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45章节 叶非墨

445章节

温暖拿过杂志说道,“其实,我觉得这女孩子和你哥哥有点像的,非墨你说呢?”

墨小白有三秒钟的僵硬,转而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笑得性感又迷人,叶非墨摇摇头,高春苗和唐曼冬哦一声,“原来你有恋兄情结。”

“我有恋父情结。”墨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

刚一说完就想到墨玦的脸,墨小白忍不住一抽,算了吧,脑子不清楚的人才会有恋父情结,他这父亲太可怕了,除了他妈咪没人能够降得住。

叶非墨招手,温暖过来坐到他身边,蔡晓静上网翻墨小白曾经的访谈,里面就有一段择偶标准的,他是这么说的,他喜欢温柔,恬静的女人。

陈雪如说道,“这采访是假的吧,他看上的怎么都不是温柔的女人?”

“采访是美国最有名的一家权威杂志做的,是现场直播,这段话是翻译出来的,所以没什么问题,也就是说,叶影帝你心口不一呀。”蔡晓静下结论,“如果按照你的说的择偶标准,我们这里有两个符合的,不过两花痴粉丝都有主了,如果按照你上绯闻的择偶标准,这里没一个符合的,真可惜。”

林宁和叶非墨、唐舒文饶有兴趣地看着几个女人逼供,墨小白摇摇头,无奈地说道,“你们几人怎么比狗仔还八卦?”

高春苗拍着墨小白的肩膀说道,“说错了,我决定飞了我的白马王子,努力变成你心目中的冰美人。”

墨小白惊悚地看向高春苗,“我这人很厚道的,从来不吃窝边草。”

高春苗捧着他的脸,“乖,我一点都不介意,我最喜欢吃窝边草了。”

说完还给他抛了一个媚眼,墨小白再一次深深地觉得,A市实在太危险了,他有一种此地不宜久留的感觉,男人女人都很可怕。

墨小白语重心长地和高春苗说,“乖,妹妹,你还太嫩,要是长几岁我就有兴趣了。”

唐曼冬掰着手指算他们的岁数,“你就比我们大一岁吧,错,是几个月,我们嫩,你也嫩啊,难道你喜欢嫩牛吃老草?”

墨小白累了,深情地抓住林宁的手,“林哥哥,告诉我,A市的女人都这么可怕吗?”

林哥哥……众人浑身一抖,高春苗和唐曼冬都扑过去一人一边搂着他,“墨哥哥,你好可爱啊。”

两女王同时露出花痴的表情撒娇,把墨小白彻底雷酥了。

温暖一直笑个不停,苏然和林迪云等人也看那几人表演,墨小白和唐曼冬三人年龄最是相近,在一起比较闹腾,温暖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在非墨的游戏上面看见小白有一个网名叫……”

“啊,小表嫂,我改网名了。”

“咦,改了吗?没有啊,我前天看你还是这个名字,墨小白是总攻,好小受的名字。”温暖诚恳地说道,一点都不霸气。

林宁和唐舒文差点一口酒喷出来,叶非墨最是淡定了,苏然和林迪云很显然是笑抽了,唐曼冬和高春苗挑眉看墨小白,墨小白摇摇头,小表嫂太不厚道了。

蔡晓静说道,“你这么性感,这么帅,应该娶一个威武的名字,怎么取这么……弱毙的名字?”

墨小白深深地觉得他和这帮女人的审美观念有很大的不同,于是墨小白同志本是不耻下问的好态度问,“这名字很威武啊,怎么会弱呢?”

陈雪如都笑了,说道,“你取这样的名字,说明你心底很希望反攻,所以才会说自己是总攻,实际上……额……你懂的。”

墨小白彻底迷糊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怪不得小表嫂当初会说自己是万年总受,太离谱了,回去就改名字,他要改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名字,一看就是总攻的名字。

几人大男人拍掌叫好,特别是林宁和唐舒文,笑得最大声,墨小白危险地眯起眼睛,“再笑就单挑。”

“单挑就单挑,我们车轮战,还怕轮不死你吗?”林宁笑说道,墨小白彻底无语了,“我发现,你们几个太重口味了,男女都是。”

“林导说,现在留行重口味。”温暖接口。

墨小白眼光一亮,贼亮贼亮的那种,“既然流行重口味,这一次的电影一定很重口味了,来来来,这里有两位女主角,要不要来模拟一下?”

