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61章节 叶非墨

361章节

361

东南亚,中东市场几乎完全放弃,那是叶宁远的地盘,别说黑手党,其余的军火商也一律不准越界,这两地带几乎被叶宁远垄断。

欧美市场叶宁远占据一半,其余的百分之八十是龙门的市场,剩下的20%才被各大黑暗势力分割,墨小白是北美市场的负责人,早就想拿下着一块肥肉,为此和叶宁远交涉过好几次,不过每次都被叶宁远挡回来。

叶宁远的态度很清楚,楚离在的时候,第一恐怖组织在欧洲市场都有一半的市场占有率,为了成全黑手党,各不干涉,黑手党退出东南亚和中东,他退出整个欧洲,而北美是他是不会再退了,因为墨西哥一带的市场他不会放弃,于是墨小白和叶宁远斗智斗勇过好几回。

结果可想而知。

叶非墨当然也知道墨家兄弟的想法,“墨小白,东南亚和中东那边,南非那边,除了军火,我哥都帮你们掩护了,而且也允许你们在不干涉他的情况下壮大自己的力量,你干嘛非要北美这一块,我要北美市场他都不肯给我,何况是你。黑手党已经在欧洲横着走了,北美你们还想要多少?你想分割那边的事情,当我们龙门混饭吃的?”

墨无双吹了声口哨,妖娆一笑,“非墨,这么想,如果小天宇上,这场面多和谐,表哥是非人类智商的。我们不敢动,小天宇低我们一辈啊。又没什么经验,要是我们联手把他挤出北美市场也是有可能的,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墨晨点头,墨遥没发表意见。

温暖心想,这是内部争斗吗?

她在一旁听到有点明白,也有些不明白,不是一家人么?

温暖说,“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一家人万事好商量啊,这里让出一块,哪里补偿一块不就行了么?干嘛要说得这么血腥的?”

温暖单纯的世界无法理解这么深奥的事情。

墨晨笑说道,“小表嫂,这不是让和补偿的事情,我们领导层当然一家人,可这偌大的组织可不是一家人,黑手党和第一恐怖组织的矛盾素来就有,不是我们领导层变一家了,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些年光是管束就费不少力气。若要相亲相爱是不可能的。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考量,一切以自己的组织利益为考量,有些斗争是有必要的,只要掌握分寸就好。”

这是强权世界,谁强,谁就能生存下来。

弱者是无法在这个世界存在的,谁的拳头硬,谁就做主,想要什么,自己去凭本事去哪儿,没有让和不让的说法,就算叶非墨和叶宁远是亲兄弟,在北美的问题上也是谁都不会退让一步的。

不过龙门是传统的黑道帮派,这和第一恐怖组织性质不一样,第一恐怖组织的性质已不是国际黑帮那么简单了,而是全球恐怖范畴内的。

黑手党是介于全球恐怖和国际黑帮之间的组织,再加上有意大利政府的庇护,很显然后台更稳。

温暖隐约有点明白了,好复杂的关系。

“第一恐怖组织很厉害吗?”温暖弱弱地问,她看叶宁远是一名绅士,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看不出来多厉害啊。

墨晨往后一倒,墨小白捂脸,墨遥低头看杂志,墨无双凉凉道,“表哥一枚**就能轰了A市,表哥财产十分之一就能买下整个意大利,掌控全球80的军火交易,控制整个东南亚和中东的经济命脉,全球500强正规企业他有近百家,你说第一恐怖组织厉害吗?”

这么强悍的军火走私,一定要拥有自己的掩护企业,叶宁远在位十几年创建了近几十家企业,在全球全是排的上号的,可以说,全球各个领域的尖端都有第一恐怖组织人。

比如说,银行,金融机构,用来洗钱,航空,海运,用来运输武器,还有各种漂白企业,也有一些正规经营的高科技电子产品,叶宁远物尽其用,黑道在白道的掩护下暴利,白道在黑道的保护下省了不少麻烦,这个经营策略是龙门和黑手党都在学习的。

温暖嘴巴张了张,一脸惊讶,原来叶非墨的大哥这么厉害啊,怪不得叶天宇和叶可岚如此厉害,他们家简直全是非人类嘛。

“第一恐怖组织,黑手党,龙门……你们不会搞垄断吗?”温暖弱弱地问,叶非墨摸摸她的头,总算明白,不容易啊。

“我和舒文对北美那块肥肉不感兴趣,龙门主打也不是军火,没理由去惹我哥。”叶非墨说道,目光掠过墨遥,问,“墨遥,你就让墨小白去拔虎须?”

