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13章节 叶非墨

313章节

艺人之间议论纷纷,《美人倾城》大获全胜,就温暖一人无所得,的确是颇多尴尬。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记者过来采访的时候,温暖表现得也很有风度,始终带着笑容,问道其余得奖演员的看法,温暖也衷心给予肯定和祝福。

彭书瑶过来,一脸带笑,以过来人的身份说道,“你才进来几个月,别太计较得失,以后这样的场面多的是,这样的奖也多的是,接受考验吧。”

温暖一笑而过,心中忍不住想,她们都把她当成泥人了吗?她的确失落,失望,可不至于这么严重吧,连师姐都过来关心。

李媛媛也过来,不过没提这件事,只说她今晚很漂亮,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温暖偏头,大家貌似都习惯了李美人的清傲。

唐舒文身子已无大碍,和陈雪如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那是一对金童玉女,羡煞旁人,旁人见了都觉得夫妻两人恩爱无比。

记者大多的焦点都在夫妻二人身上,韩碧过来和她亲自打招呼的时候,温暖笑意盈盈,娱记一见韩碧和小韩碧都齐了,很八卦地要求合照。

她们是无法拒绝的,今天两人穿的是同一个牌子的礼服,一黑一紫,一人似女王,一人似公主,一起合照颇为养眼。

毕竟都是美女嘛。

合照后采访了一通才散去。

韩碧风华无限,光彩照人,优雅中带着几分岁月历练出来的沉稳,在温暖面前,她一站出来就有了高低之分的感觉。

她习惯了这样的站位,也习惯了备受瞩目。

温暖倒不在意,笑问道:“韩小姐有事吗?”

韩碧摇了摇头,淡淡地扬起唇角,“只不过是来鼓励你一下,继续努力。”

“多谢。”

她经纪人linda在一旁掩嘴笑,颇有点嘲弄,温暖知道自己今晚的确成了话题,比较尴尬,可越是如此,她越是要冷静。

嘲弄也好,冷眼也罢了,恶意揣测更无关,她都要冷静面对,把这一切的嘲弄都打回她们脸上,维护自己的尊严。

蔡晓静冷哼,linda什么态度,总有她嘲弄她的时候。

不到时机罢了。

“你倒是淡然处之,不过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失落。”韩碧微笑说道。

温暖骄傲地抬起下巴,更显然冷静,脸上看不出一点失落,添了一股沉锐的霸气。

两人身高差不多,穿的都是高跟鞋,一人冷笑,一人微笑,冷静而又霸气,针锋相对,众人还是感觉到一种竞争力和魄力。

那是一种有我没你的感觉。

linda和蔡晓静都能感觉到二人的心思和较量。

不少艺人从她们身边穿梭而过,也有媒体拍照,温暖傲气依旧,微笑问,“你又知道我心里失落?莫非你也曾有过?”

韩碧也不气,微笑说道,“怎会没有呢,当年也是A事影评人奖,也是蔡晓静陪我出席,她很肯定地告诉我,新人奖一定是我的,当年我的赢面也是最大,只可惜啊,这新人奖最后我也没拿到,所以你现在什么心思,我比你清楚,温暖啊,别太相信你的经纪人,有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

蔡晓静冷然一笑,韩碧这女人的确是厉害,先是让温暖错失了新人奖,又提出陈年旧事来挑拨她和温暖的关系,虽然早就对她不抱希望了,不过如此恶毒,倒是没想到。

女人心,海底针。

哪一场颁奖典礼都是一场宫心计。

温暖淡淡一笑,看向linda,“linda小姐,韩小姐让我不要相信自己的经纪人,看来,她也不相信你的呢,你这么费心费力为了她,做不少事,结果人家都不相信你,你说你多可悲啊,我要是你啊,是不是也多存一份心呢?”

