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59章节 叶非墨

459章节

叶非墨前段日子说等她结束这部戏带她去日本旅行,这个季节正好,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难得能有时间休息她想多陪他,不然忙起来天昏地暗,哪都不能去。

蔡晓静已经把三个剧本给她看,让她选择中意的影片,她很喜欢另外一个影视公司投拍的一部片子,是一部浪漫的爱情片,可拍摄地址在法国巴黎,一去估计又要三四个月,或者半年。她不想接这样的片子,可又喜欢得紧,正考虑着和叶非墨商量,他要是没意见她就接。

下个季度安宁的片子都是安宁四朵花参演,她不想去凑热闹,最主要是不想和李媛媛和陈丽秀她们同台,拍《梁红玉》的时候,林宁在场,她们都能明目张胆地刁难她,讽刺她,别人当导演就更别说了,明争暗斗特厉害,她不想和这些人同一个片场工作。

如今的温暖是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一部电影在金章奖和大学生电影节大获全胜,温暖在这两个重要的电影典礼上都拿了奖。再加上电视剧《清莲公主》热播,卓冰冰,温暖,陈航,陈雪如成了娱乐区的红人,这部电视剧收视持续走高,一直到结束,掀起古装戏狂潮,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奠定了温暖一线演员的地位,再加上安宁热捧,接拍的广告都很有分量,她显然成了这一年娱乐圈最瞩目的明星。

人一红,事就多,工作也特别繁忙。

温暖和蔡晓静争取到的时间也就十来天休息时间,叶非墨自从在江边和温暖定下十年之约后,对她的事业不再太排斥。可要去巴黎拍摄几个月,她还是担心叶非墨反对。

叶非墨的时间调不开,如果要去日本旅行,只能去四五天,多的时间没有,温暖不在意,有四五天也好,前面几天她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一番,顺便陪陪家里人。

温暖这几天是集中拍戏,日夜颠倒,拍戏很辛苦,洗澡的时候,叶非墨见她多半个小时不出来,心中纳闷去浴室一看,自家老婆已昏睡在浴缸里。

他心疼不已,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喜欢当演员,台上风光,台下辛苦万分,他抱着温暖冲了身子,随便穿上浴袍就抱她去床上睡,从头到尾她都没醒来。

叶非墨搂着她睡在他的腿上,帮她吹头发,吹干了头发才调整好她的睡姿。

他刚帮她盖上被子电话就想了,程安雅打来的长途电话,叶非墨怕吵到温暖,拿起手机去客厅听,叶非墨这件事叶薇听说了,又和叶三少提了。程安雅也知道了,她是有些担心的,不说他们迷信,命门中的人和普通人真的不好比。

就许诺那件事,她还是心有余悸,叶宁远伤心等待那么多年,即便她是重生了,可原来的许诺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死了,只是借着别人的身体重生。

她很怕叶非墨和温暖也会应了这个诅咒,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别的什么事她可以一笑置之,不会理会,可关系到儿子的命那就不能等闲待之。

“妈咪,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信这些东西了,没事的。”叶非墨轻声说道,“你和爹地就开心地玩你们的吧,我和温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墨遥和你说过那个诅咒的事情吗?和龙氏女子结婚的人活不过30,你确定你要一意孤行?”程安雅沉声问,顿了顿,“妈咪也不是迷信,可你嫂子的事,大家都知道,由不得我们不信。”

叶非墨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外面浓黑墨色,淡淡反问,“妈咪想如何?我和温暖已经结婚了,已成事实,你想我们离婚吗?”

