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55章节 叶非墨

455章节

片场全部是记者,温暖怀孕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韩碧看着报纸的时候,红了眼圈,雪白的牙齿轻咬下唇,表情悲戚。

她怀孕了?

温暖怀孕了,她残余的希望都被这个消息冲得四分五裂,倏然揉了报纸,远远丢开。

“非墨……”她低喊着叶非墨的名字,空洞的声音巨大地反响,一遍遍回荡,如泣如诉,他又会有孩子了,他和她的孩子,他还记得吗?

她捂着心口,痛彻心扉,linda见她难受,慌忙过来扶她,“我就不该让你看报纸。”

韩碧脸色苍白,脸上布满了浓浓的绝望,“这么大一件事,我能不知道吗?”

“韩碧,你都决定放手了,她怀孕和不怀孕关你什么事?”linda说,“你要真的不甘心,那天你就答应杜小姐合作去害温暖了,何必等到今天?”

“我不知道……”韩碧痛苦地捂着头,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linda接过一看,竟是杜月盈,韩碧拿过电话,铃声如催命般在响,那日杜月盈说合作害温暖,她不愿意,两人不欢而散,这几个月,杜月盈没有打过一通电话。

这时候突然打电话,来者不善。

韩碧的心仿佛被恶魔抓住,正被恶魔引诱,走向深渊,她极力挣扎,丢开手机,双手捂着耳朵,不停那心悸的铃声。

停了几秒钟,铃声又响了,杜月盈很有耐心地打。

韩碧很害怕杜月盈,那女人笑得很温柔,可她莫名地怕,总觉得杜月盈很可怕,即便她再美丽,也是毒美人。

linda说,“韩碧,这是你和叶总最后的机会了。”

韩碧何尝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

她拿过手机,接了杜月盈的电话,杜月盈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也带着几分讥诮,“韩小姐真繁忙啊,总算接我电话了,怎么,考虑得怎么样了?”

“杜小姐,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恨温暖,只是因为她抢了你的旗袍吗?”

杜月盈说,“我的事无需和你说,你只要决定,你做,还是不做。”

韩碧冷冷一笑,眉梢带了少许厉色,杜月盈想要对付温暖,又要置身事外,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她想得太美了,借刀杀人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韩碧,温暖怀孕了,你曾经也怀孕过,你也有机会能生下叶非墨的孩子,你看着……”

“够了!”韩碧脸色瞬间惨白,身子忍不住的颤栗,她怎么能如此恶毒,专门挑人的心病戳,可恨的是,杜月盈对她了如指掌,她对杜月盈却是一无所知。

“别恼羞成怒啊,只要一次,我保证,你想要的人又回到你身边了。”杜月盈温柔地诱惑着韩碧,语气轻柔,令人忍不住相信她的话。

韩碧轻笑,“杜小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真的很恶毒。”

电话里传来杜月盈张狂的笑声……

久久不绝。

刚和唐舒文、林迪云开了一个电话会议,叶非墨就接到罗马来的电话,那是墨遥打来的,“非墨,温暖的身份……很特殊。”

叶非墨蹙眉,“什么身份特殊,她是温家的小姐,我的老婆,安宁的艺人,除了这些身份还有什么身份?”

墨遥顿了顿,叶非墨听到翻页的声音,墨遥似乎在翻什么文件,“无双看见温暖肩膀上的蝴蝶很漂亮,纹了一模一样的纹身,她在埃及遇见一对夫妻,正好穿着无袖被那对夫妻看见了,你猜怎么样?”

叶非墨的心突然怦怦急跳,温暖身上的蝴蝶?

5203系列香水的广告早就出来了,温暖肩膀上的蝴蝶不是什么秘密,再且,她平时穿晚礼服也会看见肩膀上的蝴蝶。

“怎么回事?”不知为何,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安。

“那对夫妻是杜迪的父母,他们把无双错认成好友的女儿,且说他们家族的长女身上都有这个蝴蝶胎记。”墨遥淡淡说道,“命门两大家族,苗家和龙家。相对于苗家,龙家更是神秘,我查过她们的资料,龙家女性为尊,长女身上的确都有这个胎记。二十二年前,苗家和龙家因为为了争夺一件古老器具相互残杀,当时龙家的继承人被亲信出卖在爱琴海惹来杀身之祸,落海失踪,据我调查的资料显示,当时龙秀水落海的时候已怀有身孕。后来苗家为了夺得命门大家的位置把龙家的人逼入绝境,如今龙家的人都隐姓埋名,不知所踪。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肩膀上有蝴蝶胎记的女子一定是龙家的传人。况且,温暖的年龄和我查的资料非常符合。”

