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49章节 叶非墨

349章节

“墨小三,你真的太邪恶了。”费拉看着墨小白直摇头,这人的脑子是怎么生长的,怎么能想出这么反人类的想法出来。

那是他的小表哥耶,难道里面躺着的人作恶多端,他忍不住了?

墨小白含蓄一笑,“还好啦,还好啦,也不邪恶,就是恶作剧一下,怎么样,有机会吗?两位美人叔叔,你们可不知道,我从小被小表哥欺负得多惨,那就是一百页的成长血泪史啊。我第一次交女朋友为什么吹了你们知道吗?就是因为我小表哥失恋了,他要所有人陪着他一起失恋,结果我就失恋了,我实在是太惨了,一直到今天,我都想着贝蒂那妖娆的身段,甜美的声音,啊,这一切都是小表哥害的,不然我和贝蒂都生了一支足球队了,所以我对小表哥的恨如罗马河滔滔不绝。”

费拉面部一个抽搐,靠,这家伙太能装了吧。13岁就勾引了人家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典型的……恶魔,幸亏贝蒂和他吹了。

罗伯特质疑,“请问,有罗马有罗马河吗?”

“哎呦,罗伯特叔叔,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这个不是重点啊。”墨小白泪了,泫泫欲泣,万般委屈,“你们就不觉得我的经历很可怜吗?”

两人同时摇头,“一点都不可怜。”

罗伯特说道,“原来除了大公子,还有人是你的天敌啊。”

费拉严肃地思考了一个问题,“墨小三,你不觉得你和贝蒂分手是贝蒂的福气吗?要不然被你祸害到今天还得了,你要不避孕,早就能生四五支足球队了,还是不同妈咪的,有美国的,有墨西哥的,有中国的,有英国的,有意大利的,靠,家里都能成立联合国儿童队了,贝蒂还是早和你分的好。”

这回轮到墨小白黑脸了,联合国儿童队……

“其实我很纯情的啊……”

“当然啊,大公子……咳咳,话说,你真的很纯情吗?看不出来。”费拉说道,“披着恶魔的天使,自己的表哥还要荼毒,邪恶,恶魔,混蛋。”

墨小白泪了,可怜兮兮地看向罗伯特,“罗伯特美人叔叔,你比费拉叔叔可漂亮多了,你一定会好心帮我的对不对?”

费拉黑脸,罗伯特笑眯眯地说道,“三公子,其实不是我不帮你,真的不能帮,技术上太有难度了,除非他真的撞成白痴,不然我们是帮不了你的。”

墨小白偏着头思考,笑眯眯地说道,“上一次白夜和苏曼叔叔来罗马看我们,你们不是慕名而来,要了很多药方吗?有没有类似的药,我知道苏曼叔叔有很多古怪的药的,别告诉我没有啊。”

罗伯特失笑,费拉说道,“你这小子,残害你表哥的心可真坚决吧,我们要的药是救人的,哪有害人的,你这思维太逆反了。”

墨小白泄气了,“真的没有吗?”

两人摇头,费拉说道,“你可以求主让他醒来就变成白痴。”

“我不信基督。”

“求佛。”

“我也不信如来。”

“如来是谁?”

“……”墨小白瞪费拉,捶着玻璃嗷嗷叫,“我要小表哥变成白痴啦,就这一次机会,呜呜,从小到大除了他失恋我都没什么好嘲笑他的,竟然失恋了还能找个小表嫂,运气太好了,我嫉妒,我一定要好好蹂躏小表哥一回。”

墨小白握拳,小宇宙熊熊燃烧,“电影都是这么演的,拿一只铁棍在后面狠狠一敲就有可能把人敲成傻瓜,我要不要赌一赌这机会呢?我觉得小表嫂也一定被小表哥欺诈得很惨,她也很期待小表哥变成小白痴的,这样我们就能一起玩他了。哦也,太美妙了,你们说这计划可行吗?”

