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92章节 叶非墨

492章节

第一次送他香水的时候,叶非墨还打趣说,要不要晚上擦香喷喷的等你扑倒。

结果他泡澡的时候,她还真把香水拿去浴室给他喷,结果在浴室就把他扑倒了,全程自己主动,两人还胡闹了半夜才消停。

山路十八弯,车子转了好几个大弯,两人避免不了身体接触。

温暖很快避开。

又是一个转弯,叶非墨的身子测了过来,两人几乎黏在一起,温暖瞪他一眼,叶非墨微微一笑,伸手不打笑脸人,温暖恼怒也没说什么。

他更得寸进尺地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

温暖嗔怒,作势要甩开他的手,叶非墨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甩开,他开始和温妈妈聊天,温妈妈对雅典也很了解,两人话题很多,温暖碍于妈妈的脸面,没有发作。

一路到了叶非墨的市区别墅。

别墅分蓝白色,很雅致,像是一座城堡,温暖很喜欢,外面围着高大的乔木,叶子都黄了,看上去挺漂亮。

司机把行李搬上楼,温妈妈很惊讶,问叶非墨为什么在雅典买一幢房子,房子很大,能住十几人。叶非墨说了叶家的情况,他的爸妈姑姑姑父经常旅游,所以全世界的城市都有一幢房子。方便他们旅游的时候住,因为他们的身份特殊,不喜欢住酒店。

温暖当然知道叶非墨说什么,温妈妈却是一脸茫然,叶非墨也没多解释什么,管家把叶非墨和温暖的行李都拿到叶非墨的房间,温妈妈的放到客房。

温暖想,他一定是故意的。

她为什么要和叶非墨住一个房间?

温妈妈回房收拾行李,坐飞机有些累,顺便要休息几个小时再出来吃饭,温暖去房间拿行李,她才不要和叶非墨住一个房间。

她拉着行李刚要出来,叶非墨已闪身进来,迅速挡在她面前,门一关,颀长的身影压迫性地站在她面前,目光深幽……有一股灼热的火光。

温暖冷漠地看着他,拉着行李继续走,叶非墨雷打不动地站在她面前。

“我要出去。”

“这里除了我的房间,剩下的都是爹地妈咪他们的房间,只有一间客房给妈了,你要去哪儿?”叶非墨淡淡反问。

温暖道,“我去和妈住。”

叶非墨心头像是被人轻轻地抽了一鞭子,微微颤动起来,我去和妈住,她没说我妈,直到今天为止,她还把他们当成一体的。

温暖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称呼有点问题,刚想要改正过来,腰上已被人扣住,叶非墨的吻铺天盖地卷来,把她彻底淹没,他想这么做很久了。

温暖没想到叶非墨会突然吻她,她一时被愣住了,只能任由叶非墨的舌尖在掠夺她的甜蜜,攻城掠地,宣占主权,他吻得很热情,温暖的身体对他的亲热太过熟悉,做出了非常自然的反应,主动回吻他。

叶非墨很喜欢她吻他,每次两人亲密的时候,她一吻他,他就会变得很激动,这是她掌控他快乐的密码,所以每次亲密她都会回吻他,因为喜欢看他沉迷的表情。

察觉到她的回应,叶非墨很显然变得激狂了,抱着温暖一转身就把她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她的头发散开,如云撒下,叶非墨的身影随着叠上,捧着她的头,疯狂地吻她的唇,脸颊,耳垂和脖子,那种急切和热情很少见。

他急切去拉她的衣服,温暖还沉迷于他制造出来的快感中,一回神,人已半裸,衣服被叶非墨野蛮地退到腰间,连撕带扯,只剩下一半布料挂在她腰间。

他低头含住她胸前的花蕾,另外一手已有些粗鲁地握住她的柔软,重重地揉搓,白浪耀眼,温暖脸颊通红,如漂浮在云端,却又觉得可耻,连着说了几声放开叶非墨都没听到,她又羞又怒,又不敢挣扎,一年夫妻,她知道叶非墨的个性,越是挣扎,他越是激狂。

“叶非墨,你这禽兽……”她捶打了他几下,实在憋不住冷漠了,在这事上面,她从来就不是叶非墨的对手,每次都会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我想你了,你就不想我吗?”叶非墨吻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哑说,膝盖顶开她的大腿,把她的裙子推上去,大手顺着抚上她的大腿,只抚至腿心处……