墨小白很清楚地表示出自己非常想要尝试的心情,那一脸期盼看着唐舒文和叶非墨眯起眼睛,林宁果断站起来,“我去洗手间。”

身为导演的某人迅速开溜了。

苏然说,“我看过剧本了,墨小白和温暖有4场吻戏,1场床戏,和雪如有两场吻戏,还有和李媛媛的,果然重口味啊,重口味……”

墨小白看见叶非墨和唐舒文都阴了脸,他扬起傲娇的笑,就差没和温暖、陈雪如来一个左拥右抱了。“林宁真是深得我心,总算可以在戏中……”

他顿了顿,嘿嘿笑了两声,把剩下的话截住,蔡晓静说道,“本来就没这么多吻戏的,都是你要求加的,害得王老师找林宁抗议。”

说起这事,众人就很无语,王老师一直都很注重自己的片子形象的,一般从头到尾都很纯洁的,因为是艺术和商业结合的片子,一定会有一些,原本全片只有两场吻戏的,结果弄到最后有七八场,王老师找林宁说加不进去,其实是不愿意加,结果林宁就在不动剧本的情况下,加了这么多……重口味的戏份。

难怪一说起这件事林宁就上洗手间。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没有重口味,票房怎么卖得动呢,小表哥拍商业片嘛。”墨小白笑得很奸猾,“小表嫂,雪如嫂,祝我们合作愉快哈。”

今天要出门,80%午夜归,不知道还有木有哟。

446

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吃东西又打游戏,唱歌,一直到11点才散场,男人都喝了不少酒,幸好女人都会开车,也不需要叶非墨送,厨房和餐桌温暖和陈雪如早就收拾好了,没什么特别要收拾的,温暖就拖了拖地板,清理垃圾,叶非墨也帮手,两人帮到12点多才把房间清理干净。

洗过澡,温暖吹干头发想早点睡觉,第二天就是《梁红玉》开机的日子,她得早做准备,从明天开始就正式进入她第二部电影的开拍,如今电视剧收视率节节攀升,每天都有突破,已取得很好的成就,第二部大制作的电影又要开拍了,温暖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

叶非墨最近在追一部侦探推理小说,只在杂志连载,人气居高不下,刚出第一版就没买断了,他有意买下这部小说的影视版权,是一个新人作者,成本会很低,改编潜力也大,爱情线有点特殊,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十年不断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故事。

他很有兴趣买下来交给安宁另外一位王牌导演拍,那位导演的风格和林宁完全不同,是一位艺术片导演,每年拿奖靠他,国内外都是,最主要是,那位导演是同性恋,拍这类影片应该会有感触。

温暖见他看也颇有兴趣看,她也感兴趣,不过今天她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非墨,小白和他哥哥之间,是不是有点……”

她试图用一个词语来表达她的疑惑,却找不出一个词语。

叶非墨挑眉看了她一眼,暗忖着温暖的观察能力真的很强,竟然被她看出来了,早在今天她说小白找的女朋友像墨遥他就知道温暖敏锐地感觉到什么。

这人又不是律师,观察力真强。

“想问什么?”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小白是不是喜欢他哥哥。”温暖索性直接问了,叶非墨微笑看了她一眼,温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是胡乱猜测的,我看他当初的网名,又看他交的女朋友,的确有点苗头,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猜错了。”叶非墨淡淡地说道,温暖惊讶,猜错了?叶非墨合上了书本,“不是小白喜欢墨遥,是墨遥喜欢小白。”

“啊……”温暖惊讶地张大嘴巴,她看墨遥冷冷冰冰的,比叶非墨更冷酷无情,竟然会喜欢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堂弟?

叶非墨在她下巴一抬,让她闭上嘴巴,“谁都知道墨遥喜欢小白。”

温暖甚是惊讶,“我以为是小白喜欢墨遥,原来对象错了,这一点真没想到,那小白呢,他不喜欢墨遥吗?”

“你问小白,他估计也不知道。”正确的说,墨小白在断墨遥的念想,这么多年,女朋友从来没断过,交了一个又一个,就是想告诉墨遥自己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想要断了墨遥的念头,谁知道,这么多年,墨遥却心甘情愿一直等。

爱上墨小白的人,不管女人、男人,注定伤心。

墨小白是叶非墨见过最没心没肺的人,墨遥做了这么多,铁石都会化柔情了,他却故作不知,从来不当一回事。

然则,这也怪不得小白,爱一个人没错,不爱一个人,也没错。

“那小白知道墨遥喜欢他吗?”温暖问,这可是一个禁忌啊,他们的父亲是同卵双胞胎,以基因上来说,他们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了的,况且,其中一个性向正常。

“知道。”他们这些人一起长大的,就算墨遥隐藏得再好也瞒不住的,朝夕相处,你深爱一个人的时候,不管你怎么压抑,你看他的眼神都会不对劲,总会被人看出来的,何况他们的父母是多聪明的人,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本来大家都觉得,可能只是墨遥哪里想不通,或者和墨小白相处久了,产生错觉,有一段时间还特别把他们分开一段日子,可效果不佳,后来索性就不管了。

小白更是清楚墨遥的心思,可他就是故作不知,从不点破,女朋友一个一个地交,墨遥不说喜欢他,他也不直接点名不喜欢他,只是用行动,更绝情地告诉墨遥,他墨小白不喜欢他。

温暖支着头,墨遥藏得真深,最起码她只是觉得两人气氛有点怪,本来以为小白喜欢他,所以找女朋友一个一个都很像墨遥排解寂寞,谁知道事实不是这么一回事。

“好纠结哦。”

“关你什么事?”叶非墨失笑,“他们这么大人了,自己会处理的。”

