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33章节 叶非墨

433章节

A市两岸的夜景真的很美,杜迪很诧异自己竟有赏景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她的笑声吧。

这景色也觉得美丽许多。

40分钟的游船,两人的酒气都去得差不多了,已快11点,杜迪本想约温暖一起喝咖啡,温暖笑说要回家了。杜迪很绅士地送她到公寓楼下。

“今晚很开心,谢谢你。”杜迪微微笑说,温暖挥手和他说再见,杜迪点点头,目送她进了公寓,他才开车离开,一路好心情,直到杜月盈打电话过来说老爷子昏倒送医院,他匆忙开车去医院。

温暖回家,客厅的灯还亮着,叶非墨在客厅贡献收视率,一边看电视,广告期间打游戏,等温暖回家,她到家的时候快12点了,电视剧还没结束,温暖从背后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她的脸吹风久了,有点冰冷,叶非墨的脸却很暖和,亲着非常舒服。

“我回来了。”

“看表。”叶非墨语气不悦,因为她晚归,两人在这个问题上沟通好多次,最后叶非墨给她的时间是晚上尽量不要应酬,就算有也要10点回家。

“抱歉嘛,我和一个朋友逛了一会儿。”温暖把包放下,脱了外套,去倒热水喝,叶非墨双手忙碌,很凶残地砍boss。

“你和谁一起出去了?”

温暖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一口,接着捧在手心里,回到沙发上坐着和他一起看电视,再喝了一口,目光看向电视回答,“杜迪。”

叶非墨砍boss的手一顿,厉眸扫向温暖,他老婆注意力都被电视剧吸引了,没有注意到他杀气十足的目光,一想到温暖和杜迪孤男寡女待了两个小时,叶非墨不悦地眯起眼睛,唐舒文婚礼那一幕他记得清清楚楚。后来这两人一直没什么交集,他也就不放在心上,她什么时候和杜迪这么熟了?

这一次杜月盈的事情,杜迪不追究,不代表着他会允许温暖和杜迪走近,直觉告诉叶非墨,这个男人有威胁性。

“你今天和亚欧的珠宝商吃饭,怎么会遇上杜迪?”

“他们是好朋友,我和晓静姐去的时候杜迪就在了,人挺不错的,风趣,见识也多,关键是很有风度,很绅士礼貌,和他谈话挺开心的。”温暖说道,至今为止,她还没什么蓝颜知己呢,有一位也是很不错的。

叶非墨危险地眯起眼睛,“温暖,你觉得你大半夜和一个男人出去两个小时,回来和你老公净说别的男人好话,你这是想干嘛?说我木头,见识短,没风度,不绅士?”

温暖总算察觉到叶非墨语气中的……酸和火,她干笑两声,腻过来挽着叶非墨的胳膊说,“其实除了见识这一项外,其余的都说对了,木头,没风度,不绅士。”

“温暖!”

“好,好,好,别气,我去哪可是交代得清清楚楚的,没隐瞒你,再说,我们是特别纯洁的关系,你别想歪了。”温暖解释说道,“我难得有一位男性朋友,你就允许我和他来往吧,又不会怎么样。”

“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霸道,小气,你不能限制我交朋友的权利。”温暖说道,“非墨,我发誓,我和杜迪真的没什么,就是朋友,再说,你打了他妹妹,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呀,一定知道我是你的女人,又不会看上我,可能只是投缘,在一起说话比较舒服,你可别给我按罪名。”

叶非墨重重一哼,温暖竖起手,一看电视剧完了,她去洗澡,叶非墨看着温暖背影,微微蹙眉,他不喜欢温暖和杜迪多接触。

温暖会听话吗?

温暖洗澡出来,叶非墨已关了电视回卧室,她在梳妆台旁擦保养品,叶非墨故作打游戏状,问,“杜迪送你回来的?”

“对啊。”温暖应了声,转头笑看着叶非墨,“非墨,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只是一个投缘的朋友。”

叶非墨低头打游戏,不理她,温暖耸耸肩膀,爬上床来,“打什么游戏?”

她凑过去一看,是叶宁远设计的那一款,他正和一个叫未来老婆是白痴的人在联手打游戏,温暖挑眉,好有特色的网名。

未来老婆是白痴?谁呀,叶非墨游戏里就墨小白几个人,连唐舒文等人都没有。

“这人是谁?”