“你混蛋,我们都快离婚了,你……”她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生理反应是抵挡不住的,她的战栗和挣扎隐瞒不了叶非墨。

她若对叶非墨一点感情都没有了,那还没什么好说的,可事实又不是这样子,她……拒绝不了叶非墨,几乎是习惯性的不会去拒绝叶非墨所有的请求。

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如此,包括床事。

她不管多累都会配合他,只要他想要。

他也熟知她身体的敏感点,知道怎么能最快地挑起她的热情,知道怎么样让她得到最大的快乐。

“我们还没离婚……”他一边吻她,一边很坚定地说,“绝对不会,你一辈子都是我老婆,一辈子都是。”

温暖不知道怎么说清心底的挣扎和痛苦,眼见他陷入迷乱之中,她除了疼痛,还是疼痛,可这种短暂的疼痛却被身体的强烈反应所打断。

他的手指邪恶地在她的花径中进出,温暖紧绷着身体,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腕,却被叶非墨握住手一起调戏,温暖怒不可遏,脑子却开始迷糊起来。

一想到她那么狠绝地要和叶非墨离婚,说得那么绝对,这么多日子来一直和他保持距离,说要分开一段时间,故作冷漠,她都保持得那么的辛苦,可如今……

且她妈妈还在不远处,她却如此可耻地沦陷在他和她的情-欲中,那种莫名的羞耻和愤怒揪着温暖的心思,她眼泪就这么掉下来。

叶非墨掠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真的……那么不可忍受吗?”

493

温暖哭泣中打了他一下,却没有说话,叶非墨再一次深吻住她的唇,温暖报复性地咬他的舌尖,却没咬得那么重,叶非墨腰尾一麻,激动地挺入,温暖闷哼一声,想起孩子,身体难免有一阵排斥,叶非墨却没有太明显地察觉出来,满足地低吼,在她身上又快又猛地抽-动起来。七路中文】

温暖哀哀泣泣地哼起来,叶非墨深深地撞到她的身体最深处,深入浅出,更故意地撞她最敏感的哪一处,温暖激动之余报复性地掐他。

叶非墨的情-欲被彻底地挑起来……本来就很想温暖,这一次更被温暖挑起兴致,更要得狠了……

……

温暖没想到,她又和叶非墨做了。

就在她想和叶非墨离婚的时候,竟然上、床了……

且还做了不止两回,还做得非常入迷。

更可恶的是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这么合着衣服就那啥那啥了,她有这么猴急吗?

温暖捂着被子无比的纠结和羞愤,太混账了,叶非墨无比餍足地抱着她,湿热的吻留恋在她的背上,双手还着迷地在她的腰线上抚摸。

她无比恼怒,推了他一下,“滚开!”

“过河拆桥?”某人开始耍无赖了。

见过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吗?

这就是了。

他再靠过来,温暖推开他裹着被子下床,叶非墨惊呼一声,温暖下意识地回头,却见某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色迷迷地看着她,温暖一看某人身上的痕迹,恼怒极了,差点扑上去揍他。七路中文】

她裹着被子去浴室洗澡,真的好累。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又混闹了几个小时,累死了。

温暖洗了澡,穿了衣服出来,叶非墨也穿好衣服,房间一股味儿,温暖脸色潮红,叶非墨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温暖瞪他一眼,一想到刚刚的疯狂,恼怒得不行,出门去找她妈妈。

温妈妈早就醒了,见温暖下来,暧昧地看了她一眼,笑说道,“舍得下来了?”

已快入夜了,温暖肚子早就饿了,飞机餐很难吃,她一口都没吃,又消耗这么多热量,所以饿得很厉害。温暖故作不懂温妈妈在笑什么,“妈,你不是要睡几个小时吗?”

“饿醒了。”温妈妈说道。

温暖道,“那我们出去吃饭吧,妈你比较熟悉雅典,带我吃美食吧。”

“等等非墨。”温妈妈说道,温暖脸色一烫,“他饱了,不用吃了。”

温妈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吃什么吃饱了?”

