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95章节 叶非墨

495章节

如果不是因为诅咒,温暖一辈子都不会去探究她到底是不是温妈妈的亲生女儿,因为真相对她来说不重要,她认定了妈妈,就是妈妈。

可因为诅咒的事情,她不得不去解开这个真相。

对温暖而言,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叶非墨就在她身边,他的气息都在她鼻尖萦绕不去,可他却不会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着急什么,担忧什么,在乎什么,他以为他们的婚姻出问题是因为这一次的小产。

要不要告诉他?

温暖不是没想过把一切都告诉叶非墨,她不是没想过,什么都不管,陪着叶非墨一直走下去,哪怕真的因为诅咒,他们能过一天就是一天,只要他们是开心的,生命短暂也无所谓。

就当成只有几年的寿命,陪着他好好享受就行了。

就像她得了癌症,非墨也一定会选择和她一起走到最后。

可她不能这么自私,如果叶非墨离开她能活得好好的,那就让他活着,只要知道他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有些事情可以一起面对,有些事情,一个人面对就可以。

没必要告诉他了。

哪怕是误解,哪怕是万箭穿心,哪怕是孤立无援,她也坚持自己的决定。

所以,对不起。

在雅典这段日子,她就自私地放下所有的心结和担忧,陪他度过一段开心美好的日子吧,这样日后他回忆起来,会多一天开心的记忆,这样也是好的。

这么一想着,温暖就抱紧了叶非墨。

第二天,温暖醒来的时候,叶非墨已经不在床上了,她起身梳洗下楼,叶非墨一个人在客厅看报纸,吃早餐,见她下楼,管家热了一份早餐端上来,温暖道了谢谢,没见到温妈妈,温暖问,“妈呢?还没起床?”

叶非墨说道,“妈出去了。”

温暖一顿,心中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问,“妈妈有没有说她去哪里?”

“没有!”

温暖愠怒,“你怎么没叫醒我,妈妈走了我都不知道。”

叶非墨疑惑地看了温暖一眼,觉得她太过着急了,温妈妈又不是第一次来雅典,比他们都熟悉这里,出去一趟也没什么不妥的,温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温暖也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大了一点,叶非墨说道,“我下楼的时候,管家就和我说妈出去了,也不用车,说是明天回来,她说去看朋友了,让我们不要着急,也不要担心。”

温暖暗恼自己疏忽,竟然不知道温妈妈什么时候走了,一想到温妈妈趁着自己偷偷走了,她就十分慌乱,这一次出来就是为了跟着她一起解开谜底的,这会该怎么办?

温暖灵机一动,问叶非墨,“你人脉这么广,能不能知道妈妈去哪儿了?”

叶非墨放下报纸,深深地看了温暖一眼,问,“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知道妈去哪儿了?你想和妈妈一起旅行等她回来就可以,她和管家说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一起旅行就成了。”

“不是因为这样。”温暖着急说道,“你到底能不能知道妈妈去哪儿了?”

叶非墨淡淡说,“不能!”

温暖的心跌落谷底,如果叶非墨都不知道妈妈去哪儿了,雅典这么大,她更不知道妈妈去哪儿了,那该怎么办?她这一次出来的目的不是落空了?

妈妈是不是察觉到什么,所以才回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出去了?

她们出来一起旅游,妈妈本来就不乐意,有点犹豫,好不容易有叶非墨看着自己,她更愿意一个人离开了,把自己交给叶非墨。

不然的话,她出去不会不和她说一声的。

电光火石间,温暖心中想过很多念头,如果昨天自己和妈妈住一个房间就好了,一想到妈妈躲开了自己,温暖心中就一阵不舒服,忍不住瞪叶非墨。

叶非墨分外无辜,他又怎么得罪她了?

“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一走?”叶非墨建议,温暖绷着脸,她最想做的事情泡汤了,她哪有什么心情旅行,叶非墨以为她担心温妈妈,忍不住说道,“你放心好了,妈妈不会有事的。”

闷闷不乐吃完早餐,叶非墨见她的确没心情,只好说道,“如果你实在那么想知道妈妈去哪儿了,我可以派人去查。”

温暖目光一亮,脸上露出期待,“你能查到她去哪儿?”

“只要妈买过票,我应该能查得出,不过要费一点时间。”叶非墨说道,他见温暖如此期待,也不好扫兴,龙门要在雅典找一个人比在A市和北美要艰难得多,不可能马上能有消息,最快也要半天的时间。

“我要知道妈妈去哪儿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能找到人就好了。”温暖说道,只要能够找到人,她就知道妈妈去了哪儿,“非墨,我要知道妈妈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你帮我。”

就算温暖尽量表现得没太紧张,叶非墨也察觉出一点不对劲,温暖从来不会这样子,感觉像是在跟踪妈妈似的,她是不是隐瞒了他什么?

