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65章节 叶非墨

365章节

365

温暖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成了他的太太。

刚刚他们还在人群中排队,等待登记。

可转眼间,所有的手续已办好了。

她手上已戴上一枚简洁大方的婚戒。

温暖以为他们到拉斯维加斯后还要去买戒指,谁知道一下飞机就有一名英俊挺拔的外国男子把一对戒指交给叶非墨。

那是安宁国际北美区执行总裁。

叶非墨早在温暖和他说结婚的时候就亲自画好了婚戒的设计图,连夜传真到美国,让他们十几天内赶工做好这对婚戒。

温暖日夜都陪着他,却不知道他已经命人打造好了婚戒。

这是叶非墨给她的意外惊喜。

温暖一直以为,两人之间总是她用心比较多,然而,越和叶非墨相处越是感觉到,其实她所花的心思,远远不如叶非墨。

感情并无多少之分,谁付出的多,谁付出的少并无值不值得的问题,只有愿不愿意的问题。

叶非墨肯花这份心思,自是他愿意。

温暖想,上天还是比较眷顾她的。

真的给了她这么一个不算完美的完美老公。

这对婚戒内圈都有他们的名字缩写,款式她也很喜欢,很符合结婚的主题,幸福。和安宁珠宝一贯的奢华主题有少许不同。

“你也会珠宝设计?”温暖好奇地问,他一个安宁总裁,怎么什么都会。

“安宁旗下的产业,多少要涉及一点,我还会建筑设计。”叶非墨说道,温暖甜甜一笑,忍不住抬起手。

今天的阳光很灿烂,风和日丽,是一个适合结婚的日子。

五指纤纤,阳光明媚。

街道上人来人往,周围来去都是前来注册登记的幸福情侣。

阳光照在钻石上,发出耀眼的光芒,透过指缝间看灿烂的阳光,温暖仿佛看到了幸福的未来。

温暖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那是一种从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发出的幸福,把她整个人都笼罩着,从内而外都让人感觉到她是放在蜜糖中的女人。

她是被幸福包围的女人,她也是他捧在手心中的珠宝,如这枚精致的钻戒。

接下来只要去领事馆公证,这证书在国内也就生效了。

也算完成了最后一道手续。

“老婆,新婚快乐!”叶非墨环着她的腰,温柔的吻落在她的脸颊边,总算,她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了,是他叶非墨名正言顺的女人了。

这辈子,就属今天,他最幸福。

就属今天,他最骄傲,因为他抓住了他的女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永不后悔。

羞涩浮在她的脸颊上,她的耳根燥热起来,“老公,新婚快乐!”

她转过身子,勾着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非墨,我爱你。

蔡晓静想要杀了林宁。

这个念头狰狞盘旋了三四天,蠢蠢欲动,就是世外桃源的生活也阻止不了蔡晓静张扬的杀气。

这几天火气一直上窜,他老大一个高兴,带她去山里泡温泉,结果什么都没带,连手机都没带,那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温泉都是纯天然的,建在深山老林里,没有信号。

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

附近有好几个农庄,大家生活都很简朴。

蔡晓静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说享受也算是很能享受的人,这么多年却不知道深山老林里有这样一个人间仙境,山林中有二十多个天然温泉池。

温度适中,泡着很舒服。

山中有二十多处单独的木屋别墅,外观优美,房间装潢很有现代感,每个小别墅前面还配一个自带的小花园,各种花卉都有。小花园围着小篱笆,上面爬满了牵牛花。

餐饮也是全天然的,味道纯正。

这一切都看起来非常的美好。

然而……

山林中没有网络,信号不通,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这就是一个让人完完全全放松的地方,丝毫没有任何娱乐,一两天还好,三四天她可以忍受,四天以上她就开始抓狂了。

林宁你究竟是想要干嘛?

蔡晓静很不明白,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为什么那么受欢迎,旅店全部入住,没有空房,生意好得不得了,且一夜十万,简直是抢钱。

蔡晓静阴暗地想着,在这种地方待着的全是暴发户。

林宁吊儿郎当地澄清,“这地方还是叶叔和唐叔小时候带我们几个小孩来,不然我们几个哪儿知道这种地方,暴发户能有这种闲心?”

