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63章节 叶非墨

463章节

韩碧和她一起上来喝咖啡,她只记得自己喝了一杯咖啡,眼前好像晃过什么东西,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就是这副画面。

房间里,鸦雀无声,分明这么多人,却没有一点声音。

温暖浑身发颤,叶非墨转身,刚迈开一步,似是没站稳,脚步一个踉跄,几乎跌倒,韩碧慌忙扶着他,叶非墨粗暴地推开韩碧,僵硬、缓慢地走出房间。

“非墨!”温暖沙哑喊了声,情绪一激动,人也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林宁扯着韩碧出去,关上房门,暴力地把韩碧扣在墙壁上,“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林导演,你别含血喷人,这可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温暖自己来开房,方柳城来找她,两个人一直都没出房门,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韩碧微微一笑,目光却看向叶非墨的方向。

52楼的走廊很长,这时候天还没大亮,凌晨3点多,酒店静得吓人,叶非墨走向电梯,走得很慢,高大挺拔的身子挺直如往常,仿佛什么都压不弯他的肩膀。然而,他的步伐却如老人般,僵硬无力,韩碧淡淡一笑,心中凄楚,懊恼,悲痛,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她也红了眼睛。

非墨,你很伤心吧。

就如七年前看见我和别人在床上,你也一样这么伤心吧。

没有人知道,这一幕对于叶非墨而言,简直诛心。

林宁大恼,“你最好别让非墨查出来是你做的。”

林宁担心叶非墨,又怕蔡晓静应付不了接下来的事情,没有跟出去,若是有记者蜂拥过来,蔡晓静一个人无法处理。

温暖醒来的时候,蔡晓静已经帮她穿上衣服,她的身子十分冰冷,蔡晓静脱了外套,让温暖穿上,温暖悠悠转醒,表情悲戚,眼泪疯狂流出,无法抑制。

“我……”她想说些什么,可就说一个字,已说不下去,人不停地颤抖,痛苦地捂住头颅,“我没有,没有……”

“温暖,乖,没事了,我们先回家。”蔡晓静试图放柔了声音,温暖不知道浑身不舒服,僵硬如石,太多的情绪压抑在心底,一瞬间爆发,情绪大起大落,痛不欲生,以至于小腹坠痛。

“啊……”她发泄似的捂着头尖叫,状若疯狂。

林宁听了尖叫声,慌忙进房,温暖情绪很激动,蔡晓静根本无法抱住她,他一狠心,在温暖脖颈后一劈,温暖人又昏厥过去。

“你干什么呀?”蔡晓静素来心疼温暖,慌忙去挡,可来不及了,温暖昏倒在她怀里,脸上没有泪痕,只有一脸的疲倦和绝望。

可怜的暖暖,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林宁蹙眉,这么大的动静,方柳城却还没醒过来,林宁心头一顿,过去扯动方柳城,好一会儿方柳城才醒来,“林导演……”

“林个屁导演,你快点醒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温暖为什么会在酒店过夜,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林宁越是激动,表情越是平静。

“你在说什么?”方柳城揉揉眉心,见自己身上没穿衣服,再看不远处昏迷的温暖,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十分钟前温暖**躺在你身边,叶非墨刚从这个门口走出去,你说怎么回事?方柳城,你一个大男人是不是做了什么禽兽事?有胆子做就有胆认。”

方柳城大急,碍于自己又没穿衣服,想过去看温暖,又不能毫无禁忌,他蹙眉,努力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我记得我和顾睿谈完事情上来找温暖送她回去,可我没看见温暖,就看见韩碧,韩碧说温暖不舒服要了房间休息等我,所以我就上来找她,谁知道……我一进来温暖就睡着了,我过去想叫醒她,她……”

方柳城顿住了,他过去叫醒温暖,可温暖醒来后,似乎神色很不对劲,凑过来就亲他,而且笑得特别妩媚,他是很喜欢温暖,可温暖嫁人了,且她当时的神色看起来特别不对劲,他绝对不会趁人之危,本来想给叶非墨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温暖,可温暖缠上来,接着……