“卡卡。”叶非墨说道,温暖暗忖,原来是从小和非墨有奸情的男人,他改网名了?真是有……个性。

“为什么说他老婆是白痴?”

“不知道。”

“你和他不是好朋友么,怎么会不知道?”温暖笑问,墨小白他们几个人都挺忌惮卡卡的,特别是小白,看起来这男人应该和非墨差不多一个型号的,可听着感觉又好像卡卡比叶非墨要风趣开朗多的感觉。

“他未来老婆死很久了。”叶非墨淡淡说道,“他和我姐从小有婚约,后来我姐死了,除了无双也没见他和什么女人来往,谁知道他未来老婆是谁。”

“你姐姐……就是我上次看相册里的漂亮小姑娘吗?”

“嗯。”叶非墨顿了顿,淡淡说道,“我爹地怕我妈咪伤心,平时不会谈我姐的事情。”

温暖点头,“说不定是无双呢,无双那么漂亮,是男人都会喜欢的。”

叶非墨斜睨了温暖一眼,温暖茫然,她说得不对吗?墨无双的确很漂亮啊,特别是那双眼睛,美得不的。叶非墨摇头,木然说,“卡卡不会喜欢无双那类型的女人。”

“你怎么这么肯定,万事皆有可能嘛。”温暖笑说道。

叶非墨双手忙碌地按键,“他要是喜欢无双,七八年前就开始交往了,何必等到现在。”

434

434

“啊……”温暖吐吐舌头,无双也就二十五吧,和非墨没差几个月,七八年前不是十七八岁么?“咦,无双和卡卡表白过?”

叶非墨赞许地看了温暖一眼,这小丫头很聪明,点一点就通了,叶非墨点头,“无双十七岁那年就和卡卡说想和他在一起,卡卡拒绝了,不但拒绝了,还跑到特工岛不见人影,无双也不是死缠烂打的女人,绝了念头,现在看上别人了。”

“咦,卡卡为什么看不上无双?”

“卡卡从小喜欢我姐,可能没法忘了我姐吧,谁知道。”叶非墨想起叶海蓝,十分怀念,如果海蓝还活着就好了。

“你姐和无双性格差很多吗?”

“不算差很多吧,都和姑姑很像,我姐比较精灵一点,无双就女王一点,一个是公主,一个女王,style不一样。”叶非墨说道,“其实卡卡也不算爱我姐,我姐死的时候他才十三岁,什么都不懂,他只是拿我姐当挡箭牌吧,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卡卡从来不提这件事,现在大家都和好朋友一样,好像这件事都忘记了,无双和卡卡现在说话也不尴尬,大家好像都一起失忆了,没人提以前的不愉快,无双现在喜欢另外一个男人,结果又被拒绝了,拉卡卡去当挡箭牌了。”

“好奇怪的关系。”温暖十分不解,“为什么会有男人拒绝无双呢,而且还是无双主动追男人的,应该很容易上钩才对。”

“鬼才知道。”

温暖不解地看着屏幕中男人的头像,忍不住说,“那他现在是有喜欢的女人了吗?”

“八成。”

温暖吐吐舌头,扯了扯叶非墨的手,“还在生气吗?”

叶非墨抬眸看了她一眼,生气么?和一个小白痴有什么好生气的,转念一想,叶非墨面无表情说道,“生气了,看你怎么哄我。”

温暖笑眯眯地关了他的电脑,“早说嘛,你最好哄了。”

小白兔说着扑倒大灰狼……

叶非墨唇角欣悦扬起。

溏心露天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位于江边一座大楼的顶楼,环境优雅,很有浪漫的格调,唐舒文和赵雨凝以前谈恋爱的时候经常来这家咖啡厅,后来分手后,唐舒文就很少来了。

赵雨凝回来的时候,唐舒文也知道了,龙门消息灵通,她回来第一天晚上他就收到消息,听说她病得很重,回来在医院住了几天,顾睿前几天打电话把他骂了一顿,扬言不会放过他,唐舒文有些担心她的病情,本想去医院看她,又怕陈雪如多心,索性就不去了。

她的孩子流产的消息,他也知道了,小六说是意外,那天她去做产检,正好下雨,乡下医院设施不好,地面很滑,她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摔了一跤,孩子也就没了。

