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87章节 叶非墨

487章节

温妈妈见温暖一个人无精打采回来,甚是诧异,她以为雨过天晴了呢,温暖的神色看起来很不好,一句话不说就回房了。

温爸爸使了一个眼色,温妈妈跟着她上楼。

温暖抚着那条手机链,心脏的地方仿佛有什么在缠绕着,几乎缠得她窒息。

叶非墨说什么都不肯放手,这该怎么办?

温妈妈上楼,见她拿着手机链发呆,心头一疼,温暖放下手机链,扬起笑容,“妈,有事吗?”

“你和叶非墨谈得怎么样?”温妈妈问,心中明了几分,却不知

“妈,我没事,你别担心。”

“你和”

“怎么能不担心。”温妈妈说,温柔地抚摸着温暖的长发,“照理说,你做什么决定,当妈妈的都不应该拦住你,都该支持你,可暖暖,你分明还爱着他,为什么一定要和离婚?”

“妈妈,有时候离婚不是说没了爱情。”温暖轻声说道,她心中也有苦闷,不知道和谁诉说,“妈,这件事我自己决定就好,你和爸爸就不要参合这件事好不好?”

“暖暖,有时候你多听听爸妈的话,我们不会害你的。”温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眉目都是担忧。

温暖无奈说道,“妈,我知道你不会害我,只是有些事情我想先冷静一下,只是说分开一段时间,彼此想想清楚,又不是一定要离婚。”

温暖说了违心之论,她的确是想离婚了。

可非墨绝对不会同意,她也犹豫不决,想是一回事,真要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温妈妈见温暖心意已决,并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也不想再说什么,孩子毕竟大了,自己会拿注意,她正要下楼,温暖喊住她,“妈,过一段日子你不是想去雅典吗?我和你一块去好不好?”

温妈妈脸色微变,勉强镇定下来,“妈去看一位朋友,你跟着去做什么呀?”

温暖淡淡笑道,“这么多年也没听妈说过有什么朋友,什么人这么神秘呀?”

“没什么,你不认识的,只是妈偶然遇见的朋友,比较投缘,所以有时间会去陪她。”温妈妈微笑说道。

温暖说,“妈,我最近心情不好,本来就想出国散散心,正好你去雅典,我和你一起去,不是正合适吗?妈总不会这么狠心不理会我吧?”

温妈妈语塞,最后为难地点头,“好吧,我帮你订机票,你没什么问题吗?工作呢?”

“最近我没什么工作,你放心。”温暖说道,“那就交给妈妈了。”

温妈妈点头,心不在焉下楼。

她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温暖,一起去雅典么?

算了,去就去了,温暖心情不好,正好去散散心,去雅典,心情可能会好点,可是……温妈妈左思右想,心乱如麻。

温暖的工作告一段落,墨小白去特工岛一段日子,没和外人联系,回来就听说叶非墨和温暖的消息,他打电话给叶非墨,没说两声叶非墨就挂了,墨小白就打电话给温暖。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墨小白定然听说了,温暖也没多说什么,墨小白这一次意外的通情达理,没和她多说什么大道理,只让她随心选择,不要后悔。

温暖很感激,她现在最烦心的就是听到别人打电话来问她和叶非墨的关系如何,一些见过几次面,不知道在哪儿看见过电话,本来连话都说不上几句的明星、记者也纷纷打电话来八卦,表面上都说关心她的身体恢复得如何,实际上却来试探她和叶非墨的消息。

似乎全天下大部分人都等着看他们离婚的笑话。

后来,温暖把这电话转到蔡晓静那里,只接听了几个她愿意听的电话,其余人的电话都被蔡晓静挡回去了,她这才清静了少许。

墨小白这电话她接得没错,他给她讲了许多岛上的趣事,也有很多涉及到命门的信息,其中也有巫术,温暖暗忖着,莫非墨小白已经知道巫术的事情?

杜迪不是说,这种事情除了他们三大家族的人,外人很少了解的么?

