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499章节 叶非墨

499章节

温暖慢慢地走进墓碑,叶非墨和白衣女同时站着不动,只有她一个人走过去,四周安静没什么声音,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清新中透出几分沉重。

墓碑上的字渐渐看清楚了,龙秀水之墓。

很简单的几个字,从年份中温暖可以推算出,龙秀水在十多年前死了,时间算一算,巧合是她四岁的时候死亡的,温暖眉心一蹙。

人死了,可墓碑上没有照片,只有碑文。

百合花还开得很漂亮,有着不少露珠,温暖心想,这百合花是妈妈放下的吧。

每年妈妈来祭拜的人就是龙秀水,看来她们的关系很好,可这岛屿上就小姑娘一个人,妈妈一夜未归,她住在哪儿?住在岛屿上吗?

这样诡异的岛屿,妈妈心中就不害怕吗?

温暖百思不解,很快注意力就被龙秀水的碑文吸引过去了,从碑文上来,龙秀水只活了27岁,如此年轻就死了,她真的是自己的妈妈么?

突然很想看一看,她到底是什么模样,长的和她像不像,是不是母女从相貌中也能看出一二来。

温暖在墓碑前站了很久,接着行礼,对着墓碑鞠躬,祭拜。

叶非墨一直在后面看着,目光在周围巡视一圈,落在白衣女子身上,那女子似乎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温暖的背影,一句话不说,他在她脸上基本上找不到属于人的表情。

温暖祭拜后,走了过来,叶非墨主动伸出手去,温暖握住他,他把她带到身边来,轻声问,“没事吧?”

温暖摇摇头,轻笑说道,“没事。”

只是心中更沉重了。

龙秀水死了,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又断了线索,除了杜迪,她已无人可依。只有杜迪知道如何能帮她,如何能救非墨,一想到叶非墨,她的手心出了很多汗,身子一阵阵冰冷。

白衣女子往回走,叶非墨和温暖跟在身后,触目就是那片血红的曼珠沙华,温暖想了想问,“你和那人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白衣女子似乎知道温暖所问的是谁,声音冰冰冷冷地回答。

温暖不信。

如果没有关系,为什么她一个人住在岛屿上。

“我妈妈每年来,都是你接待她吗?”温暖再问,那女子不回答,沉默地往前走,她走路的姿态很优美,说是轻如飞燕也不为过,从后面看,白纱飘飘,墨发飞扬,甚是美丽。

她不回答,温暖也不死心,她对叶非墨说,“非墨,我有点事想问她,你能不能先到前面去。”

龙家的事,她不想让叶非墨知道。

诅咒的事情,她更不想叶非墨知道。

“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听?”叶非墨反问,让她留温暖一个人和白衣女子单独相处,叶非墨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万一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温暖淡淡地说道,“我妈妈一些事,我不想别人知道,我不会有事的,你到前面等我一会儿吧。”

她几乎是哀求了。

叶非墨看了看白衣女子,又看了看温暖,点了点头,他只同意退远一点,不愿意离得太远,温暖必须在他的实现之内,否则他不放心。

温暖也是知道叶非墨的担心,双方都退了一步,叶非墨离了她们几十米,温暖问白衣女子,“你和龙秀水,到底是什么关系?不,或者说,你和龙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龙家的人?”

白衣女子诡异一笑,“温小姐,你又何必知道?”

温暖摇头,淡淡一笑,“我当然要知道,因为我也是龙家的人。那是我丈夫,龙家的诅咒会影响到他,所以我必须知道解开诅咒的办法,我以为龙秀水是我唯一的希望,可没想到,她早就去世了,如果你是龙家的人,定然对诅咒知道的多一些,可否多告诉我一些关于诅咒的事情?”

这白衣女子有一双和她酷似的桃花眼,温暖只是瞎猫去碰死耗子,也不知道对不对,只能猜一个大概,希望她能给她一些信息。

白衣女子听温暖说是龙家的人,似乎没什么惊讶,仍然是一副死水般的表情,温暖觉得很压抑,很不舒服,却没说什么,静等她回答。

她似乎想了很久,又或许什么都没想,说道,“诅咒是无法解开的,即便龙秀水活着,她也帮不了你。”

温暖恐惧加深,那女子看着温暖的眼睛,“你根本就来错了地方,如果龙秀水能帮你,为何她不能帮她自己的丈夫,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的到来,只会给爱琴海带来血腥。”

“我不懂!”温暖厉声喝住她,“为什么说我的到来会给爱琴海带来血腥,我做错了什么?我想救自己的丈夫,我有什么不对,哪怕是一点点希望,哪怕是再危险,我也不怕。”

白衣女子讥笑,“何必这么麻烦,离开他就好。”

温暖一窒,若能如此简单,她何必费尽心思来雅典,何必冒着被叶非墨知道的危险来爱琴海,她吃饱了撑着么?