他早就吩咐过小六,不要再为难赵雨凝,孩子的事情他选择听陈雪如的意思,顺其自然,没想到,赵雨凝最后还是失去了孩子。

小六把赵雨凝产检的资料给他看过,那孩子根本就不健康,医生也建议赵雨凝打落,她兴许是因为伤心,所以一时粗心大意才会摔跤。

产检报告有说,赵雨凝怀孕期间服用过很多对胎儿有影响的药物,导致孩子发育不健全,因为孩子还小,赵雨凝又没有做很仔细的检查,医生初步也只能断定孩子可能会有先天性疾病,或者先天不足。医生的意思是打落孩子,赵雨凝当时情绪很激动,和医生吵了一架,所以才会出事。

说起这个孩子,唐舒文心情很复杂,陈雪如说,千错万错,都是大人的错,孩子是无辜的。孩子是上天赐予父母的宝贝,是最珍贵的礼物,如他的小念。可对赵雨凝这孩子,他却没有太多的感情,只觉得他来得不是时候,或许正因为他有这样的想法,孩子也感觉到父母之间的矛盾,所以选择离开。

他起初知道孩子没了,他竟产生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很轻松。

即便顾睿不打电话过来,他也想约赵雨凝谈一谈,两人面对面把事情都说清楚,总比再纠缠的好,赵雨凝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更好,况且,经过这一次小产,他希望她能明白,他们是没有未来的。

陈雪如善解人意,对他的心思很清楚,却没干涉,且是主动提出让他约赵雨凝吃个饭,他还没主动约赵雨凝,她就主动打电话约他喝下午茶。

唐舒文来得早了,一个人坐在露天咖啡厅外看江景,居高临下,景色别有风味,咖啡厅里还有六桌人,大家声音很轻,很安静,微风轻拂,咖啡香浓,怎么都觉得惬意。

下午茶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这一定是懒人的聚会,唐舒文平时很少喝下午茶,除非是有重要客户要见,这个时间段应该在工作的,哪有心情来喝下午茶。

以前当学生的时候的心情,早就不知道忘却在哪儿了。

闭上眼睛,似乎还能回忆起十七八的自己,那时候刚和赵雨凝谈恋爱,很开心,很舒服,她是一个进退有度的女孩子,聪明,不多话,偶尔闹点小脾气,没多久他就哄她开心了,他们和普通的恋爱一样,吃饭,约会,看电影,在赵雨凝前,他有过女人,大多是玩一玩,好聚好散。

她算是他第一次恋爱。

那时候的他们,很年轻,活力四射,热情奔放。那时候的他们是那么的快乐的,天是蓝的,树是绿的,连空气也特别的甜。

那始终是他心中很美好的一段回忆。

只可惜,他和她没有走到最后,结婚后,唐舒文偶尔会在想,如果当初赵雨凝没有离开他,没有去美国,他们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435

如果赵雨凝没走,或许他和她早就结婚,说不定也有了孩子。

只可惜,这样的设想只是一闪而过,回头再看看陈雪如和小念,唐舒文又觉得庆幸,他知道自己所要的是什么,有的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能活在过去,陈雪如和小念才是他的现在和将来。

咖啡慢慢凉了,赵雨凝也来了。

她瘦了很多,头发全放下来,更显得脸很小,脸色苍白,气色很不好,穿着长款白色大衣,围着一条花色的围巾,人看起来更没什么精神,素来的柔美动人没了踪迹,像是一朵即将要枯萎的花朵。

唐舒文心中也有怜意,毕竟是自己爱过的女子。

“雨凝……”

赵雨凝坐下来,脸色很平静,唐舒文也很平静地和她对视,看不见怨恨,也看不见控诉,只是一潭死水般的平静。

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那种楚楚动人,娇柔羸弱的赵雨凝不知道去了哪儿,太过平静的面容看起来有些冷硬,漠然。

“你很开心吧。”赵雨凝说,她不知道在笑什么,或许是自己,或许是唐舒文,笑容很美,“孩子没了,你一定很开心,有没有开香槟庆祝?你终于彻底摆脱我了。”

“没有!”唐舒文淡淡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不平,我也不知道你怨我,恨我,雨凝,孩子的事情,我很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本来就是你让人做的,你真残忍,我都逃出A市你还不放过我,最后逼得我落胎,她给你生的孩子就是宝,我给你的生的孩子就是草吗?你非要步步紧逼把我们逼死才肯罢手?”赵雨凝冷笑,讥讽地看着唐舒文,喃喃地说狠心。

唐舒文知道,赵雨凝一直以为孩子是他动的手脚,唐舒文苦笑,“没错,是我派人想趁机做掉你肚子里的孩子,雨凝,你明知道,这孩子出生得不到疼爱,对我们,对他来说都是痛苦,他甚至发育不健康,为什么要坚持生下来?”

