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399章节 叶非墨

399章节

399

叶非墨冷冷地看向唐舒文,“五十步笑百步。”

唐舒文微笑说道,“此言差矣,我的老婆温柔可爱,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她可没有要把我养成肥猪,你瞧你这身板,再不节制就真危险了。”

林迪云也说道,“叶二,你可是代表着安宁国际的形象,别变形了。”

叶非墨冷艳一哼,不理这群人身攻击的男人。

几人打完高尔夫球便去喝酒,林宁突然说道,“韩碧已经找我说过两三回梁红玉海选的事情了,这名单什么时候公布?”

海选如火如荼进行,林宁已经失了兴致,只是刚开始那几天有点兴趣,顺便看看能不能挖掘新人,谁知道失望了。

根本就没什么有潜力的新人。

他想早点把名单落实。

“等海选结束。”叶非墨说道,“海选结束,墨小白也该过来了。”

“这回热闹了。”唐舒文凉凉地说道,“叶二,我们两人的老婆都和墨小白有对手戏,还有吻戏,你觉得你是不是有必要让王老师改一改剧本?”

对于这一点,唐舒文是非常不爽的。

叶非墨冷哼,改剧本,昨晚温暖第N次兴奋地抓着他说,非墨,我和墨小白有吻戏哟。看她那期待的表情,他就想像拍蟑螂一样把她拍扁。

改剧本什么的,估计好多人要抗议,第一个抗议的是墨小白,第二个抗议是林宁。

林迪云说道,“据林宁说,没吻戏墨小白罢演,他还要求主动加吻戏,床戏,你们就等着老婆被他调戏吧,墨小白是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招,他要是安分才叫奇怪呢。”

唐舒文和叶非墨的脸色同时都沉了。

林宁说道,“你们还想一个吻戏都没有吗?想得美,现在没有吻戏,女主角不露一露肩膀谁会进影院看你的电影?没有这种画面你好意思说你是大制作吗?你好意思打成华丽片花吗?”

叶非墨,“……”

唐舒文,“……”

什么时候电影需要女主脱衣服来吸引眼球了?

叶非墨冷冷地凝着林宁,林宁光明正大地瞪回去,唐舒文在一旁看戏,如果这两人打起来,他还能考虑要不要参与一起揍林宁。

“蔡晓静据说也很喜欢叶琰。”叶非墨淡淡说道。

林宁挑了挑眉。

“温暖拍这部戏的时候,我会让蔡晓静天天过去盯场。”叶非墨木然说道。

林宁微微眯起眼睛。

“等温暖拍完这部戏,我让蔡晓静到好莱坞帮温暖谈合约,没有半年一年,不准回来,两三年也说不准,说不定安宁的海外市场我交给她了。”叶非墨声音平板没有起伏,仿佛没有波动的死水。

林宁一拍桌子,“叶二,交给老子了,老子一定帮你整死墨小白。”

叶非墨木然地看着他,漆黑深邃的眸中仿佛泛着眸中冷光,林宁果断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唐舒文憋着笑,多冷酷的人天生都有一克星。

喝了点小酒,叶非墨回家,温暖在阳台上研究她的小仙人球,她买了两仙人球,叶非墨一株,她一株,她想放在叶非墨的书房里。

他一天到晚总是对着电脑,辐射严重,温暖听说仙人球能够防辐射就屁颠儿的买两回来了。

“你喝酒啦?”他一回来,温暖就闻到他身上的酒气,乍一回头看,微微吃了一惊,哇塞,非墨最近真肥了不少呀,他一脱外套,里面就一条深蓝色的紧身衬衫。这衣服以前他穿着有些宽松的,如今穿着很绑,身板看起来很圆润。这也就算了,因为喝了酒,脸颊上粉嫩粉嫩的,一片酡红,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有点肉嘟嘟的感觉,以前菱角分明的脸蛋变得有点温润,像东方古典美男子。

身材变好了,人也变得更白马王子了……

“你看什么?”叶非墨诧异地低头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看什么看得入神。

“非墨,你好像胖了好多……”温暖喃喃自语,叶非墨脸色一沉,顿时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今天这是第四个人说他胖了。

这是人身攻击,绝对是人身攻击。

温暖是机灵的女孩,一见他生气了,慌忙放下仙人球,不停地笑着腻过来,爪子往他脸上一揉一捏,接着又非礼他的腰部,量了量尺寸,叶非墨眸中翻滚着一股风暴,她再敢说他胖了,他就把她丢下去。

“真好,终于有点肉可以摸了。”温暖有点小兴奋地揉着他的脸蛋,拉着他坐下来,客厅的沙发上还丢着温暖正在研究的食谱。

“你不高兴呀?胖点很好看呀,很招人喜欢的,看来药膳挺管用的,我得继续研究,以前你一身骨头,怎么养都没肉,这样真好,再壮一点就更完美了。”温暖笑着下评语,叶非墨这样看起来很健康,她很开心,以前太瘦了,总觉得男生长那么瘦有点不健康,知道是因为他的胃不好,她也理解,如今自己能把他养得这么健康,她很有成就感,就好像韩碧搞垮他的身子,她又把他医好的感觉。

