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07章节 叶非墨

407章节

407

这一次最佳新人奖提名和影评人奖的提名是一样的,还是他们几个人。

韩碧笑看着电脑宣布,“第三十三届金章奖最佳新人奖的得主是温暖,恭喜你。由A市影视协会会长宋英吉女士给温暖颁奖。”

下面一阵欢呼,温暖很想表现出惊喜的表情,不过因为早就心中有数,也没表现出什么惊喜的神色,灯光打在她脸上的时候特别的淡定。

她起身上台,裴俊很绅士地牵着她上来。

温暖从宋女士手里接过那座沉甸甸的奖项,满心感恩。

无一例外是感谢词,韩碧并未刁难温暖,很有风度,因上一次影评人奖两人针锋相对被媒体拍到,私下都传韩碧和温暖不和,看这一幕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和,她们看起来很和睦。

捧着那座沉甸甸的奖杯,温暖满心感动,这是她生平第一个奖。

最佳新人奖。

拿到这个奖在她的意料之中,虽然有过无数的心理准备,这一刻却只想大声地欢笑,若不是台上台下的人都看着她,她真的很想快乐地奔跑,发泄心中的喜悦。

她得到了肯定。

温暖微笑说道,“今年能拿到这个奖,除了刚刚说的,感谢倾城的导演、剧组所有的人员,还要感谢我的经纪人蔡晓静,是她带着我走进这个圈子,同时也要再感谢我的经纪公司,谢谢安宁的努力栽培,也谢谢各位评委给我的肯定。很开心能拿到这个奖,谢谢大家。”

韩碧说道,“这个奖项很重要,艺人一生只能拿一次,温暖,你真的很幸运。”

她重重强调了幸运两个字,温暖微微一笑,“是啊,我是一个幸运的艺人。”

……

接下来是最佳男主角,这一次的影帝颁给了张志安,华云的实力派男演员,周承歌以一票之差落选最佳男主角,影帝与他失之交臂,温暖觉得有点可惜。

周承歌却不介意,林宁说,“美人倾城本来就是女主戏,承歌演得是不错,但不如两位女主,风头被压盖住了,想要靠这一部作品拿影帝难上加难。”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今晚《美人倾城》大丰收,评委组也要平衡一下奖项。

影帝后就是最佳女主角,也就说第三十三届金章奖影后,温暖的心不由自主地绷紧了,如果没拿到影后,那么最受欢迎女演员一定能拿到。

这两个奖项她比较随缘,可自从知道她能拿其中一个后,她心中特别的紧张。

叶非墨又没说,所以当看见自己的提名时,温暖的心更跳在嗓门了。

韩碧看见《美人倾城》也在提名中,微微一惊,温暖就演过一部电影,却得到影后的提名,这已是一种殊荣了,如果再拿到影后……

她会刷新金章奖记录,成为年纪最小的金章奖影后,且是唯一一位靠着**作拿到影后的女艺人,这是前所未有的例子。

她会吗?

评委席上,似乎有点小争吵,程玉却很淡定,韩碧当然知道程玉是温暖的老师,这一次和温暖竞争影后的也有李媛媛,同是安宁的艺人,一位是华云的艺人,两位是耀威的艺人,实力都不比温暖差,韩碧不由自主地看向叶非墨,叶非墨低头在温暖耳边,不知说什么,从她的角度看去,他的神色温柔地令人心醉。

她心中仿佛有一股火在烧,灼痛她的心。

叶非墨轻声说道,“别紧张,没你什么事。”

温暖本来紧张得心跳都要跳出来了,一听叶非墨这么说,啊了一声,拍了拍胸口,抬眸便是他含笑的眸,笑如春风,令人心悸。

“早说嘛,害得我紧张死了。”温暖小声抱怨,让他早点告诉她,他没说,要是早说她就有心理准备了。

倏然听到韩碧的声音在台上响起,“第三十三届金章奖最佳女主角的得主是……”

她顿了顿,全场的紧张气氛都提起来,温暖却一点都不紧张,反正不是她,韩碧扬起得体的微笑,看向温暖,“温暖,恭喜你!”

“接下来由安宁国际集团总裁叶非墨先生给温暖颁奖。”韩碧的声音已在尽力保持正常,脸上的笑容已僵到不能再僵了,即便再好的演技也遮不住她的僵硬。

温暖的粉丝在后面欢呼,尖叫,旁边的人目光都看向她,女艺人有羡慕,也有眼红的……第一部作品就拿到影后的女艺人。

幸运之神仿佛真在眷顾着她。

韩碧低垂的眸掠过一抹悲伤,非墨,竟然是非墨给她颁奖。

他怎么会……如此宠她?

