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39章节 叶非墨

439章节

温暖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了,更似无意识的喃呢,他们很少谈事业,一谈定是一言不合,为了避免争吵,温暖平时很少和他事业。

她就知道,他会不开心。

只是没想到,在他心里,原来所有娱乐圈的女人都一样,连她也是。

他没有明说,可那句话却说明白了,伤人至深。

叶非墨紧紧地扣住温暖的肩膀,沉声说道,“温暖,我只是就事论事,你别胡思乱想,自找难受。这件事到此为止行吗?”

温暖抬眸看了叶非墨一眼,笑了笑,拎起桌上的包包,一言不发出去,叶非墨想喊住她,最后什么都没说,看着她走出办公室。

下午训练的时候,温暖心不在焉,培训老师暗自疑惑,温暖上课一直很认真,这么走神是第一次,唤了她好几次都不见她有反应。

他以为这阵子她太忙,累着了,没有睡好,所以没什么精神,下午的课提前两个小时放掉了,老师说道,“温暖,别把自己逼得太紧,回家睡一觉。”

“谢谢老师。”温暖淡淡一笑,是去蔡晓静的办公室,她已经走了,据说是被林宁押走了,温暖打电话给唐曼冬和高春苗,约她们一起逛街,两人爽快地答应了。

唐曼冬下午没课,她和高春苗就在附近,于是过来接温暖。

“大忙人,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找我们逛街了?”高春苗笑吟吟地说道,凑过来搂着温暖,几人打闹成一片。温暖吐吐舌头,她们几人关系特别好,每个礼拜都会约出来聚一次,平时在学校大家读的专业不一样,校园那么大,很难碰见。

“温暖,春苗下个学期就离开我们。”三人去喝下午茶的时候,唐曼冬突然说道。

“为什么?”

“下个学期我要去耶鲁大学,通知书下来了,我爸在帮我办手续了,呜呜,我好舍不得你们。”高春苗抱着温暖,一脸求抚摸的表情。

温暖失笑,“恭喜你啊,这是别人求都求不得的机会,你太牛了。”

“那是,你也不看姐是谁,哈佛是我不想去。”高春苗下巴扬得高高的,“因为我的白马王子在耶鲁,所以我要去耶鲁。”

唐曼冬受不住她花痴,不过不得不承认,念书考试高春苗成绩一直是最好的,这人有考试运,每次都能考一个好成绩。

“你念什么专业?”

“法学。”

温暖,“……为什么呀?”

“因为我的白马王子也是念法学的,我要去当他学妹。”

唐曼冬说,“她是为了追男人才考耶鲁的,你以为她真想离开A市去美国念书呀。”

温暖唇角抽搐一笑,“你要不要这么夸张?”

高春苗白了温暖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走狗屎运能嫁给一个钻石王老五白马王子呀,这年头好男人都被男人追走了,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当然要不择手段去追了,你等着,明年我就带一个北美帅哥回来让你们见识见识。”

唐曼冬,“……”

温暖,“……”

温暖想到自己和叶非墨的矛盾,心中一阵惆怅,唐曼冬眼光高,看不上男朋友,至今没交过一个男朋友,恣意潇洒。高春苗看上一个男人,意气风发大老远跑美国去追,自己呢,结婚了。

这热情奔放的青春,仿佛和自己无关似的。

“温暖,你怎么了?”唐曼冬问。

“没事,我在想一会儿买什么东西,我今天犯了购物瘾了。”温暖抬头大笑,唐曼冬打了一个响指,正合她心意,三人喝茶后一起去逛街购物。

温暖第一次有一种挥金如土的感觉,刷卡刷到手软,衣服,鞋子,首饰,化妆品……买了一大堆,唐曼冬和高春苗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温暖,平常他们几人逛街,都是高春苗花钱像流水一样,温暖是帮忙拎东西的,这一次唐曼冬和高春苗都成帮忙拎东西的了。

温暖在prada试衣服的时候,高春苗问唐曼冬,“暖暖今天打兴奋剂了?”

“受刺激了。”

“她老公给她气受了?”

“八成!”