“不行,不能再吃了。”叶非墨果断拒绝,胖了这么多,不是开玩笑的,他都要怀疑温暖给他吃脂肪了,竟然平均一天长出1。5斤脂肪出来,太夸张了。

“你不喜欢吗?我看你吃得很开心的。”温暖说道,叶非墨很喜欢她做的药膳,比较合他的胃口,这阵子他的胃口的确好了不少。

怪不得晚上抱着软乎乎的。

“后天就是金章奖,我要出席典礼,这几天要瘦身。”叶非墨淡淡说道,两天他一定要把十斤肉给甩下去,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绝对是不能再胖了。

“你又不是明星,金章奖出席典礼干嘛要瘦身?人家那些娱乐界的大头哪个不是地中海,啤酒肚,身高不够平均水平的,你太异类人家会排斥你的。”温暖淳淳教诲,说得一点都不面红耳赤,叶非墨狠狠地瞪她。

400

温暖笑吟吟地拿着手机给他拍照,最近过得滋润他心宽体胖,过阵子劳累,他一样会瘦下去,拍出来留念一下,拍好了以后,温暖翻给他看,“非墨,你看,这样子多好看呀,水灵水灵的,一看就是哪家的贵公子。”

水灵?

“不吃药膳了,口味改清淡点吧,我要真长了七八十斤,看你不哭死。”叶非墨抿唇说道,身子往后一靠,一会儿去健身房跑两圈。

45楼有一个简易型的健身房,以前叶非墨懒得去健身房都在家里活动的,隔两天总会锻炼一下,有了老婆后,每天一有时间就巴不得和老婆多腻着。自然也就没想到健身这回事,再加上伙食滋润,于是就悲剧了。

温暖斜睨着叶非墨,人家女人才会关心自己的身材,男人一般是艺人才会注意保持自己的身材,叶非墨这么关心自己身材做什么?

再说,他的体重很明显就是在正常体重下的,长了十几斤才到正常体重,这是他这身板最标准的体重,相比过去是胖了。可是,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吧。

“你不喜欢长胖一点?”温暖疑惑地挑眉,做沉思状,“我前几天看一个调查,婚后的男人为了让老婆有安全感,责任感,都喜欢长胖一点。”

叶非墨瞪圆了眼睛,“你看的都是什么调查?”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温暖吐吐舌头,婚后的女人能看什么调查,她笑着跑开,“我不和你说了,我去学校,4点有课。”

学校已经开学了,刚开学功课不算很重,英语课温暖一般是逃掉了,毕竟有叶非墨在,她的口语和听力已大有长进,现在能说能听。一般外语就是交流用的,既然能说能听了,她基本也就不上英语课了。所以下午2点的课她跳掉了。4点有程玉的课,这一节课她不会跳。

叶非墨抬腕看了看表,又拿过外套穿上,温暖已经拿着包包出来了。

“我送你过去,你下课打给我,我去接你,顺便去选礼服,再过两天就是金章奖了。”叶非墨说道,金章奖他还是比较注重的。

温暖顿了顿,“选礼服做什么?晓静姐已经选好了,就是那件紫色的礼服,我觉得她眼光很好,那礼服选得挺好的。”

就是稍微低胸了点。

金章奖典礼就是一个大型秀场,男人比有型,谁酷,谁帅。女星比谁更性感,漂亮,争奇斗艳,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金章奖,艺人都是盛装出席的。一般女星穿得都很风凉,低胸,透视什么太正常了,一点都不露的女星是凤毛麟角。

现在晚礼服设计,大多是偏低胸的,虽然她不是很喜欢,那也没办法。

前几天和蔡晓静一起去试礼服的时候有几件透视装和镂空装更暴露得过分呢,蔡晓静猜到叶非墨不会喜欢温暖装束太过暴露,所以那件紫衣服算是好了,就是稍微会露点小胸部,尚在温暖的接受范围内。

她给叶非墨看过,他只是嗯了一声,没什么大反应,她以为叶非墨接受了呢。

“重选!”叶非墨淡淡说道,拉着她出门。

温暖微笑问,“我那天问你,你又什么都没说,我以为你觉得那礼服还不错,你不会想让我包成一团去吧,非墨,拜托啦,只是一件礼服而已,又不是很暴露。”

她虽然没有和别的女明星争芳斗艳的心理,可毕竟是女孩子,也是爱漂亮的,难得有展现自己的机会,她也想穿得好看点,性感点。

那套紫礼服特别适合自己,高挑,性感,又透出淡淡魅惑。仿佛是量身定做般,温暖喜欢至极,几乎一眼相中,蔡晓静的眼光一贯好,这是公认的。

“我眼光一定比蔡晓静好。”叶非墨淡淡说道,温暖不置可否,他的眼光要说不好,那些时尚界的造型师服装师什么都该下台一鞠躬了。

对叶非墨的眼光,温暖一直都非常有信心。

然而,有信心是一回事,这眼光在她身上选衣服的时候,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叶非墨看不中那套紫色礼服,以温暖的了解,那是因为礼服偏低了,会露出小乳沟,胸前半片美景都会露出来,他大爷不爽了。叶非墨的独占欲强,怎么可能让自己老婆穿那样性感的礼服被别人非礼。

温暖倒是无所谓,只要他不选一件什么公主礼服,或者从头到尾包起来的礼服她都能接受。

“重选就重选,不过说好了,要是我不满意就穿紫色那套。”