“你哪句话听成我是这意思了?”程安雅想掐死他,“我的意思说,你带温暖去龙家,问一问能不能有解决的法子。”

“墨遥的调查资料显示,自从龙家和苗家大战后就开始隐姓埋名,不知所踪,谁知道他们在哪儿。”叶非墨说道,他并不愿意温暖去找他们。

“你有心要找人,怎么会找不到。”程安雅说,“乖儿子,听话。”

“这件事我自己再考虑,妈咪,不说是30,还有几年的时间。”

“你真是……”

“好了,妈咪,我要休息了,你和爹地去吃晚饭吧,不罗嗦了。”叶非墨笑着挂了电话,程安雅错愕,大受打击,她啰嗦?儿子说她啰嗦。

她放下手机偏头问叶三少,“我哪里啰嗦了?”

叶三少笑答,“人老了,都啰嗦,乖,不止你一个变啰嗦。”

程安雅,“……”

第二天,温暖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叶非墨上班了,她总算能睡到自然醒了,手机他已经修好了,放在床头柜上,电池也充满了,功能齐全。

她这一天都没什么事情,起来吃了点东西后打算去看话剧,唐曼冬打电话约她去打高尔夫球,温暖爽快地答应了,除了唐曼冬,还有唐舒文和苏然。

高尔夫是温暖才刚学会不久的,她和叶非墨在一起后,他经常和林宁、唐舒文打高尔夫球,她来过几次,缠着叶非墨教她,皮毛是学会了,打得不算很好。

唐曼冬知道她戏拍完了,正好和唐舒文约出来打球就约温暖一起放松放松。

她开车过来接温暖,去绿光高尔夫球场的时候唐舒文和苏然已在打过一圈了。

“雪如姐没来?”

唐舒文说,“本来今天是休息的,林宁说昨天有一段出了问题,让她去片场补拍,一会儿下了戏她直接过来,再拍半个月,她的戏份也差不多结束了。”

林宁后面的进度慢了很多,拍摄进程放慢了速度,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墨小白的功力的。

温暖没想到,她和唐曼冬打了一圈高尔夫球后会遇见杜迪和杜月盈兄妹,他们也来绿光高尔夫球场,杜月盈看她的目光带着谁都无法忽略的敌意。

460

再见杜月盈,温暖只觉得有些尴尬,距离飞机那事快半年了,她不是记仇的人,再加上和杜迪关系不错,所以觉得很抱歉。

杜月盈的敌意,不仅温暖感觉到了,唐曼冬,唐舒文和苏然也感觉到了,杜迪目光掠过杜月盈,她突然和善一笑,主动过来和温暖道歉。

温暖笑说没关系,唐舒文和杜迪握手,婚礼上他们见过一面,原本唐家邀请的是杜迪的父母,正巧他父母有事,所以杜迪代替父母去参加婚礼。

唐四和杜家父母交情还不错,唐舒文和杜迪交情却不深,只是点头之交。

大家都认识,于是约在一起场子打球,唐舒文也趁机会和杜迪相识,温暖的打球技术不好,去点东西吃,唐曼冬和她一起去。

她也不喜欢和杜月盈一起打。

杜月盈打了几杆,也没有继续再打下去了,目光冷冷地扫向温暖,她和杜迪说了声想去喝甜品便走开了,杜迪和苏然、唐舒文一起打。

杜月盈走到一旁,给韩碧打了一个电话。

……

唐曼冬和温暖去洗手间回来,侍应生已在把她们点的鸡尾酒PinaColada放在桌上了,杜月盈坐在一旁喝着PinaColada,含笑等着她们回来。

PinaColada是一种西班牙风味很浓的热带饮料,香醇浓厚,很适合女孩子喝。

温暖和唐曼冬相视一眼,坐了下来,温暖主动和杜月盈打招呼,杜月盈表现得很大方,没有生气,唐曼冬很不喜欢她,问,“杜小姐找我们有事?”

“没事,随便聊聊。”

温暖喝着鸡尾酒,杜月盈眸中笑意渐深。

“我们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唐曼冬冷笑,温暖没什么话和杜月盈说,只在一边喝饮料。

杜月盈笑问,“温小姐还在为上一次那件事不舒服吗?如果是,我可以再次道歉。”

“杜小姐不用太客气。”温暖淡淡说道,并不是很在意,唐曼冬闷头喝饮料,懒得理会杜月盈,几人目光放在不远处在打高尔夫的男人们身上。

杜月盈目光带着痴迷,说道,“我哥哥真的很棒,是不是?”

