舒服了。”

“她出通告了。”叶非墨面无表情地说道,叶可岚吐吐舌头,原来二叔是闺怨啊。

程安雅笑道:“那你这是干嘛呢?”

“心情不好。”

“你心情什么时候好过?”叶三少忍不住吐槽,“非墨,我觉得有必要深刻研究一下你的性格是怎么养成的,不缺爱,不缺钙,你到底怎么长成这模样的?”

280

280(2155字)

叶天宇和叶可岚大笑,程安雅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她早就觉得非常有这个必要了,非墨这性格养出是她一直好奇的事情。

天生一副小老头模样。

“遗传。”叶非墨哼了哼。

叶三少斜睨着他,“别什么都怪到遗传上去,我基因不知多良好,看你哥就知道了,还遗传呢,我们家就没你这样的。”

叶天宇在一旁说道:“爷爷,爹地养成应该是***功劳,七岁定性啦,和你没关系。”

叶三少扭头一瞪,叶天宇笑得绅士优雅,活脱脱的小叶宁远翻版,程安雅竖起拇指夸叶天宇,这孩子最客观了,值得嘉奖。

叶可岚疑惑地思考,“爹地是单亲长大的,养出是***功劳,二叔不缺爱不缺钙,爷爷奶奶一起养大的,如此说来……爷爷,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耶。”

程安雅也开始鄙视叶三少了,果然是他的问题。

叶三少踢了沉默装酷的叶非墨一脚,程安雅说道:“这就深刻说明了,性格后天培养多重要,你看卡卡他们几人哪个不是想自己老子的。宁宁是我养大的,所以像我。”

“等等,墨小白可一点都不像他老子,也不像薇薇。”叶三少纠正道。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的确很大,看叶天宇就是一个小叶宁远,墨遥就是一个翻版的墨晔,非墨可一点都不像他,他年轻的时候可没这么闷骚。

“小表叔啊……”叶可岚沉思,“无双表姑说,小表叔是当年表姑婆不小心抱错的。”

“有可能。”叶三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接着有斜睨了叶非墨一眼,“我也觉得有必要去查一查当年一起出生的孩子,说不定我们家也抱错了。”

叶非墨百无聊赖地坐着听自家老子吐槽。

叶宁远和许诺听了这番对话也笑个不停,叶宁远也深深觉得自己弟弟从小就比较怪异,叶天宇说道:“二叔从小就这样,和后天培养无关,所以不关爷爷的事啦。”

叶三少正想说这孩子真懂事,叶天宇又接着说,“所以这是天生的,二叔说得非常正确,遗传的,奶奶这么可爱阳光的,当然不是遗传***,爷爷还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滴。”

“哥哥,你好聪明哟。”

叶三少默,说来说去,还是说到遗传的问题上去了,好吧,他勉强承认和遗传有关,但这遗传肯定是不知道哪一节变异了,所以才会有他出来。

一家人一直闲聊到吃饭时间,叶宁远和许诺准备了火锅,非常丰盛,这天气吃火锅的确挺舒服的。叶非墨却想着温暖的手艺。

叶非墨和叶天宇不吃辣,叶宁远准备了鸳鸯火锅,眼看叶非墨的筷子就要越界,程安雅敲了他一下,“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心不在焉的。”

叶宁远看了他一眼,“肯定失恋了。”

叶三少点头,正解,还是宁宁和他的看法最相近。

叶非墨就是有本事,叶三少和叶宁远说什么他都不插嘴,当风吹过,专心吃他的火锅,父子两说了半天也不见他给个反应,最后也收声了。

席间,叶宁远说明年就搬回来定居,程安雅最高兴了,叶三少蹙眉,“你这么快就退休了?”

这么早就回来当电灯泡,真讨厌。

他还想和安雅多逍遥几年呢,不过说真的,还是挺想他们一家子的。

“是啊,先交给卡卡吧,等过几年天宇再接手。”

“爹地,我现在也可以接手。”叶天宇说道,尚有些稚嫩的脸上挂满了绅士的笑容,眉目间隐约透出大气和坚定来。

程安雅道:“不成!”

叶三少和许诺也不同意,叶宁远说道:“先锻炼几年吧,让卡卡接管,你以后有的是机会。”

叶天宇点头,虽说有点失望,不过他也没意见。

叶非墨道:“既然回来定居,你来安宁,我……”

“停停停……”叶宁远失笑,“别这么不讲义气,你哥我从明年开始要混吃等死,你就乖乖接掌家业吧,我对生意场的事没兴趣。”

叶非墨冷哼,程安雅说道:“嗯,宁宁是该休息了,非墨不准有二话。”

这二十年来,宁宁的生活过得太紧张,压力太大,是时候享受生活了,再说,他也不见得比非墨更适合当安宁国际的总裁。

叶非墨在叶家吃了一顿火锅后便回去了。

回去的途中,他接到韩碧的电话,韩碧笑说道:“非墨,你在哪儿,我把表给你送过去。”

叶非墨把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寒风灌进来,有少许的冷意,男子冷硬的轮廓此刻更显得冰冷,如刀斧雕刻的般,深若古潭的眸中,深不见底。

手表……

那块手表。

他想起很多事,想起他和韩碧的过去,这几年刻意靠近她的心思,刻意让自己活在过去的回忆中,刻意忘不掉她。

是为了韩碧,还是为了年少的自己那份爱情,他不知道。

可如今,这些事都伤害了温暖。

他和韩碧再牵扯下去,对温暖的伤害怕会更大。

“非墨,你为什么不说话?怎么了?不舒服吗?”韩碧担忧地问,声音柔柔细细的,听着令人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叶非墨眯着眼睛,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声音已不再梦里徘徊。

“韩碧,那块手表你留着,我不要了。”叶非墨木然道,韩碧浑身一震,身子如十二月的天气,几乎冻结成冰,这手表是……他不要了?

叶非墨目光看着远处的路,灯光闪烁,他目光深寒,坚定,“这块手表本是你送给我的,说不要也不对,算是物归原主。”

韩碧痛苦低喃,“物归原主,非墨,你真的要和我断得这么彻底吗?连我送你的手表,你也退回来,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

*

我想问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看前妻的姐妹有谁没看过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咩?写非墨爹妈和一堆强悍男女的哟,很狗血很经典滴,捂脸打广告的人飘过。

去看亿万吧!前妻的前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