“谁说他不健康,他健康得很,你怕什么?生下来大不了我来养,又用不着你来管,你何必要残忍地杀我的孩子。”赵雨凝情绪激动,手一阵发抖。

唐舒文目光上下扫了她一眼,最后落在她颤抖的手上,赵雨凝飞快地收了手,唐舒文说道,“我知道你怀孕后,的确派人跟着你,调查你,后来,雪如知道了,劝我住手,说孩子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宝贝,大人的错不该牵连到孩子,我听了,派去的人都撤回来,没再对你动手,那是你不小心,所以才会小产,或许又该说,这孩子本来就不健康,情况不稳定,注定不能降临人世。”

“闭嘴!”赵雨凝冷喝了声,精致的妆容也掩不住她的憔悴,“我不信她会那么好心,唐舒文,用不着为她说好话,这件事经过如何,我比你更清楚,你杀了我的孩子,你是杀人凶手。”

唐舒文也不打算和她争辩,既然她要这么认为,他也无话可说。

“你若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吧。”唐舒文看着赵雨凝,时光仿佛被带回了几年前,“你还年轻,又漂亮,家世又好,有的是青年才俊让你选择,雨凝,我真心希望你能忘了我,忘了一切,找一个爱你的男人重头来过,你一定会幸福。”

人在一个阶段,会有不同的领悟。

他十七八岁的时候认识赵雨凝,深爱赵雨凝,那时候她提出分手,远走美国深造,他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幸福了。那时候,他还霸道地认为,赵雨凝是属于他的,一生一世都是,她必须和他在一起,这才是正确的人生。

如今回头才发现自己错得多么的离谱。

年少轻狂的一段感情,怎能说一生,那时候他和她都不懂,一生这个词多么的重。

如今再看身边的人,七八年前,他完全不知道陈雪如在哪儿,也不知道陪伴他一生的女人不是最初的人,而是他历尽千帆才遇见的美好。

他可以,赵雨凝自也可以。

“我当然会忘了你。”赵雨凝说,声音很平板,“我一定会忘了你,你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唐舒文,是你负了我,不是我负了你。”

“是,我知道。”是他负了她,他说得没错,老实说,她回来后,两人再复合,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太轻率了,不该在她身上寻找过去爱恋,若非如此,或许她今天就不会受这么大的伤害,所以赵雨凝的指责,唐舒文没有反驳。

赵雨凝深深地看着他,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变得深沉了。

唐舒文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却没有回避她的目光。

“舒文,你觉得你很幸福吗?”她突然问,唐舒文思考着该怎么回答她,说幸福,她会不会发狂?她又想听到什么答案?

良久,唐舒文淡淡说道,“我喜欢目前的生活。”

赵雨凝自嘲一笑,她明白了,他喜欢目前的生活,他喜欢陈雪如,她的眸中涌出泪水,唐舒文有点不忍心,却始终说得很明白。

赵雨凝低下头,一直看着手指,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唐舒文也没有打扰她,两人静静地坐着,良久,赵雨凝抬起头,“舒文,为什么你会变心这么快?”

唐舒文一笑,“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呢?这个问题,我想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算是移情别恋吗?

若是她要这么认为,他也不反驳。

赵雨凝唇角掠过一抹讥笑,男人的爱也不过如此,“你今天为了新欢抛弃了我,以后你也有可能会为别的女人抛弃陈雪如。”

“或许是吧。”唐舒文并不想反驳赵雨凝,她说什么,他都没有去反驳,顺着她的意思,她这么认为,或许心中会舒服一些,或许不会那么怨恨雪如,能少一事,那就少一事。

赵雨凝冷冷一笑,擦去溢出的眼泪,唐舒文表情淡漠。

“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离开你吗?”

