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07章节 叶非墨

307章节

“那你……你在F市的时候……算了,这件事算之前的事,我不和你计较。”温暖本想问他们在F市的事情,可转念一想,当时她和叶非墨还没确定关系,就算他和韩碧有过什么,她也不该太过计较。

“哟,善解人意了嘛。”叶非墨勾了勾她的鼻子,打趣说道,温暖心中有气,拍落他的手,“她的胸针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胸针?”叶非墨茫然问,不知道温暖说什么,若非他真的一脸茫然,温暖会说他装傻,他那么关注韩碧的消息,怎么会没看见韩碧戴着那蝴蝶胸针。

报纸那么显眼的说,而且,还有专门介绍,隐约说是安宁国际的胸针。

大家都是艺人,撞衫的事能避免就避免,首饰自也一样,难得叶非墨送她一件自己喜欢的首饰,韩碧却率先戴着出现在公众面前,若以后她戴着出现,难免媒体会大作文章,说她穿着打扮模仿韩碧。

搞什么嘛,明明她才是正宫娘娘,怎么搞得自己像侍妾般,真憋屈。

而且,本来就被人叫小韩碧,再撞上更小韩碧了。

“我真不知道,我好久没看她的报道了。”叶非墨蹙眉,微微眯起眼睛,漆黑的眸流光掠过,深浅不明,“你确定和我送你的一模一样?”

“当然确定。”温暖掏出手机上网找韩碧的旧新闻。

叶非墨蹙了蹙眉,这款胸针是顾晓晨亲自设计打造,安宁都没有推出,世间唯独一款,怎么会有相似的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温暖低头找着新闻,长发垂了下来,叶非墨回过神来,拂开她的长发,露出女子白皙的侧脸和优美的脖颈,叶非墨心口一动,倏地含住她圆润的耳垂,舌头轻舔,含住吸吮,一手在她腰上也不轻不重地揉起来。

她浑身麻痹,电流从脚底窜起来,直冲头皮,忍不住敏感地缩了缩脖子,肌肤都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叶非墨顺着耳垂而下,湿热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温暖的身子不可抑制地滚烫起来,忘了去查什么资料,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襟,化成他的一潭春水。

他直把她吻得意乱情迷,温暖摇头抗拒起来,他们还在别墅的公园里呢。

“跟我回去吧,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想你了。”叶非墨低低声说道,真把温暖逗弄得浑身无力,滚烫酥麻,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若他真抱着她到隐蔽处干坏事,恐怕她也无法抗拒。

“不行,我今天要在家里过,不要亲了,再亲就要上火了。”温暖好笑地躲着他的唇舌,要抗拒他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你真无情,我家弟弟饿了好久。”叶非墨抱着温暖开黄腔,但真没有再继续,毕竟吃不掉,再招惹她,一会儿自己更难受。

只能在言语上过过干瘾。

“你这人真是……”温暖笑着去打他的手,叶非墨低头在她肩窝处磨蹭,分外眷恋,这动作让她失去了所有的防御力,心都被浸泡软了。

“好了,好了,明早我就回去了。”温暖笑说道,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叶非墨的发根很柔软,摸着很舒服。

“回来就要喂食,我弟弟很贪吃的。”

温暖咬牙,“……”

你脑海里除了这那件事就不能想其余事情了吗?

温暖看着叶非墨严肃又认真的脸,彻底被他打败了,“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小心你精尽人亡。”

“放心,为了温小姐的福利,我肯定人亡精未尽。”叶非墨一本正经地说,先以语言保证温小姐的福利,温暖踩了他一脚,跟着他混,她要被带坏了。

她又拿过手机,翻到新闻,放大了图片给叶非墨看,“你看,这就是韩碧的胸针,和我那一枚一模一样,你没话说了吧。”

叶非墨看了片刻,点了点头,倏地想到什么,目光闪了闪,似怒非怒,一抹戾气拂过,很快又消逝,叶非墨说道,“你若是不喜欢了,以后我再给让人给你设计一款。”

“谁说我不喜欢,不能戴,我收藏总可以吧。”温暖道,那么多宝石钻石,很有收藏价值的。她转念想了想,“今晚怎么这么乖啊,又表白,又买花,又道歉的,你哪根筋不对了?”

“不喜欢?”叶非墨挑眉,脸色沉黑,“那我以后不做了,我也觉得这事特白痴。”

“别别别,我可喜欢了。”温暖搂抱着他撒娇,“每天说一句我喜欢你。”

“美得你。”叶非墨斜睨着她,目光露出点小小的期盼,“我可没听你说过。”

“女孩子要矜持的嘛。”

“我喜欢奔放的。”

温暖大笑,叶非墨看着她,“曼冬没打电话给你吗?”

“没有啊,什么事?”

