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68章节 叶非墨

468章节

叶非墨睡了整整三天才清醒。

期间发生一件令程安雅在一片愁云惨淡中觉得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叶三少给叶非墨洗澡,孩子们小的时候,叶三少是很少帮他们洗澡的,给叶海蓝洗澡的机会比较多,叶非墨是少之又少,她印象之中不会超过十次,叶非墨5岁以后就自己洗澡了。

还一次被揍昏迷了,浑身臭味,一回来就揪着他丢浴缸里了。

总要洗澡了再睡觉。

叶三少很嫌弃叶非墨,程安雅说,“你是嫉妒儿子身材比你好,情何以堪所以不肯给他洗是吧?”

说实话,叶三少身材保持得很不错,不过再不错也能和二十几的儿子比,那是比不过的,年纪摆在那里,叶三少冷冷地挑眉,更嫌弃叶非墨了。

“我会羡慕他这种竹竿?”

程安雅摇摇头,“你不洗我帮他洗。”

程安雅就要进浴室帮叶非墨,叶三少果断拉着程安雅丢出去,“我洗,就算是儿子的**,你也不能看。”

“他小时候我摸过无数遍了。”

叶三少无语。

最后争执的结果是叶三少去给叶非墨洗澡,以叶三少的描述来说,那就是给猪洗澡,从头到尾把他刷干净,换了好几次水,总算把他洗干净了。

最后,叶三少淡定地下结论,“身材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好。”

程安雅,“……”

自恋……随着年龄只增不减啊。

程安雅吹干叶非墨的头发啊,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这三天里,该查的事情的确查清楚了,酒店大厅和咖啡厅都有闭路电视,看得特别的清楚,韩碧扶着温暖上来喝咖啡的时候,她好像很不舒服,似醉非醉,喝了一杯咖啡就趴下了。

然后,没一会儿她又清醒了,去柜台开了一间房间,进去休息,韩碧一直在咖啡厅,等方柳城上来,问了韩碧什么,就去房间,然后没出来过。

房间里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程安雅打电话给韩碧,冷冷笑道,“韩小姐,好手段啊,做得滴水不漏。”

“叶夫人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韩碧淡淡地笑道,“那天的事情,我真的一无所知,温暖要干什么,我阻拦不住。”

程安雅沉声道,“别说得这么好听,我信温暖不会乱来,一盒录像带证明不了什么,如果被我查出来是你干的,韩碧,你会死得很惨的。”

“叶夫人,为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韩碧厉声问,“七年前,你设计我和别人在一起,让叶非墨捉奸在床,如今温暖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你对她的态度却和我差别这么多,你分明是偏心。”

“自己斤两自己知道,一个为了名利能把我儿子卖了的女人,我何必对她好脸色,你别拿自己和温暖相提并论,我在心里,她是宝,你是草。”程安雅冷声说,不再听韩碧废话,挂了电话。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这件事情方柳城说韩碧告诉她温暖去开房间休息,让他去找温暖带她回家,他进去后发生的事情似乎有所不同,不知为何,程安雅很相信温暖没做对不起叶非墨的事情。

如今悲剧都发生了,再去追究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也晚了,就算查不出来,温暖失去的孩子也不会回来,她和叶非墨之间的裂痕也无法修补。

程安雅去过叶非墨和温暖的公寓,45楼的楼梯中间有一滩血迹,叶三少初步判断温暖是摔下楼梯流产的,至于叶非墨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恐怕要他自己说。

这三天,温暖的消息仍然满天飞,有好有坏。

叶家召开记者招待会,叶三少和程安雅都出席,公开温暖的身份,并指出孩子意外流产,和任何人无关,且不希望有任何对叶家媳妇不利的消息出现在主流媒体上。

这才把温暖的消息压下来。

程安雅知道温暖出院了,她日日去温家看她,温妈妈无奈地说,“回家和在医院没什么分别,整天都在楼上,也不出来,饭吃得很少,也不说话,我担心这样下去,暖暖会撑不住的。”