他和程安雅都不喜欢演员,却以这样的方式来表明他对温暖的肯定,以及喜爱,安宁国际集团总裁给艺人颁奖,这要羡煞多少人?

温暖有点懵了,叶非墨不是说没她什么事吗?她看向一旁的叶非墨,他已站起来,带着她走,全场的目光都在他们身上,温暖旗袍华丽贵气,叶非墨白马王子,两人走在一起,在摇曳的灯光中仿佛一对璧人,羡煞旁人,特别是叶非墨唇角边含着一抹淡淡的笑,看得并不清楚,却掩不住他今天的好心情。

温暖心头跳动得厉害,手脚都发凉,全场的艺人目光都在他们身上,特别是和叶非墨传过绯闻的艺人,此时恨不得自己能够取代温暖,在叶非墨的陪伴下走这么一段荣誉的路。

“温暖和叶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和叶总看起来关系非比寻常,是不是被叶总看上了?”

“温暖不是和林宁有绯闻吗?怎么又和叶总扯上关系了?林宁和叶总关系很好的。”

“你知道什么呀?安宁高层的关系很乱的,以前听一个姐妹说,经常一起玩一个女人都有,很乱,很乱的……”

“不会吧,她看起来好清纯,好有气质……”

“呸啊,你见过谁出道就主演国际大导演的电影,**座就拿影后?分明是潜规则……”

“看不出来……”

“总之温暖也不是什么好货……”

408

各种各样的声音此起彼伏,窃窃私语,金章奖会场难得一片诡异,男艺人都中都有各种声音了,更别说女艺人了。

温暖今天这一身旗袍迷惑了众多男艺人和投资商,他们的目光贪婪又赤-裸地落在她身上,毫不掩饰他们脸上垂涎之色。

谁都知道,叶非墨的女人在他身边不会长久,所以等叶非墨不宠她了,那就轮到他们了。

嘉宾和得主是走两边的,温暖从正台上去的,叶非墨从侧边上去。

叶非墨给她颁奖。

实在是一个惊喜,她自己做梦都没想到。

叶非墨还从来没有给谁颁奖过呢,他一般会来金章奖秀一秀,可从来没有上台当过颁奖嘉宾,这一次是专门为了她。

唐舒文和林宁很显然并不知道叶非墨会有这一招,几人也很吃惊,唐舒文偏头问陈雪如,“等一会儿你上台领奖,我也上台颁奖。”

“好啊。”陈雪如痛快地答应了,唐舒文一脸郁闷,果断拿出电话要让人改颁奖嘉宾名单,陈雪如慌忙按住他的手,“你别乱来。”

“我要给我老婆颁奖。”唐舒文一本正经地说道,叶二少都能想到的事情,为什么他这么聪明的脑袋瓜想不到呢,这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温暖心中都开花了吧。

叶非墨在全国观众面前给她颁奖,两人虽然是隐婚,却好像举行了一种仪式,他对温暖真是煞费苦心,这种事放在以前,叶非墨嗤之以鼻,从不理会。

如今却做这种傻事,他真的完全沦陷了。

“别闹了,等我拿到影后的时候,你再上去给我颁奖。”陈雪如笑说道,叶非墨给温暖颁奖,安宁的总裁给安宁的员工颁奖,这是很正常的事。

唐舒文上台给她颁奖,怎么看都不伦不类的。

还是算了吧。

“成,明年你一定拿影后,今年就让非墨取悦他老婆。”唐舒文压低声音和陈雪如咬耳朵,陈雪如莞尔,他当奖杯是他家菜园子么?

蔡晓静在后面看着非常开心,总算看见这一幕了,虽然的确有点靠叶非墨的关系,然而,温暖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林宁回头看了看蔡晓静,唇角上扬,蔡晓静别过眼光去。

“姑娘,这奖杯送你怎么样?”林宁问,蔡晓静一怔,心口急跳,却没有回答,这花心男的话,绝对不可信。林宁叹息一声,“你看叶二如今都变成这白痴样,你总该相信爱情了吧?”