“随便他。”墨遥冷酷道,“反正死不了。”

墨小白,“……”

老大你真狠。

墨晨大笑不已,“所以大表哥退休了,小白很高兴。”

大的斗不过,叶天宇一个小毛孩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墨遥不发表意见,扩展市场不是墨无双的事情,她管刑罚和暗杀,其余一概不管,不过还是很期待能和第一恐怖组织斗一斗。

“天宇尽得我哥真传,也是反人类智商,你确定你们玩得过他?”叶非墨淡淡道,“天宇年纪小是小,可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我哥,我嫂的培养,你们未必是他的对手,北美那块还是别动了,你们还不如扩大东南亚和中东的赌、钻石市场和别的交易,北美就算了吧。”

墨遥抿唇说道,“东南亚和中东除了军火和石油,毒品,别的利润不高,军火和石油表哥的,毒品我们不沾。”

墨晔和墨玦当时和第一恐怖组织斗得你死我活,资金链断裂了才会以毒品来补偿,尽快筹集资金,后来一直放弃毒品市场。

墨遥也觉得毒品不是一个好东西,有些原则也是必须坚持的,于是果断放弃了毒品生意。

在这两地区放弃最暴利的生意,其余的也就没什么搞头了。

362

“天宇也是反人类的,不过毕竟经验不足,而且,天宇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大表哥是属于那种完美的反人类,没有一点弱点,娶个老婆都是非人类的,然而,天宇却有一处不同,他很……”墨小白咳了几声,看向墨晨,墨遥蹙眉,天宇有什么弱点,据观察和叶宁远一个样,没什么很明显的弱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温暖想起叶天宇,话不多,看起来很乖乖牌的男生,也是深藏不露的主吗?

墨晨诡异一笑,“你们知道天宇在中东和东南亚被人追杀半年了吗?几乎去到哪儿都被暗杀,次数频繁得让大表哥头疼,知道为什么吗?”

叶非墨摇头,这一点叶天宇从没提过,大嫂也没提过,他哥更不会提这种事。

“天宇太冷酷了,不懂得转圜,半年前他初次到中东掌管轻武器交易,生意的确处理的有条不紊,不过,他烧了雷瓦斯鲁家族整片罂粟花园,整顿中东所有的毒品市场,这小子扬言,他的地盘内不准贩卖毒品,杀无赦,结果不禁烧怒了雷瓦斯鲁家,也激怒了中东所有的毒品大鳄。所以这小子一旦在中东和东南亚就会被毒品大鳄追杀,人家也放话了,在我们的地盘内,看你一次杀一次,于是就杠上了,大表哥表明态度,这小子和第一恐怖组织无关,尽管杀,这是历练的最好机会,所以没派一人帮他。”

墨无双一笑,接口说道,“天宇这小子的确比大表哥冷酷多了,不过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极端,很容易被人钻空子。”

“天啊,太残忍了吧,天宇还是一个孩子。”温暖说道,而且还是看起来那么聪明乖巧的孩子,他们怎么舍得看他被追杀呢?

“小表嫂,一般说来,只要天宇没有再碰上一个反人类,他几乎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像大表哥和大表嫂这样子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可以忽略不计。”墨小白说道。

而且,叶宁远也不会真让自己儿子有危险,他主要是想让叶天宇弄懂,什么叫生物链。

毒品,军火,所有的黑道交易在中东盛行,百花齐放,相互斗争又相互依存,少了谁都不行,毒品你杀了得一家,杀不了第二家,生物链一旦断了,谁砍断了他们,所以依靠这一条生物链吃饭的动物都会反扑,到时候造成的后果大家不敢想象。

叶天宇受过严格的训练,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对毒品就是有一种深恶痛觉的憎恨,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学几次教训就乖了。”叶非墨说道,骤然诡异一笑,“你们就想着天宇上,我哥怎么会没想到这问题,实话告诉你们吧,下一任是卡卡。”

墨小白哭丧了脸,墨晨唇角一抽……

叶非墨圆满了。

墨遥没什么情绪,墨无双也无所谓,墨无双觉得卡卡上来总比天宇好,虽然说他们一起长大,知根知底,有些时候熟人更好办事。

“讨厌那只狐狸。”墨小白往沙发上一倒,凡是和小表哥接近的生物都讨厌。

北美的肥肉啊,又要泡汤了。

温暖想,卡卡就是网名卡卡是狐狸的男人吧,看来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墨小白和墨晨看起来都挺怕他的。