程安雅看向楼上,无奈叹息,温妈妈说,“他们是不是打架了?所以孩子才会……”

“亲家母,我保证,非墨不会打自己老婆的。”程安雅沉声说道,温妈妈叹息,“我也不是在说非墨,只是温暖这样子憋着也不说,我担心。”

程安雅沉默不语,是啊,她也担心。

温暖的脾气,有几点和她年轻的时候很像,如果这一次孩子真的是因为非墨没了,他们两人之间也算走到头了,程安雅冰雪聪明,从叶非墨在医院守这么多天,又没去看温暖她就看出来了,孩子一定是因为非墨没了,但她怎么都不相信非墨会打温暖。

第三天程安雅来看温暖刚走,杜家兄妹上门看望温暖,这几天有温暖很多朋友来,温家父母都会上楼问一问温暖,杜迪放心不下过来探看,而杜月盈则吵着要过来,杜迪也只要随她意。

叶非墨醒来,已是第四天。

程安雅正好上楼看他,见他醒了,拉开窗帘,阳光透了进来,一室明亮。

叶非墨有些恍惚,转而想起被叶三少揍的事情,慌忙从床上起来,换衣服想去医院,程安雅淡淡说道,“先别忙,温暖已经回家了,等会我会去看她,一起去。”

叶非墨顿住了,颓然坐回床上,没一会儿,去浴室梳洗,镜子中的自己淤青已腿了些,看得不是很明显,可依然狼狈。

叶非墨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那天错手把温暖推下楼的那一幕,仿佛有一条冰冷的毒蛇在咬着他的心,痛彻心扉。

脑海里的那一幕越来越情绪,温暖浑身是血的画面仿佛刻在心头,他颓然大喊一声,一拳砸向镜子。

*

今天两更,我要和如沫姑娘happy哟,(*^__^*)嘻嘻……

469

程安雅听到声音进去的时候,叶非墨的拳头抵在镜面上,镜面四分五裂,他的拳头都是血,整个人弯着腰,颓然又狼狈。

鲜血顺着镜面蜿蜒而下,程安雅瞳眸一缩,心如刀割。

每一位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变成这幅模样,都会心疼至极,她转身下楼去拿医药箱,叶三少问,“他自虐了?”

程安雅白了叶三少一眼,“别的没学到,这点到遗传得好,你就没自虐过?”

上楼,把医药箱放好,程安雅一句话没说,扶着叶非墨出来,叶三少也上楼来,坐在一旁,蹙眉不语。程安雅仔细地给他消毒,涂了药,用纱布包扎起来,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叶非墨失神地坐着,如木偶一般,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空了,说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程安雅收拾药箱放在一旁。

“宝贝,乖,没事了,都会过去的。”程安雅微微一笑说道,怜爱地抚摸着叶非墨的短发,叶非墨无动于衷,他知道,过不去了。

永远也不过去。

他的生命,似乎停留在这一刻,再也走不出这种痛苦的折磨,他为什么要那么冲动,为什么要推开温暖,一想到起来,他的左手又开始发抖,他几乎立刻就想砍掉他的左手。

温暖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再也不会了。

程安雅看向叶三少,示意他说句话,叶三少淡淡说道,“离婚吧。”

叶非墨浑身僵硬,倏然抬起头来,嗜血的眸死死地盯着叶三少,仿佛负伤的野兽,随时会扑过去找人拼命似的,那模样十分可怖。

程安雅大恼,“你给我闭嘴了,早知道就不用你说了。”

叶三少一拍手,“你看你说半天他没反应,一说离婚就来劲。不是我想他们离婚,我看用不了几天离婚协议书就会到他手上了。”

“不离婚,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叶非墨喃喃自语,唇色极是苍白。

温暖环着叶非墨的肩膀,“非墨,好好的和温暖赔罪,道个歉,温暖心软,不会做得太绝的……”

“她不会原谅我了,不会了……”叶非墨似笑非笑,似哭非哭,那种绝望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似的,“是我把她推下楼,是我害死自己孩子,是我……”