蔡晓静,“……”

陈雪如哭笑不得,唐舒文比了一个兄弟加油的手势,蔡晓静也不比陈雪如,因为有一个孩子,所以刚开始不情不愿也嫁给他。她也不是温暖,那么好哄好骗,被叶二牢牢抓在手里。

这兄弟的追妻之路很显然非常的艰巨,仍需努力。

温暖缓步上台,裴俊很绅士地牵着她的手上台,那一身旗袍摇曳生姿,大腿若隐若现,看得台下男人蠢蠢欲动,实在是太美了。 察觉到她手心的汗,裴俊戏谑说道,“温暖,很紧张吗?没关系,手抖也没关系,抱着奖就不抖了。”

风趣的话惹来台下一片大笑,也有几名女艺人在窃窃私语,最有可能拿影后的李媛媛看起来也很不高兴,突然爆冷门,任是谁都不高兴。

她站在台上的时候,那一身旗袍特别的亮眼,别致,透出寂寞的华丽,站在艳光四射的韩碧身边,一点都不显得逊色。

韩碧含笑看着她,照惯例,彼此给一个拥抱,温暖却看得出来,她的笑容有点僵硬,裴俊介绍叶非墨,林宁在台下发表感慨,“怎么这一幕看起来这么协调呢。”

是啊,这一幕看起来非常的协调。

韩碧,温暖……叶二少。

很和谐的三人组。

唐舒文淡淡说道,“不得不说,叶二的口味变化很大。”

叶非墨拿着那座沉甸甸地奖杯,身为颁奖嘉宾,他在台上逗留的时间并不长,把奖杯给温暖后,他就会下来,韩碧看着叶非墨的目光略带几分幽怨。

漆黑如墨的眸凄凄如诉,叶非墨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都落在明艳华贵的温暖身上。

台下的众人看着这一幕,交头接耳。

韩碧和叶非墨的绯闻,谁都知道,叶非墨今天又给温暖做足了面子,他们在台下都嗅到明显的火药味,更别提一起在台上的裴俊了。

韩碧问,“叶总是第一次给人颁奖吧?感觉怎么样?”

她是带着笑容问的,叶非墨淡淡道,“一路同行,荣辱与共。”

顿了顿,“老板给员工颁奖,天经地义。”

韩碧却只听到前面八个字,温暖也是如此,只听到前面八个字。

一路同行,荣辱与共。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在全国观众面前,给予她最诚挚的承诺。

短短的八个字,却把温暖囚禁了一生。

她想,就因这一刻,就因这个舞台,就因这一句承诺,她一生都会是他的俘虏。

一路同行,荣辱与共,此心亦然。

星光璀璨,唯你醉人。

温暖的眸中微微刺痛,几欲落泪。

叶非墨把影后的奖杯放在温暖手中,并且拥抱温暖,在她两边脸颊上落下温柔的吻,以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老婆,恭喜你。”

温暖的紧张全部转化成心悸,感动,柔情,这些情绪一股脑儿地充斥着她的脑海,让她生出一种想要狠狠地亲吻他的冲动。

她还来不及表达她内心的情绪浮动,叶非墨已经微微退开了些许,再一次道谢后下了台。

韩碧幽幽地看着他的背影,差点忘记,自己正在主持颁奖典礼。

非墨……

给温暖颁奖。

且是温暖演艺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奖项。

金章影后。

温暖含笑看着叶非墨的背影,那么短的时间,她的心情仿佛经历了一次重生,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晚上,这个男人给予她的鼓励,还有深情。

409

温暖脸颊泛红,感谢了很多人,台词和刚刚的新人奖差不了多少,却更显得诚挚。

裴俊说道,“温暖,你是金章奖开办以来最年轻的影后,刷新了一次记录,是不是突然感觉很有压力?”

“是啊,好有压力,不过以后我会更努力拿出更多的好作品。”温暖谦逊回答。

韩碧本来在一旁僵笑着,突然问道,“温暖,第一次拍电影就有这么好的成绩,这是值得庆贺的事,你觉得这个影后称号你是实至名归吗?”

叶非墨微微蹙眉,蔡晓静冷冷一哼,她就知道,韩碧会刁难温暖。

裴俊笑说道,“韩碧的意思是说,你对自己有信心吗?”

韩碧眼角掠向裴俊,他在给温暖解围么?