436

他很意外,赵雨凝会旧事重提,当年她突然提出分手,说是喜欢上一名混血儿,那男人是住在加州,是他们高中的交换生,就学习了一年的时间,他们认识不到三个月,赵雨凝嫌弃他不够浪漫,不会说情话,对她也不够关心,所以移情别恋。

这是她告诉他的,分手后,赵雨凝和那少年一起去美国,可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唐舒文起疑,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可具体因为什么,他却不想去揣测,只知道赵雨凝分手的决心很强烈,他又是高傲的男人,断不可能放弃自尊去求她回来。

复合后,两人都没有说起当年的事情。

她如今一提,他兴趣不大了。

“过去了,一切都无所谓了。”唐舒文淡淡回答。

赵雨凝摇头,“不,你错了,没有过去,这些事情没有过去,我当年离开你是因为你爸妈找上我,强迫我离开你,你不知道你爸爸多可怕,我根本没办法,也没有胆量反抗他,他说如果我不离开你,他就会对付赵家,我爸当年因为投资失利,损失了一大笔钱,你爸又故意挖了陷阱让我爸去跳,所有的资金都被套住,赵家眼看就要完了,我知道是你爸做的。他说,如果我不离开你,赵家就会成为历史,我怕,唐舒文,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多害怕,我没办法,只能谎称爱上别人,离开你去了美国。我不想和你有牵扯的,这几年里,你好几次来找我,我都想和你复合,可我不敢,我怕再和你在一起,我家就完了。后来回国,我知道你已经掌权了,唐家你是掌门人了,你做主了,所以我才敢和你在一起,我以为我和你在一起,你爸不会对我家怎么样了,你不会狠心对付我家的。舒文,我不知道哪儿得罪了你爸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允许我和你在一起,还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拆散我们?”

唐舒文蹙眉,他爸妈的确不喜欢赵家,他只知道,他妈妈年轻的时候和赵家有过一些恩怨,二十多年前,他爸妈和赵家有过恩怨,似乎出过人命,这是上一辈的事情,具体他也不清楚,爸妈从没提过,他也觉得不重要,不过从小他爸妈就不喜欢她和赵家,顾家的人来往,这一点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和唐曼冬都不和他们那边的人接触。

可是,爸妈会瞒着他做这种事吗?

“你不信我?”

“不,我信你说的是真的,唐家和赵家恩怨二十多年,我妈很不喜欢赵家和顾家的人,所以我爸也不喜欢,他们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很正常,我知道。就算这一次没有雪如和小念,我和你恐怕也不会结婚,我爸妈不会允许,而我也不会因为女人和家里闹革命。所以我们最后还是有缘无分。”

“唐舒文,你撒谎!”

“雨凝,我没撒谎,很多事现在说起来都没用了,就如你告诉我以前的事情,也没有用了,都过去了,或许我十八岁的时候听到这种事会气愤,会反抗父母,如今却不会。”唐舒文淡淡一笑,“现在你让我知道过去的事情,我解开多年的疑惑,至于其余的事情,我不想追究,你也一样。”

赵雨凝含着眼泪,眼睁睁地看着他吐出残忍的话,唐舒文语气柔了下来,“雨凝,忘了我吧,真的不值得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我身上。”

他说罢,起身离开。

赵雨凝捂着脸,泪流满面。

叶琰来A市,轰动全城。

A市国际机场坚简直闹翻了天,墨小白被围得水泄不通,从机场到安宁国际大厦楼下,记者粉丝一路随行,叶非墨在安宁国际楼下召开记者发布会,正式欢迎叶琰加入《梁红玉》的拍摄。

粉丝纷纷惊艳,墨小白是一个让人见一眼就忘不了的男人,他身上结合了王子的尊贵气度和痞子的风流,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暧昧迷离又深情,令人一见倾心。本就是一个风流胚子,偶尔却流露出令人疼惜的忧郁王子气质,就像画中不真实的白马王子。

这种360°无死角,随意在镜头下拍摄都美得不真实,魅惑人心的男人真的不多见,的确是一朵奇葩,很多人果断成为他的粉丝,都是因为他的颜正。

墨小白是第一次和国内班底合作,之前他拍摄的片子都是国外大片,从没有和国内的导演、演员合作过,林宁早就想让墨小白出演他的电影,这一次《梁红玉》的男主角虽是绿叶,可角色却是林宁和王老师合作写的,量身为墨小白订做。