“别说了。”程安雅厉声道,抱住叶非墨头,“乖,别想了。”

叶非墨喃喃自语,“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程安雅眼睛泛红,紧紧地拥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他从懂事以来,不曾哭过,极少笑,少言寡语,也没什么特殊爱好,只是性子别扭了些,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孩子,为什么在感情路上要受这么多挫折。

程安雅难受至极,早知他会如此伤心难过,她当时就不该同意这门婚事,当时她面上是无限赞同叶非墨和温暖的婚事,毕竟非墨难得能再爱一次。

可心底总是有隐忧的,怕非墨再次受伤,她很清楚非墨和温暖的矛盾在哪儿,总想着两个孩子相爱,这些问题都能彼此包容。

没想到,却弄出这样的悲剧来。

非墨的手一直在发抖,程安雅握住他的手,除了此时能给他一个拥抱,她不知道该如何排解非墨心中的苦痛,当初叶宁远也遇过类似的情况,自责自己害死了海蓝,颓废过一段时间。可着两兄弟是性子是不一样的,叶宁远性子很容易开导,叶非墨的性子不容易开导,容易钻牛角尖。

且海蓝的死,并不能直接怪罪到叶宁远身上,而孩子的失去,却是非墨一手造成的,程安雅再聪明伶俐,能言善辩这时候也感觉到语言的苍白无力,她找不到一句话来安慰此刻的叶非墨。

程安雅想起自己失去海蓝的时候,那种痛苦,至极不能淡忘,一想到古灵精怪的女儿,她还是一阵伤感和痛苦,如果不是怕叶宁远更自责,难受,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挨过来。

……

温家。

温静把饭菜拿给温暖,她用了两口就没胃口了,温静在一旁好说歹说,温暖也吃不到一半,最后在温静威胁利诱加卖萌下,温暖心情稍微开朗一些,喝了半碗补汤。

她很少睡,很多时间都坐着,她一睡,脑海里就会想起很多事情,身心疲倦。

再想到那天杜迪和杜月盈两兄妹到访,杜月盈所说的话,她更是大受打击,这两天几乎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一闭上眼睛,很多可怕的画面疯狂涌现。

吃过饭,温暖翻看自己的旧相册,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从前从不觉得什么,可如今,怎么看都觉得心酸,想哭……

她真的不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吗?

从流产到如今,接二连三的打击,她连眼泪都没有了,伤心到极点,连眼泪都觉得苍白,想哭哭不出来,也不敢问,怕一问,证实自己的想法,她会更难受。

温妈妈上来的时候,又见温暖在翻开旧相册。

她最近很喜欢看旧相册,没事就抱在胸前看,她从小就爱拍照,所以相册很多,家里有十多本相册,温妈妈记得温暖最喜欢中学时代的照片,可如今却捧着小时候的相册,如获至宝般天天看着,她觉得奇怪,却没想太多,只是想可能孩子没了,温暖就看她孩童时代的照片,怀念孩子罢了。

温妈妈坐到床边,温柔地抚摸着温暖的脸,她可怜的孩子,脸上一点肉都没有了。

瘦骨嶙嶙。

“怎么喜欢看以前的照片了?”温妈妈笑问,温暖看着母亲慈爱的眉目,她的鼻子和嘴巴酷似温妈妈,她一定是爸妈的亲生女儿。

这么温柔慈祥的妈妈,怎么会不是自己的妈妈呢。

“暖暖啊,亲家母和……非墨来了,你要见吗?”