温暖捧着奖杯,目光始终很平静,她这人很奇怪,紧张的时候一般体现的肢体上,心跳会加速,手脚会发冷,可表情却很淡定,看起来就是一副处之泰山的淡然模样。

韩碧的话,她听到了。

裴俊帮她解围,她也知道。现场的气氛有点诡异,台下聪明人不少,很多人都听出韩碧弦外之音,韩碧分明讥笑她没有实力拿这个奖项。

再想到两人之前在影评人奖时的针锋相对,下面很多人开始窃窃私语。

有人冷冷讥笑地看着台上。

韩碧刁难温暖,似乎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刚刚的新人奖没有刁难,他们都觉得很惊讶了,到影后的时候,怎么可能放过。

叶非墨目光含笑地看着温暖,他知道韩碧会刁难温暖,但在直播,又有裴俊,温暖能够应付。

温暖淡淡一笑,说道,“韩碧刚刚也说了,我是一个幸运的艺人,我也觉得我是一个幸运的艺人,第一部作品就能得到林宁的赏识,得到观众的认可,得到评委的肯定,我很开心。一个人的成功,有运气的成分,但我始终相信,我是实至名归的,我对自己有信心。”

温暖的语调不轻不重,没有恃才傲物,也没有故作谦逊,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努力和天赋,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韩碧微微蹙眉,温暖这语气真不小,第一次登上这个领奖台,却如此傲气,又不令人觉得凌人,她的表现的确可圈可点。

然而……

她看向叶非墨,他的目光都在温暖身上,眸底一片柔情,仿佛她承载了他的欢乐,韩碧比谁都清楚,这个奖项应该是李媛媛的。

论实力,温暖的确算是拔尖,一个新人能有这样的成绩真的很难得,可李媛媛今年两部电影表现得都很出色,温暖和李媛媛她都不喜欢。

然而,以韩碧的专业眼光,这个奖项应该颁给李媛媛的。

她宁愿李媛媛拿到这个奖,也不愿意温暖拿到,她拿到就说明,这是叶非墨在背后帮忙的,没有叶非墨,她根本不可能拿到这个奖。

韩碧越想,心中越是不平衡,很容易想起过去的自己。

再看温暖带着淡笑,落落大方的模样,心中更是难受,同样是第一次上领奖台,当年的她激动得话都说不流利,再看她……

她怎么就如此幸运呢?

“温暖,加油啊,期待你以后会有更好的作品。”裴俊说道,拥抱了她一下,温暖感谢司仪,然后捧着奖杯下台。

仿佛刚刚紧绷的气氛只是一种错觉,众人还是和乐融融。

幸好有裴俊,帮了她一把,韩碧也不好再刁难,这是直播节目,韩碧也不好做得太过分了,不然金章奖会把她拉入黑名单。

哪一个司仪会在影后领奖后问她是不是实至名归?

金章奖一旦把你拉入黑名单,你以后别想出现在这个典礼上,韩碧即便再嫉妒,愤怒,也要把握好分寸,一时失控和特意刁难是有区分的。

温暖已不在乎韩碧怎么看,别人怎么看,她只想捧着奖杯回到自己老公身边,分享她的快乐,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回到座位上。

林宁偏头笑道,“小白兔,高兴了,真有面子呀,叶二亲自给你颁奖。”

唐舒文也笑着说道,“你们二位今天成了金章奖主角了,你都没看见那一幕,明天等着看报纸吧,真的,怎么所有人都成你们陪衬了呢?”

温暖腼腆一笑,目光看向叶非墨,“非墨……”

“开心吗?”

温暖重重点头,叶非墨的手悄悄地伸过去,握住她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颁奖典礼继续,下面是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女配角是陈雪如,这一点几乎也没有意外,唐舒文特别的开心,这是他们在一起后他陪着陈雪如领的第一个奖杯。

唐舒文和叶二少开始觉得,老婆是演员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他们能坐在这里,分享她们的快乐和荣耀。这是以往他们一个人取得的快乐和荣耀都无法比拟的。

今天《美人倾城》大丰收,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摄影,最佳剪接,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造型设计,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十项奖项,几乎全包了,绝对的大丰收。

最受欢迎女演员这个大奖颁给李媛媛。

一般说来,每一届的影后和最受欢迎女演员奖都是

唐舒文说,如果不是怕温暖真的会成靶子,估计今天他能拿的奖都拿走了呢,温暖却知道,叶非墨宠她是宠她,但分寸把握极好的。

她有一个影后已是殊荣,不必再多最受欢迎女演员这朵绿叶,定会给李媛媛来平衡局面。

林宁笑得像朵花儿似的,虽然他每部片子都能有不错的成绩,不过像美人倾城这种压倒性的胜利局面还是很少的。

温暖的心仿佛泡在蜜糖中,脸上的热度一直未减,脑海里一直回想刚刚那一幕,金章奖上,叶非墨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多。