叶非墨把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温暖大吃一惊,担忧至极,叶非墨说道,“今天我看着舒文奋不顾身地护着小念,宁愿自己挨了一枪,我就在想,每个人都有自己要付出生命守护的人,那一刻,我们几人都很震撼,毕竟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自私的,我们得到的,总比付出得要多。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别人的尊敬,羡慕,恋慕,却从不曾付出过什么。医生说,舒文如果没挨过危险期,可能会有性命危险,生命这么短暂,谁都没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就像他们也不知道,今天婚礼会发生变故,舒文差点会没命,我不想浪费时间。明白吗?”

温暖微微有些动容,叶非墨勾了勾她的鼻子,“别和我怄气了,这一次的事情是我处理得不好,以后不会让你这么委屈。”

“好。”温暖痛快地答应他了。

“下次再生气,也不准说分手,知不知道,很伤人的,而且是在我……”叶非墨咳了咳,脸颊略有点异红,温暖一笑,伸手抱住他。

“好,下次吵架换我哄你。”

叶非墨一笑,握住她的手,温暖的手总是暖和,摸着很舒服,两人坐着聊了一会儿,温暖就赶叶非墨走了,两人恋恋不舍分开。

捧着两束花进了家门,温妈妈和温爸爸等人都还没休息。

温静一见笑道:“姐,你怎么不请未来姐夫进来坐一会。”

温暖含笑带嗔,“谁是你未来姐夫?”

“哦,原来不是啊。”

温暖过去挥拳要揍她,温爸爸蹙蹙眉,倒也没说什么,温妈妈看着也开心,“你今天心情看起来很不好,我以为你们吵架了呢,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她低头一笑,捧着玫瑰上楼插。

新的一年,新心情。

温暖在助理的帮忙下秘密去医院看唐舒文,陈雪如守在医院中,坚持要等唐舒文醒来,温岚和唐四带小念回家照顾,本来温岚想多请看护在医院看着,免得陈雪如太累,她却坚持不用。

如今她只期盼,唐舒文能快点醒来。

温岚上午在医院陪着她,温暖来了以后,她就回去陪小念,让温暖和曼冬在医院陪着陈雪如,医院这一层都戒严,且有龙门的人在守着,没有特许近不了。

陈雪如一夜没睡,略有点憔悴,温暖抱着她宽慰,她也没落泪,只是过于担忧,中午没什么胃口,唐曼冬见她没吃什么,出去给她买水果。

她一出去,小六走过来,高大挺拔,异常俊秀,他是龙门的人,自幼跟着唐舒文,算得上是唐舒文很信任的人。“少奶奶,赵雨凝的小姐哭着要看少爷,要让她进来吗?”

陈雪如蹙眉,挡了赵雨凝,“舒文还没脱离危险期,你让赵小姐过几日再来。”

“是!”小六出去了。

温暖拍了拍陈雪如的手,没一会儿,小六又过来了,为难地看着陈雪如,“赵小姐在电梯口硬是要闯,又在辱骂少奶奶,怎么办?”

他以为,陈雪如会服了软,让赵雨凝过来看看唐舒文,谁知道陈雪如目光一冷,沉声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也不见得是多沉重的一句话,可听的人却觉得有一种沉重压在心头,小六微笑,点了点头,“少奶奶,小六不会再麻烦你了。”

他已经完全清楚怎么处理了。

一出去,立刻让人驾着赵雨凝走,这一层楼都不准她靠近。

温暖竖起拇指,有魄力。

陈雪如疲倦地笑了笑,这和魄力没什么关系,如今她是唐舒文的老婆,名正言顺,说话自然也有立场,赵雨凝又不是第一次找她,她也没什么愧疚于赵雨凝了。且唐舒文昏迷不醒,想见他也不是这时候。

等唐舒文醒来,赵雨凝要见,她不会拦着。

如今她进来,料定和她没什么好脸色,她很疲倦,不想和她周旋。

308

赵雨凝被保镖赶下楼,心中愤然,她很担心唐舒文,听说情况很不乐观,她就怕他出了点事,若不是今天这场婚礼,别人也找不到机会动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昨天唐四和温岚走的时候,她听到他们的谈话,唐舒文是为了保护小念才中了枪,赵雨凝咬唇,为了保护他的儿子,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吗?

舒文,你在保护谁,是她吗?

不想她伤心吗?

你不是说,你不爱陈雪如吗?你不是说,你没当小念是你儿子吗?可为什么却为了他们母子奋不顾身,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好。

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你侬我侬,你都不顾了吗?

他结婚前,他曾来和她说过,彻底断了关系,算是他对不起她,日后要是有唐家帮忙的地方,他不会拒绝,可他却拒绝和她再有牵连。

他说,他答应了陈雪如。

他答应了陈雪如的,他记得,可他答应她的呢,他可曾记得,唐舒文,你怎么能待我如此残忍。

她本以为,那小孩若是不幸死了的话,唐舒文和陈雪如的婚姻也会结束。

可他却为了保护孩子,差点丧命。

他心中,再没有她了吗?

