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88章节 叶非墨

388章节

388

陈雪如最近心情很低落,夜里翻来覆去总是睡不好,唐舒文以为她在为小念担心,频频安慰她放宽心,小念不会有事。

自那天受过枪伤后,小念一直不说话,呆滞如木头人,温岚和陈雪如没有办法,答应唐四的建议带小念去看心理医生。

然则,效果不佳。

小念仍是那副老模样,陈雪如操碎了心。

医生说,孩子对外界反应过激,造成心里阴影,主动屏蔽自己和外界的距离,保护自己,或许一辈子都好不了,乍一听这个消息,陈雪如抱着小念泪如雨下。

唐家本来和乐融融,最近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

陈雪如的心情最差,笑容都极少。

除了小念的事情让她操心,赵雨凝的事情也让她很操心,她凄厉的哭声,恶毒的诅咒如同最尖锐的刺,扎在她的心中。

回国后第三天,她就接到赵雨凝的电话,她不知道赵雨凝为何会有她的号码,她就是打来了。

赵雨凝说,是因为她的挑拨,唐舒文才会不要自己的亲骨肉,逼她落胎,她偏偏不如他们所愿,一定会坚强地把孩子生下来。

她更诅咒他的孩子,永远变成痴呆儿,永远不能说话。

陈雪如并不想去在意她的话,赵雨凝也被唐舒文逼得走投无路才会打电话和她哭诉,同样是女人,她很明白赵雨凝的感受。

她和唐舒文谈过,唐舒文分明答应她不再逼迫赵雨凝把孩子打掉,顺其自然,这是目前对彼此都好的办法,她真的怕造孽会报应到小念身上。

赵雨凝的孩子,也是孩子,她的孩子也是孩子,小念一直病着,她希望赵雨凝也母子平安,别出意外再给小念带来不幸。

唐舒文并不知道赵雨凝给陈雪如打过电话,直到陈雪如用手机给儿子拍照当屏幕,他看照片无意点开最近来电,看见赵雨凝的号码,他才知道,陈雪如最近不开心,原来是赵雨凝打过电话。

想让陈雪如开心,小念才是关键。

如果小念能够恢复健康,雪如一定会很开心,也会恢复往日的乐观开朗。

光他是没法让陈雪如开心地笑了。

程安雅知道小念的病情,无意中踢到叶宁远小时候也有过这样一次经历,后来无意中又受了许诺的刺激,自己又好了。

叶宁远的情况和小念,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同的。

唐舒文却听到一件事,刺激……

他具体问了程安雅,叶宁远当初是因为许诺的死才会双目失明,不言不语的,后来是因为找许诺的玉坠才会复明,两件事都和许诺有关。

小念是因为枪声……

唐舒文心中默默下了一个决定,赌了。

第二日早上,陈雪如的经纪人莎莎把梁红玉的剧本给她送来,她的角色已经确定下来了,饰演女三号,是一名爱慕韩世忠的公主,最后为了救他,嫁给金人和亲。

女主角她自己也知道内定了温暖,所以在剩下的角儿里挑,陈雪如看中女三号,二号是一个反角,然而感情太过强烈,并不是很适合她。

当不当主角,陈雪如一直无所谓的,她看过原著,温暖的确更适合饰演梁红玉,刚柔并济的那种感觉,她的外表还是有点局限性的,没有温暖那么容易上色。

唐曼冬知道是林宁的电影,这一次又要去当见习导演,温岚说道,“曼冬,你还是专心把你的功课做好,每天都跑片场,你不用上课了?”

陈雪如一笑,她和唐曼冬在一个片场过,这丫头是很拼命三十郎的。

唐曼冬说道,“妈,你这就不懂了,导演和艺人在课本上能学到的东西是很有限的,不如去片场多实习实习呢,我先在跟着林大哥学那是我的福分,能学到很多东西,说不定明年我就能玩票地拍一部自己的片子了,爹地,你可一定要出钱啊。”

“没问题!”唐四笑说道,唐曼冬的兴趣很广泛,导演是她最感兴趣,也是最有热情的职业,他是很支持她,现在A市上流社会的名媛小姐动不动就投资玩票拍一部片子,都是捧人玩儿的,他女儿能自己拍一部片子,那是多骄傲的事情。

陈雪如看剧本很喜欢公主那个角色,最重要的是,除了梁红玉,就这个角色和叶琰的对手戏多,所以陈雪如果断选择了女三号。

“雪如,你和温暖算是一起演三部剧了?”