罗伯特和费拉彻底没了言语。

墨遥冷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我会先一棍把你打成白痴。”

墨小白只觉得背后冷风飕飕地吹,虚笑几声,完了,被老大听见了。

罗伯特和费拉只觉得解放了,墨小白的缠人功夫可是一流的,而且说风就是雨,说不定还真会进去一棍就把人的头打爆。

以他对叶非墨这么扭曲的心思来看,这可能性是非常之高的。

幸好墨遥来了。

墨小白从小诡异,不怕爹地,不怕妈咪,也不怕墨晔,就怕墨遥,其次是叶薇,叶薇不一定能镇得住他,墨遥是一来一个准。

“老大,你这么快就处理完公务了?”墨小白嘿嘿地笑几声。

墨遥面无表情,“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关心小表哥啊。”墨小白说道,兴冲冲地凑上去,“老大,你真的不想看见小表哥变成白痴吗?一定很好玩啦。”

墨遥冷飕飕地看他一眼,“我比较期待你变成白痴,虽然平时已经够白痴。”

墨小白嘟着嘴巴,太过分了,竟然说他白痴。

罗伯特和费拉大笑,墨小白还是不死心,“老大,你想想看,小时候你也被小表哥和卡卡整过,裸-奔哦,好多人看见你的裸-体了,哼哼。”

这是墨遥生平第一大恨事。

罗伯特和费拉闷笑,恐怕也只有墨小白有这个胆子提。

“墨小三,你就没见过大公子的裸-体?”

“废话!”墨小白当机立断道,“我当然见过,我妈咪,爹地,舅舅,舅妈,表哥表哥,大伯,大伯母好多人都在,谁都看见了。”

费拉咳了声,“你就见过大公子儿童时候的裸-体?”

谁都看得见费拉头上有一大问号,墨遥仍旧没什么表情,好似被讨论的人,这尴尬的话题的主角不是他,墨小白慢了半拍,目光在墨遥身上转了一圈,突然一扭头走了。

墨遥仍然没什么表情,罗伯特和费拉大笑不已,墨遥看向无菌室,“别听小白胡说八道,他明天就能醒了吗?”

“是的,明天就醒了。”

“恩,这样就好,尽最快速度把他们给我医好。”墨遥说道,两人点头,他才离开。

罗伯特说道,“大公子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不过,人还真不错,善良啊。”

“你眼睛长屁股了吧。”

墨遥则想着,早点把叶非墨和温暖医好,早点滚蛋,免得某人一天到晚动歪心思,又忙着在楼上调xi温暖,趁早走了干净。

他可不是不敢把叶非墨变成小白痴,这要是他变成小白痴,一定会在罗马多待一段日子,这一多待,那就意味着墨小白进书房陪睡午觉的频率要降低。

墨遥果断决定早日踢走叶非墨。

叶非墨要是醒来,估计也会尽快走人。

350

温暖第二天清早就起来,躺在床上一天了,身子疲倦得很,身为明星生活节奏很快,她也习惯了忙碌的生活,这一空下来,吃好睡好,身子反而很困倦。

墨小白和墨晨一早就端来早餐给温暖,有两个美男陪着用早餐,一个风趣有魅力,一个斯文温和,心情应该是不错的,也有开胃功能。

然而,温暖的心情显然不佳。

她以为昨天晚上叶非墨就该来看她了,毕竟她是枪伤,很是严重,他不可能这时候和别人出去处理事情,一定会陪在她身边。

除非他不能来。

那就是他也重伤了,昨天见了墨小白昏头了才相信他的话,晚上等了很晚都没看见叶非墨来,温暖就很担忧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可能他们也是为了她好。

可是她宁愿知道实情。

“小表嫂,你怎么了?”

“叶非墨是不是伤得很重,他在哪儿?没理由这么久还没来看我,他一定伤得很重是不是?”温暖说道,拼了命救了她的叶非墨,此刻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哪儿?

墨小白和墨晨相视一眼,墨晨说道,“我们也不瞒你,非墨的确伤得很重,不过没有生命危险,这一点你放心,只不过是失血过多,一时昏迷不醒,医生说今天就能醒,你耐心地等会,他不会有事的。”

“失血过多,昏迷不醒,我都醒了,他还没醒,那一定很严重。”温暖喃喃自语,怪不得非墨没有来,原来是重伤了。

“小表嫂,你放心好了,保证很快他就能生龙活虎了。”墨小白说道,温暖的心定了定,试图相信他们的话,或许,再等一天。

墨晨说道,“你吃早餐,要不我们陪你到楼下去逛一逛,墨小白给你买了一张很漂亮的轮椅。”

轮椅?