感情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说变就变。

赵雨凝扶着墙壁,痛哭起来,心口传来阵阵剧痛,下身一热,似有东西流出来,她惨白了脸,捂住小腹,痛苦不已。

一名护士经过,见她此般模样,慌忙过来扶她,赵雨凝挥手拍开护士,跌跌撞撞入了电梯。

护士小姐看着地上几滴血迹,惊呼了声。

唐舒文熬过了那三天,转到了VIP病房。

唐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他战胜了死神,总算又回来了,陈雪如谢天谢地,感激地落下眼泪,这一次她真的很感谢唐舒文。

若不是唐舒文挡住,子弹会打中小念。

小念怎么能挨得住子弹。

如果说,那一夜的唐舒文已经握住了打开她心门的钥匙,婚礼的用心和呵护,让她更坚定了把这把钥匙给他,这件事后,他已经彻底了打开她的心。

不管初衷是什么,不管多么的害怕未来,她都愿意放下所有的心结,放下曾经的苦难,坚定和他走下去,这三天,这是她想得最多的事情。

能够奋不顾身救下本来他很讨厌的儿子,又如此孝顺,这样的男子即便风评再差,她也深知,她已经慢慢沦陷了。

唐舒文醒来的时候,陈雪如正趴在他的病床上休息,他手一动,就握住了她温润的手,她的手一直握着他,唐舒文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阳光极好,窗帘已被拉开,他觉得刺眼,眼睛睁开,闭上,好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了些,旁边有一张床,她怎么不去睡,反而趴在这里睡了?

“哥,你醒了?”唐曼冬拿着早餐进来,开心奔过来,唐舒文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吵着陈雪如,唐曼冬开心极了,出去打电话给唐四和温岚。

复而进来,脚步放轻了。

她念叨了好几声,又说陈雪如辛苦,这几日除了梳洗,吃饭,她几乎都不离开医院,都在陪着他,唐舒文一听,心中暖暖的,又问了小念。

唐曼冬怕唐舒文太过忧心,不利于调养身子,只说小念平安无事,唐舒文也放了心。

陈雪如转醒,唐曼冬识趣地退出病房。

两人的视线绞在一起,仿佛要把彼此都看透了,陈雪如心中有痛,把脸贴在的手背上,满是感怀,世间的新娘,没有一位和她一般,新婚后三天都在提心吊胆,深怕自己的丈夫离她而去,也深怕自己的儿子会一辈子都不言不语,所有的担心和眼泪都掩饰在故作坚强后面。

如今他醒了,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不用假装一切都撑得住,不用假装,她很坚强。

眼泪湿润了他的手背,唐舒文想去安慰她,却无法移动另外一只手,“傻瓜,别哭了,我一醒来就看见你哭,多晦气啊。”

陈雪如心中更觉得委屈,唐舒文试着要起身,胸口一阵剧痛,陈雪如慌了手脚,慌忙过来扶着他,含泪责骂,压住他的肩膀,不让他乱动。

唐舒文笑着看她,陈雪如察觉到他是故意的,目光一沉,唐舒文却说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她摇了摇头,唐舒文伸手拭去她的眼泪,目光凝着她,一时温情无限,陈雪如握住他的手,不知道怎么表达心中的感激和感动。

他似看出她的想法,轻声说道:“你知道我在中枪那一刻在想什么吗?”

她摇头,唐舒文和她十指紧扣,目光温和而宁远,幽幽转转,又透出几分诚挚,他道:“小念没事的话,你一定很开心。”

陈雪如眼睛一热,眼泪瞬间盈满了眸,呜咽地埋头在他肩膀,嘤嘤地哭起来。

小念没事,他也要没事才行,且小念……一想到小念至今不言不语,唐舒文如此虚弱地躺着,她的心就揪疼着,无法抑制。

“早知道醒来听你哭,我就不用这么急着醒了,我继续昏迷了,你不要管我。”唐舒文颇有点无赖地说道,双眼一闭,颇有点似乎真要闭上眼睛昏迷的意思。

陈雪如慌忙起身,擦去眼泪,她不哭了。

唐舒文轻轻一笑,“这才乖嘛。”

“小念他没事,你不要担心。”陈雪如说道,唐舒文点了点头,她有点心疼地抚着他脸上的青渣,容颜憔悴,皆是他们母子。

“你没有给我刮胡子?很丑是不是?”唐舒文有点不满自己的形象,一下子从温润如玉到满脸渣子的大汉,这多有损自己的形象。

“很man。”

“说谎!”