“那又怎么样?”叶非墨沉声问,他不管温暖是姓温,还是姓龙,都是他的妻子,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不过因为许诺的关系,他知道苗家的确有点邪门,同为命门大家的龙家,恐怕也很邪门。

墨遥的声音平平淡淡地说,“杜家和龙家是姻亲关系,龙秀水的女儿和杜迪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

“荒谬!”叶非墨冷冷一笑,握紧拳头,“什么未婚夫妻?别说温暖是不是龙家的传人,就算是,那又怎么样?她如今是我的妻子。”

相对于叶非墨的激动,墨遥显得很冷静,“凡是命门家族都有一个诅咒,苗家有,龙家也有,具体是什么,恐怕你要问杜迪,我只知道,历任的龙家传人的夫婿,都是英年早逝,只有杜家的人例外。”

“荒谬!”

“恩,三大古老家族的事情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以前许诺和许星,也是死一个,活一个,大表嫂是浴火重生,可事实上,也是死了,只是灵魂重生了。”墨遥淡淡说,“我告诉你,只是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对了,杜迪去A市了。”

*

再次呼吁大家帮忙去当当写评哈,~~~~(>_<)~~~~

456

英年早逝么?

这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什么英年早逝,他才不信。大文学

听了墨遥的话,叶非墨最在意的一件事是杜迪和温暖的关系,是未婚夫妻,他早就觉得温暖身上的蝴蝶胎记有点问题,若是纹身比较好解释,可胎记……普通人谁会有一个蝴蝶胎记,且是色彩斑斓,颜色鲜艳。

可再有问题,他也从来没有和龙家联系起来,且他听都没听过龙家,如果不是许诺,或许他也不会听说苗家,墨遥传了一份文件给他看。

龙家,苗家和杜家是三大古老家族,龙杜两家关系极好,和苗家势同水火,龙家和苗家都是命门天算之家。一百多年前,国内动乱之时,几大家族都移民到国外,龙家去了美国,苗家去了欧洲,杜家一直留在A市,几十年前中心才慢慢地移到北美。

龙家每一任的继承人身上都有一个色彩斑斓的蝴蝶胎记,大多在肩膀,有人在胸口,这是家族的标志,原因不详,说实在的,的确很诡异,每个女孩身上都有这么潋滟的蝴蝶,绝非偶然。

墨遥所给他的资料的确很诡异,除了只有两位杜家人是长命百岁,其余龙家配偶都在英年死于非命。

叶非墨想到在温暖家里看到的相册,温暖的小时候的模样和如今大有变化,当时看她四岁的照片和七岁的照片他以为是两个人,还开玩笑她是不是去整容了。大文学

莫非温暖真不是温妈妈所出?

挺两三岁的记忆,温暖估计也懵懂,人的记忆一般从五六岁开始记事,以前的事情温暖肯定记不起来,温妈妈如此疼爱她……

叶非墨顿了顿,他又何必庸人自扰,不管温暖是谁的女儿,都是他的妻子,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至于诅咒的事情,他根本一字都不信。

杜迪来了,他又想干什么?

这段日子他和温暖有通电话,发电邮,有时候发一些风景明信片过来,他待温暖这么好,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故意接近温暖的?

下了班,叶非墨开车去片场,在片场外就看见一堆记者堵在片场外面,温暖怀孕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记者都等着第一手资料,这批狗仔没事情做了吗?

他等了一会儿,打电话给温暖,电话打不通,叶非墨拨了蔡晓静的电话号码,响了一会儿蔡晓静就接了,“温暖呢?”

“她从后门走了,叶总,杜迪说有要紧事找她,让温暖见他一面,所以把她带走了。大文学”蔡晓静说道,叶非墨不做声,挂了电话。

杜迪……

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竟然比他快一步接到温暖。

他一直很介意温暖和杜迪之间的亲密,温暖对杜迪没什么防心,把他当成好朋友,他知道温暖没有别的心思,可就是不满温暖对杜迪好。

相对而言,方柳城就是小菜一碟,杜迪才是他最介意的人,如今爆出温暖和杜迪的关系,叶非墨更是紧张,怕杜迪把一切都告诉温暖。

什么英年早逝……

如果听了这种话,温暖会伤心,一定会自乱阵脚。

叶非墨疯狂地拨打温暖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叶非墨蹙眉,一踩油门,开车离开片场。