她也不知道在问谁,目光只看着杜迪,唐曼冬和温暖低头喝饮料,没应话,是人都知道杜迪很优秀,不过唐舒文和苏然也不逊色,每个人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三人坐在一起很闷,唐曼冬和温暖都不怎么说话,喝了饮料一会儿,又去打高尔夫球,杜月盈目光掠过温暖的饮料,冷冷一哼。

唐曼冬和温暖打了几圈,陈雪如也收工来了,助手送她过来的,几人意外的是,除了陈雪如过来,韩碧和方柳城、顾睿也过来了。

几人是一起进来的,若不知道的话,估摸着是相约而来的。

陈雪如进来的事情,脸色很难看,唐舒文目光一沉,扫过顾睿,怜爱地牵过陈雪如的手,她的手很冰冷,唐舒文动了脾气,正要问顾睿,陈雪如勉强一笑,截住他的话,“舒文,我还不太熟练,你过来教我吧。”

她说着,拉着唐舒文离开,顾睿在背后一声冷笑。

唐曼冬沉冷问,“顾睿,你和我嫂子说什么了?”

“关你什么事?”顾睿微笑反问,唐曼冬忍住扇他一巴掌的冲动,也去找唐舒文和陈雪如。

温暖笑着和方柳城点了点头,方柳城似很意外,“你也来绿光打高尔夫?”

“是啊,好巧啊。”温暖淡淡一笑,看向韩碧,今天绿光真的热门,这么多大人物都来绿光打高尔夫,难得齐聚一堂了。

韩碧笑说道,“听说《梁红玉》拍摄结束了,恭喜温小姐。”

“我的进度完成了,听说《风月佳人》也差不多结束了,也恭喜韩小姐。”温暖微笑说道,再次礼貌点头便走开。

韩碧看向在喝饮料的杜月盈,很快转开目光。

方柳城问顾睿,“你们是不是知道她们在绿光?”

本来他们是另外一家高尔夫球场的高级会员,很少来绿光的,今天下去也巧了约一起打高尔夫球,正好谈下一部剧的合约,韩碧临时又说绿光不错,让他们一起来绿光,美女的要求一般很少拒绝,方柳城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温暖。

很久没见她了,温家他常去,却碰不到温暖,温妈妈也说温暖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再说温暖嫁人了,都和叶非墨住在一起。

他平常看见温暖都在电视上,杂志上,报纸上……

她待他很礼貌,也很客气了,落落大方,却有距离感。

方柳城心中有些惆怅。

“我不知道,只是前几天在绿光打过,顺便带你们一起,碰见也没什么,球场这么大。”韩碧摊摊手。

……

唐舒文捂着陈雪如的手,她的体质偏冷,可如今是酷暑……他蹙眉,陈雪如拂过他的眉间的皱褶,微笑说道,“没什么事了,别皱眉了,都成老头子了。”

“迟早要变成老头子的。”唐舒文侧头亲了亲她的唇角。

苏然在一旁哀嚎,“老大,你们别你侬我侬刺激我孤家寡人行不行啊?杜迪,我们别理他,这人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我们一块打。”

唐舒文巴不得他们两走开,他可以贴身教陈雪如。

唐曼冬和温暖去和杜迪、苏然混,都聪明的没有打扰他们夫妻两。

杜月盈见杜迪和温暖靠近,几乎捏碎了手中的酒杯,转而又缓缓地松了手,露出语义不明的笑,再过不久,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就会很凄惨,没了叶非墨护航,看她还不整死她。

韩碧和方柳城、顾睿打了几杆,借故上洗手间,过来找杜月盈,她已极力克服自己的心魔,不想走近杜月盈,可那心魔的力量太大了,让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韩碧走近杜月盈,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问,“你想我怎么做?”