本来她就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墨小白这么一说,温暖却疑惑了,除了提到命门的事情,墨小白也说到诅咒,他说话很有技巧,并没有直接说诅咒的事情,而是和她说了几件因为巫术和诅咒所发生的趣事,特意指出,并非所有的巫术和诅咒都是有效的,有的有效,有的失灵,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不必太计较。

温暖微笑,墨小白是一个心灵通透的人,他是极聪明的,杜迪也知道诅咒的事情,也想劝她不要离婚,却没有墨小白说得这么有技巧,这么的聪明。

他从侧面告诉温暖,命门中事情的确很玄乎,可有些东西,并不一定要当真,有的诅咒也是失效的,她身上的诅咒,未必会有效。

他看出她心中所恐惧所在,也看出她心中最在乎什么。

然而,他却没有直接点出来,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告诉你,你不要害怕,或者,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你不要害怕什么。

这样的说话,比杜迪的直接言明,要高超得多。

特别是对于叶非墨和温暖这两个彼此有很多伤害,也有很多隔阂的夫妻而言,他这种方式更让人容易接受,也更容易令人安心。

她很想和墨小白说谢谢,谢谢他告诉她这么多。

可话到嘴边,却又忍下来了。

怪不得,好莱坞的叶琰是全世界女子的梦中情人,和他交往过的每一任女朋友对他都是多番维护,就算在好莱坞那种巨星云集的地方,风评极佳。

这样的有才貌,有地位,又有这样通透心思的男人,哪个女子不爱,莫说女子,就连男人也不能逃脱他的魅力,她一直觉得墨遥会爱上墨小白真的很不可思议,如今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从认识到现在,墨小白的待人接物,为人处世方面,真的令人感觉很舒服……

异常的舒服。

488

温暖没打算和墨小白深谈这件事,当做彼此都不知道,墨小白也没有强人所难,硬是去点破,两人说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墨小白才哀嚎了声,“你看我一回来就给关心你们,没去给老大请安,他估计火了,我得给他消消火,挂了哈。七路中文】”

请安是墨小白和墨晨之间的打趣词,两人每次有任务出去,回来都习惯性地去墨遥那里作报告,已养成了习惯,墨小白称这叫请安。

温暖自然是知道的,她真的挺佩服墨小白的没心没肺的,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透,却硬是当成什么都不知道。

不拒绝,不接受,不疏离,不亲密。

这样的关系,真是非人所思。

转而联想到她和叶非墨,温暖心中无限惆怅。

她不是没想过诅咒或许不灵验的问题,然而,她赌不起,她不能用叶非墨的命,去赌这一份不确定,即便分开了,只要他活着,和她呼吸一样的空气。

想见他的时候,在杂志上,报纸上,新闻上都能见到。

即使他有了新的老婆,即便他有了新的家庭,只要他能够幸福,她失去一切都觉得值得。

这就是她爱他的方式。

或许不是他所想要的,却是她坚持的。

快要开学了,温暖去学校请了一个学期的病假,温爸爸的人脉这么多,弄一个医院证明很简单,没费多少精力,且说A市谁不知道她刚流产,婚姻岌岌可危,虽然叶家有话在先,主流报纸不敢明目张胆地说温暖的是非,可如今是一个新媒体时代。七路中文】

网络交流工具太多,各种门户网站,论坛,她的官网,微博……

每天都有她的流言在传,前一阵子贬褒不一,这一阵子,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什么工作都不接,各种不利流言更传得厉害。

她一请病假休学半年,媒体更离谱地说她得了癌症,不久人世。

她和韩碧的负面消息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是,媒体受到的攻击更多,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八卦报纸都是摸黑韩碧,把她这十年来的努力都忽视了,分明是让她永世不得翻身的姿势。