温暖下意识地向,自己的腿还没断,不用坐轮椅这么夸张吧。

墨小白说道,“小表嫂,你身上的伤口不能拉伤,暂时还不能下床走动,估摸要三四天才能下床来,所以暂时还在坐轮椅的好。”

“是啊,你躺着也乏了吧,我们推你下去赏花,玫瑰园的玫瑰开得可漂亮了。”那是苏曼和白夜特别栽培的四季玫瑰,罗马冬天暖和,玫瑰常年都盛放,整个玫瑰园里都飘着玫瑰的香气。

“我想去看叶非墨。”温暖轻声说道。

墨小白说,“别担心,中午就能见到了。我去给你拿轮椅。”

墨小白跑去拿轮椅,果然是一辆很漂亮的轮椅,金黄色的,很是奢华,坐上去感觉也很舒服,墨小白抱起她,笑嘻嘻地说道,“公主抱哟。”

温暖心情也有点爽朗了,轻轻一笑,两兄弟推着她下楼去走。

墨家城堡很大,分为四个区,从外面看,这座城堡如皇宫一般瑰丽,富丽堂皇,外景也甚是漂亮,两人一路推着到她到玫瑰花园。

几百平米的玫瑰花园,全是自然栽培,各色各样的玫瑰花开遍了整个花园,花园中有一堵墙,墙壁上也爬满了玫瑰花,温暖第一次见到如此栽培的玫瑰花,甚是惊讶。

这里囊括了所有品种的玫瑰花,红玫瑰,香槟玫瑰,粉红玫瑰,白玫瑰……还有蓝玫瑰,绿玫瑰,黑玫瑰,一到玫瑰花园,人的精神瞬间也变得极好。

好美。

这是她见过最美丽的花园,简直可称为人间仙境,美得动人心魂。

玫瑰花园中还有一间花房,里面有几张小躺椅,白色的沙发,还有一套白玉茶具,花房的小柜子上都是玫瑰茶。

墨晨说,这些玫瑰花的花期一般是五年,生命力极强,根本不需要怎么费心维护,一样开得娇贵又美丽。温暖看着满园的玫瑰花,羡慕之极。

墨小白说道,“小表嫂,很美吧。”

温暖点头,美,美极了,简直不可思议。

“我去泡一壶玫瑰茶给你尝尝,口感很好,美容又养颜。”墨小白说道,拉着墨晨一起去泡茶,玫瑰花园占地很光,玫瑰花并非密集地排在一起,她推着轮椅可以在花园中走,不过手腕上的伤还没有全完,稍微一动就疼,温暖也没有移动,坐在轮椅上赏花。

墨小白和墨晨去泡茶,也不知道泡了多久,还没见人来,温暖诧异,突然感觉有人在轻抚着她的发丝,她一愣,墨小白应该不会有这样亲密的动作。

他虽然口头上会占她便宜,可从没做过越轨的动作,温暖心一喜,慌忙转头,果然看见叶非墨站在身后。

“叶非墨……”他的脸上还有点苍白,穿着蓝色的休闲服,外面披着米色的外套,头上包着一条白布巾,人瘦了一圈,下巴尖了不少,气色也极不好,虽有憔悴,不过看起来还是很英俊挺拔,无损他半点贵气。那暖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温暖心中一疼,想到他奋不顾身地救自己那一幕,心口涩然地疼痛起来。有感动,更多心疼,墨小白说她已经昏迷了好几日,他比她伤得重,一定很疼吧。

叶非墨揉揉她的发丝,“这里很漂亮吧。”

他看向满园的玫瑰花,无论多少次来这里,玫瑰园总是令人流连忘返,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家都很喜欢来罗马小住的原因。

不止是他们家,楚离容颜和杰森他们也很喜欢往罗马跑,特别是春冬季节。

温暖拉着他的手,她现在不关心玫瑰园多漂亮,只想知道他的伤势如何,叶非墨低头看她一眼,目光柔和,宛若温泉,他难得有这么柔和的目光,“傻温暖,只是皮肉伤,没事。”

“胡说,什么皮肉伤,你的头没事吧?”温暖让叶非墨蹲下身子来,她才不信什么皮肉伤呢,绷带缠得这么厚,哪是什么皮肉伤。

而且还伤在头上。

他的动作很轻,怕是拉扯到哪儿的伤口,慢慢地坐在一旁的小石凳上。

351

温暖摸着他的伤口,鼻尖一涩,泪水盈满眼眸,心头揪疼起来,以前遇到危险的时候,她总是喜欢叶非墨能够及时出现,如公主的骑士一般,骑着白马而来,带她远离危险,可如今,她却不想叶非墨像骑士一样出现在她最危险的时候。