“好!”叶非墨没有异议,温暖甚是惊讶,她以为叶非墨会非常霸道地来一句我选什么你穿什么的话呢,这么利索她很意外。

意外归意外,她也没有异议。

离学校一百米,叶非墨就把温暖放下了。

上课的时候,温暖做在第一排,她是表演系2班的,一个班级40人。清一色的俊男美女,女的平均身高164,男的平均身高176。2班是所有班级中美女帅哥最集中的班级,这一届的系花也是2班的,真要论美貌,温暖是班上只能算是中上的,不算拔尖的。

2班有几个大美人,人很高傲,有两人已经被一家影视公司看中出演一部武侠片,另外几人还没什么成绩,温暖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同学有的羡慕,有的嫉妒。

温暖并不在乎同学们对她的看法,对她来说,朋友不需要多,知心朋友一两个就足够了,她有唐曼冬、高春苗两个死党,关系很铁,生活多姿多彩,别人对她的看法她都无所谓。

她和班上同学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温暖在大一的时候和班上关系就处得不算很好。大学的环境和中学时代很不一样,她不是住宿生,上课就走人,学校里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她几乎都不参于的,偶尔过去给唐曼冬捧捧场会参加一些,和同学们没什么交集。后来成名后,关系更不好,女同学过来和她说话,有人是揣着架子,认为自己外形才华都不比温暖差,以后一定会出头,她目前只是幸运而已。揣着高傲的架子,却又摆出一副很想进入娱乐圈,很想让温暖介绍的表情。

401

有人是羡慕,问林宁的八卦,试探问她怎么得到林宁的提携,是不是做了什么交易,言语间暗示自己也可以。有的人则是希望温暖能够帮她们一把。一个表演班也是一个宫心计,每个人待她的心思都不一样,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目的。

毕竟她是唯一在娱乐圈里算紫红的艺人了,又签了安宁国际,多少人都在眼红着。

温暖总是淡淡一笑而过,片场攀高踩低的她都见过,何况在娱乐圈打滚半年多,见过的也不算少了,这些事她并不在乎,总是和他们保持一段距离,不疏远,却也不会很热情。

正因为如此,很多女同学更觉得她为人孤傲,不好相处,出了名就横起来,不理人,在班上她交不到一个很好的朋友,能说话的只有几个。

程玉的课温暖听得很认真,她对温暖的偏爱班上的人都知道,她就收温暖一个关门子弟。

下了课,程玉把温暖留下说金章奖的事情,温暖笑眯眯地凑过来,“老师,你当评委的吧,给我放放水吧。嘿嘿……”

她习惯这么和程玉说话了,也没什么禁忌。

程玉一笑,拿着课本敲了她一下,“你不知道金章奖背后有内幕?”

“有什么内幕?”温暖好奇地问,略有点茫然,程玉直直地看着她,温暖更茫然了,不知所措,程玉很少用这种眼光看她,“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你和安宁的叶总是什么关系?”程玉直白地问,教室里的同学都走光了,这是最后一节课,也没什么人在,程玉的声音又轻又淡,在夕阳中让温暖感觉到有点冷意。

温暖是聪明的女子,程玉一提点,在加上内幕这件事,温暖就猜到自己在金章奖上一定会有收获,程玉是评委组总评委,影协那边的人一定给她打过招呼,该怎么选,怎么引导她心中有数。

如果是获奖的人是她,老师一定会好奇是谁在捧她,程玉的人脉很广,在业界都保有一定的威望,她要打听这件事并不难。

温暖出演林宁的电影成名,很多人都猜测林宁把温暖潜规则了,网上传闻,温暖是潜规则上来的,人家都说林宁,却没有人说叶二少和温暖有什么关系,也不是没被人拍过,然而,被拍的照片都被叶二少压下来了,也封了口,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真正传出来的消息都不是什么内幕,真正的绯闻,内幕都被压下了。

程玉是温暖的恩师,她不想程玉认为自己是那种不检点的女子,靠什么潜规则上位,甘心和别的女明星一样为了成名乖乖地张开大腿,别人这么说她,她没什么,可她不想程玉也这么看她。

没有程玉,就没有今天的她。

温暖拉出胸口的项链,除了吊坠还有一枚戒指,她微微红着脸,又带着几分幸福,扬了扬婚戒,“老师,这是我的婚戒,我和非墨结婚了。”

饶是程玉,也大吃一惊,诧异地看着温暖。

结婚?

温暖和叶非墨?

“天啊,这么大消息,竟然一点苗头都没传出来?”程玉又惊又喜,惊的是温暖竟然成了安宁国际的女主人,喜的是,看温暖脸上的笑容,她应该过得很幸福,最近的确也没叶二少什么绯闻,都在炒旧饭,看来他们小夫妻感情很好。

“我们在国外登记的,我还小,还想奋斗几年,又有点小矫情,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身份,说我靠后台什么的,虽然的确有点靠后山,不过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老师也要帮我保密哦。”温暖淘气地眨眨眼睛,程玉失笑,心中也释然了。

刚开始从影协那边听到消息后,她的确认为,温暖可能也不可避免的和叶二少做了什么交易,毕竟是安宁旗下的艺人,谁知道,他们竟然结婚了。

既然是结了婚,叶二少要捧自己老婆,那就说得通了。

“怪不得……”

温暖目光一亮,亲热地挽着程玉,笑得有点小谄媚,“老师,我会拿什么奖?嘿嘿,告诉我内幕嘛,除了新人奖是不是还有什么?不然你刚刚不会那么看我了。”

新人奖她能拿到,老师应该不会很意外,她刚刚那么看着她,一定是因为自己拿到自己本来很难拿到的奖项,是最佳女主角,还是最受欢迎女演员?