“你……”韩碧脸色微变,温暖笑得温和可亲,挑拨离间,谁不会呢。

linda脸色并不太好,目光愤怒地看向温暖,急忙说道,“温小姐,你想挑拨我们关系,你还嫩着呢。”

温暖冷笑不语。

蔡晓静嘻嘻一笑,拉着温暖说道,“我都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当年的新人奖啊,本来就是她的,结果呢,不巧的很,她当晚得罪了评委,所以自然没她的份了,说起来,温暖你比她好多了,当年拿不到奖,她偷偷躲起来哭得哭爹喊娘的,我看都觉得头疼,哪有你这风度。”

韩碧脸色微微一变,温暖一笑,一时情操大好。

韩碧咬牙,沉声说道,“你别高兴得太早,温暖,你也不如你所想的那么重要,不然,这一次的影评人奖你不会什么都拿不到。”

“你上辈子是什么日子生的,挑拨离间这种手段用得低级又频繁,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温暖冷然,再走近一步,几乎逼近韩碧,那一脸的倨傲从骨子里透了出来。

“你休想再误导我,韩碧,叶非墨是我男人,我对他而言重不重要,你亲自去问他,我想你会听到答案,你有本事,你就把我踩下去。”

韩碧危险地眯起眼睛,“温暖,别再嚣张,否则,等你摔下来的那天,你就知道多痛。”

她也压低了声音,冷静地看着温暖,“我会把他抢回来。”

温暖微微一笑,一字一顿,“我,等,着!”

蔡晓静看着温暖,颇感欣慰,面对韩碧的挑衅,她终于脱去了过去的稚气,脱去了过去的自卑,也脱去了过去的不自信,能这么勇敢,倨傲的直接和韩碧叫板。

这是以前的温暖,极少会做的事。

至少在这样的场合,她会避着韩碧,只有到无人的时候,才会发飙,如那日在停车场。

可如今,在众目睽睽下,或许还有镁光灯在闪烁的情况下,她也敢和韩碧对撞了。

这是一种成长。

气度和态度这种戏,不管人前人后,都应该摆出来,为什么人前不敢,只敢在人后呢?

她感觉得出温暖的成长和蜕变。

更大气,也更霸气了。

从唐舒文婚礼后,她的表现就一直可圈可点,成熟了很多。

314

314

韩碧挑拨她们的关系,她也会反击韩碧和lnda,谁都不好看,这样很好,她不喜欢被动的温暖。

她最担心的就是温暖和韩碧一旦对上就习惯性的自卑,总以为自己比不上她,可如今,蔡晓静总算放下心来,她的姑娘变得勇敢,也变得成熟了。

唐舒文和陈雪如接受采访后也过来,韩碧再怒也能收敛了脾气,她还没那胆子敢在唐舒文面前怎么样,唐舒文对她没什么好感。

一来是叶非墨和她以前的事,身为好兄弟,他一贯对她无感。

二来是顾睿和她曾经伤害过陈雪如,新仇旧怨,更没什么好说的。

陈雪如待人接物素来大气,淡然,以前的片场见了韩碧都没什么反应,笑容以对,如今更是,韩碧看了陈雪如一眼,只是一笑。

陈雪如笑着和温暖说,“我们正要去喝一杯呢,一起吧,晓静姐,你叫上林导。”

“为什么我去叫?”蔡晓静嘟着嘴巴,唐舒文和陈雪如相视一眼,温暖笑吟吟地靠过来,“林美人比较难请嘛,一定要晓静姐出动的。”

蔡晓静啧了一声,去找林宁,他正在和一名投资人谈事情。

韩碧和lnda见唐舒文和陈雪如来了,告辞离开,陈雪如笑道,“温暖,打电话给叶二,一起出来喝杯东西,你酒量那么差,要是醉了谁送你回去?”