第一次和国内班底合作,难免会被问道心情,计划,以后工作重点是不是转向亚洲,热热闹闹开了一个小时的记者招待会以叶琰要多加休息的借口散了,墨小白直接上32楼见叶非墨。

温暖也在,她早就知道消息了,楼下粉丝少说都有一千多人,这么大规模的粉丝来看明星的记者会还是很少,足可以看出墨小白的人气多旺,蔡晓静激动坏了,本想拉她到楼下看热闹的,临时被叶非墨叫上来,林宁也把蔡晓静截住了。

“小表嫂,一别多日,有没有想我?”墨小白一进门就给温暖一个热情的拥抱,完全无视叶非墨凌厉的目光,温暖笑着回抱他。

“国内的粉丝很热情吧,有没有被偷亲?”温暖笑问,今天墨小白的女粉丝可疯狂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自己的偶像,她看电视的时候就看见女粉丝们激动得恨不得扑上去亲他几口,工作人员都很难维持现场的秩序。

“哇,小表嫂,你是不是经常被偷亲?”

“胡说!”

墨小白大笑,大模大样地横躺在沙发上休息,斜眼看了叶非墨一眼,“小表哥,我来给你捧场你一点表示都没有?”

437

437

“你要住家里,还是住酒店?”叶非墨停下工作,应墨小白要求,总算表示了。

墨小白在GK东方酒店有一家长期包租的总统套房,那是GK国际传媒总裁送他的VIP金卡,一生免费吃住,他回国一般都住那里。

“算了吧,你老子一定不想我去打扰,我还是乖乖住我的酒店好了。”墨小白笑嘻嘻地说,突然邪魅地眨眨眼睛,“不对啊,小表哥,我记得你和小表嫂住44楼,45楼空着,不如给我住?”

“免谈!”叶非墨头也不抬送他两个字,温暖失笑,他们家格局比较特殊,45楼当然不能给墨小白住,以墨小白的性格,他半夜还不爬下44楼来,那楼梯可是一点都不安全的。

“不用这么绝情吧?”

“滚去酒店住,白浪费他的一家总统套房,一年也不住一次。”叶非墨继续忙手头的事情,墨小白则笑道,“那你何必问我呢。”

“妈咪问的,又不是我问的。”叶非墨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传话的,“后天《梁红玉》开机,你别给我惹事,明天乖乖回家吃饭。”

墨小白吹了声口哨,勾了勾手指示意温暖低下头来,非常严肃地问,“温暖,你怎么看上这家伙的?”

温暖,“……”

墨小白数落叶非墨的缺点,“不近人情,木头,不幽默,不风趣,人又变态,又腹黑,吃得你骨头都不剩,和你说话都没抬头,你看上他什么了?”

温暖失笑,“他会挣钱,长得也帅。”

“他就这两优点?”

温暖也很严肃地点头,找得出两个优点就不错了,墨小白思考,“我也会挣钱,长得也帅,小表嫂你考虑退货么?”

叶非墨慢吞吞地抬起头,木然的目光扫向墨小白,墨小白无辜地躲在温暖背后,笑得和小白兔似的,突然坐正了身子,才几秒钟温暖就听到脚步声,接着张玲还没通报门就打开了,林宁和蔡晓静进来了,蔡晓静难得一脸花痴相,林宁一脸风雨欲来。

温暖挑眉,看了装模作样的墨小白一眼,他一定以为张玲端咖啡进来才摆出这模样的,见是林宁,墨小白眨了眨眼睛,无辜地问,“林大导演,请问哥哥哪里惹到你了?”

用不着一进来就是一副你该死的凶狠模样吧,多伤感情啊。

林宁磨牙,这一次电影老子与公与私都要把你忘死里整,墨小白看着冷艳导演这么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有一种踩上贼船的感觉。

蔡晓静握住墨小白的手,以一种绝对不正常的亢奋声音说,“叶先生你好,我叫蔡晓静,是温暖的经纪人,我是你的忠实影迷,不对,是你的花痴加狗血脑残粉丝。”

林宁吐血三升不气,靠,有必要这么的看着别的男人吗?有必要吗?有必要吗?