温暖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快意,只觉得很疲倦。

真心厌倦了这样的事情。

或许,她这样的性子真的不适合在娱乐圈里混,可偏偏,自己又喜欢表演。

蔡晓静也不会烦着温暖,所有的工作她都不接,任何报道,采访也不接,把温暖保护得很好,做好所有的公关关系,其实温暖真要重返影坛,等《梁红玉》上映即可,不必操之过急。

蔡晓静也放缓了温暖的步伐。

她这么找人记恨,韩碧这么嫉妒她,和温暖的才华和顺利分不开。

温暖一和蔡晓静说去雅典的事情,蔡晓静于公于私权衡考量,最后决定告诉叶非墨,叶非墨和林宁是好朋友,她和温暖是好朋友,大家一起共事相处这么长时间,都是要好的朋友,蔡晓静是不想见温暖和叶非墨闹翻了,不可收拾。

叶非墨知道这一消息后,整整一个下午没看过一份文件。

叶三少也就顶替过他一阵子,在他最颓废的那段时间里帮他暂时处理一些事务,叶非墨也不是那种一经历打击就一蹶不振的男人,很快就回到安宁上班。

只是安宁高层分明感觉到,每天都有一股低气压在安宁大厦中流窜,没有人敢大声说话,也没有人敢挑衅总裁,更没有人敢当面顶撞叶非墨。

安宁旗下能人很多,每次开会意见分歧都会吵得面红耳赤,这个习惯是叶非墨开创的,吵到最后大家一言不合,不看叶非墨面子拍桌子离开的局面也曾有过。

特别是全部门经理级会议的时候,都有很精彩的画面。

可这一次,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避免当炮灰,意见非常的符合,会议开得非常顺利,总裁大人的心思也都在会议上,很显然对他们这么懂事和贴心感到很欣慰,与此同时又觉得他们这么合作,他没有人出气,没人当炮灰实在很不爽。

总裁大人一个不爽,下面的人就在嘀咕,这阵子总裁心情不好,婚姻触礁,如果各部门业绩再赶不上来,一定会被总裁大人发配到南极。

所以大家都很努力,尽心尽力为安宁奋斗,叶非墨很显然,空闲了很多。

张玲就嘀咕过,只要叶总心情一个不好,安宁的业绩一定会直线上升的,他心情不好就也不会发火,就这么冷冷地拿着一个棺材板的脸看你,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为了脱离这种恐惧,各部门经理必须要让自己减少见总裁的机会。

业绩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业绩好,只会有表扬,不会有挨骂。

所以叶非墨发呆的时间也多,一个下午在落地窗看着楼下车水马龙,他心思翻滚,倏然想起温暖第一次来他办公室的情景。

那时候的温暖,他也没多喜欢,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很有趣的,又神似韩碧,带在身边玩玩几天也不错,且看她委屈却故作坚强的脸,叶非墨又觉得欺负她的感觉很好玩。

谁知道,这玩几天的想法,却完全地把自己陷进去了。

可笑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曾经付出过这么深刻的感情,等他一发现,事情就已经无法收拾了,越深越深,这辈子都不想和她分开。

他从来没想过,温暖会主动离开他。

他太有自信了,对自己很有把握,总是认为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这辈子都会和温暖永永远远的幸福下去……然而……

如今,他一直认为在掌控之中的小白兔,突然要跳出他的江山。

他着急,慌乱,不知所措。

他的鲁莽,切断了他挽回她所有的努力。

489

这时候才发现,原来爱情光靠心机和手段是不够的,还要用心,可他也真的用了心。七路中文】温暖是容易满足的女孩,钱花在她身上根本没什么,最主要是用心。

他真真实实地用了心,却依旧挽不回她。

他还能怎么办?

他真不知道了。

温暖说,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她没绝对地说要离婚,可听她的语气,他知道,离婚是早晚的事情,他和她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爹地说得对,离婚似乎是他们面对的考验。

她要去雅典旅行了,是为了避免和他见面吗?回来之后呢,是不是就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他了。

自从知道温暖想要离婚后,叶非墨想了很多法子让她自愿留在他身边,只要他愿意,他多的是办法让温暖就范,哪怕是最极端的,可他悲惨地发现,他没办法这么对温暖,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他也舍不得。

他不愿意在温暖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他想让温暖心甘情愿地回到他身边。

雅典是么?