今天下午2点在上海福州路新华书店签售哟,13号下午两点,想来的姐妹就来吧,(__)嘻嘻……今天回来比较晚,都在看评论了,谢谢所有评论的亲们。

470

温妈妈下来,对程安雅摇了摇头,叶非墨木然没有反应,程安雅看了儿子一眼,自己上楼去,温暖除了叶非墨,谁都见。

叶非墨坐在下面等程安雅,目光定定地看着楼上,温妈妈见他消瘦得厉害,叹息一声,前段日子好不容易看起来有些圆润,又全给瘦下来了,神色十分憔悴,当长辈的看着十分伤心。

温妈妈响起程安雅刚说非墨起来还什么都没吃,给他盛了一碗汤,叶非墨没动,温静见状,灵机一动,“姐夫,我姐刚刚也喝了,她几乎什么都没吃,就喝这汤,还说好喝,你试一试好不好喝。”

叶非墨端起汤,全喝下了。

温妈妈赞温静聪明,温静毫不客气地接受了。

楼上。

程安雅说,“暖暖,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情非墨做得不对,害你们没了孩子,我也知道有些伤害不是道歉就可以弥补,你要打要骂他都接受,可温暖,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温暖低头,面无表情,并不表态,这几天程安雅都会和她说话,可她几乎都没怎么理会,别说程安雅,就是温妈妈,温暖也不曾开口说过话。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温暖安静得令人害怕,总让程安雅觉得,她已经做了什么决定,而这个决定对非墨而言,绝对是无法承受的,她是一位母亲,非墨是她从小就操心的孩子,她也有私心。或许年纪大了,性格中最尖锐的那部分都被磨平了,有些事情也无法做到完全客观。

若是她再年轻三十岁,这种事情发生在她和叶三少身上,叶三少敢推她下楼,没了孩子,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她都无法做到原谅。

即便原谅了。

她也无法做到心无芥蒂地在一起。

可如今,想法却完全不同了。

如果温暖打算离开非墨,她真不知道儿子该怎么面对这个打击,七年前的事情,一次就够了,她不想再来第二次,真的不想。

所以,哪怕是求温暖,她也想为儿子留住这个老婆,虽然知道效果不大。

温暖不说话,程安雅轻握着她的手,“你再怪罪非墨的同时,你也想一想他的心情,我们都信你没有做过对不起非墨的事情,可非墨以前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为此伤痛七年,你也知道那一幕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情绪会失控也情有可原,并非他想伤害你,他也是无心的。他本来就不喜欢你继续演戏,继续在娱乐圈发展,你们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在这点上,越滚越大,非墨的心病也越来越这重,再撞见这一幕,是谁都会失控。哪怕是我们这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长辈,谁都无法接受突然看见自己妻子和别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我也知道他一定对你说过很难听的话,可气头上的话,你能不能别往心里去?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

温暖低头笑了笑,有自嘲,也有讽刺,却没说话,程安雅的心都凉了。

温暖挣脱程安雅的手,别过头去,看窗外的蓝天白云,表情平静。

“不管原谅,或者不原谅,总归见一面吧,你心中有怨气可以尽情地和他发泄。”程安雅说道。

温暖摇摇头。

叶非墨等了一个小时,程安雅才下楼来,温妈妈慌忙迎上去,问:“怎么样?”

“还是不肯说话。”

温妈妈叹气,“亲家母,真的不好意思,温暖从小就被我们惯坏了,又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所以有些……你别见怪啊。”

“怎么会呢,我理解,这一次是非墨做得不对。”程安雅也没打算瞒着温妈妈,“温暖和方柳城在酒店的事情你们也该听说了……”

“暖暖不会做出这种事的,我问过柳城,绝对不会。”温妈妈色变,以为程安雅怪罪温暖,慌忙为自己女儿辩解,面露不悦之色。

程安雅笑道,“亲家母,你别紧张,我知道她不会。可非墨以前的女朋友也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也被非墨当场撞见过,所以对他打击不小,两人就有些争执,非墨一时错手,力气过大,温暖不慎跌下楼梯,孩子才没了,真抱歉,是我管教不当,所以才造成这个悲剧,希望亲家母大人大量,不要怪他。”

温静惊讶地看了叶非墨一眼,温妈妈泛红了眼眸,“我就说,暖暖的性子一向柔软,对家人朋友哪怕人家说上一句好话都会心软,怎么会……原来真是……”