墨小白百无聊赖地说,“小表哥,我以为你长大后要和卡卡过的,你们两人多要好的,奸夫淫夫,狼狈为奸,不过幸好你抛弃卡卡了,不然两只狐狸在一起我们就更死定了。”

他们小时候看卡卡和非墨在海边亲吻啊,多激动人心的画面,本来还以为这两人真看对眼了,成长途中也是相亲相爱,狼狈为奸的,谁知道小表哥突然爆出有一个女朋友,他们觉得很天雷,在年幼的墨小白等人心目中,叶非墨和卡卡在一起是正常的,和女人在一起是不正常的。

多狐狸的一对就这么没戏了,挺可惜的,不过造福人类。

墨小白嗤笑了声,大概也明白这群人为何一直误会他和卡卡,角度果然是个很严肃的问题,造成这种误会了,他和卡卡从小就被看成一对,两人都很纳闷,后来小白说漏嘴了他们才知道为何,索性也不解释,让他们随便误会,直到他和韩碧交往,大人们才恍然大悟。

温暖望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这卡卡不是男人吗?难道是女人?叶非墨的前女友不是韩碧吗?怎么又冒出一个卡卡了。

“卡卡是女的吗?”

“别听小白胡说,他们爱胡闹,卡卡是男人。”叶非墨说道,温暖这才放下心来,不是女人就好,听起来蛮厉害的一个人,要是女人,这情敌的级别太高了,她怕扛不住。

韩碧这样的,她还是扛得住的。

要是墨无双这样的,扛不住啊。

不过……温暖斜睨着叶非墨,男人真的很安全吗?

墨小白见温暖这么露骨的表情,趴在沙发上笑疼了肚子,叶非墨怒,“你这是什么眼神?”

温暖微微一笑,“我在做一个合理遐想。”

“小表嫂,你逗死我了。”

“小表嫂,小表哥和卡卡被人误会很多年呢。”墨晨说道,“他们小时候可奸诈了,专门欺负人,不配成一对太可惜了。”

“那是你们太笨吧,打麻将也能三个轮着裸-奔,怪谁呀?”墨无双不凉不热地说,她最聪明了,当年还出三毛钱赌叶非墨不会裸-奔,果然赌赢了。

墨遥抬眸斜睨了无双一眼,凉飕飕的眼神如冰箭一般,无双摊摊手表示无辜,她手机里还存着他们的裸-照呢,虽然是比较幼齿的裸照。

墨小白的裸-照如今可赚钱了,随便买个一家杂志都是天价。

“这能怪我们吗?那是小表哥太狡猾了吧。”墨晨说道,墨小白倏然想到什么,突然往后捂住墨晨的嘴巴,完了,完了,死定了,小表嫂。

363

温暖纳闷地指着叶非墨,墨小白很想扑过去捂住温暖的嘴巴的,不过叶非墨在一旁,他没这个胆子,温暖指着叶非墨半晌,又眨眨眼睛看墨小白,墨小白哭丧了脸。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墨晨也大悟,微微张大嘴巴,墨遥见几人脸色怪异,微微眯起眼睛,这两人又和温暖说了什么?叶非墨问,“你想说什么?”

温暖偏头,墨小白已果断瞄准角度脚底抹油逃跑了,温暖突然蹦出一句,“你会打麻将?”

墨无双说墨家兄弟轮着裸-奔,她就知道墨小白一定撒谎了,竟然说成非墨裸-奔,温暖心中闷笑不已,怪不得她脑补不出叶非墨裸奔的样子,果然是极品,他们还真能编故事,她还真相信了,原来是他们三兄弟被叶非墨打得去裸-奔啊,一想到这里,温暖就乐了,真的蛮好笑的。

不过看墨小白这么可怜,她就想着别欺负他了。

听他们聊天,好像他从小到大就被叶非墨欺负,所以温暖果断转了话题,问麻将的事情,墨小白谢天谢地,小表嫂真机灵。

墨遥面无表情,叶非墨问,“你会?”