“是啊,倾城,清莲公主和梁红玉,我们很有缘分,清莲公主快播了,妈你应该很喜欢看。”陈雪如说道,唐家平常也看热播剧,主要是唐曼冬找灵感。

用唐曼冬的话来说就是每个投资商都是脑残的,全部喜欢一些不正常的东西,拍出来的剧脑残又没水平,逼得他们也要看看这些脑残片怎么导,怎么编。

陈雪如只是一笑,各有各的难处,市场就这样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的剧情没一点狗血,没一点虐恋,没一点通俗的都上不了黄金档。

“为了我媳妇也要支持一下收视率。”温岚笑说道,她们几个被程安雅带坏了,经常看八点档。其实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看电视是一种很好的娱乐。

如今新媒体发达,看什么电视剧在电脑上都能看了。

如果一家人各自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剧,都不交流,那有什么兴趣?不如一家人都在电视机面前看电视,一天两三个小时,很培养感情的。

这话是程安雅说的,叶家人不管每天多忙,一家人都会聚在一起看电视,从小到大都养成的习惯,不管对兄弟姐妹,夫妻和子女之间,都是一个很好的交流。

温岚和唐四觉得这办法不错,所以他们也从唐舒文小时候就开始培养起来的。

唐舒文抱过小念,帮他擦嘴,抬头问陈雪如,“你今天都在家里吗?”

陈雪如道,“下午和朋友约了看话剧,晚上回来。”

唐舒文点头,“那我带小念出去玩一天。”

*

很多读者不看评论区,所以我有些话总是在章节后面说。大家不要嫌弃我啰嗦哦。

今天反思了我所写过的几部小说,总裁真的和魔妃,亿万和代嫁风格很不一样。我一直担心姐妹们不习惯我突然改风格了,会放弃这部小说,很感激你们一路陪我走来。我看金牌礼物和留言的会员号,陪我一路走来的姐妹真的很多,真的是忠实读者,不离不弃。很多人都是默默地陪我走过来了,平时留言不见踪影,金牌喊一声就会看见很多熟悉的会员号。有时候没看见你们留言,我以为你们都离开了,然而细心一点会发现,其实你们都还在。

昨天我心情有点小小的不舒服。

有一位作者来和我说,其实我是被读者宠坏了,专门吃铁杆饭的写手,总裁这部小说明明写得不怎么样,如果这部文不是以安知晓的名字发,可能无人问津,这让我有点小小的郁闷。

总裁初期定大纲的时候,人物性格都定型了,不会如亿万的主角那么风行雷厉,果断霸气,所以我走温馨路,细水流长。可以说,我换了一种写法,更偏生活化一些,比如温暖买表看错价钱,我也做过。情侣半夜在避风塘买奶茶在路边傻傻的吃,我也做过,两人江边半夜的经历我也有过。大家很发现,这个文的生活画面很多,不如亿万那么光怪陆离,荡气回肠,这个文的主色调是正如女主的名字,温暖。

大家都看惯了我荡气回肠的基调,偶尔改一改细水流长的,也看一看嘛,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吃惯了川菜的人,也能吃上海菜的呀。

从代嫁,极品,亿万和魔妃,我没有一部文的题材是一样的。亿万和总裁题材一样,风格总要换一换,如果我总写一个题材,一个风格,我想我要吃铁杆饭也吃不到。我总希望一部文能让大家看到安知晓另外的东西,能做到,我会很开心。

今天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是想告诉大家,我习惯了一个风格,偶尔改一改,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难度不小。我很感激所有的读者,不管是新读者也好,老读者也好,感谢新读者的厚爱,感谢老读者的不离不弃。想看跌岩起伏的,咱们到无双,墨遥的时候,有的是跌岩起伏,非墨和唐舒文这一段我们就走温馨路线好吗?到无双和墨遥了,我们再热血沸腾好吗?

