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82章节 叶非墨

482章节

温暖越过叶非墨,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花圃,不再和叶非墨说一句话,该说的,差不多都说完了,已经没什么好说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分手已事成定局,再多说什么她也不会改变心意。

只是……

叶非墨看着温暖冷硬的背影,心如刀割,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更觉得心疼难忍,从来都是他这么冷硬地看着温暖,她总是陪着笑脸,不管多不开心在他面前都会笑得甜蜜动人,总是给他带来欢乐,总是让他觉得世界很美好,这些都是温暖带给他的。

如今呢?

以后呢?

又有谁像温暖一样,在乎他的喜怒哀乐,又有谁像温暖一样,巧笑倩兮,逗他开心,再没有了,失去温暖,再没有第二个温暖如此待他。

叶非墨的拳头紧了又松,深呼吸,沉声说道,“我不会分手,更不会离婚,温暖,这一次的事情,我知道你很伤心,我知道我错了,你想要怎么惩罚我都无所谓,只是分手和离婚,我绝对不接受,除非我死。”

温暖身体一僵,她最怕听到死字。

这个字如魔咒一般在她心里,带来阴影,又如毒蛇钻在心里,又疼,又难受。

她听到关门声,叶非墨下楼了。

没多久,她就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他和程安雅走了。

温暖转头,看见那条手机链叶非墨放在她的床头柜上,她走过去,拿起手机链,叶非墨送过很多东西给她,有蝴蝶项链,蝴蝶胸针……很多,很多,可这条手机链她却很喜欢。

四叶草,幸福,幸运,健康和爱情。

她一直很喜欢四叶草,不管是四叶草的含义,还是四叶草的项链,花片,她都很喜欢,这字母是她和叶非墨的名字缩写,中间镶嵌着一颗幸运石,字母上镶嵌着很多小粉钻,非常漂亮。

最特别的是四叶草是翡翠切割而成的,温润又漂亮,她一眼看见就喜欢,这和她看到的手机链有小小的区别,就是中间那颗幸运石。

温暖泪流满面。

这幸运草来得太迟了。

幸福没了,幸运也没了,爱情也没了,唯独剩下健康。

血红夕阳洒下一地余辉,残阳似血,悲壮苍凉,大地之间仿佛被一片悲壮渲染了,温暖觉得身子有些冷,一时间想起很多问题。

她和叶非墨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都在心头,温馨的,甜蜜的,快乐的,心酸的,彷徨的,一件一件,都是那么的清晰。

在罗马的时候,他以死相搏,她以身相许,本以为是一生一世。

可她没想到,原来一生一世竟是如此之短暂。

非墨,对不起。

叶非墨已冷静下来,温暖肯和他说话,他最起码有了一个说话的机会,最起码有一个希望,好过前几天,温暖一句话不说,沉默如木头人,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办,可如今,她愿意说话了,虽然想分手,可他知道,温暖心软,只要愿意说,她总会原谅他的。

程安雅见他没这么消沉,也稍微放心下来。

“非墨,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不要紧,关键是错了能改,不管是有心犯错,还是无心犯错,总之这一次没了孩子,就是你的错,你一定要让温暖原谅你,知道吗?”程安雅敦敦教诲,她最不希望看见他们分开,这样非墨会受很大的伤害。

“我知道,妈咪不要担心,我没事。”叶非墨说道,一扫前几日的无精打采,“我会求得温暖原谅的,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就一年,总会让她心甘情愿再回到我身边。”

“对,这才是我的儿子,加油,妈咪相信你。”程安雅笑说道。

叶非墨抿唇,眸光蓦然一冷,沉声问,“韩碧还被关在龙门吗?”

