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73章节 叶非墨

373章节

373

“哦,我的天啊,雪如也会唱这样劲爆的歌。”唐舒文摇头,他以为陈雪如只会唱那些中低音,缠缠绵绵的情歌呢。

苏然拍拍手掌,“两位夫人,再扭点劲爆点,跳肚皮舞唱啊,挑战一下,艳舞也不错啊,缺舞伴我可以上啊。”

唐舒文和叶非墨一人笑眯眯,一人面无表情地瞅过来,苏然扭身躲到顾制片身后去。

众人一直玩到很晚才散,温暖喝了点酒,脸蛋红扑扑的,欲醉不醉,目光迷离,叶非墨拥着她走,一路唱着走调的歌曲。

叶非墨唇角微微上扬,她今天很开心。

“非墨,我要喝奶茶。”开车路过一家路边避风塘的时候,温暖娇声说。

这离安宁国际不远,是一条很繁华的商业街,即便快午夜,灯光璀璨,路上行人还有不少,温暖馋奶茶了,夜里的天气也有些凉,喝着热乎乎的奶茶很舒服。

“晚上别喝奶茶了,明日再喝。”叶非墨说道,这垃圾女人怎么就这么热衷呢?

温暖趴在窗户往外看,娇憨地摇头,“我要喝。”

叶非墨看了她一眼,这里不能停车,他不得已找了一个停车位停下,又拥着温暖走过来买奶茶,温暖穿着一套米白色的长外套,带着一顶小帽子,今天的风有些大,温暖又喝了酒,身子热,叶非墨把帽子勾上来帮她挡风。

温暖把帽子一扔,“好傻。”

“你乖一点。”叶非墨说,又把帽子扣上来,“不然不给奶茶喝。”

温暖立刻乖了。

到了避风塘那里,叶非墨让温暖坐在一旁小长凳上,他买了两杯巧克力味的热奶茶,温暖一直低着头打盹,一见奶茶目光一亮。

叶非墨也坐下来,微微一笑,拧了拧她的鼻子,“以后少喝点。”

“我喜欢,你不是也喝吗?”温暖笑说道,叶非墨轻笑一声,想起那天在江边,这个小傻瓜也买了一堆甜甜圈和两杯奶茶,他胃疼,她陪了半夜。

如今想起真是窝心。

“你的是什么味道的?”温暖凑过去问,红唇潋滟,娇艳欲滴,有一股浓浓的奶香,惹得叶非墨眸色一深,这纯真的小东西总是时不时露出这么娇憨的模样,令人恨不得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

“巧克力的。”叶非墨说道,声音微微有点沙哑了。

“我不信。”温暖撅着嘴,头颅凑过来喝他的奶茶,“果然是巧克力味的。”

叶非墨探臂过来,勾着她的脖子,深深地吻上她的唇,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吻得温暖意乱情迷,昏头转向,旁边有一对中年夫妻走过,回头指指点点。

温暖嘤咛一声,叶非墨这才放开她,她已一脸迷醉,脸颊艳若桃花,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净是春水,叶非墨咕哝了声,笑拥着她起身,“走了,一边走一边喝。”

倏然目光一凝,侧头向对街看去,果然见到镁光灯一闪,叶非墨诅咒了声,虽然他恨不得昭告天下温暖是他的女人,把那些觊觎温暖的男人统统拍到太平洋。

然而,温暖有温暖的考量,她的确还年轻,需要发展,他即便自私,在这一点上是很体谅温暖的,两人在一起炒绯闻有利于温暖的曝光度,要是被资深传媒挖出他们结婚的消息,那可不行。

这小东西会很不开心。

叶非墨目测了一下角度,应该拍不出温暖的面容,幸好刚刚给她带了帽子。

“明天又要有我的绯闻了。”叶非墨上了车才说,情不自禁再啄了啄她的唇,温暖喝奶茶,问:“什么绯闻?”

“刚刚有娱记。”

“哦……”温暖哦了一声,可爱地打了一个小哈欠,叶非墨挑眉,哦的一声就算了?心中默念,一,二,还没念三就听一声尖叫,“啊,你说什么,狗仔?”

叶非墨面无表情点头,好了,总算酒醒了。

“没拍到我吧?”温暖瞪圆了眼睛,叶非墨一边开车一边说,“估计拍不到脸,你得对亏这顶傻傻的帽子。”

温暖拍着胸口,呼了声,吓死她了。

和叶非墨出来,果然是不安全的,特别是在繁华大街上,深夜还有狗仔徘徊,温暖为敬业的狗仔队敬礼,这么大冷天的不容易啊。

“不会开车跟咱们吧?”