叶非墨微微一笑,偶遇可以么?

他最近也需要散散心。

叶非墨最近经常出现在温家,即便温暖对他冷冷淡淡,甚至有时候不和他说一句话,他也乐此不彼,天天上门,就算和温妈妈,温爸爸说几句话,叶非墨也不在乎。七路中文】

对这样的情况,温家二老觉得很抱歉,叶三少和程安雅却觉得很欣慰,他们特别希望看见振作起来的叶非墨,只要他愿意,他对温暖总是有办法的。

温暖也无可奈何,叶非墨只觉得有点奇怪,温妈妈对他是信任和支持的,可关于温暖要去雅典的事情,她却只字不提。

她是真心想要温暖和他复合,这件事她应该和他说才对,这样至少能让他有机会和温暖相处,可温妈妈却什么都不说。

叶非墨心中虽觉得奇怪,面上却没露出来,他这人冷清木然惯了,一般都没有什么情绪,久了他也就以为温妈妈想让温暖真正的放松一下,也没觉得多奇怪了。

杜迪这几天都和温暖有联系,他并不知道温暖要去雅典的事情,温暖谁都没有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去雅典,只是觉得温妈妈隐瞒了她什么,她有必要弄清楚。

如果多年前的龙秀水没死,她是不是能找到一些关于诅咒的事情。

杜迪毕竟是外姓人,他知道的一定比龙家的人知道的少,温暖已没什么办法,妈妈是她唯一的线索。

对于她是龙家女儿的事情,温暖十有已经确定了,可不管怎么说,温家爸妈抚养她这么多年,他们始终是她的父母,这一点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她没问她是不是亲生的事情,就是怕伤害到温爸爸和妈妈,不得已之下,温暖只能采用这种最笨的法子,解开她心中的疑惑。

杜迪一直都不知道龙秀水的事情,都以为她死了,温暖也猜想或许有什么苦衷,她也没说出来。

她这阵子发生这么多变故,想要出国散散心,没人会起疑心。

这几天都看见叶非墨,他的精神好了很多,不像刚出事那些天萎靡不振,温暖也宽心了许多,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或许过不了多久,他真的会忘记这段感情,忘记温暖这个人。

她和温妈妈去雅典这一天,叶非墨没有出现,温暖以为温妈妈说了他们一起去雅典的事情,一问温妈妈才知道,温妈妈没说,可很意外的是,在头等舱里,母女两人见到叶非墨。

随着叶非墨一起的,还有他的首席秘书张玲。

叶非墨见到她们似乎很惊讶,张玲落落大方地起身打招呼,“叶夫人好,温夫人好。”

温暖看向温妈妈,温妈妈很无辜,还以为是温暖告诉他的,温暖更茫然,她一个字都没提过。

“妈,你们也去雅典?”叶非墨毫无羞耻感地问,淡定温静,语气很惊讶。

温妈妈点头,“我带暖暖出去散散心,你呢?”

叶非墨说道,“前几个月在雅典有一家工厂出了问题,我过去和他们调解一下。”

张玲面部表情很稳定,突然之间牺牲了和男朋友拍婚纱照的美妙时光被拉去雅典的茫然在见到温暖这一刻终于得到解说,所以在温暖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张玲不愧是跟叶非墨几年的人,毫无道德心地说,“是啊,这家工厂催得很急,前阵子叶总事情比较多,分身乏术,总算有时间空下来就打算过去看看。”

温暖面无表情,和温妈妈坐到一旁,直飞雅典也就7个小时,也没多久,去了雅典估计也就没什么联系了,她可以自动忽略叶非墨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在飞机上看见叶非墨,不管是他真的有事也好,假的也好,反正随便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都是他说了算。

只要不妨碍到彼此就好。

飞机起飞,旅途本来很顺利,半途遇到乱流颠簸了片刻,温暖坐飞机第一次颠簸得如此厉害,心中不免害怕起来,悄悄地看向隔壁的叶非墨,却发现他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她,温暖仿佛被这目光绞住了,她很少见到这样冷静的叶非墨,即便在这样的紧急关头。

或许只是她认为是紧急关头,他做惯了飞机,遇到乱流很正常,她心中的害怕是别人不能想象的,小时候第一次坐飞机就很单纯地问爸爸,要是飞机飞到半途爆炸怎么办?