“你怎么不问自己老公?”程玉微笑道,温暖心思转得真快,眨眼就想这么远去了,她也颇是意外。

“上一次影评人奖我没拿到新人奖,非墨说如果我在金章奖拿不到新人奖,他就……”自宫谢罪这个词差点脱口而出,温暖给打住了,干笑两声,“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一定能拿到新人奖,我一直以为我就能拿这个,所以也没问他。”

“他没说?”

“没说。”温暖耸耸肩膀,叶非墨很少和她提娱乐圈的事情,有时候是她比较八卦问他,他才会说,像一些陈年就是,叶非墨很少提,但你问他,他都知道的,而且谁和谁的八卦,他都很清楚,可信率也非常高。可如果你不问他,他是不会说的。

“那就等后天晚上吧。”程玉说道,收拾课件,温暖摇着她的手央着要知道,程玉一字不提,就是不告诉她。“女艺人只能拿的那几个奖,有几个你是每份的,自己知道能拿哪些,也就那么点概率,自己去猜,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到时候多没惊喜。”

“老师,你忍心看我挠心挠肺过两天吗?”

“那你问你老公。”

“我老公肯定不会说的,他嘴巴比你还紧。”温暖想想,感觉不对,她说老公这个词怎么说得这么顺溜呢?程玉笑看着她,“老师真没想到,你二十岁就嫁人了。”

“我迟早也是他老婆,早嫁晚嫁都一样了,还不如早点嫁了。”温暖微笑说道,目光净是幸福的笑意,手机铃声响了,温暖咕哝了声,慌忙扫起桌上的课本,一边接电话一边说,“他估计等不耐烦了,老师我走了,后天见。”

402

叶非墨在校门口等温暖,她匆匆跑出来,一眼就看见他的车停在对面,温暖看了看身边的同学们,也不管了,上了叶非墨的车,叶非墨有四部车,今天开的是宝马,这辆车他比较少开,玻璃一档也没人认出来,再说温暖家庭条件又不错,以前她爸爸也经常开宝马来接她,同学们见怪不怪。

“怎么这么晚?”叶非墨发动车子离开,他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还以为她在里面被人欺负了,温暖在学校的人缘不好,叶非墨是知道,她在学校逗留一久他就猜着老婆被人欺负了。可看她一脸带笑,心情似乎不错,他就打消这个念头。

他不该担心温暖被人欺负,她也不是吃素的,别人欺负她,她会狠狠地反击回去。

“我和老师聊了一会儿,顺便告诉她我们结婚了。”温暖笑说道,叶非墨斜睨着她,“这算隐婚?知道我们结婚的不少了。”

“那怕什么,老师又不是随便到处说。”温暖笑说道,转而看向叶非墨,“我从老师那里听来一个小道消息,金章奖我能拿两个奖?除了新人奖还有哪一个?”

“小道消息你也信,肯定不准。”叶非墨淡定地说道,唇角略微弯起,目光净是一片笑意,看起来很是美好,他的菱角圆润后,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冷厉的感觉,每次看他,她都觉得他仿佛被白马王子附身了。

“别人说的小道消息我听听就算了,老师说的小道消息一定准确。”温暖笑道,“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呀。”

“假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气。”温暖咕哝了声,也没继续问了,叶非墨带她去人民路一家礼服店挑选衣服,这一带温暖不太常理,一排排都是小礼服的店面。

有国际大牌,也有一些不知名品牌。

这一条街的衣服不是普通百姓能买的起来的,大是贵妇人,大小明星过来挑选礼服的地方,每家店都很有特色,装潢或豪华,或精致,各有不同。

叶非墨带着温暖进了一家旗袍店。

温暖有少许的错愕,叶非墨要给她挑选旗袍?

金章奖上穿旗袍?

店里有化妆师,造型师,还有两名设计师,叶非墨把店给包了。旗袍店里没有人,温暖看牌子才知道是A市一家老字号的旗袍店。

“穿旗袍吗?”温暖问,叶非墨点点头,造型师是一名优雅的中年妇女,名费玲,身材高挑,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穿着一套黑色的绣花旗袍,人看起来更有气质。

叶非墨坐在沙发上等候,费玲领着温暖去挑选旗袍,温暖脱了外套,费玲目测她的三围,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温小姐穿旗袍一定很好看。”

温暖骨架小,身材纤长,丰胸细腰翘臀,最关键是有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这样的身材穿旗袍最是好看,温暖微微一笑,看了看沙发上的叶非墨。