如果他来,一定会受伤,她宁愿他不来。

这样至少不会受伤,看他受伤,她心中也是难受,仿佛被什么压着,恨不得这伤在自己身上。如今回头想起那一幕更觉得后怕,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地下都是垃圾铁片和尖锐的钢管,他这么冲过来受这样的伤已是轻了,真要出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本以为自己很坚强,不会哭泣,墨小白和墨晨再三保证他今天能醒,她心中分明很担忧,却不停地告诉自己,没事,没事,叶非墨一定不会有事。

在她心里,叶非墨一直是那种强到可以条条大路横着走,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男人,可她也忘记了,这个男人其实身体并不是很好。

他有很严重的胃病,看起来很精壮,其实也不算。

他也会受伤,也会流血。

“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叶非墨见不得她哭,声音也狠了些,虽然温暖为他哭泣是好事,代表她在乎他,可他已经不需要她用眼泪来证明她多在乎他,他更希望温暖每天都能开心地笑。她是很少哭泣的女子,他想让她开心,并不想她哭泣,他慢慢地抬手去擦她的眼泪。

温暖咕哝说道,“我难受,你看起来比我还糟糕,还有哪儿伤了?”

“背上。”叶非墨诚实地说,他不想温暖担心,可不告诉她,她更会胡思乱想,还不如直接和她说明白了,背上的伤比头上严重得多了。

今天刚刚转醒,本来是不可以下床走动的,对他来说很勉强,可他想见温暖,墨小白又说温暖很担心他,所以他才勉强下床来。

叶非墨生性好强,又不愿意人搀扶,从门口到玫瑰花园来已费尽他所有的力量,现在身子更虚,背上钻心的疼,他忍着,不想她看出端倪。

“严不严重,我看看。”她说着一激动,想要动手去看他的伤,拉动肩膀上的伤口,温暖下意识地咬着唇,也不想叶非墨看出端倪来。

真疼。

“你一身的伤,别乱动。”叶非墨大喝,温暖停住不动了,含泪看着他,叶非墨道,“不碍事的伤,你不会让我在这里就脱光衣服给你看吧?”

“我只是担心你。”温暖眼泪滑下来。

“你的伤口疼吗?”

温暖点头,就是因为知道疼,所以才知道,他一定也很疼,叶非墨说道,“这种伤是常有的事,不值一提,倒是你,第一次受枪伤,吓坏了吧。”

温暖的世界很干净,他却破坏了这一份干净,可他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是吓坏了。”温暖说道,尤其是被吊那么高,只能看着他陷入包围中,高处的人随时都有可能瞄准他开枪,那种感觉是很恐怖的。

她从小到大没受过这样的惊吓。

以前被迫喝酒什么的,和这种真正的枪林弹雨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叶非墨沉声说道,他就知道来罗马准没好事,第六感强得要死,原本温暖在米兰,他就想着去米兰,带她玩米兰和威尼斯,再到附近走一走,不准备来罗马的,谁知道温暖说没来过,一定要来,最后一站就选罗马了。

墨晨的消息最灵通,他一知道,墨小白肯定也知道了,有他们两人,果然会坏事,平白无故让温暖受一次惊讶,还加一身伤,这笔账,他得好好和这两小白算清楚。

墨小白在泡玫瑰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他喃喃自语,“小哥哥,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去美国了,此地有鬼,不宜久留啊……”

“叶非墨,以后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看见你受伤,我比伤在自己身上还难受,你身体又不是铁打的,逞什么英雄嘛,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和你没完。”温暖一擦眼泪,怒声说道。

叶非墨蹙眉,“不救你?眼睁睁看着你从上面摔下来被刺死吗?笨蛋,现在受一点伤,最起码我们两人都活着,要是死了,我想救人都没得救。”

“可是……”

“没可是,这事听我的没错。”叶非墨沉声说道,“以后我会把你保护得好好的,再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温暖目光一柔,眼泪又涌出来,她今天特别爱哭。