温暖则想,她第一次见到墨小白的时候没有离谱到这程度吧?

叶非墨很显然对这一幕不敢兴趣,继续低头处理最近手头上的加紧文件,一边看戏,一边不受影响地工作,连表情都没变过一次。

墨小白目光在林宁身上转了一圈,见他凶狠地看着他们相握的手,大有一种要把某人的手切断的狠劲,墨小白敢笃定,这某人一定不会是蔡晓静。

叶影帝嫣然一笑,迷得蔡晓静昏头转向,他捧起蔡晓静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很绅士的吻,“晓静姐你好,经常听小表嫂提起你,你长得真漂亮,这么年轻就当上王牌经纪人,你真了不起。”

温暖疑惑,她什么时候和墨小白提过蔡晓静了,就提过一次吧,睁眼说瞎话的家伙,太不靠谱的,蔡晓静两眼冒爱心,林宁一把扯过蔡晓静,“喂,发花痴够了没有?这小白脸哪里好看?”

蔡晓静痴迷的表情迅速调整成冰块脸,“哪里都比你好看。”

墨小白一边惊疑于蔡晓静的变脸速度,一边摸着他的万人迷脸蛋,小白脸?他分明就是一个,魅力的男人,如此strong的,哪里是小白脸了?

“你再说一次!”林宁变脸了,磨牙的声音温暖都听到了,叶非墨还是风轻云淡地办公,一切仿佛和他无关,温暖心想,如果唐舒文和陈雪如也来了,那就热闹了。

“哪里都比你好看。”蔡晓静重申,“不要和我的偶像比颜了,比颜他甩你好几条大街。”

林宁这人素来嘴巴和刀子一样,要是换了别人,非把你刺得浑身是血不可,偏偏恶人就有恶人磨,墨小白颇有兴趣地看他们吵架。

林宁突然压过来,墨小白机灵地往后一靠,冷艳导演咬牙切齿,“上我的戏,你死定了。”

“……”墨小白弱弱举手,“大导演,你不能公报私仇,抗议。”

“老子就是公报私仇怎么了?”林宁理直气壮地反驳,一脸你等着受死的表情,蔡晓静和温暖一人一边贴心地拍着墨小白的肩膀,以一副姐姐会保护的表情怜爱地看着他,墨小白惊悚了。

A市绝对是个危险的地方啊。

叶非墨再一次挑眉看了看闹成一团的几人,墨小白天生就有一种很特殊的女人缘,特别的好,女人一般都逃不了他的手掌心,老少通吃,除了叶薇能够狠心拳打脚踢,一般长辈都很疼他的,如程安雅,十一和容颜等人,对墨小白都很疼爱,非常喜欢他。

墨小白才没一会儿就和蔡晓静混熟了,把林宁气黑了脸,他在安宁国际逗留了一会就去看叶三少和程安雅,之后回酒店。

温暖很佩服叶非墨的定力,他们几人那么闹腾,他也能专心地工作,一点都不耽误,真是太佩服他了,神人

438

“有墨小白在,我想这一次在剧组一定会特别开心。”温暖说道,都是她喜欢的人一起合作,班底都合作过一次,都有交情,主创方面叶琰,裴俊,陈雪如,彭书瑶她都很喜欢,和这些人合作她会学到很多东西,他们资历深,同台飙戏会会让她在演艺道路上积累更多的知识。

叶非墨微微一笑,“开心就好。”

“墨小白来演这部戏,你是不是不喜欢?”温暖犹豫了一会儿,突然问。

叶非墨蹙眉看向温暖,笑了笑,“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开心。”

“换成谁我都不会开心。”叶非墨淡淡地说道,深邃漆黑的眸掠过一抹暗色,似是犹豫很久才吐出这句话,“我不喜欢你拍戏。”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常,如往常般冷冷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温暖听着却有点心惊胆战,她记得几个月前林宁和他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和叶非墨在一起,你就要离开娱乐圈。

大概意思就是如此,她一直都知道,叶非墨对艺人有偏见。

其实怪不得叶非墨,他是安宁国际的总裁,旗下那么多艺人,他以前关系又那么乱,很多艺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总会拿自己的身体和他做交易,他在这个圈子里混,就算不是安宁的艺人,只要是在娱乐圈的人都知道,叶非墨是整个娱乐圈的帝王,只要有机会,不管男女都会和他做交易,他已经习惯,麻木,早就见惯不惯了。