温暖知道叶非墨敏感,也知道自己表现得过分的不对劲了,她解释说道,“妈妈每年都来雅典看一个人,她说是朋友,可妈妈的朋友我都认识,就这个朋友不认识,所以我想知道,她到底来见什么朋友了。”

叶非墨看着温暖,她低头吃早餐,遮去了眸中的急切,叶非墨问,“你这次和妈妈出来,不是散心的吗?”

“散心归散心,这又不影响,这件事我疑惑很多年了,我想知道真相。”温暖淡淡说道,叶非墨点头,起身去打电话,让这边的人查一查温妈妈的路线。

既然是温暖想要做的,就算不太合理,他也会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496

叶非墨打完电话,交代了事情,叶非墨回到客厅,温暖吃完早餐了,他说道,“一时半会也不会知道妈的下落,我带你出去走一走吧?”

温暖本来是想在家里等温妈妈的消息,可听叶非墨这么一说,又想到两人目前的处境和尴尬,点了点头,她上楼换了一件衣服,拎着包包下来和他一起出去。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雅典并不大,房子分布得很密集,各种五颜六色,很有特色。

温暖主要想要散散心,看看当地的著名旅游景点,叶非墨带她去卫城。

卫城有雅典最著名的建筑群,也有很多可看的景点。温暖暂时放下了所有的心结和疑惑,随着叶非墨一起旅游,来都来雅典了,不玩一玩也太可惜了。

除了古建筑,神庙,爱琴海的蓝和白,雅典能看的景点有限。

叶非墨是一个很负责的导游,他博闻强识,对当地的人文风俗都很了解,一段很普通,听腻的希腊神话在他说来也会显得特别的有趣。

温暖很喜欢听一边旅游,一边听他说故事,这是一种享受。

男人温柔的陪伴,贴心的解说让她暂时忘了婚姻出现的问题,诅咒带给她的恐惧。

他们在卫城内逛了一圈,简单吃了点当地的特色小吃就上卫城山顶,帕特农神庙是举世闻名的古代奇观之一。公元前就有的著名建筑。

温暖拍了很多照片,对她来说,这不算是很有漂亮的建筑,只能说带了一层神话色彩的特殊建筑,据说这里曾经关着女神雅典娜,那又是一段很传奇的神话故事。

叶非墨说得跌岩起伏,温暖听得津津有味,温暖并不喜欢看希腊神话,对雅典娜的最深印象也是出于黄金圣斗士,如今重新听叶非墨说希腊神话关于雅典娜的故事,她觉得特别的新奇。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温暖问,和他结婚前就知道叶非墨真的很博学,几乎什么都懂,只是没想到,他连这种也懂,当初在罗马和米兰的时候,他也和她说了很多当地的事情,着实令人费解。

“爹地,妈咪喜欢旅游,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叶非墨解释说道,温暖点头,两人一人带着一个单反,都在拍照,不同的是,温暖在拍风景,叶非墨在拍她。

他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有她。

偷拍的,抓拍的,每一张都拍得特别好,温暖见他兴致好,也帮他拍了好几张,叶非墨本想让别人帮忙拍几张合照的,可见温暖忙着拍风景,他便不说了。

两人在神庙上逛了一阵子叶非墨就接到电话,听了一会儿,脸色凝重,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温暖,片刻,他挂了电话,温暖过来问,“是不是妈妈有消息了,她去哪儿了?见了谁?”

叶非墨说道,“她出海了。”

温暖蹙眉,出海了?

爱琴海?

叶非墨似是看出她在想什么,点了点头,温妈妈的确去爱琴海了。

出了海要找一个人就不容易了,也不知道温妈妈忘哪一个方向去的,因为她做的是私人的游艇,叶非墨照实和温暖说了,温暖脸色凝重。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妈去哪儿了?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叶非墨并非一个多疑的人,可这一次温暖的表现让他觉得很不对劲。

“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温暖回了一句,顿了顿又说道,“我有必要每件事都告诉你吗?”

叶非墨看了她一阵子没说话,温暖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分了,别过脸去。

此刻也没什么心情欣赏风景,什么名胜古迹,世界奇观都到一边去了,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逛了一会儿温暖就想走了,叶非墨领着她下去。

他开车带着她在城里逛了一圈再回市中心,温暖一路上想了很多,这一次出来就是想知道究竟的,她不到黄河心不死,“非墨,真的没办法知道妈妈去哪儿了吗?”