*

今天三更…………

461

461

温暖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感觉很不舒服,可回头一看,却又看不见是谁,她浑身不舒服,本来技术就不好,一心不在焉,那更是惨不忍睹,被苏然打击得体无完肤,唐曼冬都受不了她的烂技术,只有杜迪一直含笑看着她。

唐曼冬和苏然果断放弃她了,让她和杜迪一组,这回她的感觉更鲜明了,十分不自在,也许是太阳太晒的缘故,她觉得有点头晕。

杜迪建议她去休息一下,温暖见休息厅那边就杜月盈一个人,她果断摇头,杜迪一笑,心中了然,他说道,“我爹娘很纵盈盈,所以她从小骄横,你别见怪。”

“没事,对了,你怎么喊爹娘,好奇怪的称呼。”温暖笑说道。

杜迪说,“爹娘,爸妈都一样,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无所谓,一个称呼而已。”

温暖点头,同意,她拍的两部片子和一部电视剧都是古装片,都喊爹娘,其实很顺口的,有一天打电话给温妈妈就喊娘,把温妈妈吓了一大跳。

几人在球场一直玩到傍晚,苏然有事中途先走了,唐舒文和陈雪如相约去吃烛光晚餐,唐曼冬本想送温暖回去,方柳城过来找温暖,想找她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温暖挑眉,“柳城哥哥,什么合作?”

谈合作的事,都是蔡晓静在处理的。

方柳城笑说道,“《风月佳人》后,我打算投拍一部民国片,韩碧很有兴趣,故事是两个亦敌亦友的女主展开的,其中一人我想很适合韩碧,另外一位……韩碧说你可以试一试,我看她的意思,想和你同台竞技,你有兴趣吗?这是个不错的挑战。”

温暖诧异,她和韩碧一起主演电影?

韩碧推荐的?

她真的很惊讶,她觉得韩碧一定不会希望看见她才对。

韩碧走过来,高雅大方,气势逼人,“敢不敢接下这个挑战?”

温暖微笑,淡淡说道,“没有敢不敢,只有想不想,能和你合作,是我的荣幸。”

韩碧耸耸肩膀,“那不就简单了,我们边吃边谈吧。”

“可是……”温暖疑惑,她是安宁的演员,如果方柳城再和华云合作,合作的机会不大,方柳城笑道,“你放心,这部片子是我一人承担出品方,不和华云合作,你的合约问题,我会和顾小贝谈,不会有问题。”

温暖抿唇心想,如果拍摄方柳城的片子,是民国片,应该在景德影视城,她就可以推掉自己中意的那部片子,不用去巴黎几个月了。

不管是制作,班底,还是合作演员,都是方柳城这个注意比较有挑战性。

和韩碧同台飙技,她真的很期待。

“好!”温暖爽快答应了,别人不相信,方柳城她是相信的,他不会骗她。唐曼冬也觉得温暖如果和韩碧合作,也是一大看点,对温暖来说,也是一个成长的机会,实在没什么值得反对的地方。

“行,温暖,那一会儿要不你打电话你家的老接你,我回家了。”

“好!”

唐曼冬走了,杜家兄妹见他们有事谈,也告辞了,温暖坐方柳城的车,韩碧坐顾睿的车。路上温暖给叶非墨打了电话,说是有事,晚点回去,叶非墨今晚正好也加班,温暖看看时间,9点应该能回家,又叮咛他要吃晚餐,这才挂电话。

方柳城一直很专心开车,温暖倏然觉得这么给叶非墨打电话似乎不妥,可看方柳城没说什么,温暖也没提这件事。

“我以为你会不愿意和韩碧一起合作。”方柳城淡淡说道,抿唇微笑,“没心结么?我看你们剑拔弩张,水火不容的。”

“哪有这么夸张?其实韩碧真的是一个优秀的艺人,能和她合作是我的荣幸,有什么不同意的,再说,韩碧和小韩碧同台也是难得的机会。”

“能开玩笑,那就是没事了,你啊……”方柳城笑了笑,“最近很辛苦吗?脸色看起来很憔悴。”

“还行啦,过几天回家让妈妈好好给我补一补就好了。”温暖说道,揉着太阳穴,不知怎么的,她的头有点疼,麻麻木木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方柳城一直注意她的动作,红绿灯的时候停下来,担心地问,“你不舒服吗?”