她音量高了几分,韩碧脚步一顿,温暖抿唇说道,“他说今晚有事谈。”

“什么事比接你重要,打电话问问。”陈雪如说道,韩碧一咬牙,她知道陈雪如是故意说给她听的,温暖没那份心思,真的打电话给叶二。

几人又去上一次常去的酒吧喝酒,关于温暖今晚没有拿到任何奖的事也没人说,蔡晓静已露出不悦,众人也懂得看脸色的。

并非蔡晓静的错,她又不是当年刚出道不懂玩手段的新人,温暖这事她一定努力过,可毕竟她的力量不足以影响影评人奖。

蔡晓静对温暖一无所得的确不满,但这圈子待得久了,什么都能忍受了,一次成败没什么关系。

温暖中途上洗手间,林宁才踢了踢叶非墨,“你怎么办事的?新人奖不应该失去的,那丫头的听到自己美拿到那表情你是没看见,不然心疼死你。”

苏然也不解,“非墨,你别告诉我,你都没打点?”

蔡晓静别过脸去,不满地抱怨,“叶总是老实告诉我了,温暖今晚什么都拿不到,没看我今晚都摆着巫婆脸吗?他哪是不打点,根本就是使坏。”

叶非墨沉默地喝酒,狭长的凤眸掠过洗手间的方向,温暖今晚才喝了两杯酒,还算好,心情不算特别差,这点打击还受得住的。

不然她就不是温暖了。

陈雪如抿唇说道,“我就是想不通,新人奖为什么会失去,那新人和温暖完全没法比,温暖现在身价和一线差不多,却失了新人奖,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就算有韩碧在,她总不能影响所有的评委吧。评委的眼光也不是瞎了,我都以为新人奖十拿九稳的。”

叶非墨淡淡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奖项,不拿就不拿,她不缺这个。”

“话不能这么说。”林迪云道,“你看那场面多尴尬啊,安宁是摆明了要捧她,结果倾城所有的奖项都拿了,就她一个女主角什么都没有,这不是踩着她吗?那么高的票房,那么好的口碑,就是有点负面新闻也被压下了,基本上没什么可挑刺的,别说温暖心中不舒服,换了谁心情都不好。”

唐舒文说道,“我觉得非墨说得不错,影评人奖不是什么重要的奖项,温暖今年的重点放在三月的金章奖,那才是重头戏。倾城这部电影最近在谈海外版权,还能热好一阵子,估摸着很快就有消息了,在金章奖之前北美票房就出来,又能炒一阵子,最好能把最佳女演员拿下。”

“没戏!”林宁当机立断说道,“才出演一部作品要在金章奖上拿下影后,谁有过这殊荣?除非评委全打点好,不过这点难度,金章奖那批家伙不是钱就能搞定的。最多也是一个新人奖,场外观众投票我们在搞搞暗箱操作,最受欢迎女艺人差不多也能下来,能拿下两个就很不错了。评委也要分薄奖项,相互平衡一下,九月的金玉奖要拿影后也没戏,梁红玉还没上映,明年才能有戏。”

叶非墨挑了挑眉,唐舒文搂过陈雪如,“温暖没戏,我老婆有戏吧?”

温暖不拿了,总不能雪如也不拿了吧,虽然雪如一直对拿奖没什么期盼,也没有必得的心,不过他们当演员的哪个不希望自己能够被肯定,能拿奖当然是最好的了。

“雪如也没戏,她怎么能拿影后?倾城主角是温暖,最佳女配角倒是有戏。”林宁说道。

顾制片问叶非墨,“你是不是知道金章奖的评委名单了?”

“不知道!”叶非墨木然道,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复而又说道,“不过我收到消息,程玉会出席。”

“哟,你本事了呀。”林迪云喊了一声,林宁哈哈大笑,蔡晓静还是不服,“总之新人奖没拿到,我很不开心。”

“温暖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喝酒。”林宁给她倒酒。

陈雪如担忧地说道,“希望金章奖韩碧不会当评委。”

唐舒文一笑,“她肯定不会。”

“为什么?”

“我想,叶二现在都拿到金章奖评委名单了。”苏然代替唐舒文说道,“老实说,叶二,你是不是暗中和影协那边交换了什么条件?”

“没有!”