“真的。”陈雪如失笑,容貌对男人来说,不重要吧。

“我不信。”唐舒文赖皮,目光盯着她的唇,“你得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

唐舒文叹息,这是二十几女孩子该说的话吗?他的目光都这么露骨还不懂,唐舒文道,“雪如,给个奖励吧。”

309

她不解,唐舒文叹息,打趣说道,“看在我这么英勇,奋不顾身救了咱们儿子的份上,身为孩儿他娘,给点奖励很合情合理吧。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你要什么奖励?”

唐舒文想一头撞死,陈雪如脸颊突然一红,他想,这丫头总算上道了,陈雪如低头,亲了亲他的脸颊,红着脸起身,唐舒文心想,亲脸颊就算完了?

“亲嘴,还要法式热吻。”唐舒文道,陈雪如别过脸去不理他,他苦兮兮地说,“有我这么歹命的新郎吗?人家新婚洞房花烛,我却在冰冷的医院过,老婆连一个吻都没有,我的心要碎了。”

唐舒文和苏然、林迪云几个混久了,除了叶非墨,他们几人胡搅蛮缠的功力是很高深的,远不是一般女人能够抵抗得住的。

陈雪如被他缠得无可奈何,低头在他唇上一亲,唐舒文吮着她的唇,硬是缠着她要了一个法式热吻。

唐舒文的伤势慢慢好转,好几日小念都没来看他,唐舒文总算发觉不对劲了,众人都说小念没事,可家里人都来看过他,就小念没有来。

他有些担心,若是小念出了事,陈雪如不会如此平静,且这几日,随着他病情好转,她脸上总是带笑,小念该不会有事。

可为何不来看他。

陈雪如知道瞒不住了,只能和他说小念的事,孩子平静了几日,也看了医生,却没有起色,本来唐四要带他看心理医生,温岚又不舍得,只能作罢。

几人一直哄着小念,陈雪如只要不在医院照顾唐舒文就会在家里陪着小念,所有的工作都推掉了,专心照顾他们父子。

可小念的病情一点起色都没有。

唐舒文坚持要见小念。

陈雪如只得把他带来,小念平素淘气,鬼灵精怪,总是带着笑容,是唐四和温岚的开心果,可如今却木然着脸,颇有点想叶二少童年的时候。

可叶二少那是天然木,他是生病了。

“小念,你怎么了,连爹地也不认得了吗?”唐舒文抱着孩子,避开了伤口,抬起小念的下巴,让小念目光看着他。

可小念目光呆滞,一句不发。

唐舒文哄了很久,一点起色都没有。

“舒文,小念这一次受惊不小,我想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实在不行,就如爸说的,带他看心理医生。”陈雪如也是心疼,却无可奈何,唐舒文极不愿意,心疼地吻了吻儿子的额头。

小六进来,本有话要说,欲言又止,唐舒文看了陈雪如一眼,她正要出去,他拉住她,“什么事?说吧。”

“顾睿来了,说是要见少爷。”

唐舒文挑眉,“让他上来吧。”

小六出去后,陈雪如轻声说道,“我……舒文……”

“留下吧。”

顾睿进来,见陈雪如在场,目光掠过一抹不悦和阴鸷,更多复杂,那是一种又爱又恨的目光,唐舒文厉眸一扫,“顾大公子,这么好心来看我?”

“我有话和你说。”顾睿冷声说道,瞥向陈雪如和小念,“我想,这席话的内容,你一定不想雪如听见。”

唐舒文温润一笑,目光却无半分笑意,凉意淡淡透出,“如果不介意,我想,你可以称她一声唐少夫人,我的事,没什么她不能听。”

言下之意,她可以不用走。

顾睿嘲弄一笑,目光冷冰落在唐舒文身上,掠过陈雪如,更有嘲弄,“如果和雨凝有关呢?”

唐舒文面色不变,眸光却是微微一动,淡然说道,“雪如,坐下来吧。”

若是和别的女子有关,她更不该走,小念神色木然,陈雪如低头看了儿子一眼,淡淡道,“舒文,小念也渴了,我带他去买点喝的。”

唐舒文微蹙着眉,阴沉地看着陈雪如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门口,他才收回了目光,更有不悦,顾睿走近,“你知不知道,你的好老婆差点杀了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唐舒文面色微变,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念。

顾睿冷冷一笑,那目光如毒蛇般,直直射向唐舒文,他也不是十几岁少年,顾睿的怨毒在他看来不值一提,什么憎恨的目光没见过,岂会怕他。

“雨凝怀孕了。”

唐舒文面色顿变,目光危险眯起,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顾睿见他目光无一丝喜悦,反而沉静如水,心中不免得为赵雨凝感到悲痛。

这男人的心,恐怕不在她身上。

若雨凝还是他心爱的女人,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唐舒文第一反应是惊喜,而不是冷静,沉思,而隐藏在平静外表下又有什么猜测,震惊,他不想去猜。

看他这反应,恐怕……

“唐舒文,你要怎么办?”顾睿冷冷一笑,矛头直指陈雪如,“那日雨凝来医院看你,唐少夫人倒是大牌,不愿他见你,让人赶她走,你手下的人也不知是听命,还是故意,下手没个轻重,害得雨凝差点小产,唐舒文,她可有和你说过这件事?”