“嗯,对的,你爹地派人抓去龙门,小黑就关着她。许诺前天打电话回来,温暖那件事其实是杜月盈做的,韩碧只是帮凶,真正的主使者是杜月盈,不是韩碧。我就说,韩碧这人没这本事,也没这胆子,在A市的地盘上,她不敢公然和我们作对。她和温暖一起出现在酒店里,温暖一出事,大家一定都以为是韩碧,所以不知不觉中都认为是韩碧,你爹地就是因为这样关了她,后来证实不是,我正想说放了她,她就是一个小角色,不值得脏了阿琛的手。”程安雅冷漠地说道,韩碧的错就是配合杜月盈把这些人都约齐了,让杜月盈的计划能够成功,就她这么一个小人物,他们从来就不当她是对手,没想到这一次却搞成这样子,出乎意料。

叶非墨冷冷一笑,“怎么会没有关系,如果不是韩碧,杜月盈的计划哪能这么容易成功,我要韩碧身败名裂,我早就警告过她,不要惹温暖,她全当耳边风了。”

程安雅惊讶地挑眉,看向叶非墨,他真的能狠心对韩碧?

韩碧是叶非墨的初恋,是韩碧把叶非墨带入爱情的喜怒哀乐中,他对韩碧一直保留着七年前的美好,总是认为韩碧尚是一个清纯美好的姑娘,即便她做过一些他不赞同的事情,可他对韩碧,始终是宽容的。

可能初恋太过美好,所以初恋的姑娘在他心目中也同样美好。

如果这一次不是温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没了孩子,恐怕叶非墨也会对韩碧下手,还会觉得韩碧很好,是韩碧亲手毁了这一切。

怪不得别人。

叶非墨神色没什么变化,程安雅说道,“我听小黑说,韩碧一直说要见你。你要见她吗?”

“我和她已经没什么好说了。”叶非墨冷漠地说道,“这一切是她咎由自取。”

车子在程家别墅外面停下来,程安雅说道,“非墨,七年前的事情,你该放下了,不然以后付出的代价会更大,一个孩子还不足够让你认识到这件事的本质区别吗?”

483

叶非墨沉默不语,程安雅看着他,再一次说道,“温暖只是二十一岁的小姑娘,她很年轻,有梦想,有才华,他她喜欢这份事业,你不能因为别的艺人就对她有偏见。七路中文】你不能要求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天天跟在你身边,当你的花瓶,久而久之,你会对温暖失望。别以为你现在多爱温暖,以后也会多爱温暖,当一个女人成为你的附属品,她会失去自我。你们会向两条平行线,越走越远,你不断地成长,她却原地踏步。你想想,等你下班回家,你要和她说什么呢?你们原本就没有什么共同的兴趣爱好,你们天天都说一些家庭琐事,你不会觉得很闷吗?你不会觉得这个女人已经失去她本来应该有的风华。你们的感情会越来越淡,你会越来越失望。所以,非墨,不要对一个心存梦想的女人有偏见,温暖喜欢表演,全心全意地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她比你好,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叶非墨回答不出来,程安雅怜惜地看着他,“儿子啊,好好想想妈咪的话,你们走到今天,两人都有错,可你要负大部分的责任。”

道理谁都知道,关键是看怎么做的问题。

叶非墨何尝不知道程安雅说的是事实,可他就不能容忍温暖当艺人,对,他是对艺人有偏见,这种偏见是根深蒂固的,可尽管如此,他也从来不阻拦过温暖,她想做什么,他都义无反顾地支持,可这种支持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支持,却另当别论。七路中文】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

程安雅也没和他多说什么,正要进屋,叶非墨喊住她,“妈咪,七年前,你为什么要那么对韩碧,她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程安雅脸色一变,叶非墨淡淡说,“你说过,除非我重新投入一段感情,否则不会告诉我,如今我爱温暖,过去的事,七七八八也放下了,这件事你该告诉我了吗?我对韩碧,早就没了感情,可这个心结还在,我想知道,过去到底她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对付她。”

程安雅拉着叶非墨坐到玉兰树下,回想往事,她仍然觉得愤怒,“非墨,我不想让你对韩碧仅存的一点美好都没有,毕竟是你曾经爱过的女人。”

“无所谓,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都毁了,再多一件也无妨。”叶非墨说道。

程安雅叹息,点了点头,“你还记得七年前,你和韩碧在金沙区逛街的时候曾经遇见过城北的金老大吗?当时是城北一带的龙头老大,谁都不敢惹,安宁娱乐和金老大关系也特别的密切,幕后很多事情和金老大有关系,金老大点名要我们的旗下的艺人,我都会给,没必要惹是非。当年的娱乐圈和黑道关系非常紧密,这位金老大在娱乐圈很有分量。”

“我知道,我遇见过他,后来被龙门吞并了,我还觉得奇怪,为什么爹地和唐叔要费尽去吞并这样的帮派,后来想想可能是为了安宁娱乐的发展,我也就没多心。”叶非墨想了想,问程安雅,“这和韩碧有什么关系?”