蔡晓静无比郁闷,咬牙切齿。

“已经七天了,该回去了。”蔡晓静抓狂,在这里放松她完全没意见,可是脱离了电脑,没有电视,完全回归田园生活的做方式让现代人很不适应,特别是,她错过了自己偶像的电话,这几天温暖很多合约要处理,电话一定会被打爆的。

她是真没有闲情和闲心陪林宁在这里玩什么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戏码。

“叶二说要半个月才能回来,你着急什么?温暖不回来,我知道你没事干,特意带你回来放松放松,我告诉你,多泡泡温泉,这里的温泉能治病的。”林美人一本正经地说,敦敦教诲。

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林宁已经被杀了不知多少次了。

“我知道你有病,不然你也不会来泡了。”蔡晓静眯着眼睛,冷冷说道,她头顶上乌云滚滚,瞬间大地冰冻三尺。

林导很习惯这种被人厌憎加鄙视的眼光了,他一个商业片导演,拍出来的片子经常要被一大堆专业非专业人士严苛地挑剔,林导早就里里外外,刀枪不入了。

“像你这种天天凌晨2点睡的人,一定会脑溢血,高血压,骨增生,颈椎病,腰骨增生,不孕不育,所以多泡温泉能治病,乖,泡半个月再回去。”

366

“像你这种天天凌晨2点睡的人,一定会脑溢血,高血压,骨增生,颈椎病,腰骨增生,不孕不育,所以多泡温泉能治病,乖,泡半个月再回去。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林宁悲天悯人地看着她,仿佛自己挽救了一位癌症末期的病人,那表情,非一般的极品。

蔡晓静差点吐血,脑溢血,高血压,颈椎病也就算了,为什么来个不孕不育?

靠,诅咒她?

“别生气,别生气,年纪大了生气皱纹就出来了,差点忘了和你说了,这温泉还有一个功效,能够美白养颜,细化皱纹,让肌肤看起来年轻又魅力,很适合你。”林导一本正经地说道。

蔡晓静握拳,微微一笑,松拳,握拳,不生气,不用和这贱男人生气,别气……

“去死!”蔡晓静在林导笑眯眯的时候一脚把他踢下温泉池,林导一个没防备,噗通一声掉下温泉池里,蔡晓静愤怒转身,林宁从水中起来,一扬那头湿了的中长发,“晓静,真不考虑过来泡鸳鸯温泉咩?”

蔡晓静转头,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回去睡觉,林宁从温泉池中爬上来,真粗暴!

不是她不享受这日子啊。

七天了,享受也够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这种生活谁不喜欢,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儿静得下心来享受这种生活,林宁这混蛋。两人是住一间木屋别墅的,下午,林宁闪进来,笑得如偷腥的猫儿一样,“喂,我们去农庄转一转。”

“不去。”

“去吧,你不是闷了吗?附近的农庄挺美的。”

“滚!”

“别这样嘛,一起滚吧。”林宁脸皮堪称世界第一,仿佛没看见蔡晓静铁青的脸,拉着她起身出了别墅,亲亲热热地搂着她的腰走。

“把手放开!”他和她是什么关系啊,敢这么放肆。

“放心,我不会嫌弃你腰上有肥肉的。”

“啊啊啊,林宁我要杀了你……”蔡晓静大怒,追着林宁打,她哪儿有肥肉了?她哪儿有肥肉了????太过分了,说她老,现在又说她身材,见过贱人,没见过这么贱的。

林宁笑着往前跑,她在后面追,到一辆自行车面前就停下来,林宁反身把张牙舞爪的蔡晓静困在怀里,一脸笑意,“好了,好了,好了,别闹了。”

“谁跟你闹,滚开。”蔡晓静一脚踩着他,林宁笑吟吟地闪开,她一看旁边的自行车唇角一抽,“骑这个去?”

“你还想开大奔去?”