唐舒文目光顿变沉厉,雪如并未提过这件事,然则,他冷笑地看向顾睿,“我和她的事,用不着你这外人多嘴。”

顾睿冷哼,唐舒文低了眉目,雨凝怀孕了?

雪如可知道了吗?

他的拳头微微紧握,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一种近似于恐慌的情绪,仿佛要失去了什么,一时彷徨难安,脑海里闪过赵雨凝娇弱的身影,又掠过雪如含笑的脸,小念可爱的脸庞,如有两股力量在撕扯着他的心,最后只剩下雪如的脸。

顾睿环胸,微笑道:“如果我告诉雪如,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你敢!”唐舒文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字,目光阴鸷地扫过顾睿,听顾睿的意思,这孩子是……唐舒文眸色更见阴沉,心中一阵翻江倒海,孩子……

310

“你敢!”唐舒文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字,目光阴鸷地扫过顾睿,听顾睿的意思,这孩子是……唐舒文眸色更见阴沉,心中一阵翻江倒海,孩子……

“着急了?”他嘲弄地走近,“唐舒文,你以为你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就能幸福地生活吗?你不是很负责任吗?为了孩子,你娶了陈雪如,如今另外一个女人也怀了你的孩子,你是不是要离婚娶她呢?你要伤害雨凝到什么时候?”

“闭嘴!”唐舒文沉声喝住他,他怎么样,还容不得顾睿有二话,没想到才新婚就冒出这么多问题,唐舒文心中烦乱无比。手机电子书下载www.kX139.COM

赵雨凝怀孕了……

该死的,赵雨凝回国后,他和她也不过只有过两次,也做了措施,怎么就怀孕了,如果雪如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笑着祝福他,顺便提出离婚。

不行!

“唐舒文,你若再负了雨凝,我不会放过你。她身子本就不好,那日被陈雪如害得差点小产,医生建议她做手术拿掉孩子,她的身子不好,无法承受怀孕的痛苦,可她却宁死不愿,偏要生下孩子,这么一个痴情的女人,你怎么舍得伤害她?”顾睿步步紧逼,目光有火。手机电子书下载www.kX139.COM

唐舒文沉默不语,雨凝的身子的确不好,他如今心中却有一个自私的想法,为什么她不拿掉孩子,这样对谁都好。

复而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恶毒。

“顾睿,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很不巧和你就在同一间医院,唐舒文,你若还有良心的话,你就去看看她。”顾睿冷声说道,“不然……这事情爆出来,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唐舒文倏地抬眸,眼睛拉过一抹狭长,布满了嘲讽,“顾睿,你在威胁我吗?你也不看看我唐舒文是什么人,你这点手段在我眼里也不过是市井三流的做法,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

顾睿脸色微变,唐舒文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龙门门主,见惯了腥风血雨,黑白两道谁听了唐舒文的名字不害怕?

都说唐家大少温润如玉,斯文有礼,然而,他是出了名的笑面虎,手起刀落,一身血腥,谁敢招惹,这人在白道是出了名的温润贵公子,在黑道却是人人闻风丧胆的阎罗。

他是有私心,被唐舒文看穿也没什么了不起。www.KEXinwx.com可欣文学网更新 更快,内容更丰富

“陈雪如有什么好?哪点比得上雨凝?既然是为了孩子,你爱雨凝,她的孩子你不是更期盼吗?”顾睿问,唐舒文冷笑,“我看你是想挽回雪如,是为了你自己,不是为了雨凝。”

“你开什么玩笑,她也不过是我丢了一双破鞋,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捡吗?”顾睿一时口不择言,倏地色变,他还不见唐舒文怎么动作,一把飞刀射过刷过他的脸颊,死死地射入墙壁中,飞刀的尾端还在颤颤地动着,唐舒文脸色狠厉如魔。

顾睿只觉得脸颊一辣,震惊至极,失神地抚着脸颊,灼热慢慢地反应到神经,他松手一看,手心都是血迹,那飞刀唰过他的脸颊,划出一道口子。

“唐舒文你……”左边脸颊被划伤,伤口不算深,血流不少,他目赤欲裂,一边捂住脸,一边愤怒地盯着唐舒文,“我要告你,你等着律师信。”

唐舒文危险地眯起眼睛,沉冷道:“顾睿,我弄死你,就如弄死一只蟑螂,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再让我听到你说雪如半句不是,下次这飞刀直接射你嘴巴。”

他声音冷狠,面色如冰,再加上那诡异的身手,顾睿一时被镇住了,他和A市几大黑帮也有交情,可见多是小弟护着老大,没见老大有什么本事,他以为唐舒文也不过是靠着龙门和唐四的庇佑,徒得虚名罢了,可没想到他露出这一手,若刚刚他瞄准他的咽喉,他怎么死都不知道。

就因为他说陈雪如一句坏话?他就动怒至此?