新人奖无所谓,金章影后真是一个殊荣,绝对是意外,她本来猜最有可能是最受欢迎女演员奖的,没想到会是影后,且是叶非墨亲自给她颁奖。

这感觉仿佛是抓住了最灿烂的一颗星星,得到了全世界。

奖杯和肯定已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对她的肯定,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给予她的快乐和满足。

蔡晓静开心中却透出淡淡的担忧,“温暖,你今天大出风头了。”

410

温暖当然知道,她今天出尽风头。单单是这一身旗袍,已是一个话题,刚一亮相已是惊艳全场,无人不赞,拿到新人奖,又拿影后,又是一个话题,再加上叶非墨给她颁奖,台下多少眼睛都看着他们,羡慕嫉妒的,恐怕一数一箩筐。

从台上台下短短几十米的路程,她们看她的目光,仿佛要把她撕碎的感觉。

这是一个明争暗斗的圈子,也是一个和竞争极厉害的圈子,她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新人得到这样的荣耀,谁会不嫉妒呢。

今天的金章奖是她演艺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也是她收到掌声和鲜花最多的一个晚上,更是她成为众人眼中钉的一个晚上,这其中多少人是真心祝福,她心知肚明,屈指可数。

金章奖后,她一定声名大噪,再加上蔡晓静的包装手段,很快就会成为国内一线女星的佼佼者,李媛媛,彭书瑶和杨洋,陈秀丽等人该有危机感了。

所以她以后面对的环境会更加的残酷,竞争会更激烈。

叶非墨唇角浮起一抹冷酷至极的笑意,仿佛寒冰中的利器,锋利又冰冷,又带出几分睥睨天下的傲气,“出尽风头又怎样?谁敢招惹她不成?”

他就是让他喜欢的人成为全世界瞩目的公主。

叶非墨自是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然而,那也看看对方有没有实力发出这一枚子弹,谁敢招惹她,除非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了。

“说的是,叶二少的女人,谁敢欺负!”唐舒文轻笑说道,音量并不大,周围也就他们几人,并没有人听到,裴俊又上台颁奖了,剩下的全是熟人。

蔡晓静笑看着温暖,这死丫头的运气,是人都妒忌,怪不得韩碧心里会不平衡,换成是谁心里都会不平衡,典型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啊。

叶非墨温柔地落在温暖身上,“我会护你一生,谁也不敢动你分毫,你喜欢在这个圈子怎么玩,那就怎么玩,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林宁和唐舒文失笑,叶二少你真是栽了,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怎么感觉都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不停地向情人证明自己的真心,唐舒文看着陈雪如,把叶非墨的话原封不动大奉送。

陈雪如很无语,舒文怎么都比叶非墨会说甜言蜜语的,竟然原封不动大派送,太……极品了。

温暖微笑点了点头,握紧了叶非墨的手。

她知道。

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护着她。

即便他不护着她,她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圈子里的明争暗斗,她和蔡晓静两人绝对能够应付得了。

金章奖颁奖典礼后,艺人按惯例接受专访。

温暖前面簇拥着十几位记者,全体发问,她一手捧着新人奖,一手捧着金章影后的奖杯,脸带微笑接受采访,其中有ABC电视台的,有ATB电视台的,也有安宁国际电视台的,还有全国各大电视台,还有国内大型门户网站的记者们,把她围得水泄不通。

无非是问得奖的感觉,以后的规划,和林宁合作的如何?对金章奖的看法……等等,温暖专门接受过面对记者采访的训练,回答很得体,没有很死板,也不会让人觉得很轻佻,还透出淡淡的小文艺。她已经习惯了镁光灯的闪烁,如此面对这样的瞩目早就抬头挺胸,颇是自信了。

“温暖,今天是叶总给你颁奖,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一名女记者问,温暖眼角一掠,看见她的话筒,心中哂笑,果然是绿光日报的记者,八卦太专业了。

这种问题一般主流媒体都不会问,毕竟今晚是金章奖典礼,谁会问八卦。

可温暖和叶非墨今天的确是出尽风头,特别是两人在台上的时候,台下的人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气氛,暧昧又亲密。

那天她在微博上贴出叶非墨的照片,叶非墨就说绿光第二天一定头条,绿光果然不负叶二少所望,第二天果然亮出头条,标题和叶非墨所猜想的也相差不远。

神秘男友……

她很佩服绿光的记者的,够狗血,够聪明,够八卦,也够敏锐,天生的狗仔。

“我是安宁的艺人,他是安宁国际的总裁,当然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温暖微笑说道。