“我不相信,一点办法都没有。”温暖沉声说道。

白衣女子说,“信或不信,随你,我只能告诉你,诅咒是无法避免的,你去找杜家人吧,龙家人天生就属于杜家,别去抗拒了,代价你付不起。”

“如果我能离婚,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温暖说道,她有些失神地喃呢,“为什么世上会有这种恶毒的诅咒,为什么我偏偏又相信这样的诅咒?为什么我偏偏不是温家的女儿,为什么我要出生在龙家?”

她一连问了几个为什么,白衣女子的脸色始终如死水般没波动。

只是说了一句,“你没得选择。”

温暖知道,是的,她没得选择。

出生在龙家并不是她能选择的。

“你也是龙家的人?”

*

亲爱的姐妹们,新浪微博有一个送书的活动,想要《天才魔妃》签名书和小礼物的姐妹们欢迎踊跃参加哈……(*^__^*)嘻嘻……

新浪微博哦。

500

“明知故问。”

“那你和我……”温暖想问问她,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可又觉得问这个一点意思都没有,这白衣女子看起来非常年轻,比她年前,然而,少年老成,仿佛历尽沧桑。

温暖又想,自己毕竟是幸运的,她从小就不知道自己是龙家的人,也没扛过龙家什么责任,更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地长大,无忧无虑地过了二十一年。

她毕竟是幸运的。

相比于眼前的少女,她要幸福得多了。

至少,她的眼睛里没有白衣少女眼中的死寂和空洞。

温暖知道,她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最终死了心,走向叶非墨,心中很矛盾,这白衣女子是她见到的第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吧。

可她们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

叶非墨问,“你和她说了什么?”

温暖摇摇头,了无生气,“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了妈妈的事情,我们走吧。”

这里让她很不舒服,浑身都觉得压抑,沉重。

叶非墨也没多说,牵着温暖沿着曼珠沙华的路一直走到海边,上了游艇。

那白衣女子目送他们离开,唇角扬起一抹语意不明的微笑。

温暖一个人站在船头,爱琴海的风景真美啊,特别是在岛上的时候,更是美轮美奂,虽然种了一片很特殊的曼珠沙华的花,看起来很诡异,可夕阳落下的时候,残阳滴血,一片悲壮,是很美丽的风景。

海上看日落,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住在这样的地方,不管是养老,还是长眠,都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

龙秀水应该安息了吧。

温暖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妈妈说不上什么感情,也没有感同身受的悲痛,只有淡淡的怜惜,或许真的是血浓于水吧,她希望龙秀水死后能得到安息。

叶非墨走过来,沉默地把她拥在怀里。

她的背影看起来很孤助,很悲伤,也很孤单,他看着心疼,温暖分明是个简单的女子,可最近他总是看不透她,看不透她在想什么,也看不透,她在琢磨什么。

她似乎有很多心事,可都埋在心中,她不愿意说,他也不愿意逼迫她。

既然她不想说,他就给她一个拥抱,让她知道凡事都有他在身边就够了。

他不逼她。

不再逼她了。

温暖靠在叶非墨怀里, 满心是悲伤。

她不再抗拒这个温暖的怀抱,伸手抱紧他的腰,有叶非墨的地方,她能莫名地觉得安心,即便刚看过龙秀水的坟墓,她也觉得很安心。

可若世界上再没了这个人,对她来说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悲伤。

光是想一想,她就无法忍受。

“非墨,如果有一天……”温暖话说到一半,又忍住了,鼻尖酸涩地疼痛起来,她无法说出口,可又很想知道他的想法,“你最害怕什么?”

“最害怕么?”叶非墨温柔地扶着她的长发,眸中皆是爱怜,“如今你在我怀里,我什么不害怕,我最怕你离开我。”

温暖苦涩一笑,“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

“什么?”

温暖抱紧了他,轻声说道,“我最害怕死亡。”

人都害怕死亡,心中牵挂太多,一旦死亡,什么都不知道了,心中所牵挂的该怎么办呢?

叶非墨一顿,电光火石间,叶非墨似乎想到什么,忍不住低头看温暖,他一直忽略的某些东西似乎浮上水面,爱琴海,温妈妈……温暖……

他低头看着温暖,这些天她都是心事重重的,莫非是为了诅咒的事情?