这两人是温暖的死党,对温暖的了解颇深,一看她这么疯狂地购物两人就能猜得出七七八八,温暖试衣服出来,不怎么满意,结果在这里刷走一个包包。

期间,唐曼冬和高春苗去了一下停车场,把她们买的东西仍到车上,又回到商场,这里周围连着四个国际大商场,买什么都有,几人逛到晚上,傍晚的时候叶非墨打电话给她,他和墨小白、唐舒文等人在外面吃饭,今天会晚点回家,温暖和唐曼冬,高春苗三人逛到商场关门。

车子堆得满满的,几乎全是温暖的东西,唐曼冬就买了一双鞋子,高春苗买了三套裙子,车上全是温暖的了。出了商场,高春苗忍不住感慨,“姑奶奶,不愧是嫁了人的女人,刷老公的卡一点都不心疼啊。”

温暖笑眯眯的,看着满车子的战利品,心中异常的舒服。

唐曼冬斜睨她一眼,“你今天花了多少钱?”

“不知道。”温暖吐吐舌头,等月末再问叶非墨,她哪知道花了多少,原来购物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她决定以后要多出来疯狂购物。

“找地方吃宵夜,饿死老子了。”高春苗捶着自己的小腿,她们几人中,唐曼冬和温暖都很高挑,高春苗就比较娇小玲珑一点,所以每次三人出来,高春苗都会穿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走了一天,她的脚是受不了。

“你真活该,让你每次都穿这么高出来,累了吧?”

“谁让你们长这么高?”高春苗抱怨,三人决定去一家她们常去的大排档吃宵夜,虽然不高档,味道却是极好,她们中学的时候最喜欢去了。

店在斜坡上,车子很多,温暖和高春苗先下车,曼冬去找停车位。

温暖正拧开果汁喝,倏然听到对面的高春苗一边扑过来一边喊着小心,她下意识偏头,却见一辆车从斜坡上猛冲下来。

440

白色的面包车顺着斜坡滑下来,速度很快,车尾往下,温暖偏头看过去的时候,面包车已到身边,倏然感觉一阵大力冲撞过来,高春苗飞快地搂抱着她摔倒在草地上,惊险地避开车子,面包车飞快地冲下山,幸好是草地,两人摔得不重,唐曼冬快步跑过来扶起两人,一名男子急匆匆地从大排档里跑出来,大呼着跟着车子跑下山,面包车一直倒退下山撞上一家就民房,房子坍塌一半,面包车的后车灯和挡风玻璃全碎了。

温暖惊魂未定,要不是高春苗快了一步,她会被面包车碾过去,无缘无故的,车子为什么会倒退?

“温暖,你摔伤了吗?还有春苗,你没事吧?”唐曼冬无心顾及面包车如何,慌忙检查两人身上的伤势,高春苗运动神经好,没什么大碍,温暖就是手臂磕碰到石头,也没什么大碍,唐曼冬这才放心下来。

已是深夜,大排档人还是很多,他们高中就在附近,吃宵夜的学生很多,也有不少附近的居民,面包车一事温暖心中始终存着疑惑,高春苗见人没什么大碍,也懒得追究,那面包车的车主已打电话让人过来拖车,冲上来责骂温暖她们几人。

唐曼冬怒,“你的车子差点碾死我的朋友,你还有理了?”

“我的车子停得好好的,怎么突然会倒退下山,一定是你们。”车子是个流氓,见是三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胡搅蛮缠要赔偿。

吃大排档的顾客有几人围了出来,有人认出了温暖。

“咦,那不是温暖吗?大明星耶。”

“是啊,好漂亮……”

车主看见旁人议论,知道温暖的身份,更大声嚷嚷起来,“大明星怎么样?我的车子撞成这样,大明星就不用赔钱吗?”

高春苗叉腰,“喂,你够了没有?你的车子差点撞死人,你还敢来这里喊赔偿,我们不让你赔偿就不错了,什么破车子,停得好好的还能跑下来撞人,你还想要赔偿,你见个人就想宰吗?”

“我的车子要无缘无故,怎么可能会跑下来,你们还想抵赖?”车子指着她们骂,硬是要赔钱,有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围上来,看起来是一伙儿的。

七八人围着温暖三人,一人怒声道,“今天不赔个十万八万的,别想走。”

“你神经病啊,我们都不碰你的车子,鬼知道你的车子为什么突然撞下来,你别再纠缠了,不然我报警了。”唐曼冬怒了,拿出电话,一名男子伸手过来抢唐曼冬的电话,围观的群众怕惹事,只敢靠近,不敢插手,连报警都没人抱。

唐曼冬彻底被惹火了,反手扣住那人的手腕来一个过肩摔,体重快160斤的男人被她摔得嗷嗷叫,唐曼冬冷冷蹙眉,那几人见她有武术底子,全部围上来,唐曼冬冷冷一笑,高春苗护着温暖后退几步,两人在一旁拍手助威,是高春苗也是有武术底子的,可没有唐曼冬那么好,几个漂亮有力的动作就把人都摔倒了,唐曼冬帅气地拍拍手,“谁要赔偿的?”