那个作者的话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或许我真的被读者宠坏了,有一部分老读者是因为相信晓晓,却不是很喜欢这本书,如果是这样,请给晓晓一个鼓励好吗?

389

389(2118字)

唐舒文点头,“那我带小念出去玩一天。==www.yhy99.com==”

“去哪儿?”

“随便走走。”唐舒文笑说道,陈雪如想了想,“我和你们一起去吧,话剧就推了,等过几天我再约一起看,你要带小念去哪儿?”

小念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除了以前两人结婚召开的新闻发表会外,他没出现在公众面前过,受了惊吓后,唐家人把他保护得更好,怕媒体伤害了宝贝儿子,唐舒文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兜兜风。”唐舒文抱起小念,亲了亲陈雪如便出门,陈雪如一脸担心,温岚笑说道,“舒文自有分寸,你别担心。”

陈雪如担忧地看着父子两人的背影,瞬间有些心酸。

如果小念能好起来,那该多好。

好不容易给了小念一个家,小念却……陈雪如想到结婚的初衷,再想到儿子,心中泛疼,再想到赵雨凝和她的孩子,顿时愁肠百结。

温岚目光落在陈雪如忧郁的脸上,问出这阵子藏在心中的疑问,“雪如,你和舒文是不是吵架了?”

两人去度蜜月前还是好好的,虽说不上恩爱夫妻,你侬我侬,但两人看起来和普通夫妻没两样,唐四和温岚都知道唐舒文和陈雪如的感情基础比较薄弱,也不指望他们能马上相爱,幸福地生活。

再加上陈雪如聪慧大度,落落大方,爱上这样的女孩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自家儿子也不差,所以对他们的感情培养,温岚是很有信心的。==怡红院(www.yhy99.com)==

渡蜜月期间,两人天天都打电话回家,她感觉得出来,两人的感情渐入佳境。

然而,这阵子陈雪如却是郁郁寡欢,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相敬如宾。

仿佛回到唐舒文刚知道小念是他儿子那段磨合期。

“没有。”陈雪如淡淡一笑,低了头,“没吵架。”

“雪如,舒文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温岚直接问,她早就看出自家媳妇不对劲,身为婆婆又不好介入儿子和媳妇之间的问题,唐舒文不在,她还是忍不住问了,温岚实在太满意陈雪如,也怕唐舒文一个处理不好,把好好的一个家弄散了。

陈雪如目光略带几分轻愁,赵雨凝的事情,除了她和唐舒文,温岚等人并不知道,唐舒文没说,她也没说,若是不小心说了,算不算打小报告?

温岚看向唐曼冬,“你不是和春苗有约吗?”

唐曼冬眉梢一挑,冷艳一笑,“妈,你要支开我就直说。爸,我开你的敞篷车出去哦,顺便一会儿给它做保养,拜了。”

唐曼冬出门了。

陈雪如身子往后一靠,微微苦笑说,“赵雨凝怀孕了。”

“什么?”饶是温岚如此淡定的人也忍不住拔高了声音,极为震惊,忍不住看向唐四,唐四蹙眉,眉梢掠过一抹冷光,锐利逼人。

怀孕了?

陈雪如苦笑,“是结婚之前就怀孕了,舒文让小六想办法打掉那孩子,赵雨凝好像知道舒文的决定,连夜跑出A市,现在下落不明。”

她真心觉得,这件事有些讽刺,当初唐舒文愿意娶她就是因为孩子,他放弃了深爱多年的赵雨凝娶了她,然而,结婚后,小念就变成木头人,不言不语,赵雨凝却怀孕了,且怀的是儿子。

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豪门媳妇不好当,当初陈雪如和唐舒文结婚是因为儿子,谁都知道,媒体也说她肚子争气给唐家生了一个儿子,所以不管出身怎么样,她都能嫁入唐家。