“靠。”蔡晓静果断扭头,“我回去睡觉。”

“别别别,去走一走。”林宁抓住她的手臂往回拉,“放心,我技术还不错,不会摔着你。”

林宁骑上了自行车,回头一喊,“上来啊。”

蔡晓静狠狠滴瞪了他一眼,很显然对他的技术不太放心,最后还是上了车,林宁一踩脚踏车就沿路骑,两边樟树又高又大,树叶浓密,阳光从缝隙中透出来,暖暖地笼罩在他们身上。

微风轻拂,饶是冬末也带着一份暖意。

蔡晓静一腔怒火也慢慢地散了,双手环着他的腰,林宁低头看着她的手,得意地勾起唇角,笑得意气风发。

她十几年没有坐过自行车了。

更别说坐在谁的背后,穿过这么长的樟树小径。

一条小径弯弯曲曲,两边樟树一排排,青翠摇曳,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浪漫。

“我很多年没坐过自行车了。”蔡晓静突然说道。

林宁说,“我也有很多年没骑了。”

“上一次坐别人的自行车是初中的时候。”蔡晓静说。

“我上一次载着别人是高中的时候。”林宁道。

他们都长大了,这么多年,经历风风雨雨,心灵早就千疮百孔,已不是当年的少男少女,都不年轻了。

“你还记得王静吗?”蔡晓静问,她的声音低了很多,被风吹散在樟树林里,什么都没有了,那声音低得他几乎都听不见。

蔡晓静苦笑,算了,何必问。

他根本就不记得她是谁了。

蔡晓静上初一的时候,林宁高三,有一天她去找自己的姐姐,在高中部碰见林宁,那时候林宁正和一名女子在热恋,她并不知道,只是单纯的对林宁一见钟情。

情窦初开的她不顾姐姐的反对,给林宁写了一封情书。

当年校风还没有那么开放,学校是不准初中生谈恋爱的,她才刚上初一,更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她偷偷地摆脱姐姐把情书交给林宁的。

她本以为,林宁是不会喜欢她这种黄毛丫头,当年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学姐学妹都喜欢他,提起林宁二字,谁不是心如鹿撞。

她便是其中的一员。

情书交出后,她竟然意外地得到林宁的回应,答应和她交往一阵子,她开心坏了,却因为学校的规定,两人的偷偷摸摸谈恋爱的。

姐姐说,林宁是个花心的男人,身边有不少女人,学校里有一个正式交往的女朋友,别校也有,他不会看上她这种丫头,他只是随便玩玩的。

当年她很单纯,听不见姐姐的忠告,交往那段时间,她好开心,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却是她最珍贵的回忆,高考前,林宁突然和她说分手。

且带着他正牌女朋友,那是高中部的一朵花,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林宁说,只不过没和小学妹交往过,所以才会试一试,只是玩一场,让她别当真。

当年那个语气,当初恋的她很受伤。

林宁说,她死板,无趣,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吻起来都很青涩,他喜欢成熟性感的女生。

分手那段时间,她的成绩一落千丈。

期末考分手垫底。

她很伤心,难过,从那以后也没见过林宁,他没有参加高考,去了国外留学,听说是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去了,蔡晓静彻底死了心。

367

她很伤心,难过,从那以后也没见过林宁,他没有参加高考,去了国外留学,听说是和他的未婚妻一起去了,蔡晓静彻底死了心。

后来父母离异,姐姐随父亲,她随母亲改嫁,连名字也换了,从名到姓,彻底都换了,仿佛自己和过去再没有联系。

那一场初恋后,她的性子变得很多,当年的她温柔活泼又可爱,如今却都找不到了。

后来听说了林宁很多事,听说了他的花心,他的滥情,也听说了他对女人的狠,她暗笑自己痴傻,原来真的只不过真是他一时猎奇的猎物,什么都不是。

她慢慢的忘记这个男人。

后来高中交过男朋友,大学也交过男朋友,连续交过七八个男朋友,她也开始游戏人间,只说玩一玩而已,她是有资本这样玩儿的。

长相好,身材好,又聪明,有手段,游戏人间不是问题。

大二那年,继父家里破产,他捐款逃走,留下她和母亲面对一大笔巨债,欲哭无泪,她被迫辍学赚钱养家还债,继父虽然逃了,但那些年,他对她是没话说的。

蔡晓静心甘情愿扛起这笔债,她学的是金融,当时想找一门对口的工作,无意中看见林宁……那时候的林宁在娱乐圈已开始大红大紫,她不爱看电影,不听歌,不看电视剧,娱乐几乎全无,无意中看见林宁是他带着一个班子宣传他的新电影。