温妈妈是怪叶非墨的,可毕竟是意外,谁都不想如此,看他现在的狼狈模样,她也不忍心指责他。

“暖暖……如果真是这样,暖暖恐怕不会……”不会原谅他了,一条人命的事情,哪这么简单说原谅。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亲家母能多劝劝暖暖,非墨不是一个暴力的男人,他对暖暖怎么样,你们比我清楚,这一次真的谁都不想变成这样。他从小就是闷葫芦,一不开心都会闷着,从来都口是心非,也不懂怎么求别人原谅,暖暖不说话,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怕他口拙,不能哄温暖,你比较了解暖暖,如果你觉得非墨还是一个好女婿,值得托付终身,你就多劝劝暖暖。”

“我明白,你放心,我会劝她的。”温妈妈说,非墨是不是一个好女婿,好丈夫,她看在眼里,心中都是有数的,再说,婚姻和恋爱是两回事,都是劝和不劝离的。

程安雅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近似于以道歉的口气一直和温妈妈谈话,无论如何,非墨有错在先,又是闷葫芦,她再不帮他说点话,岳父岳母都要怪罪他了。

“非墨,我们回去吧。”程安雅轻声道,“等温暖心情好点,我们再来好不好?”

*

我刚回来一阵子,今天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哦。今天现场答应一位小妹妹回来会更新了,可回家都11点多了,来不及更哈,别怪晓晓姐失约哦。

471

叶非墨抬眸,看了程安雅一眼,起身,程安雅以为叶非墨会随着她一起走,谁知道叶非墨起身上楼,十几天了,他和温暖一句话都没说过。温暖不肯见他,他也不敢见她。他怕见到她厌憎的眼神,他总算知道,那天他说那些气话的时候,温暖多么的伤心。程安雅一笑,叶非墨总算想通了。温妈妈始终很担心,程安雅却说道,“没事,始终是要见面的,总不能一辈子都不见,有些话,早些说开了好。”温暖正看着旁边的百合花,听到开门声,她以为是温妈妈,偏头见是叶非墨,她眸光一呆,迅速别过头去,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狼狈,消瘦的叶非墨,仿佛被什么东西打垮了,连步伐都变得小心翼翼,忐忑不安,温暖不想见到他,正如那日叶非墨口不择言,再也不想见到你。叶非墨在她床边坐下来,呆呆地看着温暖,他总算敢见她了,心中的罪恶感也更浓了,如果不是那冲动的一推,他和她也不会变成今天的这幅样子。“对不起!”纵有千言万语,此刻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说了一句对不起,可一句对不起,实在太苍白了。温暖不说话,失神地看向窗外,仿佛放空了自己所有的灵魂。叶非墨期盼温暖能说一句话,他此刻宁愿看见她一个厌憎的眼神,也不愿意她如此冷淡,仿佛他们没有关系似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冲动,不该推你,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温暖,我真的很对不起。”叶非墨沙哑说道,费尽了心思想得到她一个回眸。他伸手去抓她的手,刚一抓到,温暖就撤回来,拉过被子盖着自己,叶非墨一僵,缓慢地缩回自己的手,她连碰都不愿意让他碰了,是吗?他真的令她很失望是吧?一时在气头上,也懒得去想谁是谁非。