母凭子贵。

可如今,小念变成这样,赵雨凝却怀了儿子,世事轮回,因果循环报应。

陈雪如从不贪图唐家的钱财,也不贪图唐舒文什么,当初只单纯地想给小念一个家,可她的介入却破坏了赵雨凝和唐舒文有可能组成的一个家,所以这一切有了报应。

没报应在她身上,却报应的儿子身上。

这是陈雪如的心病。

她信佛,相信有因果循环一说。

“舒文怎么和你说?”唐四问。

陈雪如说道,“那天我听到他和小六说电话,他要小六把那孩子拿掉,但不要伤害赵雨凝,我……我不愿意这样,我不想伤害赵雨凝的孩子,也不想伤害她,更不想舒文因为我和小念双手沾染了血,那是他的亲骨肉,如果真这样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我也是母亲,我明白那种感受。再说,舒文心中也会永远有一根刺,我不希望如此。舒文说,他不会再让小六强行打落那孩子,一切顺其自然。”

温岚眉心紧拧着,真是棘手的事情,她也不希望唐舒文亲自命人打落那孩子,如果是那样,儿子一辈子心中都会不开心,看着小念偶尔也会念起自己杀死的孩子。

温岚一直蹙眉,舒文玩得是很厉害,可一直都很小心,当初就告诫过她,孩子一定要是她名正言顺的媳妇生的,不准闹出人命来。

这么多年,唐舒文一直很小心的,怎么突然就有孩子了?

“你确定那孩子是舒文的吗?”温岚问。

陈雪如一时不太明白温岚的意思,以为她也喜欢孩子,毕竟是唐家的骨肉,她想了想,答道:“应该是舒文的,我听语气,的确是他的。”

温岚眯起眼睛,眸光掠过一抹冷意,赵雨凝怀孕了,她以为怀了孩子就能走进唐家吗?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只会破坏舒文和雪如的婚姻。

要不得!

唐四淡淡道,“既然舒文答应你了,你就听他的,这件事他会处理好。”

“如果……我很矛盾……”陈雪如说道,人性就是如此,难免会有自私,她不想伤害谁,可一想到赵雨凝真的生下孩子,她该怎么办?她没办法面对,也做不到心平气和,以赵雨凝的性格,若是生下孩子,还不闹得天下皆知,到时候舒文也难做人。

她不想让唐舒文这么做,除了自身的原因,最大的原因是不想唐舒文心里有阴影。

390

390(2088字)

温岚握着她的手,温柔说道,“别担心,雪如,你这么善良,老天不会待你太残忍,凡是往好的方面想,别为难了自己。==怡红院超速首发www.yhy99.com虽然舒文没说,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也很喜欢小念,他不会伤你的心,也不会伤害小念。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们能成一家人是我们的福分,一定要好好珍惜,你什么都别想,交给老天决定吧。好吗?”

“我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吗?”

“当然可以,这是舒文的事情,他自己笨蛋犯下的错,他会处理好的。”温岚笑说道,“你昨晚没睡好吧,上去休息吧,剧本晚点再看也成。”

陈雪如松了一口气,说出来,心中舒服多了。“谢谢爸妈,我知道了。”

她拿过剧本上楼,温岚笑脸一敛,诅咒了声,看向唐四,唐四已在拨小六的号码,“六子,你在哪儿?”

“F市机场,正要回来,老爷有事?”小六问。

“找到赵雨凝了吗?”

“找到了,她在XX医院做产检,孩子似乎很不稳定,少爷说别管了,让我回来,所以……”小六解释。

“弄掉那孩子。”唐四冷酷道,“这件事别告诉少爷,弄成意外,懂吗?”