“万一小白不回应墨遥的感情,那大家不是很尴尬吗?一家人住在城堡里,抬头不见低头见,难道一点尴尬都没有吗?”温暖很不理解这一点,“如果我不喜欢一个人,我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早餐在一起吃,晚餐在一起吃,他又对我很好,我一定会觉得没法回报他,我会很内疚,很尴尬的。”

叶非墨嗤笑一声,内疚?尴尬?“你不要以正常人的思维来猜墨小白的心思,他会懂得什么叫内疚和尴尬才怪,他脸皮和死猪一样厚,开水都烫不开,怎么可能为了这点事尴尬,别做梦了。”

“这么说来,墨遥老大好可怜,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想爱却不能爱,他一定很苦。”

“收起你的同情心吧,你当每个人都是你吗?连个恋爱都不会谈,墨遥多的是办法让小白无处可逃,我姑姑和无双早就打赌小白这辈子娶不到老婆了。”叶非墨淡淡一笑。

温暖抹汗,这样的妈咪和姐姐,真是……极品。

“你可真没同情心,那种感觉一定不好受的,感情又不是买卖,不是你手段多,你心机多就能有回报,要是你爱的人不能回应你,又要朝夕相对,一定很痛苦的。”温暖说得有点感性,没办法,被感动了。

墨遥老大真痴心,竟然能对小白那么长情。

447

叶非墨眯起眼睛,冷冷地瞅着温暖,“说得这么感慨,经验之谈?”

温暖一怔,忍不住抬手拍他胸膛,“你这人真敏感,用不用说这么酸啊,我刚刚火锅都没放醋。”

算是经验之谈,不过她年纪小,又乐观,那时候方柳城不回应她,她也傻傻地付出,没觉得自己亏了什么,就算难受自己也能找到办法发泄。

墨遥这样的人,不像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所以一定会很难受。

“咦,你说姑姑和无双姐赌墨小白娶不到老婆,那就是说,小白以后会和墨遥老大在一起了?”温暖问,“那你赌什么?”

“废话,当然赌小白被墨遥收了。”叶非墨说得理所当然,温暖吐吐舌头,叶非墨继续说道,“忘了告诉你,参加赌博的人没有人赌小白能娶到老婆。”

“你们真是……”

“一家人,一条心,你懂的。”

“你们太邪恶了。”

叶非墨淡淡一笑,因为有苏曼和白夜这一对,所以他们对这种事都没什么偏见,叶薇纯粹是怨墨遥眼光不好,墨玦只是想墨小白运气怎么这么好。十一和墨晔在墨遥很小的时候就被打了预防针,所以没什么感觉了,就算曾经有过反对,这么多年也没了,毕竟没什么比儿子幸福更重要,墨家的人都是认定一个到死都是一个。

特工岛上男人比女人多,大家又朝夕相处十来年,所以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他们都见惯了,虽然不是每一对都如苏曼和白夜这么一生一世,可都是彼此选择,他们见多了,也就没什么了。

“如果是你,你会赌什么?”

“我不知道。”温暖说道,“我的希望很简单,希望大家都幸福。”

叶非墨一笑。

GK东方酒店,总统套房。

墨小白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喝酒,他穿着白色的睡袍,随意敞开,露出健美的胸膛,头发还在滴水,那双含笑上挑的眼睛在红酒的映衬下深情至极,更又一种令人窒息的魅力,说不出的性感。

A市的星空真美,他一个人静静地饮酒,温暖的话,他挥之不去。

这么多年,寻了无数女朋友,莫非真是老大在作祟?

他失笑,不可能。

那是他哥哥。

怎么因为温暖一句话,他就失态一个晚上了,竟然睡不着。

墨小白呼出一口气,仿佛要把心中的郁结都舒开,忍不住按键拨打墨遥的电话,转而顿住,外出这么多年,除非公事,他从不主动打电话给墨遥。

“打个电话用不着婆婆妈妈……”墨小白果断拨了电话,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墨遥的声音不带感情传来,“什么事?”

这几乎是他们开场白的惯用模式了,因为墨小白有事就很找他,墨遥习惯了问他又出什么事了,每次他打电话回去都是这句。

什么事?

仿佛,没事他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墨小白开始反省,似乎真是如此,他出来经常和墨晨煲电话粥,却从不找墨遥闲聊。

“哈,老大,吃饭了吗?”墨小白笑嘻嘻地开口。

那边顿了一下,音色稍微柔了点,“没有,这么晚怎么还没睡?”

罗马才是傍晚,叶非墨这边已是午夜,墨小白说道,“刚刚我去小表哥家吃火锅了。”

“然后呢?”

