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77章节 叶非墨

377章节

377

用她来抬温暖,最好不过了。

韩碧和小韩碧……

话题还真不少。

最主要是今天早上的绯闻。

昨天晚上拍到温暖和叶二少的记者捕风捉影地贴出韩碧的照片,大众以为这是韩碧和叶二少,今天就是梁红玉海选,这其中能想的事情可多了。

已有不少传言说是叶二少专门为了捧韩碧投资拍的片子。

温暖点头,她有点兴致勃勃地凑近叶非墨,娇滴滴地喊了一声,“老公……”

叶非墨鸡皮疙瘩起一身,落了一地,群魔乱舞,靠,温暖这声音可真是邪恶,忍不住挽起袖子给她看,“这是什么?”

温暖一手拍在他手臂上,笑道:“滚,我问你呀,梁红玉这个角色到底是不是韩碧的?”

“秘密!”

“坦白是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叶非墨,你不能有秘密瞒着我。”温暖严肃,一本正经地说,那脸色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首先,你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是安宁国际的总裁,你是安宁国际的员工,我们不是夫妻关系,而是雇佣关系,老板对员工是没有义务坦白的。”叶非墨能言善辩,不为所动。

温暖撅嘴,“偷偷告诉我又怎么样,我又不会告诉别人。”

叶非墨放下筷子,温暖抽过餐巾纸,狗腿地递给他,那表情就是活脱脱的卖国贼的谄媚表情,叶非墨哭笑不得,“乖。”

“知道我乖就告诉我嘛。”

叶非墨抿唇,“选角的事情我从来不参与的,我没有林宁专业,电影选角的事情,我和顾小贝都不参与,林宁电影的角色都是他自己挑选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胡说,《倾城》原本的女主角不是因为潜规则上位的吗?”

“《倾城》后来的女主角也是因为潜规则上位的。”叶非墨风轻云淡地指出,叶太太,你也是潜规则上来的,温暖脸一红,想了想又反驳,“错,这哪能算是潜规则?就算我和你有什么不清白关系,那也没关系吧,林宁是看我演替身好才选我的。”

“演技好的就你一个?还有你一个菜鸟,凭什么看上你?”叶非墨说道,这些事以前都不会和温暖说的,她从来不知道他在背后为她都做了什么,即使当时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她。

温暖嘴巴张了张,闭嘴了。

以前要是听了这样的事情,心高气傲的自己一定有点受不了,说不定还会矫情呢,然而,如今听着却没有当初的单纯想法了。

这圈子本来就这样。

温暖亲了叶非墨一下表示感激,然而教育,“这说明叶总你眼光好,抓住了老婆,又抓住了摇钱树,有前途,继续努力,继续捧我吧。”

叶非墨斜睨着她,脸皮变厚了嘛。

机会是叶非墨给她的,能不能抓住,能不能尽最大的可能表现自己的才华被观众所接受,那就是她的事情了,所以她没必要纠结她的机会是怎么来的。

潜规则又怎么样?她被自己老公潜,那也是一件骄傲的事情。

“既然都这样了,你就告诉我嘛。”

“乖,一会儿去海选,表现好点,你应该让林宁认可。”叶非墨意味深长地说道,“林宁偶尔会卖我和舒文的面子,可他的电影他投入的心血不比我们少。如果我们随便推一个人上去,没得到他的认可,他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关键还是在林宁。《倾城》这部戏幸好你演过替身,他知道你的深浅,如若不然,他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公私分明,林宁很清楚。”

温暖偏头,努力地思考一个问题,叶非墨一弹她的脑袋,“别像一些乱七八糟的。”

“我在想,我应该让晓静姐用美人计的,林导可以潜晓静姐嘛,所以……”温暖眸光一亮,“我真是太聪明了……”

叶非墨,“……”

“小白什么时候来?”温暖问,男主已经确定了,应该快来了吧。

叶非墨深邃的眸光掠过一抹笑意,染了少许寒冰,墨小白……“你很期待和他一起演戏,很想见到他?”