“是!”小六应了声,挂了电话。

叶二,唐舒文等人办事能力强,各个方面都和年轻时候的叶三和唐四不相上下,然而,有一点却是后辈不如前辈的,那就心狠手辣。==www.yhy99.com==

叶二和唐舒文等人虽然也经历过腥风血雨,也经历过各种惊险,然而,他们是在温情和亲情的包围下长大的。叶三和唐四等人从小都在恶劣的环境下长大。小小年纪就出生入死,无人疼爱,无人关心,经历了人生各种羞辱,挫折,一步一个血印成长的。

在性格方面,叶二和唐舒文等人自不如叶三和唐四等人狠和硬。

“赵雨凝真怀了舒文的孩子?”温岚蹙眉问,“他玩得那么厉害,从没闹出过人命。”

“高科技也有失灵的时候,何况这种事,难说。”唐四无所谓说道。

温岚眯起眼睛,“你年轻时候也玩得很厉害,外面有没有私生子?”

“啊……额……”唐四无语问苍天……

温岚扭了扭手腕,笑眯眯地问,“请问唐先生,您这个啊,额……是什么意思?”

唐四迅速道,“报告夫人,绝对没有。”

想也知道,这种事是不能犹豫太久的,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这是多少年前的旧账了,这也能翻出来,太强大了。

温岚哼了一声,唐四擦汗。

唐舒文带小念去龙门A市总部。

“小念宝贝,来看看你以后的地盘。”唐舒文抱着小念走进龙门总部,那是一群郊区别墅,四幢小别墅围成一幢大别墅,排列成五角星的形状,异常壮观,中间那幢别墅有二十米高,坐电梯上去。

唐门兄弟们看着自己老大抱着一个粉嫩的小孩进来,一个一个都错愕的嘴巴都张开了,特别在做研究的研究院,一个一个停下手中的活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唐舒文抱着小念穿过整个研究厅。

有人手上正拿着试管滴液,一不小心滴在自己皮肤上,嗷嗷大叫,打翻了一桌子的试剂,火花噗噗闪起,有人不小心把针管扎进搭档的皮肤中,又是一阵动乱……

整个研究室,鸡飞狗跳。

唐舒文笑眯眯地抱着小念一直到大厅,四大堂主纷纷过来,小黑也闻风而来,小念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一脸抽搐。

小黑问,“唐老大,小少爷这么小你就忍心把他丢到龙门来了?”

唐舒文冷冷地撇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叫几个人过来,我要做一场演习。”

他要模拟当时的情况,在小念再一次目睹那天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刺激到小念,这法子不一定有用,有可能会让小念陷入更封闭的状况。

然而,他一直这样也没办法,死马当成活马医。

情况再坏,也不过如此。

听完唐舒文的话,龙向天不确定地指着小念,“舒文,你有没有搞错呀,小念是因为那天受了惊吓才变成这样子,你要让他再试一试?万一搞砸了,你想过后果吗?直接脑死亡怎么办?”

众人看向小念,粉粉嫩嫩的小孩子,只是双目无神,神情呆滞,看起来甚是令人怜惜,以毒攻毒这法子不是任何情况下都能搞定的。

“你有更好的法子吗?”唐舒文挑眉问,什么法子都试过了,连心理医生都看过了,完全没有法子,除了模拟当时的情况给予刺激,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法子。

有句话说得不错,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他喜欢小念能够复原。

他要一个健康的儿子。

他要陈雪如恢复笑容。

“废话少说,去准备!”唐舒文说道,喝令他们去准备。

唐舒文低下身子来,他扶着小念的肩膀,亲了亲他的脸,“小念,快点醒过来,爹地知道你听得到的,爹地和妈咪都很担心你,知道吗?”

“不管你能不能好起来,你都是爹地和妈咪的好儿子。”

唐舒文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脑死亡,或者永远这副不言不语的模样,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恢复健康,他必须要试一试。

小念仍然没有表情。

砰砰的枪声在练武场响起,枪声混乱,小念一个人在练武场中央睁大了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乱飞的子弹,如果这一幕被陈雪如看见了,一定会吓破了胆,这万一要是谁枪法一个不准,或者一个手抖,子弹不慎打在儿子身上那还了得。

唐舒文自然也不会让这一幕发生,所以乱飞在子弹都是气枪子弹,伤不了人,枪声却是实打实的。

扫射了一会儿,没什么反应。

小黑道,“老大,小念的耳膜会被震坏的。”