“无聊打电话骚扰你一下咯。”墨小白无所谓地说,“你很忙吗?忙我就挂了。”

“等等……”墨遥音色沉了几分,又顿了顿,“我不忙。”

“哦……不忙啊。”墨小白笑,往后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吹晚风,“A市的夜景很漂亮。”

“罗马的夜景也很漂亮。”

墨小白说,“漂亮有什么用,你又不逛街。”

“明天电影开拍了?”墨遥转开话题,墨小白说是,“估计要拍四个月,北美的事情我会处理,不会耽误工作。”

“好!”墨遥也没有强硬坚持。

墨小白看向夜空,轻轻摇晃手中的酒杯,“老大,我的女朋友米卡尔怎么样?够不够正?”

“嗯,很漂亮。”

“你也觉得漂亮?”

“嗯。”

墨小白笑声清脆,“老大,我看你整天忙黑手党的事情也没时间交女朋友,不如我帮你介绍怎么样?”

“不必!”

“兄弟介绍的,一定靠谱,考虑一下吧。”

“不必!”

墨小白知道墨遥一个答应说上三遍就会挂电话,他真的想看看,他是不是例外的那个,可他没继续,两人之间静了一会儿。

墨遥淡淡说道,“很晚了,你睡吧。”

“老大……”墨小白喊住他,说道,“A市的夜景真的很漂亮。”

“你到底想说什么?”墨遥的语气似是压抑着什么,清清楚楚地透过电话传来,墨小白的声音净是笑声,可从头到尾,他的脸上,眼睛里都没有一点笑容。

仿佛,那笑容和他没有关系,只是另外一个灵魂发出的笑声。

墨小白道,“老大,我只想告诉你,罗马的夜景的确很漂亮,可能是你看惯了,所以觉得无法取代,其实你多出来走一走,你会发现,其他地方的夜景一样漂亮。”

墨遥的声音带来一点笑意,“多谢了,我还忙,挂了。”

不期待,果然就没失望,更不会有伤心。

期待是他做过最蠢的事情,可十多年来一直这么蠢下去,总不想放弃希望,怕放弃了,自己会后悔一辈子,明知道每一次期待后的失望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地刺入他的心,他还是固执的一直等待。

哪怕一个转头,他也甘心。

可始终,那人总不会给他一个希望的眼神。

墨遥轻笑,挂了电话。

墨小白放下手机,一饮而尽。


448

《梁红玉》开机发布会现场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大半粉丝是为了一睹墨小白和裴俊的风采来的,两人都是国际巨星,一个是影帝,一个是歌神,又是那么俊帅有型,自然吸引一大片粉丝前来围堵参观。

温暖,陈雪如,李媛媛,杨洋,彭书瑶,陈秀丽全部参演,除了这些大牌明星,有也几名老戏骨加盟,影片可以说是草木皆星,阵容非常强大。

虽然林宁拍桌说要把墨小白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全场老人装上阵,可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墨小白的定妆简直帅毙了。他有三套服装,片场第一天在造型就是一套白衣胜雪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款音色的镶玉腰带,腰带上挂着一个香囊,一块玉佩。头发高束,帮着一条锦带。看起来就是一名王子,根本就不像什么沙场将军。

他一出来,温暖就忍不住说,“林导,你是让他去打仗,还是让他舞文弄墨?怎会有这种造型?”

蔡晓静也在片场,颇不理解,陈雪如则想,墨小白一个混血儿,做古代造型竟然一点都不显得突兀,这气质很像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男子。

如墨小白这样的国际巨星,有自己专属的化妆师,造型师和助理,一般拍戏都会随行,可墨小白却是一身轻松,他和经纪人一起来A市,工作上的事都和他经纪人联系,可他基本上不会出现在什么活动上,来片场也没带一个人,造型都是剧组的造型师弄的,他的专属造型师是法国人,对中国古代美男子造型一定都不拿手,所以这一次墨小白什么人都不带,一身行头都是剧组在安排。

林宁说道,“你们这就不懂了,这部戏的主角是梁红玉,韩世忠只是一朵绿叶,戏份也没有梁红玉多,他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他这张脸来号召粉丝买电影票的,你们以为是什么?”

墨小白竖起兰花指,“林美人,难怪你要我出卖色相。”

“知道就好。”

温暖上前,摸着下巴端详墨小白的造型,往他身边一站,因为影片一出来他们就是一对相恋至深的恋人,温暖问林宁,“你不觉得这朵绿叶太抢镜了吗?”

林宁挑眉,“在他脸上画一条疤痕?”

墨小白,“……”

几人笑闹成一团,不远处的李媛媛和陈秀丽相视一眼,说道,“温暖为什么和叶琰这么熟悉?”