她知道了?

谁告诉她的。

怪不得……

“温暖,杜迪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叶非墨沉声问,“你是不是知道诅咒的事情?”

温暖从他怀里起来,桃花眼无辜地看着叶非墨,一片茫然,“什么诅咒?杜迪说什么?”

叶非墨见她表情无辜茫然,一脸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神态,也忍不住迷茫了,温暖到底知不知道?

“没什么。”叶非墨说道,温暖偏头,心中暗暗吃惊,她千瞒万瞒,没想到叶非墨已经知道诅咒的事情了,他已经知道了,还要她?

为什么?

有什么比得上他的性命重要?叶非墨的性格是不会信这些的,然而,他到底知不知道龙家的特殊,是真有其事,他真的不在乎吗?

温暖心中更疼得厉害。

一个人赌上了自己的性命,还要另外一个人,这要有多少的自信和自知,又该有过什么样的挣扎和选择,温暖突然间落泪,叶非墨知道一切后,还一如既往地爱她。

可她呢,却想着离婚。

如果诅咒在她身上,她一定什么都不在乎,可如今诅咒应在叶非墨身上,她怎么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就算这样在一起,她也不会开心,叶非墨也不会开心,剩下的日子都要在愁云惨淡中度过。

两人回家的时候,温妈妈还没回来,温暖有些累,饭也不吃了,回房间休息。

叶非墨给叶宁远打电话,“哥,帮我查一件事。”

……

片刻,叶宁远给他回电话,微笑说道,“你猜得没错,那座岛屿的确是龙秀水以前住过的,只是有一件事很奇怪……前几天第一恐怖组织的卫星拍摄雅典全景和爱琴海风光,因为这座岛屿上种了很多曼珠沙华,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命人拍摄了全景。我找来找去,都没发现你说的坟墓。照你说的,龙秀水死了十多年,坟墓早就该存在了,没道理我前几天拍摄还没有,你们今天去看就有了。只有一种可能,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坟墓,这几天才弄出来的,只是障眼法。”

501

温暖晚上又做了噩梦,又梦见那染血的蝴蝶,吓得她一身冷汗,从噩梦中转醒,叶非墨把慌乱恐惧的她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温暖浑身发抖,好一会儿才缓下来。

“非墨……”

“乖,没事了,做恶梦而已。”

……

一夜无眠,温暖心思不宁,叶非墨抱着她安慰许久,都没有安抚她慌乱的恐惧。

第二天,温妈妈约温暖去逛街,她没什么精神,却不想扫温妈妈的兴致,随着她一起去逛街,叶非墨联络龙门的密探去查那座岛屿的事情,可想了想,最终又打消了念头,不想再查。

岛屿的确有诡异之处,他却不想深入调查了。

就让温暖以为龙秀水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

温妈妈离开一天,就有了一个坟墓,如果龙秀水没死,却有意造出这个坟墓来误导温暖,那就说明她不想见温暖,温妈妈那么疼爱温暖,龙秀水若是她生母,虎毒不食子,她们不会害温暖,既然不想见,定然有苦衷,他没有必要让温暖再面对这些。

就算查到龙秀水没死,也未必能知道诅咒的事情。

不如就这么算了。

有些事情别人不想让温暖知道,他也不想让温暖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温暖好。

温妈妈真是一个滴水不漏的人,叶非墨真觉得以前错看了她,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妇,从小娇生惯养,后来又被丈夫宠着,什么都不懂,没想到在温暖这件事上这么果断和冷静,竟然看不出一点点破绽,连一点不安都没有,叶非墨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几人在雅典呆了几日,温暖越来越沉默了,不爱说话,也没了笑容。

国内的媒体口风却有了变化,有人拍到叶非墨和温暖一起旅行的照片传到网上,原本两人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谁都说离婚是离定了,谁知道又爆出两人一起在雅典旅游的照片来,媒体一致改了口风,说两人感情和睦,情比金坚,一下子转了口风。

温暖也知道这件事情,蔡晓静和她聊天的事情提起的。

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如今她的名声在圈内并不算很好,就算她是叶家二少奶奶,有很多广告商也因为她之前的丑闻取笑了合约,声势大不如前,丑闻太多对她的名声始终有影响,叶家再有权有势也无法封住所有人的嘴。