他开车去他们常去的江边,还是老位置。

长椅上坐着一对母女,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穿着蓬松的公主裙,扎着小辫子,辫子上别着漂亮的蝴蝶饰品,又是蝴蝶……

他想起温暖七八岁的照片,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打扮,那丫头的品味真好,当时那身打扮现在还流行着,没有过时。

她的照片,很多都戴着蝴蝶饰品。

蝴蝶……

叶非墨偏头看向淮江,已是黄昏,暮色深沉,残阳凄厉悲壮,铺了半江橘红,暮色映入他的瞳眸中,更见深沉,杜迪和温暖……

小女孩喝完奶茶,年轻的妈妈牵着宝贝女儿起身回家,叶非墨回头,走过来坐下。

他希望,杜迪什么都没和温暖说。

温暖一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杜迪含笑看着她,两人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厅用餐,餐厅有一条长长的木板通道,墙壁上挂着一块水幕镜墙,色彩鲜艳,室内的墙壁和房梁上都雕刻着动人的壁画,颇有印度风情,每一个座位的旁边都挂着和墙壁色泽相配的短帘,挂着小风铃,微风吹过,铃声叮当,极是动听。

餐厅环境很美。

杜迪喝着柠檬水,静静地看着温暖,她低着头,带着一顶白色的小绒帽,长发柔顺地垂在两旁,她勾着头发别在耳朵后,露出白皙美好的侧脸。

从杜迪的角度看去,就看见她脸颊上少许的红晕,还有微翘的睫毛,最是垂眸间的那一抹温柔,不知为何,如此动人。

男子眸中笑意渐深。

就是她么?

他寻了多年的未婚妻。

乍一听到这消息,杜迪有些意外,可仔细调查后,背后的真相又让他觉得惊喜,难怪他对她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亲昵,也难怪,他对她,总有一分无法抗拒的悸动。

这就是杜龙两家的缘分。

然而,她什么都不知道,杜家寻了她这么多年,踏遍北美,爱琴海一带,从没想到她会流落到A市,幸亏,平安幸福地长大。

杜迪眸中有笑,如果早知道是她……人生没有如果,她已经和叶非墨结了婚,她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了,她会怎么选择呢?

温暖轻拍自己的手机,刚在片场摔了一会儿,竟然死机了,她摆弄好久都没弄好,今天最后一幕戏拍好了,心情轻松,一时高兴就摔了它。

杜迪的长指在桌上敲了敲,问,“看见我来找你,有没有意外?”

*

甜蜜不了多久了,会很虐……应该是我写过算是最虐的情节了……最近有雨哦。

457

温暖把手机放在桌边,笑了笑,端庄温雅,“是有点意外,你不是说家里出了点事,你短时间内不会来A市吗?”

今天杜迪来寻她,温暖是很意外的,正巧记者在门口都候着,小路上的几名记者被杜迪的人搞定了,温暖想早点回家约叶非墨一起吃饭,所以上了杜迪的车,谁知道杜迪说有事找她,手机又死机了,她想打个电话给叶非墨说一声都不行。大文学

“杜迪,你的电话能不能先借我用一用?”温暖笑说道,杜迪把电话递给她,温暖道了谢,拨了叶非墨的私人手机。

电话响了许久,叶非墨才接电话,声音很冷漠,“叶非墨!”

温暖轻笑,“是我啦,手机坏了,用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的,你下班了吗?”

叶非墨顿了顿,看电话号码,心中了然,唇角微微一勾,“我下班了。”

“对不起啊,本来想约你一起吃饭的,一会儿我帮你带宵夜行吗?”温暖笑问,看了看桌子上的特殊台历,报了餐厅的名字,“这家的口味你应该会喜欢。”

“宵夜?你几点回来?”

温暖看了看杜迪,再看看表,吃饭应该不用一个小时吧,杜迪特意过来找她有事,一个小时,一边吃饭一边谈事怎么都够了。大文学

“8点就到家了。”温暖说道。

江边的风吹得叶非墨的头有些疼,杜迪会和温暖说什么呢?全盘相告,又或者隐瞒不说?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如何想的。

“我知道了。”

杜迪挑眉,微微抿着唇,眸色微深,这是他自幼订下的未婚妻,可她已嫁人了,且叶非墨很疼爱她,两人生活很幸福。

温暖偏头打电话,眉梢都带着娇俏的笑意和幸福,任由是谁都感觉得出来她的心情,她的状态,真的很好,也看得出,她多爱正在和她通话的男人。

杜迪轻笑,他自然一表人才,才学人品相貌家世样样上等,自幼多是女孩子追求,可父母告诫,他已有未婚妻,虽然自幼失散,不知流落何方,可他的父母坚持未婚妻未死,他是有家室的人,不该和别的女子来往。