“有些头疼,我……”温暖勉强笑了笑,“等到了,你再通知我,我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好!”方柳城满心担忧,温暖闭上眼睛,他探了探她的温度,有些偏高,却又不想发烧,脸颊有些异样的红,方柳城蹙眉,也没在意。

温暖眯了一会儿感觉好很多,方柳城的车停在GK东方酒店。

温暖从那晚后,第一次来GK东方酒店,说起来,这算是她和叶非墨第一次邂逅的地方,感觉挺特别的,唯一遗憾的是,那天没见着人,如果见了人,再被他打击,估计这里就不是什么美好的地方了。

韩碧提议在这家酒店吃饭,比较清静,众人上了24楼,要了一个包厢。

四人点了餐,开了一瓶好酒,方柳城和顾睿喝得比较烈,温暖借故不舒服,不怎么喝酒,要了一杯椰奶,方流程和顾睿都是绅士,并没为难她,韩碧更不会。

说道合作的事情,方柳城想投拍的一对旧上海姐妹花舞女的故事,一师姐一师妹,师姐带着师妹入行,亦师亦友,师妹青春靓丽,魅力四射,大有取而代之的趋势,两人同时和一名海归将领有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后来师妹和将领真心相爱,遭到师姐有心破坏,伤心欲绝下投身革命,师姐如愿嫁给将领,将领在抗日中悲壮死亡,师姐远赴海外,多年后,两人在重建的上海大舞台相遇。

故事很好,脉络清晰,制作方又有诚意,温暖认真考虑,有心接下师妹的角色,戏中的师姐妹都是主角,戏份平均,且对温暖来说,这个角色很有发挥空间。

462

462

她自己有中意的片子,蔡晓静都会同意,关键是看她喜欢,她若是喜欢,估计都没问题了,合约细节蔡晓静会搞定。

交谈中,这部片子的主创和实力都让温暖有期待,虽然知道和韩碧一起合作不会很开心,可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又是韩碧提出来了。

未尝不可。

今晚的韩碧笑得很优雅大方,没有冷嘲热讽,也没有尖酸刻薄,吃饭期间风度大好,言谈之间礼貌又得体,仿佛已忘记了她和温暖之间的不快,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和叶非墨结婚这么久,韩碧也是知道的,她见韩碧如此能够坦然面对她,看起来高贵优雅,一点攻击性都没有,温暖不免暗忖,她应该放下和叶非墨那段过去了。

方柳城说,“温暖,你看怎么样,这机会很难得,我是诚心邀请你加盟。”

顾睿和韩碧不知在说什么,温暖想了想,“柳城哥哥,回头我和晓静姐说一说,合约细节,她来和你谈吧。”

言下之意,温暖已松口答应这部戏约,韩碧淡淡一笑,举起酒杯,“那就先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温小姐。”

温暖拿过一旁的酒,只是意思意思地点到为止,中途她有些不舒服,起身去洗手间,方柳城见她脚步摇晃,有些担心地扶着她出去。

包厢里,只剩下顾睿和韩碧。

“温暖,是不是很不舒服?如果不舒服,我送你回家。”方柳城说道,温暖揉着太阳穴的位置,靠着墙壁休息,真的很不舒服,从绿光出来就有这种感觉,现在头颅更是沉重。

方柳城拭去她额头上的汗水,温暖的脸时而苍白,时而潮红,很不正常,温暖休息了会儿,眼前也变得清明了些,“我先去洗把脸。”

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自己却无力阻止,正因为这样的想法,温暖的恐惧不断地扩散,扩散,几乎要把她吞噬。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条干毛巾,沾了冷水敷在脸上,今天出来运动,她没有化妆,也不怕妆容花了,冷水和脸上的灼热相接,她总算有些小舒服。

此时电话铃声响了,温暖一看屏幕,微微一笑,是叶非墨,她接起,手机里传来叶非墨的声音,“你在哪儿,快回来了吗?”