“培养感情,很正常。”李媛媛说道,本来第一天开工是没他们的戏的,第一天只有六个人的戏份,一般没有戏份,这些大牌都不会出现在片场,导演也是一个精明人,从来不会安排这么多大牌在一个时间段在片场拍戏,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可有墨小白在,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留在片场。

第一场戏就是吻戏。

温暖呆怔了,第一场戏分明是劫法场的戏,然后倒回来,以记忆的形式拍摄,中途又接着一直到结尾,最后是韩世忠和梁红玉伉俪情深,一起带兵保卫潼关,韩世忠死亡,梁红玉一人站在落日下为结束。

林宁竟然挑第六场戏拍摄,弄得温暖措手不及。

怪不得墨小白要出这个造型了。

“第一天就拍吻戏,我真是艳福不浅啊,小表嫂。”墨小白摸着下巴笑眯眯地说道,温暖红了脸,实在是……林宁拍吻戏从来不借位的。

温暖有些拘谨,很少演员有第一天上工就拍吻戏的,林宁在招数还真特殊,她要和墨小白接吻,想着有点别扭。

这一场吻戏是梁红玉和韩世忠一吻定情的戏份,所以拍得很美,背景是一大片漂亮的桃花林,景德影视城就有一个人造的桃花林景,很多经典场面都拿来当背景,非常漂亮。这一场吻戏要求就要唯美,带出淡淡古典味道,道具师,灯光师,录音师和导演、场记准备就绪。

唐曼冬这一次当林宁的见习导演,跟在一边学习,场记板扣下后,表演区的温暖和墨小白正式早就进入角色,含羞带娇又带着几分英气的梁红玉和贵族公子韩世忠的第一次邂逅。

“韩世忠,你要上战场了,要去多久?”梁红玉抓着韩世忠的衣袖,脸色着急。

“不知道,金人屡犯宋人边境,民不聊生,身为大将军之后,我有责任代替父亲守护大宋,这一去,可能……”韩世忠先是一腔热血,坚毅大气,转而担忧,看向梁红玉。

看得出来,他很舍不得眼前的少女。

“不去不成吗?”

“不行,红玉,答应我,在这里等我回来,金人一定退兵,我一定回家见你。”韩世忠说道,微微一笑,君子如玉,“我还等着你嫁给我。”

“好,如果这一次你得胜回来,我就嫁给你。”

两人坐在桃花树下,花雨纷飞,梁红玉伸手接着花瓣。

“桃花很美吧。”她仰头微笑,背景拉长,整片桃花林都在屏幕内,美轮美奂,梁红玉此时还没有参军,尚是十六岁的妙龄少女,脸上带着属于少女的活力和憧憬。

“人面桃花相映红。”韩世忠说,翩翩公子出其不意,在她侧脸颊上落下一吻,梁红玉转过头来,韩世忠的唇靠近梁红玉……

噗嗤……墨小白笑场,退开了少许,温暖别扭地别过头去,老实说,墨小白的演技真不是普通的好,很有代入感,他的眼神仿佛会牵着你一起回到某个有故事的年代,她很容易就被墨小白带到剧情之中。

可她始终有点不适应,巨星之所有是巨星,必定有自己的气场,墨小白在这部片子里是一朵绿叶,他已经尽力避免去抢镜,可他整个人站在这里,就是一个国际巨星的范儿,温暖很有压力。

紧张,拘谨,第一场戏是吻戏的别扭,都让她无法完全放开,刚刚那段戏,她并未完全入戏,她不知道林宁为什么没喊卡,可她知道这段戏一定会重拍的,即便完全融入到剧情之中,她也做不到突然和墨小白伉俪情深。

449

温暖总是找不到表演的感觉。

这和她平时的表现不同。

以林宁的习惯,第一句台词他就该喊停了,然后破口大骂,而不是等到笑场。

温暖别过头去的时候才发现林宁根本就没看录像机,而是低头在看剧本,副导演在一旁指挥,林宁见墨小白笑场了,抬起头,“继续,重来。”

墨小白凑近温暖,“小表嫂,真的不介意我亲你?”

“我很专业。”温暖微微一笑,墨小白挑眉,笑了笑,“我也很专业。”

重来五遍,全部在最后笑场,第五次笑场的时候,温暖问,“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宁这时候从剧本上回过神来,把剧本丢在一边,走到表演区,化妆师在给他们补妆,林宁问墨小白,“笑够了没有?”

墨小白斜睨了温暖一眼,“差不多了。”

温暖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只知道在巨大的压下之下,她的表演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空白,在一旁看戏的李媛媛等人都蹙眉。

杨洋说,“《美人倾城》是不是替身片啊,这种烂演技也拿得出手?”

陈秀丽说,“顾小贝夸她夸得像朵花似的,没想到这么不济事,一点用都没有,像没见过大场面似的,气场完全被叶琰压住了,梁红玉的特色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裴清也蹙眉,温暖今天的表现的确有点离谱。

彭书瑶微笑说道,“你们也不要说温暖,你们当初第一次和一线男星合作的时候估计比温暖更不济事,何况对着叶琰,你们上去也怯场。”

“哼,我才不会。”李媛媛说。

陈雪如在一旁只是看了她们几个女人一眼,没说话,专心地看表演区。

陈秀丽说,“林导今天脾气很好嘛,巨星果然不一样,NG五次林导都不骂人,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脾气了?”

……

林宁和温暖说戏,墨小白在一旁看戏,说完后,林宁问,“你有压力?”