他也非故意那般说陈雪如,只不过是为了惹怒他,离间他们夫妻,并非真要辱陈雪如,唐舒文心若明镜,定也知道,竟然还敢动手。

他疯了吗?

他顾睿也不是什么路人甲,就这么被他欺负。

唐舒文就不想想后果吗?

“滚!”唐舒文冷声说道,雪如和小念快要回来了,他可不想他们母子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顾睿的确是被唐舒文吓着了,他这伤也要处理。

刚一开门,迎面就碰上陈雪如和小念回来,小念木然,陈雪如见他脸上有伤,微微惊奇,顾睿嘲弄一笑,越过他们母子便走,肩膀擦过陈雪如,她往后踉跄几步才站稳。

顾睿怎么了?

陈雪如进来,唐舒文看了看那把小刀,她偏头,也看见了,惊讶地看向唐舒文,再想到顾睿的伤,心中略有不安,他们说什么了,竟然到了动手的地步。

“雪如,把刀拔下来。”唐舒文说到,她点头,把飞刀拔下来,交给了他,“医院什么时候有这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唐舒文淡淡一笑,“不管去哪儿,总要有防身的武器,医院也是如此。”

陈雪如一笑,抱着小念坐下来,把饮料给小念喝,他安静地喝饮料,唐舒文看了陈雪如一眼,伸手拉着她的手,她笑了笑,他想起顾睿曾说,雨凝来看过他,却被她挡了回去,差点小产。

他笑了笑,拍了拍床铺让她坐下来,陈雪如坐下来,唐舒文伸手,抱住她,却没说什么话,陈雪如有些担心地拥着他。

“怎么了?有心事吗?”

“没事,就想抱抱你。”唐舒文说道,喃喃自语,“没事的,我会处理好的。”

新年过后,温暖投入紧张的考试之中,一边参加不能推辞的活动,一边准备复习,考试,日子过得非常的忙碌,紧张。

考试周,人的情绪也绷紧,她几乎每夜都挑灯夜读。

311

新年过后,温暖投入紧张的考试之中,一边参加不能推辞的活动,一边准备复习,考试,日子过得非常的忙碌,紧张。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考试周,人的情绪也绷紧,她几乎每夜都挑灯夜读。

她最杯具的一件事是,竟然是叶非墨帮她划考试重点的,温暖起初还将信将疑,叶非墨攻读的不是表演系,可看他有模有样地划重点,温暖很不可思议,但叶非墨都整理出来了,她实在没什么头绪,就按照他划的重点去复习。

神奇就神奇在,考试的时候,温暖发现,所有的考试题目叶非墨都猜中了,第一天考完她就去问叶非墨,他见瞒不下去了,索性告诉他,自己侵入学校系统偷试题了。

温暖捂脸,这实在是……

作弊做得太明显了。

可若是不作弊,她考试真的很难过关,她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事业上了,学业上没什么时间准备。最后是考试结果出来,温暖考了全年级第一。

这是她的导师都觉得十分惊奇的事情。

《美人倾城》一个月票房,同比低于华云娱乐的《无冕之王》,两部电影后劲都不错,非常足,竞争依然十分厉害,不过保准估算,安宁娱乐这一次票房之争是败给华云娱乐。

一月底开始,国内又引进了外国大片,分割票房,不管是倾城,还是无冕之王,势头都被国外大片盖过,再往后也没什么力度。

即便如此,却不影响温暖和陈雪如的崛起,特别是温暖,媒体赞誉纷纷而来,名利也随着而来,各种的代言,广告,剧本邀约纷纷飞来,甚至有不少有资历,有阅历的导演纷纷向温暖抛出橄榄枝。各种采访从早忙到晚,又随着蔡晓静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盛名之下,各种辛苦也隐约可见。

慈善晚会,发布会,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有出席,渐渐的,温暖真的感觉到一件事,她真的红了。

一夜成名。

这部电影让温暖一炮而红,也让陈雪如咸鱼翻身,重回到的大众眼里。

MBS国际电视台有意在捧温暖,为了量身定做了好几套节目,全在黄金时段播出,林宁去哪儿宣传开口闭口不离温暖和陈雪如。

于林宁来说,他和唐舒文、叶二少的交情过铁,温暖和陈雪如是他们的女人,他当然乐意提携,且他本身也很中意陈雪如和温暖的演技和风范。

陈雪如不管是演技和风范略上一筹,深得林宁的心,温暖也不差,且最难得可贵是本真演出,再历练过两三年,她一定能成为跳跃在大银屏上最耀眼的明星。

这部影片保守估计能有4。5亿的票房,已创下安宁三年电影的票房纪录,且是国内上乘的片子,票房虽然略逊于无冕之王,可口碑却是满堂彩。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电影和主创的消息。