他环着胸,目光深邃,傍晚的光线透过纱窗笼在他身上,仿佛有一种悠远绵长的东西在他目光中滋生,温暖一笑,收回了目光。

旗袍就旗袍吧。

金章奖典礼上穿旗袍的艺人并不多,明星们如今争奇斗艳都挑选欧美大牌的晚礼服,这种中国风的礼服很是少见。

温暖暗忖,叶非墨看中旗袍的原因一定不是因为她适合穿旗袍,而是因为旗袍比较保守,还真是从上到下都遮了,然而大多是开叉设计,会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

费玲给她挑选了几件,温暖都不是很喜欢,于是从传统的旗袍那一排逛到中西结合的那一排礼服去了,那边也是旗袍,不然是中西结合的,有很多黑色的无袖旗袍温暖很喜欢。

费玲是想温暖传偏中国风的旗袍的,然而她个人偏爱这边的。

叶非墨起身,慢慢地漫步到架子前,温暖挑选了一套黑色的旗袍,下摆略宽,盘扣十分精致,脖颈上别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费玲夸温暖眼光好,她一笑,随着费玲一起去换衣服。

“最好的旗袍都在这里了吗?”叶非墨问。

费玲说道,“叶总,你要的礼服都在这里了。”

“张雨设计的怀念系列那套旗袍呢?”

费玲一惊,“叶总怎么知道我们店里有这套旗袍?”

“拿出来给我看看。”叶非墨说道。

费玲甚是为难,“叶总,这套旗袍是非卖品,杜氏那边已经定了,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我说,拿出来给我看看。”叶非墨一字一顿地说道,费玲擦汗,这两边都得罪不起,她更是为难了,可杜家小姐已经订下那套旗袍,他们也不敢自作主张。

“叶总……”费玲着实为难,想了想,也没办法,只能到隔间去拿那套旗袍,叶非墨通知她们要过来试旗袍的时候,费玲特意让人把那套旗袍收起来了。

没想到他竟然知道。

温暖试了礼服出来,这套礼服的下摆很有特色,这么穿着仿佛鱼美人,那些皱褶摇曳看起来甚是美丽,店中人人称赞。

温暖在镜子面前转了一个圈,满心欢喜,第一眼相中这套衣服,穿起来感觉比想象中的好,把她身材的优点都衬托出来了。

叶非墨出现在镜子里,一个旗袍,一个西装,看起来还很搭配。

温暖戏谑,“我穿旗袍,你要不要穿马褂?”

一个穿旗袍,另外一个穿马褂,两人就更相陪了,典型的从某个年代里走出来的女人。

叶非墨低头一笑,满含温柔,修长的手指在她肩膀的蝴蝶上轻轻拂动,温暖习惯了他的抚触,只感觉背脊有一窜小小的电流窜过。脑海里回想起每次欢爱,他似极是喜爱她肩膀上的蝴蝶,总在上面落下无数个吻,总是让她面红耳赤,悸动心跳。

这轻轻一拂,她都有遐想了。

结了婚还真邪恶了,特别是自己还有一个流氓的丈夫。

温暖羞红着脸拍落他的手,眼角瞥见那名设计师的语义不明的笑,心中只觉得别扭。

403

“我不穿马褂。”叶非墨说道,他看向镜子中的他们,掠过一抹笑意,温暖真好看,两人站在一起就像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叶非墨看着镜中的女人,一种骄傲之感油然而生,这么明艳动人的女子是他的妻子,他最心爱的女人,如此巧笑倩兮在他身边,她是他的一朵解语花,又是他的罂粟花。

他甘愿沉沦的女子。

“好看吗?”温暖问,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温暖自然也希望得到叶非墨的赞美。

“很美,再试一套。”叶非墨说道,刚一说完,费玲就拿着另外一套旗袍出来了,那是一套很传统的旗袍,暗蓝色的,绸缎面。温暖极少看到这样的蓝色,并不暗沉,那是一种很有气质的暗蓝,比蓝天稍微沉压一点的蓝色,看起来很有质感。

样式看起来很普通,叶非墨让她先去试一试,费玲一脸为难,温暖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一边,笑着进去试衣服。

费玲说道,“叶总,杜小姐脾气不好,要是她知道了……”

“那又如何?”叶非墨冷冷说道。

费玲更是为难,“其实温小姐这样的身段穿旗袍都好看,不一定要穿这一款,我们店里有很多旗袍温小姐穿着都很有魅力,叶总要不再考虑一下?”

“这件旗袍如何?”叶非墨沉声问,玩味地拂过一件旗袍上的牡丹花卉,唇角似笑非笑地勾起,邪魅中透出几分讥讽。

费玲实话实说,“这是十年来张夫人最好的旗袍,一出来就有很多名媛小姐看中。”

“杜小姐那样臃肿的身材,你觉得穿着好看吗?”叶非墨一点都不留情地问,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目光更是不屑。

那表情就是,世上除了我老婆没人驾驭得了这件旗袍的模样。

费玲默了,臃肿?