接下来的事情,他全不记得了,他唯独记得,他绝对不会动温暖,而且……温暖,昨晚的人是温暖吗?他自己也不确定了……

方柳城总觉得奇怪,又说不出哪儿奇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对劲了,温暖昨天来酒店的时候就很不舒服,后来清醒过一段时间,越来越不舒服……

他想起来,温暖昨晚粉黛未施,可亲吻他的温暖,脸上却有很浓的脂粉味,好像是这样子,可他头很疼,记得也不太清楚了。

“接下来你见温暖醉了,所以你就趁人之危。”

“我以性命发誓,绝对没有!”方柳城沉声说道,“我很爱她,绝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绝对不会,林宁,别把人想得那么龌龊。”

“好了,林宁,别说,天都快亮了,先回去吧,要是惊动记者就不好了。”蔡晓静无心在这里逗留,林宁暂时也信了方柳城,抱过温暖出了房门,蔡晓静临走时回头说道,“方先生,今天的事,你……你最好不要说出去。”

方柳城担心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该死的,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叶非墨在飙车。

凌晨4点,高架大桥上几乎没什么车辆,他一路超速,油门踩到底,疯狂飙车,两边窗户打开,冷风呼呼地灌进来,只是微凉的天气,他却觉得冰冷刺骨。

仿佛所有的冰冷都往自己的身上灌。

车子下了高架,见了红灯他也不停,十字路口突然闯过另外一辆车,是从西向东走,一个南向北走,叶非墨的车子硬生生差点撞上别人的车子,他突然一转方向盘,车子急往右边打转,那位司机也是吓得半死,手忙脚乱撞上防护栏。

464

464

叶非墨的车子在原地打转一圈,也撞上栏杆,车前灯几乎全碎了,栏杆凹了一大块,叶非墨没有系安全带,身子往前撞,胸口撞上方向盘,一阵剧痛后反弹到座位上。

那边的死机骂咧咧地下车,走过来指着叶非墨大骂,那是一个穿夹克衫,带着粗大金条的壮汉,口沫横飞地骂着叶非墨,让他赔偿损失。

这位车主的车子撞上防护栏,车头灯碎了,车头也凹进去,一定要送修了,他开的是宾利,车子还不便宜,叶非墨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冷冷一撇,“滚!”

那男人挥拳过来就要打,叶非墨启动车子,几乎没有停顿往后退,那人吓一跳,慌忙避开,叶非墨已开车走了……

那一瞬间,叶非墨心中涌起了更可悲的念头,就像这么一头撞过去,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失忆了也好,总比过又遭遇一次背叛的好。

一次,又一次。

先是韩碧,再是温暖,七年又重来一次,那一次的打击,他站起来了,这一次呢?

温暖给予他的是致命的一击,他几乎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他怕自己再不走,他就无法控制心中的魔鬼,他会过去,狠狠掐死他们。

包括温暖。

为什么?

昨天听到温暖的电话他就觉得很不对劲,方柳城问她洗了这么久,还没洗好,当时他就觉得不对劲,再加上温暖喘息也不对劲,听起来怎么听都很暧昧。

他心神不定,她没有和他说是什么事,只是说要谈事情,也没说和方柳城在一起,他问了唐曼冬才知道,方柳城打算投拍一部电影,想让她和韩碧一起合作。

他这才放下心来,后来天色很晚了,她说很快就会回来,可到了11点都不见人影,打她电话也不通,他打方柳城电话也不通,所以打电话给韩碧。

韩碧说他们十点就散场了,她也到家休息了。

从GK东方到他家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韩碧说温暖喝得有点醉了,可能路上耽搁了,方柳城那人叶非墨是相信的,他很正人君子,最起码对温暖是如此。

他等到12点,还不见人,正好墨遥和他说一些龙家的事情,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他再打电话给韩碧问清楚他们今天吃饭的地点就过去找人。

韩碧正好也出来,很巧合的是,韩碧阻止他,不让他进酒店。

林宁和蔡晓静两人看夜场电影回来,一路上闹了些矛盾,蔡晓静家就在附近,两人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叶非墨和韩碧也在酒店外面有争执,好奇之下过来寻人,这才知道,温暖这么晚没回家。

他发誓,他一辈子都不想再想起他进入房间看见的画面,想一次,宛若诛心。

胃开始疼了,叶非墨沉默地踩着油门飙车,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减少心中的绝望,温暖,温暖……不管为何,那一幕对他来说,情何以堪?