这部电影和温暖、陈雪如、周承歌已成了各大门户网站的热门搜索词,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录。

温暖如今走到哪儿,几乎都有人认识了。

每去一个城市宣传或者参加活动,机场都有一大批粉丝来接机,纷纷高喊着自己的名字,荣耀,名利都降落在温暖身上,却很突然,这感觉起初很刺激,渐渐的却有了疲倦。

每天做十几个电话访问,内容几乎大同小异,很是疲倦,且再不能和过去一样随意出门,稍有个不是也会被放大,在盛名之下,人也变得很有压力。

温暖是抗压极强的女子,可这样的刺激下也不免得有点吃不消。

陈雪如已经红过,如今也不过是重回到公众眼里,最受人瞩目的除了明星的身份外,还有一个唐家少奶奶的身份。

一般的女明星嫁给豪门都是息影不演了,陈雪如却依然活跃在屏幕上,唐舒文支持她所有的决定,没有给她任何压力,众人最关心的婆媳问题也没有任何矛盾,温岚公开支持陈雪如继续演戏,直言她这么好的演技,这么棒的表演若是埋没了实在可惜。

唐家又不缺钱,陈雪如喜爱演戏,他们都很尊重她。

她完全无压力。

第二十八届A市影评奖的日子逼近了,正是快要逼近除夕的日子。

A影评人奖由A市电影评论学会和A市电影资料馆主办,由专业和业余影评人投票评选出推荐年度十佳影片和年度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新人的奖项。该奖至今已有28年的历史,在国内颇负盛名,很多人都很看重这个奖项。

每一年的评审人名单都是秘密的,但一共会有哪些人,大家都能猜测得到,这是温暖第一次参加这种具有代表性的颁奖典礼,十分看重。

整晚都很紧张,选礼服的时候也很紧张,挑来挑去都不知道挑什么样的,蔡晓静和莉莉最后帮她挑了一件紫色的香奈儿礼服。

摇曳生姿,甚是美丽。

温暖最有把握的最佳新人奖,还有一个最佳女演员可以拿,后则希望不大啊,前者赢面很大,不过最近有一个组合崛起,十分扎眼。这是华云的演员,每年都是安宁和华云在争最主要的奖项,这就是一部男女宫心计。除非是有太扎眼的电影出现。

据说这个组合已经联系了很多影片人和专业人士,打点好一切,温暖得失心不算很重,但毕竟是第一次参加的颁奖典礼,总希望拿回一个奖,这是对她的肯定。

十佳影片一定会有《美人倾城》,最佳女演员她不抱希望,对新人奖,她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

叶非墨说道:“影评人奖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奖项,今年的重点放在金章奖和国际电影节上,这个奖项拿不拿无所谓。”

温暖心中也明白,不过还是怀有希望的,“我觉得我能拿新人奖的。”

叶非墨笑了笑,亲了亲她的唇。

“乖了。”

什么奖都不拿,她也是他生命中的最佳女主角。

A市电影节这一天来了很多大牌,温暖最没想到的是,韩碧竟会作为评委出席这一次的A市影评人奖,且她和几位专业评委的关系都非常好,谈笑生风。

韩碧今天穿着一套黑色的香奈儿礼服,低胸露肩,身段玲珑有致,珠光宝气,艳丽得令人移不开目光,她走红毯的时候,秒杀了一大批菲林,成了A市影评人奖红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312

陈雪如也有出席这一次的颁奖典礼,唐舒文伤好已出院,她最近也陆续参加一些宣传节目,《美人倾城》剧组是一起走红毯的,林宁带着安宁四大花旦之一的李媛媛走红地毯,接着是温暖和周承歌,唐舒文陪着陈雪如一起出席,也是一大亮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陈雪如也有出席这一次的颁奖典礼,唐舒文伤好已出院,她最近也陆续参加一些宣传节目,《美人倾城》剧组是一起走红毯的,林宁带着安宁四大花旦之一的李媛媛走红地毯,接着是温暖和周承歌,唐舒文陪着陈雪如一起出席,也是一大亮点。