蔡晓静得知他是安宁国际的导演。

她本来已找好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毅然推了邀约,进入安宁国际,当一名经纪人。

她运气不错,遇上她的伯乐程安雅。

所以才有她的今天。

从接下第一个艺人开始,她就很成功,当时手上带的一批艺人都红了起来,她的名气也红起来,越发得到程安雅的重视,专门让她带新人,一次待四五人,带红了就转交。

韩碧也是那时候她带的新人。

在安宁国际慢慢也挺多了林宁的事,这男人还如当初一样,花心,滥情,女人玩过就丢,玩得很过火,他和苏然,林迪云,唐舒文,顾制片等人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人见人爱,也是女人的恨。

岁月待他是极好的,三十几的人却不显得一点老气,比他捧起的男明星都要有风度,有气场,英俊如旧,冷艳如旧。

听闻多了他的事,蔡晓静越发觉得自己年轻时的一见钟情,完完全全,只因世面见得少。

她的安宁国际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当年是带着韩碧和他谈电影,他轻浮,放荡,甚让她反感,可自己潜意识里却想着,他会不会还记得以前的她。

只可惜,他眼里是完完全全的陌生。

仿佛在调xi一名陌生女人,蔡晓静那时候突然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为了这个男人游戏人间真是傻透了,根本就不值得。

他已经完完全全都不记得你了,你花费时间,花费精力在报复谁?

不过是报复年幼不懂事的自己。

谁没有一个年轻的时候,根本不必报复什么。

失恋天天有,没了他,她照样过得潇洒。

从那以后,她就真正的平淡下来了,这颗心也不再为他跳动,过去那段回忆,也彻底成了回忆。

她彻底明白,她长大了,心境变了。

他也成熟了,却完全没变。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她渐渐熟起来,他是国际大导演,她是经纪人,多和他套交情对她没坏处,又是一个公司的,抬头不见低头见。

所以这些年一直是朋友的交情,偶尔会相互问候,却不会特意拜访的那种。

没想到,她带了温暖后,又开始和他有了交集。

而这一次,他又在玩什么?

还是年轻时的猎奇游戏。

摆脱,她过了那个年纪,这么多年在演艺圈打滚,勾心斗角,用尽手段让自己的带的艺人能红,又经历过十来段感情,里里外外,早就滴水不漏。

再玩年轻的时的把戏,哼。

蔡晓静冷笑,那看谁玩得过谁。

如今的他,对她是有兴趣的吧,她要他完完全全爱上他,再抛弃了他,既然他要玩,她就奉陪到底。

自行车慢慢地骑过樟树小径,下了一个弯道就到了一处农庄。

那是一处很漂亮的农庄,又一座石桥连着,长河清澈,过了石桥就是一处四面环水的农庄,河边有很多菜园,种着很多蔬菜,有黄瓜,苦瓜,青茄子,接连一片,菜园里有一名小姑娘正在浇水。

小姑娘十二三岁上下,梳着两条麻花辫,穿着白衬衫,黄色的小外套,下面是吊带裤,没有都市女孩看起来那么时尚,却别有一番风味。

林宁挥手和小姑娘打招呼,他停了单车,走进小姑娘的菜园里,蔡晓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跟着他一起过来,菜园里种着培植的小西红柿,一颗一颗长得很好,一排小小红红的西红柿挂在枝头。

“小姑娘,你的西红柿卖不卖?”

小姑娘眼睛眨了眨,有点不理解他为何如此问,他要卖西红柿吗?

蔡晓静拉了拉他的袖子,“你干什么?”