“不信。”

“那你问什么?”

“你这张嘴真是欠揍,哎呦,反正是你女人,你搞得定就成。”

蔡晓静瞪他一眼,“叶总,我真的很费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让她拿这个奖吗?”

叶非墨面无表情,“不能!”

众人,“……”

315

315

回去的时候,叶非墨帮她披了一件皮草,天气有些冷,温暖上车就靠着睡觉,叶非墨抿唇,看她一眼,开车回家。

一路都没听她说话,平素和小鸟似的叽叽喳喳个不停,今天突然沉默了,他当然知道是为何,看来这一次没拿奖对她的打击不小。他可以理解,连林宁和苏然等人都抱不平了,他也知道,的确过分了些。温暖刚刚一直笑着,现在却消沉了。

叶非墨伸手,揉了揉她的发端,“不高兴了?”

“没有……”温暖一字一字拉长了说,她侧过身子来,如猫一般眯着眼睛,那双桃花眼中净是困惑,“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

“新人奖啊,贺圆圆哪比我强了?”温暖百思不解,她的口碑,电影票房都立在那里,为什么就拿不到奖呢?她有点小小的不甘心。

如果是一个比她强的人拿到这个奖,她倒是没什么落差,可那人基本上和她不是一个水平的,那人算起来也算是二线,她都一线身价了。

叶非墨摸摸她的头,笑了笑,“别太介意,不拿奖不代表你差。”

“人家很纠结嘛。”温暖搂着他的手臂磨蹭,叶非墨慌忙道,“温小姐,我在开车,下车你再纠结。”

温暖呼了一口气,“就一票……”

“你愁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拿奖,影评人奖不拿也罢,重心放在金章奖上。”叶非墨说道,他的决定,只有对她好,绝不会对她坏的。

“这次都拿不到,下一次能拿吗?”

“一年几次颁奖典礼,新人奖还能被一人全包了?这两次时间距离这么近了,还是你们几人,放心,金章奖上新人奖没有任何问题。”叶非墨见不得她蹙眉,稍微透露了点口风。

温暖吐吐舌头,“你能保证呀,你都不知道评委是谁?”

“你要拿不到金章新人奖,我自宫谢罪。”

温暖噗嗤一笑,忍不住打趣道,“你也舍得?”

叶非墨面无表情地回,“我就怕你舍不得。”

“滚!”温暖笑骂,对一个**来说,自宫谢罪真是好恶毒的罪啊,她就勉为其难地信他了,她其实也是有点小心思的。

反正每年那些奖项很多是高层那边在打点,捧谁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就算顾小贝力度不大,叶非墨总够了吧,他应承了,那是肯定没问题了。

其实说不想拿奖也是骗人的,毕竟是一种肯定,虽然知道这一次肯定中也有点水分,但也是开心的,如今就算公开投票的颁奖都有点水分,何况是这种。

刚开始觉得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站在演艺圈的顶端,后来发生很多事都改变她的想法,她最初遇到的导演,艺人,还有工作人员都隐约教她很多事情。

不管是陈雪如,卓冰冰等人,还是顾依婷、白秀雯,她们都让她看到黑暗的一面,陈雪如有美貌,有演技,可最终还是被雪藏几年,白秀雯、顾依婷等人正当红,可说不见了,就不见了,销声匿迹,完全不知所踪,据说沦落到出卖自己的身子,没人敢要她们拍戏。

蔡晓静平时都不会让她接触到太黑暗的东西,总会尽量让她避开,温暖心中也明白,可在这里混,蔡晓静也不能一天24小时都跟着她,保护她。

所以她还是听到很多这圈里的事,比如说,谁谁被包养了,得到了什么,谁谁在颁奖典礼上勾**评委什么,又说哪个艺人和哪个导演好上了,又说哪个男明星和一哪个富婆又有一腿了,又谁谁谁陪人吃饭的价码是多少,且有黑道介入,吸毒,卖-淫的艺人有的是,各种黑暗都不是她所能理解的。