“早就甩开了。”叶非墨说道,现在狗仔为了探新闻真是无孔不入,令人心烦,叶非墨有时候脾气不太好的时候被狗仔追得烦了,他会掉转头去撞他们。

这一招是跟着林宁学的,上一次他去机场接林迪云,人家偏说是去接李媛媛的,两人有奸情,一路从机场追到市区,本来是没什么的,林宁也习惯了,不过那天正巧他心情不佳,结果一个转弯掉转去撞采访车,直接把绿光集团的采访车撞得七零八落,他这技术含量也是挺高的,车内三记者都没什么大碍。

这交通事故引来交警,林大导演撞烂人家的车却要求赔偿,理由是他的车头擦破一点点,林大导演那天开的是一辆黄色的法拉利。

为了免麻烦,绿光集团赔了一大笔钱。

从那以后,采访车就不敢追着林大导演跑了,实在是太彪悍了,没人敢惹。

这一招被叶非墨,唐舒文几人学得非常好,所以一般娱记也不敢开车追他们拿新闻的,被撞车烂是小,没了小命就糟糕了。

“现在的狗仔太烦人,还有没有一点私人空间。”温暖咬唇,这就是公众人物要付出的代价,“都怪你,大骚包,新闻价值比男明星还高,以后不和你出来了。”

“你中学的时候眼睛要是擦亮一点看见我,今天我也不会这么出名了。”叶非墨自有一番道理,要是那时候温暖就跟着他,说不定他就是他哥的翻版,多专情的人。

不过也不太确定,那时候的温暖太小豆芽了,他未必看得上眼。

“强词夺理,鬼才诡辩。”中学那事她听叶非墨说了,温暖还真没想到以前自己和学姐为了方柳城打球的狼狈相会被他看见。

374

叶非墨一笑,温暖眼睛一亮,“你说明天头条会有什么样的题目呢,叶二少在避风塘夜会神秘女郎,hoho,挺有看点的。”

身为资深传媒人,又是安宁国际的总裁,又常年出现在娱乐版头条上,叶非墨对温暖这个标题嗤之以鼻,这就叫有看点了。

“你老公和女人上头条你很兴奋?”

温暖挑眉,“当然了,因为是我和你上头条嘛,我还没和你上过头条呢。”

叶非墨,“……”

回家的时候,温家两老已睡了,温静房里的灯还亮着,温暖让叶非墨先回房,她去找温静,她进去的时候,温静在浴室,书桌上的手提电脑开着。

温暖好奇地走过去,手提电脑上闪的是一副很复杂的武器构造图,看起来像是大炮又不是大炮,页面上全是英语分析,武器的名称,性能,构造,杀伤力,子弹类型,还有些专有名词她看不懂。

温静在搞什么?

“姐……你找我呀?”温静从浴室出来,穿着粉色的长睡袍,披着一头长发,清丽无双,五官尚有点稚气,温暖指着电脑上的画面,“这是什么东西?”

她在墨小白的电脑上见过类似于这种武器,当时墨小白说什么来着,她忘记了,迷迷糊糊的,因为她听不懂。

“哦,这个呀,游戏啊,我再玩游戏,最近新出来一款军战游戏,很好玩的。”温静说道,笑着过去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几下,果然就出来一个游戏画面。

就是一款军战游戏,有好多武器分类别,温暖恍然大悟,果然是她想多了。

“你今晚去哪儿,吃饭就不见了,每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以后晚上出去早点回来,爸妈会担心的。”

“哈,我能有什么事,我小学朋友刚回国,说要熟悉环境,我这几天都陪他去了。”温静说道,推着温暖出去,“姐,去嘿咻吧,别让姐夫独守空闺哟,苦短哦。”

靠,温静你上哪儿学的?

想当年她十四岁的时候多纯洁的,连是什么都不懂。

温静暧昧一笑,关了门。

挂着点点笑容的脸骤然一沉,走到电脑前,手指在电脑上敲了几下,又出现刚刚温暖看见的武器构造图,她坐在电脑前,手指不停地在电脑键盘上敲打,没多久电脑上出现另外一副武器图,那是一把新式步枪,在电脑上不停地转动。画面映在温静年轻的眸中,分外陈静。

温暖坐在床上,脑海里还想着温静电脑上看见的画面,总觉得有点奇怪,又说不上来,到底哪儿奇怪呢?一般小姑娘会很喜欢这种暴力血腥的游戏么?

不过温静喜欢的东西从小就和别人不太一样。

叶非墨长臂穿过来,从背后拥着她,“想什么?”