爸爸说,我们国家飞机出事率最低了,没事的。

可真要爆炸了,人就没了。

这时候,什么狗屁诅咒都不在乎了。

她很庆幸,在她害怕的时候,有他相陪。

非墨……

490

乱流只是一段很小的插曲,温暖的恐惧反应弧又长,在她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飞机已不颠簸了,回复了正常,温妈妈也吓得有点脸色发白,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轮流,人在高空中是很可怕的,这样的轮流会让人胡思乱想。七路中文】

“真吓人,暖暖,你没事吧?”温妈妈担心地问。

温暖轻轻摇头,没事,她怎么会有事呢,她这一颗心都不知道飘荡在哪儿,所恐惧的事情,似乎也和死亡无关,察觉到旁边太过炽热的视线,温暖别开眼光,不再去看叶非墨的眼睛,闭上眼睛休息。

温妈妈察觉到温暖的视线,看向叶非墨,看见叶非墨目不转睛地看着温暖,那眸中的温柔和深情她是过来人,所以看得出来叶非墨的确是深爱着温暖的。

身为母亲,看见女婿如此,温妈妈觉得非常欣慰。

他们两人闹到如今这个地步,温妈妈实在觉得两人都在深爱对方,不该离婚。

叶非墨表现如此明显了,温妈妈根本就不知道温暖为什么会要离婚,她分明爱非墨呀,刚刚乱流的时候,她很害怕,可一直比她更害怕的温暖却非常的冷静,她就觉得很奇怪。

可能是叶非墨在她身边的关系,所以她很冷静。

因为他是她最可靠的港湾。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温暖都能放心地相信叶非墨。

对于此,温妈妈开始觉得离婚未必是唯一的出路。七路中文】

飞机乱流过一段时间又开始平复了,温暖烦了,拿过报纸看,叶非墨看了张玲一眼,张玲也把一本杂志给他,叶非墨看得津津有味。

温暖侧眼看了叶非墨一眼,看见杂志的封面是自己,她心中一沉,最近她的负面新闻太多了,他看的估计又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杂志。

她心中生闷气,把报纸一揉就丢到一边,温妈妈已经习惯了,问“媒体又写你什么了?”

温暖摇头,又闭上眼睛休息。

反反复复几次,叶非墨还在看那本杂志,温暖看那杂志的封面,是绿光日报的八卦杂志。

温暖记得自己和叶非墨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对绿光日报很有意见,凡是绿光日报和杂志叶非墨都不看的,还把绿光日报批评得和什么似的,仿佛天底下除了安宁就没有一家有信誉的媒体了。

这种自恋温暖是见识过了,当时也麻木了。

可有一件事情温暖很确定,叶非墨不看绿光日报,他和绿光日报的总裁还有点过节,据说是为了一名模争风吃醋,那名模本来是跟着绿光日报的总裁的,后来看上叶非墨就来勾搭,叶非墨竟然上钩了,所以两人有过一段小争执,不大不小。

不过绿光日报的总裁是不敢招惹叶非墨的,他手里的底牌没有叶非墨厚。

所以温暖很奇怪,这份绿光杂志到底在写什么?