杜小姐身段也很好,稍微显得丰润了些,珠圆玉润的感觉,更适合穿旗袍,一点都没有臃肿的感觉,然而,她没有去反驳叶非墨的话。

她算看出来,如果温暖穿得合适,他一定要拿到这旗袍,到时候……

两边都得罪不起,她很为难。

十分钟后,温暖走出试衣间,叶非墨侧身看去,深邃的眸掠过一抹惊艳,有那么几秒钟是处于惊艳状态的,完全被迷住了。

费玲也微微惊讶,本以为温暖穿着不一定好看,却没想到,出乎意外的好看。

暗蓝色的旗袍,颈部至锁骨位置以透视的设计去诠释旗袍的性感之美,给人以若隐若现的感觉,无袖设计,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玉臂。

旗袍绘有几何和云纹图案,一针一线都是纯手工制作,极是素雅。两边开衩升高至臀部,长腿若隐若现,如贵妇,又带着少许挑逗的味道,令人心动。腰身束紧,女性完美的曲线显露无疑,温暖骨架纤长,身材匀称,整体看上去精致玲珑。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生活在旗袍中的女人身上总是带着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魅力,这一款旗袍本来就以怀旧为主题,温暖穿在身上,就如女人如花开在凡尘寂寞中,弥漫着花朵开在冷风中的暗香,孤芳自赏,以最优雅的姿势沉淀着繁华尘世的美丽。

她气质清纯,可这一身旗袍上身,几乎完全颠覆了自己的形象,成熟妩媚,宛若旧上海那种活在寂寞中独自盛放的女人,带着一种邪魅的气质,眉宇间透出慑人的魅力。

美!

美极了!

叶非墨自己都没想到,温暖穿着旗袍,竟然美到这种地步,他也从不知道温暖竟然能有这样魅惑的气质,那一股暗香迎面而来,他突然有一种让她穿着旗袍就这么做一遍的感觉。

温暖被他火热的目光看得手脚无措,面红耳赤,忍不住偏头看向镜子中,她微微吃惊,自己仿佛真的变了一个人。

这是她吗?

叶非墨总算理解为什么林宁说她好上色,想要风尘就风尘,想要清纯就清纯。

“好看吗?”温暖红着脸问。

叶非墨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有冲动了,你说好看吗?”

温暖,“……”

当天夜里的非墨特别的热情,从晚饭到回家,仿佛压抑着的激情都被人点燃了,都没来得及进房间就把温暖扑在沙发上吃干抹净。

黑暗中的激情让人亢奋,他每一次都进得很深,火热激情的摩擦让温暖尖叫出声,又被他狠狠地堵住。

“非墨,你……你个禽兽!”温暖捶打了他几下,却没能阻止男人的略多,反而让他更兴奋,仿佛吃了药,不知餍足。

旗袍的魅力,有这么大吗?

她感觉自己就像油锅里的鱼,浑身滚烫,翻滚在油热里,总想逃离,却别无他法,只能沉沦,沉沦,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沉浮在情yu的世界中。

叶非墨在床上一直很禽兽,却极少这么失控,她更喜欢他能温柔一点,今天失控的他,仿佛她是他的十世仇人……

事后,温暖瘫软在沙发上,好久没匀过一口气来,两人拥抱在一起挤在小小的沙发上,窗外寒风呼啸,室内却暖和如春。

“叶非墨,你吃了兴奋剂是不是?”如果她有力气的话,她会一脚把某人踢下去,太过分了,简直是禽兽。

“疼了?”

“滚!”温暖笑骂,浑身粘腻得难受,推着他起来,坡上外套去放洗澡水,叶非墨笑着扫起地上散落的衣服,随后也到浴室洗澡。

……

温暖上线,正好看见蔡晓静,于是和他说了礼服的问题,蔡晓静没什么意见,反正到时候她和叶非墨一起走就对了。

上了微博转了会儿,温暖无聊发了一条微博。

今天是禽兽日。

发了微博,顺带着发了一张很朦胧的照片,不认识的人一定看不出来是叶非墨,因为是背光拍的,拍得很有意境,就像杂志一样,只看见一道修长优雅的背影,看不出来是谁。有点海报和杂志的感觉。

404

叶非墨因为要处理一份文件跑45楼查资料,处理完了也习惯性地去温暖微博看看她今天发什么了,这是他的小爱好,温暖一天会发好多条微博。

有时候说她的生活小趣事,有时候和卓冰冰,陈雪如等人互动,有时候单纯的发一张自己做出来的药膳,她发她的菜最多了。

所以温暖的粉丝都知道,他们家的偶像是又漂亮,又魅力,又是贤妻良母,绝对是上得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的女人。

叶非墨看温暖的微博,这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公开的平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一天的心情,都在做什么,字里行间也能看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没事的时候喜欢到她这边逛一逛,他喜欢温暖乐观的性子,看她的微博总让人感觉到温暖,人如其名。

看着这一条微博和照片,叶非墨眸中晕开了笑。

温暖是第一次在这种公众地方提到他,而且还贴出了照片。

她什么时候拍的照片,他怎么都不知道?

她一贴出来,林宁立刻就转了,也回了一句,温姑娘,这背影好眼熟,哪只禽兽?