她至今被保护得好好的,接触过的制片人都是安宁的,没人敢对她不规矩,外面的也不敢对她乱来,有富商邀吃饭,不用她出面,蔡晓静能够搞定。有一次和一名编导谈广告被摸了大腿,蔡晓静铁腕也给处理了,她知道,若不是背后有叶非墨,光是蔡晓静是不能保护她,保护得如此滴水不漏的。

你稍微有点名气了,银屏上又是玉女形象,青春靓丽,身材又好,心有暗鬼的人多了去,都有人帮她挡了,温暖心中也是明白的,虽然叶非墨从来没说过,都是让她以为一切都是蔡晓静的功劳。

起初单纯,总以为是经纪人的功劳,蔡晓静人脉广,这些事处理得也好,后来才渐渐明白,如果没有叶非墨护航,就蔡晓静敢和一名黑道的堂主叫板就被人砍碎丢海里去了。

然而,这家伙是闷葫芦,从不说过他做了什么。

她心中记得就好。

如今再说介意,那就矫情了,她也开始懂得,茫茫人海,遇上他,是她的福气。

若没了他,她恐怕要花三四年的时间,才走到今天的地位。

“除夕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啊,和家里人一起过,你呢?”温暖偏头看向他,还有一个礼拜就是除夕,往常都在家里过的,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叶非墨想了想,说道:“爹地妈咪要去罗马,我哥嫂都去,我也要去,你要吗?”

“你们一家去,我跟着去干什么呀?”温暖一笑,偏头想了想,“你家好奇怪,过年怎么去罗马过呢?不是都在家里过吗?”

“我姑姑在罗马。”

温暖也没再问,叶非墨想让她跟着一起去,他要去一个礼拜,恐怕到初九才能回来,“一起去吧。”

“不了,我要陪爸妈,工作后一直没时间陪他们,过年一定要陪他们,有机会再去吧。”温暖笑说道,叶非墨也不勉强她。

“对了,过年的时候,去你老师拜个年。”叶非墨笑说道,“程玉帮你不少忙,新年一定很多学生去拜年,你也一起去。”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温暖一笑,“给老师拜年肯定要去的,曼冬估计也会去。”

叶非墨点头,“上道了。”

316

316

叶非墨开车,温暖玩手机,一上网就看见今天A市影评人奖的新闻,铺天盖地都是,温暖蹙蹙眉,又关了手机,叶非墨看她一眼,正巧温暖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下了网页。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叶非墨刚解开安全带,温暖就揍过来,亲热地搂着叶非墨的手臂,脑袋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叶非墨,谢谢你。”

叶非墨挑眉,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含笑问,“谢什么?”

“全部!”温暖笑道,叶非墨心情愉快,戏谑地挑眉,目光在温暖身上转了一遍,漆黑的眸掠过一抹沉色,“我不介意你换一种方式谢我。”

温暖抬起头,恼怒瞪他一眼,这人是色要家了,怎么老想着这事。

然而,她眯着眼睛一笑,微笑地凑到他耳朵边,“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一次我来。”

叶非墨目光一亮,“乖,懂得肉偿了,爷就宠你一回,随你。”

……

唐舒文和陈雪如回去,一路上也说着金章奖的事,听唐舒文的语气,温暖在金章奖上那两个奖是没有问题,影后一定悬。

不过第一年就能在金章奖上拿奖,对温暖来说已是一种殊荣。

这种荣耀别人极少有过。

唐舒文笑问:“你呢,最佳女配角?”

陈雪如摇摇头,笑说道,“这倒不用费心,安宁总不能霸占所有的奖项,这么做你会很为难,最佳女配角我拿过了,不需要拿第二次。再说,拿不拿奖都无所谓了。”

她如今生活很平静,也很快乐,唯一的缺憾是儿子还没好,奖项什么的,她是并不是很看重,得到肯定固然是好,得不到,她也没损失。

她和温暖不一样,温暖正处于上升期,又是新人,她过了那时段。

“真不需要?”