躺在地上的流氓男人们哭爹喊娘,那车主见状,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一看就是一个欺善怕恶的主,几名中学生拍手叫帅,那群人狼狈地离开,倏然觉得镁光灯一闪,好多人拍照,温暖蹙眉,高春苗怒,“喂,别拍照,不然拆了你们相机。”

……

流氓退去了,三人心情还是很好的,照旧去吃大排档,老板请客。她们三人以前常光顾这里,上大学后就没来过了,老板和她们三人都很熟的,他荣光满面,十分兴奋,高春苗一打听才知道这些人是附近的流氓,经常来他们大排档吃东西却从来不给钱,都当保护费了,有一次老板让他们给钱还被揍了一顿,他是小本生意,也不敢惹这批流氓,可受气一年多,早就想人揍他们一顿了,唐曼冬这一次揍得老板心花怒放,这一点宵夜免费请他们。

炒粉,青菜,煮牛肉,腰果,猪肝粥……凡是他们有名的宵夜老板都给她们三人上来了。

这老板也是有心人,还记得他们喜欢吃什么,温暖吃猪肝粥和没油的青菜,要保持身材没办法,太晚了不能吃油腻的。

她心中一直有疑惑,为什么车子会无缘无故冲下来?

照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

上菜的时候,老板过来搭讪,知道温暖现在出名了,想让温暖和他们合一张影,摆在门口招揽顾客,高春苗扑哧一笑,温暖好脾气,好说话同意了,那老板很开心地把全体员工都叫出来和温暖喝了一张影,大排档的名字清清楚楚的。他还怕照坏了,让人多拍了好几张,打算明天就洗出来挂在门口。

也有几名中学的学生过来要合影,温暖都好脾气地答应了,等能吃饭的时候,唐曼冬和高春苗都解决一盘牛肉和炒粉了。

“曼冬,你觉得那辆车为什么会冲下来,是不是有人动了车子?”温暖问,这问题她一直想不通,车子好好的,如果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怎么会突然冲下来。

高春苗也深有同感,她们下车后,温暖在对面拧果汁喝,车子就突然就朝她冲过来,怎么看都像蓄意谋杀。幸亏她机灵,要是晚点,恐怕……

“我看见车主是听到有人说面包车冲出去才从大排档出来的,如果是车主,他不可能动了手脚立刻跑到大排档又跑出来。”唐曼冬说道,“可如果不是那批流氓会是谁?就算说有人针对温暖,可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来大排档,难道一路跟着我们过来?然后寻机会下手害温暖?”

高春苗挥挥手,“算了,或许是我们想多了,只是一起意外。”

441

意外么?

温暖不解,心中始终有疑惑,默默地喝猪肝粥和青菜,那一幕,心有余悸,或许她真的多心了,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车子一时失控也说不定,不一定是说谁要害她,这么想她会有被害妄想症的。

“春苗,刚刚谢谢你。”温暖笑说道,如果不是高春苗,或许她今天要躺医院了。

“客气什么,小事一桩而已。”高春苗爽朗挥挥手,几人开开心心吃晚餐,高春苗是手机控,一边吃东西,一边玩手机,一边聊天,一心几用。唐曼冬又让老板上了三瓶冰啤酒,一边吃宵夜,一边喝啤酒最惬意了,温暖笑说道,“我要和你们两住一个月,晓静姐会把我扔减肥中心。”

“胖了再减呗,小意思。”唐曼冬笑说道,高春苗突然咦的一声,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抬头看温暖,“温暖,刚刚那一幕,上网了……”

温暖和唐曼冬都拿出手机上网,不知道是谁把照片传到一家门户网站上,标题是,当红女星温暖和一帮流氓在大排档打架。

很惊悚的标题,照片拍得很清楚,场面很凌乱,是远远拍摄的,唐曼冬在打架,她和高春苗在一旁拍手叫加油,这照片怎么看都是她们几人的闹事的感觉。

唐曼冬看新闻,不悦地说道,“现在的狗仔也太厉害了,也不过半个小时就上网,太有效率了。温暖,抱歉啊,貌似我给你惹麻烦了。”