叶非墨说道,“有办法。”

“能帮我查一查吗?”

叶非墨唇角一勾,“帮你查当然没问题,只是,酬劳怎么算呢?”

温暖错愕,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竟然要和她算酬劳?

靠!

刚刚还是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转眼就耍无赖了。

“多少钱?”

“我最不需要钱了,我会没有吗?”叶非墨说道,饶有兴趣地看了温暖一眼,淡淡说道,“你知道我要什么。”

“我不知道。”温暖硬邦邦地回答,叶非墨也不生气,似乎吃准了温暖会答应似的,什么都没说,一路带着她回家,半途接了一个电话,叶非墨让那人继续,集体说什么温暖也不知道,也没有多问,不过她猜是叶非墨让别人去查妈妈的下落,既然他都查了,定会告诉她的吧。

到了晚上,叶非墨还什么都没说,温暖就有点失望了,神色焦虑,管家已不再别墅了,冰箱填得满满的,温暖问叶非墨温妈妈在哪儿的时候,叶非墨正在厨房弄吃的。

他哪能有什么手艺,就像简单弄一个鸡蛋面,清清淡淡的,一看就没什么滋味。温暖看他手忙脚乱的模样,心肠软得一团糊涂,那些为他洗手作羹汤的画面一幕幕涌上来,她的心涩涩地疼起来。

离婚有什么好呢?

没有叶非墨的拥抱,没有叶非墨的霸道,也没有叶非墨的温柔,再没有了。

她为谁洗手作羹汤,她为谁辛苦,为谁忙碌,为谁心甘情愿再苦再累也没怨言?

一瞬间想到很多东西,想到他的胃病,温暖的心肠更软了。

她素来心疼叶非墨,他性子这么倔强,如果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又把身体弄坏了怎么办?本来就不是什么很健康的体质。

鸡蛋面煮得都快糊了,他还没关火,温暖看得心火都起了,一时间心疼,恼怒,爱怜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都涌上来了,她把他推出厨房。

497

“笨死了,一个鸡蛋面都不会。”温暖小声骂着,把面倒掉,这家伙胃口这么挑剔,吃东西也很讲究,煮成这样他八成吃不下去了。

叶非墨很乖巧地被她推在一旁看着,温暖看了看冰箱里的材料,给他煎牛排,西餐她也算拿手,他临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给他吃,牛排叶非墨还算喜欢。

“你好久没给我做饭了。”叶非墨近乎于喃喃自语,像是没自觉在说的。

语气有一抹罕见的脆弱和抱怨。

温暖动作一僵,心中仿佛被堵了什么东西,沉沉甸甸的,又疼又涩,一时什么滋味都上心头,她在干什么?他爱吃什么就吃什么,他煮面好好的,她去打断他做什么?

就算不好吃,就算饿肚子,也是他的事情。

她迟早要离开他的。

迟早要走的。

他早晚要一个人面对这些,或许再找一个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

一想到这个念头,温暖心中就无法抑制地疼痛。

“你出去做一会就能吃了。”温暖心中转过很多念头,始终没太狠心,她想这辈子她对叶非墨做过最狠心的事情也就是说离婚吧。

他一个笨手笨脚她就心软了。

还离什么婚。

她真的想离婚吗?骗谁呢。

“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做。”叶非墨说道,双眸脉脉地凝着温暖,那是他眷恋的身影。

是属于他的。

一辈子都属于他的。

“随便你!”

一边煎牛排,一边准备一份炒面,温暖手脚很麻利,没一会儿就煎好牛排,又准备了几样配菜,接着炒了一碗海鲜面,榨一杯新鲜的凤梨果汁。

叶非墨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双手很用力,紧紧地拥抱着她,像是要把她揉到骨血里,永不分离。

温暖浑身僵硬,她很尽力避免和叶非墨有肢体上的接触,特别是亲密接触。她最怕叶非墨如此了,她对他,从来都不能太过冷酷。

“吃饭了。”温暖低低说,眉目垂下,蒙上一层灰白。

他的心他如泡在温泉里,从出事后,孩子没了以后,他就从来没感受过这样的温馨的家庭气氛。仿佛他珍惜的家庭破裂,再也无法圆满。

就算他和温暖在床上做着最亲密的事情时,也没现在感觉这么靠近。

仿佛,他和她还没有出现任何矛盾,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他们还是一对感情好得如蜜般的夫妻。

“以后,我们就这样好不好?”叶非墨说,“暖暖,你别闹了,别闹了好不好?我们就这样好一辈子好不好?”