怎么有一股酸味呢?温暖蹙眉,微微一笑,“妈今天烧菜没放醋啊。”

“温暖!”叶非墨磨牙。

温暖笑说道:“每一位艺人都想和叶琰一起搭戏,我也不例外。再加上他人又那么风趣,好相处,谁不喜欢和他在一起啊。”

“这么说,我很无趣,很不好相处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温暖嘀咕,叶非墨眼睛慢慢地睁大,温暖慌忙说道,“哈哈,我是说,其实有时候你也挺幽默的,虽然是冷幽默。”

叶非墨重重一哼,“当开机,一个月吧,剧本给他了。”

温暖心满意足了,“虽然这一次的女主可能是韩碧,不过我勉为其难的也接受其他角色吧,哪怕是一个跑龙套的,我要和他一起搭戏,我得和林导说说,怎么也要安排两场对手戏。”

叶非墨眸光一柔,她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会出演女主角呢?

其实温暖来的时候心中是想着有没有这个可能的,或许她可以幸运地拿到梁红玉这个角色,或许她和叶非墨说一说,反正是安宁投资的电影。

后来她想,这一次海选韩碧都参加,还有安宁四大花旦,国内一线女星一拥而上,怎么也轮不到她,安宁是叶家的没错,可总不能恣意乱来吧。

所以她也没提过,如果像杨洋,李媛媛这样的都能当配角,她为什么不能当?

“今天的娱乐早报看过了吗?”温暖突然问叶非墨,“绿光的。”

叶非墨点头,“照片拍的不错。”

378

那狗仔挺敬业的,能把他拍得这么自然不容易,绿光狗仔是出了名的毁人不倦,他们的狗仔都是蹲点偷拍的,所以不管多光鲜亮丽的明星绿光都能把你拍成一猪头,女人不管多瘦有一天突然看见绿光上登了你双下巴的照片你也不用太奇怪。

只会有一个反应,哦,绿光啊,怪不得……

所以拍出来能有这个效果,叶非墨很圆满了。

果然是人好看,哪个角度都好看,360°无死角的美人就这样的。

“你就这感想?”温暖挑眉问,她看不到脸,就看到他的了,所以照片拍得不错,他是想说自己长得好帅吗?温暖翻个白眼。

“不然我还能有什么感想?”叶非墨反问。

温暖酸溜溜地说道,“人家说你亲的人是韩碧耶……”

叶非墨突然抱过她,狠狠地攫住她的唇,他的吻带着一股怒火,怒火夹着一种粗暴,不停地掠夺她的甜美是,揪着她的舌尖,深入到最深处,享受着相濡以沫的悸动,又带着惩罚式的吻着,让她感受到自己的怒火。

她被他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差一点窒息,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胸膛,她算怕了他了,太粗暴了。

叶非墨在她窒息之前,总算放开她了。

温暖的脸如抹上一层薄薄的胭脂,媚眼如丝,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目光潋滟,荡漾着一抹情丝,柔媚动人,叶非墨看得心窝一麻,恨不得立刻把她扑到扒光,吃干抹净。

他漆黑的眸中如点了一把火,怒火已变成欲火,似要把人的灵魂吞噬。

“我在吻谁?”叶非墨沉声问,咽喉中压抑着缓缓升腾而起的,温暖脸色更红了,咬着唇不说话,她只是……说一说而已,又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要这么狠吧。

“下一次再说这种话,我立刻办了你。”叶非墨恶狠狠地说。

“知道了。”温暖吐吐舌头,她皱皱鼻子,说道,“其实我是想说,幸好我们是隐婚了,如果我们两结婚了,今天爆出这报道,我不是要变成弃妇吗?”

叶非墨敲了敲她的脑袋,“胡说八道什么?”

“这不是实话吗?”温暖说道,捶了捶他的胸膛,“都怪你太花心,绯闻太多了,竟然还能张冠李戴。”

“这说明你眼光好。”叶非墨淡定地说道,深深地教育温暖,“你说,选老公是选老实的好,还是花心的好?”