“应该没什么事。”温暖微微一笑,下面很多副标题,什么青春玉女化身小太妹,什么温暖的真面目,都是中伤她的话,温暖也习惯了,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明星在街头打架,恐怕只有她干得出来,高春苗说道,“我们刚刚应该考虑温暖的形象的,都忘记温暖是公众人物了,我们打得爽了,却害温暖被黑锅了。”

她们当朋友的,一直都没有察觉到温暖身份的变化,从来没当她是光鲜亮丽的明星,也没当她是公众人物,还是同过去一样,开心就一起笑,不爽就一起发泄,朋友本来就该这样子,谁会顾忌到这一幕会上互联想,以前要是遇上这一幕也是干架的,以暴制暴一向是唐曼冬和高春苗的行事原则。

“哇,这些人说话也太难听了。”高春苗怒,她也在这家门户网站上发了另外一条帖子,指出这群流氓的车撞了温暖,却要她们赔偿一百万,所以唐家大小姐才和他们打起来,以暴制暴。

“一百万?你也太夸张了吧?”温暖失笑。

高春苗无所谓地说,“网民很脑残的,人家说什么信什么,很好骗的,放心啦。”

唐曼冬,“……”

温暖,“……”

果然这条帖子一发出来,刚刚在骂温暖装模作样,根本不是什么清纯玉女的网民态度一面倒,纷纷支持唐曼冬打人,对付这样的流氓就要以暴制暴。

特别的温暖的粉丝,都很关心温暖是不是受伤了,严不严重,又愤愤指责那群流氓,个个都说要去人肉他们,搞臭他们。

温暖淡淡笑道,“这些人真是极品,刚刚还骂我骂得爽快,转眼就变了态度,真不可思议,他们一天到晚都没事干守着骂人的吗?”

“人在江湖飘,极品处处有,习惯就好。”唐曼冬说,又以唐曼冬的身份发了一条微博,说清楚今天的事情,@了林宁,陈雪如等人。

“算了,过去就别提了,吃完就走人了。”温暖说道,让老板打包一份猪肝粥和清炒芦笋,高春苗诧异地问,“你没吃饱还打包?”

“非墨和他们几个大男人喝酒去了,我猜一定没吃什么,给他带点宵夜,这家的猪肝粥很好吃,很补身,芦笋又清脆爽口很开胃,他一定有胃口。”温暖笑眯眯说道。

唐曼冬和高春苗对视一眼,“亲爱的,你真是贤妻良母。”

温暖,“……”

“温暖,实话说,你们不是吵架了吗?”

温暖低头轻轻一笑,“没有吵架,只是我……好像变得贪心了。”

她偏头看向唐曼冬和高春苗,耸耸肩膀,两女茫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三人离开大排档,温暖手机就响了,叶非墨的语气很着急,“你在哪儿?”

“正要和曼冬回去了。”

“快点回来。”叶非墨说道,“我看网上的新闻了,没事吧?”

“没事。”温暖说道,就是手臂磕碰有点疼,其余地方没大碍,叶非墨叮嘱她几声,让她快点回来,她一挂电话高春苗就说,“你老公一定知道了。”

温暖点头,唐曼冬开车先回了名城公寓,刚到公寓楼下就看见叶非墨在等着了,唐曼冬和高春苗都打了招呼,接着搬运温暖今天的战利品。

叶非墨挑挑眉,疑惑地看向温暖,温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在帮你败家。”

两个人肯定不能拎上去,唐曼冬和高春苗也帮忙把东西领上楼,天太晚了,高春苗和唐曼冬也没有逗留,没一会儿就走了。

客厅被堆成一座小山,叶非墨随意看了看她今天买的东西,略一挑眉,倏然见她的衣服有点脏,慌忙抬高她的手腕,胳膊肘下面一片淤青。

“没事,一会儿我用热水烫一烫,擦点药就没事了。”温暖微笑说道,叶非墨危险地挑眉,“到底怎么回事?”

温暖把事情说了一遍,叶非墨眸底掠过一抹危险,车子从山上倒退下来?谁干的?如果车子停得好好的,绝对不会冲下来。

一直以来,她和唐曼冬出去他都很放心,因为唐曼冬有武术底子,遇上什么流氓混混,唐曼冬一个人也能解决,高春苗的底子也不错,所以出去不会有什么危险,这种意外还是第一次。

“没事了,就是一点擦伤。”温暖微笑,两人好似都忘记了中午的不愉快,谁都没有再提起,他们吵架每次都会不了了之,谁都没有认真去计较,就算计较,也只当过去就算了,没有再摊开了说。“我给你买了猪肝粥和芦笋,过来吃一点。”