“这西红柿可好吃了,这处农庄是全是纯天然种植,不打农药,小西红柿比市场卖的西红柿要好吃得多,很清甜。”

“我不爱吃这个。”风景好是真的,依山傍水,不过西红柿炒蛋还行,生吃她没吃过。

“大哥哥,你要买小西红柿吗?”小姑娘娇滴滴地问,蔡晓静扑哧一笑,“小姑娘,你要叫他叔叔了,别叫大哥哥了,说不准他比你爸爸都大。”

林宁回头狠狠地瞪了蔡晓静一样,小姑娘惊呼,笑得纯真,“怎么可能,我爸爸都三十二岁了,大哥哥看起来好年轻。”

蔡晓静捂着肚子笑,这装嫩的男人。

368

林宁心满意足了,从钱包里抽出五张一百块,“买你一小袋小西红柿可以吗?”

小姑娘淳朴一笑,“太多了,一张我都没钱找。”

“没事,剩下来的哥哥送你买零食吃,见面礼,”林宁笑道,“小丫头嘴巴真甜。”

蔡晓静翻了翻白眼,最后小姑娘把红润的小西红柿摘了满满一个小袋子给林宁,“大哥哥,大姐姐,我们家的西红柿很好吃哦。”

林宁也没洗,擦了擦就忘嘴巴里送,他拿出一个伸到蔡晓静嘴巴边,她摇摇头,都没洗,太脏了,林宁哄着她说话的时候硬是赛到她嘴巴里。

“林宁!”蔡晓静抬手打他,不过西红柿还真甜,她第一次吃这样小小的西红柿,还是生吃,的确蛮甜的,很好吃。

“大哥哥,你女朋友好像不喜欢西红柿哦。”小姑娘甜甜地笑说道。

蔡晓静顿了顿,女朋友?

她偏头去砍林宁,林宁笑得一脸灿烂,阳光仿佛在他脸上镀上一层美好的薄光,看向她的目光盛满了潋滟的情,蔡晓静别过头去,脸上微微一热。

两人和小姑娘道别,林宁去洗西红柿,再重新装好。

“我没骗你,好吃吧?”看着蔡晓静爱不释手地从拿着西红柿吃,林宁笑得得意,他就知道她会喜欢,这东西酸酸甜甜,水分又多,女孩子一般都喜欢。

“还算不错,不难吃。”蔡晓静说,两人到了桥上,把自行车停在一边,蔡晓静坐到桥栏上,微风徐徐,吹散她一头柔顺的秀发,飘逸动人。

林宁看依在桥栏上,问,“这儿风光如何?”

“挺美的。”

农家生活,轻松自在。

他们这些生活在繁忙都市的人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轻松,自然,没有压力。

舒适,清和,没有浮夸。

一边吃着西红柿,一边享受着微风,不知不觉吃了半小袋西红柿,蔡晓静最近浮躁的心仿佛也被什么吹散了,慢慢地平静下来。

太阳慢慢地落山了。

一轮红日,徐徐落在长河那边。映红了半江河水,石桥上,只有他们两人,影子慢慢地被拉长,映在桥面上。

时而说笑,时而打闹,倒也愉快。

“你觉得刚刚那小姑娘说的怎么样?”林宁突然问,长身如玉立在夕阳中,点滴余辉在他眸中凝聚,多了几分令人心悸的薄暖。

蔡晓静正和他说一部电影的事,一下子转得太快没反应过来,“她说什么?”

“女朋友!”林宁说道,不避不闪地看着蔡晓静,目光灼灼。

蔡晓静心口猛然一跳,怔怔地看向林宁,时光突然逆转,仿佛回到了他们中学时代,他还是少年,她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梧桐树下,他也曾这般说过,当他的女朋友。

时光错位,人生错位,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已过千帆,又和他纠缠在一起。

真真假假,对对错错,她也分不清。

年幼时,喜欢一个人,毫无保留的喜欢,付出,没有任何心机,也没有考虑太多,只想着燃烧自己的青春,给予他最好的一切,没想过未来。

长大了,成熟了,再喜欢一个人,已不像年幼时那么纯粹,也不会不考虑真假。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会计较回报,会计较得失,会计较付出。

何况这个男人,在她情窦初开的时候深深地伤害过自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蔡晓静避开林宁的目光,看向江面,波光粼粼,她的心也随着波光荡漾,泛起涟漪,林宁,林宁……

又是一场游戏,她还有多少心力陪他玩下去?

心中想着奉陪到底,可若到时无法抽身,又遍体鳞伤一回,谁来怜惜她?