温暖诚实点头,林宁拍手,“有压力是好事,我知道你们第一次合作,一定很不习惯,所以刚刚那几场算是试场,下一场正式开始,温暖,干掉他,别给安宁丢人,一部捧你的电影别让一个臭男人抢风头了。”

墨小白,“……”

温暖,“……”

场记板拍下,这一幕又开始重拍,温暖在说第二句台词的时候就被林宁喊停,“温暖,你今天怎么回事?”

喝声很大,温暖吓了一跳,林宁到了片场就会换了一个人似的,是一名很怪癖,脾气又很不好的导演,偏偏要求完美。

美人倾城的时候就被他骂过很多回。

墨小白挑眉,林宁走过来,双眸冒火,压低了声音,“温暖,我告诉你,上我的戏,没有一个人有特权。你到底是靠实力走出来的,还是别人捧才出来,证明给大家看看,别让人家以为没了叶非墨你就什么都不行。”

温暖脸色大变,林宁说完这句话,也不顾温暖感受,拍拍手,“第二组拍陈雪如和裴清的戏,温暖先回去半个小时。”

林宁那句话压得很低,只有温暖和墨小白听到,林宁说得一点情面都不留,恶毒,尖锐,仿佛要刺伤人似的,可却一句话都不能反驳。

温暖知道自己今天有失水准,一咬牙拿着冰矿泉水回休息车上休息,蔡晓静想跟过去,墨小白拉住她,“晓静姐,我们来玩一会儿扑克。”

“等等,林宁和温暖说什么,我从没见过温暖脸色这么难看。”蔡晓静担心说道,似是受了什么巨大打击,墨小白笑说道,“你还不知道林宁,他到片场就变成暴君,我都敢骂,何况温暖。”

林宁拉着蔡晓静打牌,没兴趣看陈雪如和裴清的戏,蔡晓静提出疑问,“为什么林宁刚刚都没看你们表演?突然又变得这么凶。”

墨小白笑眯眯眨眨眼,“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我豆腐老了,以后生女儿给你亲,快说。”

墨小白囧了,这也行啊,“很简单,温暖第一次和我合作,一定会很不习惯,虽然我们很熟了,你也知道小表哥独占欲多强了,温暖拍戏,小表哥心里一定不舒服,何况还有吻戏,对象是我,温暖一时很难转变身份,今天一拍就是吻戏,之前没人提过一句,所以温暖一定会失水准。林宁何必看录像机,拍不过关我一定会笑场,难不成真要占小表嫂便宜吻她七八遍?”

“那林宁又和温暖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骂她不专业咯,要不要回学校再学一次表演啊,不然交学费让他教也行,烂演技……”

“呸,温暖什么水平林宁会不知道?他才不会这么骂温暖。”

“哇,晓静姐,我是你偶像,你呸我……”墨小白瞪圆了眼睛。

蔡晓静露出花痴般的笑容,“失误,失误……”

……

温暖一个人坐在休息车上,灌着冰矿泉水,林宁真是一针见血,她和叶非墨从来都没提过自己的心结,可林宁却一眼看出她的弱点,一脚就踩中。

她今天表现很差,她知道,可谁一来就拍吻戏,幸好不是床戏,不然她今天一定会被整死也说不定,估计整天都过不了一场戏。

当初拍替身床戏的时候,清场了,身上又有保护,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一心一意只想有一个机会好好表现,可如今……

清莲公主的时候那几场吻戏是借位,只有一场戏是真的亲到了,双唇一碰就离开,她当时有些不习惯,可那不算是一个吻,认真说起来,这一次才是实打实的吻戏,她是专业演员,可这一关自己都还没过呢。

非墨,一定会不开心的吧。

温暖看着外面的人工桃花林,她一直以来的坚持是对的,还是错的?她真的可以不顾非墨的感受和别人接吻吗?温暖甚是烦躁。

“被林导骂什么了?一贯笑脸迎人的影后竟然哭丧着脸。”

450

李媛媛和陈秀丽走上休息车,今天没她们的戏,所以她们都穿着自己的衣服,这是专属演员的休息车,很宽敞,李媛媛和陈秀丽坐到温暖对面的沙发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温暖自动忽略李媛媛冷嘲热讽的话,抿唇一笑,“媛媛姐,秀丽姐,你们也过来休息?”

“是啊,过来就看见你愁眉苦脸地坐着,林导骂你什么了?”陈秀丽问。

温暖不想和她们说话,只是敷衍说,“没什么,很平常的话,我这人比较感性,有情绪病。”

李媛媛冷冷一笑,讥诮说道,“所以说,影后不是这么好当的,你如今也算一线女星,对着一个叶琰竟然怯场,说到底,资历还是太嫩了。”

温暖目光平静,她知道金章奖李媛媛失利,心中一直不舒服,她也不想和李媛媛起正面冲突,没打算理这些话,她听得多了,早就麻木了。

陈秀丽见她没什么反应,微笑说道,“架子还挺大的,摆给谁看?”