“真不需要。”陈雪如淡淡一笑,唐舒文莞尔,想到除夕,他问道,“雪如,除夕快到了,要不要去拜祭你爸妈?”

陈雪如身世可怜,父母早走,为了避免她伤心,唐舒文寻常也不问她父母之事,对她所知不多,结婚这段时间,也没有去拜祭过岳父岳母,于情于理,除夕快到了都要去的。

A市有一个风俗,出嫁的女儿在除夕前几天都要带着女婿回娘家一天,她父母不在了,去上一束香也是好的。

陈雪如惊讶地看向唐舒文,仿佛很意外他会提出去看她的父母,唐舒文心中一酸,若无其事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有。”陈雪如低了头,他们夫妻的生活渐入佳境,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婚前的怨恨似也都消散了,如今的生活很平静。

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吧。

她开始有点相信了,他们是一家人。

她心里把唐四和温岚当成家人,可对唐舒文的感觉却一直复杂,不敢投入太多,怕自己失望,更不敢把他当家人。

这么多年,她明白了一件事,不要对外人抱有太大的希望。

凡事都要靠自己。

希望越大,失望也大,所以她也习惯了不去盼望任何人,没有期盼就没有失望。

可如今,说不期盼,那是骗人的。

“这几天我们都有空,不如后天带小念一起去扫墓吧,顺便也让小念散散心。”唐舒文说道,陈雪如点头,一提起儿子,她什么都同意了。

唐舒文很清楚她的罩门在哪儿,也很清楚,该怎么让她同意。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聪明,体贴,且又温润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在女子眼里,是不折不扣的白马王子,若是忘记婚前的不愉快,唐舒文真的有满分了,她得庆幸,历尽沧桑后,她还能遇上他。

快要到家的时候,唐舒文的电话响了,陈雪如只见他蹙蹙眉,说了声我知道了,一会儿见,罢了耳机时,那人眸中一片黑沉,似是动了怒。

陈雪如是极少见他动怒的,这一幕婚前偶尔还看见,婚后就再没看见了。

到了唐家。

唐舒文说道,“雪如,我临时有点事要出去,你先回家。”

“好!”陈雪如一笑,心想着兴许是公司的事,也没多说什么,解开安全带便要下车,唐舒文突然抓住她的手,她一愣,回头看他。

“怎么了?”陈雪如问。

唐舒文的手紧了紧,目光掠过一抹不安,“雪如,如果有一天有人和你说什么,你一定要先向我求证,问我的想法,断不能自己臆测任何事情,知道吗?”

陈雪如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唐舒文目送她进去,这才开车离开。

陈雪如回来的时候,唐家父母都在客厅,见她一人回来,温岚问,“舒文呢?”

“他临时有点事,说晚点回来。”陈雪如走过去,小念还是一副老样子,看过心理医生,却没什么起色,众人没有办法,小念很排斥,他们也心疼,只能过一阵子再说。

“小念,有没有想妈咪?”陈雪如抱着他亲了好几下,小念目光空洞,神色木然,她心头一抽,温岚安慰她慢慢来,别着急,陈雪如点头。

只能如此了。

赵家别墅外,赵雨凝痴痴地等候唐舒文,他远远就看见她穿着粉色的长外套站在门口等了,目光一沉,难辨喜怒。

他一下车,赵雨凝就奔跑过来,拥住了他,眼泪落下来。

“舒文,我好想你。”赵雨凝含泪说道,满足地抱着他,仿佛他是她最珍贵的宝贝,抓住了就不想放手,很是珍视。

唐舒文任她抱着,没有推开她。

赵雨凝抱了好一会儿,慢慢地松开他,梨花带泪,楚楚动人,那一股风韵令人着迷,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时间仿佛在他眼前倒转了。

他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

当年他是风靡全校的白马王子,听说文科班的校花很难追,目高于顶,他和一帮损友的打下故意接近赵雨凝,追上了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