“韩碧陪过金老大喝过几杯酒,吃过一顿饭,金老大挺看得上她的,当时金老大要韩碧,我知道她是你女朋友,小姑娘当时的作风也还算正派,没走歪风,所以我推了。那一次也是挺巧合的,她看见你和韩碧去逛街了,金老大看上你了,他找上韩碧,如果韩碧愿意用你交换,他就放过韩碧。当时金老大的风评很差,华云那边新出道的一个小组合三个人,他玩死了两个,玩残了一个,最后找人顶罪不了了之。金老大要了韩碧很久,当年我因为李芸的事情这方面不太上心,没怎么管,后来才知道金老大给了韩碧很多压力和诱惑,韩碧顶不住了,把你给卖了。那天她约你到景天酒吧,巧合的是那天我出车祸,你刚到景天,阿琛就给你打电话,更不巧的是那天韩碧失约,金老大嗑药过头,也进了医院,他在医院碰上你,又看见你和阿琛在病房就知道你的身份。金老大还不敢惹我们叶家,这件事他实话和我说了,我很生气,这种不堪的事情我一直不敢让你知道。为了自己,为了名利,为了自保,这个女人连你都能够出卖,她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为她伤心难过至今?我知道你当年很爱她,这件事情一直不敢和你说,怕你受刺激,哪怕你为了她再伤心,我也想让你以为,韩碧只是为了功名利禄离开你,并非不爱你,只是想追求事业放弃了你。你从小就死心眼,喜欢一个人就认定一个人,我怕你转不过弯来,我怕你知道真相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乖儿子,韩碧真的不值得。如果你今天是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她不一定会回头,街上看见你一眼说不定都不会回头,当年你光有一个好样貌你还有什么?我知道她曾经爱过你,可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韩碧都经历过了,她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年离开你,她后悔了,只是后悔你身份背后的东西,不是因为你这个人,你一直很骄傲,如果被你知道真相,我怕你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我不求你的女人多有才华,多有美貌,多有本事,我只求一个女人能够真心实意地爱你,能够全心全意地对你,我就心满意足了,别的东西都不重要。你和温暖的感情我一直很支持,是因为我看得出那个女孩对你够真心。虽然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一定的问题,可我想,你们一定能够解决,没想到还是弄成这样。”

叶非墨拳头握紧,双眸沉如深渊的黑暗之色,韩碧把他卖给金老大?如果不是他妈咪出意外,或许,七年前他就会经历一次痛彻心扉的经历。

为了尊严,为了骄傲,为了保护他,妈咪一直忍着没说。

原来如此。

484

程安雅自己先进屋,留叶非墨一个人在花园里坐着,有些事情说开了,要他自己去想,其实过了这么多年,他又有了心爱的人,这件事对他来说已无关痛痒了,只是以前不说,现在不说,只是不想非墨多一件难堪的事情,这儿子从小心比天高,不似叶宁远那般能屈能伸,所以她一直隐瞒不说。 七路中文】

如今,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因为韩碧,已经把她自己最美好的形象都毁了,留给非墨的,再不是七年前的她,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叶非墨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出门了。

叶三少也不问他去哪儿,程安雅去书房和叶宁远通视频,他们夫妻下个月就回来一家团聚了,装修的事情她和他们要好好沟通,有他们在家里,也就不显得那么冷清了,出了事也多个人在身边出主意。

叶非墨开车去龙门总部,韩碧已被关了数日,暗格中就亮着一盏灯,她整个人显得非常憔悴,久不梳理的头发凌乱蓬松,衣服也皱了,脸上有惊惧,也有勉强打起来的镇定,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小黑见他来龙门总部,恭恭敬敬地跟在他身后,叶非墨的事情他们都耳闻了,这一次他来龙门总部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众人也不敢多话,怕触动他心中最危险的弦,那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多日不见天日,韩碧几乎快疯了,她没想到,叶非墨竟然这么狠心,把她丢到这种地方,暗室的隔音很好,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的嗓子几乎喊哑了,没人理会他们,除了吃饭,喝水,她没看见过一个人,暗室里有马桶,拉撒都能解决,她就一个人在这种几乎封闭的地方,整整快一个礼拜,她几乎快疯了。 七路中文】