温暖低头,轻轻一笑,“真是奇了,我坐着乖乖被你们骂你们说我架子大,那请问两位姐姐,我要有什么反应你们才满意,站起来和你们大吵一顿吗?或许这样就没架子了,或者你们想要看什么反应,告诉我一声就好。”

李媛媛和陈秀丽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也没动怒,李媛媛微笑说道,“有点意思,温暖,你进娱乐圈也快一年了吧,这一年来,你知道多少人嫉妒你,眼红你吗?我们可都是辛辛苦苦才爬上今天的位置,你呢,不费吹灰之力,大家都说,你和叶非墨是男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这是我的私事,我没必要告诉你们。”温暖淡淡说道,“两位姐姐今天没通告吗?一天都在片场里?”

“关你什么事?”

温暖笑了笑,目光看向窗外,陈秀丽说,“说真的,安宁花这么大价钱捧你,真是砸了血本,看看主创,哪一个不比你更有资格,就说刚开始竞争梁红玉的韩碧,她比你更胜任,安宁竟然让我们当绿叶捧红你,真是可笑。”

陈秀丽说起这件事,愤愤不平,温暖看向她们,“那你们为什么要答应?”

“你后台够硬,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去陪人睡觉都是叶总一句话的事情,何况是出演一部电影的配角,我们可没你这么好运气,当初叶总和我好的时候都没对我这么好过,最多给我两个代言,我想要安宁珠宝的代言,他竟然……”李媛媛笑一笑,说起她和叶非墨一段情,“真是同事不同命啊,你做了什么让他对你这么好?床上功夫特别厉害?”

最后那句话,她笑得有点暧昧。

温暖微怒,深呼吸,她不爆粗口,这样太不理智了,万一被人录了音给播出去,丢人的是她,这些人为了踩别人,什么手段都用过,李媛媛就用过录音的办法陷害过一名女明星,踩着她上位,所以她再失去理智,也不能胡乱说话。

“媛媛姐……”温暖微笑,“我们两人清清白白,你别乱冤枉人。”

“清白?”陈秀丽上下瞄了温暖一眼,“说出去都没人信你和叶总是清白的,叶总和安宁旗下哪个女星是清白的?”

温暖面沉如水,她当然知道叶非墨和安宁旗下的艺人很多都有过短暂的关系,“是吗?这些事你告诉我做什么?我刚来安宁,什么都不知道。”

李媛媛和陈秀丽颇为诧异,本来以为温暖是一个黄毛丫头,很容易被人误导,也很容易生气,指不定会破口大骂,恼羞成怒。她们当初就是这样子,起初做这样的交易,谁都很害怕被人知道,一旦被人指出立即翻脸,风度全失。没想到温暖很平静,从头到尾笑脸迎人,她们再怎么挑衅,她也没有动怒。

这丫头,挺沉得住气的。

这个浮夸的圈子里,能沉得住气的新人不多见。

李媛媛随手拧开一瓶果汁,轻笑说道,“你真的挺有意思的。”

“多谢夸奖。”温暖淡淡笑说道,笑意却不达眼底,她心情已经很不开心,不想理会她们,只想打发她们走,她可以清净一些。

李媛媛说道,“温暖,你知道你自己的处境多危险吗?”

温暖挑眉,李媛媛微笑说道,“你如今能有这份成绩,谁都知道安宁在捧你,叶总可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万一惹恼了叶总,你就会从天上跌落地狱,到时候嫉妒你的人一人一脚踩你,你永远都不能翻身,所以说,你想继续呼风唤雨,你就抓住好好迷住叶总,不然,你会死得很悲惨的。”

“多谢媛媛姐忠告,我会记住的。”

陈秀丽冷冷一哼,“哎,没了叶总,你什么都不是啊。”

温暖咬着唇,她一直以为她很努力,三分运气,七分努力,她不否认,非墨的确给她很多机会,所以她才能迅速蹿红。

可如今每个人都在说,没了叶非墨,你什么都不是。

林宁这么说,李媛媛和陈秀丽也这么说。

如今在片场的表现又这么差,她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没了叶非墨,她真的走不出自己的路吗?

温暖第一次对自己有这样质疑。

她的自信心受到空前的打击。

“死鸭子嘴硬,哪天等报纸登出来,你不认都不行了。”李媛媛说道。

温暖一笑,“你们这么执着我和叶总的关系,又是为什么?照理说,你们和叶总都是过去式了,你们也得到你们想要的了,为什么咬着我不放呢?”