442

温暖把猪肝粥拿去热了,叶非墨揉了揉自己的腰,心中默默地想着,温暖真的在喂猪吧,午夜十二点让他吃宵夜,不胖是奇迹。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叶非墨走过来,有点纠结地撑着下巴等温暖喂食,忍不住说一句,“温暖,我最近刚减了4斤。”

“你这体重怎么忽上忽下的?”温暖回头,把热好的猪肝粥端出来,“我最近胖了两斤,晓静姐不准我体重上94,太狠心了,也不看看我多高的海拔,100斤都算很正常的体重。这猪肝粥很补身子,也不长脂肪,多吃没事。”

叶非墨吃着爽口的芦笋,心情特好,看着热腾腾的猪肝粥,挑眉问温暖,“你真的不知道猪肝粥是孕妇营养餐吗?”

温暖,“……”

洗澡后,叶非墨帮温暖擦药,她的手上淤青用热水烫过,淤血散开,整片都是紫红色的,叶非墨帮她涂了药,温暖舒服地趴着睡觉,今天把她累坏了。

“我在街头打架,没事吧?”

“没事,打架也是唐曼冬在打,你顶多在一旁当呐喊助威。”

“那当然,我可没有本事打架,人家一拳就把我打扁了,打架这种事,我能闪多远就闪多远。”

“聪明!”叶非墨赞了声,擦了药,温暖太累已昏昏欲睡,叶非墨翻过她的身子,拉了床头灯,温柔地把她圈在怀中,好一会儿才适应屋内的光线。

今天一天心情都不好,他很后悔中午和她说那些话,无心伤害了她,聚餐的时候多喝了几倍,越想越后悔,墨小白和唐舒文等人都看出不对劲,墨小白一言说中他的心事,可为何吵架,叶非墨却没和他们说,后来出来的时候听两个女孩说温暖被车撞,打架被人登上网,他以为她出事了,害怕得不得了,幸好一查才知道她没事,不仅没事,还买了这么多东西。

她心情也不好,所以才会去疯狂购物,以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压抑。

叶非墨何尝不知道她心中的苦闷,可回家却还是笑眯眯的,忘却了所有的不愉快,这就是温暖,总是把快乐带给别人的温暖。

她睡得很乖巧,模样甜美,唇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叶非墨拂去她脸上的发丝,在她耳边轻声道,“对不起!”

温暖似听到,又似没听到,更贴近了他,睡得非常舒服。

第二天,温暖醒来,叶非墨还没去上班,她恍惚间记起,今天是礼拜六,她犯困又窝在床上睡回笼觉,叶非墨也和她一样窝在床上看一部侦探推理小说。

他一手翻着书看,一手抚着她的长发,空气中有一种清清甜甜的甜蜜,语言可以作假,这种温馨的气氛却不会作假。

温暖睡懒觉到十点才起床,迷迷糊糊间看见叶非墨,“你怎么不上班?”

“双休。”

“好困啊……”温暖翻了一个身子,搂着他的腰继续睡,叶非墨拍拍她的脸,“起来了,换衣服出去买东西。”

“等我再眯一会儿。”

“最近怎么这么能睡?”

“我也不知道,就是困。”温暖咕哝着,工作辛苦,天天被拉筋做动作,每天体力透支,难得能睡懒觉,机会不知道多难得。

“再困也起来,出去吃东西。”

“冰箱里还有菜,我一会儿做饭。”

“小白和舒文他们说明天要开机,今天要在我们家里聚餐,冰箱的食材不够。”叶非墨说道,本来不想答应他们的,可林宁和唐舒文说要在他们家聚餐很久了,再加上温暖手艺又好,个个都馋着,她今天因为打架的事情上头条了,明天《梁红玉》又开机,一大票人出去吃反而惹眼,不如在家里聚餐。

温暖突然睁开眼睛,他们要来家里做客?

叶非墨圆满了,这丫头总算清醒了。

“你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

“你不是很不喜欢别人来打扰吗?”

“他们都是你我的好朋友和亲人,不是外人,再说,你和曼冬上头条了,出去被娱记拍到又要问东问西,不如在家里吃饭。”叶非墨说道,“我们出去买食材就好。”

温暖起来,揉了揉眼睛,“我早知道又上头条了,他们都说我什么了?”