“妈!”温暖嗔怒地喊了声,温妈妈也不打算继续取笑她,温暖羞得不行,看来谁都知道她和叶非墨都在楼上做什么了,也是了,大白天的,窗帘也不拉,恐怕管家在楼下都听到自己和叶非墨的声音了。

温暖更想快点离开这别墅。

叶非墨下来,换了一身浅蓝色的休闲衫,一条很合身的牛仔裤,看起来特别的年轻,这一身和温暖这一身休闲服特别的般配,温暖穿着浅蓝色的裙子,同一个色系,看起来特别的情侣。

温妈妈一看就想笑,温暖则是瞥了一眼,不得不承认,叶非墨穿这样的休闲衫特别的好看,清俊颀长,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再多一点笑容,真的翩翩如玉的君子。

“非墨,今天真帅啊。”温妈妈说道,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精致英俊。

温暖翻了一个白眼,这到底是她妈,还是他妈?

她很严肃地怀疑中。

叶非墨走到温妈妈身边,绅士一笑,问温妈妈晚上要吃什么,她想吃地道的本帮菜,叶非墨说了好几个有名的餐厅,温妈妈没意见,温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在为刚刚和叶非墨的事情羞愧得不行,此刻更一句话都不和叶非墨说。

温妈妈问温暖吃什么,她说随便,反正温妈妈喜欢的,她一定不会讨厌。

叶非墨开车带他们母女出去吃饭,温暖不再想她和叶非墨的事情,一心扑在温妈妈的朋友身上,并猜测温妈妈的朋友有没有可能就是龙家的人,也就是她的亲妈妈。

叶非墨带她们去的餐厅离别墅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没多久到了,餐厅的装潢非常典雅,地地道道的雅典风格,且很浪漫,很有情调。

“妈,你们明天要去哪儿,我带你们去,我对这里很熟悉,去哪儿都方便,如果没想好路线,我可以当你们的导游。”叶非墨不负责任地当起导游的角色,其实他对雅典并不是很熟悉。

温妈妈还没说话,温暖就说道,“不用了,我妈每年都来雅典,比你更熟悉,你该干嘛就干嘛去,不要管我们。”

“我时间安排没什么问题。”

温暖说道:“安宁要倒闭了吗?你有空陪我们逛街了,平时人影也不见一个。”

温小姐不小心抱怨说,一说完就后悔了。

“夫人请放心,以后我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叶非墨从善如流地说道,他巴不得温暖愿意和他说话,哪怕是这样的抱怨,应该说,这样的小抱怨他更开心,最怕就是陌生人的态度,什么都不管不理不顾。

温暖决定闭嘴了,什么都不想说了。

温妈妈的侧头看见女儿脖颈上的吻痕,暧昧地笑了笑,“如果非墨有空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旅游,本来就是出来散散心。”

“好啊。”

“妈!”温暖喊了声,她妈妈又把她给卖了,“你不是要找你的朋友吗?”

“是啊,妈去找朋友,非墨陪你散心,雅典这地方你又不熟悉,走丢了怎么办?你方向感那么差,去哪儿都不会,非墨既然很熟悉就让非墨带你旅游吧,妈妈也放心去找朋友了。”温妈妈说道,自认为这个主意非常的好,对谁都好,她去见朋友,温暖不用跟着,省了不少麻烦。

小夫妻两人一来雅典感情就明显好转,还睡一起了,如果给他们多点时间,说不定就和好了,这就两全其美了。

494

叶非墨十分感激岳母大人,这一趟旅行果然好。

温暖瞪了叶非墨一眼,“妈,我和你去找你朋友,我不要他陪。”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我都是老人家了,你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乐趣,年轻人多走走才是,雅典这边很多你们这样的小夫妻,培养感情,度蜜月,什么都有,你们也试一试,就当做二度蜜月,你就不要管妈妈了,妈妈在雅典绝对丢不了。”温妈妈愉快地说,温暖恼怒得不行。

她一心跟着温妈妈来雅典,就是想知道她的亲妈妈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就在雅典,结果被叶非墨给搞砸了。本来她方向感就不是很好,跟着温妈妈一起来旅行,为了照顾她,温妈妈一定去哪儿都会带着她,所以她有很大的机会可以知道妈妈的朋友到底是谁,可谁知道,有了叶非墨就全泡汤了。

温暖心里别说多郁闷了,又不能和叶非墨说实话。

“都要离婚了,什么二度蜜月。”温暖硬起心肠说,温妈妈一怔。

“我们还没离婚。”叶非墨重申。

他绝对不要和温暖离婚。

她脸色一沉,叶非墨目光一暗,两人谁都没说话,温妈妈一个人打圆场。

吃过饭,叶非墨带温暖母女看夜景,几人都在市区慢慢地逗了一圈,也没下车,温暖没什么逛街的心情,一路都很沉默,温妈妈对雅典的风景十分熟悉了,兴致也不高,逛了一个小时就回去了。

温妈妈低声在温暖耳边说,“暖暖,谁都看得出来非墨对你多用心,态度别太尖锐了,很伤人的知不知道?”