林宁一转,蔡晓静也转,没一会儿,陈雪如也转了,卓冰冰也转了,都在八卦这人是谁,其实他们心知肚明,于是温暖下面都是一系列猜测此男是谁。

叶非墨心想,温暖明天估计要上绿光头版了。

标题就是温暖微博亮出神秘男友。

估计下面还有不少猜测,林宁第一个就转了,嫌疑更大。

这件事并他无所谓,不会有太多人知道照片的人是他,知道的也不会随便乱说。

逛了一会儿,叶非墨这才熄灯下楼,温暖正在和林宁蔡晓静在群里聊天,林宁他们建了一个qq群,里面有他们圈子的一些熟人。

卓冰冰,陈雪如,苏然,顾制片等人都在,刚好几个在微博上互动的人都在线,温暖就和他们聊起来了。陈雪如和卓冰冰在说后天穿什么,林宁提建议,蔡晓静则是专门负责告诉他们,天涯、猫扑又有什么绯闻的消息,大家都聊得不亦乐乎。

他们都很八卦,温暖从林宁那里已早就知道自己能出演梁红玉的概率已高达80%了,原本试镜那天以为他会比较满意韩碧,然而,没想到林宁却说比较满意自己,能得到这个机会,温暖是非常开心了,这几天心情本来就很亢奋。

李媛媛、杨洋,彭书瑶全部主演,男主角除了叶琰,还有裴俊,还有两名新崛起的艺人,阵容非常强大,据林宁的意思,他有意让韩碧主演女二号,如果她同意出演的话。

若是她不想参演,这个角色就由李媛媛来演。

温暖知道的内幕也就这么点,卓冰冰这一次没有出演梁红玉,因为是内部消息,除了林宁他们几个知道,也没人知道,这件事温暖也保密,没有四处去说。

具体的演员名单等金章奖后就公布了,如今确定的名单有叶琰,陈雪如,杨洋,彭书瑶,李媛媛,裴俊等人,就女主还没有确定下来。

叶非墨下来的时候,温暖正在和他们说旗袍的问题。

说起那件旗袍,看着并没什么特色,最多是雅致,然而,穿着真的很漂亮,费玲本来无意卖给叶非墨的,好似这件旗袍已经有人订了。费玲当然知道叶非墨的身份,照理说,一件旗袍而言,不管是谁家的小姐订了,叶非墨想要,她也不会为难。

毕竟叶家在A市算是第一权贵之家了。

黑白通杀,费玲为难,看来杜小姐的身份也是不低的,温暖不想惹事,叶非墨看中了偏要,她拗不过他也随便了。

网上问林宁,杜小姐是谁,林宁说,A市有很多杜小姐,不过能让费玲取舍的恐怕只有城北的杜家,那是一个老家族,非常神秘,但神通广大。

而且,据说这个家族还有一个神秘传说,挺邪门的。

老一辈的杜家人也不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好像和命门苗家关联很密切,正因为邪门,杜家和其余几大家族几乎不往来。

杜家继承人很少在国内活动,大多在美国,其势力覆盖也在美国,至于A市,有可能费玲和杜家有点交情,知道杜小姐难缠所以才会为难。

林宁很少听说杜家的事,连杜家嫡传子孙到底几人都不清楚,主要是大家都是平行线的,相互没有往来,也没有交集。

叶非墨下来的时候,温暖正听林宁说杜家的事,陈雪如说道,她问了唐舒文,唐舒文说A市几大家族就叶家可能对他们有些熟悉,因为就不祥了,唐舒文本身对他们也不是很熟悉。不过他管北美的市场的时候和杜家继承人有少许来往,但也仅限于生意来往的那种。

苏然则说道,管是杜还是杨家的,叶二少看中的东西谁敢抢,也不怕被炸得稀巴烂,言下之意是让温暖别太介意这个旗袍的问题,反正到手就是她的了。

温暖失笑,怎么有一种我是老大,我就是横着走你能奈我何的感觉。

金章奖典礼。

这一天的天气略微有点冷,然而,金章奖典礼仍是一片争奇斗艳,气氛热烈,媒体记者围得水泄不通,镁光灯不停地闪烁,长短杆不断地跑动,拍照,直播……几乎国内的媒体都齐聚金章奖典礼。外围有一大片粉丝,拿着牌子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

现场很热闹。

温暖一开始就坐着叶非墨的车来的,也不避嫌,叶非墨带旗下女星走红毯也不是第一次了,温暖第一次和他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公众场合,出现在镁光灯下,心中十分的紧张。

叶非墨笑看着她在做深呼吸,车窗外记者已在等了,温暖从镜子中看去,只看见记者们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在拍照。

保镖们在维持现场的秩序。

叶非墨微微一笑,冷厉中透出温润,深邃的眸浮起一层薄薄的深情,“老婆,准备好了吗?”

405

叶非墨先下了车,伸手去牵着她。

叶二少会出现在今天的金章奖典礼并没什么意外的,他是一身很标准的正装,看起来修长挺拔,精致英俊如昔,只是少了几分冷厉,多了几分温和。

温和这个词在叶非墨身上出现,等同于火星撞地球一样的概率,乍一看叶二少唇角似有似无的笑意,所有的镁光灯都开始亮起来,照得几乎会晃花人的眼睛。

温暖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叶非墨牵着她下车,顿时更秒杀了一堆菲林。

“是温暖……”

“天啊,是温暖……”

“快拍照,快拍……”

娱记一阵骚动,似乎谁都没想到,叶非墨会带着温暖走红毯。

以前叶非墨带着谁走红毯,几乎就会和谁传出绯闻,一般没几天,最长一个礼拜,叶非墨就会有新的女伴。大家纷纷猜测,温暖就是他的绯闻女友。

她穿着旗袍,脚下穿着一双同色系的水晶高跟鞋,因为天气冷,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皮草,头发高高地盘起来,以玉钗固定,这种中西结合的混搭更流露出她高贵的气质。