对感情,杜家的教育从小就是从一而终。

杜迪对别的女子也不上心,从未遇见中意的女子。

若说他生命中,除了母亲和妹妹,最重要的,莫过于他的未婚妻了,虽然他从未见过她,这么多年却一直找寻她的下落,对父母有交代,也对龙家有交代。大文学

可如今,杜迪却迟疑了。

寻是寻到了,十有**也确定温暖是龙家的传人,可他该执着地认为这女子是他的人吗?她已有另外一份属于她的幸福。

若说她从小没有和他失散,他笃定,她能爱上他,一生陪伴。

可如今,却是慢了一步。

温暖和叶非墨闲聊了几句,挂了电话,把电话还给杜迪,认真道了谢,杜迪摇摇头,“别这么客气。”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你在片场忙了一天也饿了吧,先叫东西吃,边吃边说吧。”

杜迪叫了一份红咖喱海鲜,温暖要了一份印度白咖喱杂菜,再要了一份甜品,杜迪笑问,“减肥?”

“对。”温暖笑说,其实也不算减肥,只是想简单吃点,早点回去陪叶非墨吃。温暖叫了几份叶非墨喜爱的菜式打包,杜迪也不介意。

上菜很快,温暖吃得少,“你这次回来是谈生意吗?”

“找人。”杜迪淡淡说道。

温暖一笑,“是不是需要我帮忙?”

杜迪看着她带笑的眉目,唇角也染了一抹微笑,温暖很爱笑,性格乐天,他心想,如果把事情都告诉她,她会失去这种灿烂的笑容吧。

特别是关于那个诅咒。

她这么爱叶非墨,若是知道了,会很伤心吧。

“本来是想你帮忙的,不过我看你这么忙,那就算了。”

“没事,我的戏份拍完了,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暂时没什么事情,你真需要帮忙你直说好了,我能帮得上的一定帮你,你在找很重要的人吗?”温暖忐忑地问。

杜迪点头,“是!”

很重要的人。

温暖好奇地看着杜迪,她着实想不出,除了他的家人,什么人算是杜迪重要的人,她和杜迪很投缘,可相处时间却不长,唯独知道他感情比较淡漠,能称得上重要的人,莫非是他喜欢的人?

“可以好奇地问一声,是你什么人吗?”

“未婚妻。”杜迪说道,温暖眸光一亮,指着杜迪说,“你的未婚妻?”

杜迪冷厉的眉目掠过笑意,挑眉反问,“我有未婚妻很奇怪吗?”

“我以为你没有喜欢的人呢,原来你有未婚妻啊,你从来都没说过。”温暖真心为杜迪开心,可他未婚妻为什么不见了呢?

“你也没问过。”杜迪淡淡说,喝了一口白葡萄酒。

温暖一脸自信,“你说吧,她叫什么名字,有照片?具体做什么的,我保准几天就帮你找到了。”

就算她不能,非墨也一定能,算是还他一个人情,上一次她和他妹妹的事情,他们夫妻欠杜迪一个人情,正好相抵了。

“再说吧,突然又不想找了。”杜迪凝着温暖,淡然说道,“或许离开我,她会更幸福,我不该打扰她。”

他的眸中映出淡淡的忧郁,看得温暖莫名一酸。

他很爱他的未婚妻吗?

原来,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温暖见杜迪说不想再找,她又不清楚杜迪和他未婚妻之间的事情,不好插嘴,也没有多说什么,别人的感情外人是很难判断的。

杜迪平静地问,“温暖,你信命运和诅咒吗?”

458

温暖偏头思考,命运和诅咒,这两者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是一个意思,可对温暖来说,却是不同的,她不信命运,却信诅咒。

杜迪听她的回答,颇为惊讶。

一般说来,不信命运的人,也不信有诅咒一事,他们大多以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身为和命门两家族都有颇深渊源的杜家,杜迪所接受的教育是信命运和信诅咒的。

他信这一切,所以这么多年,冥冥之中也在等着他的未婚妻。

可温暖却不信。

可为什么她信诅咒呢?