雅典之行,夫妻两人的感情没什么进展,一直到回来,温暖也没有复合的意思,还是回了温家。

温爸爸和程安雅分别来机场接他们,坐了很久的飞机也累了,两家人也没有一起吃个饭,温暖和温妈妈跟着温爸爸回家,程安雅接叶非墨回家。

路上,程安雅笑问,“怎么样,乖儿子,我看你们小两口没什么进展嘛。”

叶非墨挑眉,“也不算没什么进展,我这么死皮赖脸跟过去,总会有一点发展,至少温暖不会摆一个冷脸给我看,至少我知道……她并不想离婚。”

程安雅赞了他一声,“干得不错,比我期望的好一点。”

叶非墨微微一笑,并没有说温暖知道诅咒的事情,这件事情他们夫妻两人就能够解决,没必要惊动爹地妈咪,程安雅笑看了叶非墨一眼,见他十分精神,心中很开心。

这一次旅游,看来他收获不小。

“杜月盈找到没有?”叶非墨问。

程安雅点点头,“找到是找到了,你哥出马能有什么人找不到,不过呢。这丫头伶俐得很,本来打算来A市的,后来知道第一恐怖组织的人在找她就躲起来了,再加上杜迪的爷爷请张家的人出面说情,你也知道你哥和张家那边的关系,这点面子总要给的。”

“这么说放她回杜家了?”叶非墨脸色顿时阴鸷,精致的脸蛋上净是阴霾,就这么放过杜月盈,他说什么都不甘心。

“人呢,杜家一定得交出来,我会和张家那边说让他们不要插手。”程安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一个杜月盈,也没必要弄得两家人不开心。最好的办法是杜家能好好管教管教她。”

毕竟孩子没了,杀了杜月盈也救不回孩子的命,再说,杜月盈陷害温暖只是导火线,孩子是他们夫妻弄没了。

程安雅的脾气已没有年轻时那么尖锐,几十年了,尖锐的菱角早就磨平了。再加上涉及到杜家和龙家,很多东西她并不想去碰,她和温暖一个心思,不想触怒了杜月盈,把灾难带给叶非墨。

身为母亲,没什么比孩子们的平安重要。

叶非墨回来后很忙碌,温暖仍然足不出户,什么活动也不参加,蔡晓静也不逼她在公众场合出现。叶非墨去了雅典这么久,公事积累很多,再加上杜月盈的事情也要磨,忙得天昏地暗。

他有好几个夜晚是在公司过了,没有回叶家,也没有回他和温暖的家,一回去就空荡荡的,十分寂寞,那感觉不好受,他干脆就在家里过了。

程安雅打过几次电话催他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叶非墨口头上都应了,却没怎么听她的话。

温暖一早下楼,温静就喊着她过去一起看电视,原来是叶非墨出席国际癌症基金会的一场活动,叶家的慈善做得不错,温暖也参加过这个慈善活动。节目是现场直播的,温静看得津津有味,温暖一笑,拍一下她的头,“没见过你姐夫呀?”

“姐夫帅嘛,帅哥当然要多看几眼了。”温静淘气地眨眨眼睛。

他的确很帅,最近清减了许多,依然无损他清贵的气质。

“姐,你什么时候才肯原谅姐夫?”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看你的新闻。”

“什么小孩子,我都能谈恋爱了。”温静拍拍胸脯,一脸我是大姑娘的表情,温暖哭笑不得。

她正要去厨房拿果汁,突然看见电视画面上出现一片混乱,她脸色大变。

叶非墨昏倒了!

502

温暖是第一个赶到医院的,一路几乎飙车过来,叶非墨的首席秘书张玲和他的秘书团都在,张玲已经通知叶三少和程安雅,他们也在赶过来的路上。

“少夫人,你怎么过来了?”张玲看见温暖匆忙赶过来,似乎很惊讶,甚至有点慌乱,那新闻她已经很快就压下了,并说叶总只是中暑,没什么大碍,没想到还是惊动了温暖。

温暖并没有看接下来的新闻,她一看叶非墨昏倒第一时间就想到他的胃病,立刻就赶来医院,叶非墨有专属的医生,温暖也知道在哪家医院,根本就不用过问别人。

她根本没看后面安宁电视台的新闻。

一个跨国集团的负责人突然昏倒,对整个集团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张玲必须要压下整个消息,不会把叶非墨的真实情况报道出来。

她没想到温暖会在电视机前,也没想到温暖会立刻赶来,没看后面的新闻。

“我为什么不能赶过来?”温暖本来一心担忧地看着急救室,想问问张玲发生什么事,见她这么问就觉得很奇怪,就算自己和叶非墨的感情出了问题,叶非墨出了事,她赶来医院不是很正常吗?