特别是看见一脸苍白的他还在说着要保护她的话,谁说叶非墨冷漠无情,谁说叶非墨木然无趣,他们都错了,在她眼里,他有一颗最真的心。

最起码待她就是如此,待别人再差,那又有什么关系。

“别哭了,脸色难看的像鬼一样,一哭就更难看了。”叶非墨说道,温暖心想,在墨家这美人堆里,谁都不敢说自己漂亮吧。

温暖哽咽着,轻轻地环住他的脖子,搂抱住他,担忧的心才慢慢地平复下来,抱着他,她才觉得世界如此美好,她是如此的满足。

她得到的,实在太多了。

有一个愿意为你抛弃生命的爱人,人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她真的庆幸,在她如此年轻的时候遇见他,她可以爱他多一天,久一些。

叶非墨的背,很难受,却不忍打扰了温暖。

但是,真***疼……

而且,神智也慢慢的消失中。

“叶非墨,我们去拉斯维加斯结婚吧。”温暖说道,叶非墨没什么反应,她疑惑,听到这个消息,叶非墨就算半死也会跳起来吧,他不是一直想要结婚吗?

她以为他会很开心呢。

温暖想,可能他太开心了,所以一直没反应,嗯,可以理解。

好一会儿,还不见他有反应,温暖开始纳闷了,“叶非墨……”

她微微推开他,谁知道叶非墨身子一歪,跌在地上,温暖大吃一惊,忘记了自己的伤,倏然站起来,脚一软,跌落在叶非墨身边。

温暖爬在他身边,捧着他的头心急如焚,急喊着墨晨和小白。

“叶琰,墨晨……”

没一会儿,墨小白和墨晨匆匆赶来,一人抱起叶非墨,一人抱起温暖,匆匆回了别墅。

352

叶非墨又沉睡了两天,期间蔡晓静打电话给温暖,催她回国参加某个品牌的化妆品活动,温暖老实交代自己在罗马刚九死一生逃过一劫,目前身子很虚弱,根本无法参加活动,叶非墨也昏迷不醒,两人暂时不能回去,这合约早就签下来了,人必须到场,不然要吃官司。

蔡晓静听闻他们都受了伤,心中十分着急,“要不要去罗马看你们?”

温暖一笑,“不用了,晓静姐,你帮我搞定合约的事情就可以,真的可以不用出席吗?违约要付很多钱吧?”

“叶总有的是钱,怕什么,他们也不敢怎么样,你安心养伤,这件事别让媒体知道了。”蔡晓静顿了顿,忍不住又说道,“温暖,怎么你去哪儿都出事?”

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温暖默默地泪了,“晓静姐,真的不关我的事,那劫匪太不长眼睛了,竟然抓错人了,我这是无妄之灾。”

蔡晓静笑了两声,“罗马大街那么多人,抓错人还能抓到你,你的运气还真不是一点点的背。”

“我见到叶琰了哦。”温暖神神秘秘地说。

“见到叶琰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天天在电视上见到他。”

“晓静姐,我说真的,他竟然是叶总的表弟,人也在罗马,真人比电影上看起来更有魅力,太帅气了,你要是见到了,一定会被迷倒了。”温暖笑说道,蔡晓静也是叶琰的粉丝,比温暖更夸张的那种。

“乖宝贝,你在叶琰家里?”

“对啊,他还有两位哥哥,一个姐姐,都是极品美人,漂亮得太夸张了,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温暖说道,眉目都是笑意,两位粉丝说起自己的偶像,眼睛里出了崇拜别无其他。

蔡晓静静了一会,温暖喊了几声,她都没反应,温暖疑惑,“晓静姐,你还在听吗?”

“温暖,我马上订机票去罗马看你。”蔡晓静果断利落地说,一点含糊都没有,温暖已经能预想到她一挂电话就可以飞来罗马的画面了,而且是坐最快的航班过来的。

温暖狗腿地抱着她,“好啊,好啊,你快点过来,我也想你了,过来调-戏叶琰吧,他很好调-戏的。”

“温暖,你这丫头太二了,对我们偶像怎么能用这么轻浮的态度呢。”蔡晓静语重心长地教育,温暖正想说她什么时候变性子了,就听蔡晓静说道,“我们要果断扑倒。”

温暖,“……”

“我的工作真没有问题吗?”