温暖说,“我也不知道,就这么相信呗,很多事,没办法解释的。”

前段时间,她经常梦见一只染血的蝴蝶扑向她,夜里总睡得不安稳,仿佛是一种很扰人的声音在她脑海里一直响起,可她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只知道那蝴蝶令人害怕。

每次睡得不安稳,又怕非墨担心,压在心里都没说,最近似乎好了很多,不知为何,没梦到那染血的蝴蝶,她也轻松多了。

同一个梦做了这么多次,又是如此恐怖,她总是有些想法的。

“我认识一个家族的人,他们的后代是受诅咒的,你相信这种事吗?”杜迪笑问,目光凝着温暖,深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什么样的诅咒?”

“很久以前,有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和另外一个家族的继承人指腹为婚,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可女子后来变了心,嫁给了别人,抛弃了未婚夫。未婚夫的家族以巫术见称,遭遇背叛后,他用自己的生命向女子报复,诅咒这个家族的继承人的夫婿活不过30岁,除非她的夫婿是这个未婚夫家族的人。”杜迪淡淡说道,“就因为这个诅咒,她的家族历代继承人的夫婿都活不过30,除非他……”

温暖气急败坏,“好恶毒的毒咒,这个男人太缺心眼了,也太恶毒了。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太过分了,不能因为得不到爱情就诅咒有情人吧。事实真的如此吗?真的活不过30?”

“是!”杜迪淡淡说道,“历代如此。”

可即便是有这样的诅咒,杜家和龙家的关系都是极好的,正因为这个诅咒,下咒的杜家第二代觉得亏欠了龙家,所以一直以来都很照顾龙家。

为了解除诅咒,这么多年来,两家人一直都在找寻办法,可冥冥之中,似乎注定的,缘分总是错过,这个诅咒尚未解除。

否则,龙家永远都受诅咒,世世代代,不止不休。

“我从来没想过,世间会有这样的诅咒,太恶毒了。”温暖心有余悸。

杜迪淡淡地笑,不愧是龙家的人,刚刚她的反应太过激动了,温暖对不关己的事情素来看得也很淡。这么义愤填膺是很少见的。

这也说明了她的身份。

“你信了?”

“为什么不信?”温暖反问,“你都证实过,我能不信吗?”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和没经历过的人感受是不同的。

“是不是我说的你都信,说不定我在编故事。”杜迪笑说道。

温暖一怔,“不管是不是故事,我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诅咒存在也没什么奇怪的,是吧?”

“你说得对。”杜迪淡淡一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叶非墨简单吃了点东西垫肚子,正在客厅看安宁这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温暖过来抱了他一下,“饿了没有?”

“饿死了。”

“我马上帮你热。”温暖说道,放了包包,脱了外套去厨房把饭菜热一热,叶非墨的目光随着温暖移动,脸色深沉。

杜迪没有和温暖说?

这倒是奇了,如果和温暖说了,她不可能这么早回家的,这丫头一定会找个地方哭一场,胡思乱想,纠结,自我折磨一顿才回家。

一回家,表情这么自然,洒脱,和没事人一样,这么大的事情,又事关他,温暖演技再好也掩饰不了。

只能说明,杜迪什么都没有。

这男人真有意思,大老远跑回来找温暖,却一句都没和温暖提过,他想做什么?这么折腾做什么呢?不过杜迪不说,正如了叶非墨的意思,他并不想让温暖知道这些烦心事。

刚刚一挂电话他就后悔了,本是想试探杜迪的态度,没想太多,可挂了电话又想,如果温暖知道了,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

且不说龙家的诅咒,就说她不是温家的亲生女儿,这件事对温暖的打击就够大了。

温暖把饭菜热了,端上饭桌,招呼叶非墨过去吃。

“杜迪和你说什么了?”叶非墨坐下来,淡淡问。

“没什么,他说来找未婚妻的,说是要我帮忙的,后来又说没事了。”温暖照实说,叶非墨冷冷一哼,立显不悦。

未婚妻……

他的未婚妻早就是过去式了。

怪不得他如此讨厌杜迪,原来这男人和她果真有莫名其妙的关系,这件事温暖若能一辈子不知道最好了,什么英年早逝,见鬼去吧。

温暖去把她的手机拿过来,“非墨,我的手机坏了,你会修吗?”

叶非墨接过她的手机,摆弄了会儿,“晚点我帮你弄好。”

“你能修理最好了,免得我送修理店。”像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她一般的原则都是等叶非墨来修理的,他几乎什么都会,冰箱,空调坏了都能修,手机她也归类于电器之类的,早就算准了叶非墨能够帮忙。

叶非墨抬眸看她一眼,摇摇头,温暖一笑,“我的戏份结束了哦,从明天开始暂时能够有十来天的休息时间,你有假期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