“小妹,她最近好神秘。”

叶非墨伸手解她的衣服,温热的唇在她脖颈后落在热吻,“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或许谈恋爱去了,你担心什么?”

“谈恋爱?”温暖眼睛一瞪,“不行,反对早恋,我得和她说说去。”

叶非墨拦腰把她抱起,扔到床上,人也随着压上去,“你比她还早恋,说她干什么?”

温暖想了想,“好像也是哦……”

叶非墨目光一暗,骤然狠狠地吻着她。

今晚的他特别的狠,仿佛她是他的十世仇人而非新婚妻子,怒火从粗暴的爱抚和动作中完整地传递给她,温暖迷迷糊糊间有点明了。

某人又吃干醋了。

而且是捧醋狂饮的那种。

她被他弄得意乱情迷,理智全失,总算在他快要进来的时候想起一件事,“带套子……”

叶非墨硬是挤进她紧致的甬道中,充耳不闻,温暖闷哼了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墨,你……”

“下次再说。”叶非墨说道,腰间用力,重重一撞,温暖心窝一麻,浑身如穿过一道强烈的电流,叶非墨已在他的地盘上开始掠夺。

强烈的律动,伴随着飞溅的汗水,室内春意暖融。

温暖迷糊间在他腰上一掐,这家伙每次都是精虫充脑,每次让他戴套子不是说下次就说来不及了,再不然就说自己对那玩意过敏,死活不戴。

她要吃避孕药他也不让,说是伤身子,她很想一脚踩死他。

十成是故意的,她还不想怎么年轻当妈咪,虽然她很喜欢孩子,呜呜,小宝贝,你得晚点来,叶非墨,你明天死定了。

第二天温暖起得玩,睡到十点才起床,浑身骨头都是酸疼的,叶非墨这混蛋,昨晚真狠,他们家房子隔音还不错,不然丢死人了。

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温暖换了身衣服才下楼,都快11点了,温妈妈准备做饭,温爸爸去上班了,温静一个人在客厅捧着平板电脑玩游戏。

家里很安静。

“姐,午安!”温静抬头打招呼,又低头打游戏,温暖打了一个小哈欠,软到在沙发上,温妈妈从厨房出来,看她这烂泥般的模样便摇摇头。

“姐,昨晚大战了咩?瞧你这么模样真可怜。”

“闭嘴!”

“闭什么嘴啊,我夜里出来的时候都听到声音了,两点多那会儿,姐夫真厉害。”温静竖起拇指,温暖脸一红,伸手去打她,温妈妈过来笑道,“小静,你这没大没小的,这事你也能说?”

“为啥不能说?上一次地铁里有个视频,一对初中生公然的地铁里……”

“闭嘴,都是什么东西啊,污染未成年人。”温暖说道,又打了一个哈欠,伸手拿过报纸看,这回全精神了。

斗大的标题写着。

叶二少和神秘女郎午-夜浪漫激情。

靠,好怂的标题啊。

午-夜-激情都都出来了。

不愧绿光日报的八卦杂志。

够狗血。

昨晚叶非墨说她说的标题不够怂,果然有更怂的。

375

她的正面拍得模糊不清,拍不到她的脸,就看见毛茸茸的帽子了,一共四张照片,一张是叶非墨买奶茶的画面,温暖想,起初这狗仔就想着拍叶二少路边买奶茶的画面的吧?没想到后面还有神秘女郎。第二张是叶非墨把奶茶给她的画面,一张是叶非墨宠溺微笑的照片,一张是他们亲吻的照片。

微笑和亲吻这可是最劲爆的。

叶非墨的绯闻虽然满天飞,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也不少,可从来没有人拍过他和女人在公众场合亲热的画面,当时温暖还想这衣冠禽兽在人前还是人模人样的。

最惊悚的是……微笑……

笑容啊。

除了叶非墨的亲朋好友,谁见过叶非墨笑呢?

而且,还笑着这么快乐的模样。

所以媒体是很惊悚的,原来叶非墨也会笑的,不再是一副木然,冰冷的模样,他笑起来还是那么的帅,英俊得不可思议。

然而,接着往下看,温暖就怒了。

该死的狗仔竟然贴出一张韩碧的生活照,好死不死的就穿着她和同款的长外套,温暖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神秘女郎就神秘女郎呗,你为毛贴出韩碧的照片呀?

这不是摆明着说能让叶非墨笑,和叶非墨亲吻的女人是韩碧么?