一时被刺激,失去理智,骂了很多难听的话,甚至说她不如韩碧。一时悲愤,错手推开她,却害得她小产,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每每想起,他就宁愿时间从头来过。如果时间倒转,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推开她。如果他多给她一点信任,他飙车后回来会好好地听她的解释,会先去调查这件事。而不是立刻就给她判了刑,如果他能多给她一点信任,再过七个月,他就可以看见他的小公主出生了。他和她之间的信任,竟是如此薄弱,抵不过一张白纸,一句谎言。如果打电话的时候,没有听到方柳城暧昧不明的那句话,或许,他对她的信任会更多点,叶非墨纵然再懊悔,再怨恨自己,悲剧已发生,无法弥补。不知不觉中得到过,却又无声无息地失去了。他的孩子……他成了刽子手。冷漠是情人间最大的伤害,仿佛在彼此之间拉上一道无法填补的鸿沟,他只能看着她冰冷的侧面,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这种心情,从未有过。他碰上了最棘手的问题,不知如何处理。“是不是恨死我了?”温暖握着拳头,平静地咽下自己想说的话,叶非墨目光泛红,却没落泪,突然过去强硬地扳过温暖的肩膀,“你看着我,说句话好不好?”温暖的目光没有看向叶非墨,即便面对他,她的目光也透过他,不知道在看什么,眼里根本没有焦距,叶非墨很害怕那种感觉。她离弃了他。温暖不要他了。叶非墨的手在颤抖,指尖不停地颤抖,声音都被哽咽在咽喉中,倏地伸手紧紧地把她抱住,欲哭无泪,那种失去她的恐惧,如漫漫长夜中看不到光明,迅速淹没了他。他不想失去温暖。他不能失去温暖。哪怕她现在给他一刀,他也无怨无悔,只希望,她不要离开他,他真的知道错了。“温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无数个对不起,唤不回温暖一句话。他一脸颓然从楼梯下来,一步步走得很缓慢,孩子的死,温暖的冷漠,仿佛剥夺了他五十年的生命,步伐瞬间苍老。程安雅见他随时要跌倒的样子,十分担心,忍不住过去扶住他。她匆匆和温妈妈告别,带着叶非墨离开温家,叶非墨痛苦地捂着头,温暖判了他死刑,再不肯给他一个机会了,他从此失去快乐的机会。七年前,他失去韩碧,悲伤愤怒,自暴自弃。七年后,他即将失去温暖,痛不欲生,行尸走肉。突然意识到,什么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唯有温暖才是他这一生要抓紧的幸福,她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结婚的时候,他说他会一辈子好好照顾她,疼爱她。可最后,他都做了些什么?伤她最深的人是他。是他亲手把彼此推入痛苦的深渊。叶非墨双手捂着脸,即便是程安雅,他也不愿意她看见他此刻的悲伤绝望,上天垂怜,可还会给他一个机会吗?他真的不能没有温暖。“妈咪,我该怎么办?”叶非墨问。程安雅大痛,从小到大,叶非墨都是有主见的孩子,自己的事情都处理得非常好,就算几年前韩碧的事情,他表面上都能很快地恢复。她的儿子从来不会用这样痛苦的语气问她,妈咪,我该怎么办?是啊,该怎么办?她也想知道,她的儿子该怎么办?他爱温暖,已到了病态的地步,万不能没了温暖,若没了温暖,她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程安雅眼睛泛红,不忍看他绝望的表情。