391

“往我身上射。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唐舒文说道,走到小念身边,小黑举枪,子弹射穿唐舒文身上的血浆,腹部一片猩红,小念看着唐舒文腹部被一片血浆染红,漆黑的眸仍然没什么反应,唐舒文一直在等着,小念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他眸中的期待慢慢落空。

还是不行……

龙向天说道,“舒文,算了,这法子行不通的。”

唐舒文心中烦躁至极,拔出自己的配枪,连往靶子打了六枪,他突然抓过小念,厉声吼道,“小念,你看看清楚,这就是你以后要过的生活,你以后要面对的环境,你是我唐舒文的儿子,怎么能怕枪声?你听听清楚,这是你要习惯的声音……”

砰砰砰……

唐舒文朝靶子连续射了好几枪,每一声都响在小念耳朵旁边,他拼命摇着小念,龙向天和小黑等人赶紧围过去,小黑说道,“唐老大,你疯了,小念只是三岁小孩子,你在干什么,放手啦。”

“滚开!”唐舒文一把推开小黑和龙向天,让小念的手指扣住枪扣,唐舒文微笑在小念耳边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枪,来,爹地教你开枪,先拉开保险……”

“老大疯了吧?”小黑心有余悸,龙向天等四位堂主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完全懵了,唐舒文的神色好可怕,他竟然在自己儿子耳朵边微笑地和他解说着枪支原理,教他开枪。

三岁的小孩子能听得懂才叫奇迹,一般孩子都要到七八岁才能学开枪,而且唐舒文的手枪必须要有强悍的臂力,不然骨头会被反震碎裂。

他疯了吧。

“小念,来,我们开枪,瞄准了。”唐舒文微笑说道,带着小念的手指头一扣,砰的一声,子弹直射靶子,小念眼睛一眨,惊恐掠过,骤然发抖起来……

众人惊讶地看着浑身发抖的孩子,唐舒文松开了手,小念突然扔掉手枪。

“妈咪……”孩子嚎啕大哭起来。

……

陈雪如和朋友一天都心神不定,跟着朋友去看话剧也心不在焉,心中总想着唐舒文和小念,他们父子两人去哪儿了?

小念……

一想到小念,她的心中就沉沉的。

看完话剧,陈雪如本来和朋友约在外面吃饭的,然而,她心中挂念唐舒文和小念,朋友也理解,挥手道别,唐家的司机在话剧院外候着,她一上车就接到唐舒文的电话。

“雪如,你在哪儿?”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陈雪如唇角也微微弯了,“我正打算回家,你和小念在家了吗?”

“我们也正回家了。”唐舒文笑说道。

回到家的时候,唐舒文抱着小念在外面等着她,远远就看见丈夫抱着儿子在等着她,陈雪如一笑,唐舒文不知道低头在小念耳边说什么,小念漆黑的眸灵动地转着,她一下车就发现儿子的不同。

陈雪如惊喜万分,定定地站着,唐舒文把小念放下来,他欢快地跑过来,“妈咪……”

小小的孩子笔直跑过来,带着童真的笑容,那一声妈咪如天籁般在陈雪如耳边响起,那瞬间,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什么叫幸福。

仿佛所有的花朵都盛开在她的世界中,喜悦在心头唱着歌,多少荣誉,多少金钱,多少骄傲都买不来儿子这一声娇嫩的呼唤。

她蹲下身子,紧紧地抱住了他。

“小念,妈咪的宝贝……”陈雪如喜极而泣,包包落在地上,她只顾着抱紧儿子,再没有什么比儿子这一声妈咪更令她感到幸福的事情了。

失去才知道拥有的幸福。

失而复得,才知道,儿子的声音,儿子的笑容是多么的珍贵。

她吻着小念的脸,又哭又笑,完全失态,小念帮她擦眼泪,小小的手他柔腻至极,陈雪如贪婪地握他的手,放在唇边不停地亲吻。

她的小天使,终于又回到她身边了。

“妈咪不要哭了,小念病全好了哦。”小念乖巧地说道,陈雪如频频点头,唐舒文笑着走过来,陈雪如仰头问,“这是怎么回事?”