“废话,当然是老实的好,你这种一定是不及格的,当情人还好,当老公绝对不行的。”温暖实话实说,谁希望自己有一个花心的老公,“出轨概率太高了。”

她要时时刻刻保持自己的魅力,不然的话,呜呜,老公要吃野花的。

叶非墨摇摇头,微微一笑说道,“错,要选有过很多女人,滥情,花心这一类的男人当老公。”

“为什么?”谬论。

叶非墨说道,“一般滥情,花心,有过很多女人的男人,自身条件应该是不错的,什么女人都见过了,也玩过了,等他想要定下来,他就会真的定下来,说明他真是喜欢自己的妻子,婚后的诱惑婚前早就经历过了,没什么吸引力。相反的,老实巴交的男人,婚前一个女人都没有,婚后夫妻生活渐渐趋于枯燥,他比花心的男人更有寻求刺激的。因为他没有尝试过,只要有条件,他就会试一试刺激,所以这一类男人更容易出轨。”

温暖错愕,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点。

因为在她的观念里,花心的男人婚后也是花心的,老实的男人是适合当老公。

叶非墨说的却和她观念中的完全不一样,她听着感觉和自己认知很反差,很想反驳他,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叶非墨歪理挺多的。

好像真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温暖,你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吗?”叶非墨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深邃漆黑的眸中有着不容错辨的深情,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和期盼。

难得说这么多话,他能希望温暖明白他的心思。

温暖心窝一阵悸动,目光有几分动容,她突然抱着叶非墨,“我懂。”

亲爱的,我懂的。

叶非墨是个别扭的男人,分明深爱,想要承诺,却又没有正面地说,反而选择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他已经历尽千帆,花红柳绿什么景色都见过了。他是真心喜欢她,想要和她过一辈子,所以才会和她结婚,婚后会很忠诚,不会背叛。

因为他已经过了寻求刺激的年龄,所有的诱惑对他来说,已经不成诱惑。

他在让她安心。

他在要求她的信任。

温暖闭着眼睛,感受着他怀里的温暖,她没想到,叶非墨会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他对待婚姻的态度。

她很想告诉他,其实她真的只是说笑而言,并非说他和韩碧怎么样。

然而,如今却不想说了,可能他心中也是明白的,却执意要给她一个承诺,她的每一句话,他都很认真对待,这样的心情和态度,让她觉得很满足和幸福。

“懂就好。”叶非墨偏头,亲吻她的发丝。

温暖的手机响了,蔡晓静让她下楼,她亲了亲叶非墨,“好好工作,我走了,一会儿过来找你。”

叶非墨点点头,温暖下楼去。

林宁已经走了,蔡晓静在收拾东西。

“吃饭了吗?一起吃饭,再去摄影棚。”蔡晓静说道,温暖点头,她今天起来晚,连早餐都没吃,给叶非墨带饭后就想着晓静一定还没吃饭,所以她中午给叶非墨送返,陪晓静一起吃饭再去摄影棚。

两人选了一家港式餐厅吃饭,离安宁不远,一路上蔡晓静和她说海选的事情,摄影棚那边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

安宁电视台和GK,ATV和B&C几大电视台都在直播。

379

安宁电视台和GK,ATV和B&C几大电视台都在直播。

他们没必要去那么早,吃个饭,再逛个街过去都没有问题。

“雪如姐没来吗?”

“雪如的角色已经确定了,是女三号,今天海选是选女主角,她来做什么?”蔡晓静笑说道,“韩碧一会儿可能也会过去,linda早就透露了。昨晚的报纸,怎么拍得那么巧合?”

“谁知道呢,我回家就把那外套压箱底。”

“倒霉催的。”

“谁说不是呢。”

温暖装模作样地摇摇头,两人吃了饭,喝了咖啡,还有一个小时,期间餐厅有不少人过来要签名,求合照,温暖都一一满足。

蔡晓静和林宁打电话,说是韩碧还没到,蔡晓静果断决定等。

“干嘛非要等她?”

“没干嘛,我乐意。”蔡晓静说道,“这商场品牌挺全的,你看看要不要买什么。”

温暖想了一下,“手表,既然有时间,我们去逛表店吧。”

自从叶非墨丢了那手表后一直就没有买手表。刚刚她也注意了一下,叶非墨一直没戴手表。温暖想着给他买一块表,他戴手表挺好看的。

“你要戴?”

“我给非墨买的。”温暖笑说道,蔡晓静对奢侈品牌比较熟悉,推荐了几个牌子,温暖第一个排除百达翡丽。韩碧送他的就是百达翡丽的经典款,她才不要送这个牌子。

“那就VacheronConstantin,听适合叶总的。”蔡晓静说道。

江诗丹顿啊,温暖抿唇想了想,好贵耶。

“怎么了?”