她何尝不知道,她何曾想过要伤害叶非墨,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妈……你也不要做得这么明显。”温暖无奈地说道,“我们的问题,我们自己会解决的。”

温妈妈摇摇头,温暖看向窗外。

叶非墨从镜子中看温暖,眸中掠过一抹痛苦,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回到家,温妈妈借口说累了,先去休息,温暖想问龙家的事情,见温妈妈神色看起来真的很累,也不好太过打扰,相互说了晚安,她就回房休息了。

温暖回叶非墨的房间,房间已整理过了,下午两人胡闹了一阵子,床单什么都脏了,肯定不是叶非墨给换的,温暖脸上一烫,她看着随后进来的叶非墨,“你去别的房间睡。”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去别的房间睡?”

“那我去别的地方睡。”温暖态度很强硬,叶非墨说道,“暖暖,这里没有别的房间,只有这家房间,我们是夫妻……”

他走过来,扶着温暖的肩膀说道,“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哪怕是要离婚也好,可就说现在,我们还没离婚,依然是夫妻。我们的婚姻遇到问题,我们可以一起去解决,为什么你一定要逃避我所有的事情,如果我真的罪无可恕,如果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了,下午的时候,你也不会让我……”

“叶非墨,没有爱,也能上床,只能说明你经验丰富能够迷惑人,并不能说明什么。”温暖冷漠地说道,对这件事否认到底。

叶非墨也不生气,甚至微笑说道,“这说明我还是有优点的,是不是?”

温暖默了!

靠,叶非墨,你还能不能更无耻有些,这也算优点吗?

叶非墨得寸进尺地抱着温暖,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上,把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声音温柔了下来,“暖暖,再给我一个机会试一试好吗?别这么绝情说离婚,不要这么快就判我的罪,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们可以再要孩子,就给我一次机会就好,可以吗?”

他的语气近似于卑微,求着温暖的原谅,温暖却不知道怎么办。

抱他也不是,说他也不是。

房间灯光暧昧,

最后,温暖说,“非墨,其实……”

她最后什么都没说,叶非墨当她默认了,心中的阴霾也散了些,只要温暖态度能够软化,他就能让温暖改变心意,温暖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知道怎么抓住温暖弱点。

这一次雅典之行,他想彻底解开他和温暖的心结。

温暖最终没再坚持一定要分房睡,却定下来约定,不准叶非墨再碰她,刚下飞机,糊里糊涂就和他干了糊涂事,温暖到现在还在后悔,她不想在这段是时间和叶非墨有什么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尽管不愿意,叶非墨也不想逼得她太紧,硬是答应她了。

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是如他们感情最浓烈时,把她拥在怀里睡,温暖挣扎要离开,他手脚并用把她困在怀里,她很清楚地感觉到某人某个部位很不老实地抵住她,散发出很强烈的侵略气息。

黑暗中,叶非墨的眸光如火般灼热地笼罩着她,温暖心跳如雷,没敢再乱动,只能让叶非墨抱着她睡,心里既排斥,却又安心。

如此矛盾。

两人很久没在一起睡了,心情都很复杂,没人睡得着,温暖说不着,叶非墨也说不着,也没聊天,叶非墨其实很想做别的事情,下午没要够,如今抱着她,更想和她做更亲密的事情,可他答应了温暖不碰她,这时候也只能忍着,什么都做不了。

温暖心情低落,心里所想的都是温妈妈和朋友的事情,到底温妈妈的朋友是谁,又在哪儿,做什么,是不是龙秀水,她心里没底,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却又很害怕知道事情的真相。

在温暖的认知里,温妈妈就是她的亲妈妈,不管她是不是温妈妈亲生的都好,她都这么认为。

喊了二十年的妈妈,乍一直到不是自己的亲妈妈,谁都会伤心难过,她刚知道的时候只有震惊,没有什么伤心的情绪,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诅咒抓住了,来不及伤心。

151816525,这是我新建的群,有当当网的号,或者买了魔妃的姐妹可以加一下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