“秘密!”唐舒文神神秘秘地说,陈雪如轻笑,又问小念,小念学着唐舒文的动作,淘气地眨眨眼睛,“秘密!”

父子两的表情如出一辙,陈雪如更是哭笑不得,多日沉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小念刚好,温岚怕孩子吹了风,出来带着他进去,陈雪如看着儿子蹦蹦跳跳的背影,心中一阵酸楚,她以为再也看不到小念的笑容,再也听不到小念的声音了。

“有奖励吗?”唐舒文拭去她的眼泪,温柔笑问。

路灯朦胧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越发清润逼人,他含着笑意看着她,宛如童话书中走出的白马王子,温润如玉,矜贵优雅。

“舒文,我……”陈雪如感动得不知要和他说什么,千言万语都哽咽在咽喉中,鼻子酸酸地疼,唐舒文牵过她的手,轻柔说,“雪如,开心吗?”

她重重点头,怎么会不开心呢,她都开心得快要疯掉了。

“小宝贝好了,你也能给我好脸色了吧?”他戏谑问,蜜月回来一直相敬如宾,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他看着甚是嫉妒。

“我哪有给你脸色看了?”陈雪如轻声为自己辩驳,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和赵雨凝的事情,心中有点心结,再加上小念的事情……

“真的没有?”

“没有。”

唐舒文一笑,展臂拥着她,心满意足,他的家庭,总算是圆满了,娇妻幼儿,都在他身边,这是他发誓一辈子都要守护的人。

他会让小念平安健康地长大,也会让雪如开心幸福。

温暖的气息包围着她,陈雪如心中也下了决定,忘记赵雨凝这件事,她听温岚和唐四的话,丈夫儿子都好好的在身边,她已经很满足了。

赵雨凝的孩子出生,也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情,那就到那时候再说。

然而,有一点她是很确定的。

让她放弃如今的家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她也不会主动离开这个家,除非舒文腻了,反悔了。

392

温妈妈今天煮了一桌子养胃的好菜,色香味俱全,看得人食指大动,温家人口味偏重,特别是温家两姐妹,很爱川菜系列,吃得很辣,温妈妈和温爸爸也被带得很能吃辣,所以辣一直是温家人饭桌上的主题。

然而,温爸爸和温妈妈知道叶非墨胃不好,为了照顾女婿的胃口,饭桌上一律清淡为主,叶非墨的口味比较淡,且都是一些养胃补品。

只有一两盘热辣的冷菜给她们姐妹解馋,饭桌上的气氛很开心。

晚饭后,温爸爸和叶非墨下棋,温暖钻进厨房帮温妈妈,她说起今天方柳城的事,“你和非墨结婚的事我告诉他了,那孩子脸色一下子发白,看起来很痛苦,暖暖,我看你有时间和他多谈谈,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知道了。”温暖低低说道,说起方柳城,心中有点闷闷的。

“如果柳城当初能早点放下心中的仇恨,可能你也就不会遇到非墨,你多半会嫁给他。”温妈妈含笑说道,看起来很满意方柳城。

温暖甜甜一笑,“妈,非墨也很好的,最棒的。你看,他那人性子那么冷,第一次不会下棋还跑厕所看棋谱就出来和爸下棋,讨爸爸欢心。还有你,他知道你喜欢珠宝,时不时会送你一些安宁新出的珠宝,他对你们多好。你们可不能说他不如别人,当女婿他满分啦。”

温暖性子上还是很护短的,方柳城和温家父母十几年的感情,当然不是一朝一夕能抹去的,父母偏爱是一回事,表现出来却是另外一回事。

她想自己的父母对非墨就像自己孩子一样好,不会让他感觉到父母不喜欢他,或者排斥他。

“你这孩子,我有说女婿不好吗?小丫头片子……”温妈妈笑着刮了刮温暖鼻尖,“说实话,当初是有点反感,看起来也不好相处,感觉太强势,接触后感觉不错。”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相中的男人。”