“贵。”

“你花叶总的钱还嫌贵?”

“谁说我要花他的钱?”温暖说道,既然是给他买的,当然不会花他的钱,不过她的存款要买一块江诗丹顿的表……

叶非墨还是名牌控。

温暖纠结了。

“你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呀?”蔡晓静笑看着温暖,这丫头真的可爱极了,前面就是江诗丹顿的专柜了,她就站在这里了。

站着还不算,眼光还很纠结地看着专柜。

这不是摆明了我很想要,但是我没钱么?

“晓静姐,安宁珠宝代言费什么时候给我呀?”温暖问,如果有那笔钱,买几个手表都没有问题,她比较纠结的是,那笔钱还没给。

“四月份才给。”

“还有一个多月啊……”

“我说,你卡没钱?”蔡晓静鄙视她,她是温暖的经纪人,算一算也知道温暖有多少身家,不至于买不起一个名表。

“人家舍不得……”

蔡晓静翻翻白眼,甚是无奈,很想一拳揍扁她,“你这性格和叶夫人有点像,乖了,不花钱怎么赚钱。”

“我要买了一个表,我可能就剩下……”温暖板着手指算了算,蔡晓静一脚踢她进江诗丹顿的专卖店……“等你的代言费下来就好了。”

专卖店里有四名专柜售货员,两名男子,两名女子,蔡晓静对商场比较熟悉,带她过来的这家专卖店不算很大,可款式价格却是顶尖的。

专柜小姐走过来,问她们要买什么价格的,蔡晓静挥挥手,颇有大姐大的气场,“我们自己看就好。”

专柜小姐很有礼貌地退到一旁,另外一人激动地过来和她咬耳朵,很显然是认出温暖了,蔡晓静倒无所谓,温暖这一身行头太光鲜了。

从吃饭到逛街已经有不少人认出来了。

温暖一看这价格就头晕,坑爹啊,一块破手表要这么多钱,温暖在心疼自己的血汗钱,要知道,她这人花钱也听节俭的。

“为什么他就不能戴一路边摊呢?”温暖咕哝着,叶非墨戴着韩碧给他的手表那么多年,照理说,她应该去路边摊给他买一个手表的,让他天天都戴着。

然而,这么任性的事,温暖是做不出来的,叶非墨是叶非墨,细节都是完美的人,她怎么可能让他变得不完美呢?

“真出息了。”蔡晓静捏了她一下,“这块不错。”

温暖第一反应看价钱,89万,她眨眨眼睛,心中纠结地想着,如果砍掉一个九,她可能会考虑,然而一排看下来,竟然没有单位数的。

最便宜也要十几万。

“这块也不错,黑白经典配。”蔡晓静再指着一块,温暖再一瞧,123万,她呼吸停顿了一下,好贵啊,贵死人了,她自己都舍不得戴一个12万的,要给他买一个百万的名表,她有这么自虐吗?

她的钱……

“怎么样?”

蔡晓静觉得自己挑选的异常符合叶二少的气质,有一种奢华的皇室优雅。

汪诗丹顿在表坛上的地位甚至超越了百达翡丽,是品位、地位、和财富的象征,风靡欧洲,温暖本身也很喜欢这个牌子,上一次看中一款女表十几万,她考虑来考虑去,最后不买了,她觉得等她的银行卡存款再多一个零的时候再买。

所以一看男表,温暖就泪了。

“温暖!”蔡晓静咬牙切齿地喊了声,温暖弱弱地说,“我们能选便宜一点的吗?”

“出去千万不要说我认识你。”蔡晓静打趣说道,这么守财奴的模样是跟谁学的,其实,她才是程安雅的闺女吧?看人家叶二少花钱和流水似的,一点都不心疼。

“你就舍得给林宁买这么贵的表吗?”

“我给他买这么贵的棺材还差不多。”蔡晓静脱口而出,温暖斜睨着她,她自己都不舍得买,竟然让她下血本去买,太狠了。

“我和林宁什么关系?你和叶总什么关系,那能一样吗?”蔡晓静语重心长地说,“你还没送过叶总一件像样的礼物吧,选一块不错的手表吧。”

“几万块的表也是很像样的礼物了。”温暖说道,戴这么贵的表是要人来抢劫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