叶非墨一个人开车到江边,回想起他和温暖一步步走来的过往,顿觉得一切成了笑话,他对她不够好吗?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扪心自问,能给她的,全给了,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温暖和方柳城,5208号房间……

当初温暖就是因为走错房间,才和他有了交集,错过了5208房,可如今呢,多可笑。

叶非墨抑郁地捂着头,他这一生,何曾如此狼狈过。

何曾……

从不如此狼狈过。

万千宠爱,却被她狠狠地回了一巴掌。

天已蒙蒙亮,清晨的薄雾在他身上轻笼一层绝望,令人看不透。

再一次想起温暖在这里和他所说的十年之约,叶非墨轻笑出声,十年之约……

如今在一想,都随风而去了。

他无法原谅这一切。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他都无法原谅这一切,一想到温暖和方柳城……他的心如被蛇咬了一口,除了窒息疼痛,还有冰冷。

“叶非墨,七年前的教训,你还没学乖,所以你活该!”

……

林宁和蔡晓静送温暖回来到时候,她也悠悠转醒,整个人如木偶般坐着,一句话也没说,她隐约有一种感觉,她和叶非墨之间,真的结束了。

别说叶非墨无法原谅,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她想哭,却流不出眼泪,想要和蔡晓静说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觉得辩解成了最无力的呻-吟。语言变得苍白。

蔡晓静和林宁说了什么,她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上楼的时候,叶非墨还没回来。

房间的灯亮着,他出门的时候,没关灯,温暖把自己卷缩在沙发上,这算不算捉奸在床?她空洞地笑起来,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当初听了韩碧的故事,她很心疼当初的叶非墨,可如今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她除了心疼,还有绝望。

非墨对她很失望吧。

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可终究,他一定是没错的。

温暖身子冰冷,浑身的知觉似乎都被夺走,麻木地等着叶非墨回来,可等来等去,都不见他回来,她第一次觉得,等待是如此的漫长。

仿佛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彼此之间拉开了很长,很长的距离。

她努力地奔跑,想要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可脚步却如生了根,迈不开。

日出了……

从44楼看日出,真的很美丽,晨光潋滟,一片温暖,她却感觉不到暖意,天亮了,非墨为什么还不回来,是不是不想见到他?

温暖无助地抱着自己,他能再听自己说一句话吗?

哪怕一句也行。

恐怕是不行了,是吗?

她已经被判了罪,被判了死刑。

465

温暖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天已经大亮了,电话铃声响了,她心中一喜,慌忙去接电话,“非墨……”

“温暖,是我,你没事吧?”蔡晓静的声音忧心忡忡地传来,温暖脸上的喜悦褪尽,低了音色,“我没事……”

“叶总还没回家吗?”蔡晓静想告诉温暖,她的视频被人曝光了,可话到嘴边又停顿住了。大文学

“嗯,晓静姐,我很累,先挂了。”温暖想等叶非墨的电话,可等来等去,等不到他,她起身,进了卧室,身子好累,想躺一会儿,温暖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她昨天真的和方柳城做了,或许身上有痕迹。

从被叶非墨撞见他们在床上,一直到回来等着他,温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般说来,在那种情况下,谁都认为她和方柳城一定背叛了叶非墨。

谁相信一对曾经有过感情的男女赤身裸-体在床上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温暖稳了稳狂乱的心跳,脱了蔡晓静的外套,进浴室。

她脱了衣服检查自己的身体,除了脖子上有几个吻痕,其余地方都没有痕迹,温暖咬牙,把手伸向下身,如果她和方柳城做过,一定会留下他的痕迹。

可是没有……

她撑着洗浴台,闭上眼睛,大大松了一口气。

没有!