“揣着明白当糊涂。”李媛媛一哼,“我们只是看不惯有些人总是摆着一副我很实至名归的嘴脸,自己靠什么出位都忘记了,让人恶心,看看你今天的表现都知道,第一次演戏的艺人都比你表现的好,丢人。”

451

温暖只觉得好笑,既然很多事都心知肚明,摊开了说,她也没觉得生气,其实李媛媛说得有几分道理,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混,大家都是一副嘴脸。

只是,她比较幸运一些。

“媛媛姐,我是不是实至名归其实不重要,我是不是有人捧其实也不重要,你若不高兴有人捧我,不愿意出演这部电影,你可以出去和林导说,不必来寻我的麻烦,我不想和你吵架。”

李媛媛轻蔑地看着温暖,由始至终她就打心眼里看不起温暖,只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的新人,因为有叶非墨所以才有今天,演技相对于新人算好,可对她们这些有资历的人来说,技巧不足,尚显青涩。

这样一部大制作,大腕云集的片子,竟然要一名出道不到一年的新人当女主角,换了谁都想其中有鬼。

“吵架,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没资格,我用不着和你吵架,谁都知道林导脾气不好,一会儿就等着挨骂,你也知道他骂人一贯难听,大家都等着看你笑话,对了,一会儿要被骂哭了,我可以给你一张纸巾让你擦眼泪。”李媛媛说道,优雅起身,和陈秀丽下了休息车。

温暖别开眼光,看向外面的桃花林。

是啊,大家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如果再表现不好,林导一定会骂人的,上了戏他是父母兄弟都不认的人,只要求演员能表现到最好,在场除了墨小白,估计都会被他骂的,上一次倾城可能因为脾气好,骂得没那么难听,也没那么频繁。

她不是怕被林导骂,只是不想自己真的不堪一击。

有人上车,温暖摇头,刚走两个,又来了,真烦人,虽然习惯,还没麻木,总是有点知觉的,她烦娱乐圈的勾心斗角。

刚一转头,发现是林宁,她微微一笑,“你怎么也来了?”

“废话,来给你说戏。”林宁拿着剧本坐到她对面去,温暖吐吐舌头,林宁低头翻着剧本,状不经心地问,“刚刚骂这么难听,不生气?”

“没有。”

“哟,真大方。”

“我会当成赞美的。”温暖笑道,“半个小时还没到。”

林宁没理她,看了剧本良久,抬头看她,“你找到和墨小白对戏的感觉了吗?”

“还没有。”

“真笨。”林宁不客气地批评,“浪费我这么多菲林也找不到感觉,一会儿再下去试一场,小白不笑场算就一直过,他笑场你就等着挨骂。”

“我说,林导,美人导演,美人哥哥,能不能换一场戏?第一次来就拍吻戏,我有点不习惯,如果对台过几次,可能感觉会好多,拍吻戏也会顺利一些,是吧?”温暖弱弱地提议。

林宁挑眉,“你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

温暖语塞,林宁是暴君,绝对不允许演员有自己意见的,除非你能说得他接受,否则免谈,温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林宁一上来就拍吻戏,真的太突然了。

林宁把剧本放在一边,望着温暖,“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期望很高。”

“不知道!”期望高刚刚还骂这么难听,别说是严师出高徒,她可不信。

林宁白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加吻戏?”

林宁刚一说完,墨小白也上车来,打了声招呼,“哎呦,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我可以旁听吗?”

人说着已经坐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林宁和温暖。

“墨小白说不加就不拍。”温暖看向墨小白,很老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墨小白无辜,他听到林宁问什么了,温暖这答案也真是太诚实了,他的确这么说过,不过林美人会听,那真是奇迹……

林宁一哼,“你也真信我随口胡编,我还和非墨说从头到尾不会有吻戏,全部借位,我还说我要墨小白从头到尾都是老人装。”

“哇,大导演,原来你这么恨我吧,全场老人装我立刻回美国,我这么英俊潇洒的形象可不能毁了,靠他吃饭呢。”

温暖和林宁自动忽略墨小白的话,温暖反问,“那为什么你同意加几场吻戏和床戏?”

林宁看着温暖,她第一次见他这么认真,“我只想帮你克服你的心理障碍,吻戏和床戏是一个心理上的坎,特别因为你的老公是叶非墨。我知道你只拍过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电视剧就别说了,借位太明显了。温暖,身为一名艺术者,你要随时有这样的准备,你要知道,你是一个专业演员,如果你连一场吻戏都无法克服,那更别说其他的。我只是拿吻戏举一个例子,还有其余方面,你是演员,你要清楚地知道,你在演绎的是别人的故事,要完全投入进去,只有全心全意奉献的人,才能做出真正的成绩,不然你就是红一阵子就走下坡,也不会有自己经典的作品。你看《罗马假日》,一提起就知道奥黛丽。赫本。这才是经典影片,这才是艺术。既然你选了这一行,就要做到最好。”

温暖内心隐约有一种澎湃之感,心事都被林宁说中,仿佛有一股激流在心中不停地刷洗着,激荡着。

林宁说得没错,她是专业演员,她选了这一行,那就要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事业中。

林宁顿了顿,“可是,我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并非你过不了这个坎,而是你怕非墨不开心,是不是?”

“你可以当心理专家了。”

墨小白挑眉看向林宁,看来林宁对温暖的期望真的很高,否则不会和温暖说这些话,若是非墨知道了,一定会翻脸的。

他一直不喜欢温暖涉足娱乐圈,林宁却鼓励她全心全意对待。

“我很了解非墨,温暖,你如果过不了这个坎,你就乖乖的回去当你的叶太太,别惹他心烦,如果你能过得了,彻底放得开,你就全心全意在这条路上走,你会走得很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