叶非墨没有出席在会场,温暖也不在意,蔡晓静今晚特别的沉默,话不多,时而看了看在一旁含着期盼的温暖……

周承歌和温暖坐在一起,两人时而交头接耳说话,林宁在前排,陈雪如和唐舒文在最前排,温暖和他们也没什么交流。

值得温暖高兴的是,程英和彭玉明也来了,卓冰冰、陈航、李诚铭也来了,都是熟人,感觉很亲切,安宁四大花旦都在场。

镁光灯一直闪烁不停,每次颁奖典礼都是一次特殊的选美,温暖觉得当艺人牺牲还是蛮大的,严冬啊,来的时候在车上是披着一件皮草的,到了会场却要脱下来,要风度不要温度。

女星个个穿得比较清凉,这时候就特别羡慕男艺人。

颁奖典礼开始,主持人是综艺节目的金牌主持人,先是十佳影片,《美人倾城》《无冕之王》全部入选,排名不分先后,温暖和陈雪如很开心。

倾城入选在她们几人的意料之中,最佳导演,毫无疑问是林宁。他上去领奖致词的时候,蔡晓静总算露出今晚第一抹笑容。

“晓静姐,你今天不舒服吗?”温暖关切地问。

蔡晓静摇头,“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温暖看着评委席,韩碧是这一次的评委,她见韩碧和那几人窃窃私语的,心中略有不安,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韩碧当评委,她这一次得奖的机会很低。

毕竟这是专业评委和业余评委评的,又不是场外观众评的,都是一个圈子的人,韩碧资历比较深,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且韩碧不管是做人处事,还是演技都是有口皆碑的,她一句话很管用。

温暖有些闷闷的。

林宁致辞一贯简单,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没一会儿就下来了。

接着是最佳男演员,很明显花落周承歌,美人倾城口碑极好,虽是女人戏,周承歌在里面的表演一点都不逊色,拿这个奖对他来说并无压力。

温暖很为他高兴,接下来是最佳女演员,三个提名,温暖是第一个题名的,自然也是《美人倾城》,还有一人是无冕之王的女主演张芝兰,再来一位是今年暑期档的票房黑马的主演袁美玲。

温暖的心紧张得怦怦跳,会不会有她呢,真的很期待,这比和叶非墨接吻心跳还要快,这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

主持人还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然后很大声地宣布了这一次得奖者,无冕之王的张芝兰,她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这是年度奖,除了无冕之王,张芝兰还有两部不错的影片,这个奖项她是实至名归。

温暖微微有点失落,蔡晓静笑道,“温暖,没关系,你是新人,这奖项不重要。”

温暖甜甜一笑,她是有点失落,但没那么介意,一步登天的事,她还是不做梦的,虽然是一夜成名了,可很多事是容不得她再做梦的。

这奖项就随缘了。

韩碧含笑朝温暖的方向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最佳新人奖了,温暖也察觉到韩碧在看她,抿了抿唇,心中不安加深。

最佳女演员她抱的希望不大,可最佳新人,她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可因为有韩碧在,温暖所抱着的希望打了一个八折,随缘吧,随缘吧。

周承歌侧头过来,笑着说道,“温暖,这新人奖肯定是你。”

温暖淡淡一笑,她比谁都希望如此。

今年出现的新人,除了温暖,最有竞争的就是一个组合中的其中一名女演员,可在票房上和口碑上,温暖是压倒性的胜利的。

因此,周承歌笃定,这个最佳新人奖一定是温暖的。

可答案揭晓,比较意外,温暖是提名,最终还是和最佳新人奖错之交臂,且是以一票之差落选最佳新人奖。周承歌很意外,以安宁的公关力度,宣传力度等综合考量,温暖拿这个奖是百分九十九的事情,他以为是笃定了。

没想到……

过程没什么曲折,结果却很意外。

如果说,最佳女演员没拿到,她是失落,只是一点小失落,可最佳新人奖没拿到,温暖就是失望了,她还不太懂得掩饰自己的失望,蔡晓静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大不了,没必要为了这个奖闹心。”

她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是极差的。

温暖不笨,从一开始蔡晓静就很不开心,除了林宁上台领奖那一次外,她没见过蔡晓静笑,好似今天的答案她已经知道了。

是这样吗?

“暖暖,保持你的风度……”蔡晓静说道,温暖点头,这个她自然懂的,周承歌颇为意外,但笑了笑,“没关系,只是一个新人奖,下次再努力。”

“谢谢周大哥。”温暖微笑说道。

媒体记者无孔不入,今晚的赢家自然是媒体的焦点,其余提名没得奖的人也是媒体的焦点,特别是温暖。

今晚对温暖来说是比较尴尬的。

A市影评人奖只设立几个奖项,年度十佳影片,年度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和最佳新人奖,一共就这么几个奖项。

《美人倾城》的成功大家都看在眼里,温暖一炮而红,成为演艺圈当红炸子鸡,又有安宁这么强悍的背景和公关关系,这部电影囊括所有的奖项不成问题。

就算主办方为了分薄奖项,平衡局面,最佳女演员拿不到,最佳新人奖也肯定会有的,可大家却没想到,温暖连新人奖都没拿到。

别说周承歌意外了,很多明星都很意外。

温暖的迅速崛起,背后离不开安宁力捧,叶非墨,顾小贝、林宁态度很明确,这就是安宁最新捧的新人,所以第一次颁奖典礼一定会有暗箱操作,本来很多女演员都觉得今天最佳女演员和最佳新人都是温暖的,没想到她一个都拿不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