绿光日报的女记者又问,“大家都在传你和叶总的交往,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温暖笑着否决,他们的结了婚,怎么算是交往呢?已经直接踏入婚姻的殿堂了。

记者交头接耳,“原来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温暖否决她和叶二少的关系……”

一个门户网站的记者问,“温暖,前天你在微博上登出的照片是你的男友照片吗?背影和叶总看起来很像。”

温暖微笑,“那照片是我随手用手机拍的,只觉得意境很美,在罗马拍的。”

言下之意,那是一个意大利帅哥。

她脸上微笑,心中却嘀咕,这群记者真是太敏锐了,天啊,她有几根头发都能被他们八出来吧。

“温暖,你今天身上的旗袍很漂亮,这是张夫人的作品吗?”

温暖笑着点头,“是的,我很喜欢这件旗袍。”

又问了一阵叶非墨和她的问题,采访时间结束了,蔡晓静过来请大家散场,记者们又去采访别的艺人,温暖呼了一口气,“现在的记者太厉害了。”

“能当记者的都不是笨蛋,你以为娱记是每个人都能当的吗?”蔡晓静微笑说道,现在能当上娱记的,可是要经过层层训练,重重筛选的。

安宁电视台的娱记也是特别的厉害的,挖自己家艺人都挖得不亦乐乎的,每个人都受过很专业的训练,不容小觑。

大厅天气有点冷,蔡晓静把温暖的皮草给她穿上,免得着凉,温暖目光看着那群娱记向韩碧移动。

411

韩碧那边迅速也聚集了很多记者,她是第一次主持金章奖典礼。

温暖不喜欢娱记,这种专门靠挖人生活的职业她甚是反感,且每一次下笔前总是考虑着报纸的销量,网上的点击,很多事情颠倒是非黑白,就像她今天的采访,明天可能就抓住一句她说的话截下来,然后开始颠倒是非,所以每一个词她都要说得特别小心,特别是和叶非墨扯上关系的话,更要小心翼翼。

娱记是不能得罪的,不管你心中如何讨厌她们。

她不是林宁,一个不高兴惹了他,一个椅子抡起来就要揍记者,这种事圈子里也就林宁干得出来。

然而,娱记挖别热的时候,她倒是挺有兴趣听的,人邪恶就邪恶在这里。

叶非墨在别处接受采访,温暖看了一眼,暂时还不会结束,她正想和蔡晓静先走,有几名二线的艺人过来想要合影。

温暖笑着和她们一起合影,那几人都笑着恭喜她,温暖一一道谢。

上一次影评人奖的新人奖得主也过来恭喜她,温暖笑着应了,真心也好,假意也好,总要应酬着,李媛媛过来和她拥抱了一下,她怀里也拿着一个最受欢迎女演员奖,温暖见了她有些心虚,面上还好些,淡然微笑惯了,底气是没有的。

她知道,李媛媛是这一届金章奖影后的热门人选,且是实至名归,她在台上说得铿锵有力,其实心中也知道,如果不是叶非墨,这个影后奖杯是李媛媛的。

“恭喜你,温暖。”李媛媛说道,唇角微微上扬,“虽然是靠别人才拿到这个影后,但不可否认,你很有天赋,然而,事业的肯定如果一直靠关系,你也不过如此。”

温暖抿唇,不反驳,只是微微一笑,李媛媛似也无意和她多说,偏头已有记者拍照,两人都露出得体端庄的微笑。

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一点错误都不能出。

火药味也在两人一笑之间隐藏了,温暖却深知,自己和李媛媛结下梁子,她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这女人挺强势的,不要有什么冲突就好。

拍照后,李媛媛走开,安宁四大美人就彭书瑶看起来最没有攻击性,楚楚动人,温柔高贵,她和杨洋一起过来和她打招呼,合了影。

“温暖,加油!”彭书瑶笑说道,“你的确实至名归。”

温暖一笑,也不应答,没一会儿程玉过来,温暖主动迎上去,程玉看她这一身频频点头,“真好看,变了个人似的,我在台上看得都惊艳不已。”

“老师,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温暖撒娇起来,脸色薄红。

程玉一笑,看着她怀里的奖杯,含笑点了点头,“今天出尽风头,表现也可圈可点,可暖暖要记得,你真的是新人,要懂得敛去锋芒,态度谦恭。若是持才傲物,高人一等,你会被嫉妒和仇恨反扑,这股力量是很恐怖的,圈内不是有人护着你就能走得一帆风顺,老师知道你不喜欢和圈内人打交道。但你不管遇上谁,是前辈要谦恭,是晚辈要谦让,提携。和你一同的,也要懂得保持良好的关系,知道吗?”