“一些闲言碎语,不听也罢,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叶非墨淡淡说道,显然对这件事情不太上心,“昨天的面包车我派人查过了,证实有人动了手脚针对你,以后上下班和我一起去公司,去片场拍戏就跟着小白,下班让他载你回来。”

提起这件事,叶非墨的语气低沉中带着杀气,一早接到唐舒文的电话就说蓄意谋杀这件事,车子一定被人动了手脚,只是那人很聪明,没有找到任何痕迹,唐舒文派人化验了所有的痕迹,喜欢能找出这人,可无踪可循,是个职业杀手,却又要做出意外的模样。

谁敢动她,他都不会手下留情。

“有人想杀我?”温暖微惊,转头看向叶非墨,他表情倒是淡定,似是不放在心上,不知是看不起对手,还是太自信。

“对,明天开始拍《梁红玉》,你的事我会和小白说,他会接送你,其余时间去哪儿都要先和我说,不准和陌生人接近。”叶非墨说道。

温暖扭头,微微蹙眉,谁要杀她?她处理人际关系一直很小心,深怕得罪了人,相比于其余的艺人动不动就对自己的助手撒气,她算是菩萨般的脾气了,谁要杀她?

昨晚若不是春苗……温暖开始觉得后怕,太惊险了。

叶非墨长臂伸过来,搂着温暖的肩膀,“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恩,我知道了。”温暖微微一笑,“我去梳洗,然后一起买食材。”

443

大家一致决定要吃火锅,温暖和叶非墨简单吃过午饭就去超市买食材,准备了许多火锅食材,温暖从四点多就开始忙活了,叶非墨难得主动进厨房帮忙打下手,温暖取笑他越帮越忙,让他去客厅打游戏,叶非墨非要在厨房帮忙,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做饭,温暖很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虽然叶非墨洗个青菜也是笨手笨脚的。

除了准备了火锅,温暖还做了几个拿手好菜,一个是蟹黄咖喱炒粉丝,一个是红酒油焖鸡翅,一个是啤酒焖鸭,一个炖牛腩。她还准备了爽口的油麦,凉拌芦笋,还有一盘生果,一盘海鲜沙拉,十道不同口味的甜品,把每个人的口味都照顾到了。

叶非墨疑惑地挑眉,能吃这么多吗?

温暖笑说道,“能吃,我也叫了春苗和曼冬,十来人呢,估计还不够吃,我得多准备一些。”

她是很喜欢做菜的女孩子,虽然不算厨神,可她很喜欢摆弄这些,叶非墨也顺着她,墨小白和林宁,蔡晓静是第一批到了,这三人五点多就来了。

墨小白一进来就吹口哨,因为叶非墨还没把围裙给解下来,林宁眼珠子都要瞪下来,叶非墨果断地解了围裙,为什么这些人进来不敲门?神不知鬼不觉就进来了?温暖也挑眉,她没关门吗?

“小表哥,好帅啊,别脱啊,拍张照片。”

“你们来怎么不说一声?”叶非墨开始后悔答应这些人来家里吃饭了。

林宁说道,“说一声怎么能欣赏叶总系围裙的帅气模样呢?”

蔡晓静至今对墨小白那个开门技术很欣赏,他是怎么做到的,几秒钟就开门了,太神奇了,不愧是偶像,他都能兼职小偷了。

几人大男人聚在客厅,墨小白要参观他们的房间,叶非墨带他们四处看看,蔡晓静去厨房帮温暖,“温暖,你一个人准备的?”

“对啊,怎么样,我很棒吧?”温暖系着粉红色的围裙,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笑得骄傲又得意,蔡晓静竖起拇指,她知道温暖会做菜,平常带的饭菜可没这么夸张,“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叶总能十天胖十五斤了,女人一定不敢和你住在一起。”

会胖死的。

“胡说,我做的都是低热量的菜品,不会胖的。”温暖笑吟吟地说道。

墨小白见识过44楼和45楼那阁楼,拍掌大笑,林宁也称奇,墨小白说道,“小表哥,这是你和小表嫂还没有奸情的时候为了扑倒小白兔打的地洞吧?”

叶非墨唇角一个抽搐,好形象的比喻。

林宁摸着下巴斜睨着叶非墨,墨小白上了45楼,两人也顺上了45楼,林宁说道,“我是不是考虑高价买走晓静楼上的单位,再打一个地洞?”