蔡晓静笑了笑,跳下桥栏,若无其事地说道,“走吧,天色晚了。”

林宁骤然扣住她的手臂,扳过她的肩膀,抵在桥栏上,她的长发在半空中滑过一道弧度,散开了清香和迷离,林宁长臂环过她的腰,亲密地把她扣在怀里。

“别装傻,晓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们交往吧。”林宁说道。

林宁出生林氏家族,家世显赫,样貌拔尖,才高八斗,自幼高人一等,风流倜傥,潇洒恣意,在他娱乐圈,谁不知道林导一贯冷艳干净的作风。

念书的时候,学姐学妹为之倾倒,工作的时候,多的是想要成名的女明星,已大紫大红的女明星急着爬上他的床,林宁从不缺女人。

他有资本,玩得开,女人于他连衣服都不如。

这是他第一次想追一个人,认识她也有不少年了,从没动过什么特殊的心思,也半真半假地调xi过她,印象却不深刻。

然而最近半年,他却格外地注意到她。

一举一动,喜怒哀乐都极是关注,第一次有了解一个女人内心世界的冲动。

林宁看女人,从来只看脸和身材,极少注意其他,蔡晓静是特殊的。

林导自认,自己对女人该是手到擒来的,蔡晓静对他忽冷忽热,时而亲密,时而疏离,这让林宁百思不解,本还想耗一点时间追求。

然而,唐舒文结婚了,叶非墨发电邮告诉他,他和温暖也要结婚了。

他年长他们快十岁,从来都是不婚主义,如今看着兄弟们出双入对,他也渴望起能有一个女人,朝夕相伴。

所以他不打算再和蔡晓静耗费时间。

“林宁,你在开玩笑吧?”蔡晓静心如鹿撞,理智和心仿佛隔开了两个空间,不管多心悸,理智总是高高在上看着意乱情迷的自己,发出冷静的讯号,面无表情地面对他。

她知道,自己应该答应他的,答应了他,以后再狠狠地甩了他,正好报一箭之仇。

也让他知道,女人是不好惹的,不是他像追就追,想弃就弃。

“我很认真。”林宁说道,冷艳美人是紧张的,他导过那么多爱情片,第一次失了主控,“你的意思呢?”

369

蔡晓静淡淡一笑,“我不觉得你会是一个好情人,林宁,你的女人多得可以排满凤凰大街,不需要再多一个,我也不是那些迫不及待要爬上你床的小明星。”

“我会给予你所以女朋友该有的权利,还有义务,包括忠诚。”林宁沉声说道,蔡晓静的确不是好糊弄的人,聪明干练,典型的刀枪不入型都市女强人。

他也没打算糊弄她,而是真心想和她谈一场恋爱。

她一愣,没想到林宁会说出忠诚二字。

蔡晓静低头一笑,灿烂如花,笑容晕开在暖暖的夕阳中,如盛开的玫瑰,林宁蹙眉,她笑什么,蔡晓静拍了拍林宁的肩膀,“老兄,你知道忠诚两字怎么写吗?”

“靠,老子都说到这地步了,你还想怎么样?”林宁的面具开始龟裂了,本来还想多保持深情面具一阵子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破场了。

蔡晓静挑眉,林宁霸道地扣住她的肩膀,“总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不准有异议,就这样了。”

蔡晓静,“……”

她想一脚把他踢下河,谁和他就这样了。

这人一如既往的霸道。

“喂,蔡晓静,你是不是第一次听男人表白所以摆着矫情样?”林宁素来毒嘴。

蔡晓静扯了扯唇角,“你觉得我有可能没听过男人表白吗?你都不在排在第几号。”

林宁哼了哼,他知道蔡晓静的情史还是挺丰富的,前男友组合起来都能拍一部电影了,不过真假就不知道了,想起某人的历任男朋友,林宁冷艳地想,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总之你现在没有男朋友,我就是了,记住了。”林宁一弹她的脑袋,推着自行车要走,蔡晓静笑着跟上来,林宁停下来,回头看了看蔡晓静,突然把自行车推到一边,“我想起来了,应该先来行使男朋友的权利。”