“我知道,老师,你放心,我脾气挺好的,这点事情忍得下。”温暖坦然微笑,所以李媛媛说她,她没有反驳,只是微笑,别人过来不管是真心,还是带着鄙视的祝福,她都一一接受。

“老师,这一次金章奖,谢谢你。”温暖特意看了一眼影后的奖杯。

程玉说道,“你不必谢我,新人奖大家都很一致认同你,影后么,票数平了,另外几票都投李媛媛,主要看我,即便叶总不打招呼,我也会选你,作为一个新人,你在倾城的表现真的很好,就如你所说,实至名归,别人说什么,别太在意。”

“我知道。”温暖轻笑,程玉不喜欢应酬,和温暖说话后就离开,韩碧接受完采访过来,温暖下意识找蔡晓静,蔡晓静在林宁那边,她必须一个人面对韩碧。

“恭喜了。”韩碧微笑说道,温暖点点头,随意敷衍了句,“你今天很漂亮。”

韩碧唇角上扬,目光落在她怀中的奖杯上,影后这头衔她在威尼斯电影节和而柏林电影节,日本影评人协会,英国皇家学院电影节上都拿过影后的奖杯,自不会把一个金章奖奖杯放在眼里。只是脸上的讥笑清清楚楚地讽刺温暖没有能力却抢占奖杯。

“运气真不是一点的好。”韩碧看向不远处的叶非墨,称赞了句,“今天的旗袍很漂亮,非墨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温暖想要反驳这一身旗袍是自己选的,不是叶非墨选的,最后却没有说,她低垂着眸,掠过一抹笑意,“是啊,非墨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就如你身上这一套礼服,也很漂亮。”

韩碧眸光眯起,“你知道这礼服是非墨设计的?”

温暖理所当然点头,“当然,你和非墨的事,他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了,完全的,一丝不漏。”

“不可能!”韩碧断然否定,她和他的过去,他怎么可能全部告诉温暖,这不可能,这是属于他们的回忆,为何要告诉温暖?

温暖是瞎扯的,叶非墨巴不得她不问他和韩碧的往事,怎么可能会自己告诉她。

“怎么会不可能呢?你身上这礼服是他设计的,他对珠宝,服装设计很有天分,几年前的设计如今看着一点都不过时。”

韩碧脸色惨白,叶非墨竟然告诉她了。

“哦,他还告诉过你什么?”韩碧保持着最好的风度问温暖,言语间不见锋利,华美高贵逼人,众目睽睽下,她是不会失去风度的。

“其实,韩碧,我对你们过去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真的,谁没有一个过去?只是初恋而已,我也有过初恋。”温暖笑意已冷。

“我们有一个孩子,他告诉过你吗?”

412

温暖怔住了。

臂弯中的奖杯冰冷得几乎要冻伤她的肌肤,沉甸甸仿佛压在她的心口,有一瞬间,温暖的脑海是空白的,孩子就像魔咒一般,扼住她的咽喉。

叶非墨和韩碧的孩子……

多大了?

温暖想到程安雅,她和叶董事长分开七年就带回一个天才小少爷,韩碧和叶非墨也分开七年,莫非子承父业韩碧也带回一个孩子?

温暖神色苍白得可怕,韩碧淡淡一笑,转身欲走。

“站住!”温暖听见自己冰冷的声音,韩碧侧过身来,两人距了两米,目光死死在半空对撞,周围仿佛扬起了一阵火药味,韩碧居高临下地看着温暖,带着报复般的快意笑容。

总算撕碎了她脸上的伪装,总是笑得那么淡然,你也有被人掀开面具的那天。

温暖,你并不是如别人看上去的那么善良可欺。

已有记者在看着她们,频频拍照,温暖僵硬地扬起笑容,“说清楚!”

“你,凭什么?”韩碧冷笑,记者逼近,蔡晓静比任何人都快,慌忙走到她身边,挽着她的手臂,压低了声音,“温暖,疯了你。”

温暖目光冷冷地看向韩碧,极力压抑着自己的脾气,韩碧微微一笑,有记者问,“韩碧,温暖,你们在争执吗?”

韩碧笑道,“我和温暖怎么会争吵呢,我们相约一起去庆祝她今天大丰收,不知道去哪儿,这不有了点小小的矛盾吗?”