“兄弟,高招。”墨小白说道,“以后老子看上谁,就在谁家楼上打一个地洞,太完美了,有偷情的感觉啊,一定很刺激。”

“找刺激啊,你找有夫之妇,半夜迷晕他,在他们床上和他老婆过夜,这才叫偷情,不懂偷情就不要乱说。”林宁哼哼说。

墨小白鄙视林宁,“亏你还是搞艺术的,好重口味。”

“废话,现在搞艺术的哪个不重口味?不重口味有人买账吗?现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现代戏都是床戏批量赠送的,不然哪来的市场。”林宁摇摇头,严重打击了墨小白。

叶非墨眯起眼睛,为什么他要听他们在谈论这话题?

唐曼冬和高春苗是第二批来的,这两人不会做饭,两人知道温暖手艺好,故意留着肚子来,一到就来厨房解决温暖一个小盘的水果沙拉。

“哇,你们要不要这么猴急啊。”

“温暖的手艺大有长进,太贤妻良母了。”

……

蔡晓静环胸看着两姑娘,笑得很狐狸,“唐姑娘,高姑娘,下次和温暖出门的时候,要打架麻烦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就算在有人的地方打,也要给我把所有的菲林都毁了,这么说,明白咩?”

唐曼冬和高春苗见了蔡晓静这笑容,回答得好像学生回答教官一样的标准,“yes,madam。”

就差没有敬礼了,高春苗问,“晓静姐,今天的头条对温暖有影响吗?”

“有什么影响?她也不少负面新闻了,多一条也不多,下次注意,正好明天是《梁红玉》开机,这头条上得好,就当宣传吧。”蔡晓静风轻云淡地说。

唐曼冬和高春苗这才放心下来。

第三批来的是苏然和林迪云,顾制片今天有事不能来,最后来的是唐舒文和陈雪如,六男五女,墨小白下来的时候,高春苗和唐曼冬果断花痴地扑上去了,两人都是开朗女王的女孩子,青春活力,和墨小白年纪又相仿,很快就打成一片。

陈雪如稍微含蓄点,没那么夸张,不过这屋里确定五个女人都是墨小白的粉丝,而且是花痴型粉丝,所以墨小白遭到所有男士的鄙视。

餐桌上,大家都有口福了,温暖心灵手巧又细心,每次和他们出去吃饭,差不多都能知道他们的口味,这一次饭菜大家都非常的喜欢,吃火锅热热闹闹,笑声不断,今天全部喝啤酒了,本来林宁是想开一瓶好酒的,可墨小白说吃火锅喝啤酒才够味,温暖打电话让超市送一箱啤酒上来,顺便又送了很多食材。

叶非墨说吃不完,结果是不够吃,热菜都被他们解决了。

“小表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长肉了,你一定要注意保养,小心不到中年就发福了。”墨小白说道,叶非墨冷冷一哼,他最近刚瘦了几斤,不和墨小白一般计较。

几天聊天,不知怎么的,聊到昨天晚上的意外。

唐舒文意味深长地笑问,“非墨,你说会是谁?”

叶非墨喝啤酒,淡淡说道,“猜不出。”

苏然和林迪云异口同声,“我们猜是韩碧。”

444

大家一致决定要吃火锅,温暖和叶非墨简单吃过午饭就去超市买食材,准备了许多火锅食材,温暖从四点多就开始忙活了,叶非墨难得主动进厨房帮忙打下手,温暖取笑他越帮越忙,让他去客厅打游戏,叶非墨非要在厨房帮忙,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做饭,温暖很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虽然叶非墨洗个青菜也是笨手笨脚的。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除了准备了火锅,温暖还做了几个拿手好菜,一个是蟹黄咖喱炒粉丝,一个是红酒油焖鸡翅,一个是啤酒焖鸭,一个炖牛腩。她还准备了爽口的油麦,凉拌芦笋,还有一盘生果,一盘海鲜沙拉,十道不同口味的甜品,把每个人的口味都照顾到了。

叶非墨疑惑地挑眉,能吃这么多吗?

温暖笑说道,“能吃,我也叫了春苗和曼冬,十来人呢,估计还不够吃,我得多准备一些。”

她是很喜欢做菜的女孩子,虽然不算厨神,可她很喜欢摆弄这些,叶非墨也顺着她,墨小白和林宁,蔡晓静是第一批到了,这三人五点多就来了。

墨小白一进来就吹口哨,因为叶非墨还没把围裙给解下来,林宁眼珠子都要瞪下来,叶非墨果断地解了围裙,为什么这些人进来不敲门?神不知鬼不觉就进来了?温暖也挑眉,她没关门吗?

“小表哥,好帅啊,别脱啊,拍张照片。”

“你们来怎么不说一声?”叶非墨开始后悔答应这些人来家里吃饭了。

林宁说道,“说一声怎么能欣赏叶总系围裙的帅气模样呢?”