好一辈子么?

如果继续和她在一起,你会有一辈子吗?

一辈子是什么概念,她突然很恐惧。

温暖不说话,叶非墨却误会温暖还没原谅他,心中还有怨恨,忍不住说道,“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明明你就不怪我了,可为什么就是不原谅我?”

“有些事情,我没法忘记。”温暖淡淡说道,挣脱叶非墨的怀抱,她真的很害怕他的怀抱,他越是靠近,她越是要退离,不然,她怕有些事情就无法掌控了。

她把两人的晚餐端出去,叶非墨一个人沉默地站在开放式厨房的外面,温暖开了一瓶红酒给叶非墨,说道,“过来吃饭。”

他木然坐下来,深深地看了温暖一眼,慢条斯理地用餐。

很显然有点食不知味。

温暖也有点食不知味,想的事情多了,叶非墨性子又如此,她此刻更迫切地知道温妈妈到底去了哪儿,很想快点把这个谜底解开。

吃过晚饭,叶非墨又接了一通电话,温暖洗了澡,换了衣服在阳台上喝果汁看夜景,叶非墨也到阳台上坐下,“知道妈妈的具体位置了。”

温暖侧头看了叶非墨一看,“你想现在过去吗?”

周围很安静,只有淡淡的灯光在阳台上笼罩着,温暖低头沉默片刻,最后摇了摇头。

第二天傍晚,温妈妈就回来了。

人看起来没什么反常的,温暖笑问,“去见你朋友了?”

温妈妈说道,“是啊,你们去哪儿玩了?”

“去帕特农神庙了,卫城玩了一天。”温暖微笑说道,“也没什么好玩的,明天我和非墨想到爱琴海上看风景,妈妈要跟着去吗?”

温妈妈惊讶地望了叶非墨一眼,她不在一天,温暖和非墨的感情好了很多呢,温暖态度也没那么强硬了,非墨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看起来感情很好,一点都不像要离婚的夫妻。

“好啊,海上风景很漂亮,你们可以多玩几天。”温妈妈说道,温暖和非墨能够主动去玩,她很开心的,如果旅游一段时间两人感情能够变好了,那就好了。她当然不愿意去当电灯泡了。

叶非墨说道,“我们会的,我找一个人陪妈在城里逛几天。”

“不用了,妈在这边很熟,不用人陪的,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有管家接送我就好了,你们就不要担心我了,好好地玩吧。”

温暖一笑,“好!”

这一天晚上过得很平静,温暖也没有问温妈妈出去见了谁,说了什么,她一晚上都很安静,其实,她是不愿意带着叶非墨一起出海的,可没有叶非墨和她在一起,她又怕妈妈疑心。

再说,她一个人去,叶非墨说什么都不放心,一定要跟着去。

温暖一夜无眠,心口莫名地跳动着,黑暗中只听见自己跳得过急的心跳,叶非墨侧头看着怀中的小妻子,心中疑惑更重,温暖到底在不安着什么?

他多希望,温暖能够和他说一说。

至少,他能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告诉她,不需要害怕,不需要恐惧。

你还有我。

498

爱琴海的蓝天白云是温暖见过最漂亮的天和云,美得纯净,美得不含一丝瑕疵,温暖无心欣赏,叶非墨带着她一起上了爱琴海一座岛屿。

这是一座私人岛屿,柔白的沙滩,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高大的棕榈树,怪石嶙峋,这样搭配令人觉得非常的怪异和不舒服。

叶非墨查过,这座岛屿登记在一名叫顾真真的华人女子名下,可他查遍了所有的资料都找不到这顾真真是何方神圣,只能说明,要么就是此人没有记录,要么就是这人根本就不存在。

叶非墨对这样的情况并不特别在乎,毕竟这世上有其人,却在任何国家都查不到资料的人多不胜数,像一些秘密组织的人都不会有任何资料留下被人查到。

“曼珠沙华能生长在这种地方吗?”温暖问叶非墨,叶非墨蹙眉,看着漫天遍野的红,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这是黄泉路上的花,传统意义上说,这是一种不吉祥的花朵。

曼珠沙华,象征着死亡的花。

岛屿很静,叶非墨和温暖在岛屿上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遇见一个人,可看见了几座建筑风格比较古老的大宅,这种建筑像是古装剧中的深宅大院,门口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很古香古色。