不知不觉,额上布满了冷汗,温暖洗了手,瘫坐在地上,转而又觉得好笑,就算她说没有,会有人信她吗?别人只会以为是她在狡辩,都说捉奸在床,捉奸在床,眼见为实,非墨都看见了,他会信她吗?

温暖正在胡思乱想,倏然听到楼上有动静,她慌忙站起来,也不知道起得太急了还是怎么的,小腹又有一阵不适,从今天起来到现在,她情绪一直不稳定,身体也开始有问题,腹部总是隐隐作疼,温暖平复了呼吸,把衣服穿好,从44楼的楼梯上45楼。大文学

叶非墨正从楼梯上去,见温暖上来,顿了顿,那冰冷的目光看得温暖如坠冰窖。

他近乎厌憎地转头,上楼。

温暖僵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想要喊他,声音却哽咽在喉咙中,眼睛泛红。

她想和叶非墨说自己没有和方柳城做什么,可看他的目光,温暖深刻明白,叶非墨是不会信的,可不信她也要说清楚。

她上了楼,叶非墨在书房。

她不敢打扰他,在书房外踌躇不前,里头一点的声音都没有,温暖的心也沉默如此时的氛围。

她在外面等了很久,站得有些麻木。

叶非墨进了书房就没出来,温暖在外头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深怕一个动静惹他不开心,总算等到他出来,叶非墨仿佛没有看见她,越过她就走。大文学

温暖一着急,大着胆子拉住叶非墨的袖子。

他脚步顿住,人却没有回头。

那决绝的背影,仿佛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致命的鸿沟。

温暖心痛至极。

缓缓地绕到他面前,“非墨,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她的语气近似于祈求,叶非墨无动于衷,一脸冰冷,温暖苦笑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昨天……我和他们谈完事情,身子很不舒服,我想打电话让你过来接我,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没打出去,接着就和韩碧上楼喝咖啡等柳城哥哥谈完事情,后来发生什么,我真的不记得了,我醒来,你已在那里了。”

她试图解释清楚,可偏偏说的又不是重点,叶非墨冷笑地看着她,“你是真心,还是无意?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不是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吗?”

“不是,我没事……”

“闭嘴!”叶非墨甩开她的手。

“非墨!”温暖心惊,这样的叶非墨仿佛回到他们刚认识时的他,不是,是更冷酷,更是无情的叶非墨,她一碰触到他的手。

叶非墨立刻甩开,眼神充满了厌憎,目光掠过她脖颈上的吻痕,叶非墨口不择言,“别碰我,脏!”

温暖脑海一片空白,脏!

他嫌弃她脏?

她咬着牙,阻止眼泪落下,喃喃自语,“我没有,我和柳城哥哥,什么都没有做过。”

她知道,这句话对他来说是苍白的,可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没做过?他不是找你和韩碧一起拍电影吗?机会难得,旧情人对你这么好,很感动是不是?以身相许了是不是?什么才叫做过?非要我进房的时候看见他在你身上才算做过?”叶非墨继续口不择言,他如此对待温暖,可这一次温暖伤了他的心,所以他也要温暖十倍地陪他伤心,“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还不能让你满足吗?你爱拍戏,我出钱捧你,为什么你这么贪心,还要去勾上方柳城,以前以身相许没机会,很可惜,很遗憾是不是?”

“叶非墨!”温暖受不住他这么尖锐的话,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眼泪终究还是滑下来,她死死地咬着唇,“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说,我真的没有……”

她想求叶非墨信她一次,可是说不出口,难道要脱了衣服让他检查吗?

她还没贱到这程度。

“我说错了吗?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们已经在房间了吧?亏我还像一个傻子一样等你一个晚上,结果等来什么?”叶非墨冷冷冰冰地说,“谈合作?借机会和方柳城亲近才是真的,你那么介意我和韩碧,你就没想过自己和方柳城单独在一起我会怎么样?以前献身不成,很遗憾是不是?所以想再献一次?”