温暖僵硬地站着,蔡晓静硬是拉了她一下,温暖僵硬地笑起来,第一次如此讨厌艺人的身份,在公众场合,不管多愤怒,都要保持风度,笑容满面。

虚伪到了极致,可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她必须要承受。

韩碧笑着离开,经纪人,助理,保镖一行人随行离开,浩浩荡荡,温暖被蔡晓静拉到一旁,叶非墨在不远处早就看清这一幕,也不再顾忌两人隐婚的身份,着急走过来,温暖狠狠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等叶非墨,快步往外走,蔡晓静慌忙跟上去,她第一次看见温暖如此失态。

叶非墨危险地眯起眼睛,随着出去。

陈雪如担忧地看着温暖的背影,“韩碧和她说什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

“韩碧能和温暖说什么,无非是她和叶二的陈年旧事,不然就说温暖这一次靠关系,还能是什么。”唐舒文无所谓地说道。

陈雪如摇摇头,“不对,如果是说这些,温暖不会这样生气。”

“他们小打小闹还少吗?放心吧,没事的。”唐舒文牵着陈雪如也出去。

停车场。

温暖上了蔡晓静的车,一上车就说,“开车!”

“暖暖……”

“开车!”温暖厉声说道,把奖杯往后座一丢,蔡晓静无奈,只得开车,叶非墨正巧赶到停车场,展臂往车头一站,蔡晓静慌忙踩住刹车。

车头在距叶非墨一寸处停下,温暖没系安全带,反弹差点撞伤,捂着额头愤怒地看着前面的叶非墨,透过玻璃,她看见叶非墨的目光冷硬而深远,带着几分沉怒和危险,仿若厉鬼。

蔡晓静吓了跳,叶非墨突然从电梯那边过来,要是一个看不住……

“温暖,你和叶总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别在这里闹起来。”蔡晓静说道,叶非墨走过来,打开车门,冰冷下命令,“下车!”

温暖坐着不动,叶非墨冷冷讥笑,“你想把我们的关系昭告天下吗?”

停车场人来人往他,他们几人算是下来最早的人了,上面的采访还在继续,一会儿下来的人会很多,温暖一咬牙,下车。

叶非墨刚要走,蔡晓静把奖杯给他。

温暖上了叶非墨的车,两人一路无话,温暖侧头看着窗外,怒气已渐渐地消散了,韩碧以那样在姿态说着孩子,她的确很愤怒,头一热就容易冲动。

明明面对危险,越是被人打压就越沉静冷静的性子,可一碰上叶非墨,她总是容易失控,怎么都改不了。

她在患得患失。

或许幸福得太不真实,总怕失去了。

再被韩碧一刺激,人也就敏感起来,孩子,如果他们真的有孩子,非墨一定会告诉她,所以不排除韩碧故意刺激她,想让她在大庭广众下失态故意说的。

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真的。

她的怒火慢慢地平息下来,心里却很乱,一句话都不想和叶非墨说,转头看窗外的风景,红绿灯处,叶非墨停下车,侧头看着她,温暖的脸藏在黑暗中,晦涩不明。

叶非墨猜着韩碧会和温暖说什么,多半是那件礼服的事情,除了这件事,韩碧还能说什么让温暖发这么大脾气?自家老婆发脾气,吃醋,那是好事,证明她在乎自己。

然而,他却不想温暖如此不开心,他喜欢看她快快乐乐地笑。

两人回到家,叶非墨把她的奖杯放到她的书房架子上,温暖已回房换了一身便装,把头发松下来,接着去客厅倒水喝。

他站在客厅看她,眼光冷漠,温暖当他是隐形人,仿佛家里没他这个人似的。她喝了水,故作不见,越过他进房,叶非墨咬牙,这死丫头,发脾气的时候总是故作冷漠……

“你到底在气什么?”叶非墨也随后进来,温暖抬眸看了他一眼,坐在沙发上不说话,叶非墨握过她的手,温暖甩开,他用力握住,她含怒看着他,叶非墨轻声道,“那件礼服是我设计的,当年韩碧接到金章奖典礼的邀请函,非常高兴,那时候她为了给我买礼物,已经没什么积蓄了,金章奖礼服的事她很心烦,我就帮她设计了这套礼服,本来想送安宁那边做好送她,谁知道……这图纸就留在她那边了,我没想到她保存下来,今晚又穿出来。”

她冷眸看着叶非墨,一件礼服而已,她早就猜出来,没什么好生气的,温暖看着叶非墨,沉声问,“叶非墨,你和韩碧是不是有孩子?”

叶非墨脸色微微一变,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惊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