温暖手一紧,一脸凶残地抓着报纸,温静斜睨了她一眼,有杀气,她往旁移动一点点。

温暖心想着,本来以为这报纸出来焦点在神秘女郎就在神秘女郎,让大众去猜没事,谁知道竟然点名韩碧,温暖心中老大不高兴。

虽然知道这女人是她,并非韩碧。

说成谁都好,她都不会生气,干嘛非要说韩碧,温暖决定了,她要把那外套捐出去,从此眼不见为净。

她身形本来就和韩碧有点相似,同一款衣服也不怪媒体乱猜。

温妈妈说道,“看你这小孩脾气的,有什么好生气的,是你自己说隐婚的。”

温妈妈和温爸爸一早上就看见报纸,当然知道是温暖,这衣服温暖自己有,还是温爸爸和温妈妈一起给她买的,叶非墨还怕他们误会,吃早餐的时候特意澄清。

其实二老并没有介意,反倒是温暖上火了。

“妈,不是因为这个啦。”温暖说道,还好是隐婚了呢,要是不隐婚,这照片一出来,人家不是说叶非墨和韩碧劈腿,她快成弃妇?

“姐,你和韩碧的确有点神似。”温静说道,也不怪媒体会错认,一个圈子的嘛。

温暖沉默,小韩碧,屁!

温静放下平板电脑,果然抓着报纸一笑,“姐夫笑起来真好看,我真心觉得姐夫亏了,最起码外表上亏了。”

温暖偏头瞪温静,“你是谁妹妹呀,吃里扒外。”

温妈妈一笑。

温暖电话铃声响起,蔡晓静打电话过来,“温暖,过安宁一趟,一会儿我带你去摄影棚。”

“今天不是没事吗?”

“《梁红玉》海选,你也参加。”蔡晓静说道,“要我过去接你吗?”

“不用,一会儿见。”温暖挂了电话,蹙眉沉思,《梁红玉》的海选,她也要参加吗?这么说,她有机会出演了?

这部片子女性角色不少,如果剧本和原著差不多的话。

这样大投资,又有叶琰参演的片子,能合作是她的荣幸。

哪怕是一个小角色,温暖也很开心了。

墨小白生活上一个模样,戏里一个模样,他人风趣,好玩,却也敬业,演技也好,能和他合作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妈,你饭做好了没有?”

“还没炒菜,肚子了?”温妈妈笑问,“要是饿了,妈现在做。”

温暖说道,“我要去安宁,正巧给非墨带饭,妈,他胃不好,你做的清淡点哦,我上楼化妆,亲爱的妈咪,动作快点哟。”

她快步上来,温妈妈打趣笑道,“暖暖这丫头,刚刚不是还在生气吗?”

“姐心里全是姐夫,没出息。”温静翘腿,继续打游戏。

温妈妈一边做菜一边说道,“等你长大喜欢人就知道这滋味了,你姐这样多好,心里总是惦记一个人。”

“我心里也惦记别人啊。”温静淡淡说道,比划了一下杀人的动作,半真半假地说,“我想干掉他,可惜总是干不掉。”

温妈妈摇摇头,这丫头。

“小丫头,你都不知道看着你姐和姐夫感情这么好,当妈妈的多开心。”温妈妈说道,“真想暖暖早点生个外孙抱。他们小夫妻忙,我可以帮忙带。”

温静耸耸肩膀,“姐夫这么辛勤卖力的劳动,没准十月后你就能抱上了。”

……

温暖打的到安宁,先去办公室找蔡晓静,蔡晓静和林宁在谈事情,林宁吹了声口哨,“小白兔今天真漂亮啊。”

温暖今天穿着一套长款红色长裙,黑丝袜,长筒靴,披着黑色的皮草,戴着一顶白色的小绒帽,边缘别着一朵玫瑰花。乍一看华丽动人,风情万种,却又不失可爱。

蔡晓静也是眼前一亮,“暖暖,你现在打扮都不用造型师了。不错,很有范儿。”

温暖淡淡一笑,“这身是叶非墨选的。你们先谈事,我给他送饭去,谈完晓静姐给我发个短信我就下来。”

叶非墨给温暖一个专用的电梯卡,是总裁电梯专用的卡,可以直上顶楼,安宁国际32层全是安宁员工,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明星可不少,碰上不太好,所以温暖坐叶非墨的专用电梯上去。

张玲见了温暖,微微一笑,“少夫人好。”

其余秘书都下去吃饭了,首席秘书张玲在,穿着黑色的套装,打扮得很时尚美丽。安宁总裁的秘书历来都是很有范儿的。

“你好。”温暖微笑,脸上微微一热,她怎么知道他们结婚了?

张玲通报了一声,温暖就进去了。张玲见她带着保温饭盒,也心想着可以不用给叶非墨订餐了,她总算也可以去吃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