“GK……东方,快回去了。”温暖轻笑着,声音很轻,因为过于不舒服,喘息有些重,叶非墨蹙眉,顿了顿,“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热。”温暖说道,她正想再和叶非墨说话,外面方柳城的声音插进来,“温暖,好了没有?怎么洗那么久?”

温暖匆匆说道,“我不和你说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她说着挂了电话,擦了脸,把毛巾丢进垃圾桶,方柳城在外面等着她,“你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家吧。”

温暖点点头,两人又进了包厢,顾睿和韩碧正在聊天,顾睿说有点另外一笔生意要和方柳城谈,耽搁她一点时间,韩碧和温暖坐在一旁等,韩碧把一杯饮料给她,温暖说了声谢谢,喝了一口就放下,头就更昏沉了,韩碧见她不舒服,唇角略微弯起,“要不我先陪她上去休息吧,你们两个大男人谈好事情再上来。”

温暖摇摇头,拿出手机打叶非墨的电话,手一滑,手机落在地上,韩碧捡起手机,不动声色地按了关机,韩碧扶起温暖,“我和她上去喝杯咖啡等你们,正好我和她有话要说,方先生一会儿再上来找我们吧。”

方柳城正和顾睿谈到关键处,点了点头,“楼上咖啡厅是吧?”

“对!”韩碧笑说道,扶着温暖出去,上楼。

……

温暖只觉得头很痛,头痛欲裂的那种,浑身疲倦得仿佛被车子碾过一般,很累,很困倦,她咕哝了声叶非墨的名字,又舒服地窝在被窝里,房间的温度有些冷,她忍不住搂住旁边的人,闭着眼睛问,“非墨,几点了?”

好一会让没人回答她,温暖觉得不对劲,慢慢地睁开眼睛,房间一片黑暗,好一会儿她才适应了房间的亮度,骤然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她的家。

这是酒店。

而且这个酒店的场景似曾相识,仿佛她什么时候来过。

温暖吃了一惊,慌忙看向床上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柳城哥哥??”

她太过吃惊,慌忙从床上坐起来,却惊觉自己身上**,温暖脑海一片空白,就在此时,房门那处有了动静,温暖先是听到吵杂的脚步声,紧接着看见了自己如今最不想见到的人。

……

接下来的一切温暖如木偶般,毫无知觉,她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子,叶非墨见到这一幕,面无表情,如果他愤怒,吃惊,即便是揍她,她心中或许会好过一些,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死死地看着她。

雪白的床单遮不住她脖颈出的吻痕,再加上两个身无寸缕的人躺在床上过了一夜,任是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温暖怔怔地看着叶非墨,只觉得五雷轰顶。

她想说什么,可所有的声音都哽咽在喉咙中,泛红的眸,已是一片空洞。

蔡晓静大吃过后,慌忙过去搂着她,拉过被子盖住她的身子,方柳城熟睡不起,对这一切毫无知觉,蔡晓静红唇蠕动,似乎要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叶非墨,韩碧和蔡晓静,林宁,只有他们四人,他们的眼光仿佛在凌迟着她。

韩碧淡淡地微笑着。

叶非墨脸上有点血色都没有,盯着温暖的眼睛,木然,冰冷,没有情绪起伏,看着她仿佛看着陌生人,根本不是他的妻子。

温暖背脊发凉,泛红的眼睛饱含泪水,却没有落下来,她有无数的委屈想说,却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