“放心,我处理的很好,不会有什么问题。”蔡晓静说,“今天竟然没有去罗马的航班了,靠,明天去,记得等我啊。对了,叶琰在不在你身边,我想和他说话。”

“他刚下去了,你一会儿让你有空吧,他上来我打给你,让你和他说,晓静姐,说真的,他真是很好玩的,人很风趣。”温暖对墨小白的印象好得不得了。

“废话,看他出席活动就知道了,用得着你告诉我。”蔡晓静说道,温暖的助理莉莉一直在向蔡晓静招手,又指了指自己的电话,蔡晓静扭过去脸去,助理小姐哭泣了。

不能这么漠视主办方啊,晓静姐,人家说要告我们啊啊啊啊……

“你的小助理太笨了,一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温暖,记得一会儿给我电话,要是今天我没听到叶琰说话,你就死定了。我先挂了。”蔡晓静说风就是雨,还没等温暖说话就挂电话。

小助理哭丧了脸,谢天谢地,她总算可以接电话了。蔡晓静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过电话,已是金牌经纪人的果断口吻了。

“杨导播,我说了,温小姐人在南极看企鹅,暂时不能回来参加你们的活动了,很抱歉,你们临时随便找明星出席吧,那笔钱我会尽快退还给你们。”蔡晓静说道,姿态是吊得高高的,如今找温暖出席活动的不是一家两家,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蔡晓静,你们这样是违约,我要告你们,身为艺人怎么能如此漠视我们之间的合约,这是她该有的态度吗?”

蔡晓静冷冷一笑,“她什么态度你管不着,告就告,谁怕谁,你当我没上过法庭啊。”

她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助理,“他电话暂时可以不用接了,谁问温暖都说不知道去哪儿。”

“哦,知道了。”小助理目瞪口呆地看着蔡晓静,这样就行了?

就一句告就告,谁怕谁,你当我没上过法庭?

这就完事了?

小助理露出崇拜的表情,这就是她的目标,什么时候她也能和蔡晓静这样说话啊。

太羡慕了。

太强悍了。

蔡晓静去查航班,林宁敲门进入她的办公室,蔡晓静抬眸一眼,又低下头,林宁走过来,拍拍桌子,“温暖怎么还没回来?”

“人在罗马呢,受伤了,给人绑票了,听说从七八米高空落下来,叶总给她当人肉垫子,两人都不行,开挂了。”蔡晓静说道,“年才刚过呢,让不让人消停会儿了。”

“你说她在罗马被人绑架?”林宁吹了声口哨,蔡晓静抬起头来,她怎么觉得某个人这声口哨有点幸灾乐祸呢?

“这批劫匪真是不知死活,竟然在罗马绑架温暖,这可是太岁头上动土。”林宁啧啧说道,看了蔡晓静一眼,“你最近没事?”

“温暖没打电话之前没事,现在有事了。”蔡晓静说,查了最快的航班,明天早上八点直飞罗马,林宁凑过去,见她在查航班,挑了挑眉,“你要去罗马?”

“对啊。”

“你真是温暖的保姆,她受伤有叶二呢,你去做什么?当电灯泡啊?”林宁蹙眉说道,他要拎蔡晓静去山里泡几天温泉呢,去什么罗马,去他的罗马。

353

“温暖都有心情和我说笑,看来伤得不重,谁管她,不过她说她住在叶琰家,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我去找我偶像,瞧温暖把他夸成一朵花,我得亲身感受一下。”蔡晓静笑说道,林宁的脸顿时阴沉了,刚刚还带笑呢,一下子如雷雨天的天气。

墨小白……

墨小白这死孩子,他早就知道蔡晓静迷恋墨小白,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疯狂。

果断……这死孩子来A市就死定了。

蔡晓静刚要订票,林宁在按键强制关机,蔡晓静错愕抬起头,瞪了林宁一眼,“你做什么呢?”

林宁拎着她起来,握住她的手往外面拖,“我们去隐居几天。”

“混蛋,放手啊,我要去罗马……我要见叶琰……”蔡晓静再挣扎也被林宁拖着进了电梯,回头对傻掉的小助理说,“对了,你帮她保管手机,回见了。”

林宁挥了挥手,小助理就看见林导笑得异常耀眼的脸,还有蔡晓静咬牙切齿的表情,小助理望天,她知道林导和蔡晓静交情是很好的。

不过……

小助理两只食指往中间点了点,做了一个标准的配偶动作,突然尖叫,“啊,有奸情。”