“会啊。”

墨无双一拍手,“那正好,来开局吧,好久不玩了。”

墨小白果断站起来,扭了扭头,“我去上厕所。”

脚下抹油,溜了。

墨晨也果断站起来,尾随他而去,“小白等等我啊,我们一起上。”

温暖闷笑,原来叶非墨麻将这么厉害,竟然能将他们吓跑了,温暖所不知道的是,自从那一次被打得三人裸-奔后,他们就没和叶非墨打过麻将,反正他们家四个人刚好凑一桌子。

“这两出息的。”墨无双摇摇头,墨遥也无奈摇头。

叶非墨和温暖在墨家住了十多天,温暖身上的伤痕淡了不少,虽然没有完全消除,却不影响美观了,药膏再涂一个月就能完全消除了。

肩膀上的枪伤几乎都愈合了,只留下一道痕迹,相对而言,叶非墨复原就比较慢,她十天就好了,叶非墨则多出几天,本来上飞机是没问题,温暖却坚持要等他完全好了再走。

期间叶非墨陪她又逛了罗马城,墨小白和墨晨明着说保护,其实就去当电灯泡,叶非墨恨不得一脚把他们踢飞,温暖却无所谓。

“你们两人怎么不帮着墨遥处理黑手党的事情,天天这么游手好闲的。”叶非墨实在看不过去了,一来他们实在太电灯泡了,二来,墨遥真的歹命,就比墨晨多出生两分钟,整个黑手党所有的事情几乎都落在他身上,任劳任怨的。

黑手党所有腥风血雨的事情都是他和无双挡的,特别是墨遥,墨晨和墨小白这两人简直就空闲得令人想揍一拳,又不是没本事,有一个能干的老大就乱逍遥,怎么忍心?

墨晨说道:“我们保护你们。”

“不需要!”

“老大说自己能搞定的。”墨小白说。

叶非墨一声冷笑,“自己能搞定,是,墨遥当然自己能搞定,不过就是一天少睡七八个小时,我说你们,为人弟弟的,怎么就不懂得为他分担一下,上一次差一点出事不就是因为精神不足,反应太慢吗?墨遥侥幸逃出来有一次不代表永远都这么幸运,你以为人是铁打的,别等到出事才后悔。”

叶非墨难得对无关自己的事情说这么多话,墨晨和墨小白相视一眼,各自别开眼光,叶非墨冷哼一声,温暖慌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我们回去了,今天就不逛了。”

墨小白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疑惑地问墨晨,“小哥哥,我们很过分吗?”

“貌似,是有点……”墨晨说道,“不过过分的是你,我主要是管情报,其他事不关我事,你整个北美地区都交给老大,自己偶尔才处理一点点事情,是你最没良心。”

墨小白弱弱道,“我很忙的。”

当艺人很忙的……

“滚,回去接手一点事情做啦,好像是有点过分了。”墨晨摸摸鼻子,墨小白仰头看天,其实,他的工作都是老大自己揽过去的。

他想处理的时候,风都会翻一个白眼,老大处理好了。

这是谁的错?

叶非墨和温暖伤势全好后就打算离开罗马,因为坐专机,他们是晚上离开的,温暖第一次坐这种私人飞机,感觉很新鲜,这私人飞机是叶非墨专用的,有四个独立房间,十几个座位,豪华飞机。厨房,娱乐室,视听室,小型影院,组合音响柜,一应俱全。

叶家一共三辆私人飞机,只有一辆非墨这这一架是合法注册的。

墨小白本来想和他们一起去美国的,顺路一道走,谁知道墨遥有事留下他,墨小白只能挥手和温暖说再见,下一次见面可能是在A市了。

他没跟着来,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叶非墨。

温暖看得出来,他们兄弟的感觉是很好的,只是比较爱犟嘴。上了飞机,直飞拉斯维加斯,温暖心口有些急跳,真要结婚了。

这个心理准备早就做好了,可真到这时候却开始紧张了。

她想,她是稍微有点婚前恐惧症的。

“非墨,你不紧张吗?”飞机上,温暖忍不住问,她的心中仿佛住了一头小白兔,一直在怦怦地跳,脸上也微微热起来,再过没多久,这身份就开始变了。

叶非墨的太太。

有点小期待,也有点小害怕。

叶非墨目光深沉,流转着一股潋滟的光芒,深邃如海,看得温暖更是紧张,心如鹿撞,分明已是再熟悉不过的枕边人,可每次看他都有一种心动的感觉,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很紧张?”

温暖点点头,“有一点。”

“你在怕什么?”叶非墨问,伸手拂去她脸颊边的秀发,温暖皮肤白皙,如水煮的鸡蛋,吹弹可破,人又年轻,即便不化妆也是莹润有光,甚是美丽,叶非墨很喜欢抚摸她的脸颊,柔腻动人,有一种令人挣脱的眷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