因为韩碧的关系,他一直就不喜欢艺人,后来他自己掌管安宁后,更不喜欢,偏见更深。这阵子,叶非墨一直都压着脾气,她也是清楚的,他不喜欢她演戏,不喜欢她拍广告,不喜欢她出席活动,不喜欢她抛头露面,不喜欢她应酬,更不喜欢她很晚回家。

她所做的一切,他都不喜欢。

很简单地说,他不喜欢,也不支持她的事业。

他在容忍她,可她不知道,这个限度是多少。

当艺人总会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绯闻,她和周承歌传过绯闻,和陈航也传过绯闻,和方柳城也传过绯闻,就算结婚后,她和朋友吃个饭也会见报,如果是男人就会写得很离谱,杂志都会登出来。

他看见这些会很不开心,他这人冷清惯了,脸上不会表达出来,都压在心里,她知道他不开心,所以能抽空她就抽空陪他,尽量减少没必要的应酬。

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感觉到叶非墨不支持她继续在娱乐圈里走下去。

可他又知道她喜欢演戏,也知道这是她的兴趣爱好,所以他一方面不喜欢,一方面又很矛盾地保护着她,处处为她铺路,又承诺她可以随意,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就是如此矛盾,她也是如此的矛盾,分明喜欢演戏,喜欢她的事业,却又不想让叶非墨不开心,双方都寻不到法子解决。

叶非墨若无其事地握住她的手,面上很淡然,“温暖,我随意说说而已,别摆出这幅很难过的样子,你喜欢做的事,我不会阻拦你。”

“可你不喜欢。”温暖淡淡一笑,不是不喜欢,而是厌憎,她和叶非墨最大的矛盾就出现在这里,两个人无法协调步调。

白天她很忙,懒得去想这些事情,回家有时候太累到头就睡,当艺人很多时候日夜颠倒,生活很不规律,工作量大的时候,生活也很紧张,没时间去注意这些事情,可偶尔她看见叶非墨深幽的眸她就会觉得害怕。

他如此厌憎她的事业,久而久之会不会连她也一起厌憎?

这个问题平日她都不敢去想,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冒出来,她会立刻抛开,不敢深想,在事业和家庭两方面,她自己也很矛盾。

放弃家庭,不可能。

放弃事业,也不可能。

两者兼得,或许可以,可需要大智慧,怎么去平衡叶非墨心中的厌憎,一直是温暖在乎的问题。

“那你会为了我放弃这份工作吗?”叶非墨问,表情很认真,如在询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般的认真。

温暖怔住了,良久,摇了摇头。

叶非墨早知道如此,也没多说,“那就行了,你喜欢,那就继续吧。”

“为什么你不能对艺人改观呢?”温暖问,这句话她憋在心里很久了,韩碧是起因,后来是接触多了,她都明白,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我知道如今的大环境很差,很多女孩子都需要机会,都会积极争取,用自己自身条件换取一些东西。我也知道,娱乐圈龙蛇混杂,在这里混久的人渐渐会迷失自己,金钱,名利会把原本的性子都熏陶坏了。就如当初的韩碧,她也曾是一名单纯快乐的女孩子。可非墨,不是每个女人都这样,我老师程玉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过来的,雪如姐也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沉沉浮浮,她都撑过来了,为什么你会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呢?”

叶非墨危险地眯起眼睛,不悦尽显,他们两人偶尔会有点小争执,可第一次是为了事业和理想吵架,她看着他冷硬无情的脸,顿时觉得心凉。

叶非墨说道,“温暖,只是你因为程玉一步步走出来的,没有人捧,她是走不出来的,当初的陈雪如,也是因为顾睿……起步的时候,都有人的背后帮忙,还有你……”

他突然顿住声音,看向温暖,她已色变。

“暖暖,我们别为这件事吵架好吗?”叶非墨起身,握住温暖的手,她的指尖冰冷如雪,叶非墨突然后悔和温暖说这些,他是怎么了?

他不该说这些的。

即便他不喜欢,他会努力尝试去包容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事业。

“原来在你心里,我也是这种女人,是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