“我……”温暖承受着他的指责,委屈得无法说出口,都是莫须有的罪名,“叶非墨,你信我一次好不好,就一次,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够了,别演戏了,这套对我没用,七年前,韩碧被我撞破至少还没哭,你还不如她。”叶非墨的话对温暖来说,简直诛心。

他说,她不如韩碧。

他似乎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厌恶,转身就走,温暖一急,慌忙赶上去抓住他,她知道,叶非墨走了,他们这一次真的无法挽回了。

“非墨,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

“滚开,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叶非墨发誓,如果时间再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这么粗暴地推开温暖,绝对不会。

宁死也不会。

这一次,也彻底把她推出他的生命。

她从昨天到今天一直不舒服,身子虚弱,叶非墨力气又大,这么一推,温暖根本站不住,脚下一滑,踩空了楼梯,整个人毫无防备地从楼梯上滚下去……

鲜血染红了她下身的裙子……

466

叶非墨惊恐抱着温暖下楼的时候,林宁和蔡晓静正好赶到,蔡晓静早上和温暖通过电话后很不放心,听温暖的语气叶非墨还没回来,她怕温暖做傻事就让林宁陪她过来看一看,万一叶非墨回来了,两人有什么冲突,有林宁在也好一些。

谁知车子刚停下就看见叶非墨抱着染血的温暖匆忙出来,林宁也顾不上问话,打开车门让叶非墨抱着温暖坐进去,慌忙往医院去。

“天啊,怎么流这么多血?”蔡晓静担心至极,又似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叶非墨整个人都在发抖,温暖不省人事,冷汗淋漓,脸色惨白。

叶非墨紧抱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抱着温暖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温暖的裙子染了一大片血迹,身子逐渐发冷。

他从来没这么害怕过,害怕她的生命就这么从他手里流走。

为什么他要这么冲动?

为什么他明明看见她不舒服还要和她动手动脚,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听她说,叶非墨恨透了自己,“暖暖……不要有事,你千万不要有事……”

林宁一路超速去医院,温暖被推入急诊室,叶非墨想要跟进去,却被阻挡的急诊室外,他的手臂上染了温暖的血迹,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蔡晓静的电话响了,温暖的丑闻满天飞,安宁的热线几乎被打爆了,每个记者都想采访这件事,也想听温暖解释,蔡晓静着急地看着急诊室,匆忙下达指令,对媒体封口,采取不闻不问政策。

今天早上,温暖那段视频在网上曝光,那段视频是剪辑组合来的,从温暖陪酒到被人欺负,唯独剪掉温暖反抗的那一段,给人一种很私生活很**的感觉,且赤-裸着半个身子,谁都会遐想,这一曝光,温暖的丑闻也满天飞,画面中的人是A市的黑社会老大,温暖背后有黑社会的人撑腰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更有的媒体揣测温暖是黑社会老大的情妇……

更有记者爆料,昨天夜里,温暖为了争取和韩碧同拍一部电影,在5208和方柳城开房的内幕消息,照片拍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有关于温暖的各种丑闻,满天乱飞。

蔡晓静忧心不已,饶是她经验丰富,一时也乱了手脚,如今只求着温暖能够平安,她在急诊室生死未卜,外面的谣言却是满天飞,就算醒来她该怎么面对?

叶非墨一直关机,如今手机更丢在家里,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而他此刻靠在墙壁上,一脸灰白,蔡晓静也不敢去打扰他。

深怕一句话不对,他就会发疯,她看见叶非墨的左手一直不停地抖着。

他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像随时要发疯似的。

安宁传媒有什么消息,一定先通知叶非墨,蔡晓静以为叶非墨一定知道了温暖的丑闻,可如今温暖生死未卜,他一定也无心处理。

林宁坐在一旁没有说话,蔡晓静拉着他在一边低头问,“怎么办?温暖的消息……”

“还能怎么办?这种消息一旦曝光就压不下去了,这时候根本没办法压住。”娱乐圈的内幕消息,还没冒出苗头的时候记者就会卖给媒体,有的人不想某些消息曝光就会买通媒体,不会让消息走漏,如今的状况根本就压不住,如果温暖进医院的消息再曝光,更是劲爆。