风格很奇怪,有一户人家门前的石柱上雕着很多龙凤浮雕。

街道是干净的石板路,并不是很平顺,一共也就三户人家,形成一个很怪异的三角形状,每户人家门前都有一片曼珠沙华,岛屿上有一条小河,也有一座小石桥,很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

温暖和叶非墨在最近一户人家门前敲门,敲了半天没人应答,两人相视一眼,都去三户人家门前敲门了,都没人应答,岛屿上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偶尔听到几声嘶哑的乌鸦叫声,叫得温暖毛骨悚然,手脚发冷。

叶非墨握紧她的手,沉声说道,“别怕,有我。”

安静中,叶非墨的声音令人十分的安心,温暖点点头,幸好自己和叶非墨一起过来了,不然一定会被吓死的。

“岛上会不会没人?”温暖说道。

叶非墨摇摇头,“不会,这里有房子,况且我在海边看见很多足迹,这里一定有人。”

私人岛屿一般不会有太多在足迹,既然有,那就说明一定有人住,温妈妈昨天确定是上了这座岛屿,如果没人,她上这里做什么?

温暖看这几户人家的大门似乎都没有锁着,她想了想,问叶非墨,“不如我们推门进去看看吧。”

叶非墨正要推门进去,突然们门开了,一阵狂风吹过,一名穿着白纱的少女突然冒出来,吓了温暖一跳,潜意识地握紧叶非墨的手。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上下,穿着一身白纱,脸色白得像鬼一样,一点血色都没有,唇也是煞白煞白的,一头乌黑的头发飘散着,因是逆风吹着,头发乱舞,看起来有点吓人。

如果大半夜看见了,一定认为是女鬼。

可小姑娘的五官却是十分精致的,且有一双非常好看的,和温暖酷似的桃花眼。

“你们找谁?”白衣女子问,她说的是很标准的中文,语气也是轻飘飘的,和她那一身白纱飘动的衣服倒是很相配,漂亮的桃花眼没什么情绪,空洞如深渊。

叶非墨和温暖相视一眼,透过女子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情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依稀只看见一张比较典雅的藤椅,一张桌子,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温暖说道,“小姑娘,你好,请问,这座岛上有没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子?”

“没有!”白衣女子冷冷说,吐字和冰一样。

温暖蹙眉,“怎么会没有,我妈妈每年都会来岛上看她的朋友的,我听她说,她的朋友四十多岁了。”

“没有!”

温暖有些着急了,“小姑娘,那你们岛上还有什么人?”

“没有!”

连说了三次二字真言,小姑娘的语气都没有什么起伏,令人觉得一阵诡异,她的语调根本就不像是活人的语调。

温暖心中有些发毛。

叶非墨说道,“岛上就你一个人吗?”

“对。”

“昨天有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过岛上,她来干什么了?”叶非墨问。

白衣女子的目光落在叶非墨身上,又看了温暖一眼,出了大宅,转个身子,沿着小河一直往后走,温暖和叶非墨随着她一起往后走,他们身后的大宅门自动关上。

没多久,穿过一片曼珠沙华,白衣女子停下身子,指着叶非墨说道,“你不能再往前走。”

叶非墨危险地眯起眼睛,伸手把温暖拥在怀里,女子指着不远处青草地中一块墓碑,面无表情地看着叶非墨,言下之意,叶非墨不能过去看,只有温暖能过去。

这岛屿上处处透出诡异,叶非墨是绝对不可能让温暖一个人走进墓碑的,万一出个什么事,他得悔死了。

他甚至有点后悔带温暖来这座岛屿。

那女子也没什么表情,也没说话,温暖说道,“非墨,我要过去看一看。”

“温暖,我们走吧,这岛上实在太诡异,别过去了,也就一个墓碑,妈妈每年过来看的只是过世的朋友,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妈的朋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叶非墨试图说服温暖离开,温暖却摇头,说什么都不愿意走,她都来这座岛屿了,一定要看个明白。

叶非墨不知道为什么温暖这么执着,心中担忧,忍不住看向那女子。

那白衣女子根本就没看她们,叶非墨见她目光也看着那墓碑,问,“那是谁的墓碑?”

白衣少女没回答。

温暖说道,“我就过去看一眼,看一眼就走,不然我不甘心,非墨,你就在这里看着,我不会有事的,有事我会叫你。”

那是一片青草地,中间是一个十字架的墓碑,墓碑前放着一束百合花,估计是谁刚祭拜过。

温暖想,可能是妈妈。

那么,妈妈每年来看的人是一名死人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