她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这是叶家人的地方,她是被敲晕了送进来的,醒来就是这里,可她认得小黑,七年前,叶非墨还是龙门小混混的时候,小黑是跟着他的小混混,所以她想是叶非墨把她幽禁在这里的,一定是,这几天她怎么都想不通,她只是照杜月盈的吩咐,把人给引来,把温暖引去楼上的咖啡厅喝咖啡,其余地方什么手脚都没做,根本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不傻,当然知道出事后一查一定查到和她有关系,从一开始,韩碧就想着撇清关系,她一没给温暖下药,二没做别的手脚,就是把人引来了,其余事情和她没关系,就算要查起来,叶非墨也没有证据说是她做的,所以她很放心,毕竟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

她根本就没想到,叶三少认为你有罪,他根本什么废话都不会和你说,直接就把你丢到这种让你生不如死的地方来。

房门打开的时候,韩碧以为是人来送饭的,低着头没理会,可许久,没见声音,只有一道亮光从门口传来。

她抬头一看,竟然看见叶非墨一站在她面前。

他瘦了很多,比结婚之前更见清瘦了。

人没什么精神,仿佛经过大变后的颓废,可那双眼睛,却比以前更冷酷,更木然了,不带一丝感情,看得人心口发冷,简直不敢相信,叶非墨会用这样的眼光看她。

“非墨……”人基于求生的本能,都在寻求能帮助自己脱离苦海的浮木,如今的叶非墨对韩碧而言,就是这样一块浮木,“非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的语气几乎是哀求的,眼泪滚滚而下,凄楚动人,娇美的脸皮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惜,只可惜,如今的叶非墨对她,已是郎心似铁。

“是你和杜月盈联手,设计温暖和方柳城,是不是?”叶非墨冷声问,无视韩碧紧抓着他的手,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可憎。

曾经多爱她,七年难忘了,尽管她背叛了他,她留给他的印象,仍然是美好的,他仍愿意爱她,只要她愿意回头看他一眼。

可如今呢,所有的美好都被她一点点亲手打碎了。

毕竟是自己喜欢过的人,他也想日后回忆起来能有一份美好的心情,能有一个开心的记忆,只可惜,全没有了……

“没有,不是!”韩碧否认,她抵死不认,杜月盈不会笨得招供,她才不要和非墨承认她和杜月盈一起陷害温暖。

非墨一定很讨厌她了。

一定是的。

“非墨,你要相信我,你绝对要相信,我真的没有陷害温暖,真的没有,你放我出去好不好?”韩碧哭泣地求着,上一次她这么哭泣的时候,他会任由她拥抱,会给她一个柔情的眼神。

他对她,始终不会太过狠心的。

他会原谅她的。

叶非墨狠狠地拂开韩碧,“够了,别在演戏了。我还以为当年你为了功名利禄离开我,对我至少有一分真心,原来什么都不是,七年前你就不爱我了,或许爱过,可终究不爱了,竟然和金老大做交易把我给卖了。韩碧,金老大当年玩死那么多男孩子,你就没想过我也会被他玩死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想过我的死活?”

韩碧脸色大变,对叶非墨的指责措手不及,喃喃自语,“你知道了……”

“你以为能瞒着一辈子?”

“不是,不是那样的。”韩碧眼泪掉得更急了,“我是真的爱你的,可我怎么和金老大斗,如果不把你交给他,金老大会杀了我的,我能怎么办呀。可我真的后悔了,我那天晚上也去景天酒吧了,我想把你拦下来,不让你进去,可我去的时候,金老大正好出事进医院,我就想你可能躲过去了,后来金老大也没和我说你的事情,我以为什么事都没有了,他身边有有了漂亮的男孩子玩,我就……”

韩碧紧张地抓住叶非墨的手,“非墨,我不是存心的,我真的不是存心,你原谅我这一回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