天知道一路上让她多着急,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到他身边来。

张玲支支吾吾,不敢多说,其余秘书们也低着头,温暖厉声问,“怎么回事?”

“叶总昏迷前说……不要通知你。”张玲为难地说,所以她就打电话通知叶三少和程安雅,没通知温暖。

温暖一怔,微微握紧拳头,叶非墨是什么意思?不想让她担心吗?

她正胡思乱想就接到蔡晓静的电话,蔡晓静本来想告诉温暖叶非墨昏倒的事情,温暖告诉蔡晓静她在医院,蔡晓静这才放心,挂了电话。

“张玲,非墨出了事,估计你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们几个先去忙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温暖说道,把张玲和几名秘书打发走了。

她一个人在急诊室外面等了快半个小时,手心都出了汗,四肢冰冷。

叶非墨的身体不好,可从来没有突然昏倒过。

他是胃疼吗?

一定是了,她不在他身边,他一定没有好好吃饭,没有好好睡觉,昨天半夜通电话,他还在公司,去雅典那么多天,回来又这么忙碌,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

她正着急恐惧,叶三少和程安雅也赶来了,见了温暖也颇为意外,程安雅也来不及想什么,问了叶非墨的情况,温暖具体情况都不知道,程安雅看了叶三少一眼,勉强镇定下来,等着医生出来。

“爹地,妈咪,对不起。”

程安雅错愕地看她一眼,觉得十分好笑,“你说什么对不起?”

温暖不知道,就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该说一声对不起,叶三少说,“非墨是打不死的小强,希望真的只是中暑了。”

几人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急诊室的门才开了,叶非墨还在昏迷中,推到病房了,叶三少和程安雅慌忙迎上去,急问叶非墨的情况。

“家明,非墨的情况怎么样?”程安雅问。

刘家明是叶非墨的专属医生,几年前就专门负责叶非墨的胃病,叶非墨所有的病例他最清楚,程安雅和叶三少见刘家明神色凝重,两人心中都有些发凉,都知道情况不妙。

温暖紧跟着叶三少和程安雅进了刘家明的办公室,温暖紧张得手都没放开过。

刘家明看叶非墨的病例,良久没说话,叶三少直接问,“非墨的胃病是不是转胃癌了?”

“叶三,安雅,你们要有心理准备,的确是胃癌了。”刘家明哀痛地说。

程安雅一时怔住了。

温暖如五雷轰顶,脑海一片空白。

胃癌……

叶三少最是冷静,“非墨每年都做胃部的详细检查,距离上一次检查还不到一年,应该不是晚期吧?”

刘家明说,“这一次非墨突然昏倒一来是他最近精神状态不好,身体负荷过重,二来是因为胃癌,至于是第几期,等非墨醒来,我还要给他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才能确定,最有可能是第二期,第三期的可能性不大。”

“尽快帮他安排。”叶三少说。

刘家明似是有口难言,表情十分苦涩,叶三少蹙眉说,“有什么话直说吧。”

“叶三,非墨的癌症就算是良性的……先不说手术风险,就算手术成功后,复发和转移的几率也很高。”刘家明说,很为难地看着他们,“抱歉。”

……

程安雅看着刘家明,“家明,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非墨活着。”

“等非墨醒来,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我再和肿瘤科那边开会,总之,我们一定会尽力。”刘家明也不敢有十足的把握,程安雅如坠冰窖。

刘家明是国内肠胃科的最好的专家了,如果他都没办法,那非墨要怎么办?

温暖全程一句话都没说,脸色惨白无血色,愣愣地随着他们进去,又愣愣地随着他们出来,不是普通的胃病么?为什么会是胃癌。

难道诅咒这么快就灵验了吗?

非墨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温暖心乱如麻,又恐惧,又觉得心慌,想哭却流不出眼泪,身体僵硬又冰冷,如果叶非墨出了什么事,她活着也没意思了。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他明明只是胃病,怎么会成胃癌了呢?都是她的错,如果她没和非墨闹矛盾,他就不会十几天不眠不休地守着她。

如果不是她和他闹矛盾,他就不会没一顿,有一顿的,他的病情也不会加重。

如果不是她遇到非墨,他们就不会相爱,不会结婚。

就不会有诅咒。

诅咒两个字如恶魔般,紧紧地掐住温暖的脖子。

程安雅担心地看着她,“暖暖,没事吧。”

温暖似乎没听到她的话,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恐惧,无法自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