蔡晓静至今对墨小白那个开门技术很欣赏,他是怎么做到的,几秒钟就开门了,太神奇了,不愧是偶像,他都能兼职小偷了。

几人大男人聚在客厅,墨小白要参观他们的房间,叶非墨带他们四处看看,蔡晓静去厨房帮温暖,“温暖,你一个人准备的?”

“对啊,怎么样,我很棒吧?”温暖系着粉红色的围裙,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笑得骄傲又得意,蔡晓静竖起拇指,她知道温暖会做菜,平常带的饭菜可没这么夸张,“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叶总能十天胖十五斤了,女人一定不敢和你住在一起。”

会胖死的。

“胡说,我做的都是低热量的菜品,不会胖的。”温暖笑吟吟地说道。

墨小白见识过44楼和45楼那阁楼,拍掌大笑,林宁也称奇,墨小白说道,“小表哥,这是你和小表嫂还没有奸情的时候为了扑倒小白兔打的地洞吧?”

叶非墨唇角一个抽搐,好形象的比喻。

林宁摸着下巴斜睨着叶非墨,墨小白上了45楼,两人也顺上了45楼,林宁说道,“我是不是考虑高价买走晓静楼上的单位,再打一个地洞?”

“兄弟,高招。”墨小白说道,“以后老子看上谁,就在谁家楼上打一个地洞,太完美了,有偷情的感觉啊,一定很刺激。”

“找刺激啊,你找有夫之妇,半夜迷晕他,在他们床上和他老婆过夜,这才叫偷情,不懂偷情就不要乱说。”林宁哼哼说。

墨小白鄙视林宁,“亏你还是搞艺术的,好重口味。”

“废话,现在搞艺术的哪个不重口味?不重口味有人买账吗?现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现代戏都是床戏批量赠送的,不然哪来的市场。”林宁摇摇头,严重打击了墨小白。

叶非墨眯起眼睛,为什么他要听他们在谈论这话题?

唐曼冬和高春苗是第二批来的,这两人不会做饭,两人知道温暖手艺好,故意留着肚子来,一到就来厨房解决温暖一个小盘的水果沙拉。

“哇,你们要不要这么猴急啊。”

“温暖的手艺大有长进,太贤妻良母了。”

……

蔡晓静环胸看着两姑娘,笑得很狐狸,“唐姑娘,高姑娘,下次和温暖出门的时候,要打架麻烦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就算在有人的地方打,也要给我把所有的菲林都毁了,这么说,明白咩?”

唐曼冬和高春苗见了蔡晓静这笑容,回答得好像学生回答教官一样的标准,“yes,madam。”

就差没有敬礼了,高春苗问,“晓静姐,今天的头条对温暖有影响吗?”

“有什么影响?她也不少负面新闻了,多一条也不多,下次注意,正好明天是《梁红玉》开机,这头条上得好,就当宣传吧。”蔡晓静风轻云淡地说。

唐曼冬和高春苗这才放心下来。

第三批来的是苏然和林迪云,顾制片今天有事不能来,最后来的是唐舒文和陈雪如,六男五女,墨小白下来的时候,高春苗和唐曼冬果断花痴地扑上去了,两人都是开朗女王的女孩子,青春活力,和墨小白年纪又相仿,很快就打成一片。

陈雪如稍微含蓄点,没那么夸张,不过这屋里确定五个女人都是墨小白的粉丝,而且是花痴型粉丝,所以墨小白遭到所有男士的鄙视。

餐桌上,大家都有口福了,温暖心灵手巧又细心,每次和他们出去吃饭,差不多都能知道他们的口味,这一次饭菜大家都非常的喜欢,吃火锅热热闹闹,笑声不断,今天全部喝啤酒了,本来林宁是想开一瓶好酒的,可墨小白说吃火锅喝啤酒才够味,温暖打电话让超市送一箱啤酒上来,顺便又送了很多食材。

叶非墨说吃不完,结果是不够吃,热菜都被他们解决了。

“小表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长肉了,你一定要注意保养,小心不到中年就发福了。”墨小白说道,叶非墨冷冷一哼,他最近刚瘦了几斤,不和墨小白一般计较。

几天聊天,不知怎么的,聊到昨天晚上的意外。

唐舒文意味深长地笑问,“非墨,你说会是谁?”

叶非墨喝啤酒,淡淡说道,“猜不出。”

苏然和林迪云异口同声,“我们猜是韩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