叶非墨这时候不可能有心思处理事情。

正巧唐舒文打电话给蔡晓静,已是早上10点多,唐舒文和陈雪如也知道了,却一直不见安宁有动静,陈雪如打温暖电话没人接,唐舒文打叶非墨电话也不通就打给蔡晓静。

蔡晓静简单地说了事情经过,唐舒文和陈雪如没多时就赶到医院,他们来医院的时候,楼下已经聚满了闻风而动的记者。

叶非墨的左手一直不停的发抖,整个人都不对劲,仿佛绷紧的弦,再稍微用点力就断裂了。

唐舒文和陈雪如也坐在一旁等,没一会儿,蔡晓静的电话接二连三地响,先是温爸爸,后是程安雅,对温爸爸,蔡晓静简单地瞒过去,对程安雅,她不敢说假话,如实招供。

“怎么会搞成这样子?”陈雪如担心地看着手术室的灯,唐舒文想劝叶非墨去洗一洗手,换一套衣服,叶非墨仿佛没听到。

唐舒文离开医院,去安宁,外面一片闹哄哄的,全是对温暖的不利消息,一定要有人出面处理,叶非墨是不指望了。

他的心都被掏空了。

昨晚的打击,再加上今天的打击,唐舒文真怕他承受不住。

一直到下午,手术灯才灭了,医生从手术室出来,问,“谁是温暖的家属?”

“我是她丈夫,她怎么样?”叶非墨着急地问。

那医生似乎颇为意外,顿了顿说道,“叶二少,尊夫人没事,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样?”

医生叹息,“只不过胎儿没保住,很抱歉,已经三个月了……”

叶非墨瞬间呆住了,宛若惊雷打在头顶。

左手抖得更厉害了。

众人都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林宁和蔡晓静是猜到了,可他们更希望是温暖和叶非墨吵架发生争执被利器伤了,也不愿意相信是这个结果。

温暖怀孕三个月了……

“医生,怎么可能呢,温暖刚来过例假一段时间。”蔡晓静说道,他们都太粗心了,谁都没注意到吗?

她特意问过温暖,温暖说没有,怀孕三个月了,她自己都没知觉。

“不可能。”医生说道,“有可能是孕妇太过劳累产生见红现象,这是流产的征兆,你们若是细心一些,及时让孕妇休息好,或者来医院检查,胎儿可能会保住。”

医生说什么,叶非墨已经听不到了。

温暖小产了。

他自己杀死自己的孩子。

467

狗仔真的无孔不入,从温暖进医院开始就一直在蹲点,竟不知道怎么被他们偷出温暖流产的消息,不到下午就曝光了,病历单都清清楚楚。

唐舒文根本就没想到,绿光日报的手脚这么快,他刚和绿光日报打过招呼,让他们不准再爆温暖的料,不然就和唐氏,叶家作对,谁知道这边一谈完,那边消息就爆出来了,绿光老总虽然很快就澄清是假消息,可温暖住院,谁都知道,再加上这几天温爸爸,温妈妈一直出入医院,虽然都有专人接送,没有接触媒体,也没说什么,可纸包不住火,温暖小产的消息更被传得玄乎。

温暖身心受创,昏睡了两夜一天,叶非墨整整几十个小时没有合眼过,却没在病房陪她,只坐在病房外的长凳上,他衣服没换,澡没洗,手上还都是血,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狼狈。

若不是怕自己胃病发作倒下,无法陪她,恐怕他会不吃不喝。

蔡晓静不想温爸爸和温妈妈指责叶非墨,只是说温暖不小心跌倒流产,温家父母劝叶非墨去休息,他却似没听到。

方柳城来过医院看温暖,林宁一见他就想揍人,被蔡晓静拦住,其实这件事也怪不得方柳城。

“叶非墨,是不是你打她所以暖暖才小产的?”方柳城尖锐地问,忍住一拳头打向叶非墨的冲动,叶非墨木然地坐着,谁都不想理。

其实,林宁和蔡晓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子,可见叶非墨如此模样,大家猜得相差不远,定是他们动手了,所以才闹成这局面。