温妈妈,“……”

温暖帮温妈妈切了水果后就去后花园暖房,这里种了很多玉兰花,温妈妈很喜欢,她坐下来,犹豫了片刻,拿出手机拨打方柳城的电话。

手机响了好一会,方柳城才接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和低沉,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柳城哥哥,吃过饭了吗?”温暖问,如寻常问候般,细想起来,她已经很久没给方柳城打电话了,他也没打给她。

“嗯。”方柳城嗯了一声,没说话。

温暖也不在意,轻声说道,“柳城哥哥,我结婚了。”

“我知道。”他停了好一会儿才说。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沉下来,温暖不知道再和他说什么,方柳城也一直沉默不说话,却没挂断,温暖心中如压着一块石头,沉沉闷闷。

温暖坐在花房的沙发上,鼻息间都是兰花的香气,盛放的白玉兰更衬得她面色柔和,宁静美好,宛若一块美好的白玉。眸中轻凝着淡淡的愁,略显忧郁,欲言又止,来来回回好几次,又彼此沉默下来。

“柳城哥哥,我很感谢你曾经陪我走过十几年,也感谢你,曾经给过我一个美丽的梦,我是追寻你的脚步长大的,也带着有你的梦长大。初中和高中时代,我过得很幸福,多亏有你,一路陪伴我长大。即使我们错过了,没有走到一起,我都很谢谢你。”温暖真诚地说道,温柔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怀念,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最纯真的自己,那个一心爱恋着他的自己,“柳城哥哥,谢谢你打开我对爱情的认知,是你的带我走近爱情这个美丽的世界,我永远都感激你,暖暖真心的希望,能当你永远的妹妹,温家永远是你的家,我和温静都是你的妹妹,不管你何时过来,爸妈,我和温静都会欢迎你。柳城哥哥,请原谅我,也希望你幸福。”

“暖暖……”方柳城的声音沙哑至极,听得温暖心中沉重。

她难过地咬着唇,无计可施,她想到自己单恋他的那些年,得不到回应的心情,她比谁都清楚。

“嫁给他,你幸福吗?”

温暖点头,“恩,很幸福。”

“是吗?”他的声音又低下去,转而沙沙哑哑地笑起来,笑声净是悲伤,“你……你爱过我吗?”

“爱过!”温暖毫不犹豫地回答,她爱过方柳城,从中学时代开始,那么多年的时光不是做戏, 她追过,哭过,笑过,兴奋过,痴傻过,这一切全不会否定。

她每年生日,都会许下一个心愿,长大嫁给方柳城,她甚至在A市最高的大厦上喊过她要嫁给方柳城,看见女孩子和他走得近,她会不高兴,会吃醋,因为他一个笑容,一件小小的礼物,她会开心好些天。

懵懵懂懂的爱恋,青涩却奔放的青春,那个傻傻痴痴的自己,那个为爱跌跌撞撞的自己,这全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方柳城是她少女时期最美的梦,最爱的人。

“如今,不爱了?”他不死心地问,微微苦笑,如果他早些放弃报仇就好。

“柳城哥哥,我爱你,和我爱叶非墨,其实是两回事。”温暖微微靠着沙发上,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宛若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正在骄人怒放。

带着淡淡的羞涩,淡淡的幸福,还有淡淡的感恩。

她的真庆幸,能够遇上叶非墨,总算也理清了自己多年来对方柳城的感情,也彻底做到放下和释怀。

原谅自己曾经的不懂事,也看到当初为爱勇敢的女孩。

她一直都没有失去这种勇气,所以才能再遇到叶非墨。

“我爱你,爱得很辛苦,总是一位追逐你的脚步,从来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忘却了自己,一味地迎合你,做你所希望的女孩。我却得不到你任何的回应,我有一段时间很难过,很想放弃,我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爱一个人,是要让他幸福,可你却让我感觉到我是个麻烦,所以有时候我很难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