她很好奇,可叶非墨看了两个小时,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温暖觉得如果问空姐的时候又觉得很丢人,知女莫若母,温暖什么心思,温妈妈当然知道,她很乐意当这个中间人。

“美女,那份杂志还有吗?我也想看。”温妈妈随意问,空姐看了叶非墨手中的杂志,淡淡说,“抱歉,太太,这份杂志不是我们提供的。”

温暖脸上一热,转头狠狠地盯温妈妈一眼,暗怪温妈妈多事,一想到叶非墨此刻在想什么,温暖更觉得脸上发热了。

叶非墨很善解人意地说,“妈,你要看吗?我刚好看完了,给你吧。”

杂志伸了过来,空姐早就认出这家人来了,温暖是公众人物,叶非墨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夫妻两人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A市谁人不知道。空姐更是耳聪目明更早就发现了,可这一对夫妻上了飞机就没说过话,好像是陌生人似的。

可几人之间的气氛更是奇怪。

外人一直在传两人要离婚,空姐刚刚在休息的时候也暗自八卦他们会不会离婚,很多人都猜测他们会离婚,毕竟温暖一脸冷淡,不理会叶非墨,她们自然会八卦这件事。

叶非墨在众人眼里一直是一名冷酷的男人,空姐见温暖敢更冷淡地对待他,都会温暖刮目相看,原本嫁入豪门的明星哪一个不是对丈夫言听计从呢。

温妈妈接过杂志,翻了一页,先是错愕,后似笑非笑地点头,“原来如此啊。”

温暖心中更是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杂志?

妈妈都会看得这么入迷,真的令她匪夷所思,她侧眼看过去,温妈妈看得认真,还一边在笑,时而看看温暖,时而看看叶非墨,表情很怪异。

温暖的好奇心全部被勾引起来,她真的很想看。

然而,这一看不是说明自己很好奇叶非墨的一举一动吗?太丢人了,温暖心中愤愤想,为什么叶非墨就不去上厕所呢?如果他上厕所了,她就能偷偷瞄一眼了。

温妈妈很善解人意地问,“暖暖,要不要看看?”

温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要!”

温妈妈笑笑,继续看杂志,叶非墨唇角愉悦地勾起,温暖脸上一热,她这一表现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一想到叶非墨现在一定又在笑她,又不知道怎么想她,温暖脸上就更热了。

坐了一会儿,温暖腹诽,叶非墨为什么你还不上厕所?

憋死你!

好无聊啊,好想看杂志啊……温暖克制自己没有转头看向温妈妈,可眼光总是忍不住看向温妈妈那边,温暖很纠结,除了偶尔看见自己的照片没看到什么。

这杂志在写她什么?

又坐了一会儿,温暖实在忍不住了,问温妈妈,“妈,你看完了吗?”

温妈妈耸耸肩膀,好像早就准备好给她了,就等着她主动发话了,立刻就把杂志给她了,温暖眼角瞥见叶非墨的唇角藏都不藏不住的笑意。

491

温暖窝火了,脸上热烘烘的。七路中文】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拿了。

温暖随意翻第一页,看了第一页,目瞪口呆,竟然是叶非墨执笔所写的简短本小说,主角就是叶非墨和温暖,写的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

温馨,搞笑,而且……感人。

特别是江边的那一幕,温暖重新去看都觉得非常的动人,环境气氛都如此的动人,让她觉得自己是被深爱的,被宠着的,这个男人会永远爱着她,不离不弃。

她心中一阵发酸,若是平常看见他们的故事,且挑选的都是他们之间比较有趣,笑闹的画面,她会大笑,可此刻看着就觉得很心酸。

物是人非的心酸。

从这十几则小故事中,足以看出叶非墨对自己的那份心思,深情,令温暖无比感动。

她知道,非墨爱她。

一直都知道。

可世间相爱的情侣那么多,又有多少白头偕老?

有多少情侣相知相爱相伴一生?

别人看着有趣的事情,她看着莫名想落泪,若不是叶非墨在一旁,她真的会落泪,他灼热的视线都落在她脸上,试图看出她的表情,温暖一直面无表情地翻阅着,不管心中如何惊涛骇浪,脸上都没有表现出来。

叶非墨到底在做什么?

有些日常对话她都忘记了,他却记得那么清楚,他们之间,到底谁更用心一些?

温暖心头涩涩地疼痛起来,指尖也忍不住颤抖。七路中文】

这个傻瓜,究竟在做什么?