他环着蔡晓静的腰往身子一贴,俯身,攫住她的唇舌。

夕阳余晖潋滟,半江橘红,波光粼粼,两道人影在石桥上,忘情拥吻。

温暖和叶非墨归国。

叶三少和程安雅还没回来,程安雅可能要晚些回来,让他们自便。

两人先上温家住了几日,温爸爸、温妈妈高兴得不得了,把温暖的房间都重新装修了一番,布置成新房,温暖的小粉红锦被收起来了,换上了大红的被单,被褥,整个房间超级喜庆,把温暖看得目瞪口呆。

叶非墨倒觉得很好。

两人给温爸爸,温妈妈带来不少礼物回来,温静更是必不可少。

叶非墨早就讨得温家父母的喜欢,他待温暖又是极好,本来觉得结婚太早的温妈妈也彻底接受了他,叶非墨话不多,但礼数到位又不显得太过生分,二老更是满意。

温静左一声姐夫,右一声姐夫喊得叶非墨心花怒放,小姨子可比温暖识时务多了。

叶非墨第一次在温暖家里过夜,感觉很新鲜。

温暖洗澡后,正在擦保养品,叶非墨就从背后搂了过来,她笑着拍掉他的手,“别乱来啊,等会儿要下去陪爸妈看电视。”

“真香。”叶非墨头颅在她脖颈出磨蹭了下,落下一吻,温暖笑着去躲,新婚夫妻,怎么亲热仿佛都觉得不够。煞风景的电话铃声响起,叶非墨诅咒了声,接了电话,是林宁打来的。

说了片刻,叶非墨挂了电话。

“林宁他们几人在蓝莓之夜,让我们过去买单。”

“啊……”温暖诧异,“我就和晓静姐说我们结婚的事,你和谁说了?”

“林宁!”

温暖了然,林导一定会四处广播的。

两人结婚的消息经过林宁的大嘴巴一传播,唐舒文,苏然、林迪云等人全部都知道了,虽然是隐婚,诸位好朋友好是硬要他们请客吃一顿。

两人换好衣服下楼,温妈妈和温爸爸看购物节目,温静又出去了,温二姑娘晚上经常出去,很晚才会回来,有时候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温妈妈和温爸爸说了好几次,她只说和朋友玩儿,每次回来倒头就睡,家人也就不管她了。

虽然年纪很少,温二姑娘的柔道小有所成,温暖平时并不怎么担心她。

两人和爸妈打招呼后就开车去蓝莓之夜。

唐舒文,陈雪如,唐曼冬,蔡晓静,林宁,苏然和林迪云,顾制片,还有高春苗都在,温暖一见唐曼冬和高春苗就扑上去抱。

几个大女孩搂在一起尖叫,男人们无奈摇头,女人噪音就是高。

“死丫头,结婚也不通知一声,找死!”高春苗往温暖肩上一捶,温暖笑着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都要开学了,当然要回来。”高春苗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老实交代,你和他怎么勾搭在一起的?竟然没告诉我。”

唐曼冬拉她们过来,“待会儿再说悄悄话。”

三人组总算消停会儿了。

陈雪如和唐舒文,蔡晓静说恭喜,林宁几个大男人敬叶非墨,哀吊他阵亡了,又一个掉进婚姻坟墓的可怜男人,高春苗笑说道,“什么坟墓,那你们几个有种就不要结婚。”

顾制片果断说,“我是不婚主义者。”

唐曼冬挥挥手,御姐作风,“得了,算了吧,说话也不怕闪了嘴巴,我哥和叶二哥也说过是不婚主义者吧,结果他们最早结婚,不婚神马的,都是浮云。”

林迪云道,“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伶牙俐齿吗?”

唐舒文大笑,“我们得承认自己老了。”

蔡晓静斜睨了林宁一样,“这里他最老,轮不到我们呢。”

“靠,老子看起来比唐舒文年轻。”林宁一点都不认老,点名唐舒文。

陈雪如闷笑不已,林宁的确不显老,冷艳美人皮肤好,保养好,看起来和叶非墨,唐舒文一个年纪,唐舒文受伤了,倒在陈雪如身上,“老婆,我被嫌弃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