温暖再一次打电话回来是莉莉接的,蔡晓静错过她家偶像的电话了。

罗马。

叶非墨伤势慢慢稳定住,温暖紧悬着的心也放下来,温暖看见他背上的伤,深可见骨,伤痕甚是丑陋可怕,她心疼不已。

这傻瓜,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了不让她担心还逞强出来,怎么这么笨,他就躺在床上,她过来看他就可以了,有时候男人太逞强也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温暖养伤期间,也不能随意走动,出了陪昏迷不醒的叶非墨,和他说说话,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她的伤口动作频繁容易拉伤。

罗伯特给了墨无双一瓶专门治划的绿色药膏,每天早晚墨无双都会帮她涂抹,这药膏涂上去,人会觉得非常自在,凉爽后有一股灼热,再慢慢消散。

墨无双说,这药膏能去疤,伤好以后身上不会有疤痕,温暖原来还担心这事呢,自己是艺人,身上断不能有什么疤痕,特别在是手臂,背部和大腿小腿这么明显的伤痕,她本来想着等伤口愈合要做手术的,现在听墨无双说能祛疤,她别提多开心了。

免得受皮肉之苦。

墨小白本来想说要给她擦药的,被墨无双一脚踢出去,温暖直笑不语。

她发现,墨家兄弟姐妹相处挺好玩的,墨无双见温暖对墨小白的话总是深信不疑,忍不住说道,“墨小白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别太当真。”

“我知道。”温暖笑说道,墨无双摇摇头,知道是一回事,施行又是一回事,温暖忍不住好奇地问,“无双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男朋友没有,前男友倒是有不少。

温暖歪头在想,无双这样的应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呢?一定很难找吧,谁敢娶她啊,比唐曼冬还要女王,而且这是手起刀落,果断利索的女王,腥风血雨中的一朵红玫瑰,和生长在和平年代,连枪都没有摸过她们是不一样的。

这是真正的女王,御姐。

再加上家里有这么极品的三个弟弟,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估计眼光一定很高。

所以普通人还是有普通人的好处的。

“小白又说什么了?”

“没有,昨天我说你很漂亮,一定很多人追,小白说,没人敢追你,只有你追别人的份儿。”温暖是个诚实宝宝,墨小白还说,他姐是御姐,没有男人敢挑战,除非是白痴。

这是一辈子要被压得死死,如他老爹,那是血淋淋的例子。

“他就说这些?”墨无双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温暖,那双潋滟在紫眸流露出邪魅的光芒,女人都看的心头急跳,更别说男人了。

“没了。”温暖老实说。

墨无双妖娆地笑了笑,“男朋友这种生物不适合我。”

温暖吞吞舌头,墨无双帮她解开肩膀上的绷带换药,手法熟练,除了稍微有点疼痛,温暖并没有什么感觉。胸口的弹伤这几天明显也好了不少,不过离彻底愈合还有一段时间。

“温暖,你肩膀上那蝴蝶怎么回事,刺青吗?”墨无双问,手指在她的肩膀上拂过,并没有刺青的痕迹,温暖这么乖巧的姑娘,也没什么理由去刺青。

这蝴蝶长得真漂亮,五光十色,很有特色,弄得她也去想纹一个。

“你说那蝴蝶啊,我也不知道,天生就有的。”温暖笑说,瞥了肩膀一看,她平时并不太注意这蝴蝶,就当是普通的刺青,“我妈说那是胎记,挺漂亮的,幸亏是蝴蝶,要一块黑乎乎的胎记还不丑死了。”

墨无双一笑,好奇地看着那只蝴蝶,蹙蹙眉,只是觉得奇怪,普通人身上会长一只蝴蝶般的胎记吗?很少见的吧。

“很漂亮,我也去纹一个。”墨无双研究够了,帮她把绷带绑起来,温暖道了声谢谢,她淡淡说,“一家人,别说什么谢谢。”

温暖一笑。

她刚穿上衣服,门就被推开了,墨小白闪了进来,仍笑得风情万种,端着一盘海鲜意面,陪着海鲜菌菇汤,一杯白葡萄酒,还有一道甜品。

他一进来,香味都溢满整个房间。

“小表嫂,美食来了哦,最正宗的海鲜意面。”墨小白风骚地把床上桌搬过来,把美食放到温暖面前,色香俱全,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特别是海鲜意面,她在A市也吃过海鲜意面,可这份海鲜意面和自己吃的稍微有点不同,龙虾肉,墨鱼,牡蛎,虾仁……颜色搭配得很有讲究,很有艺术感,散发出浓浓的香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