温暖不知道的是,叶非墨除了把这份资料爆给安宁,也爆给绿光,安宁和绿光的读者都不一样的,且是对立的,他这么做只是想让更多人知道,他和温暖之间只是一对平平凡凡的夫妻,和普通人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高低起伏,也想告诉哪些说温暖潜规则,虚伪的观众看一看,让他们了解更真实的温暖。

更想让所有人都知道……

他爱温暖。

这样简短的生小说,光是记忆是没用的,是要用心。

他对温暖用了心。

他承认,他是不择手段地想要温暖不要离婚,留在他身边,所有的办法他都用过了,没办法之下,才想到这一招笨办法,企图挽回妻子的心。

宣告全世界又怎么样,他爱她,何必怕人知道。

这样孤注一掷的做法,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叶非墨的性格,哪怕是学着墨玦给叶薇洗脑也不会做这样的蠢事,可偏偏他做了。

程安雅都觉得非常意外。

温暖看完了这份杂志,出了叶非墨写的这些故事,还爆料了她小时候的趣事,小时候在照片,又爆料了很多她曾经做过却没有被媒体知道的善事。

这份杂志除了是他对温暖的表白,还有给那些等着看温暖笑话的人看,温暖是稳稳当当的叶家二少奶奶,只要她愿意,他永远为她敞开心门。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温暖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满满的,都是感动。

可她却面无表情地把杂志交还给温妈妈,冷漠地闭上眼睛,把他的失望和失落关闭在视线之外,看不见,也就不会很心疼。

温妈妈看了温暖一眼,再看叶非墨,叶非墨也垂了眸,看不清表情。

她一声叹息。

这两孩子,一个比一个更难懂。

虽是如此,温妈妈也没说什么。

飞机很快就到雅典,已是傍晚,温妈妈和温暖定了酒店,下飞机的时候,几人一起走的,温妈妈和叶非墨的话蛮多的,温暖和张玲几乎没说什么话。

“妈,我在市区有一幢房子,你们去的地方离我也近,不如你们住我那里吧,出入也方便。”叶非墨善解人意地建议,一路上都打岳母牌。

温妈妈纠结了,此行的目的,温暖和叶非墨的婚姻问题,权衡之下,温妈妈正打算说好,温暖就截了话题,“妈,我们都定好酒店了,不要麻烦他了。”

叶非墨从善如流地说,“一点都不麻烦,你们去哪里我可以接送,我对雅典很熟悉,想去哪儿玩,我可以当导演,当翻译。”

温暖冷漠地看向叶非墨,“你不是来工作吗?很闲啊。”

叶非墨非常好脾气地说,“接送老婆和岳母,再忙也有时间。”

一听老婆这词,温暖脸上大热,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暗自生闷气,温妈妈则是一笑,说道,“既然不打扰到你工作,那就住你那里吧。”

“妈!”温暖急忙喊住把自己卖掉的妈妈……她恨恨地看向叶非墨,说是怒,不如说是嗔,说不出的娇俏。

叶非墨圆满了。

张玲一路很镇定,不管叶非墨怎么说,她都没什么表情。

雅典这边有人来接叶非墨,张玲一个人打车去酒店,司机是中年斯文男人,很绅士地把行李搬上车,温暖刚要绕过去做副座驾,温妈妈很机灵地把她拉住,以一种温暖很无语的迅速速度开门上车,关门。

叶非墨暗笑,岳母大人真英明,岳母大人回他一个那是当然的表情。

司机和叶非墨交谈了几句,说的是英语,温暖还听得懂,这男人是一名管家。

她逼不得已,只能上了车,和叶非墨一起坐。

一路沉默,除了温妈妈和温暖偶尔说句话,叶非墨和温暖几乎没说话,温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外,看雅典的风景……可怎么都看不进去。

雅典很漂亮,可她心不在焉。

狭小的车厢里都是他的味道,她闻惯了的古龙水味道……这还是她选的,他原来的香水味她不是很喜欢,后来挑了一瓶她比较喜欢的。

他一直用着,且很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