472

唐舒文和苏然、林迪云看了GK东方酒店那天晚上的录像带,看了整整不下一百遍,他们几个怎么都搞不懂,为什么温暖喝了咖啡后,分明不舒服趴下来,可没一会儿又起来了,然后去开房。酒店的闭路电视没有人动过,这一点叶宁远证实过,所以那人一定是温暖,可他们几个怎么看都不明白,分明知道这件事和韩碧脱不了关系,可偏偏就是找不到证据。实在太天衣无缝了。林宁让蔡晓静问过温暖,那天她记得喝了咖啡,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就说,温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开房间,进房间的事情。韩碧从头到尾就坐在咖啡厅里等方柳城,中途就在喝咖啡,没有离开过。所以温暖做什么,都和她没关系。林宁不信,整件事和韩碧没关系,可该死的就是没证据。如今叶非墨全然不管安宁国家集团的事情,叶三少迫不得已重新回到安宁国际坐镇,他无心追究这件事的始末,一心一意都在温暖身上。唐曼冬自责不已,“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那天就不该让温暖和方柳城他们一起走。如果我跟着一起去,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唐舒文抿唇,林迪云问,“你们说,顾睿是不是知道什么?”“他那么爱韩碧,就算知道什么也不可能告诉我们。”苏然蹙眉,“方柳城和温暖中途离开过包厢,可能给他们吃了什么东西,只是你们不觉得温暖真的很奇怪吗?”是的,他们都觉得温暖的表现有点奇怪,好像被人控制了,什么都不知道。可他们又不知道是为什么。“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就不信不能让他们开口说话。”唐舒文冷冷一笑,抿唇看向林迪云,林迪云知道唐舒文的意思,有些犹豫,“舒文,这法子行不通,顾家是顾家,顾睿是顾睿,不能拿顾家开刀,不然顾云和顾小贝在中间也为难。再说,顾睿出了点事,顾家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归不讨好。”几人正在犹豫的时候,小六给唐舒文打电话,“少爷,我们总部来了一位贵客。”“什么贵客?”“老门主把人家国际女星给请到总部来了,说是犒劳兄弟们的,爱怎么玩就这么玩。”小六弱弱地说,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怎么办呀?”唐舒文,“韩碧?”“对啊……”“先关着,别动她……”唐舒文抿唇,小六无语,他们龙门总部的兄弟可都是“正人君子”,这种事情即便是命令也是做不来的,关着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小六口中的老门主一定不是他爸爸,不是他爸爸,肯定是叶三少,真是………证据还没拿到手呢。林宁等人知道情况后只是挑挑眉。叶三少已经几十年没有过问他们小辈的事情,这一次恐怕是动了真格,也不管谁的面子了,直接就拿了韩碧,没证据又怎么样,他心里认为韩碧有罪,他就能办了韩碧。毕竟叶家失去一个孩子,是要有人来陪葬。叶非墨会对韩碧手下留情,叶三少可不会。程安雅知道叶三少把韩碧送到龙门去了,一般送去总部的人,若是下了命令,一定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件事她也没瞒着叶非墨,叶非墨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着他和温暖的结婚戒指发呆。程安雅却另外有一番想法,“阿琛,放了韩碧吧。”“你什么时候这么善心了?”“这件事和韩碧没有关系。”程安雅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韩碧的性子你我都了解,她没这个本事,你看看那天的GK的经过,根本找不到漏洞。韩碧若有这个本事,她早和非墨结婚了。只是一条小鱼,没必要浪费精力,真正在背后使坏的,另有其人。”再说,对韩碧而言。“放了她可以,她也别想在娱乐圈混。”叶三少阴鸷出声,叶非墨如今自责,颓废,虽说他自己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可这件事的引火线,却是别人引起的,他何尝不知道韩碧只是一名小角色,可再小的角色,发狠起来都能让你致命。程安雅蹙眉,“我怎么都想不到,温暖到底怎么了?你说她吃了什么东西。”叶三少冷哼一声,“我让小黑查过韩碧的通话记录,真巧,我发现她和一个人认识,正巧出事那天他们在绿光也碰过面。”“谁?”“杜月盈!”“杜家的人?”程安雅挑眉,“你说杜月盈?她为什么要害温暖,对她有什么好处,就为了上一次非墨打她的事情报复,这未免太离谱了吧?”“除了杜家,你怎么解释?”叶三少淡淡说道,“那天下午,温暖和舒文等人先去绿光,再遇上杜迪和杜月盈,接着韩碧和方柳城也去了,会这么巧合?我看酒店的闭路电视,温暖刚进酒店的时候就已经很不舒服,勉强在撑着,如果她不是在酒店被人下了药,而是在绿光就被人下药呢?韩碧充其量,也不过是别人的推手,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没凭没据,杜家不会认。”程安雅觉得叶三少说的有几分道理,的确是如此。最重要一点是,温暖状态如此不对劲,除了杜家的人能有这本事,其余人也没这本事,韩碧更没有。“杜月盈还在A市吗?”“我查过出入境记录,她回纽约了。”叶三少冷漠说道。程安雅冷笑,“跑得真快,如果真的她做的,跑到天涯海角都于事无补。”叶三少道:“说实话,真要查出来是谁做的,非墨的孩子也回不来,他们两夫妻的问题,其实和别人的陷害没有关系,是他们自己本身就存在问题,杜月盈和韩碧只是推一下,真正造成悲剧的是他们之间没有信任,非墨有错,温暖也有错,他们处理彼此的关系和矛盾方式不恰当,所以才造成今天的悲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