如今生生把孩子弄没了,蔡晓静心中也是不忿的,可见他这模样,也不忍心指责他。

“我和温暖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叶非墨,你一定会后悔莫及的。”方柳城说道,拂袖而去,叶非墨一脸木然,他已是诛心,痛彻心扉,悔不当初。

程安雅和叶三少匆匆赶回来,蔡晓静回安宁处理温暖的绯闻,温暖的名声已经臭得不能再臭了,视频,开房,流产……随便一件事情都能让她身败名裂。温暖清纯健康的形象不复存在,成了一名不良放荡的女子,不少原来谈好的广告商因为温暖的形象问题纷纷解约。

蔡晓静做了很多工作,都不能挽回温暖的名声。

她成了A市名声最臭的明星。

媒体更多猜测温暖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消息是瞒不住了,正巧叶三少和程安雅也回来了,叶家公布温暖是叶家的媳妇,叶非墨的老婆,安宁的二少奶奶,全城哗然。

那视频的问题,卓冰冰、陈航等人出面,公然指责造谣者破坏温暖名誉,只是谣传,并指出那天的真实经过,又掀起一阵风波,而方柳城和温暖是义兄妹的问题更好解决,几乎来一个180°转变,两种声音充斥着整个A市。

信谣言的依然信谣言,不信谣言的,选择相信安宁官方公布的消息。

温暖是叶非墨老婆的消息,更在圈内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浪,于是温暖为什么能够迅速走红,为什么能够短时间内成功更有了合情合理的解释。

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如今躺在医院,刚刚小产的温暖。

这个消息公布,有一个消息传来,都说温暖小产,怕会失去公婆喜爱,丈夫欢心,这一点在叶三少和程安雅日日探望温暖的消息中不攻自破。

……

如今的温暖是毁誉参半。

温暖醒来好几天了,自从得知孩子没了,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提过叶非墨一句,整天一个人怔怔地坐着,也不知道看什么。

程安雅天天都来看她,温暖除了动了动唇角,也没和她说话,眼神呆滞。

叶非墨仍然守在病房外,温暖没说要见他,他也没进来,7天了,整个人憔悴得不成样子,谁劝也不走,程安雅都拿他们没办法。

程安雅和温妈妈每天都拿来很多补汤给温暖补身子,她胃口不是很好,也没吃多少,一场小产后,发起高烧,又养了四五天才好,整个人没了快十斤,体重迅速下降,圆润的脸变得尖了,瘦得皮包骨,没说过一句话,没笑过一次,众人都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流产。

温暖不说,叶非墨也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看样子,温暖不说一句话原谅他的话,他是不打算离开医院了。

程安雅见叶非墨这样不眠不休,心疼不已,多次劝他进去看温暖,或者回家休息,他都无动于衷,眼睛死死地看着病房门口,似乎听到温暖一句话,或者见温暖一面。

程安雅实在看不过去,让叶三少扛叶非墨过去休息,他竟和叶三少动起手来,父子两在医院的走廊打起来,叶非墨也真没个轻重,揍了叶三少好几拳,人在一种极限中爆发力是很强了,可多日不眠不休,他没体力和叶三少打太久,被叶三少揍得鼻青脸肿,让人送回家休息。

程安雅皱皱鼻子,嫌弃叶三少一身臭味,叶三少冷哼,“那是你儿子臭,别赖我。”

快十天傻坐着不洗澡,叶非墨身上那股味儿特别重,叶三少果断决定回家洗澡。

程安雅和温妈妈说了声,陪叶三少回去。

温妈妈说的时候,温暖仿佛没有感觉,只是侧着身子睡觉。

“暖暖啊,虽然妈不知道你和非墨发生了什么,可身子要紧,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孩子没了,以后还会有,你不要太伤心好不好?妈妈看着很难过的。”温妈妈泛红了眼睛。

温妈妈劝说了许久,温暖都没动静,就在温妈妈快放弃时,温暖轻声说,“我想回家。”

多日不曾说话,她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十分难听。

温妈妈一听眼泪就哗哗地留,慌忙让温爸爸去办出院手续,她温柔地抚着温暖的头发,“乖,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