两人走在一起很是相配,金童玉女,叶非墨从容淡定,温暖微微含笑,两人都站着让娱记拍照,简单地回了几个问题就往里走。

后面是唐舒文和陈雪如,又是一对金童玉女。

一路走来的明星,个个都在他们背后窃窃私语,都在猜测温暖和叶非墨的关系。温暖出道至今,绯闻不少,传得最厉害的绯闻男友是林宁。林宁今天带着彭书瑶一起走红毯,美人导演冷艳如初,两人看不出一点奸情味,叶非墨和韩碧绯闻传得最厉害,陈年旧事也被挖出来,今天叶非墨却没有和韩碧一起走。

大出众人意料。

除了温暖和叶非墨一起出现带来的震撼,还有一个震撼,那就是温暖那一身旗袍,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进场后,温暖就把白色的皮草脱了给助手,她挽着叶非墨走过长长的红地毯,国内外媒体记者疯狂拍照,身材高挑匀称的温暖穿起这一身旗袍,仿佛就是旧时代中走出来的名媛淑女,风情万种,又带着淡淡的孤傲,挑逗,仿佛是开在寂寞中的罂粟。

艺人间都引起一阵轰动,极少有女人能把旗袍穿得这么有韵味,魅力十足,眉宇间散发出慑人的风采,男人神魂颠倒,女人纷纷赞叹。

签了名,温暖和叶非墨接受采访,问的无非是金章奖的事情,又问叶非墨今晚为何会和温暖一起走红地毯,叶非墨说道,“我喜欢。”

这么一句简洁的话特别符合叶二少的作风。

“请问温暖,和叶二少一起走红毯的感觉如何?”一名女记者笑问。

温暖微微一笑说道,“他是什么感觉,我就是什么感觉。”

“那叶总是什么感觉?”女记者又问。

“很好。”叶非墨淡淡说道,温暖轻笑,是啊,很好,说不出来哪儿好,但就是很好,她知道自己挽着的人是自己的丈夫,他就在旁边,陪着她走过一段鲜花和掌声兼并的路程,她的喜悦和荣誉,都有他一起分享,这种感觉非常的好。

记者们又问了一些问题,温暖和叶非墨简单作答后就到自己在座位上坐下了。旁边就是裴俊、林宁彭书瑶等人,蔡晓静也坐在后一排。

在场的女艺人们各种羡慕加嫉妒,恨不得取代温暖成为叶非墨身边的女人。

温暖和裴俊并不是很熟,林宁和他比较熟,聊得不错,温暖目光落在红毯那边,艺人们都在走红毯,慢慢进场,自家粉丝都在呐喊,气氛很热烈。

温暖暗自对她们今天的着装评分,各种大牌的晚礼服纷纷上阵,这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奖项,一年一次,非常隆重,大家自然会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

蔡晓静平时对女艺人的穿衣着装也很有研究,两人一前一后地研究着,没一会儿就看见韩碧进场,韩碧的进场又把反气氛带向一个小,她今天穿着一套玫红长礼服,线条裁剪极好,仿佛紧贴在她身上,体现出韩碧完美的身材,她穿这一款礼服,再搭配一个大波浪栗色卷发,妆容精致,唇色鲜艳,很有欧美大腕的范儿,她在国外久了,这种范儿驾驭最好,国内女星学都学不来。

陈雪如真心地赞美,“真漂亮。”

“老婆,你最漂亮。”唐舒文送上一句,陈雪如轻轻一笑。

温暖也觉得漂亮,这样的司仪会抢去所有女艺人的风采吧,她真是一个艳光四射的大美人,她看着也很羡慕。

她偏头看向叶非墨,发觉叶非墨的目光落在韩碧身上,仿佛在回忆什么,一时没有移开目光,他的眼睛宛若盛放了一朵红玫瑰。

温暖脸色略一暗淡,别开了目光,不再去看叶非墨。

她昨天看过一个调查显示,前女友是现女友最大的情敌,因为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总是潜意识地认为,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永远都属于自己,所以每次见到前女友,总会想起他们过去那段时光,总会想着,这个女人还是属于自己。

所以前女友是女人最大的情敌。

她不知道这个调查是以什么下结论的,多多少少是有些道理的,很多男人虽然没表露出来,心中的确是如此想着。

何况韩碧这样的前女友又是如此优秀,魅力十足。

温暖嗤笑,自己什么时候变这么大度了,心中明明不舒服得要命还要假装不在乎,见鬼去了。然而,她的确不想打扰叶非墨的回忆,毕竟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粉拳微微握紧,温暖也失了和蔡晓静讨论哪位女艺人着装怎么样,够不够漂亮的八卦问题,安静地做在一旁,沉默不语。

突然手上一暖,叶非墨握住她的手,温暖惊讶地看向他,他目中有淡淡的不悦,“温暖,别胡思乱想。”

温暖一怔,她忘记叶非墨是多敏感的人,身边的人情绪稍微有一个浮动他都能敏感地察觉到,她抿唇,“我没有胡思乱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